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戰狐列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 前序 *

話說這幽靜嶇險的陽清山,山高水深,飛禽走獸,雲霧繚繞,樹木叢生,乃是道家至寶奇山,千百年來,道家憑藉此山發揚光大,在中原武林中樹立起了威信,其現任掌門上虛道長被當今武林推崇為右盟主即為明證。 然而近幾月來,這陽清山中頻出怪事,道家弟子接二連三地莫名死去,且死者多為青壯年,死時全身赤裸,塵柄堅挺,至陽之物流出血水,顯然是精盡噴血而死,一時全山弟子皆心驚膽顫,夜間不敢獨自外出,守夜者也由二人增至四人。即便如此,仍不斷有弟子如此慘死。 據守夜者講,每晚子時前後,山後似有一股妖氣襲來,但轉眼間又不知蹤影,約過半個時辰后,只聽山中某個地方傳來幾聲年青男子的乾嚎,等糾集人等過去查看,那人早已斷氣多時,只是從其陽物的龜頭中不斷湧出血水。
------------------------------------------------------------------------------
* 元麒傳 * 陽清山太明觀內,上虛道長道:“莫非又是狐精作亂?我曾聽師祖講,此山雖為道家所有,但因開山師爺曾為辟山殺死多隻老狐。每過百年,便有狐精出來作亂,雖每次都將作亂之妖狐除去,但我派也有弟子傷亡。而且山中之狐成精后,皆通“吸精大法”,補取男子之真陽,以增強其功力,助妖狐得道成仙。現今我陽清山中連月出現我門弟子慘死之怪事,定為妖狐出來作亂,如此,乃是我派之劫數也。” 聽得道長之言,四座皆驚,人人自危。大弟子元麒見得此般情景,便道:“各位師弟不備驚恐,那妖狐哪真有如此厲害,況且我門善戰者眾,道家功法也是一大門派,博大精深,大家若是這樣害怕,豈不讓武林中人為笑柄?師父,今夜就讓弟子在九真殿中守夜,真有什麼妖狐,也好通知大家起來捉妖!”。 “元麒,你主意雖不錯,但為師的還是覺得太危險,不如多叫幾位師弟與你一起守夜如何?” “多勞師父費心,就我一人足夠。今夜大家都去休息,如有動靜,我立刻叫大家起來即可,不必興師動眾,再說九真殿與師弟們的臥房只不過百米之遠,真若有事,我一叫喚,師弟們便知。” “師兄,還是我陪你一起吧!兩人也好有個照應。”,三師弟元凡道。這元凡今年十八歲,因是元麒將其引入師門,所以向來與元麒要好。 “元凡,不用,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還要練功呢,我武功甚好,沒有事的,你不用擔心!”

“如此,元麒你可要多多小心吶,若有情況,即刻喚醒眾師弟捉妖!”,上虛道長見元麒這麼偏執,無奈地說道。道長接著說:“本門弟子聽令,為應應如今之特殊狀況,大家務必團結一心,同力捉妖,早日誅狐,否則,本門將遭大難。在此期間,本門弟子夜間皆應護住真陽,牢記《固髓訣》,另每人每晚到藥房領取三粒“益陽丹”,此丹可助男子固精,睡前服下,以防狐精乘人不備吸取元精,此訓大家謹記!” 眾道家弟子聽令后,皆道:“謹遵師命!吾等必將全力捉妖!”,接著弟子們問道長還有什麼要注意的,道長道:“元麒、元覺、元凡三人作為三大弟子,在此期間應全力協助我主持本門大事,時刻聽從師令,其餘弟子均應聽從三位師兄的調遣,違者按門規處治。元麒、元覺、元凡,你們之中如有人違反師令,為師將其遁逐出門,永不召回!”。眾弟子皆稱是是,之後退下。 是夜,元麒盤坐在九真殿內練功守夜。因是暑天,加之練功時真元之氣在體內經絡遊走,元麒覺得混身燥熱難當,索興脫去上衣,打著赤膊,露出一身健壯的肌肉來。這元麒,正處三十而立之年,雖是三十而立,但卻從未沾過女人的身子,還是童子雞一個。他大眼粗眉,身強力壯,是道家弟子中武功最高的。 九真殿內搖晃的燭光映照在元麒身上,他此時正念叨著《固髓訣》,突然,從殿外飄來一股半透明的輕煙,還夾帶著些許蘭花的幽香,這香氣使得元麒疲勞的精神為之一振,他睜開眼睛,見周圍平靜異常,便張口作了幾次深呼吸,元麒頓時覺得體內元氣亂竄,趕緊重新念起《固髓訣》,但收效甚微。非但如此,元麒還感到下體正湧動著一股股熱氣,煩燥難安。 正在元麒迷亂之間,忽然有一隻女人的手從元麒身後伸過來,輕輕撫摸著元麒的胸膛,“是誰?”元麒想大吼一聲卻沒有氣力,只從嘴裡吐出這兩個字來。他同時扭頭張望,發現一渾身散發著幽香的約摸十七、八歲的赤裸女子正在向他微笑,元麒定眼一瞧,那女子長得分外妖嬈,一雙杏眼含情默默,櫻紅的小嘴微微啟動,真是美若天仙。 再看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煞是性感,胸前雪白豐滿、富有彈性的兩個乳房上分別點綴著粉紅色突起的大奶頭,此時正一晃一晃地隨著那女子的身軀扭動而蕩漾著,兩隻玉腿又長又細,實乃仙女下凡。 元麒不愧是血氣男兒,他雖身處道家十多年,清心寡欲,一心向道,但平生第一次見到如此狀況,塵柄不免有了動靜,全身的血液湧向那裡,那陽物就開始昂起頭來。他心動不已,不禁向女子那私秘之地張望去。 “哥哥,你真壞,不許你看!”那女子害羞一樣地用手捂住私處,從她身上飄來一陣陣剛才聞到的香氣,元麒感到六神無主,血脈賁張,口乾舌燥,心智迷糊,“你是不是,是不是那個狐精?”元麒突然感覺到了什麼,但一切都遲了。 因為從那女人身上飄來的香氣正是所謂的“起淫毒霧”,此霧系用陽清山中四十九味巨毒之草藥用冰泉水浸上九九八十一天、再在烈日下暴曬九九八十一天、最後用火煙熏而成。它可使聞到其氣味的男人立即起淫動欲,其物且可連戰九女而不倒,而一旦泄精,將泄盡元精並噴血而亡。化解之法唯有立即喝下浸泡之冰泉水,而此水只有狐精才有,故一旦吸入此霧,除非狐精動了惻隱之心,否則必將被妖狐吸盡元精而亡。 “什麼狐精不狐精,喲,你這個男人可真不知趣,看起來倒是一副好身板,也真夠可惜的,見到女人就說是狐精,一點風趣也沒有,剛才不是看傻了似的,真是假裝正經!嘻--”那女子雙手捂嘴笑了起來,露出了元麒早已期待一窺的私處,元麒想見見女人到底是個什麼樣。 “你能走近一些嗎?你叫什麼名字?”,元麒睜大眼睛瞪著,他想儘力看清女人的私處,因為光線太昏暗,所以他叫那女子走近一點。至於師訓,他怕是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怎這麼性急,待會兒會讓你看個夠的!”,那女子挪動著一雙玉腳走得更近了,嘴裡飄出銀鈴般的笑聲,這笑聲讓元麒更感到頭暈目眩。“哥,你好壞喲,這麼捉弄人家,有什麼好看的?”。 此時,女人的私處已貼在了元麒的鼻子上,他分明聞到了女人特有的氣息,那味道讓他心臟加速跳動,下身也立刻膨脹起來,那根火棍子似要真的冒出火來一樣,堅硬地挺起,撐起了褲子,像是一座山丘高高聳立。女人那地方也冒出了潺潺漫泉,又香又甜,元麒用鼻頭轉磨著女人的洞口,那洞門邊上長滿了嫩嫩的海苔草,每根草上沾著從洞里流出的星星泉珠。 “嗯,妹妹,好香啊!”元麒伸出舌頭舔了舔洞口的泉水,發出感嘆。那女子身子一抖,“哥,舒服,再舔一下,好舒服啊,快舔我的寶洞----快舔----”,女人雙手扶住元麒寬厚的肩膀,向前扭動著玉臀,將整個玉戶緊緊壓在了元麒的臉上。 元麒雙手有力地捧住女人的玉臀,舌頭一遍一遍地在玉門上打轉,女人玉手托起自己胸前的兩座玉峰,不停地揉著,口中不住地呻吟,元麒舔吸著從洞口中不斷流出的清泉,直喝下了肚。 “妹子,你身子好香、好甜吶,我--我想死你了,太好喝了,醒腦提神,真是世上難得的蜜一般的泉水,啊,好喝!”元麒邊舔著女人的牝洞,邊喝著從牝洞內流淌出的股股溫泉。 “哥,我本姓田名翠玉,你就叫我翠玉吧,你快舔呀--我真太舒服了--啊--快舔--”。原來此女人即是陽清山中作亂之妖狐,她欲得道成仙,遂幻化作美女模樣,專門勾引道家弟子,妄圖吸取男子元精,增補其陽氣不足之弊,迅速提升功力,以達到其成仙的目的。看來,元麒今天是躲不過此劫了。 “哥--你喝飽了沒有--癢死了----哦----好癢啊----哥哥----你好會舔--我受不了了----我的小穴好癢--快--快用你那根棍子捅我----喔----癢啊----”,田翠玉完全被元麒的舌頭征服了,那牝洞似開閘了一般,淫水洶湧,順著元麒的下巴淌了元麒一胸口,又延著元麒塊狀的腹肌流進了元麒的褲衩內。 元麒襠內之物被這甘泉一浸,頓時起了精神,開始長大了,變得越來越粗、越來越長、越來越硬了,元麒褲襠上的那座山丘一個勁兒地高聳挺立,就快穿破元麒的褲子了。 元麒吞下三粒“益陽丹”,感到塵柄漲得更加難受,索性站起身子,一股腦地脫光了褲子,他胯下那根棍子此時正一下一下地向田翠玉點著頭,妖狐定眼一看,頓時驚呆了,這根棍子足有八、九寸長,碗口般粗,頂上龜頭恰似一個大鴨蛋,棍身青筋暴露,婉如粗藤繞柱,實乃天下第一柱。 “太棒了--哥哥--你讓我陶醉了,這麼粗壯的東西我從未見過,真怕受不了,哥哥----快----快把你的棍子放進我的洞里,哥--快來插我----快來捅我--” 元麒這時也心急火燎,慌手慌腳,他抱起狐精的玉體走向供奉水果的香案,邊走邊吃著妖狐的兩粒奶頭,吮吸得“--滋--滋”有聲,到了香案面前,便將玉體往香案上一放,自己則站立在香案旁,將她兩隻玉腿往雙肩上一扛,用這“老漢推車”的招術插香牝,此時狐精的牝洞便大開了,洞內淫水從洌開的洞口有節奏地往外噴著。

元麒手握著塵柄,用龜頭在牝口處研磨,一圈又一圈,龜頭沾透了淫水,顯得更碩大了,“----啊----哥----你好壞----不要再磨了----哦----哦----我小穴癢死了----好哥哥----你快進去吧----喔----”狐精扭動著腰肢,不住地浪叫“求求你了----哥----快點用棍子--插我的小穴----插我----”

