【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姐夫的榮耀】第四十八章 她一定在家等我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四十八章 她一定在家等我

  “沒有一個女人讓我羅畢費那麽多勁才追到手,我喜歡葛玲玲可以從她身上
任何一個地方開始,有一段時間,我沒見到她就像丟了魂似的,呃……她是我的
女神。”羅畢迷離的眼神讓我憤怒,濃烈的嫉妒開始蔓延我的神經,葛玲玲何嘗
不是我的女神?她隨意盤起的秀發時刻都出現在我的記憶�。

  對於女人,男人永遠是自私的,哪怕情人是別人的老婆,也不希望被第三個
男人沾了一個手指頭,只是我內心�卻十分迫切想了解事情的經過,自虐性的好
奇戰勝了怒火,我示意羅畢繼續說下去。

  “那次,道瓊指數狂升了了167點,我和杜大衛各賺了七千多萬,開心極
了,我們就一起去喝酒慶祝,因爲都沒告訴各自的老婆,所以喝得很盡興,杜大
衛叫來了六個很漂亮的女人陪酒,哈哈,那六個女人不僅漂亮,到最後連衣服都
不穿。”

  “六個?”我驚愕。

  羅畢點點頭:“不錯,這絕對是要命的花酒,所以杜大衛醉了,盡管他的酒
量不比我差。”

  “恐怕醉得連自己姓什麽都不知道了。”我恨恨地咬了咬牙。

  “不錯,他一一試遍了六個如花似玉的女人,又累又醉,醉得像一灘爛泥。”

  羅畢打了一個酒嗝,笨拙地伸展四肢,把一雙腳放在飯桌上,嶄新的鳄魚皮
鞋上赫然有點點肮髒的嘔吐物,估計來見我之前,羅畢已經喝了不少酒,他喝到
嘔吐,一定有什麽特別的事情,所以,我心�雖然一陣陣反感,但還是耐心地傾
聽。

  “有時候,我不得不佩服杜大衛的性能力。”羅畢突然大笑。

  “漂亮的女人,男人都喜歡,杜大衛都試遍了,也不見得就很了不起,你羅
畢沒理由坐懷不亂吧?”我心想,一夜禦六女,我李中翰也不見得就不行,關鍵
是能不能把自己心愛的女人都召集在一起,來一次一夜禦九女。

  “我當時也很想,不過,我更想葛玲玲,在洗手間�,我聽到杜大衛向葛玲
玲保證,無論喝酒喝到什麽時候都要回家。”滿臉通紅的羅畢露出了一絲得意的
神色。

  “杜大衛很怕老婆,所以葛玲玲的話他一定聽。”

  “不錯,就因爲這樣,我才決定坐懷不亂,親自送杜大衛回家。”羅畢臉上
的笑意越來越濃。

  “你真是杜大衛的好朋友。”我很憤怒,憤怒杜胖子連身邊的男人觊觎自己
的老婆都懵懂不知,蠢豬一個。

  “中翰老弟,我聽得出,你在譏諷我,我可沒醉。”羅畢斜了我一眼:“你
吃醋麽?”

  “我?我爲什麽吃醋?葛玲玲又不是我老婆。”我心一緊,表面很灑脫的樣
子,嘴�說不吃醋,心�酸得要命。

  “嘿嘿,不吃醋就好,不過我就很吃醋你抱我的老婆。”羅畢突然長歎了一
口氣。

  “送杜大衛回家後發生什麽事情?”我面無表情地把話岔開,看著羅畢布滿
血絲的眼珠子,我真有擔心他狠揍我一拳。

  “本來我只想見見我的女神,可沒想到,我扶杜大衛進門時,玲玲就……就
只穿著一件很性感,很性感的睡衣,呼……”羅畢重重地噴出了一道酒氣,臉上
一片朝聖般的崇拜:“你不知道她有多美,她本來就美,那晚上她更美,我猜她
一定是等杜大衛回來,她穿那麽性感,一定是想誘惑杜大衛,喔,她的睡衣很短
很透明,她的兩條腿又白又直,奶子幾乎全看到,我當時就沖動了。玲玲也沒想
到我來,她想跑去換衣服,可是,我故意扶不了一百八十磅的杜大衛,忙著叫玲
玲過來幫扶,呵呵,千鈞一發之際,葛玲玲也顧不了許多,下意識地扶著杜大衛。”

  我心�突然一陣緊張,雖然早已經知道了結局,但我還是替葛玲玲擔心,天
啊,穿那麽少,被一個大男人看見,那不是引人犯罪嗎?趕快回房間加上一件衣
服吧,唉,最好加上十件,然後把門關上。

  “把杜大衛放在客廳的沙發,葛玲玲就想跑回房間,嘿嘿,我又怎麽能讓她
離開我的視線?”羅畢狡猾一笑:“我告訴葛玲玲,我很口渴,要喝水。葛玲玲
又羞又急,她用雙手擋住胸部,讓我先等等,等她換件衣服。我就告訴她,不用
換,這樣穿就很好看。”我心�又酸又怒,禁不住大罵羅畢無恥下流,卑鄙龌龊。

