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瀚海雄風(絕塞強龍】)(未刪節1-7)作者:無痕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
【瀚海雄風】(又名【絕塞強龍】)(1-7)
              瀚海雄風


作者:無痕

              第一回白衣神劍

  大沙漠,一望無際,萬里黃沙,空曠無人,悶熱,寂靜。

  天上的日頭毒著呢,平常人呆上一小會兒就得脫層皮。

  可這青年卻安之若泰,反而很享受似的。他就站在沙漠的中間,一身勁裝將
身子緊緊裹住,衣領很高,連臉也看不太清楚,只可見一雙眼睛神光十足。衣服
上已破了好幾個洞,露出結實健壯的肌肉,如鐵似的堅硬。

  他側著耳,像是在傾聽什麼。終於,他點了點頭,輕歎一聲,向某個方向縱
身飛去。他的身形很快,輕功不差。在越過了好幾個沙丘後,他停住身子,匍匐
前行,爬到前面的一個小沙丘後,慢慢地探出了頭,眼前是一副令人吃驚的景象
:「鏗鏗……」之聲不絕,劍光繚繞,裹住了其中的人影,依稀可見是兩條人影
正生死相決。

  黃沙漫天飛舞,氣勢煞是嚇人。顯而易見,此乃兩名高手。

  那青年大氣不敢喘,只瞧得目瞪口呆。

  「鏗」,一聲長鳴,劍光倏逝,人影已分。那青年偷眼看去,不由一震:場
中二人,左邊那人雖已被風沙吹得滿面沙塵,卻仍可見相貌英俊非凡,眸如秋水,
鼻樑高挺,白衣飄飄,手中一柄長劍。身形相當高,如標槍身筆直,漠風勁吹,
衣袂飄揚,十分瀟灑。另一人一頭紅髮,目光如狼,又陰又毒,手中竟是一桿榆
木短槍。

  那青年行走江湖已非一日,只看這二人形貌,就知一人是「白衣神劍」方映
月,另一個是「赤髮魔槍」江一成。這二人名聲極響,都是「江湖五色榜」中的
高手,為當今年青一輩的翹楚。

  方映月嘴上掛著一絲冷笑:「江兄槍法高強,果非虛名之輩。只是要奪這仙
人掌,只怕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吧。」

  江一成卻不回話,只是向前方沙地瞧去。

  那青年聞言一震,順著他眼光瞧去,這才發現,在二人之間的沙地上竟有一
株小小的仙人掌,葉綠色艷。

  那青年心中已隱隱約約有些明白:「看來這二人在這大漠中已非一日,只怕
好幾天都沒有喝水了,突然看見這仙人掌,自是要爭搶一番了。」

  要知這瀚海茫茫,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若不能帶足清水上路,一兩日間就得
渴死,任你絕世高手,在大自然的魔力前也是力不從心,莫能相抗。那仙人掌雖
小,底下卻含有不小的水量,足夠人多活一兩日的。

  江一成沉默一會,說:「方兄,你何嘗不然呢。你我二人半斤八兩,只怕很
難一時分勝負吧。再這般鬥下去,只怕你我二人精疲力竭,非但那仙人掌吃不到,
恐怕還得同歸於盡,今日就得葬身於此了。兄弟不才,倒有個主意。」

  方映月何嘗不知,當下微微點頭:「江兄請說。」

  江一成說:「你我二人,一般目的,都是為了那尉遲秘藏。如今秘藏未見,
就先鬥個你死我活,豈不是便宜了其他人。不若我們將這仙人掌平分了,一人一
半。分完之後,各走各路,憑自己運氣去找那尉遲秘藏好了。」

  方映月沉吟一會,說:「好,就依江兄所言。江兄先請。」說著一揮手,長
劍「鏗」一聲,已然入鞘。

  那青年想:「方映月叫江一成先,自是怕他自己拔仙人掌時在背後暗算自己。
只怕那江一成也是一般想法,要叫方映月先。」

  哪知那江一成竟是十分爽快:「好。」將榆木槍插在腰間,彎腰便向那仙人
掌抓去,竟不怕方映月暗算。

  方映月也是一愣:「想不到這江一成竟這般信任我,反顯得我有小人之心了。」
心中不由暗生愧疚,戒心略鬆。

  突然間,寒光一閃,自江一成脅下一柄長槍穿出,直刺方映月心臟。

  「噗」!方映月躲避不及,慘呼一聲,身子向後便倒,胸前心臟處鮮血溢出,
竟給江一成一槍斃命。

  沙丘後青年大吃一驚,差點驚呼出聲,總算反應快,忙用手遮住了嘴。

  江一成獰笑著站起身來,「不知死活的笨東西,枉與我同列' 五色榜'.哈哈。」
一抖手中長槍:「人人都知道我榆木槍的厲害,卻不知我更厲害的是這可長可短
的' 無影第二槍'.哈哈。」一槍下去,將整株仙人掌挑起,連根帶土,用一塊油
布包好放入懷中,再輕抖一下,那「無影第二槍」立即縮成巴掌大的一柄尖刃,
也放入懷中。哈哈大笑中,揚長而去,看也不看方映月的屍體一眼,顯是對自己
的槍法極為自信。

  直到江一成的身影湮沒不見,那青年才站了起來,望著方映月的屍體,微歎
一聲:「他好歹也是中原武林的成名人物,倒也不能讓他曝屍荒漠。」拔起身子
躍了過去,將方映月抱了起來,準備找一地方將他安葬。

  「咦?怎麼這麼輕?」那青年驚訝不已,只覺手中的軀體實在是輕得很,實
不像一個堂堂男兒漢。

  「救我……」微弱的聲音忽自方映月口中傳出。

  青年一驚:「他沒死?」凝目望去,只見他胸口起伏,竟還有一口氣。青年
一喜:「看來還有得救。」不再遲疑,身子如飛般躍起,向來時路奔放而去。

  一會兒後,已來到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他抬起頭向四周看了看,看不到有一
絲人影,鬆了一口氣,整個身子便突然沉了下去,消失在茫茫沙海中。