元麒聽得妖狐的淫言穢語,完全喪失了理智,“翠玉妹妹,我要插進去了!”,話音剛落,只見元麒將壯腰往前一挺,屁股一拱,那大龜頭便入將進去了,既已入得了龜頭,元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雙手揉捏著狐精的一對酥奶子,屁股不停地前後運動,他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衝動。 “----喔----哥----你真夠勁----我小穴舒服--極了----再用力----哥哥--哦----用力----哦----哦----感覺真好----大雞巴哥哥----呀----輕點----好大的一根雞巴----喔----我要飛了----舒服----對了----用力----啊----骨頭散架了----哥----你真威猛--啊----大雞巴撐死--小穴了----哦----” “妹子--你真浪--”,元麒口裡吐著粗氣,將塵柄進進出出,香案上淌滿了淫水,九真殿外輕風吹得樹葉動,九真殿內一個道家弟子卻與一隻妖狐在戳牝,想來這武林天下,真是無奇不有。 “----喔----頂到花心了----爽死了----喔----大雞巴頂到--花心了----我的親漢子----親祖宗----喔----花心癢--啊----哦----哥--大雞巴哥哥----磨花心----花心難受----頂住----喔----頂住----舒服----再來一下----喔----親哥----頂住花心----磨----磨花心----飛了----” 伴著狐精的淫叫,元麒不顧一切地將塵柄深深地插入,並用“三淺一深”之招術抽插著,塵柄頭隨著有力的抽插,一下一下地撞在妖狐的花心上,元麒順狐精之意,屁股左右轉動,將龜頭研磨著花心,那狐精被研磨得細腰頻扭,肥臀擺動,兩隻腳勾住元麒的腰身,張大牝口,使元麒的塵柄大力向花心深處挺進。 “----哥--你真會戳牝----哦----哦----身板真結實----將小女子插--死了一般----舒服----我的大雞巴--哥哥----你是我的親丈夫--好漢子----喔----喔----太爽了----花心撞碎了----死了----哥--哥----龜頭磨呀----磨花心----我要丟了----丟了----大雞巴哥哥----哦----喔----” 這元麒真是厲害,直弄了二、三千抽還不見完事,倒是狐精先丟了,花心深處噴出的幾股淫水將元麒的龜頭沖刷了一遍,被這熱燙的淫水一衝,元麒的龜頭頓時膨脹得更大了,將妖狐的整個花心完全頂住,花心內的淫水想噴卻被抵住,漲得妖狐不住地浪叫著,雙只玉腿胡亂掙扎著。 “----爽----大雞巴哥哥----喔----龜頭壓得花心--好難受----哦----龜頭大----太大了----好哥哥----花心受不了----哥----你抽動雞巴呀----大雞巴抽動起來----啊----好爺爺----雞巴頭子--真有力----小穴爆了----花心爆了----大雞巴哥哥----快用力地插----抽動啊----用力地戳--啊----喔----戳啊----” 這一男一女將這道家九真殿聖地搞得淫穢不已,空氣中蔓延著妖狐的浪叫和壯年道士的喘氣聲,這對男女就在九真殿內供奉的各位神仙的眼皮底下奸干,這妖狐對男人的吸引力可真是不可小瞧。 妖狐此時已丟了多次,那元麒卻仍在買命般地猛插猛干,花心內不斷噴出熱辣的淫水,元麒再也受不了了,他挺起壯碩的腰,帶動屁股發狂般地頂著粗大的塵柄衝刺,一下兩下五六下,八下九下十幾下,二十下三十下上百下,下下到花心,下下都帶勁,下下不要命。 這妖狐田翠玉這時可不陪元麒玩到底了,她乘元麒全力將塵柄戳到牝底、龜頭陷入花心深部之際,猛然將牝門一鎖,牝肉緊緊夾住元麒粗硬的塵柄,默默運起《吸精大法》功法,將花心大張,掐住碩大的龜頭,花心中突然長出了刺一樣的硬毛,磨刷著飽滿的龜頭,元麒大叫一聲不好,兩目圓瞪,雙手狠狠摁住香案桌面,兩腳用力蹬著地面,口鼻內粗氣一齊噴出,“--呃----呃----我要射了--泄精了----啊----” 頓時,一股股濃白熱燙的童子精從元麒的龜頭眼裡噴射出來,“----啊----爽啊----舒服----好燙的精----真多----花心燙死了----”,田翠玉將元麒的元精悉數吸入花心,元麒的身子一陣狂抖,屁股不停地顫動,男精仍在狂泄、狂射。“--你----你----”元麒指著田翠玉剛說了兩個“你”字,便兩眼一黑,整個身子癱倒在了地上,斷了氣,從他的龜頭眼裡仍不斷冒出似精似血的東西來。
------------------------------------------------------------------------------
* 元覺傳 * 時值四更天,道家眾弟子正在熟睡之中,因為今晚有大師兄元麒守夜,誰都睡得很踏實,現在看來,這真是極大的諷刺。風清月明之夜,不時傳來知了的叫聲,在這寂靜的空中傳播。 太明觀北廂房內,此刻正有一對男女正在偷歡取樂。這姦夫正是元覺,而淫婦名叫月菊。要說這兩人,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姦夫淫婦,男的身強力壯,女的嫵媚多情。他們脫光了衣物,赤身裸體地在元覺的床上纏綿著。 好個元覺,雞巴真夠大,直把月菊看得目瞪口呆,愛不釋手,月菊纖纖玉指輕握著元覺的大雞巴,牝口也就有了涓涓細流,月菊用香唇親吻了一下大雞巴,這根壯碩之物頓時昂首挺胸,七、八寸長的棍子上暴露起青筋,龜頭像個又圓又鼓的大李子一般。 “哥,你這根雞巴真是讓人害怕,我怕我的小穴會受不了的!”,月菊被這象徵著男人健壯的東西給驚嚇住了,再也沒有了少女的害羞,將玉手緊緊握住元覺的雞巴,從開始時緊閉的香唇內伸出舌頭,一遍遍地舔吸著大龜頭。 元覺被女人一舔,頓時全身象是被電了一下似的,雞巴被電流刺激得更加粗硬,“妹子,你的嘴功夠厲害,你放心,等一會兒,哥哥一定讓你舒服,不會弄痛你的,包你爽!”。 月菊的身子漸漸起了反應,一對大奶子鼓脹得象充滿了奶水似的,兩粒草莓般的乳頭微微上翹,從桃源洞里流出的淫水將床打濕了大片。元覺略施些手段,將牙齒輕咬著月菊的兩粒香乳,並用舌尖舔吸著乳暈,將兩根逍遙指探入桃源洞口,不停地抽動著,還不時地摸捏著洞口的粉紅色相思豆。 “----哥----你好壞----喔----噢喲----小洞洞決口了----好哥哥----別再逗--相思豆了----哎呀----哦----乳頭被你咬裂了----噝----喔喲----哥----好漢子----妹子好爽----舒服極了----我--我要你的大雞巴----喔喔----小穴癢啊----哦----親漢子--好哥哥---我內心空虛極了----要--要男人啊----哥----快將你的大雞巴插進來----讓我爽一爽----哦哦----噢----來呀----”。 元覺聽得月菊的浪叫,再也把持不住,便將月菊的雙腿拔開,酥胸橫陳,牝穴大開,厚大的嘴唇對準月菊的櫻桃小嘴不停地吮吸,兩人的舌頭也在進行著肉搏戰,元覺一雙祿山之爪握住兩窩酥乳,挪動結實的屁股,將大龜頭將軍頂開玉門關,對準牝洞,腰一發力,屁股猛地一沈,頓時聽得“噗呲”一聲,南華李般大的龜頭撞進了玉女關,元覺上下拱頂著屁股,龜大將軍便開始衝鋒陷陣。 “----哎喲----我的好漢子----你輕點----喔----你太大力了----我的小穴還未開過苞呢----痛呀----龜頭太大了----哦哦----噢喲----小穴撐死了----好男人----你輕一點----啊----雞巴太大太硬了----象圓棍子般----哦----沒想到男人的東西--這麼讓人陶醉----哦--喔----火燙異常--是根點火的棍子啊----哥哥----丈夫----我的心肝----你輕一點----唔唔--呀呀----” “妹子,哥哥一定會戳得你舒服,搞得你浪穴爽的,你稍稍忍耐一點,大雞巴已進去三分之一了!”,元覺邊插動著雞巴,邊將雞巴停在洞口不遠處扭動著壯腰,將深凸的龜棱磨擦著洞壁,直攪得洞里淫水不住地浸出玉門,嘩啦啦地淌著,將元覺的兩個大卵蛋浸得透濕。 “----唔----還只進去三分之一----噢呀----好大的雞巴----小穴會讓你戳穿的----哦----親--親漢子----舒服----喔喔----爽啊----大雞巴在幹什麼----哇----哎呀----爽死了----小穴快被龜棱磨破了----痛----不--好舒服哇----我的好哥哥----哦哦----我不要活了----呀----你用力地插吧----哦喲----加大力度----啊--往深處插--用力地----哦----喔啊----真是根好雞巴----” 元覺隨著月菊的淫聲浪語將大雞巴不停地插著,華南李般的龜頭象是一個大鑽頭,跟著屁股的運動不停地往洞穴深入插,元覺抽插了幾十下以後,猛然感到馬眼前面像頂著一層什麼東西,龜大將軍被阻擋住了,元覺不敢輕舉妄動,便止住屁股,將龜頭頂著那層東西,雞巴停止了抽插。 “妹子,你牝裡面是什麼玩意兒,雞巴被擋住了。”,月菊正咿咿呀呀地享受著男人戳牝給她帶來的快感,元覺一停,這種快感突然消失了,月菊頓覺心頭空虛異常,小穴麻庠起來了,她將一雙玉腿繞到元覺的身後,摑住元覺的屁股,將元覺的屁股往下拉。 “----親哥----快動----小穴好癢----咕----屁股用力地呀----哦----不要停下來----喔喔----壯男人----你倒是插呀----噢呀----小穴發燒啊----大雞巴哥哥----用力地插----那是處女膜----呀----快----繼續插穴----你快乾啊----祖宗爺爺----我求求你了----小穴癢極了----大雞巴用力地插呀----啊----” “浪穴,我這就來了,你等著,我要發力啦!”,元覺講完,挺著這根粗長的大雞巴死命往穴里一戳,狂力拱頂了幾下,只聽噗噝一聲,那層阻擋住龜大將軍的關口就被戳穿了,一股殷紅的處女血水夾雜著淫水從牝口湧了出來,元覺的大雞巴一突破這個關口,頓時整根七、八寸長的雞巴全根沒入了牝洞,大雞巴像插入了熱水裡一般,連棍子根部的一撮黑毛也被帶了進去。 “----呀----哇呀----小穴插破了----大雞巴真厲害----哦喔----真是英雄的雞巴----哦----哦----直戳到花心了----好爽----哥----你不愧是--大雞巴哥哥----我願天天讓你插穴----啊--呀----舒服哇----大雞巴再來一下----哦--喔----親漢子----屁股用力地----好爽啊----花心等著大雞巴----哦哦----我要死了----真舒服----親爹----龜頭這麼大----撐得花心好難受----你真是我的好丈夫啊----天啊----花心都快被你撞爛了----哦----再來撞一下----對--對極了----大雞巴哥哥----你真神勇----我被你乾死了----我--心甘情願----你只管用力地插----大力地戳啊----舒服----真是舒服極了----啊----喲呀----” 這月菊被元覺幹得快升上天了似的,扭動著水蛇腰肢,不住地狂聲淫叫,這浪叫聲劃破寂靜的夜空,漸漸超過了知了的鳴叫聲,驚醒了熟睡中的年輕道士們,他們出於好奇,都只穿著褲衩就起身到了北廂的這間房前。 剛到房前,眾弟子便聽見從裡間傳來一個女子淫浪聲,“----哦----啊----哥哥----大力地戳----大力地插--呀----你的雞巴--好大----又粗----又硬----又長----直頂到了我的花心子----沒命了呀----喔----喔----再大點力----對極了----就是這樣----哦----你是我的親哥----哦----你是我的祖宗----啊----太帶勁了----好大的龜頭喲----頂得我真舒服----啊----爽啊----大雞巴哥哥----我受不了了----別抽出去----磨--磨花心----用你的龜頭磨----死勁地磨----”

這充滿激情的淫叫,使這些年輕的道士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們一個個用手指沾著唾水,戳穿窗戶紙,睜大眼睛往屋內看,只見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在忘情地火拚,他們不顧一切,將表演發揮到極致,完全乎略了觀眾的存在,映著燭光,那結實的男人頂著他的一根粗大陽具在那柔弱女子的牝洞進進出出。 這兩位現在採取的是“隔山取火”式,即男子取站立姿勢,女子則趴在床上,背對著男的,哥哥手扶住妹妹的肥臀,將雞巴從妹妹的身後插入,這樣的體位,哥哥可以將雞巴更加深入地送到子宮頸,那妹妹也更容易達到性高潮。 屋內那位哥哥,此時不知是不是知道有眾人的觀看,更加賣力地乾著,那張床也被弄得“--吱----吱--”地響,真是狂風驟雨,不讓分毫啊。漢子夠威猛,小姐也蠻嬌淫,漢子不留一絲氣力,小姐也不留一分陣地,漢子將雞巴快要扯斷,小姐將花心暴露竟放。 這充滿激情的戳牝表演,讓正在觀摩的青年道士們燥熱不已,都是未經世事的英俊後生,都是未開過葷的健壯處男,第一次見到這種火爆的場面,一根根粗壯的雞巴不約而同地扯起了旗杆子,圓大的龜頭頂得褲頭難過異常,青年道士們索性脫下褲頭,每人用雙手搓起了雞巴,人人喘著粗氣,像要熔入屋內那對淫穢男女的表演一樣。 “----舒服----哦----爽啊----喔----花心撞碎了----我要死了----親漢子----哥----啊----哦----舒服極了----小穴完蛋了----花心也要爆了----頂得難過----啊----哇----舒服----祖宗爺爺----輕一點----死了----啊----再來一下----用力地插----插死小穴----喔----用力地----哥----雞巴太給勁了----太大了----爽----真夠持久----大雞巴哥哥----我好愛你喲----你死力地干----死力地戳----戳穿我的花心----喔----我不行了----不行了----哦----” “妹子,再堅持一下,哥哥就要播種了!”,那漢子準備衝刺,他抽出雞巴,握住自己的子孫棒,用大拇指摸摸圓滑的大龜頭,然後將龜頭對準桃源仙洞,腰部猛一發力,只昕“噗滋”一聲,整根雞巴全根沒入仙洞內,漢子胸口也不禁發出一聲悶氣,漢子厚實的屁股死力地拱頂,龜頭下下撞到了花心,並且每撞一下,漢子將龜頭又大力研磨一番,直插得床上的女子呼爹喊娘般地不住地浪叫。 龜頭頂撞了花心幾百下以後,從花心內突然噴出熱熱的陰精,漢子的龜頭一下被淋得受不了,頓時酥麻異常,引得輸精管猛跳,漢子射精肌強力地收縮了十幾下,漢子大吼一聲之後,一連串的乳白色精液連珠炮一樣發射了出來,燙得花心一陣陣地顫抖,他的精種被吸入了花心,與那女子的卵子匯合去了。

與那漢子射精的同時,窗外那些青年道士也興奮地射出了又燙又濃的乳白色元精,與屋內男女一起達到高潮,整個北廂房一片年輕男子的喘氣聲。 “大膽!都給我上思過堂面壁去!”,眾人聽得一聲怒吼,心頭頓時一驚,大家轉身一看,不好,原來是師父上虛道長站在面前,只見上虛道長兩眼怒瞪,手裡拿著九節鞭,正注視著他們。“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在此做出如此有損我門的事情來,都先給我把褲衩穿上!”,一聽師父之言,年輕道士們才回過神來,原來眾弟子皆是赤裸著身體站在師父面前。 大家趕緊穿上褲頭站好,都是滿頭大汗,搭拉著腦門,不敢講一句話。只聽得“啪啪”的幾聲鞭響,眾人赤露的身體皆被師父的九節鞭打上了幾道血印,大家都咬著牙,握著拳頭,默默地妨忍受著鞭撻。 屋內那對男女被屋外的聲響驚動了,他們來不及穿好衣服,便出門來一看,見到了如此情景,女的頓時嚇得跑進了屋子,那男的也正準備進屋,卻被上虛道長喝住,“元覺,你給我站住!”。 眾人一驚,�頭一看,原來這男子是二師兄元覺,剛才與他奸乾的女子是他入道前在鄉下老家的相好月菊,只因元覺與當地鄉紳的小妾通姦被人發現,為了避禍,才不得不到陽清山入道做了道士。而月菊因思春心切,今天早上剛偷偷溜進了山,這夜裡就與元覺兩人奸干,偷盡人間之樂。 “師父,弟子知錯了,願受門規處罰,請您千萬不要趕弟子下山啊!”,元覺撲地往地上一跪,在上虛道長的面前說道。 “元覺,師父當初念你一心向道,人也長得機靈,同意收下你做我的徒兒,但是你今天的所做所為卻不是我門能所容忍。我門當前正竭力捉妖,你卻與俗女通姦,恣意圖樂,為師也沒有辦法,我有言在先,違令者必將逐出師門,你還是下山去吧!”,元覺含淚起身進了屋。 接著,上虛道長又對其它的弟子講:“你們今天因事出有因,暫不重罰你們,都到思過堂面壁三天,都下去吧。”,眾弟子皆忙退下,上虛道長也回到禪房接著打座練功。
------------------------------------------------------------------------------
* 元凡傳 * 雞鳴三次,天漸漸亮了。陽清山上早起的道士開始打掃衛生,當他們到了九真殿時,被眼前所見嚇呆了,只見大師兄元麒全身赤裸地仰倒在地上,只赤腳穿了一雙黑布鞋。供奉仙果的香案上一塌糊塗的不知是什麼液體,元麒的塵柄堅挺高昂地舉著,從他的龜頭眼裡一直到地面都是血紅的一片。 在眾人驚呼之下,上虛道長及全門弟子立即趕到了九真殿。上虛道長一見此景,狠狠閉上了雙眼,從臉上頓時流出兩行熱淚,“元麒啊,我的好徒兒,都是我害了你,不該讓你一人守夜呀!”。從弟子皆問緣故,上虛道長講“昨夜,妖狐吸取了元麒的精元,這滿地的鮮血就是元麒因元精耗盡而噴出的。”。 眾弟子皆在議論,“那狐精如此厲害,我們怕是早晚也被吸得精盡而亡了!”,“太慘了,連大師兄這麼高的武功都沒有用,我們也沒有辦法了!”,“那妖狐也越來膽大了,竟然到了九真殿上害我門師兄,看來,沒人能擋了!”。 在眾人議論之時,只有三師兄元凡眼含淚水,不發一言,他走到元麒身前,將一張白色棉布蓋住元麒的身子,用手閉上了元麒圓瞪的雙眼,口裡默默念著:“麒哥,我一定要為你報仇,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師父,我們是否能請少林同門來助我們除妖?”,元凡一心想為元麒血仇,對師父問道。 “也別無他法了,聽說少林寺有三位施法高徒,待我書信一封給少林寺慧乘住持,請他務必幫上這一忙!”,上虛道長用手撅了撅長須道。 元凡立刻端來筆墨紙硯,讓師父寫信。不一會兒,信就寫好了,“元竹、元松,就由你們二人將信即刻送往少林寺,不得有誤。”,元竹、元松二位弟子喊了聲“是”,便立即收拾東西,快馬加鞭往嵩山去了。 在等待少林高僧的日夜裡,接連幾天,陽清山中悄然無事,太明觀內的人心也漸漸穩定了下來。各道家弟子皆勤修苦練,大有戰敗妖狐之雄心壯勢,上虛道長前些日子悲憤的心情也漸漸好轉起來了。 吃過晚茶,道長叫來元凡,“凡兒,數數日子,少林高僧也就明日能夠抵達本山,你跟眾師弟可否為三位少林高僧準備好了歇息房間?” “師父,都已經準備妥當了!”元凡拿扇子幫師父扇著風道。 “凡兒,你的大師兄為本門獻了身,二師兄又被我趕下了山,你戶上的擔子可重啊!這幾天辛苦你了。”,上虛道長語重心長地說。 “師父,這些都為徒兒應該做的,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元凡吶,天已不早了,你也去歇息吧!明天還要迎接少林同門師兄呢!” “知道了,師父,弟子就去休息了,您也早點睡!”,上虛道長微笑著點了點頭,元凡於是退下了。 再說這妖狐田翠玉,因那天吸足了元麒的精液,足足滋養了她好幾天,現在她的身體又感覺到空虛了,於是,幻作一陣妖風來到了太明觀。 