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隱形衣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2014-10-10 11:12 編輯

大學生都很貪玩,又喜歡熬夜,面對一大早就要上課都非常難以適應。暗罵自己,沒事幹嘛選修這門課,只為了這個科目開在商學院,會修這門課的大多數也是商學院的同學,以我一個一個讀工科的學生,去修企業概論這門課,明眼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不就是要多一些認識商學院女同學的機會。
但是在七點多就要起床,趕著去上課,尤其是前一晚與室友們玩線上遊戲玩到淩晨三點多才睡的隔天……
其它三位室友不像我有修這門課,但不約而同的,四個人都設定七點多的鬧鐘,我的先響,然後我瞬間按下開關,繼續睡。過不到三分鐘,室友阿衫的鬧鐘也響了,他揉了揉眼睛,走到我床邊,推著我叫道:「阿祥,起床了,你一大早有課。」說完又慢慢走回床上坐著打瞌睡,我不理他,繼續睡。又過了三分鐘,睡在下舖的阿欣的鬧鐘也響了,他拿著羽毛搔養我的腳底。過沒多久,同樣是睡上舖的阿州鬧鐘也響,直接從空中丟枕頭過來。被他們三個一鬧,我再想睡也不行了。出門前,三個室友都說:「實在很想陪我去,可惜他們沒有修這堂課……」
罵了聲國罵後,我就出門了。
當初選這門課,被他們吐潮,一下子阿州說:「我就算去修這門課,也不太有可能有艷遇」;一下子阿衫也說:「去打好關係,哪天有機會,再幫他們介紹幾個女的」;過一下換阿欣說:「可憐喔,一大早就要早起上課……我就不信貪睡的你爬的起來。」
我回他們:「大不了翹課,反正是選修的……」
他們三個異口同聲說:「不行,選了就要上,不然浪費教育資源……」
開學到現在一個多月,他們還真的準時叫我起床,最氣人的是前一天晚上不是找我唱歌,就是夜遊,或是玩線上遊戲……
邊走去教室的路上,我就邊詛咒他們:「等一下最好睡死你們三個,最好連十點的必修課也睡過頭,然後老師一大早就點名,還扣分……」
想著想著,越想越開心,經過女生宿舍大門附近時,竟然被跘倒﹙看了網友的文章後,才發現原來是他做完壞事後,心神恍恍後無意間掉落的﹚,低頭看一下,平整的路,怎麼可能會有東西拌到我。真感謝我學理工的好奇怪,我就不信,又同樣的路線再走一次,真的感覺到地上有東西,但是看不到任何東西,彎下腰去摸,有一件類似毛巾還是床單的東西,順藤摸瓜,我摸到這件“毛巾“有一個地方勾到了樹枝。我突然發現,差點驚叫,在毛巾底下,我的手指和手掌前端,竟然消失了,我嚇一跳,趕緊抽回,伸手一看,正常的,沒有消失……好奇心作崇,我再一次將手放到毛巾底下,果然又消失了。我下意識的覺得:「這是寶貝!」我趕緊將這件毛巾收好,放在包包裡面。
我心想,這會不會就是像哈利波特裡面那件隱形衣,到教室後,我假裝要找東西,拿起包包,手伸進去裡面,真的手又消失了,這時我差不多可以確認,我撿到的真的是件隱形衣,以前還以為這東西只會出現於卡通或是科幻片。
一開始還沒打算拿來使壞,當時心裡還是很生室友的氣,打算等一下老師點完名,就先回去扮鬼嚇嚇室友。
先回去宿舍,但我沒有直接回寢室,而是先到廁所把隱形衣披在身上,出來照照鏡子,我真的完全消失了,感覺好神奇。偷偷回到寢室,把三個室友的時間調慢一個小時,嘿嘿嘿……
