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淫術煉金士 更新第16~18部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前言:如果各位大大決的淫煉是經典~舊按個感謝吧~貼文是需要時間的!!

        大家的支持是小弟貼帖的動力

**********************************

雖然儂是鄉下人,不識字……

結果……就只有硬著頭皮,糞力把文章寫下去……



相關作品

創作列表

觀看 帥呆 的



第一至二章



               淫術煉金士

            第十六部 航天歷險篇

第一章 蟑螂醒覺

 山頭上的情況開始失控,騎士最引以為榮的戰馬,現在反變成了絆腳石,尤莉的騎兵雖然為馬匹帶上眼罩和耳蓋,可是蝗蟲飛臨身上時,馬匹仍會本能地掙扎。即使騎士再勇悍也是徒然,尤莉不得已率領騎兵從秘道入口撤退。

 「大家準備好了嗎?」長嘆一聲,拔出馬基.焚緊握手內,黑色火焰在晶瑩的劍身上綣動翻騰,要突圍闖關只有趁現在,否則等尤莉縮回秘道入口就太遲。

 三女點一點頭,我們正準備推門而出之際,突然一陣刺眼的火光沖天而起,也改變了我們的行動。從窗口望出去,大批蝗蟲遭烈火燒焦,尤莉的弟弟尤他和高安東及時抵達,最意外的是看見繁星夜女皇卓立山上,穿著金袍輕甲親身指揮。

 依我推測,高安東個性謹慎率直,很容易會相信別人的說話,我向他發出危險警告後,他為小心起見聯絡了女皇和尤莉姊弟。尤莉的陸軍騎士腳程較快早一步趕來,高安東的城衛兵、尤他的陸軍弓箭兵,甚至連繁星夜的宮庭魔法師團全體到齊。粗略估計騎士、步兵和弓箭手約有二萬,但殺蟲最有效率的卻是人數只有一百的兩師魔法團。

 靜水月道:「有部份的蝗蟲被他們引走了,要帶奧克米客和老頭走嗎?」

 三女和挖洞中的垂死老頭全集中盯著本少爺,尤其是垂死老頭閃動一對淚眼汪汪大眼睛,說:「你不會無人性到見死不救吧,好歹我都是被你連累的。」

 百合也幫口說:「其實多帶兩個人也不難,或者垂死先生可以派上用場呢?」

 登!

 百合一言驚醒夢裏人!

 等會遇上蝗蟲時可以掉下老頭餵蝗蟲,我們自己逃之夭夭,妙計啊!

 「老頭你放心!做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垂死老頭眯著兩眼,胡疑說:「你怎麼突然這樣熱心?我好像嗅到危機的味道。」

 「胡...胡說,你看看我額頭,鑿了『義氣』兩個字啊!」

 靜水月說:「好,我負責帶...咦?奧克米客呢?」

 我們回頭張望,奧克米客原本躺著的地方早已空無一人,卻留下一團不明的白色物體。夜蘭道:「現在這情況,他還四處跑?」

 老頭除下臭鞋,用鞋尖戥了那團東西幾下,好像是一層薄薄的皮層,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我皺眉說:「粉像昆蟲脫皮後遺留下來的表皮物,這些東西從何而來啊?」

 百合的長耳抖動起來,花容失色說:「主人,有另一批蝗蟲飛來,而且數量比剛才多數倍!」

 「什麼?!」我們大吃一驚,急急伏到窗前看情況。繁星夜一方處於捱打劣勢,問題最大是尤莉的騎兵,不但無法參戰,而且越來越混亂,變成了全軍的負累。她弟弟尤他亦好不到哪裏,一群弓箭手難道用箭射蝗蟲嗎?

 繁星夜的軍隊被蝗蟲逼得後退,就在這要命的時刻,天空上出現了一片擴大的黑雲,不但遮蔽了月亮的光芒,甚至將整個天空撤底掩蓋掉。正如百合所言,這團巨大黑雲同樣發出昆蟲震翼的聲音,珍佛明的千萬百姓恐怕全被夜半驚醒。

 眾人無不駭然色變,大家都明白接下來要面對的,將是一場關乎整個珍佛明存亡的生死大戰。繁星夜當機立斷往後一指,背後的魔法師們向天空射出一束光,那是一種軍用的臨場通訊方式,繁星夜要以女皇身份動員全國所有兵力應變。

 老頭問道:「我們現在怎辦?」

 我苦笑說:「我們還可以幹什麼?」

 老頭說:「沒辦法了,我唯有用上絕招,等會我幫大家角色扮演做蝗蟲,或者牠們不會攻擊我們。」

 一名傳令兵跪下道:「女皇陛下,蝗蟲數量實在太多,尤莉將軍失去戰鬥力,高安東和尤他兩位大人也陷入苦戰,丞相大人已經發出緊急令,海陸大軍將以皇城為目標集合。」

 繁星夜仰望天空,尚有一批更大量的蝗蟲新力軍虎視眈眈,這一仗如何能打?

