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遠古的封印7-10(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七章 禁斷美母


  「壞孩子,是誰教你的阿。看來要好好調教調教你了。」蒂娜對著少女說著

  「我不叫壞孩子,我的名字叫恩雅,還有,我只有媽媽,我不知道你是誰,
我要走了。」少女恩雅,邊舔著不停扭動掙紮的黑蛇,冷冷的道著。

  「好吧,既然你要走,我也不能攔妳,但是你傷害我2隻小寵物,她們很不
甘心呢。」蒂娜有意提起。

  「誰叫她們要惹我,惹火我的人不會有好下場。」說著恩雅一口將黑蛇吞了
下去,讓雷雅連接合的機會都沒有。


  「妳....可惡阿...看我怎麼修理妳。」雷雅看見自己的下體被吃掉
憤憤的衝上前去。

  雷雅手上產生猛烈的火焰,化成數10道火蛇直撲恩雅,誓要為自己出一口
怨氣。只見恩雅淡淡的笑了一下,手指一劃,也是數10道火蛇,力道,速度都
跟雷雅一模一樣。

  火蛇們在空氣中互相撞擊,產生爆炸,極高的溫度讓整間房間都瞬間化為灰
燼,要不是有蒂娜的結界保護,這裡保證被炸成一個大洞。

  雷雅不死心,雙手結成手印,在空氣中畫出立體咒圈,並且吸引所有地獄業
火聚集,她絕對要這個小妮子好看。

  「妳這個小妮子,不給你教訓是不行的,究極死黑火焰地獄。」恩雅身邊被
包圍了一圈咒圈,她已經無法躲避這一擊。瞬間,咒圈釋放出能量,猛烈的黑色
火焰釋放了出來,火焰直接衝上結界頂端,突破結界將整座城堡毀滅了,身處破
壞正中央的恩雅能存活著嗎?


  在城堡殘骸中升起3個光球,蒂娜,雷雅,莉莉絲張開防禦環從地底下安然
出現。

  「雷雅,你會不會太用力了一些,你看看,我的城堡都被妳弄成這副模樣,
真是麻煩。」蒂娜似乎不擔心恩雅的安危,反而煩惱自己的城堡被破壞。

  「主人,我太生氣了,這個小妮子竟然將我的黑蟒扯斷,還吃了下去。」雷
雅憤怒不平的說著。


  「算了,下次小心,看來我們要先去別的宮殿了。」蒂娜哀怨的說著。


  「主人,那個少女了,她不是你女兒嗎,就不管她了嗎?」莉莉絲擔心的說
著。

  「莉莉絲,她已經被我的火焰燒死了,不用管她了。」雷雅得意的說著。

  才一說完,少女已經閃進雷雅的背後,冷冷的漂浮在空中。這次她的手直接
穿刺過雷雅的胸口,穿過去的手掌上抓著還在跳動的心臟。

  「咳....咳......妳什麼時候....。」雷雅一邊吐著血,一
邊吃驚的看著這恐怖的少女。

  「喂,恩雅,別再玩了,你會把我的寵物玩死的。」眼看著雷雅心臟就要被
抓破蒂娜也不禁皺起眉頭。

  「這樣好了,這個寵物先借給你用,你可以好好的處罰她,可是不能把她玩
死,這樣子可以了吧。」蒂娜妥協的說著。


  「....................嗯,就給我當玩具吧。」恩
雅想了一會,放開了手,從雷雅體內抽了出來。

  「多謝主人不殺之恩。」雷雅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連忙向恩雅道歉。


  「我的玩具,跟我來。」恩雅冷冷的叫著她的玩具。接著就消失在地獄之中


  「主人,這樣子好嗎?」莉莉絲很擔心的說著。

  「呵呵,放心,她只是去找媽媽..何況,這世界上沒有人能夠傷害她,連
我也是。」蒂娜滿意的說著。




  恩雅坐在雷雅的肩膀上,2個人回到了人界,受到命令的雷雅飛往妖精聖域
。夜晚中,雷雅張開結界,快速的移動著,沒有任何守衛發現她們2人的入侵。
她們直接來到最中央的女王宮殿。

  「喂,妳叫什麼名字。」恩雅甜甜的像小孩子一般說著。

  「我的名字叫雷雅。」

  「嗯!雷雅,我是恩雅你是雷雅,哈哈,好玩..以後妳就是我的,別人都
不能搶走。」恩雅強烈的佔有慾望表現無遺。

  「雷雅,我現在要去見媽媽,你會嚇壞媽媽的,媽媽身體不好,你可不可以
變成好看一點。」恩雅看著雷雅撒嬌的說。

  「恩」雷雅跟著便回妖精的樣子。

  「好我們去見媽媽,走吧。」恩雅很開心的要回去媽媽的身邊。

  恩雅感應著母親的氣息,很快找到芙蓉的房間,一口氣衝了進去。


  「媽媽,人家好想你喔,媽媽...」恩雅直接衝向芙蓉的懷裡,像是小孩
子一樣撒嬌。

  「你是.....」芙蓉不敢相信自己的孩子會回到她身邊,母性的本能告
訴她,懷中的小孩就是她的親生女兒,不敢相信黑暗救世主會讓她回來。趕緊抱
在懷裡,親吻著她。

  「小恩雅,妳回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媽媽好想你,媽媽好擔心妳的安
危。」芙蓉太感動了,激動的哭起來。

  2人緊緊的互相抱著,似乎分隔許多年了。

  「媽媽實在不忍心傷害妳,所以才將你封印在水晶裡,你要知道媽媽的苦心
。」芙蓉一邊哭泣,一邊告訴恩雅她的苦衷。

  「媽媽,恩雅就是回來報答妳的啊。」恩雅說著同時,雙眼又透出淡紫色的
光芒。

  恩雅將自己的嘴直接撲上芙蓉嘴,親吻了起來,親吻的同時,因為血緣相同
恩雅利用這一點,將芙蓉的精氣都吸走,讓她沒有反抗的能力。

  「恩雅妳..妳...」芙蓉不敢相信恩雅會如此對她,利用它沒有戒心的
時候對她下手。說完,便無力的倒在地上。

  「媽媽,妳以前每天都在我面前自慰著,還不時將你的淫水塗抹在水晶上,
那些淫水都被我吸收了,你是不是還在幻想著那隻蠱蟲啊。真是淫蕩的媽媽,害
我看的身體都熱起來,妳卻又不讓我自由,今天,我就來報答妳,讓你舒服一下
。」恩雅不懷好意的說著。

  恩雅開始將芙蓉的衣服退去,看著芙蓉成熟的身軀,小手熟練的來回撫摸著
芙蓉,她知道芙蓉身上的每一個敏感之處,她已經看了不知道多少次母親的自慰
表演,光是一隻手就讓芙蓉的身體狂熱了起來。

  恩雅的舌頭也沒有放過的機會,就在兩手各自玩弄芙蓉的身體時候,恩雅的
舌尖,不停在芙蓉她的乳尖上舔弄著,像是要把她的靈魂勾出來一樣,而且恩雅
也不是單調地舔弄乳尖,她還輕輕的咬了乳尖吸食著母親的母奶。令芙蓉痛得來
產生出的快感,卻是又搔不著癢處。