接下來快到十二點的時候,三個室友才匆匆忙忙趕到教室,這時老師已點完名了……我自然不了一頓毒打。
三個室友生氣,自然不跟我同時吃午餐,一下課三個就自己走了。剩下我一個人還坐在位置上,突然間聽到附近的班花小萍﹙本班的2個系花之一,整個科系,甚至整個工學院,只有這兩個女的可以看而已,我還真幸運,跟她們同班,只是陽盛陰衰的狀況,這樣的院花輪不到我﹚。
原本不抱任何期待的我,突然聽到小萍說:「瑜,你們等我一下下,我先去洗手間。」我想到了我的隱形衣,剛好我現在孤身一人,可以儘情做壞事。
趕緊快步跑到男廁,披上隱形衣,看一下鏡子,確定隱形衣沒失效,趕緊走出來,小萍剛好快到女廁門口,我趕緊尾隨她進去。
小萍開門進去後,直接先將包包吊在牆上的掛勾上,然後再回頭鎖門,也慶幸她的這個習慣,讓我有機會在門還沒密合之前,鑽進廁所。廁所內空間沒有很小,卻也沒有特別大,塞兩個人綽綽有餘,但要讓兩個人不接觸,的確有一些難度。我一進去後怕被小萍碰到,趕緊蜷伏著身體,縮在牆角,好在讀的是私立大學,有專門打掃的阿桑,平均兩個小時都會來巡視一次,廁所還算乾淨。小萍把褲子往下拉,再把內褲往下拉,動作非常優雅,不愧是系花,連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也如此講究。我運氣不算好,小萍上廁所的方向正好背對著我﹙下次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找到更適合的角度﹚,從背後只看的到她雪白的屁股,還有一道水柱,她個頭很小,腳不長,蹲下後,更是低到無法從後頭看到任何東西,反正我也不貪心,有這件寶物,以後有的是機會。小萍邊尿邊從內褲撕起一塊白白的東西,我心想:「真倒楣,竟然偷虧到月事來的女生!」。後來小萍尿完後,又從包包拿出一塊麵包,舖上去後就出門了。
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我看一下垃圾桶裡面的東西﹙就如同剛剛說的,這學校負責打掃的阿桑很拚,所以垃圾桶內經常是乾淨的﹚,裡面只有一塊小萍剛剛換下的衛生棉,上面沒有任何血跡。我心裡想:「這個東西,在一分鐘以前接觸小萍最私密的地方,肯定還留有小萍的餘溫。反正沒有血,就決定要作為自己的收藏。」。我真是沒有用大腦,當我要將衛生棉拿起的同時,上面的膠與垃圾袋分離的聲音,在靜靜的廁所內出奇的大聲,還在外面洗手的小萍問了說:「咦?誰在裡面?」當小萍發現聲音是在他剛剛使用的那間廁所裡面發出來的,尖叫一聲,趕緊跑出廁所。
我拿起衛生棉聞一下,很香的味道,不騙人,真的很香,沒有任何女生的異味,更貼近鼻頭,只有一點點濕氣,也有一些些小萍留下的餘溫。重點是香味真的非常香,印象中小萍不會擦香水啊!這香味是哪來的?
但是怕夜長夢多,趕緊把衛生棉收到自己的包包,趕快離開。剛好看到小萍與小瑜正要走樓梯下來,我加緊腳步跟在她們後面。隱約聽到小萍說在廁所遇鬼的事情…我忍不住快笑了出來。
其實我比較有興趣的是瑜而不是萍,萍很會打扮,也很可愛。但瑜比較內斂,比較像賢妻良母型。我趁著她們在餐廳排隊結帳時,偷偷跟著她們旁邊,故意用手摸了瑜的屁股兩次。第一次瑜沒有反應,第二次摸的久了一點,瑜狠狠回頭瞪著排在她後面那個男生,真可憐。
我也真肚子餓了,去找個沒人的地方脫下隱形衣,小心的放在自己包包內。點完餐後,我故意去找萍跟瑜坐同一桌,我跟她們說:「同學,我可以坐這裡嗎?我今天被室友拋棄了。」