當田翠玉走到元凡的臥房前,她被從元凡身上傳出的處男氣息深深吸引了,她輕輕推開元凡的房門,走到元凡的床跟前,掀起蓋在元凡身上的被單,褪下元凡的褲子,頓時,元凡赤裸的身體便呈現在了狐精面前。 這元凡長得眉清目秀,細皮嫩肉,天生一個俊秀的後生,他雖只有十八、九歲,但由於他平時用功苦練,也練就了一身的強壯肌肉,又由於身處道家,堅持服用“益陽丹”,陽物發育得也早,那根雞巴沒有勃起就足有六、七寸長。 妖狐心動不已,她彎下細腰,兩隻纖纖玉手扶起軟綿綿的雞巴,張開小口,將龜頭送了進去,用她那迷人的小舌頭吮吸了起來,舌尖圍繞著龜棱打轉轉,還不時地舔著龜頭前的馬眼,元凡的雞巴哪裡受過這種刺激,沒兩下子就搖晃著站立了起來,這“益陽丹”反而幫了妖狐的忙。 田翠玉繼續痛快地吮吸著處男的雞巴,一雙玉手也上下套動著棒身,不一會兒,一根壯碩的粗硬陽具便出現在了狐精的面前,整根雞巴沾滿了妖狐的唾液,碩大的龜頭閃著光亮,真是好看極了。 元凡覺得有些異樣,睡不下去了,便睜開了雙眼,只見一赤裸少女正將他的雞巴含在嘴裡,不停地舔吸,舌頭在龜頭上來來磨動,龜頭麻癢極了,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是妖狐!元凡立即領悟到了,他張開口,剛喊了一個“妖”字,田翠玉便將玉唇對準元凡的口,迅速從她的嘴裡吐出一股“起淫毒霧”,元凡卒不及防,將毒霧全部咽下。 元凡立刻感到燥熱難忍,喉嚨想喊也喊不出聲,頭腦昏沈,四肢無力,體內遊走著一股暖流,直衝向他的雞巴,使本來就堅硬異常的雞巴這此更加堅硬粗大,就快要爆裂了似的。 田翠玉抵下頭來,繼續吮吸著龜頭,將舌尖一遍又一遍地在龜頭稜角邊上打轉,一會兒又用舌尖鑽舔著馬眼,元凡被逗弄得雙腳亂伸,晃動著身體,口裡發出“----呃呃----啊啊----”的聲音,臉上顯現出興奮異常的模樣。 好個田翠玉,她此時將十隻指甲尖輕輕刮著元凡的肉棒,肉棒上頓時被劃出紅紅的指甲印,這種滋味很是奇妙,元凡非旦不覺得痛,反而連續喊著“舒服”,雞巴看上去更加地粗壯了;接著,田翠玉啟開玉齒,咬住元凡的龜頭,說來也奇怪,這元凡的龜頭經妖狐一咬,卻成倍地飽漲起來,田翠玉的小嘴再也含將不住了,高昂的大龜頭驕傲地挺立著,是那麼地不可戰勝! 元凡仍是迷迷糊糊,分不清東南西北,危險啊!只見妖狐翻身上床,將肥胯張開,玉手扒開流著淫水的桃源蜜洞,對準元凡的龜頭,坐了下去,原來她採用的是自娛自樂的“倒插楊柳”的招數。 這一坐不要緊,想不到元凡的大雞巴一下子捅到了花心上,這是妖狐始料不及的,她趕緊將花心收縮,一對玉手摁住自己高翹的奶頭,肥臀做著劇裂地上下運動,將元凡的粗大雞巴吞進吐出,她不免哼哼嘰嘰起來了。 “----哇----呀----真是爽快極了----大雞巴直插到花心了----哦哦----喔----哥哥----你人長得這麼俊俏----想不到--卻長著這樣粗大的一根雞巴----讓我很是受用----哦----啊----我不要活了----你就捅--插死我算了----哇----真是舒服----又長又粗的大雞巴----連花心也給你摧毀了----哦----喔哦----” 妖狐跨坐在元凡的身上,享受著俊俏處男帶給她的性快感,全身浪了起來,胸前的雙乳也隨著她的一上一下的抖動而彈動著,真是好大的波,好大的奶頭,白晃晃一片,甜蜜的紅櫻桃一樣的奶頭,那富有彈性的咪咪里快晃出奶水來了,而從下面的桃源洞里也不斷流淌出淫穢的浪水來,元凡的床上頓時水流成河。 “----哦----哦----舒服--啊----龜頭撞得花心--好舒服----喔----這麼大的一根棍子----又粗又大----插得我花心發癢----啊----哦--哦----爽啊----啊----哦----用力地插啊----不要命了----喔--喔----哼----哦----哦----舒服----大雞巴哥哥----我的親丈夫----好漢子--啊----插我----哦----哼--喔----” 猛幹了個把時辰之後,這妖狐絲毫不念與元凡的肌膚肉體相搏之樂,將洞口一閉,牝肉緊縮,死死夾夾住元凡的大雞巴,元凡痛得忽地睜開眼,“妖狐,你要幹什麼?”

“哥哥,把你的元精都給了我吧,哈哈哈哈!”田翠花淫浪地笑著。 “不行,不要啊,我不要死,放過我吧!”,元凡求情道。 妖狐怒目圓瞪,“放過你,豈不是太便宜你了,再說,哪有到手的買賣不做,到手的元精不吸呀?少說廢話,你就受死吧!”,說完,妖狐運用“吸精大法”,將花心大張,嵌住元凡的龜頭,用力地吮吸起來。 元凡只覺似有什麼在咬著龜頭一樣,龜頭又酥又麻,他想起了《固髓訣》,卻沒有絲毫作用,忍得二、三下,元凡大叫一聲“不好”,一路元精彪彪而出,元凡的身子也隨著射精的動作而抖動著,口裡吐著粗氣,兩隻腳胡亂地踢著,足足射了一柱香時間,妖狐將處男珍貴的元精不留分毫地吸入花心。 花心受到處男精液的滋潤,就如久旱逢甘露一般地舒暢,田翠玉就吸了口長氣,享受地站起了身,浪笑幾聲便化作一陣清風去了。然而可憐的元凡,從他的雞巴里仍不斷地往外噴著精血,元凡痛苦極了,但卻喊不出聲,只是痛苦地扭動著身軀,不一會兒就斷了氣。想來這元凡倒是英雄苦命。
------------------------------------------------------------------------------
* 顯德傳 * 第二天上午,少林寺三位高僧如期而至,上虛道長及全山弟子皆到山門迎接,待一切迎賓禮儀行畢,眾人便坐下談論正事。上虛道長這才發現少了元凡一人,便差弟子到元凡臥室一查。 上虛道長與三位少林僧人繼續品茶敘舊,談笑這余,誰知那查房弟子老遠就驚呼師父,眾人皆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待那弟子一講明元凡房內的情況,上虛道長一下子驚呆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就連元凡也被狐精給害了。 眾人趕到元凡的臥房一看,只見元凡裸體橫陣,陽物高舉,龜頭飽脹,滿床鮮血,道長再也控制不住他的心情,眼含熱淚對三位少林僧人講:“各位高僧,如今這陽明山上,妖狐作亂,終無寧日,害我弟子,辱我武林,望三位能竭力助我門擒妖,將為重謝!”,說完,親身給三位少林僧人叩拜起來。 三位僧人趕緊扶起道長,道“道長不必過慮,我等今次前來,必定為貴門捉降此妖,不達目的必不回少林!再說少林與陽明本為一派,大家不用分彼此。”,上虛道長聽得此言,遂道謝萬分,當下設宴款待高僧,為三位接風洗塵。 在此,先向各位介紹一下這少林三僧。這三僧因一起合力練就一個叫“陰陽水火陣”的功法而名躁武林,三人按年齡大小順序分別名叫顯德(二十八、九歲)、顯明(二十五歲)、顯真(二十二、三歲)。他們不但深得少林武功造詣,而且對功法非常有獨創,現今為少林寺當門住持慧乘大師鎮座之護法。 是夜,三位僧人便布下這“陰陽水火陣”來,陣就設在誦經崖旁的一塊空地上。布陣的頭三日內,陽明山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上虛道長及眾道家弟子皆歡喜非常,認為這妖狐必定不敢再出來害人,太明觀漸漸又是一派生平景象。 第四天夜裡,顯德、顯明、顯真三僧照常布陣,因為頭三天無事,他們也漸漸放鬆了下來,本來整夜的陣法,他們卻中間休息半個時辰。這顯德因為當晚多喝了幾口晚茶,膀胱憋得難過,便想方便一下。他跟顯明與顯真打了個招呼,就找地方去了。 這顯明和顯真倒也能偷懶,乘顯德方便之際,顯明便對顯真講“我們不如進屋去休息一下,喝幾口涼茶,等顯德回來后再接著布陣如何?”。 “是夠累的,我們就進屋吧!”顯真回答道。他們二人就這樣回到了休息的屋內,等著顯德回來。 再說這顯德,他獨自一人映著月光、摸著漆黑的山路,走到二百米外的誦經崖上,崖上吹著清涼的夜風,顯德感到很是愜意,他大口呼吸了幾下,突然象聞到了什麼蘭花的幽香似的,顯德頓時覺得心清胸暢,好不舒服,他完全陶醉在了這幽雅的蘭花香氣中,卻不知吸入的是妖狐田翠花的“起淫毒霧”。 顯德慢慢開始覺得渾身火一樣地燥熱,並伴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全身上下血液加速流動,鼻內開始噴出粗氣。本來就要方便的顯德覺得雞巴更加漲得難受,他趕緊解開褲帶,從褲衩里掏出漲得硬郴郴的雞巴,排起了尿。 熱燙的尿液從龜頭眼裡射出,足足射了七、八米遠,排完尿,顯德覺得好過多了,但還是覺得全身燥熱難當。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知道熱,是一種從未感覺過的火燒一樣的燥熱。顯德索性脫光了衣褲,乘著清涼的夜風降降溫。 脫光了衣褲的顯德顯得壯實極了,這顯德二十八、九歲,身高七尺有餘,古銅色的皮膚下全身上下都是結結實實的肌肉:結實寬厚的胸膛上,點綴著兩個圓圓的深褐色的奶頭,就似二枚古錢幣貼在厚厚的胸肌上;堅實有力的肩膀上長著兩隻健壯的手臂,握緊拳頭,簡直就似一頭公牛般健壯有力;兩隻粗壯的腳站立在大地上,給人一種牢固不破的感覺,他的身體讓男人羨慕,讓女人心醉! 更加讓人驚奇的是,顯德寬厚結實的屁股前面長著一根碩大的雞巴,這根雞巴,有十二、三歲少年的胳膊般粗,長約十餘寸,頂上一個大鵝蛋般的龜頭,且龜頭的直徑有三、四寸,此時受了“起淫毒霧”的刺激,整根雞巴高高翹起,血脈將雞巴充得粗大異常,雞巴上青筋暴露,有如一隻只老蚯蚓蜿蜒在大雞巴上,龜棱突出,像是一隻大大的蕈菇,馬眼閃著晶晶的凶光,真是性感極了,不愧是男人中的男人,英雄中的英雄! 世上哪個女人見到顯德的身體都會願意和他上床睡覺,打上一炮,只可惜顯德是少林寺僧,一個出家的男人,他可從未沾過女人身子,實乃純陽之體。 