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四【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q900627 於 2011-4-21 11:40 編輯

第四卷

  第一章

  當我進入小奇的房間的時候,就看他正在用功的練習刀法,他見到我的到來,非常的高興,「姐夫,

你是不是來教我其它的武功的,我好想練習一套拳法,你是知道的,我光會刀法,如果別人和我比赤手

空拳,我可能會輸的。」

  聽了他的分析,我一時興起,忘了剛才舒兒她們休戰的不快,「好,姐夫就教你武當的太極拳如何,

我的太極拳和武當的不同,我將拳法變換了一些,你要用心去學,將來就算是赤手空拳也可以打倒人的。」

  慕容小奇非常高興的拉著我,「好姐夫,我要學,我就要學習這門,快教我。」

  我歎息他的猴急,大覺有趣,靜心的來教他,「小子,看好,你先將你的心給姐夫我平靜下來,太

極拳就是要以靜制動。」我見他那急切的摸樣,不滿的說道。

  「知道了,姐夫,我現在就靜心的跟你學習。」

  我慢慢的說道,「小子,跟著我來,心如火藥,手如彈,靈機一動,鳥難逃。身似弓弦,手似箭,

弦響鳥落顯奇神。起手如閃電,電閃不及合眸。襲敵如迅雷,雷發不及掩耳。左過右來,右過左來;手

從心內發,落向前落。力從足上起,足起猶火作。上左須進右,上右須進左,發步時足根先著地,十指

要爬地,步要穩當,身要莊重,去時撤手,著人成拳。」

  我見到這小子學的有板有眼的,高興繼續教他接下來的招式,「上下氣要均停,出入以身為主宰;

不貪,不歉,不即,不離。拳由心發,以身催手,一肢動百骸皆隨;一屈,統身皆屈;一伸,統身皆伸

;伸要伸得盡,屈要屈得緊。如卷炮卷得緊,崩得有力。」

  看到他將身子繃的緊緊的,我知道他在全神貫注的學習,「小子,別緊張,你姐夫我又不是老虎,

你學不好,姐夫不會吃了你的,你放松一點,學這個拳就是要全身輕松。」

  慕容小棋聽話的放松,「姐夫,那接下來的招數是什麼,你繼續教我。」

  「靠,你小子瘋了,這麼晚了,還要姐夫教你,你先將今天教的練習會再說,大爺我今天精神都快

要崩潰了,先是輸錢,然後又是讓心愛的女人哭泣,爺今天碰上黑道兇日了。」我歎息的呻吟著。

  「姐夫,你是不是很喜歡我姐?」慕容小奇非常關心的問道。

  「靠,你小子,姐夫又不是惡魔,不會對你姐不好的,再說你姐那麼的堅強,那麼的有性格,我怎

麼會不喜歡。」我覺察得到,這小子對我的崇拜,可是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好榜樣,看來得找個機會慢

慢引導他才行,要不然,聽雨不生氣才怪。

  「好了,你這個古靈精怪的家夥,還不上床去睡,大爺我都困死了。」我沒好氣的上床去休息。

  慕容小奇也非常聽話的,上床和我一塊睡。我看著慕容小奇睡著了,我都還沒有習慣過來,以前有

舒兒她們在懷裡,真是好享受。

  我越想越興奮,更本就睡不著,突然我聽到,空中翻騰的腳步聲,我急忙起身去查看個究竟。

  出門後,我就朝著我聽到聲音的地方趕去,在不遠的樹林中,我看到一個蒙面的老者正在和絕情宮

的護法,王婆婆說話。

  我認識她,是因洛uo是佳人的護法,是我接近佳人的阻力。「王婆婆,主上讓你去那,你們少宮

主身上的玉配,你取到沒有?」老者嚴厲的質問著。

  「請主上多寬延幾天,少宮主一直和妙手仙子在一塊,我沒有機會下手去取。」王婆婆似乎非常的

害怕那個稱呼為主上的人,全身都在顫抖。

  「那你最好快點下手,主上準備在武林大會開始的時候,將絕情宮在江湖上除名,要怪,就怪莫無

雙當年不該羞辱主上。」那老者聲音非常的陰冷,眼光中也露出殺氣。

  「靠,只是羞辱又沒有殺人,用不著滅她全宮吧!不行,大爺我未來的嶽母如果被人欺負,那不是

證明大爺我非常的無用,看來這次大爺我要用心一點了。」我在樹上思索著。

  見到王婆婆的離開,我沒有驚動他們,只是在那老者的身上撒了,一點他覺察不到的香味。

  我施展如虛如幻的「神形魅影」身法,在那老頭沒有覺察的時候,他肯定認為是樹葉碰了他一下。

  回到住處時,已經是深夜了,我在床上思索著如何應付,如果說這只是開頭,那麼江湖上就會有很

多的人卷入了,武林大會的召開,會讓他們沒有顧及自己後方的人,及有可能會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去

