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熟女人妻受孕記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是個卅二歲的女人,事實上,我也是一位社會心理學者。
我的丈夫是飛行員箋粺粹精,蒲蒪蓐蓊常常出機到遠方國家去。尤其是歐洲。對我來說,研究與教書閨閣隤隡,緎維綼綪就是我的生活全部。
我常常用手提電腦工作,甚至工作到深夜。在一個偶然情況下蒐蒗蓖蒸,聜聞聚聝我讀到一篇有關IM軟體對於現代通訊的影響。那是一篇美國的論文,作者指出緀綡綰綷,膃腿膂膈IM就是即時通訊軟體(instant messenger),這是一種相當具有隱密性的互動交談軟體。尤其加上視訊與語音之後,簡直就是一個隱密、無人可及的私秘空間。而這樣的私秘通訊方式,比手機更具隱密性、且更具個人化。IM的訊息是存於個人的電腦裡,而不是遠端伺服器。
由於IM的隱密性,因此許多非法的交易均經由這項隱密性高的通訊軟體進行聯繫。

我在研究所時,主修青少年及成人心理,對於研究青少年及青年的個性與人格有很大的興趣,特別是青少年對性愛的態度形成過程,更是我長期關注的一項學術目標。
這篇文章給我一個非常興奮的靈感,我何不用IM當成訪談工具,研究網路使用者(多半為青少年)的性愛觀念呢?
接下來幾天,我搜尋了國內外的一些學術性論文,發現在心理學界對於這項主題,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有一些學者,從青少年科技使用方式的改變,來探討個性形成的影響。

這不是我要的,我知道我要的,是一項一手的研究計畫。而這個計畫,竟然可以用最低的成本(不必負擔訪談費與處理資料費),最便捷的工具(可上網的電腦及其他周邊)就可以完成。對於我來說,這份研究成果,將是國內心理學界的一向創舉。年輕的我為此感到興奮不已。
在這個主題下,我積極擬定我的研究計畫與方向,我預計從網路上設定十位不同年齡階層的受訪者,並且進行半年的IM訪談,這份訪談紀錄將成為我研究成果的最主要內容。
我相信我的工作,會因為這樣的點子而出現突破。
然而,事後證明,我的整個生活,包括婚姻,也因為這件事情,而產生了令我意想不到的大轉變。

在研究過程中,我設定了兩種國內最主要的IM通訊軟體,在經過一個禮拜的研究摸索後,我終於瞭解了IM的用途,並對IM可以提供的研究功能感到興奮。
這兩種IM媒體的共同之處,就是提供了外掛的通訊功能以及webchat功能。也就是說,我一方面可以用IM軟體來發手機簡訊、進行私秘通訊外,還可以上線到開放的聊天室尋找我的研究客體(也就是受訪者)。
當我的IM軟體上,沒有任何『聯絡人』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到各大開放聊天室去隨機找人,並將他們加入我的聯絡人,以便能進行長期的訪談與研究。

一天晚上,我來到一個非常具有盛名的聊天網站,具我的側面瞭解(以及跟學生打聽),這個網站一向是「援交」、「一夜情」的大本營,如果我想研究青少年的性心理,到這個網站想必可以遇到適合的樣本。
剛開始,我對於聊天網站的雜亂十分不能適應。我雖然才32,但是我的求學過程跟網路並沒有太的關係。
那是因為家裡窮的關係,我出生在非常偏僻的中部山區鄉鎮,一直到上中學,才能見到一部像樣的電腦。至於上網,那更是大學以後的事情了。
上研究所以後,我半工半讀買了一部桌上電腦。一直到我博士班畢業,進入大學當講師(當時我卅歲),才有能力跟決心刷卡買了一部Compac的手提電腦。
平常我只是上網蒐集國內外專業的學術性資訊及收發Email,對於網路其他的功能與用途並不熟悉,也不感興趣。更別說到聊天網站跟別人聊天,那對我而言,簡直就像站到街上去找男人搭訕一樣的遙遠。
慢慢的,我開始進入狀況,而我的第一個樣本的出現,是上網後半個小時的事情。
他的帳號是18cm,他對我打出了一個微笑的記號。
Ø 18cm: hi how are u?
Ø Rachael(我英文名字): fine.
Ø 哪來?
Ø 你呢?
Ø 北部
Ø 我也是。
Ø 幾歲?
Ø 32.
Ø 喔,姊姊。我才18。
Ø (這是我要的樣本)
Ø 是嗎?所以你叫18cm?
Ø 哈。
Ø 怎麼?
Ø 是cm 不是old
Ø 那又是什麼?
Ø 是我弟弟長度嘛∼
(現在的小孩…)
姊姊,問你一件事
什麼?
你癢嗎?
哪裡癢?
那裡啊!
哪裡?
妹妹啊
不。
是嗎?那你看到我 會癢喔
是嗎?
對啊!
….
加好友嗎?私聊?
嗯。

18cm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樣本,18歲,自豪性器官有18公分。對性有非常強烈的興趣。接下來的聊天,我改以對談方式寫出:

「姊姊結婚沒?」
「結了。」
「喔,人妻喔!讚喔」
「嗯。」
「老公呢?」
「不在」
「上哪去?」
「出差了。」
「真的啊?」
「是的。」
「那妳想要嗎?我這根18cm,插進去很棒喔」
「是嗎?」
「對啊。」
「你插過幾個?」
「兩個。」
「都怎麼反應?」
「當然就叫得很厲害啊。一定很爽!」
「是嗎?但是心理學上認為,性器官跟女人的高潮無直接關係」
「不會啊,超爽。」
「是嗎?」我不置可否。
「約時間吧。見面嘿咻一下。」
「我不跟網友見面的。」我說。
「是嗎?所以你怕生?」
「可以這麼說。」
「有視訊嗎?」
「沒有。」
「給我手機,我打給妳。」
「我不給。」我回絕了,怎可能給?
「是嗎?那我要閃了。」
「不見面就不能聊天嗎?」我見他要走,改變了作法。
「可以啊,我也可以開視訊,不過..」
「?」
「我怎知道你是男是女?」
「我為何要裝男的?」我問。
「誰知道,也許你是gay。屁仙!」
「我不是。」
「那你就證明一下,這樣好了,開語音。」
「怎麼開?」我問。
「你按語音,把電腦開大聲一點,或者用麥克風耳機。」
我戴上耳機,按了語音按鍵,電腦說話了,出現了一個男孩子的聲音。
「妳好啊!」男生說。那是一個挺溫和的聲音。
「你好。」我回答。
「啊,果然是女的,你聲音很甜喔,姊姊?」
「可以打字了吧?」我不願意透露自己的任何線索。
「好啊。」
我關掉語音,然後電腦上出現一排字樣:「對方18cm請您觀看他的視訊。」
我按下『確認』,不到兩秒,螢幕上出現一個方格。有個人影出現。
那是個理小平頭的男生,似乎挺可愛的。
他對著鏡頭笑了笑,然後打字:「想看我弟弟嗎?姊姊?」
我沒有回答。因為這並不是研究的必然過程。我比較在意的是訪談過程。
沒想到他把鏡頭往下放,露出了一根直挺挺的男性性器官!一根黑毛毛的,而且勃起的近乎猙獰的男性陽具。
天啊!我突然感到一陣噁心。

即使我是專業的心理學者,但要是訪談對象談到一半,竟然脫下褲子讓我看他的陽具,我一定也跟一般女人一樣,錯愕而驚訝,甚至帶點被威脅的不舒服感!
我把視訊最小化,因為我知道接下來他會幹什麼!
「如何?大嗎?」他打字問。
「你常常這樣做嗎?」我問。
「姐覺得可以?」
「你常這樣做嗎?」這倒是我比較在意的問題。
「不常啊,反正是視訊,你老公的多大呢?」他問。
我突然感到:我到底是不是適合自己來作這項研究?
「我累了」我隨便編了一個理由。
「是嗎?我正硬著呢,姊姊把語音打開,脫褲子跟我一起自慰吧!」
「晚安!」
「那好….886」
「886」。
就這樣,我認識了第一個研究對象。

由於已近午夜,我急忙洗完澡後,就上床睡了。
說也奇怪,那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我夢見在一個山裡,我獨自一人在玩,突然有個男人走過來,低下頭摸我的臉。
我看不到他的臉,他的臉是個鵝蛋,但是在夢中我卻沒有怕。
接著,他將我全身拉起來,雙手將我的裙擺撂起,似乎是有點粗暴,但我卻完全沒有抗拒的意願,任他脫下了我的內褲,突然覺得下體反而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然後,他也脫掉褲子,露出一根…

醒來之後,已經是次日的早晨。我感覺到下體微濕,內褲留下了已經乾凅的痕跡。天啊,我竟然流了這麼多的水!
長久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在早晨醒來後,還發現內褲有濕濕的分泌物,我很明白,那就是女人正常的分泌液體。印象中,似乎從高三以後就沒有過這樣的情形。濕答答的很令人心煩,這讓我的早晨有點心浮氣躁。我忙到浴室去沖了一個澡,然後就到學校上課去了!

「姊姊?在嗎?」
夜晚,我一個人在房裡。突然被電腦的音響聲嚇到。
那是有人跟我打招呼的聲音。
「嗯。」我打了字回應。
「太好了,昨天我一直在想妳呢!」
「是嗎?」我又打了字。
「昨晚妳累了,我自己一個人打手槍…」
快速的一行字出現,我可以想像對方在螢幕那頭,用飛快似的手指頭敲著鍵盤。
「是嗎?」我又虛應故事。
突然,螢幕不打字了。
當我正在納悶時,螢幕又出現了一排字:
「妳認為年紀大的女人,跟年輕的男人做愛,會是誰比較爽?是男的還是女的?」
天啊!這孩子滿腦子都是性。
「我不知道啊!我們聊點別的吧?」我打字並不快速,當我打出這行字時,突然他又打了一行字:
「我想應該是女人比較爽,因為三十如狼…妳是狼嗎?姊姊?是不是常感覺大腿之間有點癢啊?」
要是有人這麼當面跟我調笑,不論他多大年紀,我一定一巴掌過去。
不過,在沈靜的夜晚,安全在自己的房間裡,隔著網路線,那種當面被威脅的感覺似乎減少了很多,當然泰半是因為這些話被打成了文字,如果是聽起來,可能感覺下流。
「老公不在,我想會更癢吧!」他這麼打出一排字。
「用我的硬棒頂進去你的洞裡面,妳應該會很舒服吧!」
「用你的騷穴來迎接我的大肉棒吧,姊姊!」
一連打出這麼幾行,老實說,這種對話是看不出什麼研究價值的,我要的是比較心裡層次的對談,不是這麼片面的自我炫耀,甚至是色情小說拷貝過來的無聊字句。
一般來說,男性較會有「陽具崇拜」的傾向,也許他們認為那是一種武器,一種讓女人臣服的武器,一種性別的優越感。
如果你問十個女人對於男人的陽具有何感想,我想,有六個會直接告訴你,那東西她們不是很在乎,尤其是勃起的陽具,反而會讓一般正常女人有種不快、甚至反胃的感覺。另外四個,很可能對那種器官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只有少數(也許不到一個)會告訴你,那器官讓她們會興奮。