剛才說到這顯德射完尿后,仍是感到燥到難當,脫光了衣褲站在誦經崖上乘涼,無意之間,顯德感到有人在撫摸他的雞巴頭,他低頭一瞧,只見一全身赤裸的美貌少女,正用她的纖細玉手輕撫著他的那根火棍子,那少女肌膚白嫩,渾身散發著幽香,真是國色天香、沁人心脾。 顯德想著想著,那根少林棍更加一發而不過收拾,在少女一雙手中膨脹得異常堅硬碩大,少女那雙手就握不住了。顯德想問問少女是誰,便道“請問姑娘姓甚名什?”。 那妖艷少女詭秘一笑,用一雙勾魂眼色迷迷地看著顯德,直撩得顯德心頭顫動,粗大的雞巴一陣跳動。“大哥,我叫田翠玉,家住山後,今見得大哥一表人材,願與大哥共處一晚!”,顯德一聽,頓時來了勁,原始的衝動使他推倒了那位少女,他也跟著壓了下去。 顯德趴在田翠玉的玉體上,只不過他是反著趴著,這樣他可以玩著妖狐的牝洞,顯德將手指逗弄著牝洞門口的一顆粉紅色的相思豆,不停地揉著相思豆,直引得桃源聖水潺潺外流,顯德又將那流出的甘泉用舌頭去舔,舔盡了又將舌頭舔著相思豆和大、小陰唇,顯德舔吸得“滋滋”響,那狐精也將淫水大放,口裡“咿咿----呀呀----”亂叫,顯德像狗一樣地舔吃著妖狐的牝洞。 而在那一頭,田翠玉也正在玩弄這和尚的那根大雞巴。她兩隻玉手握住粗壯的少林棍,將指甲刮著和尚光亮的龜頭,颳得顯德一陣肉緊,雞巴一陣收縮,龜頭被妖狐颳得越來越碩大、越來越光亮了,就像這顯德的和尚光頭一樣好看。接著,妖狐又將火熱通紅的大龜頭送入嘴裡,將舌尖抵住和尚的馬眼,輕輕地鑽動,顯德從來沒有嘗試過這種奇妙的感覺,舒服得閉上了眼,口裡喘著粗氣。 這妖狐得寸進尺,一心想吸取男精,她用雙手擠捏著和尚的兩粒圓大的卵蛋,指甲輕輕劃著顯德的雞巴根部,口裡吮吸著雞巴的龜頭,三不之還將舌尖舔逗著龜頭的邊沿,將龜棱磨得麻癢異常,最要命的是,舌尖一不留意就舔到了馬眼裡,死勁地將馬眼鑽開、舌尖打著轉。 在這種深度刺激之下,那光頭和尚一時收禁不住,打了幾個寒顫,全身肌肉一緊,呃呃幾聲,頓時從他的馬眼內射出一股激流,打在妖狐的舌頭上,那田翠玉舔了舔顯德的龜頭,品了品和尚精液的味道,覺得又香又甜,美味非常,一股處男元精的味道,她心想,“我可不能浪費了這麼好的處男元精,用此元精必將大大提升我的功力,我要這和尚的元精吸入花心才行!”。 想完,田翠玉即用玉指緊緊掐住龜棱下部,那和尚的元精立即漫流回去了。“你,剛才你在幹什麼?”,顯德不知剛才是怎麼一回事,便起身問道。 “大哥,你好壞,你把什麼射到我嘴裡去了!”,妖狐淫媚地說,還不時用手指撩撥著顯德胸肌上兩粒銅錢般的奶頭,顯德又不禁心急火燎起來。一把抓住妖狐胸前兩座玉女峰,搓揉了起來,邊搓邊用牙齒輕咬著玉峰上的腥紅乳頭,他的舌頭也不老實地在粉紅的乳暈上打著轉。 顯德雖一直身處佛門,未近紅塵,但是自幼跟隨慧乘住持學習了《少林童子功》、《鐵襠功》等壯陽秘功,成年後又增加學習了《展龜法》,在少林寺習練時只是起到對身體的�練和補益作用,誰知今夜卻派上用場,男人做這種事可是無師自通的。 顯德上下兩不誤,上面用兩隻鷹爪揉捏著少女白嫩的乳房,舌頭舔吸著粉紅色的乳暈,牙齒輕咬著兩粒硬大的乳尖,下面卻用壯實的屁股頂著粗大的雞巴在妖狐的玉門關前挑逗,他的大龜頭一時像蜻蜓點水一樣地一觸及腥紅的相思豆就後退,一時又轉動著屁股將龜頭研磨著泛著春光的大、小陰唇。 妖狐終於被男人撩得動情起來了,“----喔----情人----好男人----請不要再玩那粒豆子了----癢啊----哦----親漢子----啊----別在舔我的咪咪了----哦----太爽了----乳頭都快被你--含化了----哦----喔----好情人----好丈夫----快讓你的大雞巴--進去----啊----別在洞口--磨----好癢----啊----爽死了----我的好哥哥----你別再逗洞門了----水快流幹了----啊----快進去----進去----哇----相思豆好癢----小穴--好癢----水都流幹了----啊----哼----大雞巴哥哥----你快點進去--進去----哦----到洞里去----喔----我心都飛了----” 顯德聽得妖狐的淫言穢語,也迷糊有了心智,他現在已完全進入了角色,一個真正男人的角色,他自信可以將此角色演繹到極致,因為他的健壯身體,也因為他所學習的某些壯陽功法。 “浪穴,我要開始插你了,我要用我這根少林棍戳死你,戳穿你的淫穴!”,顯德道完,便將大炮的炮口對準牝洞,厚實的屁股用力地往下一沈,頓時“噗滋”一聲,一根大炮全根沒入妖女的淫洞里了,顯德集中精力,全心全智,將壯腰帶到屁股猛裂地抽插,頂著粗大的雞巴往淫洞內拱撞,沒兩下子,粗長的雞巴就頂到了花心上。 顯德雖是頭一次玩打炮,但是卻很有招術,他跪在妖狐的兩隻玉腿之間,將妖狐的一隻玉腿用手�起,使妖狐的牝門大開,這時將雞巴插入,就可輕而易舉地將龜頭直送到花心深處,況且顯德的雞巴碩大異常,非常人所能比,所以很快就戳得妖狐牝內痛癢,淫水泄洪似地狂噴,差點把人給淹死。 “----喔--喔----大雞巴哥哥----你雞巴--放輕點----小穴受不了----痛--哦----癢--啊----親漢子----你的龜頭子--好粗好大----花心承受不起----花心就給頂破了----哼----哼----祖宗爺爺----你的雞巴----又粗----啊----又硬----颳得--小穴好痛----喔----啊----真是大雞巴----巨炮----啊----受不了了----花心廢了----哇----哇----輕點----啊----親哥----你力大如牛----喔----哥----你屁股--太大力了----大雞巴哥哥----哦--哦----別再撞花心了----花心已被--你--撞碎了----哦----龜頭太大了----花心難過--極了----親漢子----你屁股放輕點力----呀----哦----舒服----身子全給你了----大雞巴--親愛的----漢子----喔----喔----好哥哥----親哥哥----大雞巴戳穿花心了----啊----死了算了----祖宗爺爺----大力地戳----大力地頂----大力地插----呀----哦----舒服----我升天了----哼哼----爽死了----花心已破了----喔----喔哦----” 這顯德被這妖狐呼天喊地的浪叫聲搞得找不著北了,他只知道狂力地著淫穴,將雞巴不停地抽出插入,他不知疲倦地辛勤工作著,用著“九淺一深”或是“三淺一深”的突擊招術攻佔著妖狐田翠玉的牝洞。 那牝洞深不可測,但顯德的大雞巴卻探到底了,那牝洞又緊又縮,可是顯德的大雞巴卻毫不費力地進進出出、抽插自如。雞巴沾滿了狐精的淫液,顯得更加壯硬堅實,顯德還將大龜頭死力研磨著田翠玉的花心,將龜棱刮著陰壁,這幾招讓妖狐更加浪蕩不已。 “----爽----爽啊----好漢子----哦----你真壯--真有力----喔----喔----你好會玩--啊----打炮技術--一流--啊----跟誰學的----好啊----真舒服----哦----哇----磨花心----對----不停地磨----喔----哦----大龜頭真厲害----好爽----好舒服啊----大雞巴哥哥----你真會戳牝----真會玩女人----啊----啊----我願一輩子----跟你玩戳牝----哇----呀----只讓你一人插----哦哦----只給你一人戳----啊----喔----龜頭真大----親丈夫----你真壯啊----屁股用力地--來啊----大力地戳----大雞巴用力啊----舒服----魂飛了----哦----小命玩完了----啊----哼哦--哼哦----好粗大的龜頭----好堅硬的雞巴----爽死了----” 顯德上下兩個大光頭齊攻濫擊,上面的大光頭一會兒吃著香乳,一會兒又吻著玉唇,而下面大光頭則狂力地拱頂了花心不知其數下。 田翠玉在顯德狂玫濫插之下,已完全進入了高潮,從花心裡接二連三地噴出股股淫水,顯德正在興頭之上,哪知龜頭被這熱燙的淫水一衝,頓時酥麻了起來,顯德心頭一顫,似要泄精,他趕忙屏住呼吸,將龜頭抵住花心不動,默默運氣,施行《展龜功》,不一會兒,顯德的大龜頭頓時爆脹了起來,雞巴也更粗更長更加地堅硬了,顯德又開始狂力地抽插起來。 田翠玉卒不及防,哪料到那和尚出此怪招,她只感到牝里脹得難過,似要被顯德的雞巴撐爆,心想再也不能隨那和尚蠻幹了,便張開花心,想將顯德的大龜頭包住,誰知顯德的龜頭碩大異常,花心難以包容,不停頂撞的龜頭反而將妖狐的花心差點戳破。 田翠玉慌了神,她運用“吸精大法”從未失手過,今天難道要栽在這個光頭和尚上,她暗暗發力,將花心張到極限,張到不能再大,她又一試,哈,剛剛可以包到和尚的龜棱,妖狐一陣狂喜,“今天又可大吸元精了,這大雞巴和尚的元精一定會使我大大增進功力。” 那裡,死到臨頭的顯德仍在使用長打,即將龜頭徑自送到花心深處,並且在花心中研磨幾下,如此反覆。這樣雖可戰得女將求饒,然而男子的體力也會消耗不少,且極易因龜頭與花心磨擦得興奮過度而射精,所以要特別小心。 妖狐抓住時機,待顯德的大龜頭深陷到花心之際,猛地關閉牝門,將牝肉死力夾住粗大的雞巴,顯德想抽出,但是雞巴被夾,完全動不了,而雞巴前面的龜頭此時象是被毛刷刷著一樣,非常地酥,非常的麻,這種滋味從顯德的中樞神經直傳到全身,頓時顯德全身的肌肉緊張地收縮起來。 很快,顯德厚實的屁股肌肉綳得綁緊,他緊閉雙眼,兩隻壯粗的腳胡亂伸著,腳尖也綳得綁緊,隨後顯德興奮地咆哮了幾聲,說時遲,那時快,從顯德的龜頭眼裡,迸射出一股高壓水柱般地熱燙精液,猛烈地打在妖狐的花心之上,花心被這股強力水柱一衝,頓時狂顫起來。 顯德足足射出了滿滿一茶杯的元精出來,不用說,都被妖狐吸入了花心。只是那顯德,壯志未酬身先死,射完元精之後,從他的龜頭裡噴出的就是鮮血了,男人如果精盡,必將噴血而亡,無論你的身體多麼的強壯,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這顯德即是明證。
