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神雕外傳1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這一天,這一個夜晚,是一個月圓的日子。

  舊郭靖府邸,「十三太保聖火聖殿」的燙金招牌,因四周的燈籠與火把而格
外耀眼,燈籠與火把多,應該代表著不少人氣,但,街上,一個人都沒有。

  一個人都沒有的街道,應當很安靜,聽得見野狗與打更人的孤零聲音。

  但,這條街吵的什麼都聽不見,吵得不得了。

  吵鬧,來自府邸。

  吵鬧,並非由語言、音調所組結而成。

  吵鬧,是來自無數男子的急促呼吸與迷亂的呻吟聲。

  「彌∼需撒逆答∼∼難摩難莎荷∼∼∼」

  「碼袂碼袂吽∼碼袂∼吽∼阿曷阿荷∼」

  令人毛骨悚然的吟誦。

  府邸中庭,說大不大,說小倒也不小,如果主人連同家丁,一同吟詩作樂,
這是個舒適且雅致的地方。

  哭一般的吟誦,高低起伏落差歧異,讓人聽的想把自己的心挖出來。

  甚至,還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骨頭不自主的磨著,配合著吟誦的語調。

  血紅色的鬥蓬,罩著一個身影,是個女人的身影,這個女人,是吟誦者。

  中庭擠滿了人,有魯有腳、武三通等著名高手,還有一堆乞丐與武林人士,
很擠,擠得要命。

  這群人,有幾個共通點。

  不管是多負盛名的高手,目前都無法使出半分功力,比一般常人還弱,弱的
原因,除了被「十香軟筋散」制住內力,而且肚子很餓。

  任誰七天沒吃半點食物,只吃一些來路不明的藥物,都不會有什麼力氣。

  第二個共同點,他們都是自命正義的人士。

  第三個共同點,這群人全是男的。

  第四個共同點,冷冷風中,這群人士都沒穿任何的衣物。

  最後一個共同點,他們的命根都是直直挺立、充血暴漲。

  吟誦的女人,仰天長嘯,尖銳的音調直拔天際,可見其功力深厚。

  正道人士的面前,還有擺著飽滿結實的文烤填鴨、甜醬肥雞、京華豬腿、龍
涎豆腐等好料好菜。

  最前面,是一個大臺子,比一般戲班的野台,華麗了千萬倍,臺子地板鋪著
厚厚的綢緞,絲綿光滑、柔軟溫暖,臺子內塞了滿滿的新燒炭灰,光著腳踩在臺
子地板上,還可感到一股暖意從腳趾透上。

  臺子的周圍,一千支火把圍成三面背景,把看臺照的又亮又暖。

  在這樣的臺子上,即使脫得光溜溜的,也不會覺得冷。

  所以,當今聖上,在看臺上,光溜溜的。

  王大人,在皇帝的身旁,光溜溜的。

  第一翩翩,也光溜溜的,除了手中一柄羽扇,搖著詭異的姿勢。

  饕餮公,天下第一名廚,倒是穿著厚厚的,手也不閒著,只要正道人士前的
那盤菜一涼,馬上就拿回去再熱過,讓菜保持著熱呼呼的誘人香味。

  聖上露出笑容,很得意的看著穿著紅鬥蓬的女人,鬥蓬之下,是未著片縷
r的胴體。

  就連最好淫樂的王大人、敢大口吞吃饕餮公料理的第一翩翩、陰冷的饕餮公
,都不敢看這個女人。

  面貌美艷、身段姣好、肌理細膩、膚色如雪,是亙古難變的美女要求,中原
古今的女人,是美是醜也好,多多少少,總會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部分,能
碰到這些條件。

  如果有一個女人,能夠完全碰不到這些條件的一丁一點,那算得上奇耙。

  這樣的奇耙,絕不賞心悅目。

  如果她還裸著身軀,許多的男人會有恨不得挖出自己眼睛的衝動。

  <女菩薩>楚可人,就是這樣的女人。

  身材巨大的楚可人,只有一隻眼,另一隻眼睛,在一次廝殺中被挖掉了。

  她的臉,充滿大小不同的黑色斑點,這是煨毒暗器所留的痕跡。

  她的嘴,只有上嘴唇,牙齒是金色的、淩亂的,這是在一場勉強存活的廝殺
之後,神醫勉強救回的拼湊輪廓。

  而為了說不定用得著的攻擊機會,她的牙,改造的金色犬齒不是四顆,而是
八顆,長度為平常人犬齒的三倍,尖銳且外翻於唇。

  會稱作女菩薩,正因為她有一個彌樂佛般的肚皮,這是苦練「刀槍不入」的
結果,金鐘罩、鐵布衫、橫練,會皮粗肉硬,而女菩薩的「軟墊心經」,卻會造
成一層厚厚的柔軟脂肪。

