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美婦的誘惑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美婦的誘惑

美婦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地盯著電視機,手持遙控器毫無目的地換著台。

「噹!噹!當……」牆上的擺鐘整整響了十一下。

女人略皺起秀眉,索然無味地將遙控器丟在一邊,抱著一個方墊,半伏在沙發上。潔白修長的一雙玉腿從睡衣寬鬆的下擺露出。一對無暇的蓮足,略疊在一起,粉紅的腳趾甲在燈光的照拂下,散發著一層濛濛的綺光,很是誘人!讓人忍不住想握在手中,仔細把玩一番!

沙發上的女人名叫劉依蓉,雖然都已經三十三歲了,早已經過了青春的豆蔻年華,但匆匆歲月並沒有無情消磨她的美麗,反而平添了幾分成熟的風韻,看上去倒像是一位二十五、六的少婦!紅潤嬌巧的櫻唇,晶瑩剔透的耳垂,整齊精緻的五官都鑲嵌在一張完美的鵝蛋型臉上。整一個美麗嬌巧的熟婦!

由於女人是半伏在沙發上,雪白修長的玉頸,加之從睡衣低胸開領出露出的一抹月白,構成了一幅令男人瘋狂,女人羨慕的絕美畫面!女人稍稍轉動了一下嬌軀,發出了一聲誘人的低吟,但馬上隨之而來的一聲輕歎讓人不解!

……「喀嚓!」門鎖轉動的聲音引起了女人的注意,她馬上起身,急切的動作帶動起胸前雙丸的晃蕩,在寬大舒適的睡衣裡掀起了一陣波濤,甚是誘人,讓人想解開那性感的睡衣下面,到底隱藏的了多少未知的美麗景色。

站起來的少婦約有一米七高,豐滿的雙峰將睡衣撐起,從從形狀上看大概有35D,山峰的最高處在睡衣上形成兩個凸起的圓點。女人應該沒有穿乳罩,但玉峰依舊挺拔!慌忙站起的女人,正想往門的方向走去,但接著一頓,有坐回到沙發上,又抱起軟墊重新壓在高聳的胸前。

「你怎麼還沒睡啊?」略帶磁性的男中音在客廳響起,林正天--一個三十二歲的成熟男人,邊問邊脫下西裝。將其掛在衣架上。

女人沒有回答,也沒有轉頭,好像沒有聽見丈夫的問題一樣,就坐在那兒看著電視--23:30的午夜新聞剛剛開始!

男人一挑眉頭,接著便在嘴角掛上一抹微笑,手從西裝的內兜裡掏出一個錦盒,輕輕地走到女人的身後,溫柔的摟住美婦人。少婦潔白的牙齒輕咬了紅潤的下唇,蹙起了眉頭,鎖著的額頭上出現了幾許淡紋,身體也僵直了少許!還是沒有理會男人!

「老婆大人!生氣啦?」男人低聲笑道:「今天我約了客戶簽約……」

「我可不是什麼大人,」女人打斷丈夫的話:「我還要感謝你在百忙之中回家看我們娘倆呢!」
男人繼續陪著笑臉。

「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少婦嗔怪起丈夫! 「我的好老婆!今天是我們結婚十六週年嘛!我怎麼可能忘記呢!姐姐!今天是我不對!」男人認錯了,其實心中早就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難怪女人會生氣了!

正天將握在左手的錦盒托在手心,獻寶般的用右手將錦盒打開--一枚光彩奪目的鑽戒,晶瑩剔透的寶石像是瞬間放出眩目的光芒,熠熠生輝!
「所以……」男人頓住話語,深情的看著妻子的悄臉,繼續說:「蓉姐,希望你能喜歡我特意為你準備的禮物!」說罷,男人將頭埋在美婦的雪頸之間,貪婪的嗅著妻子芬芳的體香,並用眼睛的余角觀察女人的神情。

女人已經意動,感受著丈夫的愛意,眼角一閃而過的笑意並沒有逃出男人的銳目。而婦人嘴上卻說:「你就知道拿些玩意哄我!卻連個電話都捨不得打?」
「寶貝老婆大人啊!草民冤枉啊!」男人忍著笑意,半直起身體,大聲地喊冤:「姐姐,是你關機了啊!」

