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女老師 M的下著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女老師M的下著
      第二章 美女的網狀褲襪

        某內衣廠商委託的屬於高度機密的聽寫調查檔案仍在持續中。


        @田久保秀,三十九歲,服務於腰帶製造公司。

        比西北風更強烈的晚秋小颶風,帶來寒冷的雨,打在日本海海邊的鐵路上。

        接近黃昏。

        只有兩節車廂的電聯車停在月台上。

        車內的廣播用抱歉的口吻說:「可能還不能修復。」

        田久保是在出差回來的路途中,沒有特別的急事,想看海的巨浪,走下月台。

        從另外的車廂下來令人驚豔的美女。肩上掛著一個大背包,讓人想到是去工作
      或是去旅行。

        深褐色的網狀褲襪十分搶眼。

        可能因為有一雙修長的腿,身上的大衣和裙子都相當短。

        「真沒禮貌,這樣盯著看。」

        年輕的女孩露出這樣的表情瞪一眼田久保秀,走上陸橋。

        田久保心想,這個女人的個性一定很強烈。擡頭看時,大衣和裙子如降落傘般
      搖擺,幾乎能看到大腿根。

        可能是二十三、四歲吧,又向下對田久保瞪一眼,好像怪他偷看不該看的地方
      。

        田久保急忙低下頭,對自己由下向上偷看的行為感到愧疚。

        從陸橋走下去時,女人的裙子和大衣被強風吹起。

        這一次女人沒有回頭,只是用手壓住大衣和擺裙向收票口走去。

        看得田久保產生慾火,想早一點趕回家,把老婆映子的衣服剝光。

        和七、八名旅客一起經過收票口。

        雖然是小車站,還是有「觀光旅館服務台」,有一名中年女士坐在那裡,百般
      無聊的樣子。

        年輕的女人向四周看一眼,大概覺得外面的風太大,向服務台走去,可能是要
      求介紹旅館。

        田久保也決定這樣做。

        「就算有暴風吧,一個人怎麼行呢。」

        中年女士用很重的鄉音嘮叨,然後看田久保。

        「嗯?是父女,還是兄妹?算了吧,不要吵架,住在一起怎麼樣。」

        沒有問年輕女人和田久保的意見就開始打電話。

        「我是無所謂的,在大房間裡,各睡一個角落就行了。」

        「啊…這…」

        女人低下頭,緊咬嘴唇思考。

        --在深藍色的海洋上有無數的白色波浪。

        到達旅館後,女人當然沒有放棄戒心,只是站在窗戶邊看夜晚的日本海,也沒
      有換睡袍,更沒有自我介紹。

        「那麼,我一個人先喝了。」

        在尷尬的氣氛下,田久保拿起服務生送來的酒瓶。

        「哦,對不起,讓我替你倒酒吧。」

        年輕女人仍舊保持嚴肅的表情,拿酒瓶的動作很不自然。現在這樣的表示善意
      ,像在說晚上可能會比較安全。

        「謝謝,妳呢?」

        「哦,我也喝一杯吧。」

        酒杯送到嘴邊時,女人的臉上出現一絲笑容。可能有不錯的酒量,一飲而盡。

        「這個清酒很香,我…可以打電話回家嗎?」

        年輕的女人嘆一口氣說。

        「請便,小姐,費用不必擔心。」

        田久保覺得這句話是多餘的,可能會使她多心,感到有些後悔。

        「是媽媽嗎?我是蕾…電視上有沒有播呢?火車不通了,那個人打電話來,就
      說我明天會搭飛機回去,不用擔心。」

        好像要節省電話費似的,很快便放下電話,從話中可推測,這個女人不是訂過
      婚就是已婚,名叫蕾。

        「這位太太住在哪裡呢?」

        「請不要問。」

        蕾一面搖頭,一面喝酒。

        在尷尬的氣氛下,田久保也喝酒。

        「先生、太太,可以鋪臥具了吧。」

        旅館的老太太進來說。

        「有這麼年輕美麗的太太,先生一定很得意吧。不過,也很吃力吧,要不要叫