  這還不包括如麟甲般的背、蟾蜍般的脖子、練毒所造成的黑色手掌。

  光看女性的象徵,乳房?完全沒有,也是練古怪的魔功所造成。

  陰部?女菩薩的下體,早因強姦太多男人,成為一個恐怖鬆垮的大洞,而天
賦異稟的他,下體恥毛有如鋼刷。

  吟唱中的女菩薩,揮汗如雨,三團肥球隨著肢體不住晃動,她以女上男下的
姿勢,正與一個男子交合。

  男子的下身,被奇異的硬毛刮的鮮血淋漓,臉頰被肥掌打的烏青紅腫,卻仍
一聲不吭,只是在淩辱中賣力一下一下的挺進。

  男子每頂一下,女菩薩臉上就充滿歡愉,肉棒一往外抽,女菩薩就餓狠狠的
刷男子一個大耳刮子。

  第一翩翩搖著扇子,身體哆嗦了一下,對著王大人道:「正在被楚可人強姦
的男子是誰?這樣都幹得下去,真是鐵錚錚的漢子!」

  王大人道:「這人是蒙古人,耶律齊,聖上現在最被寵幸的幾個淫娃都跟他
有點關係,算是黃蓉的女婿,那個耶律燕的哥哥,郭大小姐郭芙的丈夫,聽說以
前還是那個金國貴族之後完顏萍的地下情人,稱得上是左擁右抱溫柔之鄉好不快
活!」

  隱忍淩辱未發一與的耶律齊,雖被禁制但耳力一樣不差,怒道:「王狗!嘴
巴放乾淨點!」

  王大人輕蔑的看了耶律齊一眼:「第一公子,你現在知道為何皇上挑他作祭
典裡,啟祭舞的主角了吧?他跟當紅的四大金釵都有關係,滿嘴又不乾不淨,身
為奴囚卻是駑鈍不知變通,活該他阿!」

  第一翩翩微笑搖扇:「然也然也,正所謂,偷吃天雞,天譴玉筍!」

  王大人皺眉:「什麼天雞玉筍?」

  第一翩翩笑吟吟:「萬歲爺專用的女人,既非宮妃皇嬪,既然是淫亂的妓女
野雞了,萬歲爺是天子,這四大美女自然是天雞了,不小心吃了天雞,那就活該
那隻肉筍被楚可人刮皮了!」

  王大人道:「所以天譴指的是楚可人?」

  第一公子優雅點了點頭:「當然,他不是女菩薩嗎?」

  王大人嘆了口氣:「是,好吧,那你是下了多重的淫藥?」

  第一公子滿臉不解:「淫藥?什麼淫藥?」

  王大人一奇:「耶律齊阿!若不下十倍的淫藥,世間豈有人能吃得下這尊女
菩薩?!」

  第一公子也是一奇:「我沒有對他下藥,我還以為是你這胖子下的藥!」

  幾步之遙的女菩薩楚可人,嘶啞著陣陣淫聲:「喔∼寶貝,插的我好爽!告
訴你們吧,這老實壯漢是自願的!」

  王大人喝道:「死鬼婆!放你的屁」

  女菩薩左掌一晃,一招<絕對用不到絕技>之<單掌變梨花>,一支帶著尖
刺的鐵棍直挺挺立於掌心之中。

  鐵棍做成嬰兒握拳手臂狀,女菩薩淫笑:「不好好服侍我,完顏萍、耶律燕
、郭芙就等著跟這支鐵棍好好媾合!」

  語罷,女婆薩對著王大人飛來一波媚眼。

  王大人打了個寒顫。

  第一公子搖頭晃腦:「至情至性,正所謂,天涼....」

  一旁滿頭大汗的饕餮公突然插嘴:「第一公子,我不想聽你的即興詩!」

  王大人聽到「天涼」也是一驚,陪笑道:「第一公子,祭典馬上開始了,麻
煩不要打壞大家雅興好嗎?」

  第一公子嘆道:「凡夫俗子,豈知書中顏玉,罷!罷!」

  女菩薩吟唱了好一會兒,獨眼一睜:「恭迎聖上萬歲萬萬歲!四大天仙下凡
塵!」,聲音激昂高亢,帶著顫抖。

  一對燒陶的塑像由殿內抬出,與真人同等大小,是兩具裸像,一男一女的塑
像,栩栩如生,肌肉線條與精緻面容逼真生動,男塑像性器高聳挺立,女的塑像
有著嬌巧的乳房,也有著可供插入的陰穴。

  王大人擊掌兩聲,女菩薩吟聲呼高呼低的昂揚,第一翩翩妙手一揮,十指律
動,面前的古箏弦音悠揚,一名美貌女子忽然出現於祭台之上,曼妙起舞!