 她跟高安東相識二十年有多,他從來不會因小事打擾她,剛才接到他隆重其事的急報時,本來已經作出最壞打算,只是沒想到情況比她想的更壞。黑壓壓的昆蟲雲讓士兵失去戰意士氣,亦將她的芳心推入冰谷,扎卡維到底在想什麼?難道要一拍兩散毀滅珍佛明嗎?

 遠處的尤莉早穿上家傳寶物玫瑰鎧甲,槍尖所過處皆產生爆炸,是八千騎兵中唯一一個對蝗蟲構成威脅者。然而尤莉身旁的騎士逐一倒下,其中一名被蝗蟲纏上,火把掉到地上,發出死前呼嚎道:「救命啊!」

 另一名騎士也被圍上,全身覆蓋著蝗蟲跌倒地上掙扎,尤莉於心不忍從陪伴多年的名駒跳下來,左手持火把幫手下驅趕蝗蟲,右手的神裝紅槍點出,力抗其他蝗蟲來襲。

 「將軍!」其他騎士還想上來搶救,可惜卻無法接近。

 尤莉抱住那名手下,大叫道:「別理我,你們先退!」

 「不行!我們不能丟下將軍!」

 「蠢...蠢材,我命令你們快走!」

 主將失陷,這支陸軍騎兵終於由大亂變成崩潰,群龍無首下向四方八面逃走,騎兵陣式煙消雲散,連最基本的組織也失去。搶上來護著尤莉的戰士被蝗蟲圍死,尤莉咬碎銀牙,就在鬼門關前悔恨著自己沒能力保護手下。

 就在生死一線之際,蝗蟲突然像遇到什麼似的向外飛散,尤莉和騎士們驚見一位男子不知何時站在他們身前。這位披著黑色長袍,掛著丈二紅槍的男子默默背向他們,尤莉認得這個體形,既驚且喜道:「奧克米客先生?」

 奇怪地奧克米客沒有回應,像患了自閉症一樣神情木然呆望昆蟲雲,嘴裏不斷喃喃自語。出於人類不明白的理由,蝗蟲似乎相當畏懼奧克米客,以噸計算的蝗蟲竟沒一隻敢接近他二十尺範圍,連帶尤莉等人也暫時脫險,在劇戰的當時造成一幅詭異景象,在珍佛明戰士眼中簡直是個奇蹟。

 奧克米客突然雙手水平張開。

 同一刻,亞梵堤、垂死老頭、高安東等有相同的感覺,要來了!

 「保護女皇!」高安東站在繁星夜身前,罕有地從部下手中取過一面盾牌。他從來不曾用過盾牌,即使單挑奧瑪他城也沒有,因為單憑手中一把蒼空劍,他有信心可以照顧到自己。

 似在回應奧克米客的呼喚,昆蟲雲終於活動,開始往地面急速下墮,無疑就是整遍天空崩塌的樣子。

 接下來是珍佛明有史以來最恐怖的一幕,無數尖叫響撤全國上下,人們終於發現從天而降的竟不是蝗蟲,而是有大有細,林林總總的脈翅目蜚蠊科昆蟲!

 簡單一句就是:『蟑螂』!

 大地上最無孔不入,比恐龍還要早三億年出現的害蟲一族,今個晚上破天荒第一次集體出征。

 這一下可不得了,原本處於優勢的蝗蟲軍團終於感到危機,蟑螂大軍像波濤般排山倒海殺下來,漫空之中只有蟲鳴和風壓,氣勢之強一時無兩。地面的蝗蟲紛紛飛騰而起,在天空中跟這支橫裏殺出來的小強軍正面交鋒。

