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三國性愛回憶錄——貂蟬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三國性愛回憶錄——貂蟬







  憲帝時,三國之戰,孫堅戰死於襄陽。丞相董卓在長安得知消息得意非凡,

心想:「終除心中大患,今後再也沒人跟他作對了。」



  從此董卓便更加狂傲、無所忌憚,並自封稱爲「尚父」,以皇上的長輩自居。



  凡是董氏宗親,不問老少,皆封公侯。又在長安城二百五十裏處,築府建宮

做爲別邸,名爲「媚塢」,「媚塢」的城郭構造型態皆彷長安城,有意跟朝廷互

別描頭。



  有一次董卓在宮內大宴百官,席中呂布(董卓之義子)向董卓一陣耳語,董

卓邊聽邊得意的笑著,然後向呂布面授機宜。呂布立刻飛身撲向席間的司空張溫,

一劍便斬了張溫,令在座的百官大大吃驚。



  這時董卓笑著說:「大家別怕!張溫暗中聯合袁術,要對我不利,可是那糊

塗的信差卻把信誤送到呂布家,所以……這就是跟我作對的下場。」



  司徒王允一聽便大大不安,因爲他也是看不慣董卓專權跋扈,也有欲除董卓

重振朝綱之意,只是苦無機會而已,今日又見董卓殺雞儆猴,豈有不惶恐之理。



  明月當空,銀光遍灑,司徒府花園裏一位女子伫立在亭台欄旁。



  ──這位女子藝名貂蟬。貂蟬本爲南方人氏,幼年喪父,隨母投奔王允府上

爲奴,王允夫人見年幼的貂蟬很得己緣,便將貂蟬留爲貼身丫環,並賜名爲「貂

蟬」(其本名無記載)。貂蟬雖名爲丫環,實則王允夫婦視同己出,疼愛有加,

並請師傅傳學授藝。所以貂蟬長大後不但是有天生之麗質、花月容貌,更是琴棋

書畫樣樣精通,尤其是歌聲舞藝實令人贊賞、陶醉──



  貂蟬平視著望向遠方漆黑的花圃,娥眉深鎖帶著憂郁,隱隱約約彷佛有幾聲

歎息。正好王允也爲今天席間事件坐立不安,獨自漫步花園,忽然聽見貂蟬歎息

之聲,就走進亭台欲問究竟。



  「這麽晚了,你怎麽在這裏?你有甚麽心事嗎?」王允關心的問著。



  正在沈思的貂蟬忽聽人聲不禁一驚,回頭見是王允,隨即盈盈一拜:「向大

人請安!……奴家並無心事……」



  王允說:「那你又爲何在此長歎呢?」



  貂蟬回答:「奴家承蒙大人收留、授學傳藝,其恩惠並天比地,恐此生無以

回報。今日又見大人赴宴回府後即心神不甯,眉頭深鎖。奴家猜想大人必有憂慮

之事難以解決,而奴家力微又無法爲大人分憂,故深深自責。」



  王允一聽欣慰萬分,突然福至心靈,符掌叫好:「好!好!我有辦法了……」



  王允頓了一下,看著貂蟬繼續說:「可是……可是要委曲妳了!」



  貂蟬說:「大人之恩奴家即使粉身碎骨也難報一二,只要奴家能爲大人分憂

解勞,大人盡管吩咐,奴家決無怨言。」



  王允便說:「好!跟我來。」



  貂蟬跟著王允來到書房,王允突然向貂蟬叩首一拜,嚇得貂蟬跟著伏在地上

顫聲連連:「……大人請勿如此……奴家受不起啊……」



  王允不禁淚流滿面,說:「奸臣董卓專權跋扈,圖謀篡位,朝廷中文武百官

皆奈何不了他。他又有一個義子姓呂名布字奉先,其人武藝高強、骁勇善戰,讓

董卓有如猛虎添翼……」這時貂蟬摻扶起王允,王允繼續說:「他二人皆是貪杯

好色之徒,我想藉助於妳離間她們……不知妳是否願意……」



  貂蟬含淚拜倒,堅決的說:「奴家全憑大人吩咐,只是……只是……」貂蟬

此時竟哽咽難言。



  王允伸手扶起貂蟬,問道:「是否還有難處?」



  貂蟬哀傷的說:「只是,此去奴家再也無法侍奉大人了……嗚……」



  王允不忍輕輕的抱著貂蟬,拍拍她的肩背,無奈的說:「唉!天下百姓是有

救了……真是苦了妳了!」