  台下肉棒林立的眾俠一陣騷動,私下竊竊私語,識得臺上女子的人突然一聲
大嚷:「陸莊主夫人!」

  祭台之上舞姿誘人的女子,正是暗下歸附朝廷勢力,成為王大人手下九太保
的程遙迦。

  程遙迦一襲薄紗,火光之中隱隱約約可見玲瓏曲線,顯然薄紗之內未著片縷
,渾圓的雙峰與腰身,隨者舞姿搖擺,光滑胴體每每乍現,身材展現無遺。

  一頭長髮及深邃的黑眼珠,一邊搔首弄姿,一邊媚眼流轉的看著眾人,並對
方才大呼其名的男子,投以熱切的目光。

  一個劈腿大坐,程遙迦俯身彎腰,緩緩?頭,原本就開低的領口跟著下垂,
洶湧的露出乳溝與半個乳峰,台下俠客們不少直了雙眼,一個回身站起,背對眾
俠,貼不住的豐滿臀部輕輕的搖晃,充滿誘惑。

  在她輕搖著臀部的同時,眼睛由眾俠移到男子塑像,偶一回頭,再次俯身向
前,胸前的兩顆球交互搖晃。程遙迦纖纖玉手放在豐臀上,不時地把腰前挺,好
像正在與男子性愛一般。

  台下眾人一陣急促呼吸,喘息沈重。

  程遙迦雙手交叉抓住薄紗的肩部,將寬大的領口拉的更大,往下輕拉,才露
出香肩與微微的乳溝,卻手指鬆開隨著樂音,輕輕地掃過乳房再穿過秀髮。

  台下一陣失望的嘆息。

  程遙迦稍作搖擺,乳房好像就要跳出來一般,接著彎腰將薄紗裙角鉤住,用
力一撕,一雙白晰的玉腿散發誘人的線條。

  一個起身挺起乳房,程遙迦擠壓兩顆肉球,緩緩地把露出半球的薄紗領口往
下拉,露出那兩顆紅寶石般的乳尖,幾個迴身旋轉,薄紗整件落地,她繼續搖擺
身體,整個乳房搖晃飛舞,黑色私處毛髮赤裸呈現。

  台下一陣騷動,不少人以向祭台擠了過去,這群清高正道之士,幾時看過如
此誘惑景象,對象又是著名的美貌女子,更何況肉棒正因服用了春藥昂首挺立,
除了祭台下方一片擁擠,不少人也開始搓揉著自己的肉棒。

  慢慢地,程遙迦身體往男子塑像挪了過去。輕輕地用膝蓋及腳趾撫觸塑像的
大腿與陽具,身體貼著塑像胸膛,纖指還不時碰觸逼真的肉袋,回眸對著眾俠淫
媚的秋波流轉。

  程遙迦邊看著眾人的反應,邊用右手抓住陽具輕輕地來回撫摸,眼中爆著火
熱!突然之間,程遙迦把塑像陽具的前端導引入自己柔軟的小嘴中,張口便含了
進去,上上下下舔了好幾回,粉紅的小舌繞著那巨大的男根,,眼神不斷一直望
著眾俠,萬般誘惑。

  終於,有數人衝上祭台,突然一陣掌風,黑衣人立於程遙迦與衝上的數男之
間,衝上臺的眾人,難越雷池一步。

  王大人一笑,大聲道:「大俠們,想發洩嗎?好好對著女神膜拜吧!」

  女子塑像,身體赤裸,大字張腿,卻是坐在蓮花座上,腰間塑出一件擠著的
衣裳,紅黃的染色,看得出是件袈裟,額頭一佛點,一手蘭花撚指,一手持淨玉
瓶,頭戴佛帽,除了赤裸的女體與猥褻的性器之外,活脫脫是尊女佛像。

  這個女佛像的臉,輪廓清晰逼真,栩栩如生的丐幫幫主黃蓉!