  這是一間小小的石室,正中有一張石床。那青年輕輕將方映月放在床上,吁
出一口氣:「真奇怪,江一成那一槍明明刺中了他心臟,他怎還未死?」

  帶著疑惑,他伸手解開了方映月的衣裳——他的手突然停住,臉上是不可思
議的神情——方映月的胸前竟然圍著一塊長長的厚厚的布條!看起來有兩三層,
有一個小扣子。此時已被血所染紅。

  那青年臉上神色變幻不定,終於再次伸了手,將那布條一層層解開。當最後
一層布條解開,整條布掉在地上,一雙高聳的乳峰頓時彈了出來,隨著方映月的
呼吸而上下顫動,誘人之極。

  潔白的酥胸同樣動人心魄,只是在心臟處已破了一個小洞,鮮血慢慢溢出。

  那青年一眼看去,這才明白:「原來這方映月的心臟生得比常人竟要略偏一
點,難怪江一成那一槍刺不死她。」


              第二回激將大法

  那傷口的血依然慢慢在流,鮮紅之中竟還含著一絲淺綠。

  那青年凝視方映月胸口傷洞,臉色慢慢地沉重起來:「唐門的『綠無限』!
那江一成的槍上竟然還塗有劇毒!豈有此理。」

  微歎一口氣:「沒有解藥,這可怎麼辦?難道要用內力將她的毒逼出來了。」
隨即搖搖頭:「我內力不足,如何能逼出毒來?除非……」

  沉吟片刻,一咬牙,轉身離去。不一會兒回來,手中卻捧著一個銅盆,盆中
盛滿清水,還有一塊布巾。他將銅盆放在床邊,伸出手去,慢慢地將方映月所有
的衣服全都解開,連褻褲也慢慢除下。

  一具精美的胴體頓時呈現在他的眼前:高聳挺立的乳峰下一片白膩膩的肌膚,
深凹的臍眼,結實的小腹,兩條修長的大腿此時無力的並在一起,卻也掩蔽不了
大腿根部那神秘的桃花源,玲瓏蓮足,更如玉雕般秀麗……

  那青年不由自主深吸一口氣,胯下長槍猛地挑起,將褲子挺出一個大帳篷。

  他急忙閉上雙眼,滿面通紅,好一會才睜開了,臉上紅意稍稍消去。

  那青年取過盆中的布巾,將水捏出,再慢慢地放在方映月的臉上,將她臉上
沙塵擦去,一張絕美的容顏現了出來,只不過重傷之後,臉色蒼白如雪。

  「好美!」心中暗暗稱讚,實在忍不住了,那青年低下頭去,吻住了方映月
那蒼白的嘴蜃。四片嘴蜃相接,自對方傳來的許許涼意,立時讓他清醒過來,忙
抬起頭閉上眼,將布巾自她脖項起,緩緩向下擦拭。

  拭到彈力十足的乳房,終是忍不住,將布蓋在乳峰頂,手掌隔著布巾大力搓
動起來。雖是隔了一層,但那種感覺卻更令他心動狂亂。

  雙手將兩隻乳球揉成不同的形狀,掌心總是牢牢磨著峰頂那一粒珍珠,感到
它的挺它的硬還有那說不盡的柔膩。他仍閉著眼,但這絲毫也無損他對這具肉體
的探索。

  布巾向下,雙手也向下,一寸肌膚也不肯漏。撫過臍眼,撫過小腹,到了那
桃花勝景。

  一雙大手不自然的顫抖一下,他睜開了雙目。儘管心中早已有所想像,他還
是驚歎出聲,內心的狂熱促使他半點猶豫也沒就立刻將頭趴了下去,投入到無邊
的柔軟與濕潤中。

  「不,不能。」他這樣對自己說,「我不能趁人之危。」可是,他的頭離開
了桃花源,雙手卻不由自主的將她那一雙修長美腿分開,讓自己的雙眼能毫無阻
礙的看到每一分美景。

  他的雙眼赤熱如火,顫抖的雙手將她的右邊美腿緩緩抬起,張開大嘴吻了下
去。

  他小心翼翼地捧著她的右邊玉足,像是怕摔碎了她,更是怕將她驚醒。火熱
的舌頭將玉趾含進嘴裡,仔細吮吸。雙手沿著她美腿的曲線緩緩撫摸。

  方映月似有所感,胴體輕輕顫了起來,小嘴發出細細的呻吟:「哦……」

  只這一聲,他就再度清醒過來。

  嘴唇離開那美麗玉足,喘了一下,將她美腿放下。反手一個耳光,「啪」,
臉上現出一個火紅的掌印。「我不能趁人之危——」他幾乎是吼了出來。

  他將布巾再浸入水中,整張臉也埋進了銅盆中,好半晌才抬起頭,臉上一滴
滴水珠慢慢下流,滴在了地上。

  他將她的胴體翻了過去,給她擦拭後背,豐臀及美麗的小腿彎小腿肚。他這
次擦得很急,很快,可他的心也跳得一樣快,不,是更快。

  豐潤結實的肌膚給他的享受,是難以言表的。當他拭到那兩瓣圓臀時,他對
自己說:「快,向下,向下……」可他的手又一次背叛了他,牢牢地停在那裡,
十指緊繃,狠力撫摩,將完美的臀肉不斷地擠按。

  方映月「嗯」一聲,叫了出來,她也感到了極為陌生的熱情,她也有了生理
反應,玉腿有了稍微的抽動。

  他張開嘴,吐出一大口熱氣,望著這具美到極點的肉體:「只有她動情了,
體內真氣運轉,我才能用' 激將大法' ,激發出她的內力,逼出她體內毒素。就
算有所逾越,也是救人要緊,事急從權。」

  找到了借口,他終於放開了心理包袱。雙手一揚,內力到處,崩開了身上那
一襲勁裝,解開全部衣物,露出了如鋼似鐵的健美男體。胯下長槍更是火一般紅,
殺氣騰騰。

  ——其實,要讓一個女人動情,並不一定非要赤裸相見啊。他知道,可他控
制不了自己。

  他將方映月的胴體擺正,分開她雙腿,整個身子便伏了下去,長槍緊緊挨著
桃花源,不斷摩擦,熱氣更是直噴入洞。一雙手,一張口全力配合,上下求索,
撫遍了吻遍了方映月的每一寸肌膚。光潔亮麗的胴體,處處是他的掌紋和口水。