  “中翰老弟,你是不是認爲我很無恥?恩,我確實無恥,可是面對這樣美的
女人,我羅畢就他娘的是聖人,也會變成一個無恥之徒,呃……我不但無恥,還
很卑鄙,我抱住了想跑開的葛玲玲。”

  “然後呢?”我木然問道。

  “我們倒在沙發上,葛玲玲拼命掙紮,恩,她有點野蠻,反抗了半天,等她
沒力氣了,我也氣喘噓噓,幸好,杜大衛沒有醒過來,要不然,我一定會被杜大
衛殺了,這家夥藏著一支雙管獵槍。”

  “真可惜呀。”我悲歎一聲,真恨不得手上有支十管獵槍,把羅畢轟個稀巴
爛。

  “不可惜,如果真給杜大衛崩了,我和中翰兄弟也見不著了,呃……”羅畢
得意一笑,臉上再次堆起了崇敬之色:“以前總以爲小蕙的身材一流,沒想到葛
玲玲的身材一點都不比小蕙差,而且葛玲玲夠白,皮膚又細又滑,奶子又大又挺,
更奇妙的是,我插入後,葛玲玲居然配合我,啊,真是個大騷貨,那晚上,我們
從沙發幹到臥室,又從臥室幹到沙發,還在杜大衛幹……”

  我腦子�浮現一副萎靡不堪的圖象,性感美麗的葛玲玲在羅畢的抽插中嬌哼
承喘,雨露潺滴,迷人的大奶子被羅畢蹂躏得不成樣子,心�真不是滋味,忍不
住大吼:“別說了。”

  “我偏要說,我告訴你中翰,我最喜歡從後面幹葛玲玲,一邊幹一邊抓她的
頭發,就像騎馬一樣,那個時候她最爽,最騷,那逼也最緊。嘿嘿,那次以後,
葛玲玲和我做愛的次數比與杜大衛做愛的次數多得多,只要杜大衛去鬼混,葛玲
玲就和我在一起……”

  “別說了。”我憤怒地站起來。

  “哼,你也知道生氣?你幹小蕙的時候想過我的感受了嗎?”羅畢毫不示弱,
他也呼一下,站了起來,雙只眼睛緊緊盯著我,我頭皮一陣發麻,說實話,我沒
有資格生氣。

  “我……我有補償你?”我的氣勢弱了下去。

  “補償有個屁用啊?葛玲玲與你的關系我早就知道,現在葛玲玲連見都不願
意見我,更可氣的是,我老婆每次和我做那事時,都要與我說起你她才有興致,
操,我真懷疑小蕙她一邊和我做,腦子�一邊幻想著是你李中翰在幹她。”

  “哎……哎……羅總,羅大哥,話可不能亂說……”我像一只蔫了皮球,頹
然坐回椅子上。

  “我能亂說?這些破事男人說出來光榮?”羅畢的酒氣幾乎噴到我臉上。

  “這都是你猜想的嘛……”

  “我猜想的?哼,有機會我幹小蕙的時候,你可以躲一邊親眼看看,親耳朵
聽聽。”

  “那不必,那不必。”

  “其實,女人都一個樣,幹得她們舒服了,他們都會叫,都會喊別人做老公,
我也看得開。”羅畢見我不吭聲,他的口氣也緩了下來,一來他今天有目的,二
來,他畢竟忌憚我的背景和勢力,怎麽說也犯不著跟我翻臉。

  “那你現在想怎麽樣?”我冷靜了下來。

  “前幾天,有個朋友找我,她需要一大筆錢,以前這個朋友曾經幫過我很大
的忙,我羅畢雖然是酒色之徒,但絕對不是無情無義的酒色之徒,人家幫過我,
這次人家求我救命,我當然盡力而爲,所以就私自開了三個公司的交易帳號炒期
貨,原本以爲賺一點就收手,沒想到真倒黴,全虧了,我知道我羅畢這下麻煩大
了,六億的虧空足夠我在監獄呆上一輩子,我今天只想求中翰老弟幫我兩個忙。”

  “六億?”我大吃一驚,看來羅畢是輸急了,但六億也再次讓我領略到期貨
之害猛於虎,一不小心絕對傾家蕩産,永無翻身之日。

  “是的,爲了掩人耳目,我欺騙了戴秘書,又利用了小琳,用她們的名開戶,
我以爲目標不大,等賺了以後,就銷帳,將來就是查帳被發現,也沒有那麽罪大。”

  “那麽拼命,相信你那個朋友一定很重要,能不能告訴我你的那個朋友是誰?”