瑜心地很好,說:「沒關係,大家都是同學,坐吧!」萍接著說:「你們寢室的四個人感情不是很好嗎?為什麼會被拋棄。」
我就把我改鬧鐘時間,作弄室友的事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逗的兩個美女笑不攏嘴,瑜說:「難怪他們今天這麼晚到,你怎麼這麼壞,這樣作弄室友,難怪會被拋棄。」
突然讓你得到一件這麼好的寶物,任誰也會不知所措。我一直想要怎麼利用這件隱身衣使壞,但卻想不到該怎麼做,畢竟之前的認知,這種東西不該存在於世上,也沒有想過該如何善加利用。有道是:「看的到,吃不到比看不到還要痛苦。」試想一下,被誘惑硬梆梆的,卻不能發洩會有多痛苦,當你勃起擁有17公分的長度5公分的寬度又穿著牛仔褲時就知道了。
下午的課,我幾乎沒在聽,班上女生不到十個,有幾個就可以跳過。有幾個是還過的去的,乖乖牌的小茗、冷酷的小惠、長相普通,身材卻超好的大瑜。最後我的注意力始終還是停留在兩位系花小萍及小瑜身上。雖然剛剛看的不夠過隱,但至少我是有看過小萍上廁所的模樣,以及聞過小萍下體的味道。雖然沒看過小瑜的,但我想只是早晚的問題罷了,漸漸的我整個下午都把目光集中在小瑜身上,恨不得一口吃了她,也暗自決定就在今天晚上跟著進去她們女生宿舍,偷看小瑜洗澡、上廁所……嘿嘿嘿
好不容易挨到最後一堂課了,我趕緊衝到男廁,披上我的“作戰服“,趕快又跑回到教室。好險,她們才剛要離開,女生果然比較會摸,男生早就溜到一個都不剩了。尾隨,真的就是尾隨,雖然她們看不到我……
咦,她們怎麼往車棚走去,天啊!她們竟然要外出,那我想了一整個下午的計劃不就泡湯了﹙女生宿舍有門禁卡,就算我隨便跟一個女生走進去,我也不知道小瑜她住在哪一寢﹚,我總不能騎著機車繼續尾隨她們,要嘛就是“無人“駕駛的機車自動會走,要嘛就是我現在在人來人往的場合突然現身。無論是哪一種,肯定都會上頭條。再說現身了,就不能繼續尾隨了。
正在懊惱間,突然看到一個超短裙學生騎機車進來車棚,我靈機一動,平常看到穿短裙的女生騎車,總是要喬角度,運氣好的話,有機會可以瞄到一眼走光。通常這種角度很難找到,畢竟大家都會防,而且要偷瞄也要有技巧,遇到二三十次可以看到一次走光就算運氣好了。想不到我因為隱身衣的關係,我可以蹲在地上,或是辣妹要停車時,直接離她大腿不到十公分的近距離觀賞。一個半小時,我看了三十個左右的女生走光,而且大多數是穿的比較保守﹙裙子比較長,也就是平常絕不會有走光出現的那種﹚,因為我的角度可以很自由,所以我特地挑那些平常沒機會看到的女生來看,男人都嘛這樣:「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
總算等到小萍跟小瑜回來了,看來她們應該是到附近的賣場採購了,大包小包的。一路上跟著她們,看她們看拿不動的樣子,真想發揮紳士的風度幫她們提一點東西……不過還是算了,今天最大的目的就是可以看到沒穿衣服的小瑜。
總算跟進到她們寢室了,原來女生宿舍就是長這樣,女生的衣服,不管是不是貼身衣物,也都是會亂丟的。唯獨小瑜的床上,收拾的乾乾淨淨,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果然賢慧。
接著,她們拿出剛剛的戰利品,紅酒、零食之類的……想不到女生也會有這樣喝酒配點小菜之類的活動。