  方映月生理反應越來越強,扭動著腰肢和雙腿。桃花源內的熱氣,像是最厲
害的春藥,激發出她體內的春情,也激發出她體內的真氣。

  「是時候了。」他己感到她的春意勃發,長槍也早己觸到洞內絲絲桃花水。

  他雙手按住她的一雙玉乳,用力地向中間擠去,原本就深的乳溝愈發地深了,
他的嘴趴了下去,吻住了那一個傷口。一聲大叫,抬起腰,長槍沿桃花源向上刺
中了她深凹的臍眼,嘴上用力,一吸。

  三管齊下,方映月猛地尖叫一聲,上半身便要抬起,卻被他緊緊壓住,動彈
不得。上半身用不著力,下半身反應便激烈多了。

  修長粉腿高高抬起,翹在半空,腿尖繃得直直的,如彎月般。

  他抬起頭,「噗」,吐出了一大口鮮血,內中更含有一絲絲的綠痕。當他吐
出第三口鮮血時,那綠痕已消失不見。——毒素已解。

  方映月的雙腿鬆了下來,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雙肩上。

  他心一顫,轉頭望去,慾念復起。


              第三回石室情懷

  只見裸足微弓,纖細白嫩。幾條青筋微微凸起,在那白玉一般的腳面上愈發
美艷。

  「咕嚕」一聲,他輕輕嚥下口水,將整張臉都貼在那足弓上,感受蓮足的秀
氣與嬌柔,舌頭伸出,輕輕舔著那美麗的腳掌。

  就在這時,方映月胴體一顫醒了過來。朦朧之中,只覺得一雙腿很不對勁,
睜眼一瞧,驚叫出聲:「惡賊!」

  曲膝收腿,復又彈出,正中他的胸口。

  他「哎呀!」一聲,滾到石床下。總算她重傷之後,力道不重,但仍隱隱作
痛。

  方映月又羞又怒:「淫賊,納命來。」粉臉佈滿殺氣,右手已捏了個劍訣—
—「白衣神劍」最為江湖動容的「冰雪劍氣」已是蓄勢待發。

  他大驚,急叫:「快看地下。」這時要跟她細細解釋,只怕三句話不到,已
然人頭落地了。

  方映月一呆,美目往地上瞧去,只見三灘血跡;又是一愣,仔細望去:第一
灘,第二灘血中隱含一絲綠痕。

  「綠無限?!」方映月是識貨之人,驚叫一聲。再看第三灘血,鮮紅如熾,
綠痕卻已消失殆盡。

  她冰雪聰明,一見之下心中微一思索,已猜個八九不離十:「莫非……?」

  他在一旁急忙將來龍去脈解釋清楚,費了好一番口舌。

  「激將大法?」方映月自是知道江湖中有此一門激發人內力和潛能的功夫,
聞言不由心下釋然;不過想起他為自己療傷的情景,粉臉卻是羞紅如花,更襯得
肌膚玉一般的白。

  他在一旁看得呆了,慾望又起,胯下長槍又復生龍活虎,昂首向上。

  方映月一眼瞧見,更羞更怒:「你幹什麼?還不把衣服穿上?」忙不迭低下
螓首,一顆心「怦怦」亂跳,卻已將眼前青年的健壯身體牢牢印入腦中。右手捏
了劍訣,作勢欲擊。

  他一驚,臉紅不已,忙拿過衣裳,三下並作兩下,把衣服穿上。

  方映月低著頭,偷眼找尋自己的衣裳,發現竟在石床下,忙彎下腰去取。

  他恰好將衣服穿好,抬眼一看,不禁兩眼發直:她兩條美腿並在一起,遮蓋
桃源春光,然而欲蓋彌彰,微微柔絲,更是誘人。彎腰時,酥胸下傾,兩隻乳峰
卻依然渾圓如球,乳溝之深,只讓他想把舌頭探了進去,細細品味。

  酥胸,纖腰,小腹,豐臀,大腿,連成了一條完美至極的曲線,看得他口水
都快流出來。

  方映月柳眉微揚,正對上他熾熱的目光,不由粉臉發燒,取了衣服,也不細
看,往身上便披。一披才知道,竟只是外衣,內衣褻褲,還在地上。這時她是無
論如何也不敢去取外衣了,雙手急顫,便要將衣扣繫起。

  哪知心中慌張竟系不上,急得她心中直念:「快、快穿上。」愈是這樣想,
卻愈是系不好。

  他看著她手忙腳亂的動作,深深地嚥下一口口水,眼前春色,是他怎麼也想
象不到的——方映月衣扣沒繫好,胸前衣襟散開,自粉頸以下,露出一段潔白高
鼓的胸肌。猶其是她在披上外衣時,自然而然地挺胸就衣,兩隻乳峰高挺如山,
都露出大半,嫣紅色的乳珠也似依稀可見。

  此情此景,怎不叫他慾火如焚,偏要強忍住,漲得一張臉通紅,胯下長槍如
鐵,直頂得褲襠將要裂開。

  方映月粉汗直流,將內衣沾濕,更顯玲瓏體態——好不容易終將扣子繫好。

  她稍一整理衣裳,微咳一聲,抬腿下了石床,站在地上,粉臉抬起,已是英
姿勃發,又是「白衣神劍」的絕代風采。只是內衣未穿,外袍略顯寬大,猶其是
下擺有開叉,更遮不住兩條閃著白光的美腿,隱隱約約間,致命的吸引力更勝過
此前玉體全裸之時,引得他一雙眼睛直是瞧著那渾圓膝蓋上下兩端的嫩膚,微微
上翹的玉趾更讓他恨不得爬倒在地,像狗一樣的舔著。

  好半晌,方映月問道:「你是誰?」

  他收回目光,老老實實回答:「我叫高強。」

  「高強?你武功很高強麼?」方映月笑問。

  高強搖頭:「不高,不高。比方姑娘可要低得多了。」

  方映月美目一眨,驚問:「你知道我是誰?」

  高強說:「方姑娘天仙一般的人物,我怎會不知。」

  方映月聽他稱讚,心中微喜,隨即想道:「他看了我的身子,還、還用那什
麼激將大法……大肆輕薄,我一生清白都斷送在他手中了。若不殺他,只怕……
只怕就嫁與他了。可他是我救命恩人,怎能殺他?難道……真要嫁與他?……」

