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魔法少女小愛 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在小愛輕柔的聲音誘惑下,魔族男的膽怯逐漸消失,心底的煞氣又開始慢慢膨脹。

眼看他雙眼漸漸轉變成紅色,臉色猙獰起來,背後的觸手又開始紛紛舞動,一步步走了過來,小愛的臉上仍掛著淺淺的笑意,彷彿正準備享受美味的大餐。

正在這時,遠遠一陣口哨聲傳來,口哨聲咋一聽很小,似有似無,但蘊涵著一種奇妙的旋律,讓人摸不透它的音調變化。

側耳聽了一會,小愛轉過臉來,充滿遺憾的說道:「可憐的傢夥,唉,本姑娘沒有時間陪你繼續玩下去了。」立的站了起來,手指一彈,一朵金色的小火焰打在魔族男身上,只見黃光一閃,「轟」的一聲,魔族連聲都沒來得及出,頓時被炸得四分五裂,碎屑四散。一小團蘭色的瑩火從中飛出,小愛手指又一點,瑩火被收回在手中,封印了起來。

沒有再理會剩下的東西,小愛轉身抄起丟落地上的法杖,一個縱躍已經站在了廠房高高的屋簷上。稍微望了下,小愛如離弦之箭,向城市的北方射去,幾個跳躍間,人影已經消失在夜色中不見了。

C市的北部緊挨著連綿起伏的一片山脈,因為山路崎嶇叢林密集,向來人跡罕至。尤其在山脈中心的密林深處,雖不能以「無人區」來稱呼,但也差不了多少。

中心地帶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峰頂,上面卻是一片開闊的平台,平整的地面上坐落著三個石製的寶塔。寶塔並不大,大概兩米來高一個,無門無窗,造型也很粗糙;但是痕跡斑駁,顯得年代似乎很久遠。圍繞著寶塔,四周的草木都被除去,顯然這裡經常有人照料。三個寶塔放出淡淡的紅色光芒,吞吐不定,好似活的一般,在夜色中看起來分外的詭異。

寶塔附近正跪著一位身穿白色巫女服飾的女孩,清麗的臉蛋上神情肅穆,雙手合十,正喃喃的念著什麼。
這裡正是除魔界大名鼎鼎的李氏家族的封魔之地。

五十年前,李智在人間最後消失之前,曾對他的親戚傳授了包含「李家仙氣」的三招武功(李智自稱)。他的後人根據這三招不斷的挖掘,發展出三個不同努力方向的修煉內容。一個以精純的能量強化和改造身體,外放的時候在克敵制勝方面具有極強的效果;一個以自身能量扭轉乾坤,起死人而肉白骨,治病救人;第三個是正負能量中和。看起來最沒用,卻是除魔界最重要,也是整個除魔界唯有李家能做到的。

魔族的力量來自於他們的靈魂本源,這並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人間界的強者們再厲害,可以打敗、重創,封印,但無法徹底消滅它們;只有李氏家族的第三類修煉者們,才可以利用自己獨特的能量中和方式,逐步將魔族的靈魂本源從這個世界抹去。唯一遺憾的是,一旦選擇了第三條修煉方式,就意味著和其他的修煉無緣了。自身修為再高,也只是普通人一個,能量再強也無法用來保護自己和攻擊敵人,更不用說利用能量去救人了。

然而魔族之間差別也很大:普通的魔族被抹去靈魂本源花不了多久;一個強大的魔族要抹去它的靈魂本源,恐怕就需要消耗漫長的時間了——當然,這也要看中和者自身的修為如何。

所以世界上大部分除魔者抓到了各種強大的魔族,一般都帶給李家,讓李家進行能量中和,逐漸的消滅他們。久而久之,李家乾脆建立了這個封印陣,把所有抓到的魔族都關在這裡,每天派人來進行中和消解。這裡也逐漸被大家稱為「鎮妖塔」。從外圍的整個山頭到塔內,到處都是各種大小封印陣,魔族無法出塔,外人甚至也無法進入這個山頭。

雖然李家的封印陣非常強大,玄妙無比,但是有法故有破,總是偶爾會有一兩隻魔族妖怪破塔而出,企圖闖到外面來。迫不得已,李家只好在鎮妖塔外再加幾層防禦性的暫時封印,使魔族即使打破鎮妖塔封印,照樣會被困在外面,雖然是暫時性的,但給了家族警報和時間,可以派高手抓住他們,再送進鎮妖塔去。

