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女奴王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女奴王國

  我和阿宣約好今天上午要去女性市場一起去買幾匹女性回來,雖然我家裡已
有兩匹,但今年積攢了點錢,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開銷,所以想添一兩匹回來,總
是這兩匹女性,有點玩膩了,總覺得家裡不夠熱鬧,缺少情趣。阿宣家裡才一匹
女性,他早就想買一匹新的回來,還說這次要多花點錢,買匹好點的,二等品的
甚至是一等品的,他家裡只有一匹三等品的,覺得在朋友面前很沒有面子。

  女性市場每週六日全天開場,這周據說又來了一批新品,我們說好要早點去,
以便挑到好的女性,早晨我吩咐家裡的兩匹女性--大鳳和和二鳳早點備好早餐。

  倆奴扎進廚房裡忙活,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上正在播放女奴王國建國
九千九百九十年國慶大典籌備情況的新聞,報道國家女紅院在女性訓養、調教等
方面的成果,還有為國慶準備的精綵女奴歌舞,以及議員們準備的演講詞。這些
天電視上連篇累牘都是這些節目,看得讓人有點膩。我轉到了女性頻道,這是收
視率最高的頻道,深受男人們喜愛。現在正播放著「玩奴趣聞」,主持人牽著兩
只女奴,幽默地講述從各地收集的男人們在調教家中女性時意外出現的花邊趣聞,
還用身邊的兩隻女奴模仿,逗得我不停地爆笑。這位主持人的「馭奴技巧」節目
也很受大家喜愛。

  正看著,二鳳走進客廳,跪到我面前:

  「爺,飯做好了,請您用飯。」

  「好!」我起身去餐廳。

  進到餐廳,飄來一股飯菜的香味。飯桌上已擺好了飯菜和碗筷。大鳳也像往
常一樣,早已光著身子跪趴在飯桌旁,用她的脊背給我做肉凳,等待我就坐用餐。
二鳳脫掉做飯時穿的圍巾,也赤身跪在桌邊伺候我吃飯。家中沒有客人時,女性
一般都是裸體的。見客時才穿上連乳貞操帶,護住陰部和乳房,這是女奴王國裡
公認的規矩和禮貌。

  我坐到肉凳上,二鳳忙給我盛飯、夾菜。然後靜靜地跪在旁邊侍候。

  二鳳是我去年買的二等品,身材苗條、瓜子臉,膚色粉裡透紅,很漂亮,有
時我戲罵她狐狸精,她也很活潑,多言多語,討人喜愛,叫床也很好聽,不過挨
罰挨打也最多,三天不抽一頓鞭子身子就癢癢;大鳳是我買的第一匹女性,是個
三等貨,當時因為剛上班還沒積攢多少錢,所以買不起好的。不過大鳳長得還算
白晰,身子比較豐滿,肉乎乎的,而且耐力極好,在女性市場買她時,標籤上鑒
定的耐力是5 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我才一眼看了中她,交了錢把她牽了回來。
她確實是一隻非常好的肉凳和坐騎,坐上去或騎上去,胯下都感覺非常舒服,軟
軟的、熱乎乎的,而且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可以堅持半天的時間。不過剛買回來
時,因為家裡就這一匹女性,所以除了作肉凳,還要床上床下地伺候我。自從買
了二鳳回來,大鳳基本上就是我的專職肉凳了,偶爾也幫著二鳳做點別的。

  二鳳這奴總瞧不起大鳳,為此沒少挨我的揍,鞭子、板子、罰跪、罰站、捆
綁、吊綁、掌嘴、爬搓板,不換著花樣收拾她,她就不老實。有一晚我故意讓她
作一次肉凳,坐她背上看電視,老大跪在我身後用飽滿的雙乳倚著我的後背,給
我當椅背。電視上一個影片還沒看完,屁股下的二鳳就開始有點晃動,我問大鳳


  「作肉凳的規矩是什麼?」

  「回爺:」大鳳答道,「肉凳是女性侍奉主人爺的基本技能之一,女性要刻
苦練習,培養耐力,成為主人爺合格、舒適的肉凳。當主人爺需要肉凳時,女性
應該赤身,潔體,冬不避冷,夏不避熱,四肢著地,後背保持平直,請爺落座。
當爺坐在女性身上時,女性要保持沉穩、安靜,不動不晃……」大鳳流利地背誦
《女性為奴侍爺守則》中的肉凳篇。

  「停。二鳳做得合格嗎?」

  「回爺:二鳳做得不合格,她身體沒有保持沉穩、安靜,應該受罰。」

  我讓大鳳取來鞭子,命二鳳頭伏地上,高高蹶起屁股,狠狠地抽了她一頓。
並讓大鳳訓練她作肉凳。大鳳很有耐心地給她作示範,又搬來重物壓在她後背上,
重物上面又放了一碗水,然後站在旁邊監督她,只要碗中的水一波動就抽她。二
鳳被整治得服服帖帖的,也領會了能作一個好肉凳也不是很容易的。從此對大鳳
敬重了許多。

  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二鳳,二鳳很聰明,床上功夫很強,善於縮陰叫春,插
進她身體裡,把我的龜首裹得很舒服,又潤滑又緊,生活上又會做好菜,所以在
女性市場上掛的是二等品的牌子。

  家裡兩匹女性,時間久了就有點乏味。況且女奴王國法律規定:一個男人最
多可以購買、擁有六匹女性。近年由於女性庫存量特別大,很多本是一等品的優
秀女性,因為超過二十五歲而淪為二等品;本是二等品的因為超過三十歲而淪為
三等品;三等品的因為超過三十五歲仍未賣出而淪為廢品,造成很大浪費,因此
去年議會修改法律,允許一個男人最多有九匹女性。

  但是因為女奴王國裡的公民工工資都是固定的,分為九級,實行的是大同社
會計劃經濟,所以想要購買一匹品級好一點的女性總要積攢一年的工資,女性仍
然是供大於求。像我這樣五級工資的公民要購買一匹一等品,也得積攢一年。

  本週末又出品一批新貨,是剛從「國家女紅院」培養合格、批量上市的。其
中一半是剛滿十六歲達到成品年齡的,一半是歲數大一點二十歲左右,因為訓練
成績不合格而延遲出品的,總共有十萬匹,分配到本地的有一千匹。

  這次我打算買兩匹二等品或是一匹一等品一匹二等品,我的錢只夠買這些。

  吃完飯,二鳳給我遞上茶水,點上煙。看看表,離我和阿宣約定的時間還有
一刻鐘。我一邊吸一邊撫玩著坐下大鳳的屁股道:

  「大鳳,汝今天來收拾碗筷吧。」

  「是,爺,奴來收拾碗筷。」大鳳仍然一動不動地給我作著肉凳。

  我又擺手讓二鳳靠近我,二鳳爬了過來,我抓住二鳳的一隻乳房道:「汝下
午的任務是收拾汝的房間,騰出一張地床來。」

  「啊!爺,您要把新來的女奴放在奴房裡嗎?奴的房不大,為什麼不放在大
姐奴的房裡?」

  我抬手拍了二鳳一個輕度的耳光:

  「小刁奴,汝的房間還小?就是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多了,都給我收拾利落了!」

  小鳳揉了一下臉:

  「爺啊,怎麼是亂七八糟的東西哪?都是爺賞奴的奴飾和化妝品呢!還有爺
給奴的玩具。爺啊,您下午再給奴買點東西回來吧。再給奴買個新項圈吧,原來
的兩個都舊了。」

  「汝就愛新的!汝看看大鳳奴,從來不纏著爺買東西,爺給買就高興,爺不
給買就忍著不說。」

  「那是大姐奴不喜歡新的,她就喜歡舊的,嘿嘿!」二鳳玩皮地說。

  「水!」

  二鳳端起茶杯到我的嘴邊,我喝了一口道:

  「誰說大鳳奴不喜歡?上次爺帶她上街,她看見商店廚窗裡紅色貞操帶盯了
好一會兒,可是也沒跟爺說買。爺一拉她的項鏈,她馬上乖乖地跟爺離開了。哪
像汝,一上街看見東西就賴著不動,爺牽汝的項鏈竟然牽不動,前一次還敢抓著
自己的項圈和鏈子跟爺較勁!逼著爺當眾抽汝,讓旁邊人看了笑話爺家教無方!」

  「啊呀,爺,您不是罰過奴了嗎?爺都三個月沒牽奴出去了!」

  「還是我的大鳳奴乖啊!」我抬腿跨在大鳳的背上,從坐姿變為騎姿,騎著
大鳳,又探手撫摸了一下大鳳下墜的乳房。

  「大鳳,還想要那副貞操帶嗎?爺今天給汝買回來。」

  「爺!您真好!這麼垂愛奴。奴不該貪戀東西,還讓您看出來了!女性不該
貪戀物品,侍奉主人爺才是女性的天職!奴錯了!」大鳳感動地說。

  「看我的大鳳奴多乖!沒白調教汝三年。」說著我回手撫摸著大鳳的屁股,
又順手探了一下大鳳的花心兒,花心裡帶著淫水。

  「爺,那您一會兒帶奴一塊出去吧。您都三個月沒帶奴出去了!」二鳳又嚷
嚷道。

  我沒理她,看看表,時間不早了,站起身。招呼二鳳從牆上女性衣架上取來
一副項圈和鏈子,讓二鳳戴上,二鳳高興地說:

  「爺,您真的帶奴去嗎?!」她又忙著去拿她的貞操帶。

  項圈、項鏈、連乳貞操帶是女性跟著男主人外出時必備的裝束,這些裝束都
是金屬的,項圈套在女性的脖子上,有細的,也有像衣領一樣寬的;項鏈像狗鏈
一樣長,有三米的有五米的,一頭繫在項圈上,一頭由主人牽著。貞操帶像T 型
內褲一樣,鎖住女性的陰部,襠底分出兩條鏈子,鎖住女性的大腿,使女性走路
時保持細步、小跑的優美姿態。貞操帶的腰帶兩側有兩條細鏈,聯著上身的金屬
乳罩。貞操帶與乳罩合稱連乳貞操帶。貞操帶上沒有明鎖,都是電子暗鎖,用的
是指紋識別技術,只有主人的手指才能打開。在女性陰毛的部位,貞操帶有圓形
或橢圓形的護面,裡面暗藏著電子感應器,只要主人的手指在那裡點一下,貞操
帶就會解鎖。金屬乳罩的乳頭部位,也有電子鎖感應器,只要點一下,乳罩就會
解鎖,乳溝部位聯在一起的帶子就會打開。女性鎖在家裡時,可以只穿貞操帶,
不戴乳罩,外出和見客時,則必須全副穿戴,外出時女性還常常斜背一隻皮鞭,
供主人隨時調教和責打。沒有男主人帶領,女性是不許私自外出的,否則會被警
察抓捕,帶到女紅院的女奴調教局重刑懲罰,並對其男主人罰一大筆款。所以男
人外出時在家的女性都要帶鏈上鎖,這也是王國的法規。跟主人外出的女性也要
戴上全套的女性行頭。

  大鳳和二鳳每個奴都有兩三套女性行頭,二鳳的最新也最漂亮,因為我常帶
二鳳出去,大鳳出去得比較少。

  可是這次我不想帶奴,所以沒理二鳳的請求,等她把項圈、項鏈都戴好,牽
著她進了她的房間,然後把鏈子鎖在了屋正中的系奴柱上,鏈子足夠長,夠她在
自己的屋裡自由活動。

  「下午好好收拾房間!有一處不整齊打十鞭!」

  「啊?爺!」二鳳嘟囔著嘴,捋著胸前的鏈子。抱怨地看著我,手裡還拎著
貞操帶。

  「看什麼看?還不把貞操帶穿上?」

  按女奴王國的規定,主人外出時,家中的女性不僅要上鎖,拴在系奴柱上,
而且應該穿上貞操帶,主人回來時方才解下、除掉,保持裸體,全身一絲不掛。
不過鎖在家中的奴可以不戴金屬乳罩,項鏈也可比較長,讓她們在指定的範圍內
做家務,或自習伺候主人的各項技能。

  二鳳這個小刁奴不情願地站在原地,竟然一動不動。見我抄起鞭子要抽她,
她才急忙穿上貞操帶,老老實實地站好。

  唉!都是剛買她回來時,把她寵壞了。加之家裡只有兩匹女性,對她寵愛過
多。今後再多添幾匹女性,家裡奴多了,她就不會侍寵撒嬌了。

  我狠抽了她一鞭,她叫了一聲,趕忙開始收拾房間。

  我走回到大鳳奴的身邊,她仍規矩地趴在地上作肉凳狀,沒有我的命令不會
隨便起來。我輕輕地踢了一下她的屁股:

  「大鳳,起來,伺候爺出門。」

  「是,爺!」

  大鳳爬起來,給我披上衣服,換上鞋,拿過包。然後跪送我出門。

  我離家時很少鎖大鳳,只給她穿上貞操帶,因為這奴很規矩。雖然按著女奴
王國的規定,主人外出,家中女性都應上鎖,繫於鎖奴柱,可是我對老實的大鳳
奴很寬愛,很少鎖她。雖然違反法規,但是只要不被人發現,倒也沒事。大鳳奴
也深感主人的法外憐愛,雖然沒有上鎖,也從不亂跑亂鬧,只呆在自己的奴房裡,
按著《女性為奴侍爺守則》的要求,「主人在,盡心服侍主人;主人不在,勤習
女性功課。」大鳳奴一直盼望除了作主人坐騎和肉凳以外,能夠上到主人床上伺
候主人。她最近在刻苦地練習口交,我發現她房中的電子假陽具,被她舔得都發
白了,這是我一個月前剛給她買的女性玩具,用於練習為主人口交的技能。

  大鳳奴在門口跪送我時,我告訴她:「去把爺的剩飯吃了吧。」

  大鳳感動地磕頭:「謝謝爺!謝謝爺!」

  在女奴王國裡,女性按規矩只能吃特製的女性奴食,不能吃男人的食物。奴
食營養全面,可以保證女性伺候男人所需的體力、耐力和身體的綿軟,不會發福
或過於瘦弱,而且能保持她們的皮膚白嫩、光滑,使男人的觀感和手感良好,具
有延遲衰老、美容美體的功效,最重要的是奴食只需每天早晨吃一頓,像壓縮餅
干一樣,一分鐘就能吃完,中午和晚上都不用再吃,這樣保證女性有充足的時間
伺候她們的男主人,但是奴食的味道很淡,軟軟的像煮熟的雞蛋一樣,裡面有濃
縮的水分,俗稱「水蛋」,吃完也不用再喝水,女性身體的新陳代謝主要通過汗
水,所以女性也很少需要大小便。女性身體雖然爆發力很弱,但是韌性和耐力好。
大鳳在這方面尤其出色。為了保證女性美體、美容和很好地伺候男人,按女奴王
國的法律規定,女性只許吃奴食。

  但是奴食很乏味,有些男主人在家裡偶爾賞賜寵愛的女奴一點男人食品,讓
她們以水泡著吃解解饞。女性的牙齒很軟,咬不動男人食物,需以水泡著吃。軟
齒很便她們為男人口交。因為很少帶大鳳出去玩,也很少讓她在床上伺候我,可
她表現又很好,二鳳在床上伺候我的時候,她規矩地跪在床邊侍候或幫忙,從無
怨言,所以為補償她,幾次賞她剩飯吃。但是從沒賞過二鳳。

  二鳳在她房間裡聽到我的話,又嚷道:「爺啊,奴可以吃點嗎?」

  我沒有搭理二鳳,關上了門,下樓去找阿宣。
第二章

  阿宣就住在我家樓下,我到了樓門口時,他也正好出來,身後還牽著他的女
性。

  「嗨!阿宣,今天怎麼了,肯把你的三等貨拉出來溜了?不嫌丟人了?」

  「大哥!你沒帶你的二品女奴嗎?」

  「小刁奴拴屋裡收拾房間呢。」

  「嗨,要知你不帶奴我也不帶了。我是怕去女性市場你牽著奴,我沒有,人
家以為我第一次買奴呢。」

  「呵呵,你這三等貨還是拴在家裡隨便玩玩吧,拉出來更沒面子。」

  「還好啊,大哥,我今天把她妝扮了一下,還算牽得出來。」

  「是嗎?我瞧瞧。」

  阿宣一抖鏈子,命令他的女奴:「丑貓,過來!」

  「丑貓」是阿宣給她起的奴名。

  丑貓有點怯生生地望著我,擔心我說她不好看,主人又把她鎖回家裡去。我
知道,阿宣自從把她買回來還從沒領她上過街。

  「快點!」阿宣見她步子緩慢,使勁一拉她的項鏈,拉得鐵鏈嘩嘩作響,差
點把她的脖子拉斷。丑貓一個趔趄到了我面前,差點跌倒。阿宣又踹了她一腳:

  「還不拜見大爺?」

  「大爺」是女奴王國裡女性對男主人的朋友的稱呼。對自己的主人則稱「爺」。

  丑貓跪在地上俯身施禮:「奴家拜見大爺。」女奴王國裡女性對外人要自稱
「奴家」,對男主人才能自稱「奴」。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丑貓,別說,今天確實妝扮得漂亮一些:嘴唇塗得艷紅,
臉蛋抹得白白的,寬領的紅色項圈有三寸寬,幾乎與脖子一樣高,使丑貓的短脖
子顯得很長,項圈上除了繫著三米的金色鏈子,還掛著一個小鈴鐺,上身是銀色
的金屬貞操胸罩,上面畫著荷花,胸罩兩側下聯的細鏈閃閃發光,聯著下身的紅
色金屬貞操帶,貞操帶護陰的地方是個橢圓的造型,上面也畫有一個女奴像。背
上斜背著紅色的鞭套,裡面插著一條黑色的皮鞭。

  「呵呵,不錯不錯,妝扮得夠靚!真看不出是個三等貨色啊。老弟花了不少
錢購置這副行頭吧?這種圖案的項圈和連乳貞操帶是新貨吧?好像在女性商場裡
沒見過呢!」

  「嘿嘿!還行吧?」阿宣得意地說,「昨天剛買的,其實是為要買的新奴准
備的,先讓這奴試試新吧,要不這丑奴怎麼帶得出來見人?往後有了好奴,才不
帶她出來呢,鎖在家裡當個肉墊玩吧。」

  「看來哥們今天非要買個好的回來了!」

  「當然,至少是個二等品!」

  「嗯,今天上來一批新品,保你不會失望。快走吧。」

  「走!」阿宣說罷,轉身踢了一下跪在地上的丑貓的屁股,算是給她下了起
身的命令。丑貓忙起身,被阿宣牽著,跟在我們的身後。

  我們步行去女性市場。連走邊聊。女奴王國裡沒有汽車,只有電車,一般到
外地出遠門時才乘坐。本地的主幹街道上,都有像機場電梯一樣的傳動帶,稱作
電動路,電動路像河流一樣緩慢地流動,遍佈各條道路,電動路上有坐椅,人們
可隨時坐在上面,隨時下來。如果帶有女性,則把鏈子扣在坐椅的鐵環上,女性
在電動路旁邊的奴道上跟著步行,如果是快速電動路,所帶的女性則被鏈子牽著
小跑。當然所謂快速路,也只是女性小跑的速度而已。在女奴王國的大同社會制
度下,人們生活得很悠閒,每週只工作四天,每天只上半天班,上午班或下午班。
所以女奴王國裡,沒有風馳電掣和匆忙的步伐。路上也沒有擁擠、喧鬧和繁忙的
景像,只有三三兩兩的行人,或閒散獨行,或牽著自己的女奴遊逛。

