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網站偶爾會很緩慢,我們已更換了線路徹底排除了緩慢的問題,若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廣告】友站番號最齊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暴虐的天使 作者:元陽九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暴虐的天使: --- 周惠敏   

5月的微風吹過車水馬龍的盈科市大街,這個星球上最發達的金融業,坐落在盈科市大街上的倒三角形城市銀行總部大樓的斜面樓頂沒有可能設直升機坪,人們只能由臨街的幾個門口或停車場進出。

上午11:30,城市銀行總部的主出入口前擠滿了記者和人群,門內,平時只有幾個來去匆匆的職員的一樓大堂,三三兩兩站滿了衣冠楚楚的年輕男士,這些人小半是本市金融界顯赫人士、記者和商業钜子,其他多是從各星球遠道而來的金融精英。

看來這個宇宙小半精英人士都聚集在這裏了。眾人顯然大多都互相熟識,一邊心不在焉的依次打招呼,一邊眼睛不時瞟向由多名掛著耳塞的精幹男女把守的電梯出口和通往門口的通道。

一個面容清瘦身著手工精細常禮裝的男子,向他身旁花花公子打扮的俊男問道:“倪料震,你說周惠敏就會下來?”

被叫做倪料震的花花公子明顯不滿道:“陳灌希,你該叫她周惠敏小姐。”

被叫做陳灌希的男子不易察覺地撇了撇嘴:“管它呢!聽說簽約儀式馬上就結束了?這可是極大的融資啊!連萬匯宇宙管理的主席也要來了。”

倪料震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算了吧,你怎麼像個沒見過世面的5年級男生一般……。”

電梯門上的指示到了一樓,原本喧鬧的大堂頓時鴉雀無聲,除了散佈在大堂角落的保安人員,所有男人的目光都死死地集中在了電梯口,隨著電梯門的緩緩打開,整個房間似乎明亮了一倍有餘,而光源就是電梯內走出的年輕女子。

美豔的人兒高約6尺,未施脂粉的絲光色皮膚如絲般光潔閃亮,瓜子臉神采飛揚,高挺秀美的鼻樑上架著定制細邊眼鏡,又細又彎的眉毛下一對深邃如海水湛藍色大眼熠熠生輝,石榴子般晶瑩潤澤的紅唇在輕言細語時隱約可見潔白整齊的貝齒,亮閃閃的金色頭髮在腦後梳成髻,僅用一個手工精細的紫晶發帶束起,柔嫩的耳垂和修長頸項上是同系的紫晶耳環和項鏈,看來這位絕代佳人就是迪克等人談論的周惠敏小姐。

早已守候在電梯前的多名目光銳利掛著耳塞的精幹男女在三人身邊拱衛,前面高大的壯漢用身體隔擋住面紅耳赤、呆若木雞的人群,讓出一條寬敞的通道,內圈的女保鏢則邊走邊用警惕的目光掃視人群。

門外的人群更加擁擠。保鏢們忙得不可開交,香風一過,人就如幻消失了…………。

清冷的燈光透過水晶照亮了的屋子,大理石地板嵌滿了各種圖案,牆上有整排雕飾手工精緻的彩陶拼畫,這些不同風格的藝術品同處一室而絲毫不顯雜亂,顯然是由高人安排。

一個滿是傷痕的裸體男人,手腕和腳踝被皮帶鋼環扣在房子中間上的一個類似交叉形手術臺的架子上,脖子也被一個皮套固定在架子上,他身材高大,但仍然看得出來是個約40多歲的中年,他就是我了!……

怎會這樣的?經過是這樣:……

我剛受到總督察的嘉獎,時來運轉,衹是以為追捕到一個普通的匪徒,竟然變成二十多年警察生涯的首次開鎗(如果不是他用尖刀衝過來,為了自身安全還是會讓他逃走的),就打中了他的腦袋;事後才知他是兩年來用假陽具姦殺了不少歡場女子的變態色魔,警方及不名富豪共出了三百萬宇宙系統使用點的獎金,作緝捕那通緝犯-變態淫魔[陳灌希]。

離開警署,便打了電話回家,約太太到外邊用膳作慶祝了;一架名貴房車突然在我身邊停下來,兩個美豔的女郎伴著一個更嬌豔的女子下了車;香氣薰薰的一把鶯聲傳來:“你就是那個殺了[歡場變態淫魔]的警員,甄雄先生嗎?我有事找你,……”後便的話,我卻聽不到了;因為那兩個美豔保鏢一左右的出充滿香味的手巾弄昏了我。