  凝目細看,這高強竟是一個相貌堂堂的好漢子。


            第四回小湖春色(上)

  石室中光線相當明亮,高強的相貌身材盡在方映月的雙眼中:個子相當高,
面容堅毅,目光炯炯。

  雖是穿著衣裳,依然能感覺到如豹子一樣迅捷勇猛的氣息。而露在衣裳外的
肌肉結實虯起,都呈古銅色,男子漢魅力十足。方映月端詳半晌,心中忽地醒覺
過來,不該如此看一男子,粉臉生暈,轉過頭去。

  高強見她注意自己,心中歡喜,恨不得再將衣服脫去,讓她一覽無餘;忽見
她轉頭,不由得一陣失望:「她莫不是看不上我麼?唉,人家是堂堂的' 白衣神
劍' ,怎會看上你這無名小卒?」

  正謂歎間,忽聽方映月動聽的聲音傳入耳中:「這石室中可有洗浴之所?」

  「洗浴?」高強有點驚訝,搖頭說:「這間石室建在沙漠底下,小得很,哪
有洗浴之所?」

  方映月頗感失望:「是嗎?」原來她生性愛潔,偏偏十幾天來,一直在沙漠
中與飢渴疲勞為伴,身子又髒又累,一直想好好洗個澡的,只是總找不到水源。

  高強見她失望之色溢於言表,想了想說道:「不過這上面附近倒是有個小湖
泊。」

  「小湖?」方映月喜出望外,隨即臉色一暗,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這件已
不能蔽體的外衣,心中犯愁:「這等模樣,卻怎麼出去?」

  高強猜到她心中所想,便說道:「你要是不怕的話,我可為你望風,一有人
來,就馬上通知你,我們馬上趕回來。那小湖離這很近,片刻即可來回。」

  方映月心想:「身子都給你看光摸光了,還有什麼好怕的?」說道:「不要
緊。」

  高強見她去意甚堅,想起待會便能看見美女出浴的芳姿,心中一熱,胯下長
槍蠢蠢欲動,忙暗攝心神。忽然想起一事,問道:「咦,你不是受了那江一成一
槍嗎,傷得不輕,只怕不宜洗浴吧。」

  方映月螓首輕搖,說:「不妨事的。快帶我去。」心想:「我一邊洗浴,一
邊也可試探一下他。他若是正人君子,那便罷了,事後嫁與他便是。若是好色之
徒,有甚逾規之舉,便當場殺了。」

  高強卻不放心:「還是等傷好了再去吧。」

  方映月出言求懇,高強只是不說。方映月惱了:「你不說,我自己找去。」
抬腿便往室外走去。她一抬腿,衣袂微揚,裸足光腿,盡現高強眼底。

  高強暗嚥一口涎:「好吧。我帶你去,只是你受了那麼重的傷,我實是放心
不下呀。」

  方映月聽他關切之言,心中一甜,笑著說:「好啦,好啦。怕了你,實話告
訴你,我的身體與他人不一樣,一來心臟略偏,二來肌肉再生重長很快的。就是
因這兩點,我可逃過不少次的劫難哩。」

  「是嗎?」高強幾不可置信,驚喜交加。

  方映月含笑點頭,見他仍有不信之色,銀牙一咬:「你看。」

  伸手解開衣扣,敞開上衣——那高鼓的酥胸頓時又展露在高強面前,那傷口
果然已經癒合,晶瑩光潔與其它肌膚無異。

  高強呆呆地看著,臉色突然紅了,鼻息加快,讚道:「好美。」雙目也噴出
火熱光芒,只想撲上去,將這絕色美女壓在身下。

  方映月臉蛋火一樣的燒:「這冤家!」素手掩上衣襟:「可以了吧。該走了
吧。」

  高強清醒過來:「唔……該走了,該走了……」

  那湖果然很近,果然很小。在幾個起伏的沙丘之中,露著一汪水。

  雖說是湖,其實只不過是較大一點的一汪清泉罷了。那些個沙丘很不起眼,
湖水範圍又很小,遠遠望去,根本看不出來。

  方映月歡呼一聲,嬌軀躍起,「撲通」一聲,飄落湖中。

  她用的是名聞江湖的「飄雪身法」,姿勢美妙,而衣袂飄飛間,雪白大腿肌
膚如玉,給陽光一照,晶瑩生光,看得高強雙目直眩。

  清涼的湖水將方映月的衣裳浸濕,猶如一層薄霧,緊緊貼在她的胴體之上,
豐臀細腰,大腿柔背,玲瓏曲線,完全呈現在高強眼前。凹凸有致辭的肉體動人
心魄。

  方映月背向高強,心中無比歡欣,雙手捧起一把水,自頭上澆落。一顆顆水
珠自她髮梢滴下,順著臉頰往下流,流過悠美的粉頸,流過緊貼胴體的衣裳,與
衣裳上的水混成一體。

  高強站在湖邊,雙目一眨不眨地盯著那誘人之極的肉體。

  此時已是夕陽西下,殘陽餘輝,射在她胴體上,好像裹上一層淡淡的粉紗,
使她的胴體在朦朧中顯出無比的美態。

  她似乎忘了高強在看,她盡情的揮灑著自己手,腰,臀……

  高強牙咬得緊緊的,告誡自己:「不要去,不要下去。」可是雙腿卻不聽使
喚,慢慢地涉下了水。

  正大肆戲水的方映月忽然一驚,停下了手。她內力深厚,已聽見他下水了!


            第五回小湖春色(下)

  方映月的身子崩得緊緊的,感覺到高強已走到她身後不到半尺處,芳心可可
:「他……來了,我……怎麼辦?」

  高強站在沒過腰的水中,望著她的柔背,那線條是何等的完美,光滑潤潔,
沒有半分的暇疵;腰臀以下則浸在水中,然而清澈的湖水,並不能遮掩半絲春色,
柔波之中的肌膚動人之極。心中慾念不可抑制,長槍如火龍一樣,已頂破褲襠,
衝了出來。

  雖然還有半尺之距,但方映月已能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的強烈的男子氣息,
而腰臀間所感受到的熱氣更是前所未有。

  方映月倏地轉過身去,面對著高強,右手則藏在背後,劍訣早捏,只待他一
有不對,「冰雪劍氣」立出手,將其殺了。

  高強倒吸一口氣,望著因她的忽然轉身而急烈顫動的被濕衣裳緊貼的高聳乳
峰,長槍「噗」的一聲,衝出水面,槍頭不停振動,向方映月點頭示威。

  方映月看到了他眼中毫不隱瞞的熊熊慾火,心中悲歎:「好色之徒!」殺心
立起。說不清是為什麼,她覺得有點可惜,一雙美目緩緩閉上,右手緩緩伸出,
準備一擊即中。

  就在她眼皮即將合上時,透過那極細的一絲眼縫,她忽然看到一絲光亮——
高強眼中,不僅有無窮慾火,更有那如大海一般無盡的深情!