現在,正是一隻魔族闖出了鎮妖塔,正在塔外的封印陣裡亂衝亂突。以白衣的女孩的修為,即使閉著眼睛也能看見那只魔族。女孩口中仍然唸唸有詞,看起來比較鎮定,但畢竟剛成為專職能量中和的祭祀沒多久,心裡還是有點慌亂:畢竟她只是個中和者,毫無自保能力——萬一那個魔族衝出來怎麼辦?雖然封印還有六層呢,那魔族也不是很強大,怎麼看也不像很快能突破的樣子。

女孩正自惴惴不安,一雙戴著黑色長手套的手突然襲向她的腰側:「嘿嘿,姐姐的腰好細啊~~~」
「哇!」女孩被嚇得往旁邊一坐,回過頭來看清楚是自己的妹妹,才拍拍胸口,「你這傢夥要死了,想嚇死你姐姐啊~~」

「西西,姐姐這麼個大美人,怎麼會被嚇死呢?看你的臉那麼白,來,讓妹妹親一下。」
白衣女孩一推手,擋住了往前伸的嘴,一股腥臭味頓時撲鼻而來,另一隻手不由得掩住了自己的鼻子「嘔——你身上什麼東西,怎麼這麼臭?」

被說中正處,小愛臉不禁有些紅,連忙掩飾亂以他語:「沒什麼事,剛才殺了個魔族有點髒,衣服沒來得及換就來了——剛才發警報了是吧,有魔族跑出來了?姐姐我進去了——」話還沒說完,拿起法杖就往前衝。一隻腳剛踏入塔的邊界,空氣中已經湧起一陣波紋,彷彿平鏡的水面被打破一般蕩漾開來。

「哎,我還沒說完呢,你——」白衣女孩一隻手向前伸著,語聲未落,小愛已經走了進去。陣門又是一陣湧動,然後趨於平靜,重新關上了。

「唉,這個妹妹,性子總是這麼急。」望著這個家族裡新一輩中學武天分最高、也是自己最親的親人,白衣女孩不由得皺起彎眉,輕輕的埋怨著。

一進入封印結界,天地就起了巨大的變化,呈現在小愛面前的不再是沈靜的天空和山頭,而是血肉組成的世界。到處是堆成小山般的、各種妖魔鬼怪的殘肢和骸骨;汙穢的鮮血沈積成一片片大小的湖泊,四處流淌。天空中烏雲瘋狂的滾動,驚雷閃電不斷,這裡正是鎮妖塔外七層中的第二層:血肉結界。

站在一坐某種巨大龍的骸骨堆砌成的山頂,小愛四處眺望搜索,不一會就看到了那個逃逸出來的魔族正在不遠處高速移動,移動的身體經過之處,只留下一道淡淡的黑影。

「喝,這傢夥速度挺快的嘛。」沒有猶豫,小愛輕輕一頓腳,人如流星一般直對著那魔族射了過去。只一瞬間,人影一晃,小愛輕輕巧巧的截在了那魔族的面前,「我說,這位大哥你這麼跑來跑去的累不累呀?還是聽本小姐的話乖乖回去吧。」

被小愛攔住,那黑影不得不停了下來,現出原形,卻是一個豬頭人身的形象,滿身粗大的黑毛,四肢有力,嘴邊獠牙突出兩寸多長,面目看起來猙獰可怖。

聽到小愛的話,豬頭怪看著小愛的眼神變得兇惡起來,大嘴一裂,惡狠狠的說道:「你這小賤人是李家的吧?我被關在那鬼地方已經受夠了,想要我回去,憑本事說話吧!」話聲未落,一記右拳直直的打出,拳頭未到,已帶起嘶嘶的破空聲,整條右臂都冒出紅色的火焰燃燒起來。

小愛優雅的伸出左手,中、拇指相扣,對著豬頭怪的拳頭迎了過去,右手還抽空打了個哈欠。纖細瘦弱的手和豬頭怪迎面打來的那巨大粗壯的拳頭顯得極不相稱,但是當兩隻手相遇的時候,小愛手指一彈,真氣到處,「乒」的一聲,豬頭怪整條手臂頓時如被披開的竹子一般四分五裂,血肉筋骨彷彿棉絮一樣飄散開來。

豬頭怪慘厲的嚎叫一聲,狼狽的翻了出去,剛才還粗壯有力的右手臂,現在只剩下了幾條仍連著肩膀的肉絲而已。

看著好整以暇的小愛,豬頭怪的眼神裡滿是憤怒與不甘,突然仰天長嚎,豬頭怪整個身體冒出劇烈的紅光,熊熊火焰也噴射出來。火焰越來越強,豬頭怪整個身體似乎變成了一個散發著耀眼紅色光芒的人影。只見人影一動,從紅影裡分化出成百上千個紅色的隕石,如流星雨一般向小愛猛砸過去,只聽見震耳欲聾的轟轟聲響起,密集爆炸的隕石瞬間就把小愛給淹沒了。

