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二喬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孫策之死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四月,孫策又出去打獵。他騎的是上等精駿寶馬,馳驅逐鹿,跟從的人絕對趕不上。正當他快如疾風地奔馳時,突然從草叢中躍出三人,彎弓搭箭,向他射來。孫策倉猝間,不及躲避,面頰中箭。這時,后面的扈從騎兵已經趕到,將三個人殺死。
    原來,孫策曾殺死吳郡太守許貢。《江表傳》記載,許貢上表給漢帝,說孫策驍勇,應該召回京師,控制使用,免生后患。此表被孫策的密探獲得,孫策便責備許貢,并下令將其絞死。許貢死后,其門客潛藏在民間,尋機為他報仇,這次終于得手。
    孫策中箭,創痛甚劇。自知不久于人世,便請來張昭等人,托以后事。他說:“中國方亂,夫以吳、越之眾,三江之固,足以觀成敗。公等善相吾弟”接著,叫來孫權,給他佩上印綬,說:“舉江東之眾,決機于兩陳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如卿”他環視四周,又嘆息道:“可惜公瑾不在此地。記住,內事不決問張昭,外事不決問周瑜。”
    眾人見他說了這么多的話,勸他早點休息。醫生也過來告訴他,說這傷可治,但應好好養護,一百天不能有劇烈活動。孫策點頭,于是眾人逐漸散去。
    入夜,孫策喝了藥之后,揮了揮手,侍女們都退了下去,大喬因為勞碌了一天,感覺很疲憊,又怕影響孫策休息,也到后院去了。
    孫策閉目養神,恰好藥效發作,昏昏欲睡之際,一個苗條的身影走了進來,直接來到孫策床邊,開始輕柔地剝去孫策的衣服。孫策此時正頭昏腦漲,想趁早歇息,以為是夫人大喬,再加上平日里兩人一向慣于裸睡,也就不以為意,任其擺布。待得衣服全被脫光之后,來人也卸去了自己的衣服,一雙纖纖玉手稍微套動,孫策的陰莖立馬昂首立起。
    來人翻身上床,騎坐在孫策身上,身子一沉,孫策頓感一個緊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起初孫策還以為是大喬,但動了幾下后,發覺不對,睜眼一看,竟是大喬的妹妹,周瑜的夫人--小喬。
    此刻,小喬能清晰的感到她自己隱秘濕熱的小穴里忽然被插進一根粗大火熱的家伙,一種久違的難以形容的充實感和酸漲感令小喬立刻發出一聲尖銳的悲鳴,身體猛地劇烈扭動起來!見到自己能讓小喬如此淫蕩,孫策也渾身發熱,興奮起來。其實孫策和周瑜是生死之交,兩人都垂涎于對方的妻子,早就想來個換妻游戲,試試姐妹倆到底有什么不同。現在小喬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不禁讓孫策熱血沸騰,立刻翻身而起,將小喬壓在身下。
    “你是怎么溜進來的?”孫策邊抽動邊問。
    “我聽說……你想……讓……周郎……輔佐你……弟弟,可……沒把兵權……給他,……教他以后……怎么……服眾。”小喬邊呻吟邊回答。其實她內心里真實的想法是忌恨姐姐:“為什么你嫁給了君王,而我只能嫁給周郎。難道我沒有你美麗嗎?哼,今天正好趁此機會,見識見識他們兩人誰的更大,并幫助周郎取得兵權,如果孫權無能,嘿嘿,何不讓周郎取而代之。”
    小喬邊想邊用力夾著孫策的巨棒,孫策插入小喬那緊密柔嫩的私處,感覺是那么的舒服,小喬的蜜穴簡直是男人一生夢寐以求的樂園,孫策心里比較了一下姐妹兩人的蜜穴,也許是因為新鮮感吧,他覺得小喬的蜜穴比大喬更緊,更多淫水。