      按摩師呢?」

        「好吧。」

        暴風吹在窗戶,吱吱作響。田久保想到這樣一定不好入睡,於是同意老太太的
      建議。

        年輕女人果然又把棉被拉開五十多公分,脫下毛衣和裙子,穿著網狀褲襪和勉
      強能蓋住屁股的襯裙,一頭鑽入被窩裡。

        「咳咳,是這個房間吧。」

        老按摩師走進來,坐到年經女子的身邊。

        「就從年經的太太開始吧。」

        還沒有說完就掀開棉被,推年輕女人的身體使其俯臥。然後在在她的腰上,開
      始按摩雙肩。

        「啊…按摩師先生。」

        年輕女人慌張的扭動身體。

        「什麼也不用說,妳的肩好硬,像冰一樣,這樣的人一定會便祕的。」

        按摩師繼續揉搓女人的後背和脖子,看起來很熟練的樣子。

        「啊…唔…」

        年經的女人不語,也不動了。

        按摩師坐到女人的屁股上,在後背、腰,或用力或揉搓的按摩。

        「先生,太太的肌膚光滑有彈性,肩膀和後背卻很硬,是沒有疼她的證明。」

        按摩師誤以為他們是夫妻,以責難的口吻對田久保說。

        「太太…是吧?」

        「哦…唔…」

        什麼也不說的美女對按摩師的話也是含含糊糊的回答。

        年輕女人接受按摩的姿態看在田久保的眼裡覺得很性感。並不是自己的女人,
      但奇妙的感到嫉妒。

        「太太,怎麼樣…這一帶…」

        按摩師用粗大的手在襯裙上不停的揉搓。

        「哦…是…」

        年輕女人沒有抗拒,靜靜的躺在那裡。

        田久保擡起上半身觀察時,按摩師不僅用手,還用尾骨有節奏的搖動女人的屁
      股和溝,不愧是按摩師…

        「先生,不論男人和女人,這裡最有效,會變強。」

        按摩師坐的位置從女人的屁股移到大腿上,然後在屁股丘的下方施展指壓。

        「太太,有效吧?會不會癢癢的呢?」

        按摩師問。

        「是…唔…嗯…」

        女人的聲音好像在承認那裡有性感。

        「在東京是流行這種粗糙的褲襪嗎?不但沒有性感,又不方便揉搓。先生,你
      看清楚,腳心是最重要的,無論是對健康或是色情。」

        按摩師的身體轉到反方向,形成從年輕女人的後背壓迫乳房的姿勢,然後把女
      人的腳拉像自己的方向,用手指用力壓迫腳心,揉搓每一根角趾和趾跟。

        「這是生命的穴道,卻那麼的冰涼。看樣子,不只是肩酸痛或便秘。先生,太
      太是這麼的年輕,請以寬容的心對待她,不要嫉妒。」

        按摩師仔細的揉搓女人的腳心,然後把手伸到大腿根的內側。田久保跟著緊張
      起來。

        按摩師的手從大腿根一直揉搓到肉丘的斜面。

        「唔…唔…」

        年輕女人發出紊亂的呼吸聲,同時把大腿分開又夾緊,如此反覆的做幾次。是
      產生快感了嗎…

        「先生,太太的便祕有三天了吧…我會在肛門上按摩的。」

        「…」

        年輕女人沒有說話。按摩師的手指向肛門探索。

        「這樣…應該輕一點吧。」

        田久保一方面感到嫉妒,於是向按摩師提出抗議。

        「我知道,可是先生,和太太之間太冷淡了吧。讓她穿這種網狀褲襪,故意讓
      男人看了就討厭。」

        按摩師還是深信他們是夫妻,不再揉搓肛門,然後指著年輕女人的陰部附近,
      好像在問可不可以。

        「…」

        年輕女人緊緊閉上嘴,微微扭動下身,還做出擡起屁股的動作。

        按摩師點點頭,仍舊騎在女人的後背,用左手在乳房,右手在陰部按摩。

        「啊…啊…」

        年經女人發出和先前完全不同的嬌柔哼聲,扭動屁股。

        「先生,這樣大概可以了。現在這個時代,性慾都很低落,只知道吃飽肚子,
      又缺少刺激。我真為日本的未來擔心。如果還有什麼需要,請叫我。這一次是一萬
      五千元。」