我決定改變戰略,不再讓他恣意賣弄自以為是的優越感。
「不會。」我打回去:「你都這麼直接嗎?」
「我是很直接啊。」
「那你知道大部分女人都不喜歡這樣嗎?」
「喔?是嗎?可能嗎?」
「是啊,A片看太多了吧?你幾歲看的?」這就導入研究主題了。
「那你是那大部分,還是少部分?」
「你喜歡看A片?」我想引開他的注意力。
「我不喜歡看,我愛作。」
「喔?」我有點不知道如何繼續:「那我們,可能沒有太多話題了。」
「是嗎?你昨晚作春夢了嗎?今天早上是不是內褲濕濕的?」
我開始臉紅,竟然被個陌生人揣摩到我的舉動,不太可能吧?
「沒啊!」我打回去。
「不信,你一定一起床就去洗澡吧?昨晚看了我的弟弟,受不了了,會想了吧?ㄏㄏ」
「你真愛幻想。」我似乎覺得自己有想要掩飾的罪惡感。
「幻想?不會吧,跟我搞的前兩個女人都是這樣,看到我的弟弟,第二天就跟我上床了,甚至比你老!我還是照幹!」
「哦?」我有點不信。
「這種女人並不多,我知道,但我常有這樣的運氣。」他說:「也許這是某種性愛電波吧?」
我不得不為他的這些言論感到雀躍,出乎我意料之外,我遇到了一個具有「戀母情結」與「性愛幻想過度」的樣本,這在青少年性研究中,具有某種程度的代表性,甚至可能代表一半以上的青少年。
「你們真實做愛嗎?」我問。
「ㄏㄏ當然,想幹就幹了。」
「說說你的心得吧!」我開始進入研究主題。
「剛開始都很正常,他們都是人家的老婆,一個說我可愛,一個說我像他老公年輕的時候,然後我們就到床上去幹,一個幹了兩小時,一個更扯,幫我口交,還把我的東西吸到嘴巴裡面去…真他麻的爽」
「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上禮拜啊。」他說:「禮拜五下午。」
「還有呢?」
「就一次啊,還有哪裡?」
「不是跟兩個嗎?怎麼才一次?」
「當然啊,我一次應付兩個啊,3P啊,她們沒玩過,一開始很扭,後來比我還high。」
我有點不信,一個18歲男孩跟兩個卅幾歲的女人搞3P?
「沒跟妳哈啦,真的。」
「你們是第一次見面嗎?」我很想知道情境。
「ㄏ 就我媽的朋友啊,阿姨嘛!我媽出國去,她們過來照顧我,照顧不到三天,兩個都一起跟我幹了!」
「你媽的朋友,幾歲?」
「都是我媽媽的乾妹妹,一個卅六、一個快四十,我也不知道。」
果然都比我大!
「那你爸呢?」
「我爸?我爸媽早離婚了!」
「是嗎?」原來是個單親家庭。
「ㄟ 姊,你猜…她們一共幾次高潮?」
「我不知道。」我哪知道?
「一個三次、一個五次。」他說:「我兩個小時噴了兩次,真累!不過爽必了!ㄏㄏ」


我有點訝異,因為就我本身的經驗來說,丈夫跟我做愛,我每次都僅有一次高潮。而且來得很晚,有時候甚至丈夫已經出來了,我還在熱身。
當然,這樣的做愛品質對我來說並不是很理想,但我認為,男女之間有更多的東西可以培養感情。
「姐,來,打開視訊,我現在很想打手槍。」男孩說。
「不是有妳阿姨嗎?」
「玩一次就好了,她們天天要,我哪受得了?」
「我不知道。你對著我打手槍?你又看不到我!」
「我知道,但是這感覺很棒,我在打手槍給一個女人看,一個成熟女人。老公不在的女人。」
「是出差,什麼『不在』?」我很忌諱,丈夫的職業是飛行,那是一種對安全要求很高、很敏感的職業,我雖然受過高等教育,但對於這類字眼還是能避諱就盡量避諱。
「好,出差」,他說:「怎樣,姐?」
接著他要我確認視訊,我有點無奈,按了下去。
先是出現他的臉,不錯,的確是可愛的男孩。眉毛很粗,看得出來,如果過了幾年,變得成熟一點,也算是一般女人會傾心的美男子。
視訊鏡頭拉遠,只見他上半身已經都赤裸,坐在床上,開始摸著黑色內褲,撫慰著他的兩腿之間。
我看著視訊裡面的男孩,做出這樣的動作,剛開始有點不太習慣,試著把眼光移向別處,例如他的上半身。
我開始注意到,他是個很壯的男孩,有練過的肌肉。這點跟丈夫不同。
丈夫是普通身材,其實並不是我最愛的男人,我最愛的男人是上高中時代的一位體育老師,我暗戀他很久,可是一直不敢表白。當然,這段單相思的感情,也隨著少女時代而遠去。
突然,這男孩讓我憶起高中時代那位的教練身材,那渾厚的肌肉,古銅色的肌膚,竟讓我開始有種心臟躍動的感受。
「你喜歡運動嗎?」我問。
「嗯,我喜歡游泳跟籃球!」
然後我看著視訊,只見他開始脫下黑色內褲。露出了一根跟身體不成比例的男體。
的確是很大!我想。
男孩開始自慰,把視訊局部照著他那黑茸茸的男根,當然也有腹部平坦結實的肌肉。那龜頭泛紅著青春的慾念,手掌搓動下的男根,竟似海綿吸水般慢慢膨脹。
瞬間,我感覺到一陣足以讓我暈眩的興奮感。
男孩一邊手淫,一邊透過視訊跟我招手。
我開始有了反應。先是感覺到內褲有點潮濕,然後是感覺到陰道裡面似乎有點搔癢的感覺。
原來我在他的肉體誘惑之下,竟然動情了。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經歷。

看著男孩的撫慰,我開始進入一種心理上的興奮感,那龜頭實在是渾厚的出奇,像是香菇頭一樣,我甚至開始幻想,如果那男體塞進任何一個女人的下體,足以讓任何女人產生瘋狂的快感。
我不自覺撫慰起自己的胸部,胸部一向是我的性感帶,當我一摸,彷彿有股電流般的刺激感從我心臟繞過去。我開始喘息,胸部就像是海波一樣起伏。
我開始興奮,是內心的興奮,對女人來說,心理上的興奮比肉體上的感官要來得持續而且鮮明。
「這樣不刺激…」男孩打出了這行字。
我把放在胸部的手拿下來,喘息的胸口依然未止。
「你有視訊嗎?」他說:「裝上麥克風,我們來一場虛擬性愛。」

