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淫幻天魔皇7 作者:元陽九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271236 於 2011-3-27 12:49 編輯

淫幻天魔皇7                作者:元陽九鳳
     又寫完一篇啦!支持捷克論壇。  好看就要回帖,唔洗收金幣。


我坐在土潤女皇張萬玉的皇座上,享受變成乳牛夢魔的李龍宜巨乳內的乳汁,下面是她一班變成吸精墮落天使的徒弟,正爭取吮吮我的鋼硬的龜冠,經過三天的性慾調教後,她們已享受到作我淫奴的樂趣,師徒們毫不羞恥地任我在眾目睽睽之下恣意肏搗身上所有的嫩肉洞,尤以李龍宜及梁洛思為甚,還用魔法逗弄其他人,使她們更顯淫蘯,以討我的歡心。
旁邊跪著督爾國的一眾皇族淫奴,沒有我的批準,她們可不敢上前爭奪我粗糙的大肉棒,只能流住淫水眼睜睜地欣賞這場荒淫的表演。
我輕拍李龍宜玉臀離開,對所有淫奴說:「玉奴!現在連銳萊國的魔法師都臣服於本皇的胯下,妳們早點制定俘虜銀閃女皇霍文希計劃,奪取她的[幻淫天晶] ……」
在兩國之間的密亞�河邊的密林裡,銀閃女皇霍文希正煩躁地等待魔法師李龍宜的回音;已七天了,她沒有傳回絲毫音訊,令她進退兩難。
營帳拉開,李龍宜豔麗的臉容出現,她高興得站起來,上前捉住她的手說:「真好,魔法師回來了,督爾國的情況怎麼樣?……」
李龍宜回答道:「可能是消息有誤,只是張萬玉太淫賤罷,皇宮才傳出有男子,督爾國根本沒有特殊的異狀,我留下人手再查探下去;女皇陛下,剛才在密亞�河邊有點異聲,我們去看可好?」
在密林裡一處較平坦草叢內,傳來像洩慾院中獨有的呻吟聲。
「啊!…噢…噢……好……噢…噢…噢…噗滋!求求您………噗滋!噢…噢……哎!…不…不行了!…噢…噢…噗滋!…噗滋!噢…噢……弄死我…了!…啊!噗…滋!……噗滋!…噗滋!……噢…噢…噗滋!好美啊!噢…噢…噢」
她倆對面詫異相看,霍文希探首觀看,一個奇淫影像令她震駭不已!
只見[英特爾亞家族守護人]的梁洛思全身被紅繩緊紮實,嫩白的身體有一道道刺目紅痕,令本已豐腴的美乳更凸漲,胯內陰戶口被刮光了,正瘋狂地套插一條粗糙的大肉棒;另外李龍宜的三名徒弟,除了陳聞媛扶著她大力套插小肉穴外,各在則一旁自扣挖自己的浪玉穴兒,她們的陰戶也是光溜溜的,嬌軀亦被紅繩綁緊,目光中透露出強烈的渴望,下體也淫媚的扭動著,期待那巨大粗糙的大肉棒充實自己體內的空虛,兩腿間粉紅色的花瓣張開,露出流淌著蜜液的幼嫩花蕊,張著的小嘴微微開合,好像呼喚著侵略者的進入,那淫穢的景象是霍文希不可想像的:聖玆亞大陸上不是沒有男根嗎?
霍文希感到背肩一陣大力,嬌軀失足掉進平坦草叢內,看到正享受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梁洛思,她的陰道緊擦火灼的大雞巴,還有我的巨舌,也正狂挑捲揉騷媚苗條獅鷲性奴的陳聞媛胯內淫窟,……………
「魔法師!妳幹什麼?……」霍文希驚呼道。
我擡起頭來向李龍宜說:「宜奴,把銀閃女皇帶來了嗎?」
李龍宜恭順地回答道:「主人!宜奴已完成使命,霍文希可任你開採了。」她一邊脫去身上絲袍,露出像梁洛思一般的裝扮,只是那對巨乳更綁得高凸驚人,她的粉臉變得越來越紅,那雙明媚動人的大眼露出癡迷的神色,希望再享受兇猛的巨柱肏操。
霍文希已被李龍宜的幾名徒弟脫去身上戰甲,嫩白的玉體完全暴露在我眼前;另一個叫陳絲慧的女徒,已機靈地用小銀刀為霍文希剃去陰戶上的小毛,並對她說:「剃光了陰毛,天魔皇陛下是最喜歡嘛!……」