        按摩師要求的金額很大。收了錢就走了。

        「這個…妳沒有事吧…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子。」

        田久保有一點擔心。

        現在知道剛才的按摩師是特別為倦怠期的夫妻,或多少有異常傾向的男女做服
      務。

        「讓我繼續給妳按摩吧。」

        見年輕女人要睡的樣子,田久保鼓起勇氣說。

        「…」

        年輕女人輕輕擺頭,分不出是同意或拒絕。田久保坐在俯臥的年輕女人的身邊
      ,開始撫摸後背。

        因為襯裙是深褐色而沒有發覺,現在看到乳罩是黑色網狀。

        田久保心跳加速。年輕人剛才讓按摩師按摩乳房、乳溝、臀部、肛門,甚至陰
      部,那麼我…

        不對,因為那是按摩師的專業手指。

        可是,趁女人有快感餘韻時,要快一點撫摸吧。

        田久保下決心後,模仿按摩師,騎到女人的屁股上。

        這樣即知,女人的屁股比想像的更豐滿,而且頗富彈性。

        在田久保睡袍下的分身,突然開始膨脹,碰到年輕女人的屁股溝,可是她毫無
      反應。

        田久保從襯裙和乳罩上撫摸年經女人的乳房,然後把手伸入,解開乳罩,直接
      握緊有重量感的乳房。

        「妳睡了嗎?」

        田久保問年輕女人。

        「我要繼續給妳按摩了。」

        「…」

        田久保騎在年輕女人的屁股上問,但得不到回答。臉緊壓在被單上,不肯讓田
      久保看到。這是有了酒意的關係嗎?

