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曾經美麗過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小雅強忍著眼淚鼻涕向經理請了假,只說自己感冒的很嚴重。在經理你怎麽
最近老感冒的質疑聲中小雅飛快的拿了包包就跑出了公司大樓,站在樓下小雅掏
出電話,說了些什麽以後打了車就走。

  小雅坐在車�呵欠連天,好不容易熬到了火車站市場門口,小雅飛快的給錢
下了車就開始東張西望起來。當看到馬保抽著煙癱坐在一個修自行車的攤邊時,
小雅眼睛一亮,快步的走了過去。

  小雅回到自己的小屋�開始找註射器,找小鐵勺,找打火機,在她焦急和煩
躁的翻動�本來就亂的一塌糊塗的窩�雜物上下翻飛。越急躁小雅越是找不到剩
余的那幾支未開封的註射器,額頭上的汗珠開始滲了出來,小雅開始渾身顫抖,
這個時候小雅再也顧不了什麽的順手揀起眼前一支不知道什麽時候用過的註射器
跑到了床頭,抖著手拿起了床頭櫃上的半瓶水和小鐵勺。

  小床上只穿了一條黑色小內褲的小雅昏睡著,烏黑的長發紛亂了,雪白的身
軀細長勻稱,赤裸裸的大腿內側一支註射器插進在滑嫩白皙的皮膚�,無力的微
微抖動著。

  慢慢的小雅發現自己在上班的時候身後開始有人竊竊私語,議論份份。終於
有一天經理找來了小雅,表情嚴肅的通知了小雅,由於小雅的頻繁請假和精神委
靡,公司決定給小雅無期限放假,回家等待通知。

  小雅回到家�,衛生間�小雅看著鏡子�自己開始枯萎著憔悴著的面容,苦
澀的笑了笑把頭埋進了放滿水的洗臉池�久久沒有擡起。

  胡同深處的一片陰影�,馬保一手拄著拐,一手抱了身前雪白的屁股,單腿
發力,拼命的往前頂動著,看著扶了�內褲被褪在腳腕處分開雙腿撅起了屁股被
自己奸淫著的女人,馬保的嘴角揚起一絲淫笑。

      這樣的場景是馬保最喜歡的一幕,馬保已經記不清已經有多少次了,當一開
始趾高氣昂了,向癱坐了在地上的馬保扔下一張張換取需要帶著鄙夷的紙幣的這
些女人轉身離去的時候,馬保笑的意味深長。當慢慢討好的笑容開始掛在這些女
人的臉上時馬保就已經開始伸手擼動陰莖。接下來,就是象今天這樣,這個曾經
高傲美麗的女人嚅喏著對馬保說除了給錢怎麽都行的時候,馬保狂笑到眼淚都飆
出來了,一邊掙紮著拄了拐撈著自己的那條傷腿爬起,一邊帶了女人往胡同深處
走的時候,馬保喘息著擦了眼淚想這世界太他媽的有意思了。

  女人不想在這種地方,皺了眉頭看著地上的狼藉和周圍散發的不知名的臭味,
馬保卻像是聞到興奮劑般的開始解著皮帶,當馬保黑呼呼的已經勃起的陰莖暴露
在女人眼前的時候,女人厭惡的表情再也沒掩飾的掛在了臉上,顫抖著轉過了身
體。當女人被要求著爬好褪下撅起的時候女人轉過頭來要求馬保戴套,而馬保只
是搖了搖頭抖了抖手�的小包裝袋,女人越發蒼白了臉顫抖著轉回頭,低了下去,
黑色的長發垂在臉旁,發絲上開始有一些晶瑩慢慢的開始滑落。

  馬保先是蹲了下來,把臉湊近了女人白皙的屁股,黑暗�女人的胯間被陰毛
圍繞的更加神秘,馬保著了迷似的的用鼻子聞著女人身上散發的淡淡香味和陰部
獨有的氣息,馬保很滿意這種味道,這種味道導致馬保對招待所和站街的那些流
鶯徹底失去了性趣,馬保寧可憋著也不願意再費力的爬上那些女人的身體,他覺
得臭。女人淡雅的清香和體味讓馬保開始呼吸急促,看著女人開始不安局促的擺
動屁股,馬保嘿嘿一笑,站了起來,抱了女人的屁股,拿手扶了自己已經勃起到
極點的陰莖,摸索著抵在了女人的陰唇上。