女人被丈夫的怪腔怪調逗得一樂,嬌嗔的白了男人一眼,道:「你瞎叫什麼啊!月兒都睡著了!下午,我手機沒電了!」這時,少婦的聲音已經溫柔了!
男人牽起美婦人的柔弱無骨的小手,為女人將鑽戒戴上,同時在她的耳邊喃 語:「寶貝!你可冤枉我了啊!我要你賠我!」

男人的熱唇不時的在婦人圓潤的耳垂上輕啜著,偶爾將溫熱的氣體輕輕吹進女人敏感的耳孔,手卻不老實的從衣領伸了進去,在少婦高聳柔軟的乳房上大呈淫威。

美婦情動了,轉首將男人的頭抱著,用自己豐潤的雙唇將男人厚實的大嘴堵住,並主動獻上了嫩滑的香舌。男人接受著女人的歉意,大口大口地掠奪著戰利品--香滑的津汁盡收腹中。手指卻把玩著美婦的乳珠,時不時用粗糙的指腹摩擦著婦人嬌嫩的乳頭。女人彷彿看到自己深紅的乳珠在不禁中悄然挺立脹大、變硬!

一記長吻結束,少婦緊緊盯著丈夫英俊成熟的臉,目光中滿是愛戀,大口大口的補充著新鮮空氣,感覺下體的最深處不時傳來激情的熱流,內褲已經濕了一小片了!好敏感的體質!

男人如同惡狼般,伸了伸舌頭,剛才的熱吻並沒有緩解飢餓,反而激發了更多的慾望!男人直接翻過沙發,就勢半跪在女人面前!解開了少婦睡衣上面的兩粒鈕扣,女人雪白高聳、火熱發脹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男人張開大口就將右邊早已硬挺的紅珠納入口中,用舌頭挑逗著敏感的乳頭,細細地在乳暈和乳尖上舔拭著,並時不時的用牙齒輕輕咂咬著嫣紅的血珠。

男人的左手攀上了另一座山峰,而右手卻慢慢滑向美婦人兩腿之間最私密的地方!

依蓉靠在沙發上,滿臉的難耐,兩片紅雲早就布在了臉頰之上!一隻小手緊緊攏著男人的頭,另一隻手卻在沙發上亂摸著--當觸摸到遙控器的時候,女人用力的握緊了它!半閉的美目,長長的睫毛輕輕的閃動,不時的因男人的大力愛撫而蹙起黛眉,櫻口更是發出一聲接一聲的低吟。

「老公……不要……別太……用力……用力啊!別……別咬了啊!」

「姐……好香……好滑啊!」男人回應著自己的妻姐。

男人抬起頭,看著美婦情動的樣子,又重新所定了目標--掀起女人睡衣寬鬆的下擺,將頭埋進了少婦嫩滑白膩的大腿私處,雙手不停地在美婦的豐臀上大肆愛撫著!粉紅的小內褲將婦人的花園掩蓋住,透露出私處美好的形狀,但它不能阻止越牆的嫩草--些許黑亮柔軟的陰毛從褲縫的兩邊伸出!

一小片濕痕,濃烈撲鼻的成熟女人香,更是引的男人目不轉睛地死死盯在從半透明的布料後隱隱現出陰唇的輪廓上!美婦雖然閉著眼睛,但也能感受到男人火熱的氣息,自己身體的最深處則出現了莫名的騷癢。突然,火熱的嘴唇隔著柔軟的布料,緊緊蓋在花唇之上!突如其來的火熱,如同電流一般從少婦的方寸之地一直傳到心裡,平滑的小腹不由的收縮了一下。

男人連同粉紅內褲的襠部和滑膩的陰唇一起含入大嘴之中!男人狂烈的猛吸著滾滾流出的香甜蜜汁--美婦已愛液如潮了!