    “我和公瑾,誰的雞巴更厲害?”孫策邊插邊問,畢竟每個男人都想著比別人更強。
    小喬嬌滴滴道:“他的比你長,但你的比他更粗、更大,更讓我喜歡。”
    孫策大喜,在小喬豐滿赤裸的身體上大肆發泄著,小喬那一對豐滿的乳房也像活潑的玉兔似的跳躍著。小喬索性緊閉著雙目,任由孫策在她身上肆意發泄他的快樂,只是由于孫策急促的撞擊,在他身下發出陣陣“嗯……嗯”的喘息和呻吟聲。孫策見此,不禁欲火大熾,陽具更加急劇的膨脹,已然漲到了最大限度。火辣辣的大陽具把小喬肥嫩的小肉洞填得滿滿當當,沒留一絲一毫空隙。
    又抽動了幾百下后,孫策清楚的感覺到小喬的子宮口緊咬著自己的龜頭,火熱的肉棒的每次抽動都緊密磨擦著花心周圍的肉壁,他下意識的緊緊向后拉住小喬的雙腿,陰莖深深的插入小喬花心的盡頭,龜頭一縮一放,馬眼對著小喬的花心吐出大量的滾燙的精液。
    “啊……啊……啊…求求你饒了我吧!把你的濃精射進我的身體……給我……快射給我,讓我爽……死……算了……”小喬嚎叫起來,孫策只覺得小喬的花心如小嘴一般死死咬住自己的龜頭吸吮著,使自己一股股滾燙的精液不停噴射,竟沒有歇止的跡象。
    “啊……啊……啊……”孫策狂叫起來,傷口都裂開了,鮮血噴濺了小喬一身,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小喬見狀不好,慌忙用被褥擦干凈自己的身子,裹上衣服逃之夭夭。
    當天夜里,孫策去世,時年二十六歲。大喬聞訊趕來,見此狀況,又悲又怒。但家丑不可外揚,而且此事關系孫策、小喬、周瑜的名節,于是大喬只得忍氣吞聲地將孫策的遺體清理干凈,入殮到棺材中。

    周瑜之死
    周瑜從外地帶兵前來奔喪,留在吳郡孫權身邊任中護軍。他握有重兵,用君臣之禮對待孫權,同張昭共同掌管軍政大事,其他人自然不敢有異議異動。
    孫權的母親見周瑜如此護主,心中大慰,她對孫權說:“公瑾比你哥哥只小一個月,我一向把他當兒子對待,你該把他當成兄長才是。”于是周瑜越來越得孫權的信賴,而他也越發竭誠盡智,為孫氏集團的崛起奔波勞碌,不辭辛勞,漸漸地,把小喬也冷落了。
    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周瑜向孫權獻上一計,欲趁劉備取西川、漢中時奪取荊州,孫權當即表示同意。周瑜想趕回江陵,做出征的準備工作。半途染病,引發了征討曹仁時的箭瘡,只得在巴丘養病。此時小喬遠在吳郡,只得托人送去藥物和衣物。
    醫生知周瑜心憂兵事,勸他靜養,并囑咐百日之內不可有劇烈活動。周瑜勉強聽從,呆在室內靜心籌劃。
    夜里,周瑜突然思念起嬌妻,正待拔劍一舞,左右侍衛力勸,無奈只得放下。周瑜心情煩悶,揮手屏退左右,脫去衣服安歇。他有一個習慣,無論是家中或軍中,都愛裸睡。大家心知肚明,無事便離得遠遠的,生怕驚動了都督。
    忽然,一駕馬車奔到周瑜宅外,守衛正待上前喝問,車中之人拿出一塊金牌,守衛接牌一看,大驚,立即放行,并按照車中人指示,沒有驚動別人。
    車中人全身罩得嚴嚴實實,獨自一人來到周瑜室內,掀去渾身束縛,竟是大喬。此時周瑜因為辛勞,早已酣睡。大喬走到周瑜床邊,輕輕掀去周瑜身上被褥,然后將自己滾燙的身子覆蓋上去,在周瑜身上摩擦。
    周瑜在睡夢之中,夢到與小喬廝磨,肉棒一下子硬了起來。大喬見狀,馬上將它納入自己的蜜穴中。頓時,大喬只覺得一根又熱、又長、又硬的棍子捅入自己的小穴中,長久的虛空被一陣熱烈的充實所填補,巨大的落差感使得她發出一陣尖細、蕩人心魄的呻吟,竟把周瑜驚醒了。
    周瑜見坐在自己身上的是自己的妻姐,大駭:“怎么是你?”