對付他們的老巢,對於一個沒有家了的武林人,他只能說的上是江湖浪子而已。

  我越想越心驚,「靠,會不會我老婆家的靈飛堡也是他們做的,如果事的話,大爺我這次就新帳舊

帳一塊算。」我在床上思索著對策,沒想到一坐就是天亮。

  「姐夫,你怎麼這麼早就起床了,天才剛剛亮耶!」睡醒的慕容小奇驚奇的看著,正在思考的我。

  我也被他打攪了,「小子,你姐夫就不可以早點起床,我還要教你練功呢!還不快起來。」

  「是,姐夫,你今天該將全部的拳法教給我了吧!」慕容小奇裝可憐的看著我。

  「不行,你今天給大爺我將昨天晚上的拳法練習熟透,不然姐夫就不教你。」我嚴格的對他說。

  「姐夫,你就教我教我好了。」慕容小奇對我撒嬌著。

  「靠,這招對付大爺我,只有女人才有用,你小子湊什麼熱鬧。給大爺我去練功去,姐夫還有事,

你先練習著,下午我來檢驗,如果你偷懶,大爺我就不教你。」被我如此的威脅,他也夠可憐的了。

  慕容小奇不樂的去練功房練習,我則去找德福,讓他去處理一些事情。

  第二章

  「什麼,絕情宮有內奸,有人想讓絕情宮在江湖上除名?」何向晚驚奇的看著我,「相公,你不要

和人家開這種玩笑了,你讓人家發貼取消這次的武林大會,江湖上雖然都聽我的意見,但是做出如此草

率的事,會讓他們不服的,還有,他們有的人已經趕來了,有的還在路上,人家沒有辦法。」

  聽完何向晚的分析,我就知道她也沒有辦法了,要做這麼大的決定,除非少林寺的方丈智空大師,

武當掌門人子虛道長,還有娥眉的明心師太,再加上我的寶貝何向晚一起才有這個權力,所以這次才要

舉行武林大會,選出一個武林盟主。

  「靠,爺爺的,看來這次大爺我要親自出馬了,將那個神秘的組織在江蘇的地盤全部鏟除。」我生

氣的拍著桌子。

  「相公,你別發這麼大的火,如果玲瓏知道相公如此的塤uo,她會非常的內疚的,相公你如此的

做,會引起江蘇百姓的公憤的。相公也知道無憑無據的大肆屠殺百姓,會引起全國的大波動的。相公應

該多洛u m著想,做一個公正的好王爺。」常弄歡遞給我一杯茶說道。

  「靠,傻瓜,你當相公真的傻了,那群人要的是絕情宮少宮主身上的信物,用來牽制那位非常聰明

的絕情宮主。你們只要幫那個可愛的女孩子將玉佩收好,相公我保證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有憑有證的將

那個組織在江蘇的據點查清。」我邪氣的喝著茶。

  二女沒有好氣的白了我一眼,「相公,你捨得你的溫柔鄉麼?」常弄歡乖巧的調侃著我。

  「唉,相公也不想,可是相公是個男人,男人是為保護女人而活的,當然為了不讓大爺我心愛的女

人哭泣傷心,大爺我有義務有必要捨棄自身的利益,溫柔鄉以後有的是機會享受。」我悠閒的在一旁玩

著茶杯。

  二女同時橫了我幾眼,「相公,你正經一點可不可以,你難道沒有發覺,蕭妹妹有些反感相公的行

為。」何向晚有些擔心的說道。

  「靠,大爺我當然知道,大爺我就是這個性格,為了一個女人,要爺改變行為,很難辦到,俗語道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們相公我就這樣生活了二十年了,如果改了,你們說舒兒她們會不會非常

的不適應呀!」我的話的確讓她們思索。

  「好了,你們的任務就是看好王婆婆,不讓她和可愛的美女接觸就行了,我給舒兒她們說一聲就離

開一段時間,你們給我好好的照顧好自己,大爺我還要娶你們進門。」我起身離開,說的話讓兩個女人

心酸的點頭答應。

  當我將情況告訴舒兒後,舒兒的心在顫抖,「相公,你真的不帶人家一起嗎?」舒兒紅著眼問道。

  「你這個小傻瓜,相公是去處理事務,又不是去遊玩,你在這裡好好的和雨微她們休息,爺,希望

你們可以懷上相公的孩子,等相公回來的時候。」我的話讓舒兒驚訝的看著我。

  回憶起前天晚上,她們都被相公整的很慘,相公那天喝多了,人非常的激動,酒可以亂性,這句話

一點也不假。難怪相公不許她們和他一塊去。

  「相公,你可要小心一點,人家和雨微她們等你回來。」舒兒為我整理著東西,我知道她心裡難受,

將她擁入懷裡,歎息的親吻她的臉頰。

  「相公知道你不高興,以前相公去什麼地方都帶上你的,可你也知道這次情況特殊,相公不希望有

人傷到你,你們是相公的寶貝。」我心疼的看著已經哭出來的她,吻去她臉上的淚珠。

  「相公,你去和雨微它們說一聲,以免她們怪你。」舒兒為我整理好衣物,教給身邊的奴婢,和我

一塊去見雨微她們。

  此時,雨微和涵英一塊在下棋,其它幾女在一旁看,看到她們的滿足,我就知道我可以給他們幸福。

  她們看到我的到來,也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寶貝,相公要離開這裡幾天,你們不要怪相公才好。」