        「這樣可以嗎?」

        田久保左右扭動屁股,使年輕女人的臀溝震動,以五指抓緊乳房,開始揉搓。

        「嗯…嗯…」

        這時候,年輕女人竟然發出穩定的鼾聲,看起來好像真的睡了。

        田久保一方面有點不服氣,一方面又怕遭到年輕女人的反抗,最後還是把屁股
      移到她的膝上,撫摸穿網狀褲襪的渾圓屁股。

        網線妨礙撫摸。田久保這才知道,原來這褲襪很性感,但不輕易接受男人的侵
      入。

        「嗯…嗯…嗯…」

        年輕女人的呼吸聲好像在建議田久保就這樣慢慢尋樂。

        田久保這時候也想起按摩師,不急不忙的在重要部位輕輕按摩。

        在網狀褲襪下,有褐色三角褲,只有邊緣的蕾絲是白色的,緊緊包圍在屁股上
      。

        「嗯…嗯…」

        田久保確定年輕女人的鼾聲是規則而安定,於是開始撫摸大腿根的內側。

        即使透過網線,也能感受有彈性的屁股的觸感。

        「這樣…還會繼續睡嗎?」

        田久保左手握拳,在年輕女人的鼠蹊部壓迫扭動,右手指輕觸肛門的四周。

        「嗯…嗯嗯…」

        男人的年齡不論多大,永遠不會了解女人的心。

        年輕女人的呼吸稍微改變,但仍舊不回答問題。

        田久保一方面感到興奮,一方面也享受到刺激。

        「不會有問題吧?」

        田久保發現女人三角褲的底部濕潤。但還是分不出是受到田久保的刺激,還是
      先前按摩師留下來的餘韻。

        「這樣會有什麼感覺呢?」

        田久保從網孔插入手指,在三角褲的底部撫摸,手指沾上黏黏的液體。

        「唔…嗯…嗯…」

        年輕女人可能是漂浮在睡眠和男人的挑逗之間,呼吸稍紊亂,下體受到田久保
      的手指摩擦,仍舊躺著沒有動。

        田久保感到急躁,想把年輕女人的網狀褲襪脫掉。

        「啊…唔…」

        年經女人也許在夢中反抗,把雙腿夾緊,扭動屁股。所以,網狀褲襪和三角褲
      在屁股上脫掉一半便停止了。

        「我在妳的身上按摩,可以吧?」

        田久保自言自語的說著,翻轉俯臥的身體。

        「唔…晤…嗯…」

        女人好像很睏似的發出哼聲,用手臂蓋在眼睛上。

        「妳可以繼續睡。」

        田久保脫下內褲,露出勃起的肉棒,背對女人的臉,坐在乳房上。乳房的彈性
      給田久保的屁股帶來快感。

        想繼續脫網狀褲襪和三角褲,但到恥丘部分就很難脫下去。不知道年輕女人是
      醉了,還是真的睡著了,或者是怕羞,始終不肯合作。

        「明天,我會給你買新的。」

        田久保說完,把雙手插入網孔,用力向左右拉。斷一根線後,很快的變成大洞
      。

        剩下的是三角褲。

        形成倒三角形的三角褲,濕淋淋的幾乎把下面的形狀浮現出來。

        「唔…嗯…」

        年輕女人的呼吸不是很紊亂,但下腹部如波浪般起伏。

        不知是否真的結婚了,一朵紅色的花蕊在微笑。很像開在夕陽下的雞冠花,那
      樣的紅色,不像是有很多經驗的人。

        陰毛稀疏,田久保彎下身體,用力吸吮花瓣。

        「唔…嗯…啊啊…」

        年輕女人突然發出呻吟聲,下半身也開始顫抖。原來在睡眠中的陰核勃起,從
      包皮露出紅色的肉芽。

        「妳沒睡呀。」

        「真是的,這還用問嗎?怎麼睡得著…啊…」

        年經女人溢出蜜汁的同時,開始用力扭動屁股。

        「那麼,妳能不能吻我的呢?」

        田久保採取男人在上的六九姿勢,把勃起的肉棒送到女人的嘴上。

        「記得你是田久保先生…我下個月要結婚,啊…又黑又大…真的可以嗎?啊…
      唔…」

        年輕女人說完,把田久保的龜頭吞入嘴裡。

        「唔…唔…」

        年輕女人有一點急促,把田久保的肉棒在嘴裡,用舌尖舔。

        田久保用雙手把年經女人的花瓣左右拉開,看到從裡面間歇性的溢出蜜汁。

        屬於較小的花瓣完全膨脹,右側的花瓣看起來比較大。

        「唔…唔…嗯…」

        不知是希望吸吮花蕊,還是田久保的肉棒在嘴裡感到呼吸困難,年輕女人發出
      小狗撒嬌般的聲音,同時也擡起屁股。

        田久保還在不知道年輕女人的性感帶在陰核或肉洞裡的情形下,彎曲食指,於
      肉洞口附近刺激。

        「妳叫蕾…吧…這裡覺得怎麼樣?」

        「唔…唔唔…嗯…」

        年輕女人含著田久保的肉棒,沒有說出好壞,只是發出哼聲。

        年輕女人的肉洞有強大的收縮力。勒緊時,田久保的手指關節幾乎感到疼痛。
      看起來沒有經驗的鮮紅色花蕊,會有如此大的力量,使田久保十分驚訝,尤其在肉
      洞中段的G點,吸力特別大。

        這樣算不算名器呢?