我的頭垂下不動,雖然蓬亂的黑髮遮住了臉,看來我還活著的;由遠及近響起一陣高跟鞋敲擊地板聲,大門無聲滑開,噠…噠…聲走進一個明豔不可方物的女郎,赫然就是富有而豔麗的周惠敏及兩個美豔保鏢張百芝和鍾恩桐。

周惠敏打開大燈,從櫃中取出一個流線型的控制器,走到中年的我面前吃吃輕笑,藍色眼珠滴溜溜轉動,一陣雅致的香味飄來,聲音宛如珠落玉盤:“在你的眼光中,想不到我怎會這樣做的,對吧甜心!因為你將我的好玩的寵物殺了,我當然要你代替,是不就嗎?”

“好玩的寵物殺了?”抬起頭、我詫異的看著她。

“那個[歡場淫態色魔]陳灌希,就是我最好玩的寵物了,他是一個天閹的人,怎能強姦女子呢!只是用假雞巴玩玩給我看吧!你竟然殺了他……”她 身體輕顫了一下,藍色的瞳孔先是不由自主放大,隨即恢復了清醒,大眼泛出刻骨的仇恨;接著說:“看你的樣子,是不是還沒休息好?我給你充點電吧!妹妹來……。”她將流線型的控制器交給其中一個美豔保鏢-鍾恩桐。

令我精神一震的是兩個美豔保鏢身穿妖豔的套裝,閃閃發亮的緊身黑色皮帶象徵式綁在身上,象傳統的露三點衣式,將完全裸露的白玉般高挺渾圓乳球,狠狠擠出深不可測的乳溝及乳球,本就盈盈一握的細腰被皮衣緊束與豐滿的胸部和臀部形成令人口乾舌燥的砂漏形,三圍比例令任何人也要羡慕不已。

蝴蝶形黑色皮開襠緊身短褲,薄紗中間露出精心修剪成心形的陰毛和粉紅色的陰戶,飽滿花瓣完全顯露出來,勻稱的玉腿套上了及膝的黑色4寸細高跟漆皮靴,妖媚之態令人發狂。

鍾恩桐按下按掣,夾雜著電流發出的劈啪聲,我雄偉的身體如風中落葉般不自主地猛烈抽搐,卻半個聲音也不能發出,誘人的香味中摻進淡淡的焦糊味和汗液味道,隨即被強力風機吸走。

周惠敏嘲弄道:“好玩嗎?陳灌希每天都如此表演肌肉舞給我看,還有更刺激的呢!……”示意張百芝從另一個櫃子裏取出一小瓶注射劑和針管,準備更變態行動;她熟練地把針管吸滿注射液,張百芝露出迷人的笑靨,湊到半昏的我耳邊用天籟般的聲音低語:“甜心哥哥!一百伏的電流讓你感覺好玩了吧!那些注射劑更刺激的呢!……我看看你比那個天閹是不是更強悍?”

管針刺入我的臀部,一管橙色的液體注射進入我體內,鍾恩桐再按下遙控器的掣;火灼的電流在我身上狂飆,使那不明液體在血脈內極度漲凸,一陣淒厲的慘嚎由我口中吐出,周惠敏嬌笑著上下打量震顫舞動的肌膚。

“格…格…多美妙,比陳灌希忍得更久呢!……”她姿態優雅地脫下的乳白色晚禮服、內衣,赤裸裸的打開櫃子換上一套以白金嵌鑽釘扣的黑色皮環裙,把柔腴的玉體毫不羞恥地在我這羔羊面前演示;變態的刺激令她的性慾大漲,雖然我在極痛苦中,仍可察覺到三名美女的陰戶氾起了水光。

我艱辛的微微抬頭,棱角分明的臉蒼白憔悴,掛滿汗珠,大眼中泛出刻骨的仇恨的火花;軀幹上多了幾十條令人毛骨悚然的奇怪血痕。每條漲凸的血痕都綻出多條紅色細絲,可知電流刺激得不明液體多麼利害。

周惠敏已脫光了所有黑色皮衣,是一副迷死人的嬌軀在我眼前甜蜜地笑道:“噢……啊!……心肝怎麼啊!給你做的體內按摩舒不舒服?今天不要這麼早就不行了,那陳灌希真掃興呐!只是半分鐘就屎尿失控了,為求停止連那些排泄物都吃光了”對著我展覽出腴嫩的肉窟窿呻吟,話音剛落,張百芝驚叫出來:“啊!……好大、好粗啊!……周小姐快看!……”

不知什麼原因,我的陰莖在一番暴虐後居然慢慢舉起!受到奇異的刺激變成與年齡不相稱的粗糙、巨大,完全直立時長達十寸多。

張百芝纖細的手指一根根撫過粗糙的陰莖忍不住呻吟道:“唔!…好熱、好硬…好大、好粗啊!…噢…灼…得心也酥透了…啊!”