後來偷聽到她們講話,隱約中知道因為今天小萍在廁所遇到的鬧鬼事件,特地買些酒來壓壓驚,順便喝個醉才敢睡。
四個人之中,要算是小萍的酒量最好了﹙襟國不讓鬚眉,酒量比許多的男人還要好﹚,不過其它三人功力都很淺,都是兩三杯就醉倒了。看著醉在床上的小瑜,我開始想到下一步的計劃,等大家都醉倒後,我就可以跟小瑜真槍實彈的打一下了。雖然有隱身衣,但我還是不敢公然性侵,不過趁著喝醉的時候性侵小瑜,這點勇氣我還是有的。
差不多半瓶的紅酒讓小萍給喝了,可是感覺到她還沒有醉,真是……我的夢想,當小瑜老公的夢想今天該不會就讓喝不醉的小萍給破滅了,心裡正在ooxx
三個室友倒在床上睡了,剩下小萍,反而沒人陪著聊天,小萍的心裡更是孤單無助,只好乖乖的躺在床上,盡量別去想恐怖的鬼故事,無耐腦海中不斷浮現廁所鬼故事大全的情節,什麼借衛生紙的、沖水會跑出血的、馬桶會伸出手的……
我一直在小瑜的床邊,看著睡夢中的小瑜,口水都快流光了。再也忍不住了,爬到床上,躺在小瑜身邊,我的大腿輕輕碰到小瑜的大腿。接著我翻身,雙腳跨著坐在小瑜的小腿上,拉著小瑜的纖手,用她雙手的大姆指勾住內褲,往下脫。﹙因為這樣即使讓小萍看到,也會以為是小瑜自己脫的。我用舌頭舔了小瑜的嫩穴,味道美極了,雖然沒有很多的水份,但隱約有一些些沐浴乳還是殘留在內褲的洗衣精的味道,沒有異味,反而都是香味。我也不管這些清潔劑是否對人體有害,把舔小瑜嫩穴得到的戰利品,一滴不剩的都吞到肚子裡面。
心想喝醉的小瑜也弄不濕,我舔了大約半小時之後﹙小瑜的穴真的很香,任誰都會想舔這麼久﹚,翻出我的肉棒,對準小瑜的陰道口,緩緩塞入。
我的龜頭有5公分寬,算是大的,龜頭才進去半顆多一些,小瑜的小陰唇本來就不大,被我的大龜頭塞入後,感覺好像快被撐開了,下面的接縫已經由尖尖的形狀變在一條弧線,平貼在我的龜頭下方,上方連到陰蒂的地方,也因為龜頭塞入,壓迫,陰蒂也因此由圓形被擠到稍微變成橢圓形,我很怕把小瑜這麼美的陰唇幹到變形,盡量很溫柔的進去。突然間感覺到龜頭頂到一片肉片,我知道這是小瑜的處女膜,我愣住了,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再進去,一但被我插破,小瑜就永遠不是冰清玉潔的處女了。
腦袋裡面的天使跟惡魔一直在打架,我動作停止只有三分鐘左右,但是卻好像過了一兩年,突然間小瑜~~嚶~~的叫了一聲,我怕驚動小萍。趕緊拉起被子要將兩個人交合的畫面蓋住,一時情急之下,忘記我是隱身狀態,好死不死,小萍因為聽到小瑜的聲音,看過來,她看到被子騰空自己蓋在小瑜身上,蓋上後,被子還因為多了一個人,明顯隆起。小萍~~~啊~~~的叫了一聲,我知道小萍為什麼嚇到,一刺激之下,精液全部射進小瑜的陰道裡面。
我趕緊伏貼在小瑜身上,儘可能讓小萍感覺不到被子裡面有兩個人。偷偷翻開被子看了一下小萍,頭側一邊,雙眼閉住,好像是嚇暈了,我忍不住想笑:「小女生就是膽子小,哈哈!」
因為一連串的動作,加上剛剛射剛軟掉的陰莖,還有精液的潤滑,當我回神過來時,我竟然發現我縮小的陰莖整根沒入小瑜的陰道。
我心裡納悶:「剛剛我沒有進去啊,小瑜的處女膜應該沒破才對啊……怎麼會全部插進去了!」
正想拔出來看的同時,因為龜頭在小瑜陰道壁摩擦的關係,又漸漸硬了。