  “可以,她就是趙紅玉。”羅畢大聲道。

  “哦。”我雖然已經從唐依琳那�知道羅畢爲了趙紅玉籌措資金,但從羅畢
嘴�說出來,我還是很震驚,看來趙紅玉一定回到了S市。

  “我曾經有幾次我都差點死在朱九同手�,多虧了趙紅玉在何書記面前吹風,
哼,要不然,我上次虧空兩億,早讓朱九同給玩殘了。”

  “你要我怎麽幫你?”

  “第一,我的房産,汽車,和公司的股票全賣給你,你借我一億五千萬,我
拿去交給趙紅玉。第二,幫我好好照顧小蕙,她的內衣店可自給自足,不會給你
增加負擔,你只要不讓小蕙被別人欺負就行了。”

  “公司的股票我可以全買下來,至於小蕙,唉!雖然我很喜歡小蕙,但她還
是由你來照顧吧。”

  “我怎麽照顧?這次進去,不坐二十年是出不來的了。”羅畢沮喪之極,不
過他的豪情讓我動了恻隱之心,感覺羅畢是一個真男人,這樣的男人我很欣賞。

  我緩緩說道:“你不會坐牢。”羅畢觸電般地擡起頭看我,以他的老練,已
經猜到了我話中的意思,不過他還是極力地壓抑內心的驚喜,抖著聲音問:“不
會?”

  “恩,我說的。”我不知道是哭還是笑好。

  ***   ***  ***

  城東的繁華比不上城西,不過,城西自有一分甯憩,郭泳娴與王怡也這�買
了房子,也許相處投機或者共同擁有我這個男人,她們比鄰而居,多少都有個照
應,見到郭泳娴自然會見到王怡,好幾天沒看到王怡了,我心中充滿了期盼,對
身邊的每一個女人,我始終充滿熱情。腦子幻想著兩個赤條條的熟女在我的身邊
擺弄誘惑的身體,我的熱血就沸騰,何況偷偷摸摸見情人的感覺讓我的欲望産生
了裂變,我顯得有些心急火燎。

  很意外,妩媚的郭泳娴早已經在家等候,可我卻看不到那個羞澀腼腆的王怡,
心�頓時有些失落,但又不好開口問郭泳娴,郭泳娴老練之極,與我一陣熱吻後,
就白了我一眼:“王怡去學健身舞去了,要不,我叫她回來?”

  “哦,晚上還去學跳舞麽?”我有些納悶。

  “是啊,跳累了,也好睡覺,現在小怡不用上班了,整天無所事事,很悶的,
加上晚上經常失眠,她就聽我勸,去學跳舞了,這對她身體也有好處。”郭泳娴
溫柔地爲我解開了襯衣,玉指過處,我身體的線條也裸露了出來,看到不遠的沙
發上已經安放了一套男人的睡衣,我這個沒有結過婚的男人突然有了家的感覺,
飯廳上的陣陣菜香,讓我全身心徹底的放松。

  “還是娴姐想得細致,不如晚上娴姐也教我跳跳鍵身舞好不好?”我摟著郭
泳娴豐腴的臀部不停揉搓,心�惦記著晚上的造人運動,無論如何也要把積攢了
兩天的精華全部送給眼前這個大姐姐。

  “晚上,我還要教你很多東西。”郭泳娴當然聽出了我話中的意思,她妩媚
地擰了我一把,等我的長褲落地,她瞄著我隆起的裆部她看了又看,幸好她沈得
住氣,把睡衣褲遞給了我,我蓄勢待發的欲望得以壓制,但無法偃旗息鼓。

  “娴姐,你穿成這個樣子,我是沒心思學了,不如……不如先教教小翰怎麽
叫春。”我試探著把手滑進郭泳娴的圍裙中,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郭泳娴的
圍裙像一片透明的雨衣,不僅看到迷人曲線,還看雙腿之間的暗影,我都快流鼻
血了。

  “去你的,別摸了,快喝湯吧。”郭泳娴又嬌嗔著擰了我一把,從她詭異的
笑容中,我多少領悟出她的渴望。

  拉著郭泳娴的手來到飯桌前,我對著一只白色瓷碗�的藥湯大皺眉頭:“不
喝可以麽?”

  “乖,聽話。”郭泳娴拉我坐下,把烏黑的藥湯放到我跟前。

  “噢,娴姐,其實我不用喝這些東西,也能讓你叫哥哥好的。”我轉過頭,
色迷迷地盯著郭泳娴圍裙�的春光。

  郭泳娴故意把豐滿的胸部抖了一下:“哦,有那麽厲害?”

  我用力點點頭:“有。”

  郭泳娴抿嘴笑罵:“哼,想不想知道你媽和我說些什麽?”

  我大驚,忙問:“娴姐,你快說。”

  郭泳娴在笑:“先喝湯。”

  “好。”我大聲應了一句,端起瓷碗,咕嘟咕嘟幾下,把一大碗藥湯全消滅
幹淨,擦了擦嘴角的湯迹,我焦急問:“我媽說了什麽?”