    大喬冷笑道:“你的老婆曾勾引過我老公,現在我一報還一報。”
    “不可能!”
    “我還會說謊嗎?要知道,我這種身份做出這等事,還有活路嗎?如果不是為了報復她,我會冒天下之大不韙趕到這里來?”
    周瑜回憶起孫策死后吳郡街頭巷尾的一些傳言,也不禁對小喬起了疑心。當然,他也早想嘗嘗大喬的滋味,于是默不作聲,開始和大喬配合起來。
    “美極了!哦……,就這樣,周郎,我喜歡這種美妙的感覺,我好象漂浮在云端上!”大喬一邊搖動雙臀配合周瑜的抽插,一邊動情的呻吟。
    周瑜的心一陣悸動,畢竟,他和小喬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親熱了,而大喬的姿色、身材、功夫和小喬不相上下。于是周瑜翻身而起,將大喬壓在下面。
    周瑜對大喬的抽送慢慢的由緩而急,由輕而重,對身下嬌媚少婦的騷穴百般蹂躪,他將肉棒抽提到只剩龜頭埋入洞口后,再用力整根插入直至根部,三淺一深有節奏的和著大喬髖部的搖動一起演繹快樂的性愛樂章。
    “喔……喔……”大喬口中不住咿唔,壓抑呻吟著,她星眸微張,逐漸發出急促的呼吸聲。
    周瑜見狀更是激動:“我與伯符比,誰更厲害?”
    “他比你粗大,你比他長、硬,次次都頂到我的花心了。”
    周瑜更加興奮,暴怒的陰莖上布滿著充血的血管,這使大喬的陰道更顯得狹窄,陰道里的嫩肉緊緊包裹著火熱的肉棒,進而增加了磨擦面。隨著三淺一深中的那一深,周瑜的陰曩敲擊著大喬的會陰,那里濃密的陰毛輕刷著周瑜的陰囊,而大喬那緊緊收縮的陰道總夾得周瑜一陣酥麻,陰道里皺折的陰壁在周瑜敏銳的龜頭凹處刷搓著,一陣陣電擊似的酥麻由龜頭傳經脊髓而至大腦,使周瑜忍不住仰起頭深深吸氣。大喬顛簸著逢迎著周瑜的抽插,桃源蜜穴竭力吸吮吞吐著周瑜的肉棒。周瑜的玉杵在大喬的花叢中下推進、上抽出,左推進、右抽出,弄得身下的大喬嬌喘吁吁,一臉媚浪。
    “喔!好棒……別動……我……沒命了……完了……我完了……”大喬用牙齒緊咬朱唇,口里悶聲地叫著。
    周瑜只覺得那深遽的陰道大力吮含著自己的龜頭,吸、吐、頂、挫,如涌的熱流,燙得他渾身痙攣。一股熱泉由他的陰莖根部直涌龜頭,激射入大喬的桃源深處。
    “啊!嗯……!”周瑜不禁哼叫起來。
    “哦……爽死了……舒服死了。”大喬玉手一陣揮舞,胴體一陣顫動之后,便完全癱軟了。
    兩人靜靜地躺了一會兒,大喬是個久曠之人,又開始吸吮吞吐周瑜已疲軟的肉棒。周瑜本已覺得很累,但禁不住大喬的挑逗套動,肉棒再次硬了起來。
    “浦滋!浦滋!” 美妙的聲音從他們下體的交合處又開始不斷傳出,抑揚頓挫,不絕于耳。大喬的陰道似乎變得更加狹窄而深遽,幽洞里灼燙異常,淫液溢出的洶涌如泉。陣陣快感刺激得周瑜不禁把陰莖更向前用力頂去,大喬哼叫一聲后,雙手抓緊周瑜的背肌,張大了口,發出了觸電般的呻吟。
    周瑜只覺里面層層疊疊的嫩肉死死地裹住自己的陰莖,全身觸處柔若肉泥,而只有下體那緊熱之處縮得緊緊的,使他的屁股一緊,跟著又挺著堅硬的大肉棒沒死沒活地一陣猛捅,然后一陣哆嗦,大股大股的滾燙精液“撲撲”地射進了大喬那淫水四溢的嫩穴。