正天覺得腹下冒出的火焰越燒越旺,很快就要失控。男人忽然分開了與美婦的「熱吻」!在妻姐不捨的輕歎和迷惑的目光中,抱起女人,大步向臥室走去!
女人在忙亂中按下了遙控器的關閉鍵,隨手將它丟在沙發上!這時,急於進行魚水之歡的男女兩人都沒有注意到剛才在電視關閉前的天氣預報--「預計從今天夜裡,也就是8月18號凌晨的1點,颱風將開始影響我市,並在早上8時到達我市……」

兩人剛進臥室,女人用手輕捶著男人的背,嗔道:「死相!關門啊!」

男人哈哈大笑,應聲說:「還會有誰來打攪我們的美好時光啊!」但說完還是用腳將門帶上,門緩緩合上,不過並沒有關嚴。

男人將女人平放在床上,自己半壓在女人豐滿而又柔弱無骨的嬌軀上,鼻端 幽香環繞,雙目凝視著美婦的俏臉,最終將目光停留在妻姐的紅唇。

女人再次感受到男人目光中深深的愛戀,同樣也感受到男人眼中燃燒的熊熊慾火,彷彿一隻餓狼--欲擇人而食,而自己就像是身陷狼口的小紅帽。可女人是心甘情願地被男人吃掉,而且是毫無保留的吞噬!男人已經按耐不住,一張血盆大口朝著早已選好的目標壓去--女人用一根食指擋在了柔唇前。男人愕然而止,不解的看著少婦。女人感受到從男人雙唇上傳來的熱度,從指尖一直騷動到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隱藏在嬌軀中的靈魂都受到了感染,即將燃燒起來。

「去洗個澡吧!老公!滿身的汗氣!」美婦人內心掙扎道。男人洒然一笑,吻了一下妻姐的臉頰,轉身朝內間的浴室走去。行走之間,男人的手指無意中碰到褲兜裡的一個小瓶狀的硬物,男人的臉上,又露出一抹微笑……    窗外,老天爺不知什麼時候突然變臉,雷電交加,狂風暴雨,肆虐著大地母親。而這一切並沒有影響到房中沉浸在愛慾中的男女,或者說他(她)們早已進入了忘我無物的境界了。


「啊……老公……用力……再用力點啊。」依蓉狂亂的叫喊著,豐美的肥臀迎合著男人的動作,劇烈上拋。

強烈的快感就像黑夜的閃電,劃破漆黑的夜空,刺激著女人眼前時明時暗,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不清,美婦努力睜大眼睛,但她的努力只是徒勞。此時她最深刻體會到的卻是從自己蜜穴中那巨大粗壯散發著高溫的火柱所帶來的快感,在那方寸之地,渾圓碩大的龜頭在不停的進進出出,濃稠滑膩的蜜汁沾滿柱身。

「老公……不……不要……再用力……用力點。」美婦大叫著自己都不明白的話語,大腦被情慾牢牢地控制了,只能隨著感官做出忠實的肉體反應。
正天沒有理會女人的叫喊,只是踏踏實實、認認真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每一次都是全根進出,只留著圓硬的龜頭停在女人濕滑緊窄而有溫潤細膩的花徑裡。每一次的撞擊,紫紅的龜頭都是毫不留情的擠開蜜穴內熱情似火的嫩肉的癡癡纏繞,大力撞擊在陰道深處的花蕊之中,像極了古代攻城用的撞門車--努力撞開花蕊嬌嫩皮肉的重重堵截,突進女人的子宮,好像進入了金碧輝煌的宮殿,龜頭在大肆掠奪,最終因為過分的興奮倒在了子宮的肉壁上!

「我……老公……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啊!」女人哭腔大叫:「給我…啊……我要……瀉身了。」

但女人還是沒有達成意願,都三次高潮了,可男人還是沒有給她陽精。

「老公……停……停下。」女人求饒了。但男人根本就沒有理會女人的哀求,繼續無情的猛幹著身下美麗的肉體。其實女人並不是真正的受不了,只是有點納悶:自己今天好像特別敏感!短短的十幾分鐘自己就高潮了三次。丈夫的每一次撞擊都讓自己魂飛魄散,快感入潮……很快,女人放棄了腦海中那一瞬間的清明,因為麻痺的性神經又傳來高潮的信號。蜜穴的內壁已經不堪搓揉,但還是用力的蠕動,做著最後的努力,想緊緊咬住那火燙的龜頭,如同嬰兒的吮奶一般,渴求著滋潤。不過需要的不是香甜的奶水,而是男人的精華!