  他日,丞相府衙內堂的寢宮裏,正泛著一片暖烘烘的綿綿春意。地上散亂著

衣物,竟然還有撕裂的碎布片零散著。



  貂蟬全身赤裸、一絲不挂斜臥在鴛鴦繡被上,晶瑩剔透、吹彈可破的肌膚顯

得非常耀眼。一雙貪婪的大掌貼著貂蟬的肌膚,肆無忌憚的到處遊走,從白皙的

頸肩、怒聳的豐乳、平滑的小腹、柔嫩的大腿以及迷人的神秘叢林。



  殺風景的是曼妙身體的旁邊,竟然坐著一團「油肉」。肥胖的董卓少說也有

兩百公斤,滿身的油脂四處冒竄,隨著身體的動彈也微微顫動著。董卓眯著色眼、

氣喘噓噓的盯著貂蟬的裸體,雙手隨著目光,眼到手也到的撫摸、揉搓著。



  董卓抱著貂蟬也一起趴下,壓在身上,立即湊上嘴唇親吻著貂蟬。貂蟬也彷

佛是久積的相思苦,要在此刻一並爆發似的,報以熱烈的回應。



  董卓覺得剛剛酒醒了,現在卻又醉了──醉在情欲中。兩人盡情的擁吻、翻

滾、愛撫……不久,衣裳散落一地。



  董卓靠內側仰躺床上,貂蟬面向他側身緊貼著,把頭枕在他胸口,惺忪似的

媚眼看著握在手中套弄的肉棒──董卓紅頭碩大、昂然堅挺的玉棒。貂蟬時而笑

容嫣然、時而含情脈脈。頓然,貂蟬覺得一陣春心蕩漾,屄裏在蠕動起來了,雙

手緊緊握住玉莖連續的套動著。



  董卓扭著頭看貂蟬的臉,只見她雙眼含春、粉頸低垂、笑意洋溢,而自己的

玉莖正握在她的手中,不斷的套動著;再看她現在一絲不挂,胸前雙峰微動,乳

浪層層,一對紫葡萄又跟著在不斷的輕觸胸口。貂蟬雪白的大腿貼著董卓的下身,

來回的磨蹭著,隨著動作讓平坦的小腹下,烏黑的絨毛若隱若現,真是愈看愈覺

入迷。



  董卓在欲火持續上升中,一手伸向貂蟬的乳峰上開始遊撫;另一手則在貂蟬

柔順的背上劃著。董卓的隨著呻吟聲越來越高,下身扭動的動作也越來越大最後

幾乎是整個陰戶就像毛刷一般,磨刷著董卓的大腿,陰戶裏冒出的淫液也沾濕了

他的大腿。



  貂蟬的情欲似乎升到最高點,突然變成一個瘋狂的蕩婦般,一翻身、把玉腿

一分,扶著董卓的肉棒對準自己的陰戶口,「嗯!」一聲便直坐下去,「噗滋!」



  肉棒毫無阻擋的全根沒入。



  貂蟬只覺得陰道口有輕微的刺痛,但隨即肉棒抵頂花心的舒暢、充實立刻布

滿全身,由不得一陣寒顫。貂蟬身體遂稍向前伏,雙手分支在董卓的兩側撐著,

慢慢的擡起臀部、再慢慢的坐下來,讓肉棒在陰道裏「進進出出」。



  董卓看著貂蟬上下在搖動著,胸前的乳房也前後擺動著,只稍撐著頭,便可

以看見兩人下體交合處的情況。董卓真是覺得既舒服、又養眼,不由己的挺動著

腰,配合著貂蟬的動作,而貂蟬的動作也越來越熟練、越來越快了。



  貂蟬擺動的乳房,隨著動作也有一下沒一下的,擦拂著董卓的胸口,當肌膚

被柔順的劃過時,兩人都會同時一抖,也同時悶哼一聲。貂蟬的陰唇,隨著肉棒

不斷的吞吐著在翻動著,而每次總要帶出一些淫液,把他們二人的陰毛全部沾得

濕淋淋的,顯得光耀異常。



  突然,貂蟬喘氣連連,把身體挺直,甩動披散的發絲,把頭往後仰著,喉嚨

裏不斷哼著氣喘式的淫語。董卓尚未會意,隨即感到穴中的肉棒被一股股的熱潮

淹沒,熱燙得渾身一麻,雙腿挺得筆直、肉棒亂抖,一股熱精猛然沖出,從馬眼

中直射入貂蟬的穴心深處。



  「嗯!」一聲充滿幸福、滿意的嬌哼,貂蟬又軟癱在董卓的身上,覺得自己

陰道內又湧出了更多的潮液,加上董卓的肉棒、精水,把屄穴內脹的滿滿的,讓



  充實的快感高潮久久不消……



  太陽剛上山頭,丞相府內的花園正是一片鳥語花香。花圃旁邊的窗枱上,可

以看到貂蟬的半截身影正在梳發整妝,傾國傾城的容貌,頓時讓衆花失色許多。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敲碎這片甯靜,來人正是呂布。原來昨日呂布從王