  有點幹燥,馬保開始扶了陰莖在女人的陰唇上上下劃動,龜頭來回的撥開陰
唇抵在陰道口開始試探著進入一點退出一點,如此這般幾回女人開始微弱的呻吟,
開始搖動屁股配合著馬保順利的進入,馬保也感覺到龜頭上開始濕淋淋了起來,
順著這些濕潤馬保陰莖用力一頂,盡根沒入了女人的陰道�,女人頭一仰啊的一
聲,雙腿開始繃緊,屁股開始往後頂,陰道�開始蠕動和裹吸著,馬保被女人陰
道�的嫩滑和緊裹弄得開始倒吸著氣,越發用力的開始聳動著陰莖往女人的陰道
深處頂著攪著。

    隨著馬保的抽插女人的陰道�越發濕漉了起來,淫水開始隨著陰莖的拔出插
進慢慢的從兩人的結合處縊了出來,順著女人雪白的大腿開始往下流,隨著女人
被奸淫到情動,馬保進進出出了陰道的陰莖上開始膩滿了白色的黏液。馬保從上
往下看著自己陰莖變成這樣越發的興奮,身體用力的開始前後擺動,喉嚨�嗬嗬
做響,而女人被馬保突然的發力頂到有點站立不穩,趕緊的調整了下身體。

    就在女人一扭屁股的當口,馬保的陰莖開始膨脹,馬保吭哧的一聲把陰莖
用力的頂進了女人的陰道深處,渾身顫抖著開始射精,女人被滾燙的精液一澆才
回過神來,急忙的往前一挺想把馬保的陰莖從自己的身體�抽離,邊挺邊羞急的
喊你怎麽能射在�面,快拿出來。馬保粗暴的一把抱住了女人的屁股,單拐用力,
身體用力的前抵把陰莖越發深入女人的陰道�,繼續抖動著。

  女人哭了,當馬保的陰莖從自己的陰道�滑了出來的時候女人邊哭邊拉起了
自己的內褲放下了裙子,女人拉內褲的時候馬保的精液滴答滴答的從女人的陰道
�流了出來掉在地上,馬保拄了拐邊系褲子邊鄙夷的看著這一切。從兜�拿出一
個小包裝袋扔在了地上,轉頭就一拐一拐的往外走。當女人哭泣著顫抖了手蹲了
下去揀的時候,馬保的聲音冷冷的傳了過來,下次用嘴,我還給你。想好了再來。
女人只是緊緊的攥緊了手心�的東西,眼神開始明亮了起來。

  小雅把自己蜷成一團渾身顫抖著,她掙紮著摸起枕邊的電話撥了出去 .電話
�小雅吞吞吐吐顛三倒四的說著,而電話那頭似乎很冷淡很堅決的拒絕著什麽,
過了半響小雅頹然掛斷了電話,低頭不語。可是身體的難受和疼痛讓小雅坐立不
安,小雅形如癲狂的咬著牙想了半天,又拿起了電話。

  馬保打了個車,拿了拐上車時司機厭惡市儈的眼神馬保習以為常,說了目的
地馬保開始看著窗外,嘴角又開始浮現以往鄙夷著些什麽的微笑。

  門響了,小雅拼命的從床上爬起開了門,此時的小雅眼淚鼻涕橫流,披頭散
發,目光呆癡。馬保站在門外飛快的看了看屋�的情況,又看了看小雅,什麽也
沒說轉身就要走,小雅急了。一把拽住了馬保的胳臂。低聲的開始哀求,語無倫
次的請求著馬保進來,馬保開始笑,一邊讓小雅松手一邊說東西不在身上,讓我
下去取。小雅一聽這話馬上松開了馬保的胳臂,馬保邊笑邊對小雅說,你先化個
妝,等我上來要是化不好我馬上就走,你什麽也別想。說完馬保就一瘸一拐的下
樓去了,小雅馬上轉了身體跑進了房間。

  馬保看著小雅哆嗦了站在床前,小雅的臉印在了馬保身後的鏡子�,兩條眉
毛被畫到怪異的扭曲著,眼影的範圍描的有點過,看上去眼窩深邃而黑暗,淡淡
的腮紅左一塊右一塊的分散著,粉紅色的唇蜜早已經遍布小嘴唇和嘴唇的周圍,
淩亂並且濕潤。看著小雅開始不安的舔著嘴唇目光急切的看著馬保的口袋時,馬
保笑著說媽的!跟鬼一樣,早知道就別化了,把衣服脫了。

