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赤裸執勤的女巡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闇月對圭介吩咐的同時,萌月已手持手提攝錄機推著闇月進一步靠近智惠。

「住手!現在執勤中呀!」

智惠儘管叫得大聲,可是她那悲色的聲音之中,卻早已雜有意動的情慾之火,使得聽起來毫無說服力。

「闇月。這樣做好嗎?好像有點犯法的感覺呀!」

「放心,偶爾偷懶一下吧了!警員也是人嘛!趁沒有罪行發生時,做一兩個鐘的愛有什麼所謂。被發現的話,最多也不過是革職吧了,我才不信警察敢把這麼丟臉的事公佈出來。」

「抱歉了!智惠小姐。」

良心雖然有所不安與不忍,可是在闇月的命令之下,圭介只能服從了。何況智惠小姐的身體的確是滿給人誘惑力的。

「住手!不行的!不行呀!」

在智惠哀怨的叫聲之中,卻有著快慰的淫亂氣息。就在這不自然的悲屈之中,智惠的制服一件又一件的被剝除。

於明月當空的深夜,親自動手剝光成熟美艷,風姿綽約的美人女警官。而且這次的制服還是真正的警察制服;圭介內心要不爽才是怪事。只是在脫時多少有點會有點良心不好罷了。

「唉!真是淫亂的女警察,看!由內褲裡濕到去長褲裡。智惠的淫汁真驚人呢?嘻嘻。變態女警官,既騷媚又淫亂。」

「胡說!沒有這種事,我……我只是被你所迫罷了。」

「哦。不要說謊話呀。什麼被迫,看你濕成什麼樣子。才兩根假陽具就像洩尿那樣濡濕。分明本身淫亂!」

「沒有的事。」

「呵。正常人應該不會被人這樣強迫還那麼有反應。我就看看你一會兒的表示,是不是個淫婦。」

全裸躺在電單車上的智惠,已把如羊脂白玉的雪膚展現出來。她的黑色艷麗內褲,已濕到隨便可以搾出淫水來。捆著智惠的那條繩子,在被解下來之後,可以看到在股間地帶的部份也沾濕了。

「真是淫水如洪水呀!智惠好淫。」

面對闇月咄咄迫人的態度,智惠羞急之餘,內心也悲傷不已。這可是隨時會有人出現的晚間公路上。自己慘被凌虐,可是花穴內卻興奮不已,細水長流似的毫無休竭之意。難道自己真如闇月所言,是一名淫婦。

不可能的!絕不可能的!

儘管內心狂叫不已,可是她還是無法阻止得了現實。

「圭介,給我用那兩根淫具好好的伺候我的女警小姐。」

聽到了吩咐的圭介,遂邊欣賞著智惠的美麗裸身,同時抽出了那一前一後插在她體內的假陽具。

「好好幹呀!圭介。」

眼前活色生活的大美人,身上連一寸布也沒有,卻身處在公路上這麼公開的地方。而這位美人卻是一名,法律的忠實執行者,警察。這種刺激的氣氛,已然叫圭介沉迷其中。

月色的柔和光輝,再加上公路上的強烈燈光,智惠的身體不止纖毫畢現,真是連身上有多少個毛孔都全被圭介看在眼裡。白膩的肌膚,反射著溫婉的月光,看起來迷人極了。吹拂在身上的晚風,涼涼的好不舒服,而這當中七瀨波浪的烏絲隨風輕揚。一對豪乳被壓在電單車上,更顯肉感。光滑的裸背,肉光緻緻,腰肢纖幼。豐盛的香臀,高高翹起。迷人的長腿修長健美。再配襯起那既急又羞的表情,還有體內如火一樣燃起情慾,使她面頰直紅透到耳根子,看起來香艷迷人。

「啊啊……不好,不能這樣的……」

在圭介拉出那插在體內,沾滿了愛液,濕不得成樣子的假陽具時。智惠嬌美哀怨的連連嬌呼。

那些泛著光澤的透明淫汁,足以叫人癡狂。而圭介也受不著引誘,雙手分別握著假陽具,一拉一插的讓智惠哀叫連連。

「不……」

嘴上儘管還在作多餘的反抗,可是身體是老實的。那隨著抽插而高揚起來的快感,叫智惠真不知如何是好。身處在這麼苛烈的折磨虐待狀況之中,自己的反應竟比平日還強。難道……

「好濕呀!智惠真是一個多水的女警,所為的正義維護著,還不是一個淫婦。」

「不!我不承認。」

「好,我就讓你聽自己的呻吟聲,看看你承不承認。」

萌月讓智惠怕極了的一再在她的身體上特寫拍攝,而且再羞人的地方也不放過。想到這些影像日後會如何被利用,智惠就內心抽慉。更慘的是,那兩根假陽具接連的進襲智惠的花穴,而裡面早已熱情如火了。