我心裡差點叫出來:「好痛!」就在剛剛小瑜處女膜的位置,像一圈橡皮筋一樣,緊緊綁住我的陰莖。因為沒被真正勃起的陰莖入侵過,當我變硬後,小瑜的全部陰道同時壓迫我的陰莖,不同於一般人的開苞,由外而內漸進式,那種方式男人舒服多了,唯一會受到壓迫的地方,也只有龜頭的部份,俗話說:「頭過身就過。」一般的開苞法,需要破門而入的,只是龜頭,偏偏這樣壓迫對於龜頭而言是非常舒服的。
但是我卻用這種方式,陰莖是在小瑜的陰道裡面硬的,尤其是還沒破的處女膜,整個綁住我的陰莖,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的男性,可以勃起後,試在拿條繩子緊緊綁住陰莖尾端靠近蛋蛋的地方,可以在1分鐘之內讓整根陰莖變成紫黑色,就是這種感覺﹙後來我自己有模擬過,感覺很接近﹚。
陰莖不只是充血了,還全部被擠壓,最慘的是流回體內的靜脈被處女膜束住了,血液無法回流,但是處女膜的束縛力又沒有大到能夠阻絕動脈血派的流進,我的陰莖在小瑜的陰道內,脹到前所未有的大小。突然感覺到像扯斷橡皮筋的感覺,小瑜也~~啊~~的叫出來,但是酒精的催化下,讓處女膜被奪的小瑜,始終還沒醒來。總算比較舒服一些了,開始正式享用小瑜的身體,因為剛剛有射過,前前後後抽插了快半個小時,最後怕夜長夢多,想要趕快結束,一直看著小瑜迷人的臉龐,心中想像,這麼美的系花,總算被我插了,而且還是破處。
看到嘴巴,突然想要射進小瑜的嘴裡,也許是我太貪心了,擁有小瑜嫩穴的第一次,還想要擁有小瑜櫻桃小嘴的第一次。
我知道快出來了,趕緊反射性快速往外抽,卻沒想到因為我是用陰莖身替小瑜破處的,小瑜的處女膜還沒正式受到我龜頭的摧慘,就在我快速抽出時,龜頭由反方向快速破門。
男生的龜頭形狀都是錐形,真該佩服生物演化學了,正方向進去,是先細後粗,容易些,也比較不會痛。也許生物演化的本能不會預計有這樣方向的破處,自動演化男性生殖器的構造。但反方向要破處時,可就不大一樣了,男人的龜頭跟陰莖之間是一條溝,在龜頭上方還明顯向後突出,我的陰莖就像是一根插在小瑜陰道的倒刺,快速抽出後,狠狠的勾住沒被破乾淨的處女膜,被龜頭拉出。我感覺到龜頭被用力往內拉,但因為拔出的力道太強,還是抽了出來,我的陰莖尺寸又比一般中國人大的多,小瑜則慘叫了一聲,我忍不住再次將精液射在小瑜的外陰部。
小瑜痛到也醒了,看著自己疼痛的下體,還有一大灘的血跡﹙這樣破處,比正常的破處還流更多更多的血﹚,我看著龜頭上還有一小塊肉片,應該是小瑜的處女膜。
小瑜的慘叫聲太大聲了,住在隔壁的同學世紛紛進來看,連舍監媽媽也聽到了,趕緊過來看。我趕緊一溜煙閃出,走出時,看到小瑜的血真的流很多,心裡也不禁後悔了。趕緊回到男生宿舍的浴室,脫下隱身衣。把小瑜的處女膜肉片用小瓶子收藏好。趕緊用水把剛剛沾的血跡及小瑜的體液沖乾淨。
過沒多久,救護車來回的聲音。然後宿舍的工作人員,還有學校的教官,及許多行政人員都來到學生宿舍。
接著宿舍的廣播就響起我住宿期間唯一一次的廣播:「請各位學生儘快回到宿舍,並請住意附近有無可疑人士。」
舍監開始每間宿舍點名,在男生宿舍的男學生都不知道是什麼回事,只是覺得特別詭異,全部的男學生大概只有我知道怎麼回事而已。
室友阿欣與班上的小蓉交情不錯,學校的學生宿舍有內線,平常他們就會利用內線聊天聊到很晚。遇到這種奇怪的事情,阿欣也打內線去問一下小蓉怎麼一回事,小蓉隱約中也聽聞好像是女生宿舍發生性侵事件……
我則是躲在被單裡發抖= =。希望小瑜平安無事
未完,待續…….