  郭泳娴用兩根玉指刮了刮我的鼻梁:“你媽說,你剛出院不久,身體還很虛
弱。”

  我尴尬之極:“啊?”郭泳娴興奮地點點頭,一雙迷人的眼睛突然屏射出耀
眼的光芒:“我估計你媽說這話就是暗示我少折騰你,換句話說,你媽知道我與
你的關系了,但她並沒有罵我。”

  “我媽還問了什麽?”我早知道母親睿智,所以並沒有像郭泳娴那麽興奮。

  “放心,你和小君的事情你媽沒問,我也沒有透露什麽口風,估計你的壞事
一時半會沒能讓你媽知道,但紙始終包不住火,你瞧小君看你眼神,唉,你一定
瞞不了你媽的。”郭泳娴歎了一口氣。

  “那怎麽辦?”我苦惱不已。

  “我有辦法?”郭泳娴嘻嘻一笑,很詭異地向我眨眨眼。

  “什麽辦法,娴姐請快快說。”我驚喜萬分,郭泳娴持重,不會亂說話,她
說有辦法,就一定有辦法,我激動得猶如找到了大寶藏。

  “要我說可以,不過,你要答應娴姐一個要求,那娴姐就答應你了。”郭泳
娴眼�再次閃動耀眼的光芒,我知道她有催眠的手段,所以凝神靜氣,不與她對
眼。

  “就是十個,一百個要求我也答應。”我大聲道。

  “好。”郭泳娴突然展開雙臂摟住我的脖子,幽幽地歎道:“今天,我與他
辦了離婚手續。”我一聽,心�湧上了愧疚的滋味,拆散別人家庭,不是我這種
有爲青年所願幹的事,不過既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也只能安慰郭泳娴。

  “都是我不好,娴姐是不是心�很難受?”“難受是有點啦,我跟崇文生活
了二十年,我們的感情一向很好,大家相敬如賓。”郭泳娴在我耳朵呢喃,這會
她就像一個受傷的小女孩,我不用看,就知道郭泳娴哭了,心�的愧疚也越來越
強烈。

  “你不必內疚,這是天意,自從你跟娴姐有了關系後,我與崇文的緣分就注
定到了頭,我可以沒性生活,但我不能沒有自己的孩子,我一直夢想自己有一大
堆孩子。”

  我連忙安慰:“恩,那我們就生他個十個八個出來。”

  郭泳娴撲哧一聲嬌笑,無限柔情地說道:“我只要一個就夠滿足,如果有兩
個那就更好了。”

  我揉了揉郭泳娴豐滿的臀部:“那我們就趕緊。”

  “等等,我還沒說出我求你的事。”郭泳娴制止了我亂摸的雙手,一雙梨花
帶雨的眼哞惶惶地看著我。

  我壞笑:“什麽事,娴姐就別客氣,說完,我們我們生孩子去。”

  “崇文想見見你。”郭泳娴看著我說到。

  “這個……這個……好,見就見。”我猶豫了片刻,還是鼓起勇氣,心想,
最多讓這個郭泳娴的前夫揍幾拳。

  郭泳娴有點緊張:“他說……他說,他想看我們……”

  我很疑惑,問:“看我們什麽?”

  郭泳娴垂下了頭:“看我們做那事情……”

  “做……什麽?”我大吃一驚,再問:“做什麽事情?”

  “就是在床上做的事情呀,嗚……如果你不願意,那就算了,只是崇文這輩
子都沒有求過我……”

  “他求你?”

  “恩,他說,他這一生就剩下這麽一個願望。”

  “唉,好吧。”我大聲道:“但他只能看,不許碰你,你們已經離婚了,你
郭泳娴現在是我的女人。”

  “要是崇文想碰一下,就……就讓他碰一下啦,我都跟他那麽多年夫妻了,
這個彎也許他一下子沒拐過來。”

  “這……”

  “你不答應,就別想我知道我對付你媽媽的方法,哼。”郭泳娴拉下了臉,
不過她已經看出我多半會同意的。

  “呃,我李中翰絕不接受別人的威脅。”我大義凜然說完,郭泳娴的身體頓
時僵硬了起來,我忍不柔聲壞笑:“當然,娴姐的威脅例外。”

  “我擰死你,我擰死你,你敢拿我當猴子耍?我擰死你,我擰死你……”

  我大笑,接受郭泳娴威脅的同時,也接受了她雨點般的愛意,這是很奇異的
愛意,讓郭泳娴的前夫看我與郭泳娴做愛,這本身就令我沖動,沖動得要命,我
的肉棒硬得像支大鐵管。

  等郭泳娴打累了,我撫摸著她光滑的小腹問道:“娴姐,既然你愛人無法做
那事,你肚臍下的疤痕到底是因爲什麽才有的?”