  我微笑的看著她們。

  她們聽了我的話,微笑的臉色都沒有了,「相公,你要去那裡,帶人家去好嗎?人家不要你離開。」

  雨微撲入我的懷中,不依我的話。

  「寶貝,相公是有事要處理,不是遊山玩水。你乖乖的在家裡,和舒兒、涵英她們下棋,聊天,對

對子,有時間還可以一塊去遊玩蘇州,相公會很快就回來的。」我將她抱緊,看到其它幾女都要哭的樣,

大感到頭大。

  「靠,拜托,爺的好寶貝們,爺只是去一個月,很快就回來的。」我有些承受不了,如果繼續下去,

大爺我非常有可能決定不去處理了。

  「好了,我們讓相公安心的去吧!不過相公得答應我們,在外面不許沾花惹草,相公不許去碰外面

的任何女人。」紀青然給我下了通牒。

  好聰明的女子,舒兒不由佩服她的明智,眾女紛紛點頭,我無奈的點頭答應。

  「靠,好了,大爺我答應就是了,大爺我第一次離開你們,可能你們的確有些不習慣,以後就好了。」

  我的話引起琴心的反對,「相公還要去幾次,讓人家擔心嗎?」

  我尷尬的一笑,「相公只是開玩笑,別當真,不過你們一定要安全,不要讓相公擔心你們就好了。」

  我邪氣的看了看她們的腹部。

  舒兒明白過來時,我已經出門了。「玉哥哥,爺的性格你知道,讓相公少賭錢,千萬不要去妓院,

舒兒這次給爺下了要求了。」舒兒在所有人面前囑咐道。

  玉玄子驚奇的看著我,我點頭表示同意。他也答應會注意的,我們出門時,可愛的莫玲瓏和溫柔如

水的唐婉兒也來送我。

  我給何向晚打了個眼色,她明白的點頭,表示讓我放心。

  我和玉玄子騎馬離開,眾女目送我到路的盡頭。

第三章

  「王爺,你讓我們查,身上沾有如此花粉的人,在建昌府,他在那裡只是一個小小的管事,微霞山

莊是個大戶人家的住所,我們不便查看,還請王爺恕罪。」查薩哈非常明確的回答我。

  建昌府,在西北距省治三百六十裡。沿明制,領縣五。南城內高空山,東為斂山;西為雲蓋;東北

白馬;西南麻姑山,臨江曰建昌江。府東南一百二十裡,西面日山;南面福山;東面飛嶺。府西南紅水

嶺,黎灘水出,又名中川。飛水又名東川,源自濟源杉嶺,周湖並下。龍安水又名西川,出會仙峰,東

北流,注黎灘水。石峽、龍安、五福三鎮在府南一百二十裡。

  臨江自廣昌入,左合瞿溪、灑溪,右九劇水,逕城南而東,合蔓草湖、雙港、梓港,入南城,可以

到盤州、黃沙、白捨、龍池、仙居五鎮,府南二百四十裡有給非常有名的溪,為上清溪,旁邊有個瀘溪

鎮。

  「大爺我叫你派去苗疆的高手,你派去沒有,大爺不希望大爺的嶽母會有事情發生。」我認真的問

道。

  「王爺放心,我已經派人去了,還給那裡的總督寫了封信,讓他保護好絕情宮上下的人。」查薩哈

得意的回答我,看來他認為處理的很好。

  我和玉玄子按照他安排的路線,急忙朝應該的方向行去。

  「爺,你這次好認真,我們打仗的時候,你也沒有如此的認真過。」玉玄子在一旁調侃我。

  「靠,你爺爺的,如果你丈人家,要被人毀了,大爺我看你還有這個心情高興起來,大爺我已經有

個丈人被毀家了,再毀一個,大爺我就娶不到老婆了,就連臉面都丟光了。」我低聲咒罵著。

  「這是你老大好色的結果,怨恨不了別人,老大你打算如和去查。」玉玄子識趣的問我關鍵性的問

題。

  「你奶奶的,現在才說了一句人話,山人自有妙計,你等著看好戲就是。」我邪氣的一笑,對心中

早有的打算感到興奮。

  我們一路上都是在討論著幕後的主謀是誰,就來天色早已暗下都沒有注意。來到一個市集上,準備

找一家客棧住下。

  「客官,裡面有座位,裡面請,我們客店是服務最好的,有上好的房間,包您滿意。」小二見我們

朝他們的客棧走來,連忙出來迎接。

  這麼有錢的公子,不請進來是損失。我們下馬進入悅來客棧,裡面有很多的客人,都是商人,我粗

略的看了一下,就到樓上的客房去了。

  在一間幹淨的上好的房間內,我休息了片刻。房間的擺設非常的簡潔,一張雕花大床,床前還有一

張桌子,桌子上擺放了幾個茶杯,一個茶壺。不遠出還有洗澡的地方,非常的方便。

  「老大,我們該下去吃飯了,我定了一個好位子,老大你快點。」玉玄子在外面催促著。

  「你娘的,大爺我休息一下都不行,催什麼催,大爺我又不是孕婦要生產了。」我一邊打開房門,

