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塞外尋秦—奪妻 第一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塞外尋秦—奪妻



作者:ttiinn



2010年08月21日首發于SIS



  一隊人馬在草原上飛奔著,馬上人員多是衣衫褴褛,卻個個面帶殺氣,顯然

都非善類,只聽領頭者喃喃自語:「終于等到你落單,我血獅這次定能殺死這狗

娘養的,永絕后患!」說著臉上浮現一絲獰笑,讓人望而生畏……



  這一年是烏家遷往塞外的第四個年頭,事實上,這世界本沒有什么世外桃源,

即使是遠離了權力中心的塞外,烏家堡依然要面對無情的天災、彪悍的原住民,

而更為可怕的是由罪犯難民流氓等亡命之徒構成的強盜團。強盜悍不畏死,視人

命為草芥,以殘酷手段對付敢于對他們表露敵意的任何人,再加上他們來去如風,

即使是項少龍親自帶領烏家子弟也難以把他們殲滅,而在廣闊的草原上要搜索他

們的老巢與大海撈針相差無幾。



  但經過項少龍四兄弟數年的戰斗,烏家堡方圓300里內的大型強盜團或殲

或驅,已甚少再敢出現,畢竟在身為特種兵的項少龍與手下一干悍將帶領的烏家

精兵絕不是尋常強盜能比肩的。唯獨是以血獅為首的強盜團,烏家兵馬與其多次

交鋒依然無法把他們殲滅,這伙強盜人數不多,但個個精銳,且十分狡猾,從不

正面交戰,避強擊弱;其首領血獅更是身手不凡,與項少龍兩次交戰不落下風。



  烏家堡固然把血獅當成眼中刺,血獅也日思夜想把項少龍斬于刀下以稱霸塞

外。



  這次血獅收到在烏家收買的奸細的情報:項少龍為尋找新的開拓地而出外,

其身邊只帶了少量隨從!血獅意識到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只要能殺了項少龍,

烏家堡將不戰而潰……會是個陷阱嗎?但是三個互不相識的內線都提供出一樣的

情報,難道還會是假的?誘惑實在太大,血獅決定出擊,誓取項少龍的頭顱!



  就在血獅想著這些時,十幾個身影出現在血獅的視線里,那個化了灰也能認

出的魁梧身影,項少龍!除了十數個隨從外,項少龍身邊那個手執長弓的婀娜的

身影,不是紀嫣然卻又是誰,美艷的臉蛋讓血獅有一種眩暈的錯覺,玲珑有致的

胴體藏在勁裝之下,反而更添幾分誘惑……血獅感到體內的血液都沸騰了,一定

要這個嬌娃在我胯下呻吟!只要殺了項少龍,一切都是我的,血獅的眼睛都變紅

了,咆哮道:「快,殺上去,手刃項少龍者,重賞!」



  項少龍看到來人,向四周隨從招呼一聲,與紀嫣然拔馬轉身便走,血獅見此,

更感興奮,連聲大喊:「追,追,追!」心想此地離烏家牧場快馬5天路程,我

便不信你能走脫。看著紀嫣然迷人的背臀,手上馬鞭又加了幾分力度。



  三個時辰后,長時間高速奔跑的坐騎嘴角已出現白沫,后面手下的馬匹更是

不堪,有個別人甚至已經掉隊,但前方獵物的速度也已經大為減慢,眼看就已經

是強弩之末了,只要再加把勁。突然,前方獵物停止奔跑,轉身面對強盜,血獅

大為驚訝,敵人反常的行為讓他大為不安,只聽項少龍高聲說道:「血獅,今天

就是你的死期。」說完往血獅方向扔下兩個東西,強盜一看,一股寒氣從后背冒

起,是他收買的兩個細作的頭顱!血獅連忙拔轉馬頭,大喊:「有埋伏,快撤,

快……」話沒說完,四周本來空無一物的草地突然冒起大量手持強弓的身影,是

披著草皮的偽裝!



  待強盜人倦馬疲的進入埋伏圈,荊俊帶領的人馬便萬箭齊發,把獵人瞬間轉

成獵物……血獅驚恐萬分,高聲叫喊:「你騙我,項……」一支勁箭嗖一聲插在

他的喉頭,下半句便永遠無法說出來了……



  戰后,項少龍看著忙碌善后的手下,問:「怎么樣,小俊?」荊俊笑道:「

半年的准備沒有白費,俘虜已經把他們老巢的位置供出來了,這次定要斬草除根,

把他們連根拔起。」騰翼也面帶微笑:「此役之后,烏家堡當可安心發展,再無

顧忌。」項少龍道:「他們老巢離此地頗有些距離,看來耗費一些時日才能回轉

了。怎么了,嫣然?」后半句卻是問向紀嫣然,紀才女秀眉微皺:「血獅臨死前

說那句話是什么意思,嫣然實在百思不得其解……」項少龍哈哈大笑:「怕是死

前胡言亂語吧,嫣然過慮了。」紀嫣然微微一笑:「那么,休息一晚就出發吧,

殲滅他們老巢就可以回家了,真想念致致寶兒他們哩。」



***********************************



  「阿嚏!」俊美的少年突然打了個噴嚏,他擦了擦鼻子奇怪的說:「難道有

人想我了,定是阿爹了,或者是嫣然姨娘?」說完又低頭問身前跪坐著的人兒:

「姨娘,你說是誰呢?」那女子卻不理他,只一味的繼續著自己的動作,手上勁

道卻猛地加大,少年大叫:「好姨娘,好姨娘,寶兒說錯話了,好廷芳姨娘,寶

兒說錯話了,姨娘息怒,輕點輕點,斷了斷了!」聽少年的話,他竟是項少龍的

養子項寶兒,那女子卻是項少龍的妻子烏廷芳,而烏廷芳此時正用芊芊素手套弄

著養子粗大的陽具!



  只見烏廷芳紅暈滿面,一邊放輕手上力度,一邊輕聲說道:「斷了活該,省

的禍害旁人,早跟你說過,此時不許提起你爹,再有下次,定不輕饒。」項寶兒

連忙賠笑:「下次定然不敢了。」說完又露出疑惑的神情,向烏廷芳問道:「為

何姨娘你為寶兒治病時不能提起爹爹,還不能告訴其他人呢?」烏廷芳臉上更紅,

急道:「你還說!」又放緩語氣:「此事不許再問,總之不得向旁人提起,否則,

否則就再也不與你弄了。」說著她一只纖手輕輕上下套弄那棒身,另一只手則輕

撫紅得發紫的龜頭,時不時刮弄馬眼,引得寶兒一陣陣顫抖。項寶兒閉著雙眼,

呻吟著呢喃:「好姨娘,治這病怎會如此舒服。」烏廷芳仍是柔聲說:「你莫要

分神,快快出了,省的有人來。」說完,手上套弄的更為快速,頻頻挑逗項寶兒

的敏感處。



  突然,肉棒一陣抖動,烏廷芳知道寶兒要射了,忙想撤手,卻被項寶兒一把

拉住往肉棒急急幾下套弄。項寶兒大吼一聲,大量白濁液體猛地噴出,噴的烏廷

芳滿手都是,還有幾滴噴到了她的臉上頭發上,烏廷芳一陣氣急「你這壞孩子,

弄的那么多髒東西在姨娘身上。」項寶兒一邊喘息一邊說「姨娘弄得太舒服了,

寶兒忍不住。」說完掏出手帕就要幫烏廷芳清潔。



  「不用你搗亂了,你先把你衣衫穿好,莫要再露出你那東西。」烏廷芳看了

一眼雖然軟了,卻依然粗大的陽具,俏臉又一陣發燙。烏廷芳急急清潔了身上的

污績,又把整理好著裝的項寶兒趕出房外,便躺在床上休息,翻來覆去卻怎么也

睡不著,想起項寶兒臨走時說的「下次發病再來尋姨娘解救」,更是毫無睡意。



  這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事實上,烏廷芳都忘了已經這樣做了幾回了。還記

得半年前的一個晚上,項寶兒突然來到她的房間,一副哭喪的樣子露出他勃起的

粗大陽具,一邊哭一邊說自己得病了很難受,要姨娘救他……不論烏廷芳怎么解

釋,寶兒只是不聽,只是哭鬧,更神奇的是,那陽具竟然整整勃起了半個時辰,

百般無奈之下,烏廷芳只好強忍嬌羞,用手幫寶兒解決了。沒想到打那以后,項

寶兒沒兩天便發一次「病」,每次都要烏廷芳救他,烏廷芳稍有不肯,項寶兒便

鬧著要去找其他姨娘幫忙,這豈不是要鬧得天下皆知?無奈之下,烏廷芳只好一

次次的幫他,而且最近寶兒越來越難洩出,沒半個時辰別想解決。烏廷芳實在不

敢想項少龍回來后會怎樣了。



  久曠的美婦人卻幾乎天天面對著自己養子的粗大陽具,每次撫摸著那大肉棒,

每次寶兒洩出時那熟悉的腥味,烏廷芳都感到自己情動不已,她必須趕走項寶兒

以便換下那條濕透的亵褲。「項郎才離開不過半年而已,難道我就這么淫蕩?項

郎啊,你快回到芳兒身邊吧。」烏廷芳思緒紛亂的進入了夢鄉。



***********************************



  在床上作海棠春睡的美婦,突然感到一只大手撫向自己的腰際,只穿著薄薄

睡袍的身體馬上就感覺到了那只大手傳遞過來的熱力,(是項郎嗎?)美婦人半

睡半醒,迷糊的想到。然而那只手並沒有給她思考的時間,在腰際撩撥了一陣后,

便順勢往上,撫向美人的酥胸,飽含熱力的手稍一碰觸那敏感的軟肉,烏廷芳便

感到一陣酥麻傳遍身體每個部位;那只大手卻並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隔著單薄