正天的大手在女人的雙乳上揉捏著,柔軟雪白的乳房在男人的手中變幻著各種形狀,美乳的雪白肌膚與紅痕輝映。男人的手指不輕不重的在乳房頂端捏著,性感的電流在女人胸前激盪。 「姐……我要來了……接好了!」男人喘著粗氣,低吼著。

原本雞蛋大小的龜頭變得更加龐大,在女人紅潤的穴縫來來回回。男人的速度變慢了,但力量更大。很明顯,男人想延長自己的時間。在十數下的力撞後,男人再也忍不住了,整個大龜頭死死頂在女人子宮的最深處,火熱的精液隨著柱身間歇性膨脹暴射出來,打在宮壁上,燙的美婦全身暖洋洋的,連話都說不出。

「啊……啊……」 女人也被引發了第四次高潮,強烈的快感燒的女人直翻白眼兒,大腿內側的肌肉在抽搐不止。

男人強健的身軀壓在化作一灘春水的美婦身上。粗重的呼吸在女人的耳邊響起,溫熱的氣體流過晶瑩的耳垂,騷癢的很!但女人動不了,也不想動,身上連一絲力量都沒有。一雙玉手摟著男人的虎背,美眸中的霧氣還沒有散去。

「老公!今天怎麼了?這麼猛!」女人嬌慵的問道,恢復了一點力氣。

「嘿嘿,」男人笑的有點奸詐:「想知道為什麼嗎?」

「什麼?」女人有些不解了。

「還記的我洗完澡後,端給你喝的那杯紅酒嗎?」

「你吃藥了?」女人有點明白了。

「傻瓜!你這是藐視你丈夫的能力嗎?是給你喝的酒!」男人在「給你」兩個字上加重的讀音。

女人恍然大悟,嬌嗔不依的和丈夫打鬧。

「呵呵。」男人笑的很得意。其實女人只說對了一半,男人還保留了一半。

「那藥呢?」女人問道。

「在你讓我隨身帶的那瓶解酒藥!現在整整半瓶都是朋友今天分給的藥!」

「你朋友給你的?為什麼?還只給半瓶?」女人糊塗了。

「我不是今天談成了一筆生意嗎?那個朋友牽的線!所以我們幾個就到酒店樂呵樂呵。在酒桌上朋友跟我們吹,說是對男女都有奇效。我們幾個就每人都分了一點。」

男人從床頭櫃的抽屜中拿出了白瓶,倒出幾粒給妻子看--白色的藥片,上面印著「HT」(Happy Time)。

女人低聲笑罵著:「一幫損友!一票色狼!」

「你說什麼?」

正天伏身叼著女人一隻乳房,靈巧的舌頭在血珠上輕咂著。大手伸到妻子花園的小徑中,將帶出的液汁與精液的混合物,胡亂塗抹一氣。男人使了一個小心眼,偷偷地以美婦人的屁眼兒為重點,自己則用大口堵住了妻姐的櫻桃小嘴,藉以分散她的注意力。美婦沒有察覺到丈夫的小動作,全心全意的接受他的愛撫與熱吻!

「姐!翻過身來。」男人繼續哄騙著美麗的妻姐。

當依蓉聽話的把美麗雪白的豐臀撅起時,她還以為丈夫是想從後面進入,根 本就沒有想到丈夫是衝著她那嬌艷的小屁眼來的。

丈夫很得意,離自己的目的越來越近。渾圓柔滑的雪臀,妖艷粉嫩的菊蕾,讓他心頭一片火熱!男人禁不住的吞嚥著口水!

女人聽見丈夫的吞嚥聲,回首朝著發呆的丈夫媚笑。那神情分明是勾引嘛!

男人心中暗歎--好迷人的嬌嬈啊!狐狸精也不過如此吧!