允府回家後,一直等著董卓的消息,直到早上呂布沈不住氣,即想到丞相府一探

究竟。不料,相府內的家丁說貂蟬與董卓昨夜就同榻而眠了,聽得呂布是怒發沖

冠,立即奔向內院寢宮,遠遠就瞧見窗裏正在梳妝的貂蟬。



  貂蟬聞得騷動,料想必定是呂布,隨即裝腔作勢皺眉輕泣,還不時以帕巾拭

淚。呂布走近窗戶,以詢問的眼神看著貂蟬,貂蟬只是不語的搖搖頭,並把頭轉

向床鋪,呂布順著貂蟬的眼光看去,竟然看到全身赤裸的董卓橫臥床上,吐著濃

厚的鼾聲睡得正香。一時間呂布只覺得氣血翻騰、全身顫抖,可是礙於董卓的威

嚴而不敢發作,只有哀哀歎歎心有不甘的離開了。



  次日,呂布趁著董卓上朝時,偷偷潛入相府,進到後堂寢宮尋找貂蟬。貂蟬

一見呂布來到,即撲到呂布的懷裏,哭訴著:「將軍!自從大人將奴家許配給將

軍後,奴家就一心等著將軍……沒想到太師他……」



  呂布緊緊的抱著貂蟬,貂蟬繼續哽咽的說:「……現在我真是生不如死……



  可是我只想有機會能見將軍一面,跟將軍表明心意,奴家就心滿意足了……」



  貂蟬說罷,即奮力掙脫呂布,就往牆角撞去。



  呂布一見貂蟬欲尋短見,立即飛身攔截,一把就抱住貂蟬,心疼的說:「你

放心!我一定會就你出相府的。」呂布堅決的語氣說:「我呂奉先今生若得不到

妳,就不算是英雄好漢!」



  貂蟬把頭埋在呂布的懷裏說:「謝謝將軍!奴家在相府裏真是度日如年,希

望將軍憐惜奴家,趕快就奴家離開。」貂蟬略微擡頭,繼續關心的說:「可是,

太師他權勢至極,將軍你也要小心,不要出差錯讓奴家替你擔心。」



  呂布一聽貂蟬語氣關心自己,不禁一陣溫暖浮上心頭,低頭一看懷裏的貂蟬,

竟看到貂蟬泛紅的臉龐,眼睛裏含著淚水,正仰著頭含情脈脈的看著。呂布一陣

疼惜,頭一低就親吻貂蟬的眼睛,伸出舌頭舔拭貂蟬的淚水。貂蟬全身一軟,嬌

柔的軀體就膩在呂布身上磨蹭著。



  呂布的血脈開始贲漲,潛意識中的獸性本能,呼吸也因緊張、興奮而更加急

促著。隨著熱情的擁抱、親吻,貂蟬跟呂布的體內的欲火越來越高;而身上的衣

物卻越來越少。



