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悲慘淒絕周芷若 第一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滅絕老尼,妳還是不肯跟我比武嗎?】趙敏怒問。

  此處為萬安寺,六大派高手圍攻光明頂下山後滫漬漃滲,嘔嘍嘓團被趙敏用十香軟禁散捕獲,囚禁於此駃骱骰骯,瑧瑢甃甂趙敏還要眾武林高手在身中奇毒下與她過招,目的是為了學習各派的精妙招式銦銗銖銪,綣綩綠綜不過峨嵋的滅絕師太看穿了她的詭計,堅持不肯與她比試墇墑墔塼,劀劃劂劁趙敏一怒之下前來監牢,要親自逼她就範。

  在牢裡的滅絕明明聽到了,卻故意裝作充耳不聞,明顯不屑一顧。

  【滅絕,妳以為裝聾作啞就沒事了?妳當真認為我沒有辦法治妳?】趙敏氣得牙癢癢。

  【既然落入妳手,要殺要刮悉聽尊便,但若想要從我峨嵋門中學到一招半式,那是休想。】滅絕終於開口。她已囑咐過門下弟子不可與之過招,絕不讓趙敏稱心如意。

  【好個高傲的峨嵋掌門,妳不怕我殺妳刑妳,難道也不怕我羞辱妳嗎?】趙敏邪惡的笑,【鹿師父,妳說,要羞辱一個女人,該用什麼方法?】她向一旁的鹿杖客問道。

  【女人最重視的就是名節,要羞辱嘛∼當然是從這方面下手。】鹿杖客淫笑道。

  果然,聽到趙敏居然想毀她清白之軀,守了幾十年處子之身的滅絕難掩震驚,但很快又恢復從容的神態道:【我早已視死如歸,縱然受盡百般屈辱,我也不會讓妳學得一招半式。】

  聽到這裡,峨嵋的弟子們也都群情激憤,「淫賊!」「魔女!」「休要羞辱我師父!」的辱罵。

  【不愧是一代宗師,看來就算是真的讓人姦淫妳,妳也必定不肯就範,但妳門下的弟子呢?也跟妳一樣能夠秉棄貞操,視維護峨嵋招式不外傳為最重?】趙敏邪惡地笑。

  【魔女!要她們不跟妳過招是我的意思,妳想折辱我盡管衝著我來便是,不要波及我的徒兒!】滅絕一聽暴喝道。

  【哈哈∼妳也不想想自己多老了,我手下想姦淫,當然也是姦淫妳年輕貌美的徒兒,妳就算自己貼上來,也要看人家願不願意啊?哈哈哈∼】趙敏和一幹手下一齊狂笑。

  【妳既然不肯跟我比試,就不要怪我手段殘毒,妳的徒兒也不肯跟我比試,關在這裡徒費糧食,不如好好伺候我的手下,我的手下們陪我東征西討,正需要一幫慰安婦來解悶。滅絕,妳要記住,妳的徒兒都是因妳的自私而失身,來啊∼把她們全都拖出來!】趙敏一聲令下,鹿杖客上前打開牢門,就要進牢抓人,峨嵋眾人大叫一聲,全退至最後,卻有兩人挺身向前。

  【別要動我徒兒!】滅絕張開手擋住鹿杖客去路,而另一位沒有退後的,卻是她最小的弟子周芷若。

  【唷∼妳這位弟子倒是有種,叫什麼名字?】趙敏向周芷若問。

  周芷若卻是不答,將頭別了開去。

  【啟稟郡主,這位便是周芷若。】鹿杖客生性好色,早就在注意這位美女。

  【喔∼妳就是周芷若?聽聞張無忌勇挫六大派,最後被妳一劍刺倒,原來竟是這樣一位嬌滴滴的美人啊∼】趙敏上下打量著周芷若,【妳的同門姊妹都退到後面去,妳反倒上前,是有什麼話要說?】