  黑衣太保的後邊,媚舞蕩漾的程遙迦對著塑像陽具一陣吞吐之後,慢慢地爬
到塑像身上,用她堅挺的乳尖拂過塑像的陽具、肩膀、大腿、再回到胸膛,雙手
一扣,搭在塑像的頸子,陰戶對準堅硬的巨根,緩緩地沈下身體,碰觸塑像陽具
的前緣。

  幾個中原俠士眼見此景,肉慾更盛卻苦難發洩,只聽王大人冷冷道:「好好
服侍妳們的女神,誠心才可感動上天,說不定親自下凡恩澤於被」

  此時程遙迦將赤裸的胴體伸直,把整個人的重量放在塑像聳立的陽具上面。
慢慢地,粗大的陽具逐漸被吞噬進去。

  這時候,程遙迦大聲的呻吟,儘正道人士聞所未聞的淫浪聲音,好像每進去
一吋吋便能使她更歡愉、震顫、痙攣,閉著眼睛逐漸把身體沈向陽具,又緩慢的
抽出,一用力整個快速沈下,噗喫一聲陰戶大大地張開到有些變形,吞噬掉整個
肉柱。

  幾個中原俠士見狀,實在淫慾難忍,圍住貌似黃蓉的赤裸佛像,一把摸上乳
房遊移,親吻著塑像的嘴,幾隻肉棒頂著塑像。

  女菩薩的口咒梵音、饕餮公的黑暗美饌、王大人的祭文祝禱、第一翩翩的緋
色琴音,將整個儀式推升到更詭異。

  沒多久,湧上祭台的眾俠越來越多,也開始用人試著將肉棒塞進佛像的下體
抽插,等不及的,甚至有人將肉棒硬塞進佛像張開的口與臀部後庭,正道人士,
陷入一片邪色的儀式。







  二、膜拜∼前章

  京城內的四大勢力,在彼此明爭暗鬥損傷大半之後,四股力量已非勢均力敵
,萬色樓、複姓公子、饕餮公三大勢力,原本想趁王大人十三太保折損、中原群
俠重傷且未能控制前,瓜分王大人的勢力。

  不料,萬色樓四當家以下全部當家與部眾,竟被十二丸藏一人全數殲滅,萬
色樓高手非但沒討到便宜,算來還是四大勢力中受損最重的。

  複姓公子與饕餮公手下高手,在偷襲王大人府邸時,遭新太保--神秘的蒙面
黑衣人全數殺死,再加上不明的偷襲者攻擊、三大勢力互有爭伐,三大勢力皆未
能獲得任何好處。

  但王大人本身勢力也好不到哪去,中原群俠受控制卻只是陷於淫慾的一群廢
物,隨時都有反噬的危險。

  「八明」被黃蓉、楊過、阿浪、裘千仞殺光,「五暗」的十三太保被阿浪殺
死,十二丸藏失蹤,親衛隊與暗殺隊被不明勢力暗殺,日前連方十一都莫名其妙
於睡夢中被摘下人頭,幸而得到一名神秘蒙面客,否則勢必被吞噬。

  隨著當今聖上的微服出巡,王大人藉己身殘餘勢力最強,並獻上幾個宮中絕
無、不可多得的數個美麗俠女,皆是武林數一數二的美貌女子,因而獲得淩駕於
三大勢力的最高權力。

  當然,他還有一些不輕易出手的王牌。

  所獻上的「武林中數一數二」美女,比起公孫綠萼、耶律燕、完顏萍、以及
王大人一直以為真貨的「郭芙」、「黃蓉」等嬌媚絕色,皆黯然遜色許多。

  公孫綠萼的嬌媚可愛、耶律燕的豪邁野性、完顏萍的柔弱可人、「郭芙」的
美艷、「黃蓉」無雙的豔色成熟。

  這群美女除了第一公子借出公孫綠萼,佈置了一個引蛇出洞的紅顏陷阱之外
,前些日子,都獻給天子的寵幸,做了天子的入幕之賓,讓天子盡情荒唐的享受
、需索她們的美麗肉體。

  令王大人稍微安心的,除了黑衣太保的強助,現在萬歲爺對於自己,可是百
般信任,四大勢力,也被自己統合。

  當然,代價很大,但自己現在可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連萬民唾罵、正
道不齒的當紅宰相賈相爺,也不過爾爾...............