霍文希貴為銳萊國的女皇,雖不是美貌得令人心眩,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女;外表看起來像二十八歲的她,雖然少了的少女的天真活潑神情,卻多了成熟的韻味;像一顆熟透了紅蘋果般渾身散發著誘人的氣味。一雙標準的杏眼,淡淡的迷蒙中透著靈氣,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戰甲下薄薄的紗袍,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顫動而輕輕抖著,渾圓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由於沒有穿絲襪,在她勝雪壓霜的肌膚襯托下,雪白柔美的大腿及細緻修長的小腿更加動人,這是她最滿意的部分。
我先伏在霍文希胯內,用力吸吮她的緊閉小肉穴,突然其來的刺激使她不知所措,肉體傳至尖銳的快感,小嘴忍不住呻吟起來。
「啊!……噢…噢…啊…啊……哎!…不…不行!…噢…噢……噢……」
我舌頭蠕動,舔掉霍文希陰戶上面每一絲嫩肉,慢慢吮吸著其把陰蒂從陰道中抽拔出來,在她的陰唇外面上下磨蹭;她享受我的一邊舔掃,一邊扭著豐滿的屁股,玉潤的大腿自動大張,歡迎我巨舌的挑逗。
「賤婊女皇,滿足了吧!今日的禮物讓心裡舒服嗎? 現在要被姦淫過通透了…要怎麼答謝我呀?…………」我羞辱這美女說。
我緩緩的分開她柔弱的嫩肉花瓣,粗糙的大將龜頭抵在她柔軟的花瓣間,沿著花瓣陰肌上下滑動起來,並不立即捅進去。伴隨著我的磨蹭她滿溢而出的淫汁緣大腿流下來,我兇悍的巨龍才用力的插了進嫩肉隙去,霎時的痛楚令她的一頭秀髮隨著身體的擺動飛揚飄蕩,「啊…啊!…好……啊……這樣…好痛啊!…啊……?」
鮮血濺溢,我可不理什麼,因柔腴濕滑的肉壁包覆著火灼的大肉棒,粘粘的淫液滋潤了她緊湊的小玉穴,流下了她的腿上;每當兇猛的巨柱狠狠地、兇猛地進入時,陰莖傳來的緊密磨擦,和胯下顫慄抖動的雪白肉體,帶給我強烈的快感及征服感,使得我抽插越來越猛、越來越粗野。
「哈哈,真不愧是一個賤婊呀,這樣子也能捱得住,真是過癮。」我嘲諷她說,雙手卻沒有停下對小乳房的捏摣,使勁抓揉著,嫩肉變成各種型狀。
霍文希由於上下兩個興奮點一起被進攻,隨著快感貫穿全身,陰道裡充實的感讓她抑制不住,淫蕩的本性被誘發她的呻吟浪喘逐漸升高;流露出類似哭泣的歡愉叫聲,而我的陰莖早已被淫水淹沒了,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她的淫肉洞處發出「噗滋…喔…噗…滋…噗滋…噢…」淫蕩的聲音。
此時我低頭看著兩人交接的私處,除了沒入她陰道的大龜頭外,龜頭頸溝以下,還有一整截的大陽具還露在外面,她的陰道這時正緊緊含著鋼硬的大雞巴,外陰唇收縮著、扣緊著的粗糙的大肉棒溝處,承受著一波又一波地浪潮。
霍文希已忘掉羞恥和痛楚,渾圓的屁股開始用力上挺,細腰前後左右的擺動著,這樣帶來更大的刺激和快感,淫水激濺而出,噴到我整片小腹都是水漬。
「啊…噢…啊……嗯……噢…噢……哼……啊……啊…噢…噢…噢……啊啊……」她充滿激情的淫叫著,那雙迷死人的美腿很快的、用力的纏在我的雄腰上。
「啊…太…厲害啊…噢…噢…噢……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會幹…啊…好爽…不要停…啊……噢…噢…噢…用力的……肏我…啊…噢…要瘋了…噢…噢……啊…啊……噢…噢…噢……」
由於這種姿勢我倆下體結合的更加緊密,所以每次的抽插都帶動起她強烈的快感,霍文希的雙峰因為陰戶的撞擊而抖動著;我拖拉出粗獷的大雞巴時總是帶出股股的淫水,鼓脹的小陰唇隨著它向外微微翻出,露出兩邊粉紅的嫩肉。
「…噢…噢…噢…啊…大雞巴…太……太強啦……啊…噢…噢……噢…啊…別……別…再插入…啊…淫肉窿…要死了…啊!…啊…啊………」她慘厲地呻吟起來,霍文希始終是高雅貴族,怎能抵擋我兇暴的蹂躪;在連續幾百次的激烈抽插後,每當我將狂霸的硬龜頭頂入她子宮深處的花心,大龜頭上的馬眼在她的花心上磨動著時,就感覺到她子宮陰腔內那圈嫩肉緊縮著、咬著肉棒,陰道內蠕動收縮的嫩肉,則像小嘴似的緊緊包住整條陽具強力吸吮著。
突然,她玉手緊纏著我,纖腰一擺,陰戶開始猛烈的向上頂,兩腿彷佛要夾斷我的腰,陰道則像張小口緊緊的咬住的陽具收縮,知道她快要泄精了。