「啊啊啊啊啊……」

看著闇月得意的眼睛,臉上帶著哀色與慾火的智惠,真是無地自容。

兩片飽滿充血的花唇,在假陽具的抽插之下,翻出翻入,淫水泉湧不斷。

「圭介,進入智惠警員的身體內罷。就讓她裸身繼續執勤。」

「不、不要,不能這樣的……」

儘管智惠嬌呼不已,可是她那雌豹一樣,健美動人的肉體。在圭介眼前這樣柔弱,反更激起了圭介內心中黑暗,且醉心於情慾的一面。

「呀!呀呀……」

騎到電單車上去後,圭介攬著智惠的腰肢,就這樣從後到前的抱著她,雙手就抓在那雄偉的美乳上。那種質感和嫩滑度,真是叫人心醉呀。

「回車上去吧萌月!我們好好看智惠警員的表現。」

在闇月得意的聲音中,萌月推著她返回了車上。

「開車吧!智惠小姐,否則就只有等天亮,讓別人發現你了。」

圭介暖烘烘和硬得很的肉棒,就這樣插在女警員的體內。在叫喚不絕的淫聲浪語之中,智惠非常害怕被人發現她的慘況,真是不知是走好,還是不走好。結果,到最後無助的智惠,只能以全裸內插肉棒的身體,在半夜中呆坐在電單車上。尤其是被圭介大力揉搓的乳房,加上渾身全裸,要真被人發現的話,可就不堪設想了。

第二集 第十四章

「再不開車的話!就只好光著身子到早上了。啊!好興奮,想到新聞報導中出現全裸女巡警在執勤的畫面。」

智惠的制服連內衣,剛才已被萌月早帶進車內,現在的她真是進又不是退又不是。

至於圭介則簡直興奮得難以自制,單單是把肉棒放進智惠火熱的體內就叫他受不了。不需什麼動作,就已很有快感了。

讓自己的小弟貫穿全正在執勤的女巡警,那種新鮮刺激,真是妙不可言。而且無需動作,智惠的花穴就在收縮,女陰內的嫩肉帶來微妙的壓迫與磨擦。

就在這時火花映現,萌月燃起打火機把內褲燒掉。

「我的好智惠!再不開車就由裡面起逐件燒掉你的衣服。不想光著身子回警局,最好給我乖乖的聽話。」

得意嬌縱的闇月,讓智惠恨死了。可是不做不行……

「捉好!要……要開車了。」

一向魯莽,動起來如只豹子一樣的智惠。現在聲音微喘以幽幽的語氣說話,可又別有一番柔弱的風味。

「唔!」

圭介重重的應了一點,感到真是幸福極了。這是男人的夢想吧!特別是那些曾被發給過告票的人,在電單車的尾後,抱著全裸的女警,那是誘惑人心的美夢,而他就有了實現之的機會。

基於本能的慾火,圭介落手的地方可不是柔美的腰肢,而是那豐碩飽滿的豪乳。握手的地方滑不溜手,極富彈力,圭介十隻手指伸到極限也不能完全掌握這大胸脯。

「轟轟轟轟!」

開著引擎之後,智惠就這樣裸著身子開始在月夜的無人公路上飛馳。

在這寧靜的夜晚之中,四夜無人,夜空上只有朗月高掛和幾顆特別明亮的星星。刮在身上的勁風,更使圭介倍覺宜人。

「智惠小姐的乳房好大呢!」

「別說了。羞死人了。」

「可是你真的好美,勇敢剛猛,鬥志頑強,真是一個女英雌呢!而且身體健美高挑,那種野性美真的引死人了。」

別人的稱讚,只要是女人沒有不開心的,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就不同了。

「你是在嘲弄和諷刺我嗎?」

「不!我是說認真的。」

「我現在是闇月的女奴,還被她壓迫做出這種當眾暴露的醜事。」

「可是那也無損智惠小姐的本質呀!闇月讓我看過你的背景資料,你真是一個好警察呢!智惠小姐是為了理想才接受奴隸的命運罷。單是這點就不是我這種凡人可以想像的呢!而且闇月可不是平常人,我就沒見過被她計算完不落入陷阱的女孩子。」