  我和阿宣邊走邊談著各自的打算,期盼今天有好運氣,買到一兩匹稱心的女
性,說到興奮處,阿宣掏出香煙,分我一支一起點上,隨手把鏈子扣在腰間的鐵
環上。丑貓跟在後面,好奇地看著街上的景物,常常不自覺地放緩腳步,直到鏈
子拉直了,牽動她的項圈,才馬上跟上來。因為被阿宣買回來一年多,一直鎖在
家裡,還從沒被帶出來過,她的眼睛到處看不夠。阿宣不時拽一下鏈子,拉她快
走。

  今天的天氣不錯,風和日麗,又是休息日,街上的人比較多,不時有人從我
們面前經過,大都牽著奴,有牽一匹的,有牽著兩三匹的,還有讓奴在地上爬行,
訓練她們的爬行能力或是娛樂。女奴王國的街道都鋪的地板,潔淨如洗,不會弄
髒了女奴的身子。也有騎著奴慢行,在街上閒散遊逛的;還有的讓奴直立行走,
男主人騎坐在女奴肩上,高高在上,雙腿夾著女奴的勃頸和項圈;有的玩累了,
坐在奴背上,在街邊休息。遠方的中央大道上,快速電動路也不像平時那樣總是
空著,常看到有人坐在上面,旁邊是跟著小跑的女性。

  這時,我們對面走過來一個人,身後竟然牽著九匹女性,這是女奴王國裡男
人擁有女奴的上限。不過一般男人不會把家裡的女性都同時牽出來,免得行走時
麻煩。我和阿宣不禁有點羨慕地看著他,雖然他的奴看上去並不都太好的貨色,
多數應該是二等品和三等品,但是數量比我和阿宣多不少。那人見我們看著他,
禮貌地向我們點頭微笑。阿宣和我也回禮,和他打了個招呼。

  阿宣問道:「哥們,怎麼把奴都牽出來了?」

  「呵呵,兄弟別誤會,我可不是顯擺奴多,我剛出差兩個月回來,這些刁奴
們鎖在家裡都憋壞了,都吵吵著要出來曬曬太陽,我就把她一起拉出來遛遛。唉,
這些不守婦道的奴,不守安分!因為買來時間不長,以後再慢慢調教吧。讓兄弟
你見笑了。」

  「呵呵,是這樣啊,」阿宣道,「出差的時候咋不帶上一兩匹隨身伺候呢?」

  「不行啊,這事特急,領導讓快去快回,所以一匹也沒帶。」

  「哥們辛苦了!沒奴伺候著,男人哪習慣啊?」

  「是啊,這不回來了,領導放我一個月假。正好可以集中時間好好調教她們。
這奴多了,奴規就得嚴格執行,不能寵著她們,要不家裡就亂了。」

  「可不是?男人心軟不得,女奴天生就是欠打的,不打不行。」

  「沒錯!」那人應道。然後回頭一抖手中九條鏈子,命令九隻女奴全都跪下,
在地上爬行,他揮起鞭子挨匹抽著她們爬起來,像趕羊群一樣從我們身邊爬過去。

  我們繼續往前走。

  來到女性市場大廳的門口,看到裡面已聚集了一些買者。

  「大哥,咱們好像來的晚了一點,快走啊,別把好的讓人挑走了!」阿宣有
點迫不急待。

  「不用急,老弟,多的是!」我答道。但還是和阿宣加快了步伐。丑貓牽在
後面跟著小跑。

  來到女性市場的展賣大廳,看到新來的上千匹女性已經陳列出來了!共有五
排長長的玻璃廚窗,一等品一排,二等品和三等品各兩排,每排都有一列火車那
麼長,每排玻璃窗都由一間間隔斷的方形玻璃小屋相聯而成,每間玻璃小屋裡拴
著一匹女性,她們擺出各種各樣的造型,像一個個雕塑,一動不動地站或跪在裡
面,千姿百態,都略帶討好的媚笑,供流連駐足的買者們鑒賞、挑選,她們身上
穿著樣式統一的白色連乳貞操帶,戴著項圈,繫著項鏈,鏈子另一頭鎖在玻璃屋
中間的系奴柱上。每間玻璃小屋的屋頂上都打著燈光,女性「雕塑」們在燈光的
照射下奴體畢現,姿態各異。女性身體由於改良,都極其柔軟,大都可以做許多
從前雜質演員才能做出高難度造型,比如身體後仰,頭貼到屁股上,或是單腿筆
直地抬起,貼到臉上,以及身體反躬,成拱形立在地上。這些對柔若無骨的女性
們來說,很容易。所以玻璃屋中的女性們造型各異,像一個個盆景花一般婀娜多
姿。

  大廳裡的買者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多,也就剛來了百餘人,散佈在空曠的大
廳裡顯得稀稀落落的。大廳裡播放著悅耳的輕音樂,不時傳來人們品評女性、相
互交流的話音。

  我和阿宣從中間一排的一等品開始瀏覽。

  玻璃屋都是全透明的,大家除了看女性的外表,還要查看每個女性的說明書。
每間玻璃屋的牆壁上貼著女性的鑒定標籤,標籤上的寫著女性的品級和年齡,每
間玻璃屋旁邊都有一個電子觸摸屏,裡面就是女性的說明書,裡面詳細介紹女性
的身體數據、女工成績、奴性情況,包括皮膚白嫩度、光滑度、乳房尺寸及彈性
指數、頸圍、頸長、眼睛尺寸、單雙眼皮、嘴唇厚度、舌頭靈活度、腰圍、臀圍、
腿圍、腿長、身高、體重、陰毛密度、陰唇尺寸、身體各部位的性慾敏感度及鞭
打時的疼痛敏感度、肚臍到陰道的長度、陰道與肛門的距離、手腳、手臂的詳細
尺寸;還有在國家女紅院訓練後各項女工的得分,包括體力、耐力、爬行能力、
肉凳成績、受騎能力、縮陰技能、叫春技能、口交技能、侍奉男人性愛的各種姿
態的熟練度得分、舌浴男體技能得分、撫摸技能、用乳房撫摸、按摩男主技能、
歌舞技能、女性造型表演技能、跪姿、步姿優美度、說話語音優美度、是否熟記
《女性為奴侍爺守則》(這一項都是達標的,否則不會出品),還有化妝技能、
整理家務技能、伺候男主穿衣、脫衣技能、為男主點煙、沏茶、伺候男人沐浴技
能等等,共一百多項女性說明參數,這都是女性們從三歲開始在國家女紅院培養、
訓練的項目,到十六歲如果訓練合格,則可按其身體修養、美容美體狀況和女工
成績得分按等級出品上市,賣給男人享用玩樂。但是在女紅院裡,她們並沒有接
觸過真正的男人身體,訓練用的都是特製的智能電子假體,假體顯示屏隨時顯示
她們做的正確與否或做得好壞,調教師持鞭在旁監督、調教。所以伺候男主的很
多技能,還要靠男主買回來後親自調教成熟。不過這些參數基本代表了一個女性
的先天素質。