她豔麗的嬌容靠近猙獰的大肉棒,纖纖玉手在肉棒根部不停捋弄,雙手控制著灼燙的陰莖在自己臉頰上時而輕輕拍打、時而上下摩挲,最後伸出粉紅色的小巧舌尖,靈巧地吞吐猶帶汗漬、尿漬與液汁的龜頭,淫穢的吞噬肉棒頂那棱溝和青筋綻露的整條粗糙的陰莖,吸、夾、旋、磨、卷、裹……淫巧的花樣百出。

周惠敏雙眼緊盯住粗如兒臂的大肉棒,大大的藍色媚眼泛起水霧,她顯然注意到我身體的變化,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手中的準備蹂躪我的鞭子不知何時滑到地上,嬌喘聲中她緩緩低下頭,輕揉自己挺立的雙丸及嫩肉窟,此時的周惠敏和日間全球精英眼中高不可攀的女神根本判若兩人。

鍾恩桐柔若無骨的滑膩小手加入握住了我的粗筋如鋼的大雞巴,並且爭奪吮吸我猙獰恐怖的龜冠;熱熱的鼻息噴到腿間,我雖然被緊緊固定住,雄偉的身體仍能輕微擺動,喉中發出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低吟。

經過兩個美豔保鏢一番揉弄,肉棒被濡濕的香涎弄得更加堅硬,粗糙的陰莖也變得油光發亮,尖端還滲出一滴透明的液滴。

兩條丁香花蕊般的舌尖爭奪舔去液滴,然後在櫻口裏來回品咂,難道這液體真有那麼好味?周惠敏看得也心如鹿撞,巴不得要嘗一嘗,但她倆絲毫沒有邀請她的意思。

我的詛咒聲在淫賤的呻吟聲浪裏幾不可聞:“妖女!轉眼即受我殘酷的報復的,看著吧!……”說著,腰際大力撞向美得不帶人間煙火氣的張百芝嬌靨上。

張百芝看來並未生氣,反而抬頭乜著仿佛能滴出水來的媚眼,望向我淫蕩的一笑說:“格……格,主人甜心生氣了。嘻…嘻…她就喜歡你這倔脾氣!……哦!……。”春蔥般的手指將灼燙的陰莖捉住,並捋到紅唇中來回大力吮吸至“嘖…嘖…”有聲。

周惠敏終於發浪了,意猶未盡地舔著櫻唇行近,示意兩個美豔保鏢讓開,玉手扶正我的巨棒,奮力將粉嫩濕滑的芳唇張大到極致,一下就將粗筋灼燙的大雞巴吞入大半,接著猛烈擺動臻首讓鋼硬的大龜頭在紅唇中高速進出,同時用嫩舌技巧地摩擦棒尖和冠溝的敏感部位。

隨著周惠敏頭部的擺動被軟腴的身體泛起陣陣驚心動魄的乳浪臀波,令人擔心那細細的柳腰隨時會被折斷。“唔!…嘖…嘖……唔……嗯!……嗯……”她檀口被堵塞,只能由瑤鼻發出含混的聲音;可是在她一番努力之下,仍有一半肉棒不能被吞入紅唇內,但她並不放棄,咽喉一陣蠕動,屏住呼吸,玉臉豔紅欲滴,終於在奮力的吞咽中把粗筋漲凸的大肉棒盡根含入,她水汪汪的媚眼瞧著中年人,柔軟的喉管蠕動著,擠壓我猙獰巨大的龜頭,緋紅的粉頰因肉棒太粗而凹陷下去。

這時周惠敏已經被巨大的快感衝擊得無法做出任何表情了。……

“啵”的一聲粗獷的巨棒從櫻唇中逃脫出,周惠敏滿意地眨眨眼皮,喘息後接著放出了大肉棒,戀戀不捨地拿起控制器。固定的交叉形手術臺厚板翻轉,平放到靠近地面,準備她只是看過而沒有試過的運動;那不明液體加上我的體液而產生的淫慾激素令她也失控,主動要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插入她柔嫩的肉窟窿。