    “噢……”隨著一聲長嚎,周瑜在射精的同時,箭瘡迸裂,大量的鮮血涌出。他大叫一聲:“既生瑜,何生亮!”仰面轟然倒下。
    當夜,周瑜死于巴丘,死時年僅三十六歲。
   
    姐妹交鋒
周瑜一死,孫權感到痛折股肱。于是,親自穿上喪服為他舉哀,左右皆感動。周瑜的靈柩運回吳郡時,孫權到蕪湖親迎,各項喪葬費用,全由國家支付。
    小喬待周瑜喪事處理完后,在一個漆黑的夜晚,來到了大喬的家中。姐妹兩人屏退左右,面面相對,一言不發。
    良久,大喬首先開腔:“我與伯符僅過了三年的夫妻生活,他死時,我傷痛欲絕,數度昏厥,并欲投江殉夫,怎奈伯符曾要我照顧幼弟孫權,助他接掌大權,并除奸討逆,所以我忍了下來。更重要的是,我一直等待一個機會,好為夫報仇。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被我等到了。”
    小喬淚水漣漣:“雖然我與周郎琴瑟相諧,恩愛相處了十二年,比你略長,但如今也是陰陽相隔,我的悲苦你又知道嗎?是的,當初是我不好,妒忌你,連累了伯符,所以我一直讓著你,躲著你,并讓周郎盡心為孫家立功,只想用這來彌補,可如今你也要了周郎的命,他本來是可以活的,不比伯符當初是中了毒箭。你竟……嗚嗚……”小喬失聲痛哭起來。
    大喬也淚流滿面:“你今晚來,就是想將前后所有的恩怨一起了結。既然如此,你劃下道吧,我已寫好了遺書,無論發生什么情況,都與你無關。”
    小喬也哽咽道:“我也寫好了遺書,與你想法一樣。今晚是我們姐妹之間的較量,輸者自戕于對方面前,于他人無關。”
    “你想怎么比?”
    “既然我們的仇恨是與情事有關,就用女人的方法對決吧。”
    兩個絕世美人緩緩脫下了各自的衣服,露出了令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胴體。大喬首先出手,手摸到了小喬那嬌嫩的私密處,在那里,欲望的源泉已涌了出來。
    “姐姐,你是否很想男人?”小喬忽然向姐姐問話。大喬沒有回話,只是拉著妹妹的手摸向自己的桃花源,手到之處,小喬也摸到了那與自己一樣蜜汁般鮮滑的淫液。此時無聲勝有聲。小喬明白,已干旱多年的姐姐也在渴望雄性雨露的滋潤。
    “沒想到你這樣淫蕩!”姐妹倆異口同聲道。聽到對方與自己說得一樣,二喬的俏臉上不由得同時緋紅一片:“開始吧。”
    雙方不再言語。兩對豐盈的乳房在擁抱中交互推擠,揭開了姐妹交鋒的序幕。二喬都用雙手撫摩著對方散發體香如絲般的肌膚,用嘴去親吻對方身上的每處興奮點,企圖讓對方先行泄身,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乳頭不時碰撞,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兩人的乳頭都又硬又大,于是都使勁鼓動乳肉,使自己的乳頭調整到最佳位置,以便好用力壓痛對方,此時的神經感覺極為敏感,對方乳頭稍微的錯動距離都是如此的清晰,當然酸脹麻痛的體感更是強烈!