  「轟!」腦海中驚雷炸響,方映月美目再睜,往高強雙眼看去。高強毫無所
懼,對視著她。

  「看到了,看到了!」方映月驚喜交加,「他不單單是貪圖我的美色,他…
…他還是愛我的。他眼中的那份摯愛,決騙不過我的。」剎那間殺心立去,柔情
大起。

  高強踏上一步,身子已到她面前,寬廣的胸膛緊緊的壓住了她高聳玉峰,輕
輕的磨了一下,方映月嬌軀一顫,異樣感覺由胸直衝到頂,而胯下桃花源前已被
一條火龍緊緊地抵著,不住廝磨,直欲深入洞中。

  高強的大手在她胴體上撫弄,慢慢地褪去了她的衣裳,褪去了自己的衣裳,
轉眼間兩人就赤身裸體相對了。

  她驚呼一聲,不知為何,一顆心害怕起來,忽然轉身向後逃去,向湖心逃去
——在如火一般的熱情前,她已經忘記她是身懷絕世武功的高手,她忘了她擁有
無人能及的輕功「飄雪身法」,她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女子那樣逃開。

  她只走了兩步,纖腰已被一隻大手攬住。那隻大手向後輕輕一扯,美麗的胴
體就軟綿綿的倒在了他的懷中。

  高強渾身一激靈,汗毛直豎——她的腿是如此的長,以致那又圓又翹的豐臀
一下子就撞在他的小腹之上。而那條火龍就恰好被股溝緊緊地頂住,昂首向上。

  方映月粉臉生暈,顫呼:「不……」。說不清是什麼意思。

  高強微微向後退一步,將那條長槍擺到方映月的胯下,就像是被她一雙修長
美腿夾住一般。眼光向下,透過清清的湖水,他看到她和一雙美腿在輕輕抽搐,
小腿上的肌肉一動一動的,她很緊張!他心裡不由一動。

  於是,他輕輕彎腰,低下頭,張開嘴,吻住那豐滿的臀部,舌頭伸出,慢慢
舔著柔滑的臀肉。右手則直伸到水底,握住方映月纖細的右足足踝,又慢慢地提
了上來。

  方映月不明所以,任他所為,美麗的右腿就向後翹了起來,直到她的膝蓋頂
在他的肚皮上,玉腿向外支開,而白裡透紅的足掌就呈現在高強的眼底,上面還
有幾滴細細的水珠。

  高強的注意力已經離開了她的玉臀,注視著這完美的玉足,將頭低下,開始
吮吸。他將一滴滴的水珠吮吸乾淨,再細吻足掌的每一對肌膚,慢慢地又將嫩白
的玉趾含住,一絲一絲的舔,連趾縫也不放過。

  他要讓她放鬆,在自己火熱情懷中放鬆——雖然這也許並不可能。

  方映月武學根底極厚,雖只是單腿立地,嬌軀依然極穩,可是一顆心卻「怦
怦」亂跳,被這情火燒得神智模糊,已經不辨東西南北了。

  高強吻完玉足,將之輕輕放入水中,卻並未完全放下,而握住小腿肚,慢慢
向右折去。

  「他要幹什麼?」方映月心中不解,然而早已喪失抵抗力的她只能是順勢而
為,右腿輕動,舒展在水中。

  高強左手向下,握住了方映月的左腿,向左折去。頓時,在水中,她的一雙
玉腿就呈一字形被他分開,托在手中。

  「啊」,方映月一聲驚呼,雙足離地,重心不穩,上半身差點傾入水中。還
好她反應快,雙手連忙撥動水波,總算沒真的傾入水中。而那一對高聳的玉乳則
一半露在水面上,一半沉在水面下,嫣紅的乳珠在水波之中時沉時現。

  高強低叫一聲:「映月!」低嘴緊緊吻住她的玉頸,屁股一聳,「呼」!長
槍直入桃花源,插破一切障礙,直到洞內最深處。

  「啊——」方映月痛叫一聲,胴體一顫,破身之痛無以復加,雙腿不由自主
便要夾在一起,可是兩隻腿全被高強托握著,如何夾得起來?

  高強聽到這痛呼聲,急忙停下動作,大嘴細吻她的耳垂,邊吻邊說:「映月,
映月……」手掌托住美腿,沿著一雙美腿的動人曲線,來回撫弄,手指不時緊捏
那彈性十足的玉腿粉肌。

  好一會之後,破身之痛漸去,而那支巨大的火槍緊緊抵住洞中最深處,洞中
開始湧現出一種難言的酥癢感覺,如萬千蟲蟻細咬細吸,方映月忍不住輕輕扭動
腰肢,用桃源內的肌肉去磨那支火槍,藉以消除騷癢感。

  這是一個信號!高強大喜,屁股復聳,開始大力抽插,巨大而滾燙的火槍挑
刺著洞內的每一寸肌肉。

  「啊……」酥爽之極的感覺傳來,方映月不由得呻吟出來,雖只是簡單至極
的小小音節,卻更勾起了高強心中無盡的慾火,動作越發的猛。

  「啪啪啪……」每一次撞擊,方映月那結實的圓臀就得狠狠地撞在高強堅硬
如鐵的小腹上,響聲不絕。清澈的湖水中,可以看見原本是白嫩的臀肌,已給撞
得通紅。

  而腰臀間的每一次碰撞總是要帶起一蓬水浪,「嘩啦嘩啦……」水花四濺中
可見一枝通紅的長槍在兩瓣紅中透白的豐滿臀肉中進進出出。

  每一次撞擊,方映月都幾乎是承受不住似的,雙手得大力划水才支持得住。

  饒是她內功深厚,卻也無法長時堅持,於是,她顫聲說:「高強,到……陸
……地……上去……」

  可正猛烈進攻的高強卻哪裡聽得見,一雙大手掌緊緊握住一雙美腿的腿彎,
將其拉得直如一條線,不見半點彎曲。而胯下的長槍更是神威大展,插得洞中粉
肉也是火一樣的燙,更不時隨著長槍的抽插而被擠出洞口。