幾千枚隕石光彈足足爆炸了一分多鐘,把地表轟出了一個直徑10多米的大坑。硝煙散去,小愛慢悠悠的走了上來。有著強大能量的守護,小愛的身軀依然完好無損,只是衣服早已被炸得破爛不堪,只剩下幾縷布條掛在身上,晶瑩潔白的誘人軀體完美的展現出來。

射完隕石光彈後就一直趴在地上直喘氣的豬頭怪,看著小愛一直走到自己面前,卻因為力量早已用光而無法動彈,只能狠狠的盯著她,望向小愛的目光充滿了恐懼。

看著已經虛弱無力的豬頭怪,小愛歎了口氣:「你這傢夥這麼差勁,真搞不懂是怎麼逃出來的。本來還想找你玩玩的說,算了,直接送你回去吧!」

「求求你,隨便怎麼樣都行,別送我回去!不——」
不再理會對方的哀求,一伸手拉起豬頭怪剩下的左手,龐大的身軀就被小愛毫不費力的掄了起來,往空中一甩,如一個出膛的炮彈般,豬頭怪的身體被拋向了天空,轉眼只剩下個黑點。天空中出現一個藍色的漩渦,把那黑點吞噬了進去,轉瞬又平復如常。

抓完豬頭怪已經接近淩晨了,小愛告別了需要繼續守護的姐姐,匆匆回到幸福小區。回到李家給自己配的房間裡,先洗了個澡,才算把身上的汙穢都清洗乾淨了。

不一會洗完,小愛拿一條潔白的大浴巾裹著全身,梳著濕淋淋的頭髮,一邊哼著最近流行的歌曲,興致勃勃的走出浴室,卻突然發現靠放在客廳裡沙發邊的法杖居然在輕微的顫動,不禁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啊,我真是笨死了,剛才進去的時候居然忘記把這個傢夥也關進塔了。」一邊抱怨著自己,小愛走上前去拿起法杖。解縛咒一發,一小團藍色的瑩火飄了出來,落在地上,砰的一聲,一陣煙霧冒起,那個被背後觸手的魔族跌了出來。

那魔族爬起身,轉過頭來看見站在面前的小愛,頓時臉色大變,腿也立刻抖了起來。
看見那魔族驚恐的樣子,小愛實在忍不住笑:「呵呵,你這傢夥真不是一般的沒膽量,有這麼怕死嗎?」
不管魔族的驚愕,小愛轉身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盤起雙腿,繼續梳理自己的披肩長髮,一邊興趣盎然的問道:

「別抖了,本小姐現在興致不錯,不打算殺你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阿……阿米巴。」聽到自己暫時沒危險,魔族心裡暗暗呼了一口氣。懸掛著的心也慢慢放了下來。

「哈哈!阿米巴……居然叫這麼好笑的名字——」小愛在沙發上笑得前仰後合,半天才緩過來,「依我說,你還不如改名字叫鼻涕蟲呢,或者叫大腸桿也可以。」

等到笑夠了,小愛托著下巴,歪著頭看著阿米巴的尷尬表情,伸出一隻手指勾了勾:「現在本小姐有時間了,晚上的時候說的那些,你現在還想繼續嗎?」

柔軟的話語撓在阿米巴的心底,將他心中的慾望和煞氣提升上來,思維也逐漸變得模糊,身體也變得嗜血起來,眼睛又慢慢轉成了紅色。咕噥兩聲,阿米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一聲低吼,因為興奮而微微顫抖的身體向沙發上的小愛猛撲過去,一把扭住小愛的雙臂,將她臉朝下的翻了過來。

發動了魅惑的小愛笑吟吟的看著阿米巴撲過來抓住自己,沒有做任何反抗,反而配合的收斂自己的能量,把身體弱化很多的強度。阿米巴背後的觸手飛舞,一下就扯開了小愛身上的浴巾,觸手分出,「啪」的一聲,小愛背上就狠狠的挨了一鞭。

「哎喲~~」小愛輕輕的叫了一聲,其他觸手紛紛而下,只聽見啪、啪聲連響,光潔細膩的背脊上轉眼間就高高隆起十幾暗紅色的鞭痕。小愛眉頭微顰,雙眼瞇了起來,牙齒輕輕的咬著下唇。與其說是在忍受痛苦,不如說正在咀嚼著一道道鞭痕給自己帶來的快感。

繼續幾十下後,小愛的背脊上已經沒剩下一塊完好的皮膚。觸手捆起小愛的雙手,吊了起來,再伸出兩隻觸手,將雙腿分開,小愛整個身軀的正面、挺翹的雙乳和光潔的陰部完整的展現在阿米巴的面前,微微起伏著,不斷誘惑著他更加賣力。