      聽到這個小雅楞了一下,在馬保堅持的目光�小雅低了頭開始慢慢的脫了自
己的小睡裙,接下來是胸衣和小內褲。脫小內褲的時候小雅小聲的說能不能讓我
先來,我難受死了。求你了。讓我先來好不。你怎麽樣都行。馬保沒說話,冷冷
的看著小雅脫光了以後從兜�掏出了一個包裝袋扔在了床上,小雅一把抓了在手
�爬向了床頭櫃上的那些道具。慌亂的操作著。

  馬保看著眼前這具雪白的年輕的軀體忙碌著,刺入著,呻吟著,迷糊著。馬
保又開始笑,邊笑邊脫去了自己的衣服,渾身濃密的體毛和黝黑的身體讓馬保看
上去像一只猩猩。馬保甩開了拐杖,爬上了床,壓上了那具微微顫抖著的身體。

  馬保的手捏上了小雅的乳房,用力的揉捏了起來,小雅無意識的呻吟著,不
知道是疼還是正在享受迷幻中的快感,馬保聞著小雅散發的體香開始粗喘,兩手
同時開始柔捏小雅發育完美的乳房,開始含住小雅的乳頭用力的含咬,馬保的口
水很快就打濕了小雅的乳房,他滑了手下去,在小雅不多的陰毛叢中略微停頓了
下就來到了小雅的胯間,用手指分開了小雅的陰唇。用指肚開始揉動小雅的陰蒂,
迷糊中的小雅開始來回的甩著頭,喃喃著。慢慢的馬保的手指開始濕淋淋了起來,

    馬保爬了起來,分開了小雅的雙腿跪立在了中間,扶著粗黑的陰莖抵在了小
雅的陰部,用龜頭劃開了小雅軟嫩紅潤的陰唇,腰間開始發力,龜頭擠開了緊閉
的嫩肉進入小雅溫暖緊裹的陰道�,隨著陰莖的盡根沒入小雅無意識的呻吟著,
陰道�的嫩肉開始蠕動著吸裹馬保的陰莖,馬保抱起了小雅的雙腿放在肩膀上,
開始用力的抽動了起來,隨著馬保的陰莖用力的進出小雅的陰道�開始往外縊出
汁液,慢慢的滑過肛門滴在了身下的床單上,小雅張了小嘴,無力的來回擺動著
頭,身體被馬保沖撞的跌蕩起伏,乳房也隨了身體的晃動東倒西歪著。

  小雅的陰道隨著馬保陰莖的進出越發濕潤,馬保的陰莖有好幾次因為用力的
抽動而濕漉漉的滑了出來,慢慢的小雅的陰道開始變的開始不那麽緊裹了,馬保
感覺到小雅的淫水噴湧到自己的陰莖已經是在陰道�滑進滑出了,快感不夠啊。
馬保把濕漉漉的陰莖拔了出來,費力了把小雅翻了過去爬在了床上,雙手用力的
分開了小雅的兩瓣屁股,往小雅緊閉的肛門上吐了一口唾液,看著小雅的肛門猛
的收縮了一下,馬保獰笑著把自己的龜頭抵在了小雅肛門上。

    隨著龜頭在唾液的潤滑下擴開肛門,馬保咬牙切齒的開始用力的將陰莖頂入小
雅的肛門�,這時緊閉了雙眼的小雅臉上的表情開始難受,兩只小手開始撕扯身
下的床單,呻吟變的痛苦。

    當馬保的陰莖全部插進了小雅的肛門�時,小雅開始微弱扭動身體,想要擺
脫這不知道是什麽的痛苦,可是馬保卻被小雅的肛門緊箍到瘋狂,他兩手支撐在
床上開始嘗試著抽動被小雅的肛門緊箍了的陰莖,非常緊澀的感覺從陰莖上隨著
抽動傳來,馬保被這種快感刺激到了極點,久久沒能釋放欲望的他開始用力的起
伏著抽插著小雅肛門�的陰莖,粗暴的一次又一次的將自己暴漲的陰莖沒入小雅
肛門�的最深處。

  小雅的扭動開始明顯的劇烈,呻吟開始變的淒慘,馬保低頭一看,自己的陰
莖上已經掛滿了淡淡的一層紅色,看著白皙的屁股中間被自己粗壯黝黑的陰莖擴
充成一個圓的肛門,感覺著自己堅硬的陰莖在肛門�的被緊箍。馬保深吸了一口
氣,放棄了支撐壓在了小雅的身上,這一壓迎來的是小雅的一聲痛叫,馬保的龜
頭深深的抵在了小雅的肛門最深處,呲牙裂嘴的享受著這被緊箍到陰莖根部的快
感,在小雅的痛叫中馬保一把撕住了小雅的頭發往後一扯,身體越發用力的把陰
莖繼續盡可能的全部插進了小雅的肛門�。