果然霍文希美麗動人的眼眸湧上一片迷霧,伴隨著一聲高昂的大叫,在她大聲地呻吟中,突然一股濃烈滾燙的陰精噴在我的大龜頭上;洩精的過程中,她把深存體肉的大地印記、女皇的權力象徵-[幻淫天晶]亦一同奉獻給我。
「呼!噗滋!…噢………啊!…呀!…………」
霍文希正軟弱地喘氣,兇殘的我已撅起她的豐厚屁股,毫不憐香惜玉地肏搗她的菊花小穴了;就在同一天她的兩處私處全給我開了苞,緊湊的屁眼穴被擠撐到極限,夾得我非常舒服。
我並未停下來,火灼粗獷的兩手各掌握一邊美乳不住的揉捏,連乳頭也不放過,而且欣賞著霍文希的反應;她忍耐、顫抖的可愛表情,都展露在我目光之下,她敏感的身體似乎難以抵抗兇殘、火熱的侵略,痛楚難耐的扭著身子想逃開。
「停呀!…停啊!…啊…啊…啊……救命啊!……噢…啊!…屁眼…死了……」最後霍文希昏死在我懷下了;沒有抗拒緊湊的菊花小穴,再肏也沒有意思了,便拔出粗筋盤體的巨龍躺下來,對李龍宜及她的女弟子說:「今次取得銳萊國的[幻淫天晶],妳們的功勞不少,現賞賜妳們天魔的極樂性境,自己爬上巨柱享受吧!」
眾淫奴面露歡快的神情,由李龍宜帶領下,逐一用騷浪不已的淫穴套坐我粗糙如鋼的大肉棒;而我則閉目入定查閱銀閃女皇先輩存入[幻淫天晶]的記憶………。
草地上散亂地昏睡著四名嬌嫩的美女,李龍宜師徒滿面歡愉的閉上美目,昨夜我的賞賜,令她們太舒暢了,尤其甚者陳聞媛和陳絲慧兩個淫賤的姊妹,主動地要求我用粗糙如鋼的大肉棒,狂捅她倆的菊花屁眼,才肯罷休。
經過一夜的調教,銳萊國的銀閃女皇霍文希已成為淫幻天魔皇一族的順從柔媚的妖犬淫奴了;紅、藍的[幻淫天晶]重疊,令我知道聖玆亞大陸上更多歷史上的祕密,為了令她更忠心於我,故當她甦醒,就要她享受到只有我才可賜予的最暢快的高潮。
一邊她坐套著,緊湊潮濕的嫩肉洞的大力套弄,一邊雙手不時牽引我揉捏她潔白的胸膛上晃動的幼乳和硬翹的乳頭,下面粗獷的大雞巴也時不時狠狠的朝上猛頂的小嫩穴;霍文希那嬌嫩雪白的肉體,不停的搖擺著,大膽放縱的扭擺著臀部,上下吞吐著那粗大的肉棒,享受著那火灼的大肉棒充實、刮頂嫩穴的酥麻快感,小口微張,發出淫亂浪吟。
「啊…啊…噢…嗯…啊啊……好粗……好長……啊!…啊……噢…噢…頂…到底了…噢……主人啊!…噢…噢……再來…不要停…太猛了………噢…噢…噢…肏死…淫奴了…啊…幹得…淫奴小穴…要…要壞了……啊…好爽啊!……噢…噢…噢…」
「啊…噢…噢……啊…還要……啊!…噢…噢……好爽……太利害了……受不了…啊!…啊……要泄了…噢…噢……噢…噢………」霍文希的鼻子�發出模糊的喘息,身子順從地跟著擺動起來,高翹的臀部一輕一重地撞在火灼的巨柱上,她無法自制的擺動腰肢,如兇悍巨龍的肉棒好像打樁機一樣狠抽、狠插,她昨晚被我灌了滿腹催情的淫幻天精;已將高貴的外貌拋棄,不羞於我的淩辱,陰道迅速氾濫成災,子宮花心本能地快樂抽搐,蜜汁不斷從小玉穴中湧現,草地止只剩兩人淫蕩的低語和喘息,和下體不斷發出的陰肉撞擊聲。
「…噢…噢…噢……主人啊!…你……啊…你的…肉棒好熱……啊…噢…噢…噢…好大…啊!……噢……只要…只要主人喜歡……啊……噢…噢……噢……妖犬淫奴…每天…都讓主人肏幹…我的小穴……噢…噢……啊……幹多少次都行……啊……太美了……噢……啊!……噢…噢…噢……」
霍文希再到達高潮,陰道全面緊緊地收縮,那嫩肉箍起巨大的肉棒帶來的歡樂使我也喘噓噓地叫:「爽……啊…噢…噢…噢…啊……好……爽啊!…啊…啊…噢…噢…妖犬淫奴!…」
離開全身咬痕的嬌軀,霍文希只是迷糊地吟哦了一聲;重疊了紅、藍的[幻淫天晶],使我知道今天聖玆亞大陸上的異變是由於我魔體不存,令人族失去雄性激素;加上各五位叛軍女皇的先輩,投身聖、神及龍族,用祂們的方法戰鬥,結果多年後,就令聖玆亞大陸上再沒有男子,如不是已儲備了大量精液作人工受孕,全人族早已滅亡。






















0.014355897903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