  【別要羞辱我師父和師姊,妳想羞辱,就羞辱我一個人吧!】周芷若挺身而出,卻是全身發抖,眼眶泛淚,顯然是怕極,犧牲自己的貞操是需要多大的勇氣。

  【芷若!】【師妹!】滅絕和峨嵋眾弟子驚呼,她們萬想不到一向乖順柔弱的周芷若,居然在這危及的時刻挺身而出。

  【喔∼妳能夠刺傷張無忌,顯是武功高強,但我手下武師共有百人,妳們峨嵋這十幾人全當慰安婦還怕不夠呢∼妳居然想一個人承擔!難道妳不只武功高強,床上功夫也非常了得?哈哈哈∼】趙敏羞辱的嘲笑道。

  周芷若原以為趙敏手下的武師,就是現在她帶來的這數名,卻沒想到居然有百人之眾,當場嚇得臉色發白,但事關峨嵋全體女弟子的貞操,她話已說出口,更不能在此時退縮,只好硬著頭皮道:【不管你們有多少人,都由我一人應付!】

  趙敏見她臉色,只當她怕了,萬想不到她居然還敢說出這番話來,微微一愣,又道:【其實我並未說要羞辱妳們全體,或許我手下胃口不大,挑個兩三位就夠用了,妳這般迫不及待的站出來,難道是在峨嵋尼姑庵關的悶了,犯騷了?想嚐嚐男人了?】趙敏一說完,手下便跟著淫笑起來。

  周芷若給這番話折辱的無地自容,氣得渾身顫抖,滿面通紅,更掉下淚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話。滅絕見自己的愛徒如此,拍了拍她的肩安慰,回頭瞪視那些縮得遠遠的徒兒,這些人都是周芷若的師姊,卻沒一個趕上前。

  周芷若也回頭看向她的師姐們,她們都流露出驚恐不安的神色,有的望著她露出不捨的神情,卻沒有一位肯幫她說一句話,沒有一位敢向前踏出一步。她輕輕嘆了一口氣,同門十多年的情誼原來也只是這樣而已,所謂患難見真情,真情竟是如此殘酷,傷心之下,湧現勇氣,周芷若擦擦眼淚,再度挺胸開口:【不管你們有多少人,都讓我來吧!】說罷,已經自己走出牢籠。

  趙敏驚愕之餘,也只好道:【好∼這是妳自己要求的,可不是我硬要脅迫,不過妳可要有心理準備,要是服侍的我手下不滿意,我隨時還會在抓妳的師姊來一起做慰安婦。】說罷又望向峨嵋一幹女弟子,峨嵋女弟子滿面驚恐。

  周芷若望見師姊們如此,更是心碎,只對師父滅絕說了聲保重,便隨著趙敏等人去了。


  出了牢房之後,周芷若被領進一間房裡,趙敏的手下玄冥二老、神箭八雄都在其中,房門被關上,眾人都望著她淫笑,到此地步,周芷若又不禁害怕起來。

  【小美人兒,妳可真有膽識,還是妳真的天性淫蕩,春心方動,想嚐嚐魚水之歡的滋味啦?】鹿杖客淫笑道。

  【下流!】周芷若紅著臉罵道。

  【下流?就讓妳看看我們有多下流!】鶴筆翁道,說罷,房中眾人一齊脫了衣褲。

  轉眼間,周芷若已被一群赤身裸體的男人包圍,一根根挺立的肉棒全指向她,令她羞紅了臉,無地自容。

  見周芷若如此楚楚可憐,鹿杖客第一個忍耐不住,一把抱住周芷若,強吻了她起來。周芷若倅不及防,已經被鹿杖客擁吻,鹿杖客將她緊緊抱住,不容掙紮,她想別過頭去,雙唇卻被緊緊吸住,她只好緊閉著嘴,但又被鹿杖客用舌頭撬開,舌頭侵入,和周芷若的香舌交纏起來。

  鹿杖客生性好色,縱淫女人無數,卻還未見過向周芷若這般天生麗質的絕色美人,不禁忘情舌吻,周芷若的身上傳來淡淡的清香,正是美女自然產生的體香,這香味更從她的口腔中傳出,唇舌交纏間不斷送來甜膩的香味,果然是絕品好貨,鹿杖客一時難已自制,激情擁吻了整整一分鐘才將周芷若放開。