  “我是騙你的,那麽小的傷疤,又怎麽會是刨腹産留下的?我怕……我怕你
笑我年紀那麽大了,居然沒有孩子。”

  “呵呵,我就奇怪了,如果有過小孩,泳娴姐的那�怎會緊緊的?插進去就
想射。”

  “還說,你第一放進去,真把我疼死了。”

  “我可記得泳娴姐是喊舒服的。”

  “哎呀,我擰死你,擰死你……”

  “哈哈……”

  ***  ***  ***

  莫崇文是一個標準的軍人,面容消瘦,但菱角分明,一看就知道是很堅強的
人,五十多歲了,身板依然筆直,坐在我面前,他的眼光如刀,我只能回避他的
眼光,極其不自然的心�有了些許悔意,幸好郭泳娴應付得體,雖然剛離婚,但
她還是左一句老莫,又一句老莫的稱呼,還頻繁向莫崇文夾菜。

  但莫崇文一口菜都沒吃,只是喝酒。

  “這二鍋頭很烈,崇文哥還是慢點喝。”我也不知道誰是主,誰是客,尴尬
中間,我首先打破了沈默。

  “喊我老莫就可以。”莫崇文沈聲道。

  “好,來,我敬崇文哥一杯,不是因爲你是娴姐的愛人,而是敬一個軍人。”

  我舉起了杯大幹了一口。

  “你喜歡軍人?”

  “我父親也是軍人。”

  “我的女人找個一個軍人的家屬,我心�也好受些,只是想不那麽年輕。”

  不知道爲什麽,莫崇文銳利的眼光消失了,他又喝下了一大杯二鍋頭,我趕
緊把酒瓶子搶在手,爲莫崇文又斟滿了一杯。

  “好好對小娴。”別人說這句話,我一定認爲像電影�的台詞,但莫崇文說
出這句話時,卻飽含了感情,我相信那是他的真心話。

  “崇文哥……”我也喝了兩杯,積澱在血液的酒精壯大了我的膽子,我總覺
得莫崇文提的要求太荒唐了。

  莫崇文揮揮手,制止了我說下去:“你什麽都別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麽,我
是在戰場上受的傷,所以無怨無悔,受傷的時候,我只是個楞頭青,別說和女人
上床,就連女人的手都沒碰過,小娴跟我過了二十多年,那段日子對小娴來說,
簡直就是噩夢,現在回想起,我覺得自己也太自私了,真爲小娴好,就應該早點
讓小娴另外找個人家,唉,幸虧現在爲時不晚,小娴還很年輕,還很漂亮,連你
這樣的年輕人都喜歡她,足見她的魅力。雖然我們離婚了,但我心�那塊地,永
遠留給小娴。我只希望能親眼見一下小娴是怎樣做愛的,親眼見一次我心愛的女
人得到滿足的樣子。”

  莫崇文在我傻愣愣地聽著的時候,抓起面前酒杯仰頭喝個精光:“李中翰,
既然你是軍人家屬,那就別婆婆媽媽的,爽快點。”

  “這……”我尴尬到了極點。

  “好了,我拿了這房子的鑰匙,現在我出去轉悠一會,不破壞這�的氣氛,
你們不用顧忌我。”莫崇文站了起來,大踏步地走出門口,我和郭泳娴面面相觑。

  “泳娴姐,我硬不起來。”我歎了一口氣,莫崇文說不顧忌就不顧忌麽?

  “真的?我看看。”郭泳娴吃驚地扒開了我睡褲,把我軟塌塌的肉莖托在手
�。

  “我的意思是,崇文哥在旁邊也許會硬不起來。”我苦笑不已。

  郭泳娴大怒:“呸,嚇我一大跳,要是你的寶貝在我手上硬不起來,那你媽
媽一定殺了我。”

  “崇文哥很男人,我很敬佩他,你是他的女人,我不敢欺負你了,噢……泳
娴姐,你……噢……要含就含深點。”我還在惆怅,郭泳娴卻張了性感的大嘴,
吃下了我的肉莖,柔軟的舌頭一陣翻卷,那軟塌塌的肉莖瞬間就變成了巨大的肉
棒,青筋環繞,龜頭怒恃,一副猙獰的樣子,郭泳娴吐出肉棒,臉上飄過了一片
紅雲。

  “又說硬不起來?這是什麽?”郭泳娴拿著肉棒輕輕捋動,我的氣息已經渾
濁。

  “娴姐,我……我想……”我可憐兮兮地看著郭泳娴。

  郭泳娴抿嘴偷笑:“想可以,不過,等會崇文看著,你也要動。”

  “動就動。”我大吼一聲,撲向郭泳娴,她雖然豐腴,但我還是把她抱起來,
走向臥室。

  柔軟的席夢絲上,郭泳娴美得讓人心跳,渾圓的乳房像熟透的蜜桃一樣強烈
地吸引我,我剛張口咬下去,腰間就被一雙雪白的雙腿盤住,我很自然地壓在了
郭泳娴的身上,無處躲藏的大肉棒只好到處亂鑽,很不巧,鑽進了一個溫暖的肉
道,肉道四處泥濘,還散發出委靡的氣味。