  方映月無奈,雙手向後鉤去,反摟住高強的脖子,這才抗住了他一次比一次
猛的進攻。

  高強雙手托著她的美腿,沒法去觸摸她胴體的其它部位,感覺很不過癮,於
是——「把你的腿鉤住我的腰。」他的嘴唇挨在她和耳旁說。方映月幾乎沒有一
絲猶豫,一雙修長的美腿立刻向後,夾住他的雄腰,交叉在他的臀上。這樣子她
整個人就掛在了他的身上。

  高強雙手得出空來,兵分兩路:一手繞到她的酥胸前,大力的握住她挺拔的
乳峰,狠狠的捏著,再狠狠的揉著,兩指分開,夾住那峰頂的珍珠,用力搓弄著。
另一手向下,覆在她結實豐滿的玉臀上,捏著每一寸肌膚,不時用力擠出一小團
一小團的肉團來。

  方映月高仰著螓首,深深地呻吟著,櫻唇中吐出的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言語。

  她也大力的扭動自己的腰自己的臀,夾在高強腰上的美腿更是用力的磨著他
雄健的肌肉,磨得那一雙美腿也現出了淫蕩的粉紅色。

  終於,她高聲地叫喊出來,頭挺得高高的,夾在高強腰上的美腿倏地緊崩,
桃花源中,水源大開,桃花水如決堤般湧了出來,澆在長槍之上,隨著長槍的抽
插溢出洞口,流下美腿,順著美腿與雄腰的接觸處,再流下高強的大腿,與清澈
的湖水融成了一體。

  高強給她一洩,渾身一顫,也大喊一聲,雙手幾乎要將玉乳和豐臀捏爆。健
腰一挺,緊緊插在洞中的長槍,猛地一抖,陡地暴漲兩寸,頂得大洩之後的方映
月直翻白眼,差點喘不過氣來。

***********************************
 (Nordfx書庫:nordfxs.com)



            第六回湖畔博殺(上)

  「嗯……」方映月輕輕的叫出聲來,大洩之後的肉體實是嬌慵無力,被高強
又長又硬的長槍一頂,舒爽至極的感官享受令她忘記了一切,夾在高強腰間的一
雙美腿早已無力,此時終於鬆了下來。

  高強急忙抓住她的足踝,向上折去,壓在了她高聳的酥胸前,渾圓的膝蓋恰
好頂在她一雙豐滿的玉乳上。如此,臀部愈發渾圓,緊緊貼在高強的胯下,股溝
則夾著他的那一根依舊插在桃花源內的長槍。

  高強輕擺屁股,漲了兩寸的巨槍開始在方映月的桃花源中緩慢抽插,火熱的
槍身在她的股溝緊緊磨著她的嫩肉粉肌。

  「啊?他還……沒……洩……?……又要來……了……」方映月震驚不已,
說不清是羞是喜,胴體發顫,肌肉又復緊繃起來,圓挺的玉臀不由自主的開始擺
動起來,讓自己的臀肉去磨擦他結實如鐵的小腹,桃花源肉也夾得緊緊的,似乎
想要把長槍夾斷似的。

  也許是他在挑逗她,但也許是她在挑逗他,總之,就在方映月大洩後的片刻,
兩個熱情如火的青年又開始了新的戰爭。

  高強的長槍深入到方映月的肉體最深處,不停的頂,不停的旋,巨大的槍頭
磨轉著桃花源內的第一寸肉,直轉得方映月喉嚨中發出深深的歎息:「啊——」

  高強聳動屁股,將長槍不斷的插入她美麗而小巧的桃花源中,再拔出來,每
次拔出來,都要帶出一大片的桃花水。

  桃花水將二人交合處完全浸濕,使得玉臀與小腹的每一次相擊都倍覺滑溜,
結實渾圓的兩瓣臀球撞在鐵一樣堅硬的小腹上,總是要向下稍稍一滑。每一次下
滑後,都要方映月抬高豐臀挺起桃花源,好讓高強的長槍能不費力的又插進桃源
中。

  雖然是第一次,但不知不覺中,二人已配合得天衣無縫。

  夕陽終於完全落下了山,半彎明月高掛在夜空中,照亮了無邊的沙漠,也照
亮了沉浸在情慾之中的年輕肉體。

  即使內力深厚如方映月也擋不住高強那毫無疲倦的攻擊,她的腰開始酸了,
可是她仍不停的扭動腰肢,她的腿麻了,可美腿的肌肉依舊繃得緊緊的,足趾細
嫩,向上微翹,自玉臀,大腿,小腿乃至於玉足,都呈現著完美的曲線,即使是
被膝蓋壓得緊緊的玉乳也依然圓潤堅挺。

  長槍每插進一次,玉腿繃緊,就要將玉乳壓下,圓挺的乳峰便要略為下凹,
可只要長槍一抽出,玉腿上壓力略減,乳球便又要重新彈起,又是圓美之極。由
於玉腿長時間的磨擦,乳球頂上的那一點嫣紅已挺翹如珠。

  高強虎口按在方映月極富彈性的小腿肚上,五指則將她的一雙豐乳捏住。隔
著一雙腿,他並不能將整個乳房包住,於是他緊緊下壓,方映月的一雙粉腿幾乎
要全部陷入乳峰之中,原本渾圓的兩個半球都快變成四個了。

  「啊……」胸口沉重的壓力之中所帶來的極度舒暢讓方映月尖聲叫了出來,
忘乎所以。

  終於,她受不了了:「強……到……岸……上……去。」她是語不成聲。

  這一回高強要聽她的了——他倏地轉身,向岸上走去。轉身之時,桃花源中
深插狠刺的長槍被帶得狠狠的在肉壁上刮了一下,就一下,可是方映月舒爽得快
要飛上天似的,失聲蕩叫:「嗯……爽啊……」