  恩雅像是天真無邪的少女,貪婪的玩弄著芙蓉美麗的身體,不時輕捏,不時
舔弄,輕輕拉扯芙蓉的頭髮,用舌頭舔著芙蓉的耳根,順著嫩白的脖子,細緻的
美背,堅挺的豐臀,修長的雙腳,芙蓉的全身都被恩雅的小舌頭,一吋一吋舔過


  一開始芙蓉還不為所動,但是恩雅刺激的全都是她的敏感之處,但是在女兒
面前又怎能叫出聲音,咬緊牙關,怎麼都不能淫叫出來。

  恩雅開始覺得無趣了,以往媽媽自慰的時候都是很快就開始呻吟起來,怎麼
如今卻不發一響。

  「討厭的媽媽,好,你不想叫,我偏偏要妳叫出來,哼。」恩雅怨怨的瞪著
芙蓉。

  芙蓉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兒竟然是如此的怨恨自己,她在心裡雖然早有接受
懲罰的準備,但是卻萬萬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兒是如此痛恨自己,她開始在後悔,
當初又為何要如此對待她,雖然她是黑暗救世主的女兒,但也是自己身上的一塊
肉,又怎能如此慘忍的對待她,心中只有無比的悔恨。

  恩雅將自己的手指咬破,流出了紅色的血液,她用自己的血在芙蓉的小腹上
畫出了一些莫名的符文,連芙蓉都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恩雅默默的唸著咒語,身
體不停發出紫色的光芒,接著,芙蓉的身體也開始發出同樣的紫光。

  「恩雅,不要,停下來,媽媽很愛妳的,求求妳,停下來...。」芙蓉雖
然不知道恩雅要對她做什麼,但是她不停的表達她對恩雅的愛與悔恨。

  「來不及了,妳怎麼求我都是沒有用的,既然你是不乖的玩具,我就要好好
懲罰妳。」恩雅恢復冰冷的表情,準備要懲罰她的玩具。

  一個手勢,一個動作,恩雅在這房間外佈下了重重的結界,她不希望在懲罰
遊戲中有任何幹擾。現在她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開始。

  「哼,這就是你不聽話的代價。接受恩雅的懲罰吧。」恩雅雙手壓在芙蓉小
腹符文上,不停灌入紫色的魔氣。


  「恩恩...好難過...恩雅...停止,恩雅...我是你媽媽阿..
恩雅...停阿...媽媽好難過..。」芙蓉十分痛苦的向恩雅說著

  芙蓉身上的妖精之氣逐漸被恩雅所灌輸的魔氣驅逐,吞食。芙蓉的身體無法
承受這2股氣在體內不停消長,血管浮現在芙蓉的臉上,以及全身,她十分的痛
苦。

  這過程持續了2個小時,芙蓉也痛苦了2個小時,妖精銀色的頭髮卻轉變成
紫色,小腹上的符文像是有生命的向四面擴展,侵蝕著芙蓉的皮膚。終於,恩雅
停止灌輸的過程,她得意的站立在芙蓉的身旁。

  「哼,妳愛那之蜈蚣不喜歡我,我就把她送給你,讓你天天和那隻蜈蚣在一
起。」說著,恩雅手中聚起一個黑球,她招喚出地獄蜈蚣之王,並且用咒文強迫
將芙蓉與蜈蚣融合,因為芙蓉身上的妖精之氣已經被全數驅除,體內只有恩雅的
魔氣,這個過程十分順利。

  「嗶波..嗶波....。」

  「啊啊啊........唧唧唧......。」 

  融合的過程之中,不斷傳出血與肉被強迫分離,溶化的聲音。也伴隨著恩雅
得意的笑聲。地上滿是血淋淋的肉塊,怪物的外殼,紅色的血與綠色的血交錯著
,不時還會有血塊爆射彈到屋子的牆上。

  「呵呵,媽媽你要忍耐阿..妳絕對是我最好的玩具,呵呵呵。」
  
  這絕對是慘無人道的懲罰,蜈蚣就算了,魔物本身就有很強的生命力,當芙
蓉遭受到此一酷刑的時候意識更是清醒著,它眼看著自己的身體被魔法撕開,內
臟與怪物的血肉融合,血管.神經更是慢慢接在一起,她沒有麻醉,沒有辦法昏
迷,因為這是恩雅讓它清醒著,要她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慘忍的改造著,要她一點
一點感受到自己的轉變,要她承受無盡的痛苦。

  芙蓉的頭伸長出兩隻觸角,背後的肌肉突起,伸出無數的觸手,她的下半身
變成蜈蚣。但是恩雅並不滿足,她走到芙蓉的面前,用力將芙蓉的陰核咬掉,使
芙蓉的下體不停流出綠色的血液。

  恩雅的嘴微張,一條黑色蟒蛇爬了出來,那是雷雅被吞下的陽具,恩雅將斷
裂之處對準了芙蓉不停留出血液的下體,將牠們結合在一起。
  
  在5分鐘前,美麗成熟的妖精女王,5分鐘後女王現在正在從一團碎肉中重
新被組合著,一條一條血管,肌肉,內臟都重新聚合在一起,重新成為一個個體
。 

  現在,妖精女王是一條魔界的蜈蚣,在下體,一條黑色巨蟒還不停的噴射出
綠色精液。

  「妳這個玩具,我要妳天天都快樂的淫叫,就像妳以前在我面前做的事情一
樣,我還要懲罰妳,讓你幫我生下小孩。」

  雖然芙蓉已經和蜈蚣融合,但是在恩雅有意之下,芙蓉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她的身體是接受恩雅直接的操控,她只能感受到身體傳來的知覺,她現在只是
恩雅的大玩具罷了,什麼都不是。

  「哈哈哈,我的玩具,這裡太安靜了,我要這裡熱鬧一些,來,讓這做城裡
熱鬧起來,慶祝我的生日。」恩雅操控著芙蓉,讓她開始動作。


  芙蓉的手,不受控制的結成手印,一個巨大的黑色光球,出現了,接著,這
個光球將整座宮殿移為平地。

  整座聖域的妖精趕緊跑過來看看發生什麼事情,只見到妖精女王變成一個怪
物,在到處破壞,她的腳下採著許多守衛的屍體,不斷吶喊著。


  「吼∼∼∼∼∼吼∼∼∼∼∼吼∼∼∼∼∼。」

  芙蓉所到之處,就是一片屍體,她的手不停發出光球,破壞著建築物,虐殺
著她的子民,妖精們根本無法反抗,就算射出零星的箭矢都根本射不進芙蓉的身
體,只要是男的一律屠殺,是女的背上的觸手一把就抓起來,開始殘虐的姦淫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哀嚎聲,喘息聲,就在芙蓉的附近回盪著,芙蓉的頭腦很清醒,她知道她被
強迫做了什麼事情,殘殺子民的痛苦,姦淫少女的快感,不停的沖激著她的頭腦
。曾經是大陸上至高無上的女神,萬眾景仰的守護神,現在只是一部虐殺強姦的
機器玩具。