  “啊……中翰,那�好漲……”摟著我的脖子,郭泳娴蠕動她豐腴的腰部,
像蛇一樣,我就是壓在上她身上,她也能蠕動,我驚歎她的腰副腹力量,趴在肉
肉身軀上的感覺特別舒服,如果不是肉道傳來壓迫的吸力,我真不想動一動。

  “泳娴姐,好緊噢,我……我想射了。”

  “你媽明天就知道你跟小君的事情……恩……”一條細縫從郭泳娴緊閉的雙
眼露出來了,壓迫我腰間的雙腿也悄然滑落,肉道的緊迫敢也似乎消失了不少。

  “郭泳娴,我今天就要幹到你求饒。”我狠狠地抓住兩只大乳揉弄。

  “恩,那還不快動?恩……好漲……”郭泳娴又開始蠕動她豐腴的腰部,只
是沒有了她雙腿的壓迫,我變成從容起來,攻起身體,我向消魂的肉道發起了強
烈的進攻。

  “啪啪啪……”“恩啊,恩,恩,恩……”淫蕩的聲音環繞著臥室,我漸漸
陶醉,隨即忘我,極樂的感覺已經讓我想不起任何事情,我只知道聳動抽插,郭
泳娴激烈地回應我,我不得不變得粗魯下流,銜著葡萄般的乳頭,我還半手指伸
進了郭泳娴的嘴�,郭泳娴毫無顧及地吮吸,就像吮吸我的肉棒一樣。

  “我要幹到你求饒,你這個蕩婦,郭泳娴,你是蕩婦嗎?快告訴我……”

  “不是……我不是蕩婦,我只是勾引男人,勾引你,啊……我一直就想勾引
你,啊……好舒服,好有力,比我老公厲害……”郭泳娴淫靡的叫喊聲,讓我血
脈沸騰,我翻轉了她的身體,把郭泳娴像母狗一樣壓在身下,肉棒在次進入她身
日時,她叫聲更尖利。

  “給你老公要帶綠帽,還說不是蕩婦,我幹死你,幹死你……求饒吧,求饒
我就放過你。”

  “啊啊啊……中翰,幹我,用力幹我……”

  “快告訴我,你還給哪個男人上過?”我趴在郭泳娴肉肉的身上,奮力地抽
插她的蜜穴,撅得老高的屁股被我無情地敲打,雪白的臀肉上已經紅彤彤一片,
但我一刻也不能松弛,對付郭泳娴這樣的熟女,讓她回過勁來,那就沒完沒了,
很難再征服。

  忽然,一直呻吟的郭泳娴很意外地承認:“啊……我,我老公的同事上過我
……”

  “什麽?”我大吃一驚,一邊抽送一邊問:“你老公的同事是怎麽幹你的,
快說……”

  郭泳娴氣喘噓噓地回憶:“那人來我家找我老公,我見老公不在,就勾引他,
那人就摸我……恩……然後就脫我裙子……”

  “然後呢?”

  “然後就像你現在這樣幹我……”

  “他的東西大不大?”

  “大,很大,很舒服……”

  “你這個蕩婦,我幹你,看你還勾引男人,以後做我老婆,豈不是給我帶綠
帽,我幹死你……”

  “啊……”我發瘋地抽插郭泳娴,感覺就像自己的老婆勾引男人,心中怒火
沖天,也不再留情,只想狠狠懲罰她。

  可就在這時,我聽到臥室門邊一聲大喝:“你這個壞女人,你勾引誰?是不
是趙達慶?”我又是大吃一驚,轉身看去,不知道何時,莫崇文已經站在了門邊,
他圓睜著眼,眼�幾乎噴出火來,讓我震驚的是,莫崇文的褲子已經脫了下來,
他那根東西高高舉起,天啊,不是說莫崇文的性能力有障礙嗎?不是說他無能麽?

  這是什麽回事?

  還在震驚中,莫崇文卻一個箭步跳上了大床,很難想象五十多歲的人還有如
此矯健的身手,他野蠻地把我推下床,我從地上爬起時,莫崇文已經把郭泳娴壓
在身下,那根可怕的肉棒插進了郭泳娴陰道之中。

  “啊……崇文,你,你幹什麽?”“廢話,當然是幹你,你這個爛女人,居
然勾引趙達慶,趙達慶是我的戰友,你他媽的勾引誰都可以,就不可以勾引趙達
慶,你這個爛貨,無恥,噢!”莫崇文一聲怪叫。

  “啊……啊……我,我就是勾引他,我就是勾引趙達慶,我喜歡他摸我奶子,
啊……我最喜歡他從後面幹我,啊,啊……”