   隨著這一扯和小雅的尖叫,小雅的屁股開始緊繃,肛門內壁劇烈的開始收縮蠕
動,馬保被這突如其來的緊箍弄的大吼一聲,再也沒忍住的用力抵動著肛門�被
緊箍的陰莖開始射出滾燙的精液,馬保的身體詭異的扭曲著。抖動著。

  馬保好不容易的爬了起來喘息著,胯間醜陋的黝黑的陰莖頹廢的垂落著,馬
保喘息了片刻把小雅翻轉了過來,看著皺了小眉頭表情痛苦淒楚的小雅張著紅色
的小嘴呻吟了,乳房隨著胸脯的起伏微微顫動著。

    馬保低頭看了看自己陰莖上的血痕和精液淫水的混合物,猙獰的一笑,爬了過
去騎坐在了小雅的乳房上,感受著屁股上傳來的異常綿軟馬保用手捏開了小雅的嘴,
把自己疲軟的陰莖塞了進去,小雅開始嗚嗚嗚的掙紮著搖頭,馬保視而不見的繼續
把陰莖往小雅的嘴�塞著,直到小雅的嘴唇和舌頭抹去了陰莖上的那些血痕和漬痕,
馬保才獰笑了翻身滾落了下來,開始揀起衣服。

  小雅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臉上掛著兩道黑色的淚痕,目光失神空洞。兩條
修長赤裸的雙腿微微分開,身下雪白的床單上一抹鮮艷的紅色印痕仿佛一朵妖艷
的曼佗羅花,詭異的綻放著。

  胡同深處,小雅蹲在地上,費力的用小嘴吞吐著馬保黝黑粗壯的陰莖,口水
和唾液順著小雅的嘴唇和下巴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馬保神情猙獰,一手扯著小
雅的頭發一邊用力的挺動著屁股,小雅被馬保的龜頭頂在喉嚨那�弄到惡心不止,
唾液隨著小雅的嗆聲和嘴�的陰莖抽出大量的湧出。
   
    随著馬保挺動的速度加快,小雅的小鼻子開始急促的張合著,呼吸著,在馬保
厄的一聲悶哼�,小雅的頭被馬保用力的按在了胯間,馬保的屁股用力的前抵,龜
頭開始在掙紮著發出嗚嗚嗚的聲音的小雅的嘴�跳動了起來,一股股濃稠黏腥的精
液,就噴射在了小雅的喉嚨深處,沒理會小雅的掙紮和哽咽,馬保繃緊了身體繼續
享受著噴發的高潮……

   當小雅一邊咳嗽嘔吐著揀起地上的小包裝袋時,馬保冷冰冰的聲音開始響起,
別來找我了,沒有下次了。

  三天後的一個清晨,一個美麗的身影從樓頂墮下,隨著一聲悶響和開始響徹
天際的尖叫,小雅眼望著天空,一朵如同花朵般的血紅從身下慢慢蔓延開來,越
來越大,開始撕扯和吞噬著小雅,把她包裹了起來,消失不見了。

  胡同�馬保抖了抖陰莖上的尿液提起褲子。一轉身馬保楞住了,三個身影站
立在自己身後不遠的地方,默然不語,當馬保的目光落在來人手�明亮的刀刃上
時,刀刃開始在黑暗�劃起一道道耀眼的寒芒,馬保開始瘋狂的大笑,笑聲�一
片片黑色的血花開始綻放,形狀醜惡猙獰。

  ……

  半年前,小雅加班到深夜,回家的路上,兩條身影從路邊竄起,一人捂嘴,
一人擡腿抱起了奮力掙紮的小雅,在遠離道路的一片拆遷了一半的斷壁後面,兩
個身影在一具雪白的身軀上忙碌的上下起伏著,冰冷的月光下嘴�被塞滿自己小
內褲的小雅痛苦的扭動著,美麗的臉上掛滿了淚痕。

  派出所�小雅的男友哀傷的看著傷痕累累渾身發抖的小雅泣不成聲。一個月
以後小雅獨自走進了醫院,引流完身體�被強加的痛苦小雅休息了片刻掙紮著回
了家,從那天開始,小雅總是在夢中被嚇醒,顫抖著嚎啕大哭,邊哭邊喊不要啊
求求你們不要啊。(完)






















0.015009880065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