周惠敏掰開雙腿跪騎到我的腰部,張百芝和鍾恩桐熟識地扶著她,一隻玉手扶正粗筋如鋼的大雞巴,讓周惠敏慢慢地用嫩肉窟套吮我火灼的陰莖;她們另一隻手分開自己的水色潤澤的櫻色肉縫,不停地搓揉撫玩,好使能減低慾焰的酥痕。

巨大猙獰恐怖的龜冠“滋”的一聲插進蜜液氾濫的嬌嫩花房,雖然緊窄非常的小嫩窟第一次被插入,但粗糙的大肉棒前端已頂到花房盡頭,可看到後端仍有小半截不能再進入了。

“唔!……好滿!…好熱!……小嫩肉窟……都…塞……滿……了!…啊!…啊!……啊……啊……”周惠敏豔麗的紅唇吟出如歌的詞句,開苞的鮮血仍淌流,她竟如此歡愉,那淫慾激素的淫氣可真利害啊!

周惠敏滿足地輕喘了一陣,接著玉體由慢到快地馳騁起來,彈性驚人的豪乳和翹臀幻出令人呼吸停頓的洶湧波濤,長長的秀髮也隨著玉首的大幅擺蕩而飛揚。

“哦……啊……好爽……啊!……噢…噢……噢……啊……好……硬……雞巴……唔……唔……”劇烈的嬌喘聲中嬌豔欲滴的花瓣被巨棒帶入翻出,不停發出“滋…滋…”的聲音,隨著兇猛的巨龍抽插而血跡斑斑開合。

兇悍的大雞巴早已恢復了精神,猛烈地頂住周惠敏淫穢的小穴,可以聽到絕世佳正人誘人的吟唱 “唔…啊…噢…噢……噢…哦!……哦……太……棒了!…放開他!…百芝!…噢…噢……讓…他肏…我啊!……噢…啊!…”

我變成了出牢之虎捉住這美人兒用不同的姿勢狂肏她,把柔腴的玉體盡情蹂躪,卻是令她盡呼出淫穢的歡樂聲…… …。

周惠敏淫穢的小穴附近的肌膚已被摩擦到通紅,嫩白色的肌膚泛出綺紅色,細密的香汗已滿布全身,空氣充斥著濃郁的香水和各種體液的奇異味道,足以讓人血脈沸騰;分出而流出的汩汩蜜液,在強猛的衝撞下化為白沫。

「哦……噢……噢……哦…噢……嗯…太美了!…哦……噢…噢…唔…要…洩精啦!…唔……哦……哦…我…要……飛……啊!…噢…噢…噢…噢…」柔若無骨、香汗淋漓的玉體在一聲失態的尖叫中繃緊,豔絕天下的容豔霎那間僵住,一雙柔荑也緊緊掐住我的胸膛,陰肉腔壁中的嫩肉更如火山般死死地纏繞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肉棒上。周惠敏淫穢的玉臀挺動著、火熱的陰精如噴泉般的沖在我巨大的龜頭上……。

慨然這麼美味的處女陰精,我當然要舐吸乾淨才轉身去肏搗兩個美豔而淫賤的女保鏢了……。

我瘋狂地輪流抽插她倆淫穢的肉窟,粗筋如鋼的大雞巴肏插直到無法屏住氣才停了一陣子;雖然她倆常欣賞周惠敏虐待變態淫魔[陳灌希],肯定的是她倆的肉窟沒有經過太多次兇殘的蹂躪,但張百芝仍不滿足,推我睡倒後用潮濕而灼燙的淫洞套坐我剛猛的巨柱,陰肌緊纏住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不休,非要我射精不可似的;好啊!…那不明液體在血脈內極度需要宣洩,正好用妳倆的肉窟窿來姦淫,便鼓起最兇殘的獸性,瘋狂地向嫩肉隙轟炸……。

最後,我肏操得兩個淫娃陰唇失去了彈力,無數高潮之後求饒,才命令她倆跪在地上,將熱烘烘的陽精淋在四個大奶子上,命她倆舐乾淨後,才結束今次奇異的交媾豔遇了。

我失神倒在無力的香軟玉體身上,纖柔美腴的嬌軀在我身邊,三個淫娃滿面歡愉中入睡,至於日後如何我亦無法想像了,暫時只好在溫香軟玉中尋夢去了。



















0.0137279033661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