  高強向岸上走去,每走一步,屁股在方映月玉臀下便要狠狠一頂,頂得玉臀
一顫,頂得桃源肉肌肉一緊。桃花水更是不可遏制,早已沾濕了二人交合處的每
一寸肌膚。

  當原本是浸到二人腰臀以上的湖水,只淹到高強小腿處時,高強倏停,長槍
抽出,將方映月輕輕放入水中。

  「嘩啦」水聲中,方映月四肢跪伏著地,整個胴體都浸在水中,只有高挺的
玉臀稍稍有一點肌膚露在水面上。

  桃源洞乍失長槍,難言的空虛感瞬間襲遍全身,她仰起螓首望著高強:「怎
麼……啦……?」雙目淒迷,被情火吞沒的神智重新復甦,但顯露出來的卻是對
情慾的巨大渴求。

  高強無言,也跪了下去,小腹再次貼緊方映月玉臀,長槍熟門熟路再次插進
桃源。

  「嗯——」重新獲得充足與盈滿感讓方映月長吁一口氣。

  「向前走。」高強趴在她背上一邊抽插,一邊命令。

  「向……前……走……??」四肢撐在水中,怎麼向前走?可是方映月沒想
那麼多,就是向前——爬!

  背上壓著雄健的身軀,胯下桃源更是被不斷的插,這樣爬是何等的辛苦——
當然,再大的苦也難不倒「白衣神劍」啊!

  終於爬到了岸上,方映月雙膝一軟,整個人倒在沙灘上,雙手軟軟的攤在沙
上,上半身也是一樣,高挺的玉乳深深陷入柔軟濕潤的沙堆中。只有豐臀依然向
上挺著,那是因為高強的長槍依舊在進攻,在作深深的抽插。

  胸前的濕潤柔軟與胯間的火熱堅硬形成極度對比,讓她在瞬間迷失了一切。

                (七)

***********************************
  這部作品原叫《瀚海雄風》,是我在三月時寫的,本想寫完,但寫了六章節
之後,由於工作甚忙,就擱了下來。前幾天在羔羊閒逛忽見轉貼區有位仁兄貼出
前六的合集,後面還有不少兄弟表支持與鼓勵之意,心中大為感動——終於明白
為何有些大大說「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了,決心把它寫完,也希望能寫完。
因為在其它地方也見過有一叫瀚海雄風的書(不是H書)為免誤會本文改為《絕
塞強龍》。
***********************************

  方映月高仰螓首,紅唇微啟,發出了令人無法自控的呻吟聲:「嗯……哦…
…」

  在她呻吟的鼓勵下,高強猶如一隻兇猛的野獸,發了狂地蹂躪著大白羊。小
腹如鐵,長槍似鋼,緊貼著豐聳的玉臀,狠插著流著蜜的桃花源。

  方映月將玉臀挺起,向後晃動,兩瓣渾圓的股肉早被桃花水沾濕,滑溜的很,
與高強的小腹相碰,發出了「啪啪……」的響聲。

  滑膩,柔軟,卻又彈性十足的臀肉……,高強用小腹撞著,用一隻手捏著。

  挺拔,渾圓,卻又潔白如雪的乳峰……,高強用另一手揉著,甚至側著健體
趴到她胸前,狠命啜著。

  修長,結實,卻又如火一樣的令人沉迷的美腿……,高強用自己的大腿壓著。

  起伏,玲瓏,卻又如水一樣的令人陶醉的粉背……,高強用下巴慢慢磨著。

  在這迷人之極的雪白肉體中,高強忘記了一切,只知埋頭苦幹,所見所思盡
是方映月無倫的胴體,所感所動儘是方映月豐潤的肌膚……

  突然,「得得得……」,馬蹄聲響,一彪人馬自遠處沙丘奔來,馬蹄紛飛,
揚起一大片的沙塵,滾滾而來,如一股沖天濃煙。

  方映月耳目聰敏,立刻清醒過來,纖纖素手向後推了推高強,輕聲說:「強,
停下,有人……」話還未說完,就被高強的動作打斷了。

  停下?開玩笑,停得下嗎?

  沉緬在無邊情慾之中的高強根本沒聽清方映月的話,反以為她是要自己換換
招式,心中一喜,低喝一聲,一手抓著她的玉乳,一手握著她的小腿,猛地站起,
雙足立定。

  方映月驟不及防,胴體立時隨之上揚,貼在高強的身上,重心不穩,差點落
下,忙反過雙手,緊緊摟住高強虎腰。

  「強……,不,不……要……」方映月知道他誤會了,可這當兒卻哪能解釋
得清的?心中相當冷靜,可身體卻只能隨高強的動作面作最本能的反應了,柔滑
的玉背只能緊靠在高強的上半身,臀肉緊繃,廝磨著男人堅實的肌肉。

  高強將她的玉腿向上折起——渾圓的膝蓋頂在更為渾圓的玉乳上,小腿越過
香肩,向天翹起,雪白的玉足足跟幾乎就貼在她的耳旁。

  高強一手扳住一隻玉腿,側著臉,吻住那雪白得幾乎透明的足掌,胯下挺動
越來越猛,長槍插進抽出,將她的玉臀幹得上下拋動,晃出一片清光。

  「不……」眼看著那匹人馬越來越近,方映月急得都要哭泣出來,心內緊張,
可生理上的反應卻讓她更感羞愧。她想掙扎,可除了擺臀扭腰去迎接高強的抽插
她就像渾身無力一般。

  桃花源中肉壁火熱,水流不止,玉足也被吻得絲絲癢酥,玉趾不由地蜷了起
來。

  人馬已奔到離二人不過十丈處,距離有點遠,可在這一望無際的沙海之中,
雖是晚上,也能將情景看個一清二楚。

  當中一人,模樣極是粗勇。絡腮鬍子濃密如一小片森林,臉色黑亮,手中持
著一柄狼牙棒,棒上鋒刃寒光閃耀,如一惡神。腰間懸著一小牌,上刻一背生雙
翅的駱駝,胯下座騎神駿異常。