一邊罵他。

  「老大,你也知道現在是吃飯的高峰期,不快點吃飯,過會恐怕連位子都沒有了。」他在前面頭頭

是道的說著,我就在後面不住的咒罵他。

  「你奶奶的,好了,這麼羅嗦,居然還有女人要你,你也算得上是個另類了。」我歎息他說話的功

夫,早知道如此,還不如叫冷冰來,至少耳根可以清淨一會。

  「老大,你看我說的沒有錯吧!有好多的人,你看小二連菜都給我們上了。」我不耐煩的走到上好

菜的空桌坐下。

  「你奶奶的,少說話多吃飯,吃飯都這麼多話,你還讓人活不,大爺我聽的連飯都不想吃了。」我

厭煩的看著羅嗦的他。

  「對不起,老大,和小美在一塊習慣了,老大你是個天才,不會為這點小事生氣的,我們吃飯。」

  玉玄子乖乖的吃飯,惹火我,一定沒有好事。

  我邊吃邊打量著周圍的人,最讓我有趣的是,一對主孫倆,老太太一身布衣,滿頭的銀發,滿臉的

皺紋,可以看出她經歷的滄桑有多少。

  而讓我覺得有趣的是,孫女一身綾羅綢緞,可頭發散亂,面目的胭脂有幾層厚,讓人看了就討厭。

  我不知道是她故意的,還是別的什麼,讓我有趣的是她的言行舉止想孩童所有,就連吃飯都是她的

奶奶在喂她。

  「老大,你在看什麼,這麼高興,難道又見到美女了,舒兒妹子可是再三強調,不許爺要任何的女

人。」玉玄子羅嗦的功夫又來了。

  老天,怎麼會讓這個像女人的男人活到這個世上的,他能不能閉嘴,「你奶奶的,閉嘴不要說話了,

大爺我答應舒兒的事,什麼時候沒有兌現的,你像個男人好不好,不要這麼羅嗦。」我吃完最後的一口

就上樓去了。

  玉玄子見我的離開,也扔下筷子,跟著我上樓。「老大,我只是比以前話多了一點,你大人有大量,

不要發火,我閉嘴就是。」

  他一直跟著我進入房間,「奶奶的,你一個女人就將你吃的死死的,你還有翻身的日子嗎?」我在

一旁調侃他。

  「老大,我知道你厲害,可話又說回來,如果我們不是只想要一個女人,你還有機會取到這麼多的

女人嗎?」他也回敬我道。

  「靠,你居然回舉一反三了,看來那女人對你的影響很大,是個好現象,你比以前要聰明多了。」

  我在一旁明褒暗貶的說著。

  「老大,我說不過你,不過我可以去睡覺,老大,你今天可不要失眠,誰不知道你是沒有女人抱,

是睡不著的。」他在給我關門的時候,放肆的調侃我。

  靠,大爺我不信,沒有女人大爺我就不能活了。可玉玄子沒有說錯,的確我失眠了,沒有女人我就

是睡不好,看來我只適合做好色的采花帝王。

  就在我思索著,如何才可以微霞山莊時,就要進入夢鄉了,突然,聽到的是一陣喧鬧聲。

  「張老夫人,我家的老爺沒有虧待你們,你們為什麼要逃跑。」一群人,在我的隔壁叫囂著。

  「奶奶的,大爺我好不容易要睡著了,哪個活的不耐煩的,吵大爺的美夢。」我生氣的沖出大門,

在我面前站了一群家僕。

  年長的那位道:「哪來的臭小子,活的不耐煩了,敢管南宮家的事。」看到那群兇神惡剎的人,又

看看那對發抖的主孫倆,我氣就不打一處出。

  「你爺爺的,南宮家是什麼東西,大爺我不放在眼裡,今天的事大爺我管定了。」靠南宮家和大爺

我有仇,大爺我沒有過問,已經非常給你們家,大小姐的面子了,今天大爺我閒事管定了。

  「小子,你還不走,等著挨┅┅」那人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我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的玉玄子,

甩了兩耳光。

  「混蛋,居然敢如此的和我們老大說話,你們家的南宮老爺都沒有這個膽量。」玉玄子非常神氣的

說道。

  第四章

  「靠,南宮家的人就非常的了不起嗎?大爺我給你們家老爺的面子,讓你們離開,不要讓大爺我發

火,後果你們自己負責。」我在一邊嚴肅的說道。

  那群人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在我們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年長的家僕就將劍插向孫女,「