    雙方短兵相接,以乳頭為刺刀互搏。兩女的上身快速地聳動,每一下都讓自己的乳頭和對手的乳頭互扎,誰也不愿退后半步,真是“人在陣地在”。不一會,兩人的汗都出來了,因為汗水的作用,四個乳頭再很難硬碰硬地火拼,每每相撞時總是向兩側滑開。兩人的乳峰再次相對在一起,忽然小喬快速地伸手緊緊揪住了大喬發脹的乳頭,用力一捏,“嗯啊……好痛啊!”大喬驚叫出聲,臉上露出惱羞成怒的表情,手也毫不客氣地捏上了小喬的乳頭,“哦……啊……”小喬也露出痛苦的表情。兩個人四只手臂交錯著互揪著對方的兩個乳頭,使勁地捏著,拉扯著,四只乳峰便被拉的極度變形,淫糜地伸展開來,一時間,乳波四顫,嬌喘連連,由于手上也全是汗,所以,被揪住的乳頭經常滑脫,兩女更是脫開又揪,揪了又脫,忙的不亦樂乎。
    對掐半天,汗水更多,很難揪住對手的乳頭了。此時雙方的乳房也有些下垂,于是二喬不再乳斗,開始了下半身的較量。兩女將小腹緊密地貼在一起,兩片茂密的叢林立刻連成了一片。在在合成一團的茂密的森林下方,兩個桃源美穴也不愿分離似的緊緊地靠在了一起,兩個鼓脹的陰唇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著。一時間屋里香氣四溢,兩個成熟豐滿,性感十足的的女人互相重疊在一起相互交纏,象兩條白色蟒蛇一般,直欲吞噬對方。
    兩對陰唇對得嚴密無縫,她們兩人渾身顫抖,帶動豐滿臀部搖晃的更加劇烈,兩個浪穴激烈的摩擦著,隨著屁股的一次次蠕動,四片陰唇不住的翻動,兩個人都發出舒暢的浪叫。雙方越磨越勇,一會兒是大喬覆身而起,一忽兒是小喬跨坐在上,美麗胴體緊纏在一起,香舌互相交纏,唇邊不斷流出一絲絲銀津。兩對彈性十足,豐滿挺拔的乳房摩擦著,使二人的乳頭都硬硬的挺立著,不停的對咯。陰毛已經被淫液浸濕,四片濕熱的陰唇緊密的結合著,盡力的研磨,如同兩張正在接吻的小嘴兒,互相的吸吮,將“津液”吐入對方的體內。
    雙方互相蹂躪著對方的嬌軀,興奮、痛楚相交織的心情使她倆只想進行發泄、進行報復。兩個美女雖然外表端莊高雅,但自負的很,骨子透著狠勁,死也不服輸的性格讓她們在同性做愛中,誰也不肯向對方屈服,翻滾中互相拼命揉搓,陰戶全力夾咬,不知道對干了多少個回合,兩個淫水兒橫流的陰戶彼此磨擦,兩女的淫穴卻沒有一次分離。
    很快的,兩女都到達了高潮邊緣,連成一體的身體瘋狂的震動、顫動、抖動著,陰唇對陰唇,對峙著繼續互相摩擦、緊貼,火燒火燎的陰戶處以極度興奮中,光滑的大腿依然張開著,彼此的手緊緊的抓住對方的腕子,哭叫著繼續增加著力量,使潮濕的陰戶得到最大的接觸和摩擦。雙方的淫水也相互流進對方的體內,這樣就更強烈的刺激到對方的神經,敏感的陰唇清晰的感覺到對方陰唇的悸動,彼此都知道到達了最后關頭,但誰都不愿放棄,動作幅度也隨之越來越大,忽然,小喬的身體劇烈地顫動起來,大喬全身也隨著劇烈地震動起來,于是她們將蜜穴對準蜜穴,陰唇也互相緊緊的咬住,隨著雙方強烈的子宮收縮,“噗嗤”、“噗嗤”,兩人的淫液互相射入對方的身體,同時由于對方射進自己身體熱乎乎的淫液的刺激,雙方的子宮再度劇烈伸縮,又同時將混合著自己和對方陰精的淫液射入對方的子宮。二喬不知到底互射了幾次,都感覺受到了對方強烈的刺激攀上了自己情欲的新巔峰。又癢、又熱、又痛、又暈,在那一刻,同時到來,刺激著自己的神經,象強電流襲過全身,那種感覺太美妙了。之后,雙方的身體完全癱軟下來,同時倒在床上。