  初吻被奪得周芷若一被放開就跪倒在地,鹿杖客的激情擁吻差點讓她窒息,她杏口微開,分泌出來的口水潺潺從嘴角留下,一時還未平復,眼神迷濛,更惹人心醉。

  【妳要這樣坐到什麼時候,是妳自己答應要來服侍我們的吧?要是妳讓我們不滿意,我們可是會請郡主再挑幾位妳的師姊一起來服侍我們。】過了一會鶴筆翁道。

  這番話提醒了周芷若,她沒有忘了她的使命,只是她實在不知道怎麼取悅男人,只得緩緩站起身來,羞紅了臉低著頭,卻不知道該做什麼。

  鹿杖客看不過眼道:【小美人∼妳先把衣服脫了吧!】

  周芷若聽了一驚,要在這麼多男人面前寬衣實在讓她羞愧,但她已經無法選擇了,只好顫抖著雙手,慢慢的脫盡衣衫。眾人也不催她,任她慢慢寬衣,直至她身上完全一絲不掛,羞紅了臉用手遮著重點部位,鶴筆翁上前拍掉她的雙手,任她的裸體完全展現在眾人面前。

  周芷若不僅有沈魚落雁之貌,藏在衣服下的身材更是玲瓏有致,一對巨乳高聳挺拔,乳暈粉紅小巧,柳腰纖細,屁股狀若蜜桃,翹而渾圓飽滿,一雙美腿纖細修長,跨下陰部一小挫陰毛點綴,其下的陰戶嬌嫩欲滴,色做桃紅,一條肉縫幽閉深鎖,顯是未經開苞的處女。

  更難得的是周芷若雖乃習武之人,不但身材穠纖合度,沒有礙眼的肌肉,而且皮膚白皙嬌嫩,看上去吹彈可破,甚至隱隱泛出微微亮光,果然是天生麗質的美女。

  看到如此美人裸體,眾人皆按耐不住,湊上去撫摸、親吻、舔舐她身上各處。

  【好光滑的皮膚啊∼真好摸∼】【這奶頭真是可口∼】【好柔順的秀髮啊∼還有淡淡的髮香呢∼】【奶子還真軟∼】【哥哥是不是舔得妳很舒服啊?】

  周芷若全身遭襲,玉唇再度被封,再次被強行舌吻,一對雪白巨乳被人揉捏把玩,乳頭更被人吸吮舔弄的挺立起來,蜜桃般的豐臀被人肆意抓揉拍打,纖纖玉指被人放進嘴裡吸吮,最難忍得是粉紅的嫩鮑已被鹿杖客用手指侵入,摳弄出淫水來了。

  周芷若被挑逗的全身冒汗,面紅耳赤,卻不敢反抗,眼眶泛淚的她強忍著淚水,那可憐害羞的模樣,更是惹得眾人如癡如狂。

  【嘿嘿∼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好鮑啊∼嬌嫩欲滴,一摳就出水,陰唇內摺,淫肉層層疊疊,肯定很會夾∼】鹿杖客將周芷若的嫩鮑摳出淫水,更一頭栽盡她的跨下,吸吮起淫水來,【喔∼美人的嫩鮑果然不一樣,不但沒有腥味,這淫水居然還有一股淡淡的甘甜∼】

  周芷若已經被挑逗到腳軟了,忍不住無力跪倒,鶴筆翁扯住她的頭髮,一把將她拉近跨下,淫笑道:【小美人∼別忘了妳是來服侍我們的,可不是被我們摸過親過就算,來∼把嘴張開,替爺兒吹吹簫。】說罷,將肉棒湊在周芷若嘴邊。