  “住嘴,你這個爛女人,我可以幹你了,哈哈,我可以幹你了,我終於可以
幹你了,我要天天幹你,把你賤逼幹爛……”天啊,這是軍人麽?床上的雙人一
個比一個粗俗下流,用奸夫淫婦來形容他們都算是高尚的詞藻,我目瞪口呆,這
突然而至的變化簡直太驚人了,眼前的一幕令我無所適從,我憤怒而無奈地走出
臥室,穿上衣服,沖出了房間,跑出了好遠,我的耳邊依然回蕩著郭泳娴的呻吟
和莫崇文怒罵。

  夜風徐徐吹來,我漲熱的腦袋逐漸冷靜了下來,對著皎潔的夜空,我長歎一
聲:“他們原本就是夫妻,我只是一個過客而已,別憤怒,別傷感,我還有小君,
她一定在家等我,恩,她一定等我。”最失意的時候,我又想起了小君。

  “哇,大老板今天回來真早噢。”剛走進家門,小君的兩條羊角辮子就讓我
心情好受了很多,她正翹著一雙粉嫩的小腿,依靠在沙發上看電視。

  “媽呢?”我問。

  “也沒回,哼,你們把一個美麗的仙女孤伶伶地留在家�,萬一有色狼來,
你們就知道錯。”小君支起了胳膊,夾起面前的一包薯片丟進小嘴�,小嘴太小,
只能咬住薯片一角,見我無精打采,她小嘴一緊,香脆的薯片裂開,掉得到處都
是。

  “喂,注意個人衛生好不好?虧你還是三千人都比不上的臭香君,色狼來了,
也對你沒興趣。”我沒好氣地把心�的郁悶發泄在小君身上。

  “李中翰,你有種,認識你二十六年了,你今天是第一次罵我,第一次說我
是臭香君,好啊,好啊,明天,我,就,回,家。”小君扁起了小嘴,這是想哭
的強烈信號。

  我用力拍了一下腦袋,心�大罵自己是白癡,自己在外受了委屈,也不能回
家找小君發泄呀,趕緊走上前,抱住小君大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今天一
大隊警察來公司搗亂,哥弄得頭暈腦漲,剛才說話大聲了點,小君你別怪哥哥噢,
明天哥帶你去看別墅,上次你不是買了五幢別墅嗎?聽說那�有一條河,河水很
清,絕對可以遊泳,啊,小君同志好久沒練了,會不會比哥遊得慢?”

  “哼,笑話,在關老爺面前賣鐵錘,丟人現眼,一公�,我讓你先遊五分鍾,
再追你,你也是輸。”小君向我豎起了一根白白嫩嫩的手指頭。

  我一副仰慕的樣子:“呃……小君的文采近來突飛猛進,不過那句應該是,
關老爺面前賣大刀,關老爺叫關羽,他是使刀的好手。”

  小君繃著臉,大聲道:“我說是賣鐵錘就是賣鐵錘。”

  我只能連連點頭:“喔,對對對,後來關老爺該行了,賣起了鐵錘,小君剛
好經過,所以看見了。”

  小君的眼睛彎成了月亮。

  趁著小君高興,我的大手滑進了她的卡通睡衣�,握住了兩只依然結實的大
奶子:“小君,親親嘴。”

  小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滾開,都是酒氣,刷牙了再說。”

  我誕地臉:“小君陪哥一起刷牙,一起洗澡好不?”

  小君拼命搖頭:“不,絕不。”

  我眼珠子一轉:“哥今天看見了一條裙子,藍色的,明天一定買給李香君。”

  小君晃了晃兩條羊角辮:“什麽牌子?”

  我忍著笑:“洗澡時再告訴小君好不好?”小君終於明白了我險惡用心,她
冷哼一聲。

  我假裝漫不經心:“其實,那條裙子有幾個女孩子想買了,不過,你哥先下
手爲強,交了定金,啊,那裙邊是鑲金色的,好像是抽絲工藝,漂亮極了。”

  小君已經對那條裙子發生了濃厚的興趣,眼珠子轉了幾圈,還是忍不住問:
“是哪個商店?”

  “唉,也許哥洗完澡就忘記了。”我從沙發上站起來,一步三搖地走進了浴
室,脫下衣服,吹起了《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曲子,曲子沒吹完,小君苗條的身
影就出現在了浴室門口,她頭上赫然罩著白色的浴帽,梳著羊角辮居然戴浴帽?

  乍看之下,居然有白娘子的韻味,恍然間,我仿佛穿越時空,來到了巍峨的
金山寺,我心�想啊,縱然不能做許仙,也可以客串一回青蛇,只要在白娘子身
邊,一切都無所謂。

  走進浴室,小君雙手叉細腰,氣鼓鼓地警告我:“告訴你李中翰,如果明天
我看不到那條藍色的裙子,十個關老爺拿十把大鐵錘也幫不了你。”

  我大聲保證:“告訴你李香君,如果明天你要是看不到那條藍色的裙子,我
讓雷把我劈三段。”

  小君看我不像撒謊的樣子,臉色好看了許多,不過,看到我赤裸的身體,她
的臉還是紅了紅,眼睛掃了一下我的肉棒,大聲道:“住嘴,把身轉過去。”

  我笑嘻嘻看著小君:“先洗正面好不好?”