------------------------------------------------------------------------------
* 顯明顯真傳 * 再說那顯明與顯真,說是到臥室休息喝茶,誰知卻一覺睡到大天亮,這才發現顯德一夜未回,倆人趕緊起身出外尋找。在昨夜布陣的地方,根本沒有顯德的蹤影,倆人便順路找到誦經崖。 一上誦經崖,倆人幾乎同時發現了顯德,只見他粗大的雞巴仍是高高翹著,從龜頭流出的鮮血淌滿了一地,二僧氣得咬牙切齒,雙手緊握著拳頭,兩眼快要冒出火來,他們發誓捉住妖狐,將其碎屍屍萬斷,為顯德報仇。 顯明與顯真來不及與上虛道長及道家弟子通報一聲,就直接從誦經崖邊的小山路下到後山尋找妖狐。這後山荊棘密布,鳥獸不經,全是怪石異樹,陰森得可怕,二僧約摸走了近二、三個時辰,忽然在一陡峭的山崖下發現了幾個字,上書“空骨洞”。 二僧再定眼一瞧,只見這石壁之上,有一扇鐵門,因年代久遠,早已成了黑色,二僧斷定這就是妖狐之所在地。他們倆各手握一根木棍,死勁敲打著鐵門,這鐵門頓時發出“轟嗡” 的聲響。 的確不錯,這“空骨洞”正是妖狐田翠玉的府地,她此時正在將吸入體內的男人元精轉化為功力,哪知突然有人猛擊洞門,她惱怒不已,來到鐵門前,從門隙內看到是兩個年輕的光頭男人,長得十分英俊,也挺壯實的,田翠玉料得他們是那被她吸得精盡而亡的和尚一夥的,便打開了洞門。 顯明、顯真見到站在鐵門裡的田翠玉,確實是個美人胚子,櫻唇杏眼,氣吐如蘭,脈脈含情,楚楚動人,真乃天上之尤物也。田翠玉見二僧看得呆了,便嘻笑道,“二位哥哥,你們來找誰?”,邊說,邊還用玉手將櫻桃小嘴捂住。 二位高僧這才回過神來,“大膽妖狐,竟敢害我同門,今天是結果你的小命,速來送死吧!”,顯明與顯真隨即展開架式,準備與妖狐決一戰。 田翠玉心想,“真是兩個不知死活的禿驢,還敢找上門來,我何不也吸干這兩個年輕男人的元精呢,省得麻煩我還得費力去找藥引子。”,只見這妖狐向著二位高僧媚笑,緩緩脫去披在身上的白紗,一具豐滿性感、富有魅力的少女雪白玉體毫無保留地展露在顯明與顯真眼前。 只見她兩個梨形的充滿彈性乳房上高翹著兩顆腥紅的乳頭,楊柳般地細腰就象一條水蛇,腰下面就是長滿苔草的桃源洞口,在那靠近洞口的幾根苔草上,還沾著幾顆閃著金光的珍珠,再往下就是兩條修長雪白在玉腿了。 二僧看得伸直了脖子,口乾舌燥,二人的雞巴也有了一些感覺,這時,田翠玉走到顯明與顯真的跟前,兩隻玉手撫摸著他們的臉龐,她的手順著他們的頸項直下,解開他們的上衣扣子,將僧衣丟在地上。 田翠玉的纖細雙手開始在二位高僧的胸膛上撫摸起來,二僧的胸膛被這妖狐一摸,他們都感到一種異樣的感覺,是他們這麼多年來從未感受到的一種非常浪漫的、奇妙的感覺,特別是當田翠玉的手指摸到他們的黑褐色的古銅錢般大小的奶頭時,他們體內原始的衝動便發掘出來了。 “來呀,我們進洞去!”,二位高僧不自覺地跟著狐精進了“空骨洞”,此洞陰森可怖,妖氣衝天,陡峭的洞壁上燃著幾根火把,在爍動的火光映照下,顯明和顯真可以看見洞里堆滿了男人的白骨,在另一邊,還橫躺著兩、三具年輕健壯男人的赤裸屍體。 突然間,這扇鐵門“哐鐺”一聲,牢牢緊閉起來了。顯明、顯真被這巨大的聲響一驚,終於清醒過來,“大膽妖婦,你想耍什麼花招,還不快快來送死?!”,顯明首先喊到;“淫婦,你害得陽明山終無寧日,害得我師兄顯德命喪九泉,今天你的死期到了!”,顯真也喝叫了起來。 “喲,二位哥哥,幹嘛這麼凶嘛,來呀,想不想吃我的咪咪呀?”,那妖狐將胸前聳聳的兩座玉女峰托起,並且使之晃蕩起來,頓時波光一片。 “賊婆,淫婦,我們可不吃這一套,快來受死!”,顯真道。“妖狐,我們今天非為顯德報仇不可!”,顯明馬上加了一句。二人再次握緊武棍,展開動作,向田翠玉打將過去。 “哼,就憑你們這兩個禿驢,也想將我除去?你們既不識趣,就別怪我不客氣!”,狐精話音剛落,便使出“起淫毒霧”,這小小的空骨洞內頓時瀰漫著毒霧蘭花般的氣味,顯明與顯真想不吸也來不及了,因為這洞內根本無處可以避開此“起淫毒霧”。 顯真與顯明呼吸著這巨淫的毒霧,只覺得渾身上下燥熱不已,全身的血液直向下丹田湧去,雞巴立刻高翹起來了,龜頭撐著褲子,兩人都覺得雞巴被血液賁脹得難受,不自覺地便三下二下脫光了褲子,赤裸著身體站在妖狐面前。 田翠玉看著這二位赤裸俊男,心頭一陣眩暈,因為他們二人不僅生得眉目俊俏,而且還有一身難得的健壯肌肉,結實的身體內一定蘊藏著無窮地力量,干起事來一定十分賣力,更加讓妖狐欣喜的是,二位壯男的少林當家棍都非常的粗大,致少有九寸長,三寸粗,那龜頭恰似枚大鴨蛋,而這二枚鴨蛋正頷首點頭,看得田翠玉禁不住流出了口水。 她蹲下身體,一隻手握住一根雞巴,顯明、顯真也順從地跟著雞巴站在妖狐的身體兩邊,他們雙手放在屁股上,撐著腰,身體微微前挺,將各自的大雞巴突兀在妖狐的眼前,妖狐興奮不已,拉著兩個雞巴頭放到唇邊親著,從嘴裡吐出一條舌頭將兩個大鴨蛋不住地舔吸,一陣陣酥麻的感覺電過二個小和尚的身體,這種感覺很奇妙,他們覺得他們裸露的身體已屬於妖狐田翠玉了。 妖狐的小嘴包不住兩枚碩大的鴨蛋,她用手托住兩根粗大的雞巴,舌尖忽左忽右地舔吸著兩個男人的龜頭,並且直往馬眼裡鑽,二位年輕的僧人怎受得了這樣的刺激,他們顫動著壯實的身體,不時從口中發出“呃呃”的呻吟聲。 聽到兩個年輕力壯的男人發出幸福的呻吟聲,田翠玉不禁心花怒放,她從未試過一次玩兩個男人,這個願望今天終於得以滿足了,想著想著,這妖狐的牝洞內就流出了滔滔不絕的淫水。她再使些口功,將舌頭一圈圈地圍繞著龜頭打轉,還不時地將舌尖繞到顯明和顯真的龜棱上磨擦,真逗得兩個處男一陣心旌搖動,差點射出精來。 “妖狐,你玩夠男人了嗎?我龜頭都被你吃遍了!”,顯明眯著雙眼,口裡喘著氣說道。“顯明,你舒服嗎,我的雞巴被這妖狐吸得好過極了,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啊,真爽!”,顯真也喘氣道。 “二位哥哥,你們還是童男之身,難得難得。小女子我真乃是三生有幸也,今會得二位哥哥,也就捨身讓二位哥哥一試,讓你們享受一下戳牝的樂趣!”。 “什麼戳牝,是啥意思?”,顯真問道。 “嘻,哥哥難道連戳牝是幹什麼都不知?”,田翠花被這二個處男給逗樂了。 “不知。”,顯真道。“我們真的不知道。”,顯明也道。 “那好,我今天就讓你們兩個童子雞開開葷。二位哥哥可看見小女子跨下的洞穴否?”,妖狐起身張開雙只玉腿,將牝洞顯露在顯明與顯真面前,“這即是牝洞,當男人將他的雞巴插入這個洞里,戳進戳出地即是戳牝!”。 “那戳牝有什麼用?好玩嗎”,顯明道。 “這還用問,你們男人的雞巴是世上最神奇之物,當雞巴在牝洞內插入抽出時,我們女人也會十分地好受,而當你們男人用龜頭頂住花心時,我們女人就會很容易達到興奮,反正戳牝是非常舒服、非常爽的!哎,多說無益,你們想不想來戳牝呀?!”,看著顯真與顯明一臉狐疑,田翠玉不禁笑道。 “顯明,這妖狐說得話你相信嗎?”,顯真有點半信半疑。 “可能是真的,因為剛才她舔吸我們的龜頭時,我們不是很舒服嗎?”。 “二位哥哥,你們還不信,我可準備好了!”,田翠玉有點等不及,玉體往地上一躺,她想趕快吸取這二個處男的元精,以便在成仙的四十九天限期到來之前吸完八十一個男人的精血,到目前為止,她已吸了七十八個男人的精血。 顯明與顯真看著玉體橫陣的田翠玉,她氣質高雅,美麗動人,酥胸坦露,玉腿修長,穴口泛著波光,雙眼狐媚勾人。二人直看得雞巴一翹一翹地,少林棍子被血脈充得更粗更壯了。 “兄弟,我快忍不住了,我們上吧!”,顯真道。 “好的,管她是不是妖狐,我的雞巴脹死了!”,顯明也道。 妖狐將雙手不停地撫摸著一雙玉乳,摁著乳尖,不住地呻吟,一會兒又將手指放到桃源洞口,撥動那顆通紅的相思豆,她口中吐出浪語,牝里湧出淫水,這一切,讓二位僧人衝動異常,口乾舌燥,只想快點戳牝。 顯明和顯真挺著雞巴走到妖狐身邊,在正式戳牝之前,他們還想干點什麼,看來這二人還真不愧是少年有為。 只見顯明一隻手將妖狐的一隻玉腿托起,將粗大的龜頭頂住她的腳掌心,儘力磨動起來,這腳掌心乃是癢穴之地,此時被這圓大的龜頭磨得麻癢極了,田翠玉扭起了水蛇腰,“----啊----好癢----大龜頭哥哥----這一招是誰教給你的----好爽----喔----喔----好舒服喲----好哥哥----你的大龜頭頂得--腳心麻呀----圓大的龜頭----哦----很好----哦--噢----繼續磨腳心----啊----”。 而顯真將整根雞巴放在妖狐深凹的乳溝里來回地插抽,這一招叫“熱狗麵包”,妖狐將肥大的雙乳緊緊夾住顯真的雞巴,顯真用力地將雞巴在乳溝中推動,妖狐眼看得顯真的大龜頭一下一下地往她的下巴頂來,感覺好極了。這顯真還時不時地提起雞巴,將龜頭對著兩顆鮮紅的乳頭頂磨一氣,更讓妖狐狂亂不已。 “----哦--哦----太厲害了----都是些新奇的招術----喔----乳頭很舒服----酥麻極了----好爽----大雞巴哥哥----我的好漢子----哦----兩隻乳球快被你撐爆了----哦----唔唔----我要飛上天了----成仙了----哇----哦喲----” “----啊喲----不要再弄了----哦哦----二個好哥哥----你們真會搞女人----太會使用雞巴了----你們還會用雞巴--來幹什麼----哦--喔----現在快乾正事吧----不要再浪費時間了----你們都是好樣的----無師自通----招招都新鮮----啊----舒服啊----真是年輕有為--的大雞巴哥哥----喔--噢喲----你們二個----不要再亂弄了----哦----受不了了----小穴很空虛--好癢啊----好漢子----親丈夫----哦喲----真是初出的牛犢--招招狠吶----啊--喔----" 顯明、顯真二人研磨夠妖狐的腳掌心和乳頭后,便開始戳牝了。