小姐,小心!」老婦人已經擋在那小姐的面前。

  我急忙趕過去,可是老婦已經沒有能力就活了,我暗罵自己的無能。

  「奶奶的,今天是你們先招惹大爺的,大爺我要你們付出代價。」我邪氣的看了一下,手中的劍還

在滴血的長者,他看到我的笑,有種不好的預兆。

  我給玉玄子打了個眼色,他急忙去衙門去了。

  「今天,你們一個都不能走,誰走誰就去先見閻王,不信,你們可以試一下。」我微笑的看著他們,

那群傻瓜也乖乖的沒有動,在一旁嚇傻的孫女這時才反映過來。

  「婆婆,不……不要將芯丟丟……」她語無倫次的說著。

  「小姐,我可憐的小姐,上官家唯一的命脈,我沒有能力保護你了,你將來該雜怎幺辦?」老婦傷

心的哭泣。

  我的心有些不忍的,低身道:「老夫人,你家的小姐就交給大爺我吧!大爺我不會讓人傷她的。」

  「這位少爺,你是好人,謝謝你,可是小姐的身世是江湖上的危害,她身上有著江湖上所有門派的

仇恨,當年所有的門派,為了自己的利益,將上官家全家三百多口,全部殺了,小姐因為貪玩,沒有遇

害,可是小姐也因為發燒將腦子燒壞了,和廢人沒有區別。這位少爺,你是幫不老我們家的小姐的。要

不然,你也會惹上麻煩的。」老婦人解釋的說著。

  「靠,大爺我就是不怕,南宮家是什幺東西,你就將她交給我,我保證她衣食無尤,也保證她一生

安全。」我豪氣萬丈的說道。

  「小兄弟,謝……謝……,小姐……你以後要……要聽……他的話……他以後就是你相……相公,

小姐你還記得……我說的嗎?記住……」看到老婦人走過最後一斷路。

  「婆婆,芯……芯乖……你起來……起來。」女孩用清秀的童音說著。

  我發覺了一件有趣的事,這個女孩的智商在孩童的階段。

  「讓開,官府要力行公務,不要擋著。」玉玄子帶著官府的人來了。

  「來人,將南宮家的一幹殺人犯,全部抓起來。」捕頭威風的說著,奶奶的,平常受你南宮家的氣

夠多的,大爺我這次要連本帶利的一起還給你們。

  這群人,不明白官府的人,今天為什幺敢和南宮家作對,「你們瘋了,你趕捉我們,我們老爺不會

放過你們的。」

  「哼,居然敢威脅官府,罪加一等,來呀!將他們全部都帶到官府去。」捕快一擁而上,將所有的

人都帶回了官府。

  「老大,你好威風,居然也會有發善心的時候,救了一個小女孩。」玉玄子沒有看到我身上的無尾

熊,高興的說著。

  「靠,你奶奶的,還不過來幫忙將這個女人,給大爺拉開。」我無奈的喊道。

  「對不起,老大,這是您老人家自找的,我們沒有辦法幫你。」玉玄子聳聳肩膀,微笑的離開。

  看來,他非常開心我身上有個醜女,「靠,大爺我記得了,如果你有事,你放心大爺我袖手旁觀絕

對排第一。」我發火的抱著這個低智商的女人進房。

  「少爺,這個老婦人怎幺辦,我們是客棧,還要做生意。」客棧老板小聲的對我說道。

  「靠,你爺爺的,拿去,找個上好的棺木,再買個墳地,將這位婦人葬了,明天我們要去忌拜的。」

  我掏出一張五百兩的銀票給他。

  老板一看,馬上閉口不說了,退開讓我進房。「老板,給大爺我送來熱水,大爺我要給這個女人洗

澡。」我進房後說道。

  「是,是……我馬上送來。」老板連忙下樓去吩咐。圍觀的旅客也沒有多說的進房睡覺去了。

  我進入房間後,才感覺到我懷中的女人的身材好好,那柔軟的感覺,讓我有些不捨的不想讓她從我

身上下來。

  一直到小二送來熱水,我給她洗澡開始,我才知道自己的判斷錯誤,不但是我,恐怕就連南宮家的

人,都會後悔。

  我現在懷中的佳人,有著晶瑩剃透的肌膚,絕色的容貌,就連常弄歡都不及她一分,她可愛的表情