  在芙蓉的臉上,她的表情扭曲著,即是痛苦,即是愉快,她現在只想要有人
一箭射穿她的心臟,倒在地上死去,也不願意接受這殘忍的現實。

  恩雅在天空中,看著她心愛的母親,不,是玩具,在持續的進行一場美麗的
遊戲。
UID187940 帖子0 精華0 積分0 閱讀權限10 在線時間0 小時 註冊時間2007-8-24 最後登錄2007-8-24 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 回復 TOP


jerryr 幼兒生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8# 大 中 小 發表於 2007-2-4 10:40  只看該作者    請檢舉違規、積分獎賞 第八章
第八章  改造機器

  

  妖精的聖域-馬特卡卡,這數十萬年以來,都是妖精自豪的和平之地,美麗
和平的最後聖地,就連人類都不得不佩服。如今,茂密的森林是將人活活燒死的
墓地﹔潺潺的小溪是紅色的血酒﹔遍地草原堆積著無數的屍體。聖域已經成為一
個屠殺的刑場,一個小孩子的遊戲場。

  「吼∼∼∼吼∼∼∼吼∼∼∼。」

  怪獸的叫聲不停回盪在馬特卡卡之中,妖精們紛紛逃去,這裡已經無法成為
安居之所,這是一場夢靨,令妖精們難以忘懷的夢靨。

  

  「哈哈哈,我的好玩具,快點,在讓這裡更熱鬧,讓大家都一起跳舞,唱歌
。」在恩雅的口中,跳舞是女人被姦淫時扭曲的身體,唱歌是被屠殺時的慘叫。
她到底是純潔的少女還是恐怖的惡魔,沒人知道,她現在只想快樂的享受這一場
她所佈置的遊戲。

  「恩雅,媽媽錯了,請你原諒媽媽好嗎。啊∼∼∼∼∼啊∼∼∼∼∼。」芙
蓉一邊請求恩雅停止這場殘忍的屠殺,一邊卻要與理性戰鬥著。

  「呵呵,你做做事情就要受到懲罰,任何不聽話的人都是這個下場,何況,
媽媽妳不是也正在享受嗎。」恩雅得意的說著。

  「...........。」芙蓉已經說不出來話了,正當恩雅說完話的
同時,恩雅更加強她身體的感官,地獄般的快感強襲她的神經,每當有一條觸手
姦淫著她的子民,她的身體就更加的狂熱,觸手插入女體的感覺,射出精液的快
感,殺人的矛盾,這種種複雜的情慾感官都藉由恩雅特製的身體傳達到芙蓉的大
腦,不停地衝擊她的心靈。逐漸的她已經分不清是殺人帶給她快感,還是姦淫女
人帶給她的快感,只有一波波猛烈的快感。

  「唔.....嗯啊.....。」芙蓉低聲的喘息著。

  但是這一點點喘息卻被恩雅聽到,恩雅更是高興,「哈哈哈,媽媽果真淫蕩
阿,真是我的好玩具,哈哈哈。」


  整個聖域都化成一片火海,以往受到祝福的聖域已經是一塊廢墟了。


  「雷雅,你去把那個小孩帶過來。」恩雅手指著森林裡一個大約11歲大的
女孩,她的腳被樹壓注無法動彈。

  「是。」雷雅立刻飛往森林哩,手一揮火焰立刻消失,接著她用觸手抓著少
女非回到恩雅的身旁。

  「主人,小孩子帶回來了。」雷雅把受傷的小孩放在恩雅的前面。

  那小孩惶恐的看著芙蓉,她身體害怕的不停發抖,嚇的當場尿了出來。

  「恩,你不用害怕阿,她是我的玩具喔,等等你也會成為我的玩具阿。」恩
雅天真的對著那個女孩說著。


  那女孩直接昏過去,咚的一聲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空氣中,有著芙蓉的吼叫聲,以及恩雅甜甜的笑聲。不停的回盪在空氣中。



  「唔,這裡...是哪裡..我的頭好痛阿。」少女慢慢睜開她的眼睛,她
想要伸手糅糅自己的眼睛,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她被包覆在某樣東西裡。


  「阿哈.妳終於醒了,人家等妳好久喔,現在終於可以開始這場新的遊戲了
。」恩雅快樂的說著。

  這裡是原本的聖域中的一間房子裡,從擺設與格局,這裡以前是用來祈禱的
地方,現在成為少女的刑場。

  少女被包覆的地方竟然是芙蓉的胸前,只露出一顆頭來,身體部分都被芙蓉
給吞食了。而包覆著她的芙蓉,不停的流著眼淚,她似乎非常對不起這可憐的少
女。從芙蓉的身體裡不停傳來奇怪的聲音,而芙蓉的身體也不停的在蠕動著。
   
  少女知道她在一個怪物的身體內的時候更是絕望的哭了出來。

  「媽媽救我阿,媽媽∼∼∼∼救命阿。媽....」

   
  不久,芙蓉的身體停止了所有的動作,她的身體緩緩的從中間打開,這時候
就可以看到芙蓉的身體內。

  「赫...這...。」恐怖的樣子連雷雅都不禁嚇到了。

  芙蓉的身體內都被掏空,她的內臟早就與怪物融合而且被移動到其他的地方
,屬於原本身體的部分打開後是奇特觸手狀的生物,有的像利爪,有的像血管,
還有充滿奇特怪型的外觀,不停的在扭動,她的身體內就像一座移動的改造房,
能夠隨著恩雅的意思去改造別人。

  芙蓉的身體放開女孩之後,少女直接倒在地上,全身沾滿噁心的黏液。從外
觀看來她還是妖精,沒有任何差別。

  「喂,妳的名字叫什麼啊。」恩雅問著她。

  少女想要站起來但是卻沒有力氣,只好趴著說:「我.我叫夜月。」

  「恩,夜月,好好玩的名字,好,妳以後就是我的玩具,要乖乖聽我的話喔
。」恩雅跑過去像是摸狗一樣摸摸夜月的頭。

  「來,給你獎賞,讓你好好的享受。」恩雅指著另一邊昏倒二個妖精高興的
說著。

  夜月聽不懂什麼獎賞,也沒有力氣移動。突然之間,夜月的身體開始動起來
了,像是線偶娃娃一樣,手腳不太協調的走著,往少女的方向。她很驚訝自己的
身體會不聽使喚,好像這不屬於她的身體一樣。

  當夜月走定位的時候,夜月的手努力的拉著自己的胸部,「痛..不要..
好痛。」夜月拉到都流血了,但是雙手還是不停的拉,接著,她胸前的部位真的
打開了,地上不停留著鮮紅的血液。看到她的身體裡面的時候,她自己倒抽了一
口氣。

  「啊∼∼∼∼啊∼∼∼∼啊∼∼∼∼啊∼∼∼∼不要∼∼∼∼∼∼。」

  在夜月的的身體內是一條條噁心的觸手,上面還包覆著一層膜,像是才剛剛
新生一樣。夜月體內的觸手一接觸到外界的空氣立刻動了起來,向著一中一名妖
精衝了過去,當觸手都伸長抓住少女時,最中間的部分才顯露出來,一張巨大的
嘴,排滿4排前後的利牙,像是巨大的水蛭,當嘴往外伸出來的時候觸手們抓起
了少女送往嘴裡,一瞬間,少女的頭就被咬斷,頸部鮮血直噴,觸手們接著一點
一點將失去體溫的肉塊往中央的口裡送,不過一會,就吃光了一個人。