我打開抽屜,拿出一支視訊頭,那是用來進行視訊會議的工具。想不到在這樣迷亂的時刻,竟然也能派上用場。
我有點躊躇,因為這似乎違反了我原本的研究本意,我並不想像以前一位女博士生,為了研究色情問題而下海作『田野調查』,畢竟我主修「心理」,而不是社會工作,沒必要這樣「以身試法」。
然而,在我內心似乎有另一股聲音再催促我,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是什麼動機,只是下意識把視訊裝上,然後呆呆望著螢幕內的視訊畫面。

「裝好沒?」男孩問。
「好了。」我打下這兩個字。默許了兩人之間即將展開的一種怪異的行為。
「打開吧!」
我按下邀請鍵,螢幕上立即出現了我的畫面方格,我看到我自己,我一驚,立即把視訊頭轉到其他方向去,那是房間內的化妝台。
「喔,我看到你房間了,是梳妝台!」
「嗯。」
「可以調整回來啊,想看妳。」
我慢慢把視訊調到我的方向,畫面模糊的晃動著,最後落在我的胸前。
「好漂亮的胸部。」
我穿著一件低胸的睡衣,沒有任何胸罩,我發現自己的乳溝很明顯出現在視訊方格裡,似乎又陌生又熟悉。
我似乎可以感受到男孩的興奮,因為他打出了這行字:
「真想妳立刻脫下來。」
我沒有這麼做,但是,螢幕上的畫面讓我感到興奮—一邊是男人毫無掩飾的裸體,一邊則是我穿著低胸睡衣的肉體。這兩個畫面構成很神奇的午夜挑逗感,很像是成人片裡常常出現的鏡頭,但確又如此真實,事實上,我連他住哪裡都不知道。
「脫下來好嗎?姐?」
我遲疑了好幾秒,然後,褪下我的低胸睡衣,露出了上半身的胴體。
「棒!美」男孩打字來:「真漂亮。」
我看著視訊畫面裡的自己,在乳白色的燈光下,視訊畫面反映出白晰的女人胴體,那是我。突出而渾圓的乳房,在我胸口形成了一道深邃的乳溝,突然覺得,原來自己身體這麼值得驕傲。
男孩沒有打字,但是畫面上,他開始伸出舌頭來吻。
「不要這樣。」我打字拒絕他這種動作。
他很乖地收回舌頭,然後打出這樣的字:
「戴上耳機,我們來說話。」

我沒有戴上耳機,只是打開了電腦連接的擴音器,調到最小聲。
「聽到我嗎?」擴音器傳來男孩的聲音。
「有。」我打字回應。
「可以講話嗎?姐?」男孩又開口了。
聽他叫的這麼自然,我對他的防備心突然去了一半。
我打開麥克風開關。
「回答我。」他說。
「嗯。」我輕微地反應。
「可以大聲點嗎?」
「要多大聲?」我反問。
「這樣好。」男孩說:「聲音剛剛好。」

「把內褲也脫掉。我想看妳全身。」男孩說。
我站起身,將身上最後的一件布料褪去。露出完整的女人肉體。
「好棒喔,我看了都硬了,姐….喔….」男孩開始喘息,聲音中帶著顫抖的興奮。畫面上則是快速地搓揉自己的男根。
「躺下來,姐…」
我輕輕躺下,用手扶著頭,視訊的畫面很快就呈現出一個女人躺在床上的畫面,雖然是側面,但是我正面面對鏡頭,以致胸部、肚臍甚至到大腿中間的那毛髮地帶,都完整呈現在視訊面前。
「好美啊,」男孩讚嘆:「真想要妳。」
天知道我的臉色已經泛紅,但是興奮感卻未曾稍退。
「妳自慰給我看。」男孩說:「我們一起來。」
我躺下來,輕撫著自己的胸部,一邊側面去看螢幕,男孩的正面始終對著我,那男根的猙獰,似乎比起昨日還有過之無不及。
我喜歡輕碰自己的乳頭,那是一種很私秘的動作。我跟我自己。
「喔,弟弟要幹姐!真想幹姐!」男孩似乎越來越興奮,「姐!用我這根老二幹妳好不好?」
我沒有回答,只是逕自撫摸自己的乳房。午夜的房間裡,似乎到處迴盪著男孩的喘息聲。
因為這樣,我慢慢進入了一種色情的狀態。
我帶點狂野地張開雙腿,轉移了位置,將自己的陰部對著視訊頭。慢慢愛撫起自己的陰部。
「真棒啊,姐,我要幹妳!幹!」男孩一邊喊著,一邊用力快速地搓動自己的肉體。
我看著視訊,開始幻想男孩挺著那根硬挺肉棍朝我而來,擠入了我平日甚少使用的部位,這麼想著,陰部似乎感覺到一股被穿透的無形力量。
靠著想像,我讓那陌生男孩進入了自己的體內。
房間裡都是男孩的叫聲,男孩叫的有點亢奮,讓我幻想到男孩實際的做愛情緒,這年紀大概都是這樣,不知道任何愛撫前戲,只知道猛抽猛插。
奇怪的是,我似乎很能享受這樣的感覺。男孩跟丈夫的不同,在於那股單純的激情。
如果是這樣,我沒有抗拒的理由。
我開始落入一種實際做愛的幻想中,感覺男孩似乎就在我身體上,用那已經飢渴已極的男體進入我,與我交合。而我也付出最私秘的部位,接受了男孩。
「啊…」我喉嚨裡嘶喊出微微的喉音,那是一種被男孩侵犯、進入之後的快感。事實上那只是我的手指愛撫在陰核上產生的快感。電流似的快感,從下體、腹部、一直快速地湧到我的心臟。
我將中指深入了自己的肉體內,在高中時代,我曾經做過幾次這樣的事情,之後因為有著不可遏止的罪惡感,我放棄了這樣的行為。然而,這一晚,我似乎又重拾了當年的青春,可能是因為肉體發育成熟的關係,現在的感覺比當年更強烈、更令我興奮瘋狂。
原來女人的這裡,就是為了讓男人進入的吧!
我感覺到陰核的刺激跟撫弄陰道內產生的強烈快感。我發出了微弱的呻吟。
「真棒!我愛妳!」男孩狂亂地說:「操妳,我要操死妳!」
「喔…」在男孩的言語之下,我的陰道產生收縮,那是一股強烈的快感,對我來說,好像是甜美的果實。
「姐!一起高潮好嗎?我真的爽到快不行了,我要射在妳裡面…讓妳懷孕!」
聽到這樣的話,我異常興奮,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我為何有如此的感覺,似乎在男孩的言語催情下,我跟自己的肉體展開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對話,這種對話,既私秘又毫無任何愧疚,我驚訝於自己的思想觀念,以前與當年截然不同了。
肉體持續感受到愛撫以及男孩挑動的言語所產生的刺激,那是一種性快感,我對於性的感受度一向並不敏銳,然而,此刻,我卻發現,渾身的汗毛似乎都被我體內的快感刺激得豎立起來,那就是俗稱的「雞皮疙瘩」。
快感一直未曾間斷,男孩一直說著、喊著,我並沒有很專心去聽,只是耳邊一個男人的聲音,加上我自己的愛撫,似乎讓我瘋狂了。
「啊…..」第一股高潮來臨時,我幾乎是費了好大力氣壓抑,才得以不喊叫出來。
但是那股衝上腦門的快感,讓我產生強烈的暈眩、迷亂以及亢奮,接著,我聽到男孩喊著:「姐,我射了,都射到妳子宮喔!」
在我腦海裡有這樣畫面:那龐大堅硬的粗壯陽具,快速又猛烈地插入我體內深處,抵達子宮深處,伸長漲大的龜頭,毫不留情地噴發出成熟的精子,灌滿了我的子宮跟輸卵管。
伴隨這樣的幻境,讓我又產生了一次的高潮,兩股高潮前後激盪在我的體內,我已經無法忍住,發出了呻吟:「喔!啊…….」我皺眉叫著,事實上,那是充滿興奮而滿足的叫聲。持續了好久好久。…………….
乘著這交錯的快感,我被帶領到一個從未感受的世界。