他們一個將雞巴對準牝洞,一個將雞巴對準屁眼,都狠狠地一插到底。一個將雞巴徑直插到牝底,直抵到花心上;一個將雞巴穿插過屁眼,直頂到了胃裡。 真是年輕的後生不可小瞧,這妖狐田翠玉哪料到這二位後生如此厲害,每一下都差點要了她的命,每一招都讓她興奮不已,顯明和顯真二人都在亡命般地死力抽插,二根雞巴從牝口、屁眼進進出出,他們三人春意蕩漾,無比狂情。二個少林武僧經常輪換著角色,一個戳牝戳累了就插屁眼,另一插屁眼插煩了就戳戳香牝,二個武僧搞得妖狐玉體狂抖,淫言穢語,浪水洶湧,毫無還擊之力。 “----哎呀----喔喔----不要活了----哦----我要死了----大雞巴太厲害了----受不了----哦----花心都快磨爛了----腸子也快攪爛了----喔----哼----死了----粗長的雞巴--硬喲--熱呀----熔化了花心----燙傷了腸子----啊----從來沒有過的爽快----從來沒有過的舒服----二個大雞巴哥哥----好男人----噢喲----兩個小祖宗----大龜頭真帶勁呀----哥----就這樣狂力地抽插----喔----哦----又粗又大--寶蛤被雞巴撐死了----哦----唔啊----大雞巴哥哥----腸子扯斷了----舒服----啊呀----哦哦----用力地磨花心----再大點力----哇----只要花心舒服就行----戳穿花心----啊----呀----哼哼----你們真是年少有為----戳牝的奇才----我服了----服了----快點----再加大點力----令人陶醉----祖宗爺爺----插死浪穴----對了----我想飛了----我的親丈夫----你們幹活真賣力----好樣的----哦----哦----好大的雞巴----喔----喲----好大的龜頭----噢喲----親爹----你好狠的心喲----小穴戳穿了----腸子插斷了----啊----親人----弄得真舒服----大雞巴好哇----兩位哥哥----你們只管用力地干----哦----爽到天上了----呵呵----哼哼----呀呀---唔唔----哦哦--哦----啊呀----喔喲----” 妖狐被這二個少林後生搞得昏死了過去,突地醒來,發現這兩個猛士還在狂干,他們真是可愛極了,又壯又俊,幹事又賣力又認真,妖狐完全被這兩個少林武僧折服了,他們汗流浹背,口裡喘著粗氣,越是顯得英俊可愛。 “----喔----親哥----好丈夫----我們三人這不也是--陰陽水火陣--嗎----哦喲----大雞巴哥哥----你們輕些吧----小穴和屁眼都--插爛了----啊----浪穴是陰----大雞巴是陽----唔--喔啊----哥哥是火----妹子是水啊----我的親爹爹----今天真是爽啊----雞巴這麼粗----龜頭這麼大----哥哥這麼壯----啊--喲--花心無比爽----我丟了----丟了----啊----快感----喔----舒服啊----” 這妖狐的花心噴出熱湯一般的淫水,直衝得此時正將龜頭頂在花心上的顯真一陣心跳,龜頭一陣收禁不住,猛抖起來,頓時顯真“呃啊”一聲,元精從馬眼裡狂泄出來,直澆得妖狐的花心一陣亂顫,顯真的雙腳緊張地綳直,屁股肌肉有力地收縮,配合著雞巴的射精動作,他雙手緊抓住妖狐的兩窩玉乳,一陣陣地抽搐,體內元精全數射入田翠玉的花心去了。不久,顯真白眼一翻,沒氣了。 顯明見得此狀,驚恐萬分,他抽出插在妖狐屁眼內的雞巴,欲逃出魔窟,但無奈田翠玉眼疾手快,雙手一把捏住顯明粗大的雞巴,不顧那雞巴上還沾有大腸里的屎液,將鴨蛋般大的圓大龜頭含在嘴裡,死力地吮吸起來,牙齒在龜頭上輕輕割動,本來就爆脹的龜頭這下可真要炸裂了。 田翠玉將玉指輕劃雞巴的根部,將輸精管撥動得像琴弦一般,顯明心頭震蕩,田翠玉用口腔不停地吮吸著大龜頭,舌尖抵舔著馬眼和龜棱,顯明感到一股股的真元熱流從腎臟不斷向龜頭聚集,而龜頭再也珍藏不住如此多的火山熔漿,整根雞巴就如火山噴發一樣,將熱燙的乳白色精液噴入了妖狐的口中。 田翠花將這處男的元精吞咽了下去,吃著如此營養豐富的童子精,妖狐不禁輕狂起來,“----好----香甜可口--的八寶粥----啊----好吃----唔唔----大雞巴哥哥----再來點----我還沒吃飽喲----哼哼----真香啊----”。 而那顯明,當他的龜頭眼噴射完元精,也就倒地身亡了。可憐這顯德、顯明、顯真三位少林高僧,除妖不成,反倒搭上身家性命,誤了肉身,實乃不幸也!
------------------------------------------------------------------------------
* 上虛傳 * 再說陽明山上的道家弟子發現顯德的屍體后,又發現不見了顯明、顯真二位高僧,便滿山尋遍,最後在後山終於發現了顯明、顯真二僧的屍體,與顯德一樣,都是赤裸著身子,被妖狐吸盡精血而亡。

眾道士將三位僧人的屍體用九尺白綾包好,�到九真殿前準備做超度。上虛道長口中不住地哀嘆:“我道家清靜之地,從此將不復存在矣!”,說完,兩行熱淚縱橫臉龐。 “道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眾弟子都希望在此存亡之際,道長能有化解之方法。 “我道家並非無化解之方,聽得我師父言,本門曾有破狐之神術,名曰《摧花秘笈》,但為師的也只是聽說,並未親眼見過,更談不上習練過。此術雖破得妖狐,但破者也將盡廢武功,喪盡精元,只是不死而已。”,上虛道長道。 “那到底何處才有此奇術呢!”,眾弟子追問。 上虛道長搖了搖頭,微閉著雙眼,吐出一口長氣來。 是夜,上虛道長盤膝打坐在寢室之中。冥冥之中,忽然看見師父靈空道人出現在眼前。 “上虛!”,上虛道長聽見師父靈空道人在叫喚他。 上虛道長微微睜開雙眼,看見師父靈空道人一身白衣飄揚,雙眼炯炯有神,鶴髮童顏,神采奕奕。 “師父,您真的回來了?師父,近來山中妖狐肆虐,害我道家弟子無數,求師父告訴弟子破解妖狐之神術!”。 “上虛,我正為此事而來。你有所不知,這乃我陽明山之劫數,每隔百年,山中妖狐必出來害我弟子,而也只有待其淫害男子達八十人之眾,《摧花秘笈》才會出現,這是定數。本次得道妖狐田翠玉已淫害男子八十,故在其淫害九九八十一名男子而成仙之前,我才奉命傳授於你《摧花秘笈》,以拯我道。”。靈空道人語重心長地娓娓道來。 “師父,弟子明白。只是,那妖狐不找我,而又去淫害其他弟子呢?”。 “田翠玉三日之內必來找你,此乃她的劫數!上虛,現在請你閉上雙目,待為師的傳授《摧花秘笈》與你”。 上虛道長按靈空道人的吩咐坐好,不一會兒,只覺丹田發熱,全身真氣澎湃,有使不完的勁似的,陽物也堅硬地勃起。 過了一個時辰,上虛感到渾身上下舒泰異常,忽得睜開眼睛,早已不見了靈空道人。 兩天後,全觀弟子做完晚課,皆睡去了。只有上虛道長不能入眠,按照師父靈空道人的說法,今晚妖狐田翠玉一定會出現,也一定會來找他,所以在忐忑不安地等待著狐精的出現。 過了約一頓飯的工夫,上虛道長只覺得窗外樹枝搖曳,一股幽蘭之香從窗外飄來,在這沈悶的空氣中,這種香氣剎是吸引人。他深深地吸了兩口,頓感心脈跳動得異常,胸中似冒出了火似的,有一種原始的衝動,陽具也不自覺地昂挺了起來。 這時,一身披透明蟬紗的美麗少女出現在眼前,上虛道長定眼一看,只見那少女婀娜多姿,透明的白紗下面是全裸的玉體,一對酥胸暴挺,上面還點綴有兩顆腥紅的乳頭,兩粒乳頭在粉紅的乳暈上微微翹著,很是性感。上虛道長畢竟也是男人,他直看得兩眼發獃,陽具暴脹得撐頂著褲子,從馬眼裡滲出的甘泉浸濕了褲口。 少女漫步向他走來,一陣輕風吹過,撓走了披在少女赤裸身體上的薄紗,上虛道長看到了一具生動的少女玉體,她全身雪白,膚質彈滑,梨形雙乳高翹,杏眼柳眉未動傳情,櫻桃小口未啟出音,真乃天仙下凡。上虛的眼睛不自覺地往下移動,那是多麼美麗的桃源洞口啊,芳草萋萋,溪流歡暢,洞口上還有一鮮紅的相思豆在微微跳動著。 上虛道長完全被這副人間美景給驚呆了,他心裡肯定這就是狐精,但卻又有與她性交的慾望,正在舉棋不定之際,少女來到了他跟前,將玉唇對準上虛的雙唇輕吻著,上虛一陣目眩,他用雙手有力地摟住了少女的柳腰,吐出舌頭與之交互吮吸著,襠部的硬物隔著褲子在少女的洞口磨擦著,少女呻吟起來了。 “----啊----哥哥----你真會弄----舒服----哦----你的舌頭真有力----吸得我上了天似的----從來沒有過的熱吻----哦--喲----舒服----”,少女邊叫邊脫去了上虛道長的上衣,一雙玉手在上虛厚實的背部狂力撫摸著,將指甲在上虛的背部劃出了幾道深紅的血印。 上虛鼓實的胸肌緊緊貼壓在少女的酥胸上,將一對玉女峰壓扁了,少女的雙手繞到上虛的腰間,解開上虛的褲帶,拉下被道長的陽具撐起的大紅色褲衩,那一根粗大的雞巴就暴露在少女的眼前了。 少女兩眼一亮,不禁叫喚了起來,“----天哪--好大一根炮----真是--太大了----讓人害怕----啊----”,眼裡同時閃動著幸福的淚光。 這根雞巴真是非同凡響,長約十一寸,茶杯口般粗,似一條原野巨蟒,馬眼閃著寒光,頂上龜頭宛如鵝蛋,蟒身青筋暴露,紫筋蜿蜒,恰似金龍盤柱,好不雄壯。 少女不禁將大雞巴送入嘴去,但卻只容得下一個龜頭,但她也不含糊,竟將縴手玉指扶住蟒身,舌尖在龜棱處纏繞,直舔得道長心頭酥麻,不敢叫停。忽然,少女張大玉口,徑直將蟒身吞入口中,直抵咽喉,龜頭一陣緊張。 道長也不示弱,用根粗指撥動那顆小小相思豆,忽而又用兩指輕捏起來,那少女不住叫苦,從桃源洞內悉數流出大灘泉水,直沾了道長一手。 少女吐出道長的巨蟒,這龜頭經少女喉嚨內沾液浸染,越發顯得精神,晶亮亮的可愛極了,道長順勢推倒少女,扒開少女的一雙性感玉腿,將牝門大開,壯碩的屁股頂著根大雞巴,將龜頭在相思豆及大、小陰唇上研磨著,逗得少女淫水狂流,玉體亂顫。 “----哦哦----啊喲----大雞巴哥哥----小穴癢啊----別逗弄小豆豆了----哦----喔唔----大龜頭真給勁啊----好癢----好舒服----親漢子----啊----我要你進去----大雞巴進去----喔----噢----全身給幻掉了----爽啊----” “等一會兒,小姐,你別慌,老衲還要吃吃你的香泉呢!哈哈!”,說完,上虛道長的嘴巴已貼到了田翠玉的桃源洞口,道長將舌頭抵住洞口,他已幾十年未近女身,今次一遇,他必不放過任何機會,何況這是美貌如仙的少女呢,老道舌頭一陣狂吸,將洞口的淫水吃了個精光,並將舌尖探入洞內,繼續吮吸著香甜的甘泉。 “----喔----道長--哥哥----你可真夠衰的----連淫水也不放過----哦----舌頭攪得我小穴空虛----哦喲----別再舔了----祖宗爺爺----我好寂寞----身子好空虛----小穴好空虛----唔哦----牝洞被你吃得麻癢極了----快--快將大雞巴插進去----喔--喲----啊----小穴破了----小穴決堤了----快插進去----我要----哦----要你的大雞巴----唔唔----哎喲----哦----” 上虛道長聽得妖狐喊得真切,自己這時也是確切需要插穴來消消火,便頓時挺腰收腹,橫刀立馬,躍馬中原,將大雞巴直搗黃龍,三、二下就頂住了花心,這上虛道長將龜頭抵住花心,轉動屁股,將雞巴在牝洞內全力扭動起來,大龜頭死力頂住花心,馬眼張開輕咬著花蕊,龜棱也在磨擦著花心邊緣,不到幾十下,這妖狐的淫水便一陣狂噴。 “----啊----舒服----大雞巴哥哥----你用的是什麼招術----三、二下子就把小女子給搞定了----喔----爽死了----我的親丈夫--好漢子----你的大雞巴--讓我很銷魂----好舒服----哥----繼續--繼續插呀----用力地插呀----媽呀----小穴給撞破了----再來一下----哥哥----舒服極了----啊----喔--喲----” 道長如此神勇厲害,原來用的正是《摧花秘笈》,上虛道長並非好色之輩,先前如此淫色,只是為了更好地達到效果。然而只見上虛道長屏住呼吸,氣沈丹田,收緊腹肌,用著“七淺一深”之妙術,將龜頭持續不斷地送入花心,而龜頭也張開小口,將花心咬住,這龜頭每咬一下,妖狐的花心便抖泄出陰精,將道長的龜頭燙得酥一陣,緊一陣,也差點兒泄了元陽。 “----哦喲----又丟了----喔呀----道長--哥哥----你這--笑拳怪招是哪兒學的----花心好爽利----啊喲----你真厲害----龜頭象長了牙似的----喔----唔----咬著花心----爽死了----想不到你這麼老的傢夥----身板卻硬朗----象三十歲的漢子----哎喲----小瞧你了----今天栽在你的手上----唔唔----喔----哦----舒服----小穴被你戳爛了----花心被你戳穿了----喔--喔----又粗又長的大雞巴----頂死小穴了----哦--哦喲----媽呀----又要丟了----輕點----大雞巴哥哥----你怎麼這樣大的勁----哦----好漢子--喲----哦--噢----” 上虛道長不愧為“打炮”高手,與那田翠玉直戰了三千回合,仍不見他鳴金收槍。他雖年近六十,因為修心養性,練就一身鐵功夫,渾身全是硬實的肌肉,再加上從靈空道人那兒學得《摧花秘笈》,因此打起炮來比那二、三十歲的青壯年男子還要厲害。 老道仍用著張開馬眼的龜頭研磨著花心,狂力地拱頂了幾千下,時間一長,道長也感到力不從心,這樣一來,龜頭就使不上勁,馬眼就閉上了。這一閉不要緊,可給了妖狐反擊的機會。 妖狐的香牝高高鼓起,就象一個肉包子,別以為肉包子好吃,但這鼓起的肉丘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英雄冢,哪位好漢搞不好就會葬身此地。 妖狐見到上虛道長攻佔了二個時辰仍不泄精,知道他是在採取女陰,心想,“好個老道,今天竟想占我的便宜,非要吸出你的元陽不可!”,遂乘其力不從心之際,開始反擊戰,她將雙腿繞到道長的腰后,將道長的屁股用力往下壓,使男人的陽物大力地衝刺下來,而彎曲的雙腿剛好又可使牝門大開,老道的大雞巴便全數插入了牝戶,再將花心撐脹,包住老道的大半個龜頭,老道覺得牝內似有小兒張口吮吸著圓爆的大龜頭。 與此同時,妖狐香舌輕舔老道胸脯上一對古銅錢,一雙玉指輕輕撩撓陽物的根部,將輸精管撫摸得緊緊張張,又將老道一對大卵蛋輕捏,上虛道長一時收禁不住,便在上面大舞臀腰,上下翻插,每下必盡全力。 這樣又抽將得千餘下,老道頓覺心頭酥麻,似有百千條小蛇直鑽入心窩,體內元精不住往龜頭聚集,妖狐再將玉指往老道腰眼一點,頓時,老道大吼一聲,男精彪彪而出,男人結實的身體也跟著射精肌肉有力地顫抖而一下下有節奏地顫動著。 “----爽啊----舒服----好燙的精----花心真爽啊----大雞巴哥哥----你的精可真多啊----喔喔----心要飛起來了----哦----哦----我的親爹----我的親丈夫----喔--喲----噢喲----真是好精液--呀----唔--好舒服--啊----” 道長的元精狂射了一柱香的工夫才停住,上虛道長心知已泄元精,不禁仰面長嘆,心想,“自己一世清白之身,竟然失在妖狐之手,實乃奇恥大辱也!”! 正在嘆息之際,上虛道長忽然覺得通體泰然,體內真氣似又漸起,一股真氣延督脈而上,另一股真氣順任脈而下,此二股真氣相繼運行至下丹田后,便相繼盤旋不止,道長只感到下丹田發熱,直至發燙,根本沒有即將精盡之苦痛。 而正頂在花心上的雞巴此時受真氣之滋養,止住了泄精,神奇般地爆長了二、三寸,變得粗大之極,且整根金槍散發著熱氣,使得妖狐的淫牝一陣陣地收顫不止,而這顫動又帶給道長的大雞巴更大的衝動,老道又大力地抽插起來。

“----啊----呀----親爹----你又出什麼怪招----哦喲----喔喔----小穴被大雞巴撐破了----啊--啊----好大的雞巴----喔----長長了--變大了----哦哦----哎喲----我的好漢子----你的炮會變長--啊----受不了了----要死了----哦----又丟了----啊呀----我又丟了----花心快包不住--你的大龜頭了----花心脹破了----呀喲----哇----我的大雞巴哥哥----龜頭也在變大----受不了了----這回真的--小命給玩掉了----哦----哦----咿呀----喔喲----我的祖宗爺爺----你真會戳--戳牝----啊----哼哼----親丈夫----打炮高手----啊喲----花心快破了----輕一點----哥----放慢一些----喔----好棒----真舒服----龜頭不要再放在花心上了----呵呵----哇喲----磨得真爽----哥----不要抽出去----就這樣----死勁地磨----屁股大力地搖----哦----對了----好哥哥----親哥哥---喔----讓我再丟一次----啊----啊----舒服----真舒服----大雞巴叔叔----好男人----小穴被你戳穿了----哦喲----喔----喔----你真壯----身板真好----讓我受用極了----哦----祖宗爺爺----大力地戳吧----用力地抽插----啊呀----好爽喲----喔----啊呀----又丟了----喔----哦----喔啊----親爹--呀----好爽----喔----不要停----再來--再來一下----啊----舒服死了----哦----哦----” 上虛道長突然明白,這是《摧花秘笈》的最高境界,而此境界只有泄過一次元精后才能達到,道長一陣欣然不已。爆脹得異常粗大的龜頭此時已將花心撐松,重新張開了馬眼,正一口一口地咬著花心,吮吸著從花心深處流出的香甜甘泉。 為陽明山血仇的機會到了,身經百戰而金槍不倒的道長鼓起全身力道,雙目圓瞪,從口鼻里喘出粗氣,兩腳用力地撐開妖狐纏繞在自己臀部的玉腿,雙手緊抓田翠玉胸前兩座玉峰,怒吼一聲,挺著一根十丈茅箭,向著花心突破,一下、二下、三下,老道在心裡默默數著,腰部卻發狠勁,寬厚結實的屁股也頂著長槍一根,衝刺、沖剌、再衝刺! “----哦----大雞巴哥哥----你真厲害----大龜頭--頂得我花心----都碎了----我不要再做妖狐了----喔----喔----我願做你的妻子----啊----親丈夫----好男人----我的祖宗爺爺----啊----你怎麼這麼厲害----水都快流幹了----哦----真舒服----服你了----哥----啊呀----哦喲----小穴不行了----挺不住了----哦哦----呀呀----哼哼----好長的茅----喔喔----好狠的箭----我的親漢子----好漢子----你真是太厲害了----哦----花心裂了----哇呀----死了----丟了----全丟了----啊----啊----啊----” 田翠玉狂扭著玉腰,口裡呀呀直叫,從她的牝穴里不斷狂泄出陰精,她已經被上虛道長戰敗了。 道長將依然堅挺的雞巴從妖狐牝里抽出,這根大雞巴此時顯得更加壯碩粗大,這門英雄之炮用火力征服了不可一世的妖狐,挽救了陽明山。 “----哦----啊----我不行了----哦----老道長----你記住----百年以後----我還會回來的----到時---我要吸你們更多的精----哈----哈----” 田翠玉一陣狂笑后,身子便化作一股白煙,消失在了朦朧的夜色里。上虛道長此時長出了一口氣,“百年之後,我又乃一強壯後生,到時必定奉陪!”,道長運氣定神,重新打坐起來。 窗外明月清風,好一個不眠之夜,當明天的太陽升起來時,陽明山又將是一個美好的早晨。 (全劇終)






















0.017246007919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