  周芷若自然不知道吹簫是什麼意思,但見鶴筆翁將肉棒湊在自己嘴邊,也知道是要她含下肉棒,只見那肉棒粗大堅挺,青筋暴露,甚是猙獰恐怖,湊在嘴邊更傳來陣陣騷味,令人作噁,周芷若被這臭氣一燻,忍不住乾嘔。

  鶴筆翁見狀,忍不住氣道:【妳個賤貨居然還嫌我屌臭是吧?我告訴妳,在場每根肉棒妳都得給我含,要是大爺們不滿意,就再找妳的師姊們來一起含!】

  鶴筆翁這一恐嚇果然有用,周芷若強壓住噁心,不甘願的將肉棒吞入,但鶴筆翁的肉棒奇大,周芷若的嘴又小又沒經驗,只能含入一半。

  【呵呵∼真是舒服∼來∼用舌頭舔∼很好∼不光只是含∼要吸哪∼嗯∼對∼就是這樣∼學得真快∼真是塊做婊子的料∼】鶴筆翁不斷教導著周芷若如何吹簫,周芷若為了讓他滿意只得乖乖照做,眾人見鶴筆翁這麼舒服,肉棒都更硬了,紛紛挺屌湊到周芷若嘴邊,用肉棒頂弄著周芷若的臉頰,更有兩三位拿肉棒拍打起她的臉。

  比起替人吹簫,被肉棒擊打面部更令人羞恥,周芷若幾乎快哭了出來,掙紮著要閃,卻被按住頭無法閃躲,任由肉棒拍打著她的臉頰啪啪作響,她的手更被人提起,各握住一根肉棒替他們搓弄按摩,鶴筆翁讓她替他口交了一陣後將肉棒退了出來,拔出的肉棒和周芷若的嘴還牽連著一口水,周芷若還不明所以,另外一根肉棒已又放入她的嘴中。

  【小美人∼現在就射給妳太便宜妳了∼先讓妳替在場爺們全吹過一輪再說∼哈哈∼】鶴筆翁淫笑道。

  周芷若自然不敢反對,任由肉棒在她口中來去,眾人不斷用言語嘲笑羞辱,用肉棒頂弄拍打她的小臉,調教她的吹簫技巧,而有人已經按捺不住,抱住周芷若的頭狂操姦嘴,肉棒在她嘴裡突刺,從臉頰突出,一陣抖擻之後,直接射在她嘴裡。

  第一次被口爆的周芷若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清純的她之前連男人肉棒都沒見過,更不會知道何謂射精,只覺爆插之後,口中的肉棒忽然劇烈彈動,溫熱濃稠的液體在口腔中暴發出來,一股刺鼻的腥臭直灌鼻腔,嗆得她幾欲作噁,卻是不敢將肉棒吐出。

  【很好∼很乖∼妳倒知道不能將肉棒吐出來∼】那人摸摸周芷若的頭,將軟垂的肉棒拔出,將殘留在雞巴上的精液抹在周芷若的臉上,周芷若不敢吞入那噁心腥臭的精液,卻也不敢吐出來,只好含在嘴裡,鼓著腮幫子,可憐巴巴的望著他。

  那人將精液在周芷若臉上抹拭乾淨,命令她將嘴張開,周芷若依然仰頭張嘴,嘴中滿滿一泡新鮮濃稠的子孫,滿載的精液從嘴角溢出,在下巴匯聚成一條白鏈垂掛,口腔中更沾粘著幾根捲曲的陰毛,甚是淫蕩。

  那人點點頭,看著自己的傑作甚為滿意,淫笑道:【好了∼妳這慰安婦雖然尚欠調教,但還挺乖,來∼把精液都吞下去吧∼】

  周芷若雖然極不願意,但也不敢不從,含著淚艱難的將口中濃精嚥下肚,只覺噁心非常,差點便要吐了出來,但終究強忍下來,她知道,她得盡早習慣這個味道,未來不知道還要再吞幾次這種噁心東西。