「姐姐真棒,我愛死了,約出來喝咖啡,來一場真的吧?」他打出這行字。
我沒有回答。作研究做到自慰高潮,實在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我連回答都沒回答,就關上電腦,然後去沖澡。
剛剛在床上自慰的情景還鮮明的留在我腦海,不同的是,在我的腦海中,似乎床上還有一個裸體男人,親密地在我身體上作著淫穢的抖動動作,想到這裡,我不禁耳根發熱。難道,我竟然欲求不滿?
這必須停止∼理智告訴我自己,最起碼,我不該把那個帳號叫『18cm』的男孩子當成研究對象,因為我已經把他當成性幻想對象了!如果做出來,這份研究我將永遠不會願意再想起。

隔日,老公從歐洲回來。我當作沒有這一回事。事實上,也沒這回事,一切都是我腦海裡發生的事情,沒有男人存在、沒有真實的做愛動作、只有我自慰之後的高潮而已。事情的本質就是這樣。
夜晚,許久之後重逢的老公溫柔愛撫我,甚至還進入我的體內。我們作了一場愛。當我完事後起床洗澡時,一個人在浴室裡,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我腦海裡想的,還是那次虛擬的做愛。至於剛剛跟老公歡愛的情景,我卻怎麼也沒有任何清楚的記憶。彷彿剛剛只不過是完成一件..「例行公事」。
沖完澡之後,老公睡在我身邊,他似乎很累,已經倒頭呼呼大睡了。
我忽然有一種渴望,那是一種難以自制的渴望。
我將電腦從小工作桌上拿起,拔了插頭,偷偷從抽屜中拿出視訊及麥克風。一個人離開主臥室,來到旁邊的工作房間。裡頭是我的資料、以及我所有工作的報告。那是我工作的地方。
我把電腦安裝好,上了線,果不其然,『18cm』的帳號發著光,似乎在等我。