的睡袍抓住了那一團軟肉開始揉捏,並很快找到了櫻桃的所在位置,用兩指輕輕

捏著拉著玩弄「嗯~ 」美婦人立時一聲嬌吟,感到自己渾身力氣一下被抽空了,

嬌軀癱軟在床榻上。她知道那人已經上了床榻,就躺在她的身后,緊緊的挨著她

的嬌軀。那人一只手玩弄著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卻伸向了少婦的豐臀,大力的揉

著,同時那人的嘴唇靠近她敏感晶瑩的小耳朵,輕輕的吐著熱氣。



  少婦感到自己都要發瘋了,久曠的身體仿佛一下被點燃了,快感讓她連精致

的小腳趾都繃的筆直,她甚至能清晰的感到自己蜜穴迅速的分泌出蜜汁,並很快

就把亵褲沾濕了。她只能迷離的呢喃著:「項郎,項郎。」



  身后的男人卻還不滿足,他直接把少婦晶瑩的耳珠含在嘴里逗弄,不時伸出

舌頭舔弄整個小耳朵與潔白修長的頸項,令少婦如打寒顫般一陣陣顫動。手上也

不滿足于隔衣撫摸,但男人並沒有解了美婦的衣衫,只是把大手從衣襟處伸入,

直接握住把弄那團光滑柔軟的乳房,這一下又引得婦人一聲長長的嬌吟。但很快

那動人嬌吟便停止了,因為男人的嘴唇堵住了美人的櫻唇,並馬上把大舌伸進少

婦的嘴里。少婦的銀牙幾乎沒做抵抗就讓對方得逞了,情動的少婦的舌頭與對方

不停的交纏,並吸吮著對方口中的唾液,樂此不疲。



  唇分,那少婦還喘息不已,「我伺候的你還舒爽否,我的姨娘?」那男人把

唇湊向美人的小耳朵笑道。輕輕的一句,卻讓婦人如遭雷殛,(是寶兒,不是項

郎!)烏廷芳馬上清醒過來。清醒過來的美人馬上劇烈的掙扎起來,但寶兒似乎

早知道會如此,正玩弄著乳頭的手用力一捏,美人嬌吟一聲,身上力氣仿佛被這

一握抽走了,掙扎馬上變成扭動,更像是在像情郎撒嬌。



  「我們不能這樣,我是項郎的妻子啊,你放開我,我不會追究的。」烏廷芳

美目留下清淚,哀求著。「項郎?是指我嗎?」項寶兒故意扭曲美婦人的句意,

另一只手伸進美人的亵褲里撫弄著,「好濕哦,姨娘真淫蕩,呵呵。」聽到如此

直接的淫話,烏廷芳羞得只想把頭埋進枕頭里,「恩…你莫要胡說…啊…恩」烏

廷芳無力的反駁著,亵褲里玩弄著她玉蛤的大手幾乎把她的全副精神都吸過去了。



  「不要弄那里…啊……不要!」她的聲音忽然變得高亢,因為那只手在揉弄

著她的珍珠,「不要,不要…啊…啊~ 」她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修長的雙腿繃

得筆直,要也猛的向上挺,玉蛤猛烈的噴出大量蜜汁,「丟了,丟了,啊~ 」少

婦高聲宣洩著高潮的快感。「姨娘真厲害,噴出好多水哦。」雖然聽到項寶兒這

樣調笑她,但烏廷芳還沉浸在高潮的余韻當中,沒理他。



  正閉著眼感受高潮余韻的烏廷芳忽然感到下體一涼,隨即一個灼熱的東西頂

著她的蜜穴口,她馬上意識到那是什么,「不要,不要,我不能」已經無力掙扎

的她只能這樣哀求,「姨娘太自私了,自己爽完就不顧寶兒了。」說完龜頭在玉

蛤研磨了著,沾上蜜液。烏廷芳還要掙扎,卻被項寶兒雙手緊抓住她的腰,讓她

動彈不得,「姨娘,我來了「接著項寶兒大吼一聲,腰身一挺。



  「啊!」烏廷芳發出一聲尖叫,猛的坐起來,卻發現項寶兒消失了,一摸下

身,濕膩膩的一片,(是春夢?我竟然夢到我和寶兒……我真是不知羞恥)烏廷

芳的臉頰馬上變的通紅一片。



  「小姐,發生什么事嗎?」這時婢女聽到動靜過來詢問。



  「沒事,只是發了個噩夢而已」
















0.018553018569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