 除了奧克米客外,無論城內城外的所有人類都看傻了眼,在歷史上從沒記載過這麼經典壯觀的大戰役 - 蝗蟲群大戰蟑螂群。

 連大劍聖.高安東也一樣矚目驚心,說:「女皇陛下,這裏太危險,我們先撤退吧。」

 繁星夜望了天空一眼,混雜一起的超巨量昆蟲戰爭,已經不是人類力量能夠干涉。可是引發這大戰的扎卡維,卻是她心裏不能安心的主因,到今晚她才真正了解這個人有多危險。

 趁昆蟲大戰的時機,亞梵堤和垂死老頭等人早帶著三尺高的煙塵,沒頭沒腦逃命回來。

 繁星夜手執長劍跑過來,捉著我的衣領,完全不理士兵的目光,絲毫不顧女皇的儀態,大怒道:「亞梵堤,我實在很後悔,我居然蠢到讓你留在我國境內!」

 其實繁星夜並非蠢人,她當然知道這個危機不是由我引起,只是失了方寸下想找個發洩對象。在女皇盛怒之下,二萬名珍佛明軍官和士卒皆不敢插嘴,唯有高安東一個敢拉著繁星夜說:「女皇陛下請冷靜,亞梵堤提督其實沒做錯什麼,這個問題本來就存在,只不過讓它早點發生罷了。」

 除了有限幾人之外,其他士兵軍官都一頭霧水,我們隻字不提扎卡維,是不想引發另一場災難。

 尤他從秘道入口觀察片刻,回來苦惱說:「有誰可以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那些蝗蟲和蟑螂是哪裏來的?那個叫奧克米客的男子又是誰?」

 我們幾個互相對望,實在不知道要如何解釋,其實大家心裏有數,那些冒出來的蟑螂多少跟奧克米客有關係。雖然我一直覺得奧克米客似蟑螂多過似人類,但畢竟是開玩笑形式,誰想到這妖怪居然來個真的脫皮變態,果真是夠變態了,還引來小強大軍跟恐怖大王的先鋒兵團對抗。

 剛才一役尤他有很多手下戰死,故此不能不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我整理一下混亂的思緒,嘆口氣說:「因為我們對召喚術有認識,所以女皇邀請我們暗中調查一宗黑彌撒事件,結果發現這條秘道和一隻魔物。」

 垂死老頭接口道:「那隻魔物正棲身於大學院旁的廢置小樓內,那些蝗蟲就是牠召喚來保護自己的。」

 一名魔法師打扮的老者問道:「黑彌撒?所有國家的魔法協會都禁止黑彌撒,是誰違反法律進行這種可怕事情?」

 高安東在我耳邊解釋,這老人家正是宮庭魔法師的首席。我向他行個禮,說:「珍佛明的宗教派別成千上萬,很難查證是誰進行黑彌撒,只知道那魔物力量巨大而且機警,我們還沒接近就變成現在的情況。」

             


第二章 飛蠊逞威

作者:帥呆

前言:蟑螂的正名為蜚蠊,俗稱香娘子、油蟲、小強,直翅目蜚蠊科昆蟲,為世上的古老生物之一,屬雜食性,喜愛腐臭、骯髒、屍體、黑暗和魔獸世界,討厭強光、潔淨、蜘蛛、拖鞋和殺蟲水。根據已得的化石証明,恐龍尚沒出現以前蟑螂已經在大地上爬來爬去,而最叫人驚訝的是古代蟑螂化石,與現今家中的小強比較,結構上竟然沒有多大變化。

全球的蟑螂品種數目不少於一萬,而且繁殖能力非常驚人,一隻懷孕母蟑螂在食物充裕之下,在一年內可以交叉交配達數十萬隻之多,故此蟑螂一族遍佈於世界每個角落,比起上帝更加無處不在。除繁殖能力外,逃生本領亦屬一流,其身體構造足以鑽過一點五毫米的間隙,是天生的逃跑高手。蟑螂亦具備超乎想像的生命力,即使劈下牠們的頭部,仍然可以生存三十日之久!

 <<珍佛明地理、人物及近代史學>>:在天地色變的黑龍飛舞年代,不獨是東方大陸異事頻生,即使西方島國珍佛明亦不能例外,當亞梵堤和搞惡三人組登陸島上一刻,已註定平靜安逸的珍佛明必起漣漪。

 被珍佛明史學家稱為『傳說一夜』的國曆六七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由著名的『滿城盡是黃金』事件揭開了序幕。當夜天空生出異象,不明來歷的蝗蟲空降島國,卻與路過的蜚蠊碰過正著,雙方發展了一場昆蟲浴血戰。最後蜚蠊大獲全勝,此役以後卻遺留嚴重的衛生問題,珍佛明政府足足花上三年時間才能徹底解決。