讓我高興。可讓我生氣的是,她身上還有許多淡淡的鞭痕,我敢肯定的是,南宮家有人用鞭子打過她。

  「靠,大爺我檢到寶貝了,這真是人間極品。南宮老頭,如果知道自己失去一個絕色美女,一定會

氣死。」我哈哈的大笑。

  「相公,在笑笑,芯芯也要笑。相公也要讓芯芯開心。」這美女在一邊玩著我身上的玉佩,一邊微

笑的看著我說道。

  「你也要開心,那告訴相公,你身上的傷痕是誰打的。」我讓她自己在水中遊玩,我害怕自己控制

不了欲望,將這個絕色的極品給吃了。

  沒有想到,我一提及,美女驚慌的要往我的懷中鑽。「芯芯怕怕,相公要保護芯芯。」我有些心疼

的將她抱入懷中,「別怕,相公保護你,你告訴相公,相公幫你打他。」我一邊為她檫幹身子,一邊說

道。

  「是大少爺,他喝酒就打芯芯,芯芯好疼。」我感覺到她全身在發抖。

  「別怕,相公在這裡,相公保護你。」我的話讓佳人將我摟的更緊,我微笑的感到她對我的信任,

作為男人的雄心,讓我決定無論用什幺都將她的病,醫治好。

  「婆婆說,這個世界上,就只有相公會疼愛芯芯。」她居然會在我的胸前畫圈圈,老天,她在下去,

大爺我會犯罪的。

  「芯芯告訴相公,芯芯叫什幺。」我不能連自己老婆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芯芯,叫上官芯,婆婆喜歡叫我芯芯。」她乖乖的回答,「那相公以後,叫芯芯,芯兒,好不好。」

  我任不住在她臉上香了好幾口。

  「好,相公就叫芯兒。」她開心的說道。

  「那芯兒就睡覺好不好。」我提議的說道,佳人乖乖的點頭,她將我抱緊,睡入我的懷中。

  這一夜,我睡的非常的好,老天是公平的,讓大爺我找到一個人間的極品。

  翌日,我和佳人還在夢鄉中的時候,一個不協調的聲音將我們吵醒。

  「老大,太陽高照了,我們該起程了,老大?」玉玄子在外面要死要活的叫喊著,似乎不把我喊醒,

不罷休。

  「靠,奶奶的,你叫什幺叫,大爺我好不容易才睡個好覺,你也不用像死了娘的亂叫。」我一邊穿

衣,一邊說道。

  在我身上的上官芯似乎沒有起床的意識,「相公,幫芯兒穿衣衣。」她微笑的摟著我說。

  我邪氣的看著她,「那,芯兒親相公幾下,相公幫芯兒穿衣。」我調侃的說笑。

  「怎幺親親,是這樣嗎?」說完就像昨天我親她一樣,在我臉上香了幾口,逗得我哈哈大笑。

  「相公的好寶貝,好了,再親下去,相公都要把你當早餐吃了,我們去吃早餐好不好。」我給她穿

衣後,準備給她梳頭時,沒有想到佳人出乎意料的會梳頭。

  「相公,坐坐,芯芯要給相公梳頭。」她梳完頭,就將我拉的坐下,為我梳辮子。

  「芯兒,告訴相公,這是誰教你的。」等她梳完頭,我就把她抱坐在懷中,微笑的說道。

  「是婆婆,婆婆說要學會梳頭,幫相公梳頭。」她微笑的摟著我。

  「老大,你好了沒有,我在外面等了很長時間了。」玉玄子的聲音都不耐煩了。

  「靠,你不會先下去等呀!你爺爺的,讓大爺清靜一下,好不好。」我抱著上官芯,讓她動手開門。

  玉玄子開始沒有正眼看我,但看到我懷中的絕色佳人時,他驚訝的連眼珠都要掉下來了,「老大,

她,她是……」。

  「你奶奶的,別用那色眼將大爺我的寶貝嚇著了,芯兒,別理他,我們去吃早餐。」我抱著上官芯

從還在呆立的玉玄子身邊走過。

  如果說上官芯最吸引人的地方,莫過於她眉心的那顆朱砂痣,那如天上仙子的人間極品,從我抱她

下樓開始,就吸引了所有的人的目光。

  上官芯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似地,只是在我的懷中玩著辮子。「客官,您早上要吃些什幺,我讓人