正天雙手匝住女人的細腰,粗大的龜頭在女人花園與菊蕾上來回的掠拭,挑逗著美婦,報復剛才女人的行徑。

依蓉轉過頭,筆直的長髮散落在光滑的玉背上,女人用幽怨的眼神無聲的責 備著丈夫--不該繼續挑逗自己的。

男人得意極了。當火熱的龜頭在嬌小的菊蕾上頂弄時,女人意識到不妥了。

丈夫是想進入她的排泄器官。不行!那兒好髒的!女人在心理排斥這種性行為,搖晃著美麗的圓臀,卻為時晚矣。男人的大手牢牢的控制了柳腰,巨大火熱的龜頭已經完全進入的屁眼兒,原來屁眼周圍的褶皺都消失了,被巨大的陽具撐開、燙平!美婦知道已經無可挽回了,也就無奈接受了這個結果。女人原本以為會有巨痛,但在丈夫進入之後卻沒有任何的痛苦,只是感覺脹脹的,很奇特。好奇心也讓女人安心下來。

正天見妻姐沒有更大的反應,而自己的龜頭也正被窄小的屁眼匝緊的厲害,忍不住全根推動,小腹重重的撞擊在美婦人的圓肥雪臀上,蕩起了一陣臀波,甚是美麗!男人的眼神都直了。緊窄溫暖的腸壁溫柔的擠壓著陰莖,而美麗的臀波有進一步刺激著感官。男人爆發了,粗長的雞巴快速猛烈的抽插著妻子的後庭。

女人用力的咬著下唇,胸前晃蕩的玉峰再次被男人的一雙大手握住,並不停的玩弄著。嬌小的後庭內居然傳來陣陣怪異的脹膩感,很快被麻痺和飽脹的快感代替,身體來回搖晃,長髮也凌亂的飛舞在空中。嬌軀被貫穿,由此帶來的被愛人完全佔有的幸福感慢慢充斥著全身各處的細胞,所有的神經元都在興奮的傳導中歡呼,就連循環的血液也從心房中帶出暖流到處傳播。僅與直腸一壁之隔的子宮再也坐不住了,狂喊著要貢獻出自己的寶物,共享著快樂。

「老……公……老公……」女人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帶著哭腔呼喚著愛人。

男人明白愛妻的意思,但自己也處在爆發的邊緣,只好用實際行動回應著美麗妻姐。

婦人感覺到自己的子宮內壁快速的收縮,將火熱的陰精瀉出。與此同時,男人再也憋不住了,將火燙的精液重重打在妻子的腸壁上,一波緊接一波。美婦狂喊著,高潮將她再次擊倒,小腹內好燙啊!

兩人都喘著粗氣,悄然無語。

半響,男人抱著柔若無骨、嬌軟無力的美麗妻姐走進了浴室。

林月兒,強忍著酸軟的無力感,悄悄躲回自己的房間。剛才那一幕的男歡女 愛還直讓她面紅耳赤,心跳加快。

月兒是被轟隆的雷聲驚醒的,從小她就害怕雷電,雖然長大後有所好轉,但還是會有影響的。尤其今天晚上呼嘯的狂風,特大的雷雨、讓她怎麼也睡不著。
在黑暗中,她突然想到小時候下雷雨的情景--爸爸溫言撫慰著她,讓她除卻恐懼,不在害怕。月兒至今還懷念著父親那溫暖寬厚的胸膛。

在恐懼的驅使下,月兒再次去尋求那溫暖的安全感。不料卻從沒有完全關嚴的門縫中看到如此場景--父親那鋼鐵般的強壯身體壓在母親雪白柔軟的嬌軀上急速踴動著……女孩癱坐在地,無力的小腿怎麼也支持不住她的重量。女孩癡癡地看著那羞人的場景,清純的眼神變的迷離。女孩第一次見到男女歡好,一直發著傻,緊緊盯著,不明白母親的聽似痛苦的呻吟怎麼會如此悅耳動聽,勾人心魄。糜爛的氣息傳播到房外,女孩連自己的內褲被滾滾愛液沾濕都不知道。

當赤裸的父親抱著同樣赤裸的母親走進浴室的時候,女孩眼中只剩下那根被無限放大的粗長雞巴!

女孩有點惱怒的脫下潮濕的內褲,換上乾淨的衣物後,伏在書桌上,在一個有鎖的本子上寫著什麼……  窗外,風雨漸止。






















0.019790172576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