接下來幾天,學校一連串的動作。
硬體上加裝了不少攝影機,大門口的警衛也多了一員,學校內部的工地也用更高的烤漆板圍住,門有上鎖,經常有教官或是警衛出來巡視。
軟體上也有一些,生活安全的宣導,宿舍嚴禁喝酒的宣導……
在宿舍上貼了一張公告:本宿舍某學生,在寢室內酗酒,校方念其為初犯,且平常行為及成續表現優良,僅予以口頭申戒,其它同學再犯此校規,將嚴重處置。
看到公告後,我大致上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學校是新近迅速擴張,無論是蓋大樓、擴大系所、增額招生……感覺校方很致力在經營學校。當然女生宿舍發生性侵事件,對於校譽而言是非常嚴重的打擊,更別說抓不到真正的兇手﹙因為兇手本人,我,目前還仍然逍遙法外﹚。
而事實上,小瑜、小萍她們幾個的確也有喝酒的事實,校方可能會因此要脅她們息事寧人之類的。
不過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小瑜被性侵的事最後還是傳出來了,而且校方調閱各監視器,別說是兇手的樣子了,連有沒有兇手都不知道,監視器的畫面乾乾淨淨的全都是宿舍裡面的女學生而已。因此大家一致認為女生宿舍總是有死角,這一陣子,大家人心惶惶。
系上更是熱鬧非凡,本系兩大系花之一的卿瑜慘遭強暴。目前三年級的系會長嘉偉非常有興趣再挑戰學生會會長,這個事件剛好讓他有機會在全校師生面前大量曝光,增加知名度。三天兩頭就召開系會緊急會議,美其名要替卿瑜出一口氣,實際上只是要讓自己的知名度全校化而已。
嘉偉說:「因為本系學生在宿舍被性侵得逞,但校方卻企圖掩蓋事實,並申戒同寢室友,受害人反而變成罪犯,本人身為系會長,絕不允許有任何系上同學的權利受到損害……」
我是班上的系聯會代表,我趕緊跳出來說:「我們手上握有醫院的驗傷單,也有不少證據,的確是有辦法扳倒學校的作法。這樣對於小瑜,只是二度傷害,必需妥善處理。我覺得重點還是要尋問當事人的想法。」
小瑜、小萍及其它兩位室友因為是當事人,也有參加會議。小瑜一直哭泣,不置可否,其它人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畢竟這件事情小瑜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應該要由她說了算。
系會瞬間成為兩派,一派主張向學校抗議,以維護小瑜的權利;另一派卻是希望可以就讓這件事情慢慢淡忘。
小萍終於說了:「學校虧欠小瑜的,不能就這樣算了。但這件事再鬧下去,可能會上社會版,到時候傳出去,小瑜還要怎麼做人?」
小瑜終於潰堤了,說道:「算了吧,只能怪我自己命不好。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
畢竟我還是良心不安:「小瑜,妳放心。以下這個方法妳決的如何?以保密的方式向校方爭取,並且要求學校事後仍然堅守保密。不會再有其它人知道,我們只是要幫助妳而已。」
小瑜最後還是感謝大家的幫忙。我則私底下跟小瑜說:「小瑜,妳不用怕,我想當妳男友很久了,只是妳一直高高在上,無論如何,我永遠都會想要在這個位置上。」小瑜的事件傳開後,的確有九成以上本來對她有興趣的男同學,轉而靠向另一朵系花—小萍。
最後跟學校爭取的結論是,校方答應,等事件過一陣子,再用另一項名議,公開表揚小瑜,並且剩下三年的時間,學雜費全免,住宿費全免,並且每學期頒發獎助學金……