「呼……唔……啊啊啊……」

「你的安慰我是好高興,可是能否請你停手。你一邊捏著我的胸部一面說這種話,難道不覺得矛盾的嗎?」

事實上雖然圭介的陽具不像假陽具般會震動,可是那份熱力和漲滿感也讓智惠大呼快慰了。加上在路面轉彎和躍起的震動,事實上蜜穴內傳來了陣陣快意。而赤裸的身體撞上勁風更是如全身愛撫一樣。

「不會呀!這是因為智惠小姐有魅力呀!我實在無法忍耐。」

「可是我不是這樣看!被這樣折磨還會有快感,我覺得好悲慘。我真是一個淫婦嗎?那是沒可能的事。絕沒有可能的。」

「智惠小姐很香呢!那種女兒香真好嗅。還有那光滑的裸背和臀部。不用傷心的,其實每個女孩子都有性慾的嘛!放鬆自己的身體去享受不好嗎?」

「胡說。你我又不是自願的!若是你情我願的戀愛就算了,我們是被迫的,怎能為此有反應和快感。那是淫亂的罪行。」

智惠固然是被迫的,可是圭介的話,最多只能說是半推半就,被受害者的她一說,不由得就有點心虛了。

「可是!我覺得不能這樣說的。如果覺得悲哀的話,那不就像地獄一樣了嗎?要這樣子過上半年。不管是不是自願,身體自然會產生反應的。就這樣放棄理想,沉淪下去不好嗎?」

「亂講。我這樣子和被強暴沒有什麼分別!若是被強暴還有反應的話,我算什麼。我不是成了一個噁心的變態,被奸狂了嗎?」

「這樣的話還是讓我來安慰智惠姐姐好了。讓你到天國去好好享受一下。」

圭介一隻手捉著堅挺傲人的大胸部,揉搓著上面那顆充血變大的乳頭。另一隻手向下襲,摸到了智惠跨間的森林地帶,撫摸著上面柔順的陰毛,在花唇之中尋弄著陰核。張開嘴唇吻在智惠的粉頸之上,舌頭更是來回舔弄。

「不!你停手……不……不可以這樣的……」

「哈呀!」

電單車的引擎震動、在起伏不定的路面上左搖右擺,拋上拋下、衝擊著全身的風壓、頸後那濕潤的舌頭、分襲乳房和陰戶的雙手,再配合上插在體內火燙的陽具。共譜出智惠體內的快感大合湊。

「啊啊……不行……你再亂來會撞車的。」

淫聲浪語斷斷續續的智惠,感到如潮湧的快感襲擊著她全身。按摩著每一寸香滑的肌膚不特止。乳頭和陰戶這些地方更是遭到徹底的滿足。特別是花穴,裡面早已插著肉棒,再加上電單車飛馳所引起的各種震燙,而小紅豆也終於被圭介尋到了。

「啊啊啊!」

好像有一連串落雷劈在大海上一樣,智惠的體內引發了快感的滔天巨浪。全身酥麻酸軟,落入美妙的快樂漩渦之中。

「別、別亂來好嗎?放開……放開那裡呀!人家很敏……敏感的……」

「是這裡嗎?」

癸的手指撥弄開花唇,緊迫著花蕊在上面輕輕的蠕動。

「啊啊啊啊啊……」

一下子,智惠踏上了一個美妙的高峰。花穴上湧出一股陰精,把電單車的坐位弄到濕濕的。

「不行了!你再來我就受不了。」

那種愉悅超過了以往任何的男友。尤其是注意著並排行駛著的勞斯萊斯,窗口有著闇月那妖異的雙瞳,還有萌月手中攝錄機的鏡頭。

智惠內心不能置信的大震。自己竟然因闇月和萌月的觀看而在恥辱之外,產生了額外的強烈快感。

「哈呀、哈呀、哈呀!舒服、好爽,摸我吧!圭介。」

儘管內心悲痛不已,可是智惠內心的理智,卻管不著變得淫亂的身體。嘴唇自自然然就說出了這些配合的話。

車速減緩正在靜心享受的智惠,注意到倒後鏡中出現的點點燈光。回身一看,最少有近百架電單車的燈光。

又急又哀傷的智惠,卻發現在她內心慌亂不已的同時,身體卻有截然不同的反應。不止又輕微的洩了一次,達到一個小高潮,而且心臟狂跳不已,體內的快感己如驚濤巨浪,甚至如捲起了沖天的水龍卷一樣。