  夜月直想吐,但是她吐出來的是一塊塊碎肉,還有二跟手指,是她剛剛吃下
的肉塊,才一吐出來,身體內的觸手又抓起來往巨嘴裡送。

  「啊∼∼∼∼啊∼∼∼∼啊∼∼∼∼啊∼∼∼∼救命阿∼∼∼∼∼∼。」夜
月發出悽涼的慘叫聲。

  當她叫喊之中,她的一隻手自動的拉著陰唇,另一隻手伸進去拉出來一具黏
肥的觸手,那觸手還不停的吐著黏液。

  接著夜月靠近剩下的另一個少女,直接將觸手塞進少女的下體。這猛然一個
動作讓少女驚醒過來。

  「啊∼∼∼∼怪物∼∼∼∼走開走開∼∼∼∼不要啊。」當少女醒來後拚命
的叫著。

  夜月的淚水沒有停過,當自己的身體不停的朝少女挺腰將觸手深深插入時,
她的淚水不停的從臉頰上滑過。

  「對不起,對不起,嗚∼∼∼∼嗚,對不起......。」她不停的向少
女道歉著,但是身體就是不受控制不停的動作著,更恐怖的是一波波舒服的快感
直向她的腦中傳來。

  當夜月的觸手吸收過少女的體液後,夜月的身體又產生了變化,她的臀部隆
起伸長出另一個尾巴,而這尾巴則插入少女的口中,不停的灌入黏液。

  「啊∼∼∼∼怎麼會這麼舒服,啊∼∼∼∼好奇怪,啊∼∼∼∼。」夜月身
上的觸手不停傳送快感給她的頭腦,讓她墮入快感的地獄之中。之前吃人的噁心
,不舒服都消失了,反而覺得剛才的人肉好美味,抽送著的觸手傳來更是異常舒
服,她愛上這種感覺,她喜歡這種行為。

  「啊∼∼∼∼好棒∼∼∼好棒∼∼∼啊啊啊啊啊..。」

  夜月已經不是妖精了,她只是一頭淫獸,一頭恩雅的玩具。 

  當被夜月姦淫的少女昏迷之後,夜月下體的觸手開始不停的灌入精液,讓少
女的腹部微微隆了起來。夜月的觸手還特別吐出一種黏液封住少女的陰道口,不
讓精液流出。

  當完成後,夜月的觸手都回到她的身體內,她看起來就像普通的少女一般。
不久,少女的腹部慢慢漲大,表面還看的到有東西在蠕動,少女受不了又轉醒,
痛苦的呻吟著。

  「好痛...好東西在裡面,..好痛....啊∼∼∼要出來了,他們要
出來了。」

  一聲大叫中,少女生下了許多像是蚯蚓的小蟲,而且數量非常多,不停的在
到處爬著。


  當恩雅看到後,便即刻走了過來,彎下腰,抓起了一條蟲,直往口裡吞,


  「恩∼∼∼很美味的味道,來,你也嘗嘗。」說著,恩雅將一把蟲塞到夜月
的嘴哩。

  夜月根本不敢吃,但是自己的嘴卻不停的咬著,吞了下去。

  「好不好吃啊,呵呵呵....。」恩雅笑著

  夜月的身體自己動了起來,開始抓著蟲往口裡送,不停的吃起蟲來。

  而恩雅在一旁高興的一直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 

  她是絕對的惡魔,一頭恐怖的惡魔。
UID187940 帖子0 精華0 積分0 閱讀權限10 在線時間0 小時 註冊時間2007-8-24 最後登錄2007-8-24 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 回復 TOP


jerryr 幼兒生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9# 大 中 小 發表於 2007-2-4 10:40  只看該作者    請檢舉違規、積分獎賞 第九章
第九章  帕提拉雅



  恩雅帶著她的大小玩具們到處肆虐之時,還是偶有愈到抵抗,但是往往不用
幾下子就被清除掉,繼續她們的遊戲。當她們來到魯伊時這裡早就是一坐空城,
人人早就收到消息,收拾東西撤退去了。

  「真是不好玩,都沒有人了。」恩雅抱怨著說著。

  「主人不若我們繼續往下一座城走吧。」雷雅提議著。

  「啊∼∼∼∼快點找到玩具給我玩,媽媽跟夜月也很無聊了。」恩雅回頭說
著。

  此時她們二人各自抓著女人在享用著。

  「啊∼∼∼∼∼好棒好棒∼∼∼∼喔喔∼∼∼∼∼。」

  被她們捕捉來的獵物都會落入危險的快感。


  「你們這些妖魔邪道,快離開我們的城堡。」一個守城的士兵對著恩雅一群人
胡亂射出一堆弓矢,想說可以讓她們受點傷。



  雷雅不為所動,反正這一點小玩藝沒什麼用殺傷力。

  「唔....。」正雷雅這麼想的時候,恩雅胸口中了一箭,倒在地上,鮮血
不停直流。

  芙蓉見狀,潛藏的母性發揮,立刻一個轉身,用尾部射出了毒液,將那名弓手
給溶化掉。

  恩雅倒在血泊之中,失去了知覺,任誰都喚不醒。  


  

  轉回地獄之中,蒂娜正在與莉莉絲纏綿在一起。

  「嘿嘿,你這個女人真是淫蕩,自從被恩雅打傷過就更是需求無度了。」蒂娜
坐在椅子上說著。


  「恩∼∼∼∼沒辦法,誰叫你女兒把我弄傷了,你要補償我一些。」說著莉莉
絲又含起蒂娜的陽具,想要擠出一點養份。


  「恩∼∼好..你好好接著...唔....。」蒂娜在莉莉絲的口中射出滿
滿的精液,而莉莉絲當然照單全收,吞了下去。

  「恩...還是你的好喝...恩..再來...。」正當莉莉絲意猶未盡時
雷亞抱著恩亞回來了。

  「恩...怎麼回事..。」蒂娜看到渾身是血的恩雅十分吃驚。

  「報告主人,.....。」雷雅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通通說出來。

  「原來我可愛的芙蓉也在這裡阿,等等在好好跟你相處,先解決這裡的問題。」
蒂娜走靠近恩雅,看著她的臉,摸摸她的身體。

  「今天是她蛻變之時,正處於虛弱,又剛好中了一箭,這傷口不容易好了。」蒂
娜很無力的說著。

  蒂娜拿出她的弓,將鑲在弓柄上的封印水晶取了下來,將那水晶放入恩雅的傷口
之中,瞬間,恩雅的傷口與水晶融合在一起。


  「我的精神雖然得以釋放寄宿於這個少女的身體,但是我的肉體卻永遠無法獲得
自由,都怪當年那個神,搞出一個名堂將我封印,使得現在的我力量只有一成,這個
小妮子因為吸收了芙蓉全部力量轉換成自己的力量,也有相當於我的八成魔力,現在
能夠幫她的就看她是否有能力吸收掉我的本體以及封印我的傢夥。」