        「蕾,有快感嗎?」

        「唔…唔唔…」

        年輕女人稍擴大吸吮肉棒的嘴,好像在點頭承認。然後發出如少女啜泣般的聲
      音。

        田久保開始查看年輕女人的陰核感度,手指捏住肉芽,輕輕扭轉。

        「啊…好…怎麼這樣好…」

        年輕女人從嘴裡吐出肉棒,突然開使用力扭動屁股。同時溢出大量蜜汁,幸好
      有三角褲吸收蜜汁,不致於完全流到被單上。

        「蕾,你會更舒服的。」

        田久保像在暗示年經女人,同時把兩根手指插在肉洞裡攪動,還用嘴吸吮肉芽
      。

        「好…好…對不起啦…」

        女人把身體伸直,開始痙攣…可能是洩了。

        房間裡只聽到暖氣機的聲音。

        「這裡是哪裡?啊!糟了,對不起…」

        蕾的身體本來很僵硬,此刻,如棉花般,變成軟綿綿的,大概在五分鐘後張開
      眼睛。

        「對不起…和陌生男人變成這樣…這是第一次…剛才的…就是所謂的洩了吧…
      你是田久保先生吧…」

        年輕女人這時候才用毛毯蓋在身上,只露出臉。

        日久保尚未射精,很想立刻結合。

        「妳能有這樣的快感,我感到光榮。在車站看到妳,就覺得妳相當美,同時還
      有一種嚴肅的感覺,後來又獨自的睡了。」

        「對不起,被那個按摩師按摩那個地方,身體突然覺得怪怪的,沒有關係啦,
      兩星期後就要結婚,以後不會有這樣的經驗的。」

        「所以就興奮了嗎?我可以再來一次嗎?」

        「好吧…剛才我是自己先洩了…」

        「這一次,我想插在那裡面。可是你快要結婚了,我會射在外面,因為沒有戴
      保險套。」

        「沒有關係,今天是安全日,又讓我知道這麼刺激的事…射在裡面沒有關係。
      」

        看到她在毛毯下脫三角褲的動作。

        「謝謝妳,蕾。」

        「求求你,現在叫我的名字後,就把我忘了吧。還有在我結婚之前,那樣一次
      …」

        「一次什麼呢?」

        田久保把年輕女人身上的毛毯掀開。上半身還有褐色的乳罩,但下半身完全赤
      裸。

        「我是想要…輕度的被虐待…不要浣腸那麼激烈的…只是像折磨我一樣的插進
      來。」

        俗話說,旅途中不怕出醜。但也許是進入人生墳墓的結婚前女人的迫切願望。

        女人紅著臉。

        「當然沒有問題。」

        這是曾經向妻子映子要求,卻一直不肯答應的事,所以田久保非常興奮,於是
      決定用剛才撕破的網狀褲襪捆綁她。

        「田久保先生,對不起,我這樣要求。」

        可能是好奇心和對性的期待,女人的下半身開始顫抖,還聞到酸牛奶般的味道
      。

        「可是,蕾,我是不答應做到一半時要求停止的。」

        田久保拉起女人的上半身,用網狀褲襪把雙手捆綁於背後。

        「很好,就這樣俯臥,把屁股擡高。」

        田久保為看清楚蕾的肛門或花蕊,抓住屁股的肉丘,向左右拉開。

        可能是知道自己的排泄器官受到凝視,蕾想縮緊屁股的雙丘。

        「沒有用的,妳必須服從。」

        雖然要求輕一點,但被虐待遊戲的一方必須採取強硬的態度,不然就不像了。
      田久保用粗魯的口吻說。

        「可是屁股那裡…還沒有洗澡…哎呀…」

        「你說謊!剛才給你按摩,不是有性感了嗎?」

        田久保又有一點嫉妒,用左手指輕捅肛門,用右手稍用力拍打雪白的屁股。

        雪白的屁股立刻染上粉紅色。

        「啊…是的…因為我的未婚夫不摸那裡,所以嚇了一跳…是很舒服…可是那裡
      是髒的。」

        好像打屁股不如插入肛門舒服,蕾擡起屁股。