阿米巴背後觸手顫動,又紛紛落了下來,啪、啪聲此起彼伏,響個不停。這一次打得更加用力,每一鞭下去,小愛的乳房、胸腹還有大腿之間都被打得皮開肉綻,一鞭下去,經常連帶著皮肉一塊飛走,一道道血痕流了下來。

「哦~~~哦~~~好舒服~~~,好爽~~~~」聲音逐漸轉為高亢,觸目驚心的鞭痕不斷的增加,小愛也越發的興奮。緊閉著雙眼享受,面上已經一片潮紅;每一鞭下來,都讓小愛抽搐一次,全身一陣顫抖;下體已經越來越濕潤,不斷分泌出液體,渴望著插入。睜開雙眼,小愛輕吐著淫靡的氣息,輕輕的說道:「給我——」

沒有比這更能誘惑人的話語,阿米巴的下面早已硬得忍耐不住,隨手撕裂褲子,一根碩大的陽具展現在面前。這根陽具足有40公分長,近10公分粗,上麵筋纏蚯結,樣貌醜惡;尤其外面生長著大量的突刺,這些突刺深藍色,尖銳鋒利,在燈光下閃閃發光,一看可知硬度如何。

撥開小愛早已被抽得皮開肉綻的陰唇,猛的一挺腰,抓住小愛的觸手全力往下一拉,整根陽具頓時全部捅了進去,隨即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

「啊!~~~」小愛猛的擡頭高喊了一聲,這突入的刺激實在強烈,讓她不由得全身猛烈的發抖,「你的~~你的小弟弟好強,昨天真是~~~~低估你了。」

此時捆住的觸手已經放開,小愛身體的重量全部坐在陽具上面,每一次抽送,小愛都被阿米巴用腰力和雙手拋起一小段距離,然後再重重的落下。小腹的外皮被漲得緊繃,似乎包裹不住這巨大的物體,馬上就要裂開;每一次堅硬的陽具都穿過頸口,狠狠的頂在了子宮底部。每一次穿插往復,陽具上的鋒利突刺都割破了柔軟的內壁;多次作用下,整個內壁已經不再成型,每次進出都連帶著血肉碎沫,鮮血混合著淫液,慢慢的順著大腿流下。

「啊~~~啊~~~,繼續~~~,讓我更加high~~~~~」小愛的雙手摟抱著阿米巴的脖子,身體隨著抽插一上一下,頭髮也跟著激烈的搖擺,彷彿是韻律的舞蹈。伴隨著小愛放蕩的呼喊聲,整個房間充斥著淫靡的氣息。
似乎仍然感覺不夠,阿米巴控制兩根觸手移動到小愛的臀部,摸索著對準了屁眼。伴隨著落下的瞬間一用力,兩根觸手一齊刺了進去,隨即在裡面一陣蠕動,每落下一次就前進一些。經過之處,整個腸壁都被撐成薄薄的膜,被擴張到了極致。

「啊~~~我要高潮了~~~~啊~~~用力~~~~」伴隨著小愛瘋狂的表情,兩根觸手很快進入了小腸,穿過了胃部。阿米巴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每一下抽送都彷彿全力搏鬥一般。隨著觸手的蠕動,很快穿過了食道,只見小愛嘴唇猛的一張,大量的黏液伴隨著汙物如噴泉般噴出,兩根觸手完全穿刺了小愛的身體,從口腔中揮舞出來。

前面巨大陽具的衝刺,加上後面兩根觸手貫穿全身的抽送,這前所未有的刺激很快讓小愛達到高潮。只見小愛突然全身一緊,四肢痙攣,雙眼翻白卻發不出聲音;阿米巴的身體運動正到極致,陽具被這麼一夾,也是身體一顫,陽具射出大量的精液,瞬間充滿了小愛的子宮;而口中的觸手也是黏液噴發,灑滿了小愛的臉。

放下小愛,此時的阿米巴彷彿剛劇烈戰鬥過一場,腳軟手顫,不由坐在地上喘氣。直過了好一會,小愛才悠悠醒過來,甜美的臉上滿是笑意,長長的歎了一口氣:「實在是太美了——」

嫵媚的聲音聽起來蝕骨消魂,如果不是實在沒力氣了,阿米巴幾乎又忍不住要再戰一場。

從滿是精液和汙物的地上爬起身子,看了看自己的全身:佈滿傷痕,血跡斑斑,加上沐浴過的精液和汙物,簡直髒透了。不過對這些似乎不是很介意,小愛盯著阿米巴,興致盎然的問道:「喂,看起來你很不錯哦,以後做本小姐的寵物吧!」

















0.020221948623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