  蒂娜才一說完,恩雅的身體就不停散發出金色的光芒,這一道光芒讓在場所有人
都非常難過。

  「可惡,那個封印力量太大了,恩雅輸給她了。」蒂娜後悔的說著。

  恩雅在金色的光芒之中,背後伸展出六對潔白的羽翼,活像是一個天使一般,散
發出不可直視的光耀。

  她身上不停散發出強大的靈氣,這靈氣不停腐蝕著莉莉絲,雷雅等人,只有蒂娜
設下結界,保護自己。

  靈氣不停的淨化眾人,但是芙蓉跟夜月就沒這麼好了,她們已經是完完全全的妖
魔,只有被靈氣衝擊消散的份,夜月首當其衝,整個人都消失了,而芙蓉的半身都被
靈氣消去,她也慢慢受不了了,在眼角流出解脫的淚水。

  蒂娜根本無法靠近其他人,她自保都沒有辦法。

  「可惡的傢夥,難道今天注定亡命於自己的女兒嗎。」蒂娜十分吃力的說著。

  莉莉絲與雷亞是屬於受到汙染者,身上還是有許多屬於原本的部分,如今屬於魔
性的肉體都幾乎被打散,只剩下最後一些部位,就要化為原本的模樣。

  「喂,死小孩,你在躲什麼。」岸和田得意的站在蒂娜身旁笑著。

  「死老頭,你又不是惡魔,不了解這種問題啦。」蒂娜氣著回答。

  「去..這點小問題。」岸和田走向房間的一旁,拉下了牆壁上的機關。


  地獄開始震動,地獄與地獄間的分隔點紛紛打開,源源不絕的魔氣直衝恩雅的身
上,正邪本不二立,魔氣被靈氣吸引,往恩雅的身體內直衝,金色的光芒立刻被壓制
住,演變成魔氣與靈氣的對抗。


  隨著魔氣的入侵,恩雅身後羽翼從潔白的六對變成三對黑三對白,彼此將持不下
。這時只要有一方稍稍為鬆懈就會立刻輸掉,這是一場魔界與天界的戰鬥,輸的一方
將會墬入永遠的失敗之中。

  這場正邪之爭,忽然停止了,恩雅身上還是散發的令人不可直視的金光,卻也帶
著邪惡的氣息,正邪互存?!

  不,不正邪永不共容,就如油與水是劃分的清清楚楚,到底是哪一方獲勝。恩雅
的甦醒帶給我們答案。

  到底這裡是魔界,邪惡的部分會有佔到地利嗎?現在的恩雅完成了蛻變的儀式,
她的右手佈滿符文,散發出陣陣的邪氣,左手則覆有潔白的羽毛,不停有一道道光穿
梭著。胸前的水晶分裂呈月牙型的二塊,表示出正邪的分裂。

  恩雅睜開了雙眼,一眼是金色,一眼是紫色,而屬於妖精銀色的長髮在空中飄蕩
漾著。

  蒂娜一時也分不清楚,危險性太高了,也不敢輕舉妄動。

  只有岸和田不顧死活的走向前去,「呵呵,完美,完美,老子我從未看過這麼完
美的身體,太美麗太.....」話還沒說完,恩雅左手一揮,老頭子就被徹底淨化
了。

  「可惡..可惡..。」蒂娜一看事情不妙,想要抽身而去。

  但是還未動之前,恩雅卻伸出她的右手,牽制住蒂娜,將蒂娜拉到她的身旁。

  「你..你到底是哪一方的...。」蒂娜很難過的說著。

  恩雅也不說話,將蒂娜牢牢的固定在空中,伸出屬於魔性的右手,抓著蒂娜的陽
具。

  「唔,你想要做什麼,可惡....。」蒂娜想要反抗,卻無奈剛才魔界的魔氣
都被恩雅吸收殆盡,她也失去大半的力量。

  恩雅的手握在蒂娜陽具的底部,卻也奇怪,陽具慢慢的與蒂娜分了開來,又恢復
成原來的模樣,底部的根鬚不停的在空氣中搖晃著。

  而蒂娜失去了魔莖的附著,咚的一聲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恩雅手上握著魔莖,用小嘴一點一點的舔著,她仔細的舔著每一部分,最後更用
自己口含弄了起來,魔莖在她的小嘴裡一進一出的,沾滿她的唾液,顯得十分光亮,
當恩雅覺得可以的時候,她停止了動作,含情脈脈的看著著條魔莖,曾經屬於她父親
的陽具。

  恩雅將魔莖導入自己的下體,用龜頭的部分不停的刺激花瓣,在小小的陰核上不
斷磨擦,淫水將魔莖濕潤的生氣十足,根鬚立刻伸出觸手,刺激著恩雅的菊蕾,小心
的探弄著。

  「嗯∼∼∼∼嗯∼∼∼。」恩雅用牙齒咬著小指頭,發出輕微的吭聲。

  當恩雅感到舒暢的時候,右手並沒有動著,魔莖立刻伸長出更多觸手,逗弄著恩
雅的陰核,盤住了雙腿並且向上延伸愛撫平坦的小腹,揉捏著雙乳並且挑逗乳尖讓恩
雅的身體獲得更多的刺激。

  「啊啊啊∼∼∼∼喔∼∼∼∼喔∼∼∼。」恩雅被挑逗的開始喘息著。

  魔莖開始一點一點的抵入恩雅的花徑之中,屬於父親的部分開始要征服美麗的女
兒,魔莖也不禁開始抖動,當遇上了阻礙之時,魔莖停了下來,慢慢的轉動,並且更
加的刺激恩雅,恩雅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她將右手撥開自己的花瓣,意示著魔莖可以
開始這個重要的過程。

  一個突刺,魔莖深深的進入恩雅的身體內,整具魔莖都進入恩雅的花徑之中,開
始不停的蠕動。

  「爸爸∼∼∼爸爸∼∼∼,嗯嗯∼∼∼∼啊嗯嗯∼∼∼∼啊∼∼∼。」恩雅忍不
住開始呻吟著。

  恩雅的雙腿緊緊的夾住,希望屬於爸爸的部分深深的進入自己的體內,而魔莖也
在恩雅體蠕動著,從她的小腹可以明顯的看到魔莖移動的樣子,魔莖的動作完全是在
給予恩雅最多的快感,粗糙的莖皮摩擦著恩雅的內璧,龜頭更抵著花心不停射出精液
讓恩雅一直處於高潮的階段,根鬚的觸手也不停的給予恩雅身體上的愛撫,刺激。

  「啊啊啊啊∼∼∼∼∼好棒,好棒∼∼∼∼來了來了∼∼∼∼∼。」

  在一連串的刺激之下,恩雅最終的高潮終於來了,她的雙腿緊緊的夾著,子宮跟
著收縮,讓魔莖直深入最舒服的位置。

  而魔莖也在恩雅的身體內注入滿滿的精液,不停的從恩雅的下體伴隨著愛液流出
。根鬚的觸手也在恩雅的身體上射滿了綠色的精液,讓她看起來無比妖艷。

  這場亂倫性愛,終於結束了。而魔莖還不停的用觸手愛撫著恩雅,像是在稱讚她
一樣,而恩雅因為高潮還不停的抽動著身體。

  魔莖不因為恩雅的高潮而停止動作,牠繼續蠕動著身體,並且在根鬚部位長出一
根特別粗大的觸手插入恩雅的菊蕾之中,又開始不停的抽動著恩雅,這一波波高潮又
直襲恩雅而來。