  王大人想到此,不禁滿意的竊笑。

  當然,正在練兵、集結的黃蓉、郭芙,幸用計換得身體免受無數次的污辱,
李莫愁、洪淩波替代了這份屈辱,但其他嬌嬌女兒,就沒有這麼幸運,一直被囚
禁在這個姦淫魔界裡。

  若要說還有一點殘餘的幸運,那就是黃蓉替身的李莫愁、郭芙替身的洪淩波
、公孫綠萼、完顏萍、耶律燕,都是難得的美女,既是難得,也唯有皇帝、王大
人、以及少數的幸運之徒,才有機會恣意享受這些美妙的胴體,不用落入豺狼惡
狗般地官兵、黨羽的摧殘。

  高手廝殺,勢力失衡,各勢力手下群英、殺手,把襄陽鬧了個天翻地覆,至
此,四大勢力的爭鬥,也告一段落。

  四大勢力共推王大人為首,卻不見得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

  如果今日,四大勢力爭鬥之中,死的是每個勢力的第一、第二號人物,那才
是值高興的事,殘兵敗將易收易整,收編一起,實力比收服押在牢裡的武林人士
還有用。

  可惜,該死的人都沒死。

  該活的人卻沒活下來。

  那個比火、刀、味三大禦廚更難防範的死太監饕餮公。

  那個酸臭陳腐、倒胃文采、自比狀元才的公子哥兒,在紅顏陷阱一役率先溜
走的第一翩翩。

  還有最應該死的萬色樓女菩薩,楚可人。

  都沒死,這些該死的,一個都沒死,還跑來和談,假意歸附。

  「匡啷」一聲,王大人忽喜忽怒,手中酒杯硬擲於地,罵道:「歸附?!一
群吃人不吐骨的傢夥,你們會願意聽我號令,我呸!別以為我胖就把我當豬!你
爺爺我精的跟猴一樣!」

  除了這幾個頭頭,那幾個嬌媚淫娃的表現也令人頭大。

  春藥、淫藥,本就是宮中秘傳,數量原本就極少,這幾個月來,中原群俠、
黃蓉、郭芙、公孫綠萼、耶律燕、完顏萍,把淫藥當飯吃一樣的耗,這也就算了


  皇上一來,剩下的淫藥被拿去狂渡春宵,夜夜狂吞。

  方十一原本還能憑著藥王本色擠點淫藥出來,莫名其妙三天前給掛了,一根
鐵棍透胸直入,把他釘在床上,連項上人頭也不保。

  「報!」

  一名家僕匆忙來到王大人房門口,打斷王大人的思緒。

  王大人皺眉道:「什麼事急成這樣?」

  家僕道:「那個黃蓉瘋病好像又犯,拳打腳踢兇狠至極,要不是被王大人您
的軟筋散制住她一身功夫,小人幾個恐怕早已一命嗚呼。」

  王大人道:「豈有此理,今日還未過午,黃蓉竟然已犯第二次瘋病!」

  家僕道:「是的,她一下說自己是丐幫幫主、郭大俠夫人,一下又說自己是
赤煉仙子李莫愁,要我們一個一個死在五毒神掌之下。」

  王大人重重擂了一下桌子:「莫名其妙!沒事犯啥瘋病,聖上等黃蓉去服侍
已經等了三天,再等下去那還了得!」

  家僕在一旁頷首弓身,戰戰兢兢的候著。

  王大人來來回回踱步,時而揉揉肚子,時而仰望遠處,陷入長考。

  『 黃蓉最近常常犯瘋癲,前一刻還淫媚緊纏著我,下一刻卻赤身露體的找
我拼命,說自己是李莫愁,原本  三日一顛,現在已經便成一日三顛,莫非是
淫藥吃過頭了。郭芙那個小娃也好不到哪,說自己是「洪妳娘波波」,「洪妳娘
波波」是誰?!滿口胡言瘋語!完顏萍、耶律燕倒還好,但也不是沒問題,一不
吃藥還會懂得怒罵反擊 雖說姦起來別有味道,可要是哪天要是打傷皇上,我這
王大人別說烏紗帽不保,腦袋還不落了地?』

  沈吟許久,王大人嘴角浮出一抹詭異的笑容,自語道:「好,楚可人、饕餮
公、第一翩翩,該是你們出場的時候。」

  王大人眼睛一亮,陰沈的道:「黃蓉、郭芙、耶律燕、完顏萍,還有朱子柳
、武三通、丐幫這群不受教的自命正道人士,你們不吃我的敬酒,就嚐嚐那三個
傢夥的罰酒!」

  「把九太保給我叫來!」王大人大喝。

  「是!」家僕趕忙退出房外,匆匆離去!