人在最無助的時候,往往只要有一條線,就可以接住她。小瑜受此劇變後,身邊的追求者漸漸少了。但是我更趁機接近她,其實對我而言,她有沒有被性侵,對我而言都沒關係,畢竟我是真心喜歡她,更何況性侵她的就是我自己,所以對我而言,她仍像一塊璞玉。
就這樣,我變成了小瑜的男朋友,一來我總算是如願以償了,二來算是對她的一種補償。
但我們交往半年以上,都不曾發生性關係,不是沒機會。而是我不敢再碰觸她心深處傷痛的一塊,怕她想起當天的事,我不知道她心裡的傷口好了沒。平常我可以牽她的手,偶爾會小擁抱一下,但當我漸漸要進一步時,她總是搖頭。有時候連我不小心碰到她的胸部或是臀部時,她都會大嚇一跳。我知道,她還沒完全走出來。
就在有一次系遊,當然系上不會公然允許情侶同住一房。但是私底下,大家都還是有對策,已經與小蓉交往的阿欣,來跟我說:「你去跟小瑜商量一下,叫她先跟小蓉登記同房,我跟你登記同房,晚上再交換……」室友中,雖然大家都有交女友,但阿衫的女友是別校,阿州則是外系的。所以他只可以找我幫忙。
因為我跟小瑜始終沒有公開發生過性關係,連親熱一點都不曾有過。起初小瑜不同意,後來拗不過我們,只好同意。
當大家都在遊玩的時候,圍繞在小萍身邊的蒼蠅更是多到不行。我則刻意帶著小瑜遠離大家,我怕她又想起。也許,我半年來不離不棄,對小瑜的心也從未絲毫變冷。
小瑜對我說:「我知道你對我是真的好,但是我還是走不出來。」
我說:「小瑜,別說了。如果妳一直覺得心裡不舒服,妳就把當初那個人想成是我好了。這樣妳會比較好一些。」
小瑜說:「那不一樣,我跟他沒有感情,我甚至連他是誰,長的怎樣都不知道。我永遠恨他。」
我只能安慰小瑜:「現在我們還是學生,不然我真想帶著妳去登記結婚,然後在結婚證書上的保存期限寫永遠。」
小瑜也被我逗的笑了出來,將頭輕靠在我的胸口。真希望時間就永遠停止在這個時刻。
晚上睡覺前,我跟小蓉換了房間……
我總算又再一次躺在小瑜的身邊了,因為學生,想要節省成本,訂的房型較小,雙人床也不算大張,兩個人睡很容易肢體上的碰觸,反正原本的規劃就是同性睡在一起,所以大家也都沒有很講究。
同樣是大腿貼在小瑜的大腿,讓我想到那天,跟小瑜發生關係的那天,一開始也這樣。我伸出手指,輕輕扣小瑜的手。
小瑜當然睡不著,這是她第一次清醒的睡在男人旁邊。
小瑜說:「嗯?」
我說:「妳也睡不著嗎?」
小瑜說:「這種感覺好奇怪,雖然我們是情侶了。」
我說:「我也是,我覺得我的心跳很快。」說完,我拉著小瑜的手放在我的心臟
小瑜說:「真的跳很快。」說完,趕緊把手伸回去。
我拉回她的手,假裝在把脈:「依我搭脈所知,妳的心跳目前每分鐘130下。恭喜夫人,有喜了,將在十個月後將產下壯丁。」
小瑜聽完,臉紅的說:「胡說八道!」手掙脫幾下,伸回去,不再讓我胡說了。
我打蛇隨棍上,將手伸到她的心臟附近,說道:「妳不給把脈,我只能只能摸心跳了。當兩個人的心跳一樣快的時候,兩個人將是最愛對方的時刻。」
小瑜聽到我這樣說,突然都不抵抗了。靜待幾分鐘後
問道:「怎樣?我們心跳一樣快嗎?」
我說:「差一點,為了讓我們達到最愛對方,我失禮了。」手開始往下摸,碰到小瑜的乳房。
小瑜身子顫一下後,就不動了。我再往回摸到心臟,我知道不能急,這個可以撫摸小瑜胸部的藉口要善加利用。
我說:「心跳有快一些了,但是還沒到達,我繼續讓妳心跳快一點喔。」
說完,我又開始撫摸小瑜的胸部,並有意無意的切過小瑜的乳頭,幾次之後,我發現小瑜的乳頭漸漸硬了,這是我第一次發現乳頭硬著的小瑜。
我知道時機漸漸成熟,我也不問小瑜,有時候問了反而礙事。我慢慢翻開小瑜的上衣,然後再翻開小瑜的小可愛﹙小瑜要睡前並沒穿胸罩﹚,然後兩隻手抓住衣以,小瑜順勢舉起雙手,算是默認我脫掉她的上衣。