  見如此清純的美女淫亂的吞精,又有人忍不住了,衝上前去用肉棒用力拍打周芷若臉頰,然後抓住她滑膩的玉手替他套弄肉棒,周芷若驚慌間不知所措,只能任由他擺佈,看著醜惡的肉棒正對著自己,忽然感到手中的肉棒一陣抽搐,一篷白精撲面而來,嚇得急忙閉眼,那人已射在她臉上。

  被顏射的周芷若閉眼撇頭,卻又被那人拉了回來,只覺得溫熱濃稠的液體不斷強力噴射在自己臉上,哪股腥臭與適才噴在嘴裡的一般無異,方知那人也射精了。

  那人的量極多,射得一發不可收拾,將周芷若澆得滿頭滿面,好不容易等他射完了,他又令周芷若張嘴含屌,替他舔乾淨肉棒,並將肉棒裡殘餘的精液吸出。

  周芷若不敢違背,乖順的將軟掉的雞巴含入嘴中舔舐吸吮,這才微微張眼,不過粘膩的精液將她的睫毛都糊上了,讓她睜眼為難。濃郁的精液在她臉上慢慢流下,在下巴匯聚成好幾條白鏈垂掛晃動,眾人見清純的美人被顏射的如此狼狽,更加大肆嘲笑,令周芷若倍感屈辱,委屈的快哭了。

  【好了∼小騷貨∼玩夠妳的嘴∼現在爺們要替妳開苞了!】鹿杖客淫笑著將她堆倒,周芷若受辱的樣子更惹人獸性大發。

  被推倒的周芷若馬上有好幾雙手將她按住,鹿杖客嘿嘿淫笑著拉開她的雙腿,讓她的跨下一覽無遺,然後慢慢撥開她那嬌嫩欲滴的陰唇。

  【還裝一副清高聖人的模樣,被我們挑逗了幾下,小穴已經這般濕了呢∼】鹿杖客貪婪的吸吮著周芷若氾濫成災的蜜穴,吸的吱吱作響,周芷若羞愧不堪,雙手遮臉,不敢面對。

  【鹿老∼你就別再磨蹭了∼趕緊替這小淫娃開苞∼兄弟們還要接著上呢∼】一人催促著。

  【嘿嘿∼急什麼?這小騷貨一整天都是我們的人,想上幾次都由得你,就怕你上到無精可射,力不從心啊∼】鹿杖客說罷,眾人大笑。

  雖然嘴裡說不急,但美人當前,鹿杖客其實也已忍耐不住,最後舔了舔周芷若的陰蒂,跪坐起身,將硬到受不了的肉棒頂在她的陰戶上,準備替她開苞。

  【喂∼把她的手拿開,我要這小騷貨親眼看自己如何被破處!】鹿杖客話一說完,周芷若的手就被一左一右拉開,她眼看著蓄勢待發的鹿杖客,眼神充滿乞求。

  【小騷貨∼妳這種眼神∼只會讓人更想操妳!】鹿杖客哈哈大笑,肉棒往前,龜頭慢慢頂入那細小的肉縫。

  周芷若張大著嘴,眼睜睜的看著那巨大的肉棒,如淩遲般慢慢的塞入自己的陰道中,慢慢沒入自己的跨下,她清楚感受到那熱燙的巨物進入自己的體中,陰道撐脹的像是要撕裂的痛,令她哀號出聲,她不敢相信這麼巨大的東西居然能夠塞入自己的陰道。

  【啊∼爽∼果然夾得好緊,幸好淫水澎湃,否則我幾乎要插不進去了∼】鹿杖客雙手按住周芷若的細腰,極緩慢的插入,深入再深入,他終於遇到了阻礙,是處女膜!

  【哈∼美人兒∼我頂到妳的處女膜啦∼這膜一破,妳就再也不是清白之身,貞操就此毀了,可憐還未嫁人先失身,妳以後可得怎麼做人唷∼】鹿杖客故意提醒她,讓周芷若更加羞憤屈辱,他用龜頭頂弄著處女膜,淩遲著她的肉體精神,最後實在克制不住慾念,用力一挺,衝破處女膜!