「姐∼等妳好久。」男孩打出這行字。
「等我?」
「嗯,想幹妳!」男孩這行字,突然讓我感到異常興奮。
「我老公回家了,正在睡覺。」
「喔?真嫉妒!你們剛剛一定有做愛囉?」男孩問。
「嗯」。
「那你為何不去陪他睡?睡不著?」
「嗯。」
「那我知道了!」男孩說:「一定妳老公不能滿足你,妳只好來找我啦!」
這小鬼真精!被他說中心事。
「老公不能滿足,是不是因為太小啦?」
「不是,」我等於間接同意他。
「一共搞了幾分鐘?」他問。
「不到五分鐘。」我打字:「一向都這樣。」
「不會吧?真遜?」男孩說:「姐!把視訊打開,讓我看妳的下面是不是還濕濕的?」
我打開視訊,螢幕上出現了自己的畫面,當然只是穿著內衣的下半身。
男孩邀請我點他的視訊,畫面上出現了笑嘻嘻的他。
「姐的胸部真漂亮!看到就會想要妳。」男孩打字:「把視訊放下面點,我想看妳的下面。」
我猶豫了一下,但是想想既然沒讓他看到臉,自然就沒關係。於是我把視訊頭往下調整,慢慢調到了大腿交叉的地方。
「燈光太黑,看不到,」男孩說:「可以調一下嗎?」
我把檯燈放到旁邊的小木幾上,視訊頭收了光,映出我穿著的紫色內褲。
「真美!性感極了」男孩說:「真想好好操姐一番。」
我耳根發熱,胸部有隱隱的感覺,我知道,那是未被滿足的欲望。而我需要滿足這慾望。
「陰核敏感嗎?姐?」
「嗯。」我如實回答。
「摸自己陰核,看著我。」男孩說。
我看著他,右手伸到下體,撫摸自己的陰核。
男孩在我眼前脫下了全身衣物,露出那曾讓我內心與肉體為之澎湃的男性肌體。突然,陰核感觸到這種心動,刺激也加倍了。這種肉體的刺激,讓我不自主地「嗯」了一聲。
男孩挺著男根,正對著我,打出了這行字:
「姐∼讓我來操你的穴,好ㄇ?」
我的手捨不得地離開了自己,在鍵盤上打出:「好。」
男孩似乎很興奮,接著開始搓揉自己的男根,而我,也在電腦前愛撫起自己的乳房與下體。
此時的我,衣衫不整,雖然我只穿了一件內褲跟短袖睡衣,然而我沒有合上睡衣的鈕釦,讓由輕薄柔細的睡衣領口,斜斜地橫在我胸前,露出了我右邊的乳房,全身像燃燒了一樣,慾火催促著我的一舉一動,我只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慾望,在胸口不斷的催化、擴大,心跳加速的感覺,更讓我的臉發熱了。
原本只是在內褲外面的撫慰,也隨著這股激情而慢慢伸進內褲裡面,我開始幻想男孩用他溫柔的手,進入了我的內褲,觸摸我全身最隱私的地方,想到這裡,讓我更加瘋狂!
我不敢叫出聲,雖然我真得很想,隔壁的老公已經睡了,而我卻靠著一部手提電腦,偷偷躲在我房裡,跟一個從未謀面的男孩子自慰,甚至達到高潮,這對我來說,是一件既滑稽、卻又興奮不已的事。我看著男孩的肉體,他那強健的肉體,及那根挺直的肉根,我整個人都融化了!
陰核內逐漸分泌出黏液,讓我的手濕了,這是女人慾望的泉源,隨著黏液的大量分泌,我的慾望越來越強,身體越來越熱,喉嚨也感覺到乾凅。
現在,多想真正跟這樣的男人交歡一場!讓他進入我體內,用肆虐的肉體擺動,幫我驅走那份空虛跟需要!
突然,當我正入神沈醉在自我的幻想裡時,門外有人敲門。
「老婆?妳還忙啊?」是丈夫。
「嗯,我還要忙一下,」我趕忙扶正衣衫,關掉視訊,打開我的檔案。
丈夫開了門,走了進來。我回頭看他。
「這麼忙啊?」
「是啊,」我幾乎停止呼吸,用很緩和的口氣回答:「有份研究報告,我得趕出來,你先睡吧!」
「唉,真是忙,剛剛忘了跟妳說,我明天跟老陳換班機,要飛一趟日本。很近的,半夜就會回到台灣。」
「啊?」我問:「那你還不去睡?」
「不要緊,反正還有時間睡,妳忙吧!我不吵妳。」丈夫笑著:「我先睡了。」
「好。」我說:「晚安。」
丈夫離去之後,我舒了一口氣。腦海裡一片空白。
從來沒注意到,原來我嫁的男人已經是有白髮的中年男人。而且似乎在夜裡,看起來更蒼老。
突然,一個年輕的男體進入我的腦海。
我打開電腦,開了視訊。也開了他的。
「怎麼了?」
「沒事,斷線。」
「該不會是老公來查勤吧?ㄏㄏ」
這年輕人猜的真神!
「哪有?」
「好刺激喔!姐,萬一妳老公知道妳跟我在網愛,會怎樣?」
「不會怎樣。」我沒好氣的回答:「能怎樣?」
「ㄏ∼姐真像是偷情的女人,連口氣都跟前幾天不同,ㄏㄏ,棒!」
「是嗎?」我懷疑。
「是啊。不要浪費時間吧,我們繼續做愛吧!」
男孩又開始擺弄自己的身體,一根頂的幾乎快八十度的男根,在視訊方格理看得一清二楚。
這也再度撩動我的慾望,我又再度把手放回原處。開始撫慰自己的肉體。
慢慢的,那感覺又如同死灰復燃一樣,在我的心裡與肉體燃起,我享受這份自慰的快感,真的!就這樣,我很快又達到了高潮,從沒想過我是這麼一個淫蕩的女人。
我們沒有停止幻想跟對方交合,男孩抖動著身體,似乎在緩和我的情緒,我看到他搖擺臀部的樣子,笑了!
突然之間,我發現自己深藏已久的慾望,竟被一個十幾歲的男孩給引燃了。
「笑死我了,」我打出字:「你這姿勢。」
「怎樣?我很可愛吧?」
「嗯」,我一邊微笑一邊打字,連我自己都可以感受到那種會心的微笑所展現的女人性感。讓我很愛這份感覺。
「姐!高潮了嗎?」
「嗯。」
「但是,我還沒呢。」
「可是,我累了。」我打。
「拜託一件事,讓我看看妳的臉好嗎?」
我猶豫了。
剛剛的身體都被他看光了,現在還讓他看臉?
「拜託,一下下。」男孩哀求著:「一下就好。」
我竟然也沒全部拒絕他的要求,可能是因為內心的緊張與恐慌,都被剛剛的高潮所淨化了吧?
我慢慢把視訊拿到電腦面板上,畫面上出現我的頭髮,是微長的直髮,然後到我的臉頰,不多時,我在電腦上看到我自己的臉。那一對眼睛,明明亮亮,是我最驕傲的地方,遺傳自我媽,我知道我並不是天生的美女,也不算是麗質天生,只是斯文秀氣、甚至有點男人緣,從中學以來,也不乏追求者,但我因為出身比較困苦,所以總是埋首唸書,從來不把愛情當成一件認真的事情。
「啊!姐,你真好看∼」男孩說。
我立即把視訊拿下來,真荒唐!我竟然會暴露自己的外貌?剛剛是被這男孩勾魂去了嗎?
「想不到網路上竟有妳這樣的美女,真是打破了傳統的觀念。」男孩說:「網路不再是硃羅紀天下了,ㄏㄏ,讓你看真值得。再讓我看一下。」
「不。」我打回去:「不給看了。」
「拜託啦,姐,漂亮性感的姐,我看到妳,又想打手槍了。」男孩說。
以往,若聽到男人這種直接的言語,我會覺得一點意思也沒有。然而,不知怎地,虛擬世界的語言,竟然沒有什麼讓我感到威脅的地方。