 「嗯嗯嗯嗯∼∼∼∼啊∼∼∼∼哈啊....哈啊....。」

  魔莖似乎不給恩雅休息,不停的給恩雅刺激。

 「爸爸∼∼∼爸爸∼∼∼哈啊∼∼∼∼啊嗯∼∼∼∼喔喔喔∼∼∼。」    

  連續的高潮讓恩雅幾乎昏了過去,而這也讓魔莖獲得一個好機會,原本在愛撫恩
雅身體的觸手逐漸跟恩雅的身體融合在一起,但是還是不停的撫摸著恩雅,而魔莖本
身開始侵占恩雅的子宮,藉由不停的灌入精液,以及高潮,恩雅的身體不停的被魔莖
侵占。

  「啊啊啊啊∼∼∼∼∼出來了,出來了∼∼∼∼喔喔∼∼∼∼。」

  這一聲高潮聲,魔莖幾乎要貫穿恩雅的身體,而恩雅的身體也被魔莖完全侵占,
魔莖全數沒入恩雅的子宮之中,棲息在子宮裡,藉以控制她。

  「呵呵呵,我的乖女兒給了我這麼幫的身體,真是好阿,哈哈哈。」

  恩雅的下體之中伸出許多觸手在慶祝著自己的勝利,而一之巨大的魔莖也從其
中挺立出來,不停的抖動,噴射著精液。

  「這身體真是敏感阿,比寄宿在他母親的身體中還要舒服。」被魔莖控制的恩
雅用手不停的撫摸粗大的魔莖,而且不斷的喝著魔莖射出來的精液。

  正當魔莖十分得意的時候,他用了恩雅的左手一起抓著魔莖。這時候恩雅的左
手發出了猛烈的光芒。

  「怎麼回事,這股力量,這股力量是....可惡...我被暗算了...我
恨阿..我恨我的女兒,我要詛咒她....我要詛咒她....。」接著,一道
金色的靈氣包腹著魔氣從恩雅的子宮內升起來,不停扭動,縮小,縮小,直到變成
一顆黑色的水晶球。

  恩雅繼續舔弄著魔莖,還不停發出聲音,直到魔莖射出精液為止。恩雅�起頭
來時,口中的精液還不停留出。

  「哈哈哈,我怎麼有這麼愚笨的父親,難怪你當年會被封印。我就是知道你一
定會利用我的身體復活,才會故意讓你侵占我的意識,讓你佔有我的身體。」恩雅
得意的說。

  「你根本不知道我的用意。那顆水晶內還是有天使封印的力量,只是暫時被我
鎮壓,我倆本身是不相上下的。我只好利用你侵占我的同時,還不知道要去鎮壓她
的瞬間讓她甦醒,她的能力只能封印一個人,而當時你又是這個身體內最強大的精
神體,他當然找你了。現在你又被封印了,唯一可以讓你復活的東西又在我這,也
謝謝你給了我這麼棒的禮物,我一定會好好的用的。哈哈哈...」恩雅一邊讓已
經屬於自己的魔莖射出精液,一邊高興的說著。
 
  恩亞想要永除後患,他利用天使的能力開啟了宇宙監獄之門,這是神專門用來
關住他難纏敵人的地方,只要神的精神不滅,這地方永遠只進不出,現在,恩雅將
水晶撿了起來,輕輕一推,那水晶就永遠被放逐在宇宙的邊緣,永遠永遠。歡送他
的只有恩雅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十章  亂倫饗宴


  

  恩雅又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體,如今,這個身體吸收來自母親的力量,也完全
吸取了封印水晶中恩雅父親與封印者的力量。她的力量已經足以創造一個小型宇宙
,世界上難以尋找足以與他匹敵的力量,經過她最虛弱的蛻變期,恩雅已經是三界
中唯一可以與神相互分庭抵抗之者。

  她右手擁有統領地獄3千億大軍之能,左手有抵禦無數天使軍團的力量,身體
內更是吸收著妖精與淫魔的終極力量。這完美的身軀,冷艷的臉孔,配上銀色的長
髮﹔身材玲瓏有緻,動感十足﹔緊實的肌膚,充滿著年輕的活力,唯一不相配的就
是下體不斷擺動的觸手,以及其中巨大無比的魔莖,那魔莖看起來比附著在蒂娜身
上時還要巨大,深黑色的莖皮,黑紫色的龜頭,在嫩白的皮膚陪襯下更加明顯。  

  恩雅才剛剛吸收到這些力量,身體還無法完全應用,她需要好好的將這些衝突
的力量們相互融合,產生新的一股力量,這股力量將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強大,
萬一出了差錯,後果更是不得了。

  她必須小心翼翼的完成每一個過程,首先,她看著倒在地上的四個人,她必須
都把她們安置好來,蒂娜與雷雅被關入結界製成的球體,讓她們在裡面沈睡著。至
於莉莉絲與芙蓉,恩雅做了一個特別的安排。

  因為芙蓉的身體百分之九十都被轉生時的靈氣衝擊潰散,她必須幫她重新再生
出一個軀體,恩雅先將芙蓉與莉莉絲包覆在力量製成的結界,將魔氣包圍著芙蓉的
頸部以上完整部位,利用魔氣化為絲狀,將芙蓉寄生於莉莉絲的肉體內,吸收著莉
莉絲的養分,自己也將過多的力量灌在結界之上,給予芙蓉重生時需要的力量。

  當一切都安排好了,她在自己的身旁建立數百道結界,以防止外來的力量。其
實數十道結界早已足夠,但是這個過程對恩雅無比重要,他寧可多花些心思來保護
自己,也不願意有一點閃失。

  結界立好之時,恩雅用六對羽翼慢慢的將自己的身軀包覆成球體狀,不停的閃
耀著紫色光芒。等待她破繭而出之時,也就是她掌握世界的時刻。

  當妖精聖域被破壞之時,妖精與人類意識到她們團結的時刻又來臨了,彼此的
分歧與不合都暫時忘卻放在一旁,團結共同面臨這空前的危機。

  因為恩雅轉身過程中破壞魔界之間的微妙平衡,使得魔界開始產生更多扭曲,
讓人界與魔界有更多契合點,藉由契合點魔物們紛紛竄入人界到處為患。

  人類與妖精們的共同防禦讓做亂的惡魔們無法四處囂張,牠們群龍無首的胡亂
破壞,但是卻無法佔領任何一做城池,改在城外的森林,夜晚做亂。而人類與妖精
知道這些魔物屬於各自小團體,只要一一擊破便可以消除危機,因此人類與妖精組
合成討伐軍團,在各地消滅這些危亂的群妖們。