  今夜,由這個晚上起,王大人要試著將中原群俠全都如神秘蒙面客一樣,受
他完全的控制,因此,他安排了一個朝拜「十三聖火聖殿」的祭典儀式。

  這個儀式的主官,自然是當今聖上。

  而這儀式的司禮,主持祭典進行的,自然是王大人

  而副司禮,是複姓公子之首,複姓「第一」,第一公子,第一翩翩。

  聖上打了個哈欠,道:「兩位」,可以開始了嗎?」

  第一翩翩諂媚的一笑:「您是皇上,您的時辰,就是良辰吉時,王大人,您
說是吧....」





  三、儀式崇拜

  女菩薩突的靜音,轉調高亢再唱,聽得出不同於方才的詭異吟唱,而是軟綿
綿、舒服受用的祝禱,一字一字的唸著。

  隨著女菩薩的禱咒,第一翩翩琴音跟著轉,一陣也是令人通體舒服的音律。


  王大人陰陰一笑,對著程遙迦眨了眨眼,程遙迦媚眼流轉,點了點頭。

  王大人雙手一拍:「天仙獻祭!」

  祭臺上主祭之位,赤裸裸的天子皺了皺眉,打了個哈欠。

  守在天子一旁的<十年棺材>才第十,察言觀色,道:「稟皇上,九太保現
在所舞的是<迎佛>,剛才跳得則是<祈天>與<獻祭>,祈天是佛像剛出現時
要獻一段舞,請天仙允祈,下凡普渡眾生。」

  皇帝道:「那<獻祭>之舞是?」

  才第十恭敬道:「九太保程遙迦方才與佛像交媾,還有信眾們集體對女佛獻
身,就是獻祭,總要獻上最好的祭品,神佛才會保佑,等<迎佛>儀式一出,真
佛降塵世下凡於真人,真人天仙們這才正式出來福臨普照,這些都是儀式的一部
份。」

  皇帝突然笑了笑:「才太保,聽說你有個外號叫十年棺材,常打得人血肉模
糊進棺材,又封死所有穴道,硬練鐵布衫金鐘罩,一身無死穴的刀槍不入銅皮鐵
骨?」

  才第十陪笑:「皇上聖明,這只是江湖人給的一點評價。」

  皇帝突然抄起自己坐著的椅子,手起椅落,狠狠猛砸才第十,力量之大,讓
才第十趴撞於地,「鐵布衫是吧!」,椅子隨砸而爛。

  皇帝隨手再抓起一把椅子,朝才第十再次砸落,此次才第十雖有防備,但見
龍顏大怒,不敢起身,挺著橫練功夫硬受皇帝一砸。

  「金鐘罩是吧?!」,誇啦!

  「刀槍不入是吧!」,誇啦!,「刀槍不入,刀槍不入,打你個刀槍不入!
」皇帝一陣劈頭猛砸,打得逐漸手軟。

  誇啦!「銅皮鐵骨是吧!」,皇帝打順了手,椅子一招橫摔,砸向才第十的
臉,看著才第十臉頰紅腫,鼻血直流,方才冷笑停手:「阿不是銅皮鐵骨?怎麼
?練不到臉?」

  稍有點武功底子都知道,橫練功夫怎麼練,都不可能練到臉,除非如女菩薩
一樣,將自己的臉吃成一團肥油,再以特殊樹汁灌入,勉強可檔功力較低的刀劍


  才第十恭恭敬敬、惶恐萬分伏在地上,「皇上息怒!皇上武功蓋世,什麼銅
皮鐵骨在皇上面前都沒有用」,

  「叫女人出來幹就說一聲,福什麼臨普什麼照阿,還天仙勒!裝模作樣,叫
你們搞點新花樣玩玩朕的女人,搞一個早上讓朕看這什麼鬼東西?進度給我快一
點!」

  幾步之遙的王大人似笑非笑地抖了抖臉頰肥肉,雙手一張,臺上一陣煙霧:
「天∼仙∼獻∼祭∼∼∼」

  赤裸身體正磨蹭塑像的程遙迦,聞言一個起身,將濕淋淋的花瓣抽離塑像硬
挺挺的陽具,一個後翻來到黑衣太保的面前,巧目盼兮嘴角輕笑,口鼻呼出的暖
暖香氣呵在黑衣太保蒙面臉上。