青春是一種我漸漸覺得失去的資源,特別是跟那個男孩交往以來。每次一想到我們之間差了十幾歲,做得卻是我白天根本不敢想像的事情,內心就有點怪怪的。
這種虛擬的精神外遇,總會遇到一個瓶頸。
跟男孩之間的網愛,每次都能讓我達到比丈夫還亢奮的高潮。
肉體上的需求也因為高潮的頻繁而漸漸增長,我深深覺得,越來越無法透過視訊跟聲音的傳達,而滿足我更深層的肉慾。
不知不覺,我忘記了研究的事情,男孩粗壯而年輕的男性肉體,對我的性吸引力越來越大,而彼此熟悉的感覺越深,也越喚醒我內心沈睡的那一部份。
我深知我已經無法拴住自己的肉體,那種已婚婦女的貞潔感已經到了破裂的臨界點。
毫無疑問,在這種情形下,我跟男孩總會有見面的一天,尋求那份真實的肉體所帶給我的渴望與愉悅。
我期待著,期待著那道心防破滅的那一天。

「姐,跟我見面吧?」在一次網愛的高潮過後,他又提出了這樣的要求:「真實地來做一回愛。怎樣?」
我沈吟著,高潮後殘留在體內的興奮感,讓我有種想答應的衝動。
我沈思著,禮拜四是最好的時機,那天下午沒有課,老公又排定飛歐洲,難道這就是一個真正偷情的機會?
體內突然又浮現了生理的慾望,那是還沒被滿足---或者說---其實從未被滿足的慾望。
「嗯」,我像是犯罪一樣打出了字:「禮拜四吧。」還有三天,也剛好是排卵的日子。
「真的嗎?要跟我見面嗎?」
「嗯。」
「太棒了。妳一定會愛死我的。搞不好會有愛的結晶喔ㄏㄏ」男孩打字。
「是嗎?」我心裡認同,但並不表現出來。
就這樣,我們約了一個地點,我也準備要開始我的「禁忌約會」,一次外遇。
從那晚起,我開始徹底保養全身肌膚,只希望在他面前,不要呈現出任何老化的跡象。

那一天我刻意打扮了一下,穿上性感的高跟鞋,雖然我已經忘記了我們見面時的任何寒暄,只記得那是讓我難忘的激情午後。
男孩整整比我高出三十幾公分,魁梧高大。而我原本就很嬌小苗條,腰身纖細,一百五十幾公分四十公斤,這樣的身體比例,讓我更加亢奮,高漲的情慾也幫我擺脫了世俗的觀念,「我是來偷情的」
一進了汽車旅館的房間內,男孩就迫不及待的吻我,我沒有太多抗拒,想抗拒,幹嘛來?
我們緊摟著擁吻。我可以清楚感受到那份性慾,從我們交纏的的唇間,來到我的下體。
男孩迫切而俐落地脫去了我的衣服,脫到我們兩人都一絲不掛。
我喜歡這種直接的方式。既然來了,就是這樣,不必隱藏什麼,反正就是肉體交歡。
男孩把我摟到床上去,開始吻我的乳房,慢慢遍及我全身,包括我那最隱私的部位,我一向不喜歡老公吻我那裡。男孩也是再三拜託的,我才勉為其難答應。
當男孩的隱私部位碰觸到我的性器官時,我渾身發抖、也發熱。
那種感觸,對於一個從未真正有過性滿足的成熟女人來說,就像是一種鴉片,吸了,就會上癮,沈淪在無法自拔的深淵。
我沈醉在那份親密的肉體感官,他的唇貼我兩腿之間。
「真想好好跟妳做一下午呢。」男孩說。
「好!」我回答。
午後的一絲陽光從密閉的窗簾邊縫躍動在我的胸前,時而跳動到男孩的後腦杓。
陽光是靜止不動的,躍動的是我跟男孩的身體。
「姐,我愛妳。姐姐老婆….」男孩臉龐緊貼我胸前,我深刻感受到他舌頭熾熱的燙吻。兩腿之間的地帶,緊緊地含住了男孩的肉體。那堅硬的男性肉體,直頂著我。
一種放浪的自由,一種無比的愉悅∼
「喔∼啊∼親親∼親愛的∼∼我愛你∼」我喘息著、叫著。
我從未喊過,也不知從哪看來這些言語。
我記得我喊了他「弟弟」、「哥哥」、「老公」好幾種稱呼,我覺得那是男女肉體交合時的親密感。

「姊姊老婆….姊姊老婆,」男孩一邊攻擊我,叫道:「妳舒服嗎?我幹得妳舒服嗎?說!說啊!」
到了此刻,我已經感受不到「幹」字是髒話了---那只是純粹的肉體動作。
「你操人家操得很舒服啊!」我呻吟著:「操得人家下面很濕啊……」
男孩聽到我的淫蕩話語,似乎更加興奮。
他的男根在我體內極有技巧地碰觸每條性愛神經,他非常霸氣地嘶磨著我的深處。
男根的頂端很粗大,磨得我下體全身發麻,肯定一般女人受不了這種嘶磨帶來的快感。
「幹死我,人家愛你幹….」我一直反覆呻吟這一句。
「我一輩子都要這樣幹你,操你,親姐老婆…好不好…好不好?」男孩邊吼邊頂我的肉體深處,帶給我更猛烈的歡愉。
我跟他的男女裸體,深深地交纏擺動,姿態淫穢到極點,刺激也登上最高點。
「好,好!…啊∼∼不要∼」我叫著:「不要啊…..」我達到高潮了。
那一刻,男孩頂到我最深處了。
不該說他是男孩,他已經是男人了。
男人似乎知道我的喜好,他深深地把自己的男根沈到我最深處,然後搖動他結實的臀部。
那種滋味,讓我真的瘋了。每一次插入我體內的動作,都能帶給我生不如死的快樂。
「喔∼親姐∼親老婆∼我都噴給妳,老公…都噴給妳啊∼親姐∼我噴了喔…. 噴啦∼啊啊….啊啊.」男人一陣激盪,身體爆發著一股動能。