  當呂布解除貂蟬身上的最後一件衣物,呂布退後半步,仔細的欣賞貂蟬那如

磁似玉的胴體,看得呂布驚爲天人,不禁又將貂蟬擁入懷中,開使親吻貂蟬的臉

龐、耳垂、粉頸、香肩。呂布時而唇磨、時而舌舔、時而輕咬,雙手卻也緊緊的

抱著貂蟬,讓貂蟬跟自己黏貼得水泄不通。呂布早已挺硬的肉棒,更對著貂蟬的

下體在亂撞著。



  呂布嘴巴已在貂蟬的乳峰上;高聳的玉莖頂在貂蟬的股溝間,一跳一跳的拍

打著、磨擦著貂蟬的股溝。激情中的貂蟬瘋狂似的親吻著呂布的臉頰、耳根、肩

膀,甚至還在肩肉上留下輕咬的齒痕。



  呂布把貂蟬放上床,坐在她身旁。此時的貂蟬媚眼微合、朱唇半開,滿臉紅

熱如映火爐,緊疊著雙腿,一手遮掩著的陰戶,掌緣露出卷曲的絨毛;一手橫在

胸前,隨著急遽的呼吸正在起伏著。雪白柔嫩的肌膚,光滑無瑕,在朱紅的床褥

墊襯托下,更有如玉器漆磁一般,看得呂布心馬意猿、欲漲難忍。



  呂布把貂蟬遮掩著陰戶的手移開,入目的是成熟女性的陰戶,茂盛、曲卷的

絨毛中,露出兩片豐腴的嫩肉,粉紅色的邊延到了中間卻成爲鮮紅色的,藉著晶

晶的反光,可以看出整個裏面正是濕答答的。呂布忍不住往貂蟬的胯下摸去,貂

蟬本能的稍稍一縮;這是動物爲了保護重要器官的本能,但是她梢微一退後就停

住了,因爲他想到對方是呂布。



  貂蟬眯著眼看著呂布的陰莖,凶狠的挺硬著,青筋暴露,龜頭腥紅,正一抖

一抖的在挑釁著。貂蟬伸出小手,輕輕的握住,只覺得又熱、又硬,不禁上下輕

輕套弄著,彷佛在安撫狂怒中的猛獸一般。



  呂布將手掌覆在貂蟬胯間微微隆起的部位,感覺柔順、濕潤的觸感,並微曲

著中指壓在陰唇交縫處,輕微的揉捏撥弄著。貂蟬扭頭、挪移、挺動著配合著,

鴻溝中的蒂核也開始在膨脹、變硬,愛潮更是綿延不斷,濕潤了陰戶,也沾染了

呂布的手掌,更濡染了一大片床單。



  呂布似乎再也忍耐不住了,急躁的翻身壓在貂蟬身上,扶著挺硬的肉棒抵著

陰唇肉片的交縫處。被情欲給淹沒的貂蟬,似乎動了一下想躲避,卻覺得混身無

力,只是「嗯!」輕哼一聲,不知是在抗議,還是默許!