  小君沒好氣地跺跺腳:“轉過去了啦,不快點洗,媽等會回來,你就自己洗。”

  我吃了一驚:“媽幾點回來?”小君道:“媽說十點。”

  我一臉輕松:“嗨,早著呢,現在才八點半,來,幫哥洗洗大棒棒。”

  小君大怒:“那髒地方自己洗。”我哀求:“小君啊,那裙子全市獨此一條。”

  小君經不起我的誘惑,無奈地回擊:“你的髒東西天下獨此一條。”

  我大笑:“哈哈,說對了。”看著小君向我的髒東西伸出白嫩的雙手,我的
肉棒硬到了極點。

  “真惡心,讓人家洗那麽惡心的東西,還越來越大,動來動去的,真討厭,
我割掉它,看它還動不?”一邊說,小君一邊擠出沐浴露攤在我的大肉棒上,稀
釋點水就馬上小手翻飛,越搓越快,豐富的泡沫遮住了大肉棒,也遮住小君的手,
我趕緊用花灑把泡沫沖掉,小君嬌聲大罵:“那麽髒的東西就應該要多點沐浴露
來洗。”

  “很幹淨了,來,小君親一下哥的大棒棒。”我壞笑。

  小君氣急大罵:“你去死吧,十條裙子我也不會親,哼。”

  我再也忍不了住,猛地抱住小君,含住了她的香唇,一手伸進她的睡衣�,
猛揉她的大奶子,這招永遠是征服小君的爛招,同起來得心應手,效果奇佳,沒
多久,小君就軟得像綿羊,任憑我寬衣解帶,把她脫個精光,眼見她的身體一天
天豐滿起來,隱含的豔光已蠢蠢欲露,只是她思想的單純掩蓋了身體的成熟,我
欣喜地發現小君主動把舌頭挑進我的嘴�,她其實並不拒絕我的酒氣,只要有機
會,她一定吮吸我的大肉棒,我輕松地把小君抱上洗手台,打開她的粉嫩雙腿,
握著粗大的肉棒就直奔潔白的饅頭,小君沒有半點反抗,或許她一直期盼著我對
她占有,大肉棒戳進她的嫩穴時,她才甩開我的嘴唇,傻傻地看著我的大肉棒一
步步推進,直到全部淹沒在她的嫩穴之中。

  “叫人家洗那髒東西就不懷好意,喔,頂到�面去了。”小君喃喃低訴。

  “當然是頂到�面去,舒服嗎?”我用龜頭碾磨最盡頭,那�的吸力最強烈。

  “麻。”小君低呼,她身體隨即顫抖。

  “一會就舒服。”我的腰腹部用上了力氣,碾磨花心的同時,我捏住了小君
的乳頭,不停揉搓。

  “恩,哥……”小君大聲呻吟,擡起頭癡癡地看我,我感覺到她的眼�全是
濃濃的愛意,一點攙雜都沒有,就是單純的愛,我滿足極了,男人心�其實就是
得到這種最真心,最無私的愛。

  “小君,哥愛你。”我發出了我的肺腑之言。

  “我也愛哥,恩,哥,�面好癢……”小君身體的顫抖一波接一波,我還沒
有抽插,她的反應就如此強烈,除了對我有感情外,就是身體異常敏感,嫩穴�
的黏液滋潤了所有縫隙,我與小君的結合簡直是完美。

  “下次親哥的大棒棒好不好?”得寸進尺就是男人的秉性,我把握住了提要
求的最佳時機,這個時候提任何要求,女人都不會拒絕。

  果然,小君猶豫了一下,嗲聲說:“除非……除非你洗幹淨……”

  我大喜,點頭道:“我讓小君親自洗好不好?”

  小君翻了翻眼,小聲地催促:“恩……哥,漲死了啦,動一下……”

  “好。”我抽出大肉棒,再溫柔地插入,我喜歡看小君被我大肉棒緩緩插入
時那種痛苦的表情,當然,小君絕對不是痛苦,相反她很享受這種漸漸充斥她陰
道的漲滿感覺,此時含她的舌頭,她一定會回應我,與我追逐,與嬉戲。

  嘭嘭嘭……

  我剛含住小君的唇瓣,突然一陣溫柔的敲門聲傳來,差點把我嚇死,小君更
是花容失色,她小聲地告訴我:“媽回來了。”

  “小君,是你在�面嗎?”盡管浴室門外傳來的聲音很小,但我已經可以肯
定,那聲音來自母親,天啊,這次死定定了,我和小君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甚
至連插在小君嫩穴的大肉棒都忘記拔出來。

  (未完待續)

  PS:工作忙,沒法更新快,我也想小君,特別是現實那個小君原形。






















0.016418933868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