  人間還是一片混亂,在戰火之中,艱苦的過著生活,並且向上天祈禱,和平終
將會重返於人間。人們從不停止停祈禱,因為,這是弱小的人們能夠做的事情。

  戰火紛擾,過去了半年,人類與妖精組合成的討伐軍團也慢慢形成二大集團,
一是由人類大神官蔻妮帶領人類軍團,而另一則是以妖精聖女蓓拉爾為首的妖精軍
團,二軍團雖說是反抗魔物的軍團,但還是逐漸分化,各自為政,沒有辦法團結一
致。但是對於討伐魔物們卻是沒有多大影響。而魔物們慢慢抓到魔界與人界分裂的
時機,改利用短暫的時機到人界破壞,伺機再返回魔界。這讓各軍團傷透腦筋,只
好在分成各小隊守護定點。



  這一天,一如往常,人類與妖魔們還是持續戰鬥著,天地一樣運行,太陽還是
東昇西落。只有月亮,是異常的紅,如同鮮血一般的紅,高高的懸掛在夜空之中。


  魔界裡不停傳來陣陣陰嚎,每個魔物都很興奮的聚集在聲音的來源地,他們感
應到魔界新主人即將要誕生了。似乎是可以領導他們的魔王級惡魔,不,是超神級
惡魔,這個新主人還未誕生就已經開始影響地球與月球間的運行,甚至木星金星都
受到牽引,靠近地球,擾亂著地球的磁場。

  在人界,天不停下著雨,但卻沒有烏雲,彷彿是空氣中的水氣快速凝結,直接
落下。稍微高一點的地方則下著雪,血紅的月亮照著地上也是一片紅光,似乎這片
土地剛剛才經過大戰,流滿了鮮血。

  月球高掛在天空不會移動了,不,應該說月球開始逆轉了,與地球轉的方向是
相同的。這一切一切的不正常天象,在人界產生一片恐慌,有人相信惡魔誕生了,
有人說這是神的奇蹟。但是,真正的恐慌,真正的地獄才正要開始。

  恩雅經過半年的時間,終於要破繭而出了,她即將要新生了,帶著全宇宙間最
恐怖的力量,她要重返魔界了。

  充滿邪惡的魔氣從繭中濃烈的散發出來,而羽繭也開始緩緩的旋轉著,隨著轉
動羽繭外的羽毛開始掉落,越落越多,繭也越轉越快,並且不停向上漂浮著,最後
,整個簡爆裂開來,伴隨著強烈的魔氣衝破魔界,穿越人界,直達天界。

  恩雅在怒吼,她在怒吼著:「這世界是屬於我的。」

  所有人都看到這一道紫色的光柱,不論是魔界,人界,或是天界,這道光柱在
向所有人宣戰,這一刻起,不服從我著,『死』。

  紫光逐漸消逝,恩雅從光中出現,八對巨大的黑色羽翼,包裹著恩雅的身軀,
她的頭上有著一對象徵成熟惡魔的彎角,原本銀色的妖精髮色轉變成血亮的紅色。
一顆金色一顆紫色的眼珠,依然表示出她是異種-神魔一體,完美的身軀挺立著巨
大的陽具。恩雅看著魔物們,默默的高舉她的雙手-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魔物們
無比的興奮,不停的吼叫,她們在慶祝,替新生的魔王慶祝著。

  
  整個天地都在震動,因為恩雅而震動,為她沸騰,為人界,天界在哀悼著。


  所有的魔物藉由恩雅的力量湧入了人界,就連被冰凍地獄冰封數十萬年的惡魔
們都得以自由,3千億的魔軍,浩浩蕩蕩的進入人界,絕對的恐怖,絕對的駭人。
這一隻無敵的軍隊,經過十萬年的沈寂,如今又將帶給人類無比的浩劫,與災難。


  恩雅並沒有領軍,依然還在魔界裡,她還需要完成她的心願。

  恩雅來到芙蓉的魔蛹前,用右手不停灌輸魔氣,促使蛹內的生物甦醒起來,不
過一會,蛹內開始有了動靜,裡面有一雙手不停的動著,想要破壞蛹的外殼,重獲
自由。恩雅用手指輕輕的將蛹給割開一個小洞,而那雙手如魚得水般使盡力氣把蛹
殼扳開。

  一雙潔白的手,由裡面伸了出來,接著出來的是一位不下於恩雅的絕世美女,
它是芙蓉,是芙蓉正值最年輕貌美的時刻,充滿靈氣的雙眼,長及地面的秀髮,完
美的身材,這二大絕世美女正站在一起,令天地為之動容,任何人都不及她們倆的
百分之一,不萬分之一都不到。

  恩雅走向前去,抱著她美麗的母親,二人緊緊的靠在一起,在她們倆的中間豐
滿的胸部被擠壓成扁平狀,而恩雅巨大的魔莖在砥柱芙蓉的胸口上,在二對豐乳中
不停的移動著,龜頭上不停留出興奮的液體,潤滑著二人的身體。

  恩雅的手輕輕帶著芙蓉的身體,她的手指不停的在遊移,感受著母親美麗的身
體,細緻的皮膚帶給恩雅無比的觸感,這觸感彷彿足以給他無比的快感。恩雅輕咬
著芙蓉的耳根,讓芙蓉叫出了甜美的一聲。

  「啊∼∼∼∼∼∼∼∼∼。」

  恩雅食髓知味,開始舔著芙蓉的耳背,脖子,嫩白的脖子讓恩雅幾乎想要一口
咬下去,不時帶著輕咬,舔弄,讓芙蓉是無比的舒暢,嬌喘連連。

  「嗯∼∼∼嗯∼∼∼嗯∼∼∼嗯∼∼∼喔喔∼∼∼∼∼。」

  芙蓉早已不管她們二人是什麼關係了,眼前的人,是她一生的至愛,是她唯一
擁抱的愛人,她願意為她付出自己的身體,為她犧牲一切。

  「啊∼∼啊∼∼∼哈啊∼∼∼哈啊∼喔喔∼∼∼∼∼。」

  芙蓉的嬌喘聲伴隨著恩雅的愛撫不停的起伏著,僅僅是身體上的接觸,就帶給
她無比的快感。

  恩雅開始利用魔莖所分泌的液體潤滑著芙蓉每一吋肌膚,濕黏的液體滑過皮膚
又是令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受,似乎讓皮膚都活過來一般,更加的敏感,更加的舒服


  「喔∼∼∼∼喔∼∼∼∼∼∼哈∼∼∼∼∼。」

  芙蓉的雙眼充滿著迷離,她也不讓恩雅專美於前,對著眼前強壯的魔莖,張開
她的小嘴,害羞的含住龜頭,用舌頭一點一點的舔著龜頭的每個部分,芙蓉的舌頭
舔弄時,她不停的將龜頭的液體舔出來,當芙蓉的頭一�起時,液體從龜頭連著舌
頭,在空中畫出一條淫靡的線條。