  呂布扶著肉棒在穴口轉動幾轉,然後開始緩慢地向前推進,覺得穴口緊縮箍

束不易進入。在呂布肉棒的龜頭,剛剛抵頂在蜜穴口之時,貂蟬是有一點點緊張,

甚至有輕微的刺痛感。但是,當呂布改插爲磨時的溫柔對待,貂蟬立即可以感受

到這份疼惜之心,感激之心油然而起。



  只是呂布這樣磨磨蹭蹭,讓貂蟬覺得屄道內騷動得難受,簡直比插入時的刺

痛還難忍,遂把小蠻腰配合著肉棒磨轉之勢,輕輕的扭動。誰知,貂蟬這一動,

呂布的肉棒竟然藉著淫液的潤滑,「滋!」整個龜頭就擠進洞口,剛好,龜頭凹

下的帽緣,正好「卡」在穴口。



  「嗯!」呂布的龜頭被熱熱的、濕濕的肉壁,緊緊的裹著;「啊!」貂蟬覺

得屄穴被撐得開開的,雖然隱隱作痛,卻也充實得舒服。



  呂布一見龜頭既進了,心情一寬,在加點力道,把肉棒慢慢的向裏面擠,以

最輕柔、最緩和的動作,企圖讓貂蟬在最沒痛苦的感覺之下,領略到性愛的高潮

仙境。也因此,讓呂布肉棒的神經細胞,可以很清楚的感覺董小宛屄穴裏的每一

個凸點、每一道皺折。



  盡管呂布是如此輕緩的動作,貂蟬還是難免有痛楚,但是這些刺痛很快的就

被肉棒充滿的快感、興奮所取代。而且陰道深處滾滾的熱潮,讓子宮壁附近酥癢

難當,恨不得肉棒快頂著騷處,以解一解蠕癢之苦。貂蟬便不自主的挺舉下身,

扭動腰身,一陣陣的舒暢隨之滿全身、竄向四肢,另她是一陣抽搐、顫慄、呻吟



  ……



  當呂布的龜殼感到抵到最裏端終點時,感覺整根陰莖正被四周溫暖濕濡的肉

緊緊包住,雖然只有陰莖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實上他卻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無

力,閉著眼睛喘口氣,靜靜的感覺這種人間美味,並且凝聚後繼動作的精力。



  「喔!」貂蟬被肉棒充滿的快感,挑動潛在的淫蕩情欲,雙手緊緊抱住呂布

的背部,湊上櫻唇吻,並且深深的吸住。冒辟疆的嘴唇被董小宛的舌頭頂開,貂

蟬的舌頭繼續伸入呂布的口中。就在這種熱烈的「法國式接吻」下,呂布開始緩

和的抽動肉棒。



  呂布彷佛全身的、精神力量都集中在陰莖,抽插移動的陰莖,不斷的接收來

自四面八方的壓縮力道,讓肉棒似乎難耐壓力似的要爆開來,使得冒辟疆抽插的

速度越來越快。而貂蟬的腰臀也越扭越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一陣陣的快感,

正慢慢地把她推向人間樂事的最高點。呂布覺得貂蟬的陰道越來越濕滑,抽插也

越來越順暢,不由自主的像策馬馳騁般的加快抽動,使得「噗滋!噗茲!」之聲

幾乎連成一線,沒有間斷、休止。突然,呂布覺得肉棒在膨漲、陰囊也一陣陣酸

麻,一聲低吼未了「嗤!嗤!嗤!」一股股的熱精,便連續激射而出。



  「啊……」貂蟬的子宮壁,彷佛受到強烈的撞擊一般,一股股的溫熱精液接

踵而至,燙得貂蟬的內髒如焚,抽搐不已。「嗯……」貂蟬又是一聲淫蕩的嬌吟,

陰道壁有節奏又急促的收縮著,一股滾燙的熱潮從子宮裏急湧而出。高潮的刺激

讓貂蟬似乎暈眩,手指長長的指甲,不知不覺中在呂布的背上劃出幾道抓痕。



  呂布軟趴在貂蟬的身,還意猶未盡的緩緩扭動屁股,這種抽送不同於高潮,

高潮所帶來的是一觸即發的舒服,而這種高潮後讓肉棒在蜜穴裏的抽送,卻是能

讓雙方維持一段長時間的舒服。



  「呼…噓…呼…噓…」兩人都深深調著呼吸,靜靜讓汗浸濕他倆的皮膚。他

倆都不想動,累、又倦,都夾雜著高潮後的輕松;他倆只想眼睛一閉,讓高潮在



  半夢半醒中消退……

















0.015824794769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