我怎麼會……

內心哀叫著的智惠,只要一想到被暴走族們逮著全裸的自己,就興奮得身下潮湧不絕。

可是希望是一回事。做的又是另一回事。在恥辱與尊嚴的驅使之下,智惠狂喊了一聲。

「捉緊!啊啊啊啊啊……」

什麼也顧不得了的智惠,將電單車開至最高速,把身後的勞斯萊斯和過百的暴走族全都遠遠的甩了在後面。

好快感呀!身體敏感極了,每一下的搖擺和震動,都在心湖上掀起快感的新巨浪。

就在放肆的淫亂叫聲之中,智惠蛇行前進,直到最狂烈級數的高潮。

「去了!去了!啊啊!快感的馳騁呀!」

在這淫穢的大叫之中,智惠感到下身陣陣暖流,陰精如滅世大洪水一樣倒毀一切,嘯湧而出。在身心的極度震撼之中,智惠嘗到了升天一樣的快樂,持續噴灑出的陰精帶來持續的高潮。不斷收縮抽搐的花穴,帶來狂烈的旋風,引發了圭介的高潮,讓少年把精子全射進美麗的成熟女警體內。

好不容易在路邊的一個泊車區停了下來。智惠一放下腳架,就縮起腿抽身,維持著結合的狀態反轉過來,狂吻著圭介。享受那回味再三,引起無窮遐思的快感餘韻。

而圭介也盡情的進伐著,肉棒一再的搗進女陰之內,智惠小姐的陰精和淫水太動人了,花穴內簡直是水浸。每一下的進出都極為順利,圭介很輕易的就直搗進去,在這強烈的潤滑之中,做愛真是美妙極了。

強光湧現,上百架電單車飛馳而過。他們正常趕上,剛才把自己狠狠甩掉的電單車,而沒有注意到路邊停泊區內的陰暗情形。

「圭介!」

智惠大驚的緊擁著他,將之拉到自己身上,盡可能遮掩到多一點全裸的身體就多一點。

女警小姐的身體真像火一樣熱,圭介癡狂的緊吻在對方唇上。即使不再有任何動作,但是花穴已在不停的收縮了。

「哈哈!哈呀!哈呀!哈哈哈……」

極度的興奮和愉悅,加上險險被發現的危機感。讓智惠舒爽的大笑出來,真是好愉快呀!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的一樣。