        田久保心想也許太殘忍,但仍併兩根手指,一下便插入到第二關節。

        蕾的肛門意外的柔軟、給手指帶來裡面已經溶化的感覺,可能是和肛門的肌肉
      連在一起的關係,從花蕊的肉縫溢出蜜汁。

        「哎呀…屁股好難過,可是舒服…啊…也弄前面吧…」

        蕾扭動雪白豐滿的屁股,仰起頭說。

        「好吧。」

        田久保用手掌壓在女人的花蕊上揉搓時,突然覺得這個女人的身上充滿性感。

        「到這裡來。」

        田久保粗魯的抓住蕾被捆綁的雙手,拉到化妝台前。

        「怎麼樣?這樣像一幅畫吧。你自己看吧。」

        田久保把蕾抱在腿上,用手指分開陰唇,照映在鏡中。

        「是要我看嗎?啊…好奇怪…我快要死了…」

        陰唇張開,流出蜜汁,蕾看過之後,搖搖頭,閉上眼睛。

        已經到了忍耐極限。田久保握住自己很久沒有這樣勃起的肉棒,對正蕾的肉縫
      猛然插入。

        「妳看吧,進去了。」

        「啊…是真的…怎麼辦…被別的男人插進去了…啊…不行了…又要摔出去了…
      唔…」

        看到鏡中的情景,蕾的花蕊又溢出蜜汁。屁股開始如地震般的搖動。

        「啊…不行了…唔…」

        蕾又洩了,身體變重。

        --外面的風雨小了。電聯車明天可能恢復通車,一定會回東京。所剩的時間
      不多,必須好好的享受。

        「那個…能不能放開我的手呢?」

        當田久保射一次精,女人達到第五次性高潮後,從輕微的睡夢中醒來說。

        「你要洗澡嗎?」

        「不…田久保先生,想尿尿…」

        蕾把雙手轉向田久保的方向,露出被打腫的粉紅色屁股。

        「妳可以這樣去尿呀。」

        「可是…連門也打不開的。」

        「我會為妳打開門的。」

        「不要欺負我,這不是遊戲,我真的想尿了,而且尿了還要擦拭那裡,快放開
      我的手。」

        美麗女人鼓起臉的樣子實在好看。

        蕾迫不及待似的扭動幾下屁股。

        「好吧,就在浴室裡尿,我會仔細的欣賞。」

        「饒了我吧,我對浣腸那種遊戲不大喜歡,讓我自己去尿吧。」

        「不行!」

        田久保心想,只要她再哀求一次便解開捆綁雙手的褲襪,可是為了要看她排尿
      的樣子,說出拒絕的話。

        「真是的…好吧…看吧…但也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當然可以,妳說吧。」

        「田久保先生…是四十歲左右吧,我想再來一次就沒有了…所以,那個…」

        和蕾相遇七個多小時,此刻,她露出最羞怯的表情。

        「怎麼樣呢?」

        「我說不出來,啊…忍不住了…快帶我去吧…」

        蕾採取要蹲下去的姿勢,田久保急忙把她帶入浴室。

        「尿吧。」

        田久保站到最容易觀察的位置催促。

        「啊…我的未婚夫一定不會想到這麼好色的事…真想不到這樣看我…會如此的
      興奮…」

        蕾的聲音有點沙啞,說完就坐在磁磚地上,露出百看不厭的深紅色花唇。

        「看妳的樣子不是很興奮嗎?流出很多蜜汁。」

        「啊…不要說了…要出來了…你讓開一點…啊…看吧…」

        從蕾的花蕊流出稍帶有酒精味的尿。

        「啊…尿完了就馬上進來吧…我快不行了…馬上進來吧…」

        蕾半張開嘴,呼吸很困難的樣子。

        「啊…羞死了…可是好舒服…會習慣這樣…可是我的未婚夫不會這樣…啊…我
      的尿有沒有味道呢?」

        尿停止了。

        「田久保先生…快插進來…我又要洩…」