  纖纖手指摸上黑衣太保的蒙面臉頰,由下巴將蒙面布撩開露出嘴唇,程遙迦
媚眼一眨,整個臉面對面碰著黑衣太保的鼻尖,磨了磨黑衣太保的鼻子,櫻口一
張,緊緊吸住黑衣太保的嘴,妖媚的吻著,一對玉乳隔著黑衣太保胸膛廝磨,另
一手導引黑衣太保厚實的手掌扶在程遙迦腰間。

  黑衣太保伸手,從程遙迦粉頸一路往她胸脯滑進去,稍一停,已直接撫住一
隻堅挺軟滑的玉乳揉弄起來,另一手緊緊攬住程遙迦的腰間,壓上她軟綿綿的胴
體,雙舌洶湧交纏。

  當眾肉體生香之態,讓抽插著貌似黃蓉塑像的眾俠,更覺下體腫脹難忍,即
使只有硬梆梆的偽洞,也不顧疼痛的使勁挺進。

  程遙迦一把推開黑衣太保,輕輕一笑,長髮後甩,在黑衣太保面前蹲下,一
把解開黑衣太保褲檔,一支火燙肉棒昂首彈出。

  就在眾俠面前,程遙迦小口一張,伸出靈活的小香舌,握著肉棒用舌尖舔了
舔龜頭,舌頭在肉棒前端轉了幾轉,再以舌尖頂著龜頭上小眼一陣軟鑽刺激,黑
衣太保身體一顫,程遙迦緩緩含住黑衣太保的龜頭,毫無保留地吸吮、舔舐、啃
囓著又粗又燙的陽具。

  黑衣太保粗壯手臂突然一伸,一把抓住程遙迦臂膀,巧勁一運,程遙迦含著
肉棒淩空一轉,微微吃驚的她雙手自然緊抱,赤裸胴體往黑衣太保身上一貼,成
了頭上腳下的姿勢。

  倒立的程遙迦,雙乳緊貼著黑衣太保的下腹,纖腰被粗壯雙臂緊緊攬在黑衣
太保厚實胸膛,蜜桃般的豐臀岔開了雙腿,兩腿關節掛在黑衣太保的肩膀,柔軟
毛髮覆蓋的濕淋淋私處,直接碰著黑衣太保嘴邊。

  程遙迦「嗯」的發出一聲嚶嚀,自己把雙腳扳得更加開展,繼續吞吐黑衣太
保的肉棒,黑衣太保直挺立著舔弄程遙迦花瓣,原本滿面紅霞春色的程遙迦,因
情慾挑動與頭下腳上的姿勢,更是滿臉通紅。

  黑衣太保嘴唇唇緊緊含住程遙迦的花瓣吸吮,火熱而飢渴的舌頭也立刻舔了
上去,吸吮舔舐一陣,舌頭深入花瓣中心,不斷插弄,程遙迦被弄得浪啼不止,
呻吟聲淫浪充滿媚惑。

  突然,昂首肉棒一跳,奔騰般一陣跳動,一股白色濃稠液體全擠入程遙迦小
嘴,雙手自然軟去,程遙迦一個翻身立起,蹲跪於地,雙手一捧,將嘴裡精液吐
在手掌心。

  ?頭,程遙迦淫媚的看了眾俠一眼,輕輕伸出香舌,邊媚眼挑逗群俠,邊舔
食著那些白色的液體,接著,她把五根手指頭逐一放進嘴裡吸吮,春意盎然的吞
嚥著精液,直到一滴不剩。

  臺上煙霧散去,血脈賁張的群俠一陣強烈飢餓,絕香絕味的料理味道猛烈飄
來。

  饕餮公,內力一送,兩座長臺送到了群俠面前,燒雞、乳豬、龍蝦、鮑魚,
切成碎丁以火工特燒炙過,傳出驚人的香氣,再以魚翅高湯煲著,擱在一塊薄薄
硬餅之上。

  更特別的是,兩座臺上各自趴伏著一個美麗少女,完顏萍與耶律燕,全身赤
裸未著片縷,雙腿跪姿岔開,嫩臀高挺,少女花瓣私處與菊花蕾對著眾俠微微開
合,隨著呼吸,因趴伏而垂著的玉乳晃動,更顯誘人。