  玻璃屋裡一千匹女性,都一動不動地擺著各種造型,要挑選一遍也要花不少
功夫。阿宣看著一等品的貨色,真覺得哪個都不錯,說明書上的參數也都很高,
個個都比身後牽著的丑貓要強。她們或豐滿、或苗條、臉蛋都不賴、身材也勻稱,
縮陰、叫春、舌浴、爬行、耐力等技能分數幾乎沒有太低的,有一個看著比較清
瘦的女性,受騎能力卻非常高,達到9.5 分(滿分10分),也就是說可以連續受
騎受坐24小時,我們都有點驚訝,看著她在玻璃窗裡擺著迎風起舞的造型,曲身
後仰,挺胸凸臀,眼神斜視上方,姿態優美,臉蛋也不錯,看說明書,乳房尺寸
和彈性不差於那些豐滿的女性。發覺有買者盯著她看,她越發突挺胸脯,雖然按
著造型表演的要求,身體不可有絲毫晃動,即使眼神也不能亂動,但是我看出她
微笑得更加動人,不再像個雕塑那樣凝固呆板。阿宣曾羨慕我家裡大鳳那匹坐騎,
又向來偏愛苗條型的,所以看到清瘦、受騎技能又超強的就有點動心,從頭到腳
打量半天。

  「大哥,這一匹還不錯吧?你看這小細腰,騎上去多舒服!你看,屁股倒不
瘦呢!皮膚也白皙,要不要調出來看看?」

  他的專注也引來其他兩個男人過來鑒賞。我也幫他仔細查看觸摸屏裡的各項
參數。可是發現一個問題:

  「阿宣啊,別的參數都好,只可惜性慾敏感度不高,才6 分!中看不中用啊。」

  「是嘛?才6 分啊?剛及格啊!我剛才咋沒注意這一項,以為也不會低呢。
唉!我這丑貓性慾度就不高,淫水不旺,那就算了,不能再買這樣的。唉,可惜
了!」

  「那走吧,再看別的吧,別著急,這麼多呢!」說罷我們去看下一匹。

  這匹是豐滿型的,阿宣不感興趣,我倒是想要個豐滿型的。於是看了一下參
數,體力8 分,耐力8 分、爬行能力7 分、肉凳成績8 分、縮陰技能9 分、叫春
技能9 分、乳房撫摸技能9 分、性慾敏感度9 分……基本上都不低,但是口交技
能竟然不行,才6 分,看她表演的造型是「美陰奉主」,側臥地上,單腿揚起,
抬臀送陰,一種等待男人插入花心的性愛姿態,只是陰部被閃閃發光的貞操帶遮
住,看說明書,其陰唇敏感度極高,淫水流溢量大。不過我更喜歡口交、舌浴技
能突出的女性。而且口交技能突出的女性都很聰明,調教起來會很容易。

  在我看這匹女性參數的時候,阿宣已去看下一匹了。我過去看了一眼,這匹
臀部太瘦,擺的造型是抬頭望月,雙腿跪地,屁股向後尖突,抬頭仰望天空,挺
胸,一手撫腦後。阿宣說歌舞技能是10分!

  「嗯,不錯,」我說,「明年再有錢,我就買匹善歌舞的,讓家裡熱鬧點。」

  「你那二鳳跳得也不錯啊。」

  「什麼不錯,瞎蹦罷了,就會搖搖她的乳房,向我獻媚,讓我寵幸她。」

  「呵呵,也比我那丑貓強,她不獻媚還好,一獻媚把我噁心死!」

  「呵呵,不至於吧?」

  「真的,這笨奴,你是不知道。」阿宣說著,一拉繫在腰間的鏈子拽身後的
丑貓:「呆奴,快走!」

  丑貓聽到主人當著外人罵她,臉帶羞色,低著頭手撫胸前的鏈子跟在後面。

  我們接著瀏覽下一匹的女性。

  下一匹表演的是造型是美乳獻主,跪坐在地上,上身後仰,雙手向後扶地,
金屬乳罩上畫著燃燒的火焰,雖然看不到她的乳房,但乳房一定很棒,不少買者
讓展廳服務員牽她出來,到女性品鑒廳去品鑒,那裡可以除去她的乳罩,鑒賞她
的乳房。點看她的說明書,乳房的各項參數果然都非常好,豐滿度、堅挺度、彈
性、光滑度、敏感度俱佳。我也很喜歡玩弄女性的乳房,不過家裡二鳳的乳房也
不賴。所以先不考慮這種女性了。

  當服務員把她又牽回來的時候,阿宣很想也把她調出來,看看她的乳房有多
美。

  「大哥,你不想看看嗎?看一看也是享受啊!」

  「算了吧,哥們,光看不買是要付30元品鑒費的,別浪費錢了。」

  「我知道,就是想看她的乳房好到什麼程度。」

  可是阿宣想了想還是沒有捨得。畢竟他才八級工資,一個月只有200 元。這
次他總共才帶來2600元,而一匹一等品要三千元呢,如果他今天真要買一匹一等
品回去,還得找我借400 塊。我工作5 年了,按女奴王國的統一規定,是五級工
資,每月400 元。雖然在女奴王國,公共福利非常高,住房、醫療、水電以及工
作等都同國家統一分配,一個男人生活上每月只需100 元,但是要是養兩匹奴,
每月也得花60塊。我這次帶了6000塊錢來,如果阿宣不找我借錢的話,也就剛剛
夠買兩匹一等品的錢。不過我是打算只買一匹一等品,再買一匹二等品,二等品
2000元,這樣加起來還富裕一千塊,借阿宣一些,手頭還留點閒錢,可以和朋友
吃喝玩樂,還可以給奴買點玩具。