    過了許久,二喬才悠悠醒來。雙方無語地對望著,兩人都沒想到同性間的性斗這么刺激,居然比男人更能讓自己墜入性愛的高峰。“早知如此,還不如不要男人,和她……”二喬猛地搖了搖頭,“不行,怎么能這樣想呢?難道我竟這樣淫蕩無恥嗎?難道伯符(公瑾)對我不好嗎?我和她既是至親之人,又是最恨之人,怎么能跟她繼續呢?”
    兩女又同時抬眼互視:“不過,這確實能讓我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不如就找決斗這個借口,和她繼續斗下去。嗯,就這么辦。”
    姐妹倆打定主意,同時發聲:“這次平局,咱們以后再斗。”聽了對方的話,雙方又是一陣臉紅。大喬先說:“咱們一直比斗下去,直到分出勝負為止。”
    小喬接口道:“我也正有此意。不過咱們雖是姐妹,卻有不同于常人的身份,我看最好半月一次,如何?”
    “不錯,不長也不短,恰到好處。”
    雙方就這樣一直拼斗著,每次都沒有分出勝負,但二喬每次都從這里找到了人生的樂趣。在性愛的滋潤下,二喬出落得“大喬娉婷小喬媚,秋水并蒂開芙蓉”。外人不知道就里,還一再夸獎她們“二喬雖嫁猶知節”,把她們當圣母一樣供養著。
    十三年后(公元223年),二喬均四十七歲,兩人的子女都已長大成人,雙方無牽無掛,比斗得更狂放。
    這天晚上,大喬來到小喬的居所,支開左右后,小喬正欲比試,大喬卻制止了她。
    小喬詫異道:“怎么,你認輸了?”
    大喬詭異笑道:“我會認輸?今天咱們換個玩法,用這個。”說著,從內襟里拿出了一個雙頭龍。
    小喬掩口笑道:“你是哪里弄來這玩意?”
    “去年孫尚香為劉備投江而死,我去幫忙清理她的遺物,無意發現這個,于是我就偷偷地帶回來藏著,今日咱們就來試試,敢嗎?”
    “有什么不敢的?你以為我會怕你。”
    兩人瞬間就脫得光溜溜的,不知為什么,姐妹倆每次看見彼此的裸體,下面的小穴就直流淫水,好像服了催情劑一般。這次也一樣,所以兩女不用熱身,直接就把雙頭龍納入了兩個呲牙咧嘴的小穴中。
    “好漲呀!”二喬低頭看了一下,露在外面的雙頭龍還有3、4寸。雙方驚訝地對視一眼,挺起陰部向前送去。雙頭龍竟然只頂進去一點點!!!原來兩女都想讓雙頭龍多進對方陰道里一點,于是全力用陰道如同箍子一樣緊緊的裹住雙頭龍。兩人稍稍僵持了會。突然都使出全身的力量,夾緊著雙頭龍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對方的騷逼插去。
    “哦!!!!!!噢噢噢!!!!!!!!!!!!!”
    “嗯!!!!!!啊啊啊!!!!!!!!!!!!!”