小瑜上空後,我開始親小瑜,然後順著臉頰,親到脖子,再親到乳房,最後停在乳頭上,輕輕吸吮,並用舌尖挑動小瑜的乳頭,一下子繞圈,一下子拍打。我嘴巴不離開乳頭,手漸漸往下滑,隔著褲子摸小瑜的陰戶。感覺有點熱熱,並有濕氣,我可以想像小瑜的陰戶應該已經泛濫了。
正當我要拉下小瑜的褲子時,小瑜突然搖搖頭說:「不要,好嗎?」
我說:「小瑜,我愛妳,我以後會娶妳,我說的都是真的。」
可能是小瑜真的被我感動了,或是她自己也覺得沒有處女之地好守護了。只同意我拉下她的褲子,純樸的小瑜,全裸在我面前。我趕快脫掉全身的衣服,趴在她身上。繼續用嘴巴吸著小瑜的乳頭,突然間,快速將頭埋在小瑜的兩腿之間。
小瑜不禁尖叫一聲:「啊,別這樣,那裡很髒。」
我說:「不會啊,小瑜是最乾淨的。」
我一直舔,就像是當天舔小瑜一樣,不放過任何一點汁液。這次多的是小瑜受到刺激後流出來的淫水,更是鮮甜。
我用手輕輕撐開小瑜的陰唇,看到已經不甚完整的處女膜,這是性侵小瑜之後,首次見到她的陰部。真的可以看到膜上面有一小塊的缺口,依稀跟我收藏的小瑜的那個肉膜形狀相近﹙我後來用乳瑪琳保存起來了﹚。
小瑜的陰唇真的非常香,我有經驗的女性中,也只有這她會有這種特質。我又忍不住舔了半個小時,感覺到小瑜的陰道流了三次比較多的水出來,前兩次,我都吞下肚,第三次時,我沾一些塗在我的肉棒上,提槍要插進去。
小瑜半年多沒有再做愛了,雖然沒有處女膜,但整個還是很緊,而且我的也相當大,再說我太貪心了,吃掉太多小瑜的淫水,造成要進去時的阻力很大。
連騙帶哄之下,我總算把17公分的陰莖全部插進了小瑜的陰道內。我喜歡頂到子宮再將子宮往內擠的感覺,因為這樣可以利用比較硬的子宮頸接觸到馬眼。小瑜感覺也喜歡頂住子宮,再往內擠的感覺,她說這樣彷彿可以讓她的陰道往內拉長,然後我陰莖出來的時候,一層層的陰道皺褶縮起來,有時候可以稍微夾一下龜頭翼的部份。才十分鐘,我就忍不住,頂到小瑜的子宮射進去了。
事後,我緊抱著小瑜,陰莖不拔出。
我說:「小瑜,我們畢業後,就嫁給我,好嗎?我願用一輩子好好疼妳。」
小瑜只是開心的笑。
隔天醒來,我望一下睡的正甜的小瑜,心想:「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拿起收藏在背包角落裡的隱形衣,打開窗戶,拋了出去。因為房間的另一邊是懸崖﹙各位讀者如果很熟的話,應該可以猜的出是台中的哪一間了民宿了。﹚,我是自私了點,但我知道小瑜曾因此受過傷,雖然因此我才有機會與小瑜交往,甚至將來有機會可以娶到小瑜,但我不希望再有任何女生像小瑜一樣受到傷害了,直接丟到懸崖外,毀了這件寶貝。
萬萬想不到,一位好色的學長,躲在窗戶底下偷聽我跟小瑜在幹嘛。看我從窗戶拋出東西,雖然看不清楚,但下意識用手去接,應該是希望接到有關於我跟小瑜有關的任何事物吧。於是,這件隱形衣,再次有了新主人…..
後記:結果兩年後,我還是在失去了小瑜。失去小瑜的痛苦後,我致力於課業,後來為了紀念跟小瑜的感情,我決定運用專業,製造出另一件隱形衣…..。無耐目前我所學到的,人類科技仍然無法做到。但我利用光學全反射的原理,用許多細微光纖管,黏成一個隱形箱,只是畢竟是用許多光纖管結合而成的,即使可以透視到箱子後的背景,但畫質及觀看角度都有要求,便利性也不夠,整體而言遠不如當年被我“拋掉“的隱形衣隨心所欲。
我曾有過的隱形衣,及關於小瑜的一切都被我隱藏在記憶之中。十年後才再度現身說法……也許你將會是下一位隱形衣的持有者。


















0.016313076019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