  饕餮公雙手一翻,餅料翻轉,湯料竟如膠黏著兩人肌膚,封住了完顏萍與耶
律燕的私處花瓣以及肛菊花蕾。

  饕餮工一笑,說道:「高級魚翅,膠質溶於湯中,所有食材與餅合成一體,
軟嫩卻緊實,想吃的話,可要想辦法攪碎才能吃阿!」

  一旁的耶律齊見狀大怒,吼:「你們卑鄙!」,話沒說完,女菩薩拿於手的
鐵杵突然一捅,插入耶律齊的菊花蕾,另一手撚指亂點,只見耶律齊陽精泉湧,
兩眼一白昏了過去,直挺的肉棒瞬間縮成銀針大小。

  第一翩翩與王大人心裡暗道:「女菩薩<絕對用不到絕技>之<鐵杵磨成繡
花針>,的確非常可怕。」

  一陣煙火耀眼光芒,一跟女佛像一模一樣裝扮的物事緩緩推了出來,一樣的
赤裸,一樣的姣好身材與面容,與塑像不同的事,是個真人,清麗無雙的美艷,
黃蓉。

  當然,是李莫愁易容而成的黃蓉,但見在群俠與群惡眼中,就是活脫脫的丐
幫幫主,那位慧黠多智、豔名遠播的東邪黃藥師之女,黃蓉。

  群俠們看直了眼,喉結鼓動。

  黃蓉背後有特製的鐵架,一節一節的綁縛,將黃蓉的姿勢綁成與供人姦淫的
女佛像一樣。

  王大人朗聲一喊:「天子迎賓入幕,寵幸天仙!」

  皇帝淫眼一瞇,早已高聳的肉棒挺立,笑道:「很好,很好,值得大力推廣
的神教」,語罷,走近動彈不得的赤裸黃蓉。

  皇帝吞一下口水,把伸手摸遍黃蓉的軀體,接著兩隻粗手就在黃蓉乳房上搓
弄,把乳房捏得不斷變形,

  搓弄黃蓉豐滿雙乳一段時間,皇帝雙手伸進她的小腿之間,從她光滑的大腿
內側直摸上頂,觸碰黃蓉花瓣。

  黃蓉神智不清唸著:「李...莫...我是...李」

  粗手摸到黃蓉私處,皇帝用手指剝開她緊閉的兩片陰唇,食指中指從黃蓉濕
淋淋的蜜洞裡插了進去,黃蓉嬌呼一聲,皇帝聽見淫聲嬌啼,淫淫一笑,扶起肉
棒,對準她那濕潤的小穴,往花瓣直入到底!

  黃蓉溫順地讓皇帝搓弄她兩個白嫩的豐乳,隨著抽插不住淫聲浪啼,全身像
蛇那樣扭動,七十二宮、三十六院的皇帝經驗老到,熟練的姦淫著黃蓉,深深一
插弄得黃蓉高聲淫啼欲仙欲死,淺淺一拔抽,翻出花瓣滿溢淫水,交合之聲迴盪
祭台。

  早已喪失理智的群俠,飢餓加上強烈的淫慾,竟隨著王大人的指引,輪流搶
著將肉棒塞入完顏萍、耶律燕的花瓣與菊門,猛力的抽插。

  用肉棒塞入菊花、插入花瓣,擠碎特製的麵餅,再將碎裂分散魚少女胴體的
餅,飢渴貪婪的舔食。

  饕餮公不斷料理一片一片的特製餅,群俠一面姦著完顏萍、耶律燕,一面瘋
狂搶食。

  「吃著聖餅,記得喝點聖酒!」王大人一聲喊,美酒一杯一杯灑在完顏萍與
耶律燕身上,群俠分別將兩人抱起,多人包夾的舔弄,肉棒也在兩人身上恣意需
索。

  但偶而,眼神飄向清麗美艷的黃蓉,貪婪地欣賞郭大俠之妻的赤裸胴體,黃
蓉在群俠心目中不再是萬分敬重的女諸葛,而是一具充滿誘惑的美體。

  王大人看在眼裡,心下一笑:「終於,你們終於個個都想姦淫黃蓉了!」,
擊掌一拍,一個有著幾分黃蓉神韻的年輕美艷少女,赤裸裸的走向群俠。

  洪淩波所易容的郭芙,群俠眼中花朵般的大姑娘,郭芙。

  黃蓉最佳的替代品。

  一聲歡呼,急色的群俠們衝向郭芙,幾隻手搶著捉住郭芙早熟的胴體。






















0.017882108688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