肉體瘋狂的快樂把所有的理智都擊潰了。

「智惠小姐很開心呢!」

智惠羞澀哀怨的淺笑,她也不知自己怎會是如此的。

一架車速甚慢的車緩緩駛至,智惠又再羞怯的緊張起來。在對方愈迫愈近時,智惠才看出是闇月的車。

踏出車外的萌月,再次一給闇月準備好輪椅,把這魔女抱到上面。看著她們接近,智惠大感不安,想要掙扎出圭介懷中卻全身無力。只能漲紅著那英挺帥氣的臉蛋。

「真是的!警察怎做事的。任由那班暴走族亂闖,差點打擾了我的好事。我都說警察都是薪水小偷,每天白領人工,每人一年不見得捉到一個賊。」

勞斯萊斯的強烈燈光,把圭介和智惠兩人全映現了出來。

「嘩呀!哈哈哈哈,厲害!像下雨一樣,我的女警小姐真淫亂呀!」

闇月看著電單車,不止坐椅,整輛車的下半部像被微雨打到一樣,以一個女性的淫水量來說,那真是太驚人了。

「怎樣?舒服嗎?快慰嗎?我的女警小姐。」

如沐春風的闇月真是意氣風發,滿臉挑釁且看不起智惠的神色。至於萌月,也為正經的女警小姐如此好反應而羞紅了臉,好驚人的淫水量。

這時圭介安撫的一手撫在豪乳之下,在那滑不溜手的醉人之處輕輕揉搓。

「不!啊啊啊……」

智惠的意志力好像崩潰了一樣,只是被輕輕愛撫,身體就出現強烈的反應。

「哈哈哈哈!」

在闇月的恥笑聲之中,智惠默言無語,儘管內心又是痛恨又是哀傷,但快感就是快感,嘴巴還是歡愉的淫叫著。

「答我!喜歡嗎?應該愛死了吧!這麼壯觀的場面我也很少見呀。女人是水做的這句話果然不錯。至於七瀨智惠警員則是淫水做的!」

「你……你別亂說!」

智惠好不容易才能吐出這個幾字。

「那麼下面的是什麼,別告訴我下雨了啊。就是下雨也不是老天下雨,是你的身體在下淫雨。」

「沒有!我是被你歹毒的迫害的。我……我絕不是淫婦!」

「我又沒說是淫婦。不打自招了嗎?」

「萌月,給我取個水樽來。我要請她喝個夠,你明白吧!」

「是的。」

就是見多識廣的萌月,也不由得臉上紅艷艷的,想像著智惠剛才快感的程度,就是正經的她,也不由得微微有一丁點心動。

「圭介!再動吧。」

「好……好的……」

在車上取來水樽的萌月,指導著圭介再次進襲。很快的,智惠縱然極之不願,還是在闇月面前露出了她的真臉目。女人淫亂好色的真面目。

小水樽在萌月富有技巧和經驗的控制下,成功的在智惠高潮前對準了花穴,把噴射出來的陰精大致都接著了。

「看!是你淫亂的證明呀!」

「不是……不是……絕不是,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智惠雙手掩目的拒絕承認是事實。

「不認、不認還需認的。」

「拉開她的手。」

渾身酸軟無力的智惠,就這樣雙手被拉開。圭介拿著裝滿她陰精的瓶子放在她眼前。

「裡面的是什麼,難道是口水!」

看著透明的水樽內,那些清澈的液體在月下反射著光澤,剛才瘋狂似的快感又再一次湧起。

「說!」

闇月咄咄迫人,萌月捉緊著她,圭介還在抽插過不停。看著天上的月色,智惠感到一陣快慰。所有的羞恥、理智以至禮教觀念,都全部片片破碎了。

「是我的陰精!」

羞澀的智惠紅透了臉頰的答說。

一說出口之後,她感到一陣興奮的快意。那種悲痛和怨恨消失了,哀羞和難堪的感覺,反而讓她感到舒爽。

丟下表面的假面具,智惠這才嘗到身為女人最大的快樂,一個愉快的性奴隸,是如何的美滿。她現在只知道快感和插在下身內的肉棒。

「啊呀!」

闇月愉快的嬌呼。看著那張滿是情慾,在羞恥之中領略自己真實的面孔。這種成就感,實在是說不出的愉快。讓一個成天戴著假面具的人變成只知道性歡愉的女奴。

「所謂的女人,無非就是這樣子。就算是捨已為人,熱血愛拚的女警員,也一樣是喜歡做些無恥的,色色的事。」

「萌月,倒給我喝,讓我親自餵她。」

就在圭介面前,闇月淫穢的喝著萌月倒下那清麗且反光的陰精,那種黏稠的特質,使看的人感到妖媚迷人。

之後萌月挺起智惠的頭,讓闇月吻上智惠的雙唇,跟著在交纏的深吻之中。闇月將口中淫亂的體液,全都渡過到了智惠口水。讓熱血的女警小姐,親口喝回她才洩出來的陰精。

「啊啊啊!」

智惠嬌聲亂喘,神智迷惘,現在的闇月看起來也沒有那麼討厭了。反而在她面前愈是恥辱,她就感到下體愈有反應。

「唔!真想將現在拍下來的影片讓人看呢!女警淫亂的真面目。」

「不要!請不要讓人看。」

智惠嬌羞的哀叫著。

「不想的話可得要好好的努力呀!做一個出色的性奴隸,那才是女人的幸福快樂。」

「是的!主人。」

智惠自然的說著,內心深處有一個地方在悲嗚!可是,實在太美滿了,那種讓一切都粉碎的淫亂快樂。那悲嗚的聲音,她才不管她呢!

「嘻嘻!智惠,還記得你說半年奴隸期滿之後,你說要我讓你隨意處置一星期的嗎。我可以想像到到時你的要求了,請主人盡情的折磨我一星期。哈哈哈!」

闇月感到好快樂,女人、女人、女人!不過如此罷了。你們全都是淫亂的母狗,根本沒有資格用同情去侮辱我。你們在我面前,只是隨我操縱的木偶罷了。




















0.01591992378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