  芙蓉的嬌喘聲,伴隨著液體滴落的水聲,開始了一場淫蕩的樂章,一對母女亂
情縱欲的交響樂。

  「嗯嗯∼∼∼∼嗯嗯∼∼∼∼啊啊∼∼∼哈阿∼∼∼∼∼喔喔∼∼∼∼∼。」

  這個樂章沒有定曲,只有隨意的高低聲喘息,隨著二人不停時的呻吟,斷斷續
續,持續不斷的演奏著。

  恩雅的手指開始闖入那深幽的禁地,茂密的森林,也是她誕生的神聖之地,這
塊聖地正不停流出潺潺的細水,她的手指像是靈活的小魚,在裡面調皮的跳動著,
一個跳躍就讓淫蕩的樂章奏出一個高潮,一波一波高潮不停的演奏著。

  「啊哈∼∼啊哈∼∼∼∼喔啊∼∼∼∼∼∼∼。」

  芙蓉不甘心這的樂章只有自己的獨奏,她把已經長大的女兒也拉近來一起伴奏
著,她的一手輕輕的撫摸著魔莖的外皮,小嘴不停的親著,一手伸到女兒花瓣的旁
邊,用手指插入伸出魔莖的花徑之中,恩雅的花徑已經被魔莖填的十分飽滿,這一
根手指讓恩雅的花徑更是感受到無比的刺激,芙蓉手指的一個滑動,同時刺激著魔
莖與內璧,雙重的刺激,讓她叫出不遜於芙蓉的浪叫。

  「啊哈∼∼∼∼啊哈∼∼∼啊啊啊啊∼∼∼∼∼∼∼。」

  芙蓉更加過分,她用口深深的含入魔莖,在用手指輕輕的插入恩雅的菊蕾,沿
著腔璧不停的轉動,讓恩雅的魔莖更是受不了,直挺起來深深抵注芙蓉的喉頭,冷
不防的一個噴射,大量的精液直灌入芙蓉的胃袋理,恩雅也為這一小節譜下一個高
潮。

  「啊啊啊啊∼∼∼∼出來了∼∼∼∼出來了∼∼∼好多,好多∼∼都射出來了
。」

  這一個高潮持續了將近二分鐘,直到芙蓉無法呼吸,受不了才將口中的肉棒不
捨的放開,大量的精液射滿了芙蓉的頭髮與臉頰,沿著下巴,滴落在胸口,在地上
形成一灘小水漥。

  芙蓉將臉上的精液不停的撥入口中,滿意的吃著,而恩雅也舔著芙蓉被精液噴
濺的地方,隨著臉,脖子,胸口,平坦的小腹,直到了芙蓉美麗的花瓣,恩雅用手
撥開粉嫩的花瓣用小小的舌去撥弄芙蓉的陰核,小陰核已經硬硬的勃起,像是一顆
粉紅色的豆子,這顆豆子正被恩雅用牙齒故意的咬著。


  「啊啊啊啊∼∼∼∼∼∼∼好壞∼∼∼啊哈∼∼。」

  芙蓉潺潺的小溪已經變成滾滾的洪流,不停宣洩著,花徑正不規律的收縮著,
像是期待有人來將她填滿,止住蜂湧而至的水災。

  恩雅開始用舌頭嘗試探險著神秘的花徑,從舌尖,一點一點的探入,豈料,這
神密的地方緊緊夾住她的舌頭,不願意讓它能夠全身而退,恩雅也所興將舌頭全數
探進這神秘的洞穴之中,去品嘗母親甘甜的茗品,似乎非常好喝的樣子,恩雅貪婪
的轉動著舌頭,希望能夠搾取出更甜美的汁液,像是甲蟲遇到樹汁一般,死都不願
意離開,怎樣也不願意分離,也許要到這棵樹乾枯為止吧。


  芙蓉俯身臥著,望著女兒身上比父親還要巨大的魔莖,似乎憐憫的撫摸著,看
到魔莖上的血管不停脈動著,還不停的流出液體,沒有軟下過的魔莖堅挺著,看在
芙蓉的眼裡很可憐,這魔莖也一定希望能夠放鬆一下吧。

  芙蓉用豐滿的雙乳,夾著粗黑的魔莖,幫她按摩著,豐滿的胸肉擠壓著魔莖,
不同於在口中的溼熱,也不同於花徑的緊實,在黏液與豐胸的包夾中,是一種無法
言諭的舒暢。被手指擠壓搓揉的部分,以及被乳房自然的包圍,是迥然不同的感受
,如同上天堂一般的快感,直襲而來,在芙蓉的臉上胸口自然又是一陣猛射。


  恩雅不甘示弱,用進全力將舌頭不停挑弄花徑內每一個皺折,每一個動作都帶
給芙蓉劇烈的刺激,幾乎快讓她衝上最高的境界。

  「唔∼∼∼∼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

  神秘的花徑終於釋放出聖泉,聖泉將恩雅的臉噴的到處都是,讓她的眼睛一時
無法睜開,只能用舌頭繼續舔弄著母親的花瓣,讓聖權不停湧出。


  芙蓉攙扶起恩雅,親吻著她的臉,二人又開始了纏綿。


  恩雅將母親往後靠在地上,將芙蓉修長的大腿像M字型扳開,讓美麗的花徑展
現在她的眼前,巨大的魔莖正在芙蓉的小腹上慢慢往下滑動,留下一道用精液畫出
來的線條。魔莖已經抵在芙蓉的花辦前,恩雅用龜頭來回上下的撫摸芙蓉的花瓣,
她看著芙蓉,像是在宣告,我即將要征服妳了,我即將要返回孕育我的地方。

  芙蓉受不了魔莖的來回刺激,用手撥開了粉色的花瓣,讓魔莖能夠直探她的最
深之處,恩雅也不讓母親失望,一個簡單的動作,一個挺腰,魔莖就深深探入芙蓉
的深處,鑽開了子宮口,讓恩雅回到孕育她長大的地方。

  恩雅稍做停留,去感受母親包圍的溼熱與安全感,這裡彷彿是全世界最安全的
地方,也是讓恩雅最有『家』的感覺。

  芙蓉不待恩雅的動作,逕自擺動起自己小蠻腰,由下而上,讓魔莖能夠每次都
抵入自己的花心,隨著擺動,傳來一陣陣水聲,與她的淫叫。

  「好大∼∼∼好大∼∼∼∼喔喔∼∼緊緊的填滿我了∼∼∼喔喔喔∼∼∼。」

  恩雅也開始回應著芙蓉的動作,她用力吸了一口氣,從恩雅的小腹內又伸長出
一條魔莖,二條巨大的魔莖讓恩雅的小穴幾乎受不了。她用第二條魔莖不老實的插
入芙蓉的菊蕾,立刻芙蓉的小穴緊緊的收縮起來,芙蓉用她二個小洞緊緊的包住恩
雅,而恩雅則回以劇烈的抽送,芙蓉用她的手環繞著恩雅的脖子,享受她親生女兒
所帶給她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快感。

  二人結合之處不停傳來水的拍打聲,配合著二人的淫浪聲,她們在愉快的亂倫
著,愉快的享受這肉體上的結合,心靈上的契合。

  「恩雅∼∼用力∼用力∼∼你插的我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媽媽你好美麗,你太棒了,喔喔∼∼∼∼好緊,好緊∼∼∼∼。」

  她們二人的瘋狂性愛才剛開始。 

















0.018891811370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