    兩人同時驚呼一聲,二喬都感到雙頭龍一下猛的頂到了自己的子宮口。自己的蜜穴像要被撕裂了一般,巨大的痛楚和快感刺激著她們的神經,使全身痙攣了一陣,好像被高壓電流電擊一般。兩人的雙手都死命的抓住對方一條美腿,由于長期空虛的騷穴內突然一下子沖入這么一個大家伙,巨大的落差使得雙方都一時難以忍受,雙方用力抓著對方的腿,不長功夫,四條美麗的長腿就露出了幾條血色的抓痕。
    過了一會兒,雖然陰道里面還是脹得難受,但陰道深處卻涌現一陣騷癢,使得二喬不由自主地研磨起下體。隨著摩擦的動作越來越大,雙頭龍也插得越陷越深,“咕嘰,咕嘰”的水聲隨之響起。
    “如果你怕被我磨穿,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小喬氣喘吁吁道。
    “笑話。再斗下去,你會被我頂穿,還是馬上求饒吧。”大喬嬌喘連連道。
    既然都不服氣,只有再斗下去,兩人旋即加大力度,企圖早點讓對方臣服。隨著猛烈的抽插,兩人的喘息聲也越來越重,挺動的幅度卻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大了。陰唇屄肉早被雙頭龍頂拉的著翻進翻出。小喬感覺到雙頭龍每一次插進時,都實實在在的撞擊著陰戶子宮的最深處,自己嬌嫩的陰道內壁與直腸間薄薄的隔膜好象要被干穿一樣。而每一次抽出,大喬感覺就好象把子宮都帶了出來。一波又一波強烈的快感在體內噬著她們的神經,沖向腦際再向全身漫延。但是她們誰也不肯向對方低頭,誰也不想服輸。就這樣對頂對插,再對插對頂、狂抽猛搗了幾百回,撞擊得屄心酸麻難忍。
    “啊啊啊……干死你,……再來!……這回我要真正肏爛你的騷屄!……啊啊干死你。”小喬一邊忍著陰道中的巨大刺激一邊嘶聲叫道。
    “嗯嗯,操死你……來啊!……我也正要好好肏爛你的浪穴!……啊啊啊。”大喬也是強忍著陰道中的巨大刺激,不甘示弱的嘶聲叫道。
    兩人對罵的同時,更加瘋狂扭動著自己的身體,兩人的下體分別被雙頭龍的兩端深深插入著,每一下沖擊都送到了花心深處,每次對插都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猛烈地抽插的使兩女享受著一波波的快感,只能用喉嚨發出冗長的大聲尖叫來發泄。大喬猛的坐了起來,并且把小喬也拉了起來,使自己的雙乳緊貼著她的雙乳。這兩個女人那四顆柔軟的大奶子頂在一起,從側面看就是兩個厚厚的肉圓盤。兩個女人一起鎖住對手的嘴,香舌纏斗絞作一堆。纖細的腰枝以驚人的速度賣力搖動著,屁股近似瘋狂的前后扭動著,盡力的抽插。隨著兩人身體每一次撞擊都傳出的“叭、叭”聲。兩人都感到自己身體內的雙頭龍好象慢慢地變粗變長,似乎要頂穿自己的子宮了。雙方的淫水如黃河泛濫般洶涌而出,順著四條白皙的長腿流到床上,把床上的被單、被褥浸個透濕。漸漸地,兩個女人都接近高潮了。