  阿宣還是有點眼饞地看著美乳女性,見她已經被牽進玻璃屋的小門,重新拴
回到系奴柱,又換了一個造型,單腳著地,另一條腿後揚,俯身九十度,兩臂張
開如翅,向後高高翹起,雙乳下垂,玻璃屋牆壁上顯示出造型的名稱是「垂乳待
主」。

  阿宣嘴裡讚歎著:「如果托起她的一對乳房,手感一定好極了!」

  我一拉他的胳膊:「得了,哥們,三千塊錢就買一對乳房回去,你也太奢侈
了。等你工作十年長到三級工資再說吧!」

  我說著拉他往前走,正準備看下一匹,忽然發現前面一間玻璃屋前,聚集了
不少人。

  「大哥,去那看看有什麼好貨色,圍了這麼多人!」

  「好!」我應道,心裡也好奇。

  這間玻璃屋前正有五六個人邊看邊議論著,似乎都在嘖嘖讚歎。他們身後都
牽著自己的女奴,那些女奴也相互湊近了,扎堆在一起,背著主人交頭接耳,好
像也在悄聲議論玻璃屋裡的同類。

  「朋友,讓一下好嗎?我看看,有什麼好的」阿宣請人閃開一個位置。圍觀
的人也很有禮貌給我讓了一個位置:

  「來,兄弟,你欣賞一下吧,真是少有的美奴啊!」
女奴王國(二- 中)

  我仔細打量,見玻璃屋裡的女性表演的造型是回眸一笑,兩腿前後交叉,右
腿向前弓起,左腿向後伸直,左手背後,挺胸突臀,右手撫頭,回首向後媚笑,
腰部屈曲,非常柔韌,姿態優美婀娜。臉蛋如月,極為俊美,微笑迷人,身體不
胖不瘦,皮膚白嫩度10分,光滑度10分,全身上下雪白無暇,看說明書介紹沒有
一個斑點,沒有一點破損,在燈光下泛著光澤,尤其造型表演10分,非常善於美
體、化妝、歌舞。

  可是這個美奴看的人多,卻沒有真想買的。圍觀的人議論說,只可惜她的女
工各項技能分數在一等品裡都不算高,雖然性慾敏感度很強,但不善於伺候男人
身體,只適於在家裡作花瓶擺放,供客人觀賞。有人說,也可以在家休閒無事時,
順手撫摸著玩弄,享受其光滑的肌膚,還有人說,可像《玩奴畫冊》上一樣,在
和其他奴玩耍時,令其在旁作造型養眼,偶爾挑逗一下她的花心,用手指沾上一
點淫水,抹在其他奴的花心,借水澆花什麼的。

  「大哥,你已經有倆奴伺候了,還不買一個美奴回家擺放養眼,裝點居室?」
阿宣開玩笑地對我說。

  「是啊,太美了!」我看著愛不釋目,「可惜不善伺候男人,三千塊錢買個
花瓶回去啊!」

  旁邊的幾個哥們也都隨口附和,這個說:

  「是啊,女奴買來還要主要伺候男人用的,哪有錢擺花瓶啊?咱們也都是七
八級工資……」

  那個說:「還一等品呢,叫春和縮陰才5 分,口交才6 分,不會給男人口交
還算女性嗎?還能評上一等,怎麼評的啊?」

  另一個又插言道:「那也是皮膚和造型太出色的緣故嘛,養眼養手,是啊是
啊,肉凳和受騎度太差,才4 分,坐不得騎不得,牽出去遊玩,累了都不能坐,
還得找椅子,別人坐奴,咱坐椅子,嘿嘿!」

  「那你帶兩隻奴嘛,一隻養眼,一隻作肉凳,呵呵」

  「得了吧,我家裡就這一匹帶不出去的三等品,還帶倆?」

  他們後面的女奴也聲高聲低地跟著議論,被男主人們不時回頭呵斥一聲,拉
得項鏈子嘩嘩響。

  聽著大家的七嘴八舌,我問阿宣:「你覺得呢,值得買嗎?」

  阿宣答道:「要買你買,你都有倆了,我才一匹三等貨,我得先買一匹實用
的,以後再買這種裝點門面的。」

  我也同意那些哥們說的話,可是又被「花瓶」吸引,於是又仔細查閱顯示屏
說明書,看了一遍,覺得其實也沒有他們說得那麼不實用,從各項參數上來看,
還是很有調教的潛力的。也可能在國家女紅院裡,調教師發現她外表上很有天資,
所以偏重於培養她美體、造型等外在的方面,使她能得三個10分,這樣就可能評
上一等品,可是同時忽視了對她女工技能的訓練。

  另外她造型表演一項是10分,說明書上的鑒定寫著:

  「造型姿態優美,身體無絲毫晃動,持續時間超過24小時,極限值達36小時,
可供男主家中擺放、裝飾廳堂,更可欣賞、撫摸,享用其肌膚光滑、淫水流溢,
而其姿態仍可保持穩定優美,絕不亂動,是男人養眼養手之肉體雕塑,亦是待客
時很好的陪襯、觀賞之物,為男主增色……」

  阿宣見我反覆查看說明書,說道:

  「大哥,你真想買個花瓶啊?夠奢侈啊!以後我更不敢和你一塊帶奴出來了!」

  我笑道:「你今天不是都帶出來了?」

  那些圍觀者們議論了一會兒,各自牽奴散開了,玻璃屋前只剩下我和阿宣。

  「大哥,走吧,去看看別的吧!瞧那邊,那個造型也不錯啊!」

  我沒動,對阿宣道:「我還真打算品鑒一下!」

  「行,大哥,有你的,算你比我有錢!想買花瓶玩!那你就先品鑒一下,不
行就算,反正就是30塊錢唄。」阿宣仍不相信我會真買。我其實也還是在猶豫,
並沒完全決定下來。想品鑒一下再說。

  於是我按了顯示屏上的品鑒按鈕。

  片刻功夫,走來了一名展廳服務員。展廳服務員都是國家永久封存的女性,
她們或是因為年齡超過35而未賣出,或是被男主申請退回女紅院,國家把這些女
性回收封存,再不出售,給她們鎖上永久性黑色連乳貞操帶,分派到女紅院裡作
調教師和女性市場作服務員。她們因為沒有男主,所以不能外出上街。

  她們在女性市場裡服務時也要繫上項鏈,只是項鏈長長的,繫在大廳屋頂懸
掛的軌道上,像過去的有軌電車一樣,可以按著固定的線路在大廳裡走動服務。
她們大都面無表情,作調教師時對受訓的女性非常嚴厲。