 然而在打後的五百年裏,珍佛明境內再沒出現過一隻蝗蟲。

 該老魔法師道:「女皇陛下,既然是黑彌撒,何不請神諭使和眾祭司協助我們?」

 繁星夜已經冷靜下來,搖頭說:「我不想打擾各位神官祭司。」

 尤他道:「可是現在情況危急...」

 心念一動,我趕緊吹噓道::「大家別害怕,那位叫奧克米客的兄台來頭很猛耶,他從前是迪矣里王城裏綽號『死神』的響噹噹人物。那些小強...噢,蜚蠊就是他召喚出來,跟蝗蟲正面交鋒的。」

 眾人駭然大震,世上居然有人類可以召喚塞滿天空的昆蟲!能召喚十隻八隻嘍囉的召喚術師已經了不起,但奧克米客的表現絕對是魔法界從沒發生,跟傳說中正統神諭使的能力已很接近。尤莉吃驚道:「原來奧克米客先生如此神通廣大?!我們實在有眼不識泰山!」

 有眼不識蟑螂才對。

 「哈哈哈哈...召喚蟑螂不過小事一件,他連雷電也可以『避』啊!」

 避是避,不過是避雷針的『避』。

 連堂堂大劍聖.高安東也驚訝問道:「避雷電?真的假的?」

 「哈哈哈哈...當然是真的,找一日雷電交加時,你可以叫他站上屋頂給劈兩下,我保證他絲毫無損。不過真正厲害的是,奧克米客還懂得失傳的神秘蟑螂拳法呢!」

 尤他說:「蟑螂拳?我只曾聽過螳螂拳,原來世上還有蟑螂拳?本人真是孤陋寡聞。」

 「哈哈哈哈...孤陋寡聞不用說出口啦。最難得是此人淡薄名利,樂天知命,隨便在街邊舖張蓆讓他睡,將剩菜冷飯餵他吃,在牆上鑿個洞給他操就已經很滿足,女皇不妨考慮聘用他。」

 剛才那位老魔法師道:「可是奧克米客先生這類曠世奇才,各國政府應該爭相聘用才對?」

 「呀...這個嘛...是因為他在海外有少許仇家,每日出街都被人追斬九次,回家也例必要爬牆。哈哈哈哈...如果女皇有興趣,我可以當個仲介人,大家這麼熟就收少少茶錢算了。」

 尤莉和尤他姊弟,還有幾名魔法師都交頭接耳,似乎動心考慮登傭奧克米客,反而繁星夜冷靜地盯著我,像在分析我的話是真是假。垂死老頭啼笑皆非,想不到我會借此機會賣掉奧克米客。

 別問我為什麼要賣奧克米客,我總有預感這傢伙爬到哪裏都不會有好事情。

 十分鐘後負責察看戰情的斥侯回報,昆蟲大戰已經結束,可是斥侯的面色卻十分難看。我、高安東和老頭爬到秘道出口觀察,百合、靜水月、繁星夜等女人打死也不願意接近蟑螂群。

 正如我所預料,勝利的是蟑螂大軍。

 人類戰鬥只能在地面,人數再多也會受到地形限制,然而昆蟲的戰場在空中,由於是三維空間的戰場,數量上的優勢可以發揮得淋漓盡致。只見漫山遍野盡地蟲屍,而更恐佈的是勝利者已經在享用牠們的戰利品,蟑螂們正咀嚼死去的蝗蟲屍體,就連戰死的同伴也一併吃掉。咀嚼的聲音加上肢解的臭味,這一幕實在是兒童不宜,身旁早有多名年輕兵卒忍不住掩嘴退下。

 人類最殘忍也不過是懸屍,還不至於吃吧。

 遙望遠處,奧克米客靜立在山丘之上,基於我們無法理解的原因,蟑螂非一般的喜歡奧克米客,牠們不但沒有咬他,還快快樂樂地在他的袖口、衣領、褲管內鑽來鑽去。看到這毛骨悚然畫面的,包括了高安東在內也要面色變青,被一隻蟑螂鑽進衫內我們都會跳起尖叫,更何況是一大群?