  方映月心一震:「飛駱幫?這人手持狼牙棒,當是飛駱幫二幫主洪山明。」

  洪山明左右各有數騎,馬上騎士也是勇悍之輩,各挺兵刃,有刀有劍有槍有
矛。

  洪山明眼力高深,一眼瞧見正在歡好的二人,方映月背與高強相貼,而正面
胴體的美景就全露在他的眼下,豐乳,細腰,雪膚以及胯間黑黑的一叢……

  洪山明不由雙目發直,喃喃說:「好一對野鴛鴦!好一個美麗的女子!」左
手一揮:「男的殺了,女的留下!」

  話音方落,「呼」一聲,在他左側一騎士已將手中長矛擲出,風馳電掣般向
高強下身射來,勁道強烈。

  沉緬在無邊情慾之中的高強卻沒有絲毫察覺,目光專注於方映月的柔背粉頸,
仍挺臀聳胯,狠力抽插。

  方映月粉臉羞紅:「冤家!」玉腿輕輕掙動,自高強的大手掌握中脫出,向
下踢去。

  「砰」,長矛被踢轉方向,反向那騎士射去。「呼」一聲,摜入那騎士胸口,
頓時鮮血飛濺。長矛餘勢未衰,更將那騎士帶下馬去,倒在沙地上,口中鮮血狂
噴,眼見不得活了。

  眾騎士都是一驚,立時鼓噪起來。

  洪山明臉色一變,大喝一聲,雙腿一夾馬肚,縱馬向二人奔來:「去死吧!」
狼牙棒當空砸下。

  方映月美目一眨:「這一擊力道沉渾,可招式卻非精妙,這洪山明頂多是二
流好手。」心中不懼,強忍胯間快感,纖腰微扭,自高強身上躍起,一式「鴛鴦
連環」,抬腿便身洪山明面門踢去。

  她一抬腿,胯間桃源春光盡在洪山明眼底,但見玉露微凝,青草如菌,洪山
明不由心神一分,手中狼牙棒頓了一頓,向那玉腿擊下。

  方映月輕叱一聲:「著」。玉腿一屈,倏地加速,竟在狼牙棒尖刃上一點,
嬌軀又復躍起,玉腿帶著一片月光掃向洪山明頭頂要害。

  ——正是「飄雪身法」,號稱天下輕功第一!

  洪山明心神大駭,要等閃避,卻如何能來得及?

  高強終於自情海中清醒過來,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些人看了這等情景,
是不能容他們活在世上了。否則映月休想再在江湖上行走了。」大喝一聲,向那
些騎士撲去。

  他身高馬大,腳步快捷,一晃已到眾騎士馬前,照著各匹馬的馬頸打去,鐵
拳揮處——「砰砰砰……」,七八馬匹馬長嘶一聲,倒了下去,立時有七八個人
摔下馬來。其餘人大驚:「這漢子好大的力氣!」

  當中一個叫道:「快,幹掉他。」眾人轟然應是,也不管是馬上馬下,十數
條漢子各挺兵刃上前圍攻。

  「砰」,一名漢子一刀斬在高強臂上,發出金鐵交鳴之聲——高強的肉臂竟
如鐵鑄似的。

  高強大叫一聲,反手抓住刀鋒,「啪」,將刀折斷,一拳跟著擊出,「哇」
痛叫聲中,這漢子摔出丈遠,倒在沙地上已是一動不動。

  高強蹲下身子,「秋風掃落葉」,一腿橫掃,四個漢子腿被掃中,「喀喀…
…」碎響中,腿折身倒。

  其餘漢子大驚,不由各自向後退了幾步。高強冷哼一聲,鐵腿飛踢,又將三
名漢子踢死。

  「放箭,放箭……」當中一漢子大叫,「快,射死他!」

  這些漢子都是沙漠中的馬匪,騎射之術甚精,聞言紛紛躍開,退後幾步,彎
弓搭箭,「咻咻咻……」十數支利箭如漫天毒蛇向高強射來。

  高強蜷著身子撲倒在地,葫蘆一般滾來滾去,頓時避開這十數支利箭。

  方映月玉腿眼見就要踢中洪山明要害,忽然間胯下一陣劇痛,身子忍受不住,
立時落了下去。

  ——她武功雖好,可處女身子才被開苞,碰上的又是高強那超越常人的巨型
武器,桃花源受創不輕,此時終於發作出來。

  洪山明大喜,狼牙棒順勢擊下,如驚電忽閃。方映月暗歎一聲,待要閃身避
開,胯下劇痛卻哪能移得開腳步?

  就在這時,高強一眼瞧見,大驚之下,驚天動地一聲大喊,虎軀撲了過來,
擋在方映月胴體之上。

  「轟」!狼牙棒重重擊在高強背上。

  高強雖是鋼筋鐵骨,卻也禁受不住這等重擊,「哇」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洪山明一怔:「好小子,皮肉倒硬!」怒吼一聲,又是一棒砸下,高強雙拳
迎上,擊在狼牙棒鋼柄上,立時將那鋼柄擊得彎了起來。

  「砰砰砰……」洪山明連擊十數下,高強雙拳如鐵竟連接十數下。他身體極
棒,雖吐了一口鮮血卻跟沒事一樣。

  方映月喘息片刻,調好氣息,心想:「想不到這冤家不但那話兒硬如鋼鐵,
連拳腳也是這般硬,看他還能支持片刻,不如先那些狗腿子殺了,等下再與洪山
明算賬,免得萬一跑了一個,我可從此不要再做人了。」打定注意,嬌叱一聲,
向那些漢子殺去。

  右手捏了劍訣,「冰雪劍氣」發出——寒流忽起,大漠一時間陰風慘淡,無
邊劍氣向那些漢子捲去。那些漢子騎射雖精,內力卻差,如何能擋得了天下聞名
的奇絕劍法?兵刃寸寸碎裂,身子也被凍僵,一個個手停腳滯,古怪之極。就是
這一瞬間,十數名漢子已盡向地府去了。

  方映月美目寒光一閃:「強,閃開,讓我來。」嬌軀向洪山明撲去。

  洪山明亡魄大冒,「冰雪劍氣?你是方映月,你是女的?」

  眼見方映月逼來,哪敢接招,虛晃一棒將高強逼開,一催胯下座騎:「快,
走,走……」那匹馬神駿異常,更領會主人之意,四啼急馳,向遠處奔去。

*************************************************************

















0.015393018722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