去準備。」老板是個明白人,可以驚動官府,讓官府的人對他為命是從的人,一定是個厲害的人物,招

呼好我,絕對不是壞事。

  「芯兒告訴相公,你要吃什幺?」我微笑的看著她。

  「芯兒要吃包包,包包好吃。」她可愛的對我說道。

  「好,老板,去準備幾籠包子,還有去沏壺上好的碧螺春來。」我抱她坐下,不理會周圍豬哥,對

佳人的窺視,讓她繼續玩。

  「老大,她不會是你昨天救的那個女孩吧!」玉玄子嗓門大的將上官芯嚇的往我的懷裡鑽,全身發

抖。

  「你奶奶的,說話的聲音不能小點,你看將芯兒嚇成這樣,芯兒乖,別怕,相公在這。」我一邊斥

責這個像女人的男人,一邊哄著佳人。

  上官芯安心的坐好,摟住我的脖子,在我臉上香了幾口,「相公,芯兒的包包來了,芯兒喂相公吃

包包。」她幼稚的話語,讓所有的男人都到抽一口氣,老天,這個人間少有的極品為什幺像個白癡。

  「好,芯兒喂相公吃,不過芯兒得先吃飽了再說。」我邪氣的微笑,誰後在她晶瑩剔透的臉上香了

好幾口,逗得佳人呵呵大笑。

  「相公,好癢,呵……呵……人家要吃包包。」我邊說邊抗拒我,我微笑的將剛送上來的包子,拿

到她的面前。

  「相公,好好,芯兒喜歡相公。」她微笑的親了我幾下,那響聲讓所有的男人都歎息,玉玄子在一

旁都看不下去了。

  「老大,那幺夫妻倆節制一點,這裡是公眾場合。」他低聲說道,盡量不嚇到佳人。

  「奶奶的,要求還真多,好了,快點吃吧!還趕一天的路,明天就達到目的地了。」我將送來的茶,

遞給上官芯,她微笑的喝了幾口,後便拿起包子喂我吃,有時我會無意間將她的手含入口中吸允幾下。

  不知是生理的反映,還是她有男女間的意識,她的臉都羞紅了,「相公,喝茶,好喝。」她將茶杯

送到我的唇邊,讓我喝。

  我也聽話的喝著茶,夫妻恩愛的程度,讓在場的所有男人,錘胸頓足,後悔為什幺不早點出頭,這

幺美的仙子,白白送給了別人。

  我們吃完後,在老板的指引下,忌拜了上官芯的奶娘,「奶娘,你放心,大爺我雖然是無賴,但是

對女人大爺說話算數的,我會好好的疼愛芯兒的。」說完看了看身邊緊抱著我不放的上官芯。

  「芯兒,和婆婆說再見,婆婆睡著了。」我微笑的看著她。

  「婆婆睡睡,芯兒,相公疼,相公好好,幫芯兒穿衣衣,芯兒聽話幫相公梳辮子。」上官芯的話,

讓玉玄子一頭霧水,奇怪的看著我。

  「靠,你真是笨蛋,她的意思是,要奶娘安歇,現在有我疼愛她,她會做一個妻子該做的事。」我

翻譯著上官芯的話,給他聽。

  玉玄子明白的點頭,「老大,你真是厲害,這幺難懂的話,你也聽的懂。」他略帶佩服的語氣說道。

  「靠,這叫心有靈犀一點通,等處理完莫玲瓏的事後,我就將她的病醫治好。」我眼中帶著疼愛說

著,隨後抱她上馬,趕到建昌府的微霞山莊。

贊助網站: 東鑽螺絲 - 電腦螺絲 A44318556788 尅栁機械螺絲、鐵板螺絲、六角螺絲、特殊螺絲、電腦螺絲、多沖程件及車床件等。 www.tuts.com.tw

  第五章

  就在我處理建昌府微霞山莊的事情後,趕會紫軒閣的時候,在另一邊的南宮世家,發生了一陣騷動。

  「你說什幺?官府將朱義他們關壓了,說他們殺了人。難道官府不知道他們是南宮家的人嗎?」南

宮太極大怒的對著來人說道。

  「老爺,我們說了,可官府的人說,這次他們得得罪的是難以對付的人,就連衙門的捕快都說公事

公辦,南宮世家再有勢力,也比不上京城皇帝身邊的勢力,所以這次他們要被發配邊疆。」下人按照原

話帶回。

  「那個侍衛,有如此大的權力,連官府的人都要禮讓他。」南宮太極氣的不住的拍著桌子。

  「爹,你別生這幺大的氣,上官家早就沒有人支撐了,那個白癡醜女有什幺本事,能翻動整個江湖。」

  小太歲南宮雲一邊喝著茶,一邊說道,看他的樣,一副毫不將下人的生死放在眼裡的表情,讓下人

覺得可惡。

  「對呀!老爺,別生氣,可能是朱義他們殺了人,那個侍衛有些看不入眼,所以管了。」南宮太極

身邊的二夫人說道。

  「你們知道什幺?王明告訴我,那個侍衛是誰。」南宮太極雖然沒有生氣,但是還有些擔心,當年

龍雲堡的事,就是他一人策劃的,上官芯不死,那可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回老爺,是恭親王身邊的侍衛叫玉玄子,官府的人說,他手上拿著皇上交給恭親王帶天巡遊的令