    “噗滋!” “噗哧!!小腹深處一串熱辣辣的乳白色的淫水如連珠炮似的從陰道深處噴射而出,淫水像開了水龍頭一樣收不住,從她們抽搐的陰道狂噴而出的淫水隨著雙頭龍一股又一股不停涌出。兩個女人在高潮還沒完全過去時,不但雙頭龍沒有停下,動作反而越來越快。二喬對視的眼睛里爆發出憤怒和仇恨的火焰,兩個女人的雙手都抓緊對方的背肌,美腿分跨對方的腰邊,緊緊夾住對方的大腿根。腳也使勁蹬著床,把全部力量都集中在腰部和腹部,隨著雙頭龍加速加快扭動頻率, 淫液不斷地順著雙頭龍滲透而出,兩女全身都因劇烈的刺激而顫抖,美腿也不斷抽搐著。隨著不停的抽插,二女全身已經被香汗浸透,強烈的快感使下身的蜜汁如決堤般順著雙頭龍流出來,她們的氣息都已經有些紊亂,嬌喘不斷。這是一場耐力的較量,就看誰能忍耐到最后。不過,大喬的優勢開始顯現了。原因很簡單,大喬已寡居多年,久未交媾的陰道漸已恢復到少女般的閉合狀態。而那小喬卻不盡然,她與周瑜做為少年夫妻恩愛有加,男女之事比較頻繁,又多比大喬享受了十年的性福,所以陰戶也就自然地稍為寬松,因此大喬在小屄對雙頭龍的夾控力上略勝一籌。
    就這樣兩人在幾次高潮后,漸漸地小喬的騷穴有點不行了,已不能夾緊雙頭龍了。她無力的倒在床上,對大喬的攻擊只有招架之功,而無力反擊了。
    大喬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下面更是以驚人的速度,瘋狂的搖動著纖細的腰枝起來。屁股往下對著小喬的陰穴近似瘋狂的前后沖刺著。頻率之高超乎人的想像。在大喬的猛烈攻擊下,極度酥麻的快感如電流般迅速涌遍小喬全身,并深入到她全身每一處骨髓。小喬神志不清的強烈呻吟著,絲絲香津不受控制的,從大張的櫻口唇角滴落,美目更已現翻白之像,下身的淫液噴濺如潮,她已徹底地迷失在極樂之中,只是機械的向上磨著,妄圖和大喬”同歸于盡“。兩具滿是油汗的身體糾纏著仿佛融在一起。高潮,再高潮,不斷堆疊的高潮… 當高潮海連成一片時,小喬已經分不清自己是虛脫,是銷魂,或是還在人間。
    ”啊啊啊啊啊…… “在一聲嘶力竭的叫喊中,小喬暈倒在高潮海洋里。
    大喬看到小喬被操暈后推送的節奏陡然加快,不大功夫,她也到了極限,射出一股股又濃又稠又白的陰精。稍后,她把雙頭龍的一端從小喬身體里拔了出來,拉住往外一扯,另一頭也從她的陰穴里被拉出來了。然后大喬顫抖地用雙手撐著自己的身子坐了起來,不住地喘息著。
    過了良久,小喬從暈迷中醒來,微微睜開朦朧的眼睛,渾身沒有一絲力氣,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一切都仿佛是一場夢。大喬眼看著妹妹醒來,冷笑道:”你敗了!“小喬沉默半晌,說道:”我敗了!“大喬從拋在一旁的衣服中摸索了半天,終于摸到一粒丸藥,遞到小喬眼前:”吃了它。“小喬閉上雙眼,眼角流出幾滴晶瑩的淚珠。猛地,她睜開眼睛,一把搶過丸藥拋入自己嘴中,一仰脖子,咽了下去。一會兒功夫,小喬緩緩閉上了雙眼,如同睡蓮一般,靜靜地躺倒在床上。大喬清理完現場,用一條雪白的被單覆蓋上小喬那美妙的胴體,也不禁流下了眼淚。
    第二天,小喬病逝的消息傳遍大江南北,魏、蜀、吳三國人人震驚,無不嘆息。后人曾有詩曰:”凄凄兩冢依城廓,一為周郎一小喬。“大喬得意了沒幾天,就發現自己失去了人生最大的樂趣,至此之后,只有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公元 229 年,大喬在孫權稱帝之后,即不再過問俗事,深居簡出,青燈古佛,寧靜詳和,安享天年矣!
    (全文完)






















0.016887903213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