  服務員來到我面前,鞠躬施禮道:「大爺,是您要品鑒女性嗎?」

  我點了下頭。

  「請您稍等。」說罷她劃電子卡打開玻璃室的門,去牽室內的女性。

  「花瓶」美奴見到我叫來了服務員,要帶她去品鑒,十分興奮。當服務員從
系奴柱上解下她的鏈子,要牽她出來時,她從玻璃屋裡感激地看了我一眼。

  自從她上市以來,觀賞他的人多,可是品鑒她的人卻只有過一個,品鑒之後
沒被相中又被牽回了玻璃屋。由於女性市場市場供應十分充足,供需比例經常達
到6 比1 甚至10比1 以上,所以能被男人挑出去品鑒甚至最終選中,都是非常幸
運的。

  尤其近年來國家要求女紅院大力提高一等品的出品數量,提高公民享用女性
的性樂生活水平,女紅院不斷擴大女性的繁育量,因為一千匹女性中才能調教出
來一兩匹一等品,所以必須要有足夠的數量作基礎。同時加大調教的強度,研發
了許多新的調教工具、調教方法。結果不僅一等品的產量提高了,二等品、三等
品的產量也大幅提高,上市貨源越發充足,女性市場的庫存量激增,遠遠超出了
公民需求量,大批成品女性因為超過三十五歲沒有賣出而淪為剩品,被女紅院收
回,戴上永久性黑色貞操帶。

  由於女性繁育量的大幅提高,女性廢品的數量也大幅增加。她們因為訓練一
直不合格,到了三十歲還未達到成品要求,則被放棄調教而淪為廢品,戴上永久
性黃色貞操帶,不會再有上市銷售的機會,在女紅院裡作女傭,干雜活。女性的
成品率一般在百分八十左右,百分之二十的女性會淘汰淪為廢品。所以女性們在
女紅院中都努力訓練,以免被淪為廢品,終生沒有機會侍奉男主。

  但是好不容易訓練合格,出品上市了,能最終被男人選中買回家也是更不容
易的,大部分的成品女性在展賣玻璃屋裡站到三十五歲,一直無人購買,最後成
為剩品,也被女紅院收回,戴上黑色永久性貞操帶,再沒有機會到男人身邊侍奉。

  由於女性總產量的提高,女紅院每年回收的剩品和廢品量也越來越多,不過
國家科技高度發達和極其富有,再多的女性也蓄養得了。

  女奴王國的家庭從來不用生育孩子,女性都由國家統一繁育供給,國家女紅
院的女性繁殖基地專門生產女性,王國的男人公民則由國家人口部人工繁育製造,
在人工子宮中優生優育,誕生後體質強健,國民身體素質極高,國家教育養大到
十八歲分配工作、住房,獨立生活。為了男人公民們有數量充足的女奴享用,人
口部每製造一個男人出來,則要求女性基地至少生產十匹女性,經過訓練篩選,
到十六歲,訓練合格的,按其訓練成績分為三個等級,運到女性市場上市;到三
十歲,身體素質和女工成績仍不合格的女性淪作廢品,不再上市。女紅院近年來
把大批剩品女性調集到繁殖基地,從國家精子庫抽取出生育女性的精子,用這些
剩品女性大量生育女性,加強訓練調教,以提高一等品的產量。

  但是個別以一等品上市的女性,因為運氣不好,十六歲上市後一直沒有賣出,
超過二十五歲降為二等品,過了三十歲又降為三等品,直到三十五歲也沒賣掉,
最終淪為剩品,再也沒有機會伺候男人。對於女性來說,她們從小就明白自己是
為伺候男人而生,如果不能伺候男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所以在女紅院刻苦訓
練,爭取到十六歲能夠作為成品上市。

  上市後競爭也很激烈,能夠爭取到被男人品鑒的機會也是很難得的。剩品是
大部分女性的命運。

  所以花瓶看到服務員進來牽她去品鑒廳,非常興奮。

  她也聽說過一等品最終淪為廢品的可怕故事,這種可怕的故事會不會發生在
自己身上?本來剛上市的時候她還信心十足,但是半年下來自己仍沒有賣出,她
越來擔心未來的命運。每次展賣時站在玻璃屋,都渴望機會的到來。可是男人們
多是圍著她看一會兒,議論一番就離開了。

  這回終於被我調出來去品鑒,她決心一定要好好表現,抓住難得的機會,她
早就在玻璃屋裡呆夠了!

  阿宣見我要去品鑒廳,他只好先一個人去逛。因為品鑒廳只允許交錢的買者
單獨進去品鑒女身。

  服務員牽著「花瓶」,帶我從特定的通道走向品鑒廳,我走在她們後面。
「花瓶」知道我在後面看著她,內心激動、興奮,又有點緊張。她努力以女性最
優美的步姿走著,細步挺胸,款擺腰肢,扭動屁股,雙臂輕搖,我看得出在她輕
盈優美的步履中,還是帶有一點緊張和僵硬,因為,她不知我最後是否會買走她。

  來到品鑒廳,門口早有三隻服務女性迎候,她們先給我鞠躬施禮,然後其中
的一隻從送「花瓶」的服務女性手中把鏈子接過來,把「花瓶」牽到圓形品鑒台
上,檯子有半米高,直徑六米。另兩隻服務女性請我坐到台前的一把轉椅上,面
前一張桌子,桌上放著電子筆記本,本裡是「花瓶」的說明書。兩隻服務女性一
左一右侍立在我的兩側,給我倒了一杯水,又問「大爺吸煙嗎?」我點頭,服務
女性彎身遞上一支煙,拿著電子打火機給我點著。

  我吸著煙,又翻看了一下「花瓶」的說明書,抬頭看看跪在品鑒台中央的
「花瓶」,她微低著頭,雙手合在胸前抱著從項圈垂下的鏈子,表示「期待成為
您的女奴」。站在她旁邊的服務女性牽著鏈子的另一頭。

  「大爺,可以開始了嗎?」服務員問。

  「開始吧!」我應道。
女奴王國(二- 下)

  於是,台上的服務女性牽動鏈子,命令「花瓶」站起,她單腿跪在「花瓶」
面前,用一張電子卡,刷卡打開「花瓶」的貞操帶上的鎖,又在乳罩上刷了一下
卡,打開乳罩鎖,將貞操帶和乳罩全部退下,最後連項圈和項鏈也全部除去。

  一個雪白如玉的「花瓶」赤裸地站在了台上。服務女性拿著「花瓶」的行頭
走下了台。

  太美了!我睜大了眼睛!這美奴全身畢現真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我令她重新表演剛才在玻璃屋中的造型。