牌,所以官府公事公辦。還希望南宮家以後不要胡亂殺人。」王明小聲說道,生怕引起老爺的怒火。

  「那個恭親王是個什幺東西,居然如此的得到皇上的信任。」南宮二夫人,毫不將我放在眼裡的說

道。

  「你這婦人,知道什幺,恭親王是當今皇上的親弟弟,是推舉當今帝王的第一人,就連當年全傾朝

野的和紳都被他拉下臺,滿門抄斬,原因是為他的嶽父報仇,你敢罵他,你想讓南宮家滿門抄斬呀?」

  南宮太極斥責道。

  「爹,那個人不是很好色嗎?送幾個女人去不就行了。」南宮雲非常拽的說道。

  「你小子說的容易,一般貨色他會放在眼中,你想有誰的姿色可以超過常弄歡或是何向晚,就連她

們都是未來王妃的人選,光送一般女人,只會惹人家笑話。」南宮太極感歎的說道。

  「爹,你說什幺,何向晚和常弄歡都是那個好色男人的女人,她們可是你未來兒媳婦的人選。」南

宮雲坐正了看著南宮太極說道。

  「你小子,別做美夢了,你可以和那個混混王爺比,他雖然好色,可並不代表才智不行,可以讓何

向晚看上眼的人一定個非常有才能的人。」南宮太極數落他道。

  「爹,你也不要小看你的兒子,將來南宮家一定在我的手上更加發揚光大。」南宮雲得意的說道。

  「老爺,如果將冰雪送他做王妃,你說他會不會動心,冰雪是個美麗脫俗的女子。」南宮二夫人說

著。

  「這詩歌好辦法,冰雪也到了出嫁的年齡了。」南宮太極在一邊點頭表示贊同。

  「爹,女兒不嫁。」南宮冰雪不知何時出現在大廳,她如冰山上的雪蓮一樣,冷艷非常,身邊還有

一個眼中永遠閃爍著亮光的脫俗女子,兩人的容貌部分伯仲,氣質也對等,不愧為武當掌門之女童雲月,

外號「解雨仙子」

  「冰雪,你也不小了,……」南宮二夫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南宮冰雪聲音,「二娘,冰雪的

終身,冰雪自有主張,不勞二娘操心,爹也不要管女兒的事。」聲音冰的讓人害怕。

  「老爺……」南宮二夫人求助南宮太極,南宮太極知道他女兒的聰慧,更何況她身邊還有個童雲月,

是個懂得讀心術的女子,他不能逼得太急。

  「女兒,你不願意就算了,你今天又出去到哪裡遊玩了。你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去紫軒閣了。聽說恭

親王將那裡變成了第二個王府,裡面的女子很有可能都是恭親王妃了。」南宮太極「無意」的說道。

  「爹,如果向晚知道你如此的說她,她會和南宮家翻臉的。」南宮冰雪面無表情的說道。

  「爹也是聽江湖上的閒言閒語,你有時間去找何閣主聊天,不要每天想著武學,你的武功已經很高

了,就連爹都不是你的對手了。」南宮太極面無表情的說道,可他的心中非常的氣憤、嫉妒,自己的女

兒會超過他。

  「爹,女兒在厲害也只是和聽雨不相上下,她的厲害程度,女兒有些還沒有見識到。」南宮冰雪潑

他冷水說道,「女兒,今天就是去紫軒閣的,現在只是給爹說一聲。」

  「那你就去吧!替爹向聽雨道歉,上次不小心侮辱了慕容家,讓聽雨發火了,她的功力增長的好快,

爹都招架不住了。」南宮太極假做好人的說道。

  聽到爹的話,南宮冰雪著實吃了一驚,能讓爹注意的人沒有多少,聽雨居然引起他的注意,還故意

挑釁,看難事情並不是如此的簡單。

  「爹,放心,女兒會給聽雨道歉的,爹還有事吩咐嗎?沒有女兒就去了。」話一說完就轉身離開,

毫不給南宮太極的面子。

  「老爺,你看她……她也太目無尊長了。」南宮二夫人撒嬌的說道。

  「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冰雪的性子,如果不是她正在改造我的迷離劍法,我也不會讓她如此的囂

張,放肆的。」南宮太極望向自己女兒的眼光中閃過殺機。

  「冰姐姐,你剛才惹你爹生氣了。」童雲月和南宮冰雪上車後說道。

  「我知道,要不是為了娘,我才不希望有他這個爹,對上官家如此的狠心不說,居然還拿自己的女

兒做買賣,他不是我爹。」南宮冰雪眼中更加冰冷了。

  「芯妹好可憐,本來已經很傻了,現在還要在外面受苦。」童雲月歎息說道。

  「不對,芯妹在外面也要比在南宮家好,至少不用挨鞭子,我都不敢讓她看到鞭子,如果早知道她

被我弟弟打,我一定救她。」南宮冰雪眼中閃著羞愧。

  「冰雪姐姐,不要內疚了,我們要向晚派人去找,我想很快就會有消息了的。」童雲月非常明智的

說道。

  「小月,你真的很聰明,就連我心中向的你都知道。」南宮冰雪眼中帶有柔和。

  當年上官、南宮、慕容三大世家是世交,每年都會聚在一塊,三大家的小姐自然玩在一塊,當年最

漂亮的不是排在絕艷榜上的南宮冰雪、慕容聽雨,而是上官芯,雖然她比她們都要小,但是她的清秀脫

俗的確讓人心動,在加上她非常的聰明,具有過目不忘的本領,什幺東西她都一學就會。

  可天不從人願,在上官芯十歲的時候,龍雲堡一夜之間在江湖上除名,而慕容家的大家長也在同一

時間死去,三大世家一下就失去了兩個,所以再就沒有交往了,上官芯也因為十二歲時候的一場大雨燒

壞了腦子,來到南宮家,像個傻子一樣,往昔的容貌也不復存在。

  但是在三個女孩的心中,她們永遠是好友,童年時的友愛是任何東西無可以取代的。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一【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一【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二【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二【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三【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三【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四【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四【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五【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五【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六【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六【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七【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七【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八【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八【下】



















0.016324996948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