  【啊∼∼∼∼】周芷若一聲慘叫,眼淚併流,痛哭出聲,下體鮮血橫流,象徵著處女被破。被破瓜的劇痛讓周芷若再也克制不住情緒,眼淚潰提,放聲哀號。

  【哈哈∼哭吧∼叫吧∼】伴隨著周芷若哭聲的,是下體噗哧噗哧的肉體碰撞聲,鹿杖客扶著美人柳腰,已經開始用力猛幹。

  【啊∼啊∼不∼輕點∼求求你∼啊∼∼】周芷若被插得慘叫連連,剛被破處的她哪裡能承受如此兇猛的抽插,但鹿杖客毫不憐香惜玉,下身快速抽動,兩手更抓上美乳用力揉捏,同時吻上周芷若的嘴強迫舌吻起來。

  周芷若的嘴被封,嗯嗯哼哼的呻吟著,更讓鹿杖客興奮,而三處受襲的周芷若陰道夾得更緊,使得他必須更大力抽插。

  鹿杖客雖然姦淫過無數女人,卻也沒姦過這麼窄這麼緊的嫩穴,他獸性大發難以自制,發了狠的猛幹,如頭一頭猛獸般趴在周芷若身上不停抽動。

  周芷若被插的下體疼痛不堪,卻在爆操的痛楚得到快感間,呼吸愈來愈促,忽然不知哪裡生出一股力量,將鹿杖客推了開去,一聲悠長的呻吟,渾身劇烈抖動,小穴更劇烈的抽搐,大量的淫水狂噴而出,居然被姦至高潮了!

  猛然被推開的鹿杖客感到周芷若小穴淫水正潰提而出,立刻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迅速將肉棒抽出,並用手指摳弄她的陰核,使得美人更一洩如柱,久久不能自己。

  從來沒有高潮過的周芷若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覺得全身如遭電極,爽得宛若升天,在鹿杖客的引領下快感一波接著一波,直洩得幾乎要虛脫了。

  高潮過後鹿杖客再度提槍上陣,這次周芷若已沒這麼痛了,她只覺渾身乏力,應和著鹿杖客的操幹微微呻吟,她自己未覺有什麼改變,但看在鹿杖客眼裡,可完全不一樣。

  在鹿杖客眼裡,高潮過後的周芷若媚眼如絲,身體也不再抗拒他的入侵而繃緊,全身軟綿綿的,叫聲也從哀號變成了銷魂的呻吟,鹿杖客知道她已經慢慢進入狀況了,被強姦破處還能高潮,看來周芷若雖然道貌岸然,實則是一個潛力無限的淫娃。

  周芷若的變化讓鹿杖客興奮非常,更加賣力的操幹,狂插了數百來下,終於到了強弩之末,趴在周芷若身上,將臉埋進那飽滿軟嫩的巨乳之中,下體最後抽動幾下,一陣抖擻,在裡面內射了!

  第一次被中出的周芷若,雖然不大清楚是怎麼回事,但從之前被顏射口爆可以得知,鹿杖客在她體內射精了,她清楚的感覺到一股熱流在她體內噴發,灌滿她的子宮。

壓抑多時的鹿杖客這一砲精量極多,直射得從陰道裡滿出來,鹿杖客將軟垂的雞巴退出,在周芷若的陰部上擠出最後的精液,然後將肉棒上的精液抹拭在她的陰唇上,滿足的淫笑道:【小騷貨∼爺兒把子孫全射進去了,可要幫我生個胖娃啊∼哈哈∼】

周芷若這才知道,被射進體內,是會受孕的,她這才惶恐起來,被這群小人姦淫已經夠悲慘了,要是在懷上他們的孽種,那真是情何以堪。但她現在知道已經太遲,而且就算先知道了,她也無能反抗,周芷若望著自己潺潺流出精液的嫩穴,清楚的感覺到子宮熱烘烘的,已經被精液灌滿,她感到一陣絕望,仰頭癱倒,眼淚又流了下來
第一章
峨嵋遭囚萬安寺

甘願受辱破處子























0.016261816024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