 垂死老頭拉一拉我衫袖,悄悄說:「看來蟑螂果然是被奧克米客吸引來的,你看看,這群不知是公還是母的都沾著他,簡直是愛他愛到極點。」

 我低壓聲音說:「老不死你活到今時今日,見過有人類可以支配昆蟲嗎?」

 他搖搖頭說:「能使喚動物或昆蟲的人類會有,但數量誇張到像軍隊似的則聞所未聞,我只聽過恐怖大王有這種大能力。」

 「吥,別跟我說這件姦屍狂是魔族後裔?」

 「奧克米客身上沒有任何魔族氣息,否則我早就察覺得到,其實就算不是魔族,人類有時也會有奇異的天賦,他的祖先可能是些驅魔或操蟲師。」

 正當我們討論之際,蟑螂突然從奧克米客身上飛開,天空中閃過白光,霹靂震動天際,一道奔雷狠狠轟在奧克米客身上,黑暗中更激起了火花。奧克米客像是打了個尿震似的,抹一抹嘴角的口水,伸伸懶腰打個呵欠,道:「噢......天光了嗎?」

 「噓噓!蟑螂仔,這邊啊!」

 奧克米客轉身望過來,皺眉道:「你們幹嗎躲在地洞裏?這山上為何有這麼多可愛的甲蟲?呀...麻煩讓一讓路...」

 沒想到奧克米客簡簡單單說一句話,原本遍佈路上的蟑螂竟聽得明白他意思,從奧克米客腳前潮水似地左右退開,讓出一條寬十呎,畢直非常的路給他走。眾將軍、魔法師和祭司等都驚呆了,這神蹟一樣的情景肯定會被收入珍佛明的歷史內。

 這傢伙果然只有外表像人類。

 奧克米客跳入地洞,拍拍身上的窗簾布,說:「哇,這麼多人擠在洞裏幹屁?」

 垂死老頭道:「你記得剛才發生什麼事嗎?」

 「剛才?剛才...剛才好像...啊,我想起來了!那塊大石頭掉下來時,我看見大奶月蹲著拉肚似的,不由想起新買的風月牌吹氣娃娃小月版...」

 洞的另一邊傳來怒吼道:「別叫我大奶月!」

 奧克米客續道:「當時後腦就被扑了一下,迷糊間我就發了一個夢...啊,那個夢境很真實的,我夢見被一大班陌生人包圍著,說是我失散了的遠房親戚,還有很多漂亮的姨媽表姊侄女在我身上摸來摸去,差少少就夢遺了!」

 我摸摸下巴說:「老實說,我覺得你不似發夢。」

 奧克米客說:「之後又聽到不知那個殺千刀說要在我身上補兩劍,我當然跟江東父老們求救。豈料他們一聽就起火,說要立即飛來救我云云...嗚...想我這麼大個仔,從沒有人對我這樣好...超感動啊...嗚...」

 垂死老頭定眼望住我,我則嚇出一身冷汗,所謂事有湊巧,原來就是指這種情況!我第一時間轉移視線道:「別哭哭啼啼,你總算認祖歸宗了,恭喜啊!」

 「謝謝...嗚...」

 (奧克米客等級提昇,職業由『廢人』昇為『召喚師』...咦...)

 「喂喂,這個框框很有趣啊!吃的嗎?」

 「蠢才!這個視窗不能吃的!」

 繁星夜由皇城護衛軍保護下走來,以奇怪的神色望我一眼後,跟奧克米客微笑說:「奧克米客先生,十分感激閣下解救敝國免受蝗災,但懇請您先將那些蟑螂召喚走。」

 突然之間全場肅靜,奧克米客大解不惑地看我們,我們也笨蛋似地望著他,最辛苦的還是繁星夜女皇,她保持住這個笑容足足一分鐘。奧克米客道:「叫牠們走?我要怎樣叫牠們走?」

 心叫不妙,繁星夜女皇的笑容已經僵住,眼眉還跳了兩下,我搶先說:「你試試像剛才叫牠們讓路那樣,牠們應該會明白你意思。」

 奧克米客抓抓後腦,轉身對洞外漫山遍野的蟑螂軍隊說:「不好意思,麻煩各位離開。」

 這場面簡直一流!

 不論洞外洞內,人類和蟑螂完全沒有反應,只有冷風輕輕吹過,為這尷尬的場面稍添一分漣漪。奧克米客又嘗試叫了一次,等了半分鐘,在不知多少億的蟑螂群內,終於見到有一點小小的黑點拍翼飛起。

 但就只有一隻......

 奧克米客跳了起來,興奮道:「天啊!你們見到嗎?剛剛那隻聽懂我說的話啊!」

 繁星夜女皇的面孔由微笑一下子沉下來,由丞相到將軍等也面色難看,前著強壓住殺氣說:「請別告訴我,你們不懂得送走這群蟑螂。」

 咦,奇怪,她為什麼說『你們』?關小弟什麼事呢?








           

















0.019718885421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