        蕾蹲在地上,仰起頭,雪白的胸部不停的起伏。

        「像強姦一樣的弄吧…啊…」

        田久保認為讓蕾仰臥在磁磚地上,捆綁的雙手壓在磁磚地上一定會痛,於是自
      己仰臥在地上。

        蕾利用雙膝爬到田久保的身上,將自己的肉洞對正勃起的肉棒。

        「啊…唔…對不起…我又要洩了…唔…」

        可能現在變成最敏感,把肉芽和花蕊對正田久保的陰莖,左右摩擦。

        「啊…」

        肉棒進入花蕊不久,蕾發出叫聲,全身無力的壓在田久保身上。

        在蕾達到性高潮後的二、三秒,田久保忍不住要射精了。

        看到蕾又要進入夢鄉,急忙問:「妳剛才說有要求,是什麼事呢?」

        「唔…等一等。啊…你的精液在我的裡面,好熱…」

        「妳不要說了嗎?」

        「你不會生氣嗎?」

        「不會生氣,對兩週後就要結婚的女人,我沒有資格生氣。」

        「那麼…有一點怕…我很想…」

        蕾的肉洞還在蠕動,好像還有能力達到性高潮。

        「妳說吧。」

        「我是…想要同時和兩個男人…能不能把剛才的按摩師叫來呢?」

        「什麼?可以…」

        田久保這時才知道女人的可怕。田久保對這位才見面的在東京也難得一見的美
      女開始動情,可是對方是徹底的在享受性感,明知如此,心裡還是會產生嫉妒。

        「我想那位按摩師會了解的,但最重要的地方還是會給你,我只能給按摩師嘴
      唇,如果要肛門還可以。」

        「好吧,妳既然和我這個陌生人這樣用情,就算給妳的新婚之禮吧…但還是很
      難過的…」

        田久保說完,從女人的花蕊拔出肉棒。

        --按摩師很快就來了。

        「怎麼回事?兩位不可以吵架,讓我看看吧。」

        可能五十出頭的按摩師,進入房間後,看到雙手被綁的女人,一點也不驚訝的
      說:「我給她按摩吧。先生,請盡量的撫摸她的陰戶吧。」

        按摩師說完,到蕾的頭上的方向,立刻發出表示快感的哼聲。可能是將有兩個
      陌生男人向她施虐,使得她興奮了吧。

        「先生,撫摸乳房的正確方法是這樣的。」

        按摩師把蕾的雙乳用雙掌包圍,食指在山麓的部分蠕動,還把乳頭夾在手指間
      ,做全面性的壓迫。

        「啊…好…」

        蕾開始扭動上半身,像離開水的金魚,張開嘴喘息。

        「先生,不要在那裡發呆了。還不在太太那裡揉搓或吻,給她刺激呢?」

        按摩師催促田久保,然後從丁字褲掏出陰莖,唯一能放心的是那個東西軟綿綿
      的。不大,很黑。

        田久保摸蕾的花蕊。很熱,而且濕淋淋的需要尿布的程度。

        「先生,我要借用這邊了。」

        按摩師低下頭吻蕾的富性感的嘴唇。

        「唔…唔…」

        蕾發出哼聲,接受按摩師的吻,田久保還聽到啾啾的淫靡聲。

        「太太,這一次要弄這個了。」

        按摩師把黑黑的陰莖放在蕾的嘴上時,蕾很高興的吞進嘴裡。

        這時候,田久保認為,蕾實際上先對按摩師產生感情,如此一來,心裡雖然興
      奮,但陰莖不能勃起。

        「先生,你是這樣的話,我和你換位置吧。最近的男人真沒用。需要我幫助的
      人,越來越多。」

        按摩師來到田久保的位置,把勃起到一半的肉棒插入肉洞內。

        「啊…唔…我要洩了…」

        蕾突然皺起眉頭,用力抓住田久保的分身。在疼痛中,田久保覺得真正能了解
      女人的厲害,不由得看扔在一邊的網狀褲襪。

       
       























0.01458597183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