  「是,大爺!」她應道,然後耍了一個柔美的舞蹈動作,順勢擺出造型,定
在那裡。剛才被貞操帶遮住的玉乳此刻突現出來,飽滿、挺拔,乳頭、乳房在燈
光下晶瑩、圓潤,色澤如珍珠;看下面,陰毛叢疏密適宜,梳理得整齊漂亮。

  我很想仔細品鑒一下剛才被護住的陰唇、陰道部位,令她變換一個張腿的造
型,展露出陰部。可是我離得太遠,看不十分清楚,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想繞過
桌子、靠近品鑒台。這時左右的服務員卻擋住了我,謙恭但又堅決地說:「大爺
請不要靠近舞台!」我知道,在沒有付全款買下女性之前,是無權觸碰女性的,
所以她們不許我離得太近。

  我只好又坐回椅子上,然後命令「花瓶」給我表演三十個造型,並都用舞蹈
連起來。這是「花瓶」的長項,果然她熟練如行雲流水般表演起來。看著在千姿
百態中變換的女性美體,真是賞心悅目,我覺得即使不買,花30塊欣賞一次也是
值了。不過我還要進一步測試一下。

  我讓她在品鑒台爬行,看一下她的爬行技能,這一項則顯得動作笨拙,遠不
如剛才那樣流暢了。雖然看得出也她很努力,爬行姿態盡量保持協調、優美,但
是動作比較緩慢。我讓服務員上去抽她幾鞭,催她加快,一快動作就有點亂。

  我令她張開四肢站在台上,讓服務員用皮鞭測試她全身各部位的疼痛敏感度,
服務女性很專業地舞起皮鞭,每一鞭輕重都能保持一致,鞭的落點也很準確,即
使乳頭這麼小的地方,鞭梢也能精確捕捉。「花瓶」呻吟、叫喚著,使勁誇大她
的叫聲和痛感,生怕我覺得她身體痛感度低而不好調教。男人們都喜歡不禁打、
對疼痛敏感的女性,這樣,每一鞭調教都有良好的效果。服務員的測試有兩遍,
第一遍是輕抽,第二遍是重抽,「花瓶」身體各部位的疼痛敏感度,基本上和說
明書寫的一致,整體上是較高的,第一鞭重抽落在屁股上,就疼得大叫了,第二
鞭落在乳房上,就開始流淚了。剛抽四五鞭,就亂動了,服務員建議把她捆起來。
我說算了吧,可以看出來了,不打了。

  花瓶滿臉淚水,跪在台上。美麗的臉蛋真像雨中荷花一樣嬌美!我命她下巴
前伸,張開嘴,伸出舌頭,讓服務員找來一個假陽物讓她舔,她舔得很溫柔,但
是不流暢。舔時也沒有如饑似渴的呻吟聲,這是口交的基本技巧,要伴有飢渴的
呻吟聲為男人助性,而她舔的花樣也不多,舔的方式也不夠標準,難怪口交才6
分,要是我打分,她也就5 分。我搖搖頭,看來真是個「花瓶」。

  「花瓶」見我搖頭,臉上掠過一層陰影,心裡一下子非常焦急,低著頭,卻
又不時抬眼盯著我,目光裡充滿乞求,她不想再回到玻璃屋去了!真的不想再回
去了!她一定要抓住這次難得的機會!否則未來還不知會如何!等待、降品、廢
品,可都不好說啊!

  服務員看到我搖頭,也以為我不太滿意了,又取來「花瓶」的那副貞操帶和
項圈,站在台下,準備把「花瓶」牽回去。可是「花瓶」跪在台上絲毫不動,只
凝望著我,好像在等待我的下一個測試。我又點上了一支煙,思考一下。

  我讓「花瓶」轉過身,趴在地上,蹶起屁股,分開雙腿,展露陰部,陰部也
非常漂亮!我讓服務員用震動器挑逗一下,然後把一束探照燈光打在陰部上,燈
光下,我看到晶瑩、流溢的淫液豐常充盈,已流到了大腿上,性慾敏感度確實算
得上9 分。這一點不錯!再讓服務員拿來縮陰技能測試儀,插進她的陰道,儀器
上顯示收縮力度小,節奏感差,未等儀器計算出綜合得分,我就說道:「好了,
收起來吧。」

  我心裡已經下了結論:這匹女性的特點就是外觀和本身的素質都非常出色,
是觀賞、把玩的尤物!而主動伺候男人的技能都比較差,就是男人們常說的中看
不中用,女性的天職就是兩個:供男人賞玩和伺候男人,不會伺候男人的女性就
是半個廢品。可是她的賞玩性很突出,也算彌補了她的女工技能的不足。我想,
如果買下她,我還有錢再買個二等品,挑個女工技能突出的不就行了?當然一等
品裡全能的女性也不少,可是外表、皮膚、造型都這麼突出的也還是少見的。就
下了訂金吧!

  這時,服務員因為我剛才說了句「收起來吧」,以為我已決定不要「花瓶」
了,已開始給「花瓶」穿貞操帶。「花瓶」動作機械地配合著穿戴,汩汩地流著
淚,以為又要被牽回到玻璃屋裡去了。

  我向服務員一招手,服務員走過來,以為我要付品鑒費。

  「下訂金。」

  「啊?訂金?大爺,您是說訂金嗎?」

  「對,是訂金!」說著,我掏出了銀行卡。

  「花瓶」和給「花瓶」穿貞操帶的服務員都意外地回頭盯著我。愣愣了幾秒
鐘,「花瓶」忽然跪地給我扣首:「謝謝爺!我一定做您的好奴!」服務員反應
過來,立刻拿起皮鞭抽「花瓶」,命她起來。因為在沒有付全款和發養奴證之前,
待賣的女性是不能隨便叫爺和給人扣首的,必須有服務員,也是她們的調教員的
命令才行。花瓶被驅趕著從地爬起來,服務員沒再給她穿貞操帶,帶她進了品鑒
廳的候主室,她回頭又望了我一眼,盼望著我早點把她取走。候主室也是一個透
明的玻璃房,但是非常寬敞,裡面已經有兩匹女性在那裡等候,她們全都是赤身
裸體,一絲不掛,並排站著,雙手放在頭上。她們的表情都非常興奮。花瓶進去
後,像她們一樣並排站好,手放頭上。趁服務員不注意的時候,那兩匹女性悄聲
地和花瓶打招呼。花瓶和她們也都相識,她們相互慶賀被男人選中,將要幸福地
成為女奴。






















0.013128042221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