我急忙說:「好弟弟…快停…停下來…唉喲…別再插了…快…拔出…來…今天不安全…不能射…在裡面……唉喲……別插……求求你……」
他這時哪裡還管的著我,他正爽到緊要關頭跟本捨不得停下來。
我見他絲毫沒有停下拔出的意思,又覺得穴兒中的雞巴更強更大了,索性夾動起穴肉,乾脆配合他爽到底了。

「喔…」,我的陰道逐漸收縮,那是一股強烈的快感,對我來說,好像是創造生命的開始,而我的臀部也不斷地抬高接受他的衝刺撞擊。

「姐!一起來好嗎?我真的看妳快不行了,我想射在妳子宮裡面…妳裡面…就是要幹到妳大肚子!」
聽到這句話,我更加興奮,那是一種期待受精的本能,快感一直未曾間斷,男孩一直說著、喊著要讓我懷孕,我並沒有很專心去聽,只是耳邊一個男人的聲音,加上肉體上的滿足,似乎夠我享受的了。
我毫不保留地承受了他終於爆發在我體內的精液。「姐!真棒!我愛妳!」男孩狂亂地說:「操妳,我要操妳,操到妳懷孕!」
「啊…..」第一股高潮來臨時,我幾乎是費了好大力氣壓抑,才得以不喊叫出來。
但是那股衝上腦門的快感,讓我產生強烈的暈眩、迷亂以及亢奮,接著,我聽到男孩喊著:「姐,我射了,都射給妳!給妳!喔!全射到妳體內啊!」
那噴洩而出的雄性激流,快速而毫無阻攔地直衝我體內深處,進入了最深處的子宮,具有生殖力的億萬精子,毫不留情地進到我體內跟卵子結合。我也把雙腿高高舉起,扣著他的腰,小穴緊貼著陽具,似乎是熱情的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伴隨著精液的到來,讓我又產生了一次的高潮,我已經無法忍住,發出了呻吟:「喔!啊…….」我皺眉叫著,事實上,那是充滿興奮而滿足的叫聲。持續了好久好久。…………….
乘著這交錯的快感,我被帶領到一個從未感受的世界。

我們的肉體依然緊緊地鎖住,彼此感受著對方的喘息和心跳,以及燙到有點過份的體溫。
他抱著我不放,下體結合在一起,彷彿真的要讓我受孕一樣,插的緊緊的毫無空隙,不讓精液滲出外面,我早陷入迷亂的境界,就這樣任由他去了。
過了許久「來,姊姊,」男孩離開了我的身體,「我們去沖澡。」
男孩拉著我,來到豪華的浴室。打開了水龍頭,水柱沖在我們的裸體上。
「啊哈哈….好冰啊….」我又笑又叫著。
「冰火五重天….」男孩笑著。
「什麼?」
「你沒看電視嗎?不知道冰火五重天?」
我搖搖頭。
「我教你,不要動,」男孩將蓮蓬頭的水直接沖在他下體。
「幹嘛啊?你不冷啊!神經!」我笑罵。
男孩笑著:「幫我口交。姐。」
「我不要,」我笑:「剛剛你有那個…黏黏的….」
「都洗乾淨啦,」男孩說:「快點啦,老婆…..」。他撒嬌著。讓我很無法抵抗。
我低下身來,望著那半挺立的男根,似乎很巨大的樣子。
「水很冰啊,不要濺到我啊…」我抗議。
「好,」男孩突然把水轉熱,然後叫我「嘴巴張開」。
「幹嘛?」我問。
「吸一口熱水,快點,含住我。」男孩催促。
「冰火五重天?」我問。
「對,快點。」
我用手掌汲了熱水,吞了一口。然後含住他的。
他的男根依然有點冰冷,熱水一觸,他「呼」地叫了出來。
我並不常做這件事,但是此時卻沒有任何抗拒。
他男性的肉體,在我的嘴裡慢慢恢復了原有的堅硬。
「啊∼老婆…」男孩開始叫著:「來啊!來啊!快點。」
他甚至抓住我的頭髮,然後把我的嘴巴當成下體一樣,一直不斷地抽著。
「你….不要…」我覺得這動作很有點受辱的感覺:「不要這樣!」
「喔∼親姐姐,那你得再讓我幹一次!」
男孩性急地將我的身軀扶起,讓我手托在牆上,背對著他。
他很快從我後面進了來,我也不知道為何會這麼輕易。
他進來了,又燃起我的熱情。那感覺又是另一種不同。
我們在浴室裡,又做起愛了。
他一邊握著我的乳房,一邊從背後進入我。
我轉頭看見鏡中,自己被今天才見面的男孩插著,滿臉浪意,心裡不禁浮起奇異的感覺,於是自動的將屁股翹得更高,讓他可以再插深一點。
終於,男孩射了,那是因為要射之前,正好我也來了一次高潮,所以穴肉更緊縮,使他再也忍受不了,跟著來了高潮。

哼哼啊啊的事情,不必多說了,我被男性填得滿滿的身體,當然又令我再度瘋狂了一次。
他跟丈夫完全不同,我背叛了丈夫,但是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我們像一對戀人,不像偷歡男女。
如果說,過去的網愛是虛無,那麼,這次真實的做愛,則是一場夢。
一個我不太願意醒來的夢。
一個「背叛」的夢。
一個讓我擁有孩子的夢...






















0.015034914016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