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傳宗接代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傳宗接代



自從三十歲的志達接管“龍興企業”,使得公司業務蒸蒸日上,看著同行在經濟不景氣中一一倒下,更使得“龍興企業”這個名號更響了。



可是,此時的志達,坐在十四層高樓上的辦公桌旁,遙望著臺北銅山鐵牆般起伏的高樓,和來往稀疏的車潮。此時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應該是回家抱老婆、或是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時候了,但是,他沒有心情去那花花綠綠的世界,更不想回家面對老婆。志達緩緩的歎了口氣,坐在椅上,將身體轉了過來,眼神中竟帶著無奈及厭煩。



是業務的繁雜嗎?還是……原來,十七年前,志達入贅到人丁單薄的湯家,湯家老爺一直都希望能在志達這一代為他們帶出更多的人丁,沒想到志達十七年來只讓老婆淑貞生了一個兒子,湯家固然高興,卻仍嫌不夠,一直緊逼他們夫妻兩再生,越多越好。只可惜天不從人願,十七年來,不管什麼“正方”、“偏方”都用盡了,始終沒辦法再令淑貞生下一子半女,湯家老太太更是放下狠話,若是再不行的話,將要實施“借種生子”。



志達是一個堂堂的企業董事,怎麼可能會答應,日後讓人留下話柄。想想自己家裏的兄弟姊妹高達十一個,沒道理自己沒有遺傳到呀,難道真的是自己有問題?又想到岳母指著他的鼻子,聲言具厲的說:「再給你一年的時間,若還是不行,一切由我做主。」





一想到這裏,志達的心中產生了自暴自棄的念頭,心中喃喃的說:「妳做主就妳做主。」但一想到妻子那美麗清秀的臉龐,又想到日後的做人處事,心中又不甘願,拿起椅背上的西裝外套,帶著決一死戰的心情回家。回到家中,看到十六歲的寶貝兒子系德正在客廳看電視,對兒子說:「看電視怎麼不開燈呢?」說著將電燈打開。



系德叫了聲:「爸爸。」眼神有一點慌亂。志達並未察覺,在系德旁邊坐了下來,輕拍著兒子的頭說:「暑假到了,有什麼計劃?」系德裝著若無其事的說:「還沒決定。」志達又說:「趕快計劃,不要讓暑假虛渡了喔。」說著,起身往自己房間走去。走了幾步,回頭對系德問:「你媽呢?」系德一副作賊心虛的樣子,說道:「啊……媽……剛剛好像在洗澡。」慌忙的將電視關掉,又說:「我回房了。」



快步往樓上房間走去。志達一心都在想著傳宗接代的事,根本沒發覺兒子的異常,心想:「你早早上去也好,爸媽才能努力替你生個弟弟或妹妹。」邊想邊走進房中。正好淑貞從房中的浴室出來,頭上毛巾纏住頭髮,將粉頸完全暴露在志達的眼中,身上只裹著一條白色浴巾,哪里裹得住淑貞那玲瓏有致的曲線,雪白也似的肌膚令志達看了口水直流。



淑貞見志達貪婪的眼神,微笑說:「你回來啦。」志達從後面環抱著淑貞,鼻子一直在淑貞頸後嗅著:「嘖,嘖,真香呀!」淑貞輕輕的掙脫,轉身推著志達笑著說:「先去洗澡。」志達卻撒嬌著想要來抱淑貞,嘻笑著說:「我等不及囉!」淑貞快步逃到床的另一邊,也嘻笑著說:「急色鬼,先洗澡啦!」志達也就依了淑貞進了浴室。



志達快速的洗了澡,心想:「今晚無論如何要有了。」志達洗好了澡,一絲不掛的步出浴室,看到淑貞已經穿上一套性感內衣側臥在床上,志達依稀記得那是今年情人節所送的禮物。一系列的紅,紅色透明絲質的長袖襯衫,裏面內衣內褲也是絲質透明的,胸罩的肩帶只是兩條細繩,兩顆乳頭突起,將紅色透明的布料撐起美麗的皺折。



而內褲也只前面一片,黑色的陰毛清楚可見,其他也都是細繩。志達見到妻子這樣的性感,心想:「她雖然已經三十七歲了,身材還是像當初我娶她一般,令我……如此……這個……」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已經漲到極限的肉棒,龜頭處發著油亮亮的光澤,心中又想:「好兄弟呀,你今晚可要好好爭氣呀!」想著,躍上了床鋪,抱著妻子狂吻。



淑貞卻一直掙脫,口中說道:「別……別那?急嘛!」但是志達的攻勢絲毫不減,反而更增,狂吻之際,左手已握住淑貞右邊的乳房,隔著絲質胸罩開始揉搓起來;右手脫去淑真的內褲,將她兩腿撐開,握著肉棒就準備進去。淑貞卻一直掙脫,口中嬌喘著說:「嗯……等一下嘛!我……有東西要給你看。」說著用力將志達推開,起身下床。



志達滿柱熱血被淑貞沖散了一半,以手支額側躺在床上,埋怨的說道:「做就做嘛,看什麼?做完再看呀!」只見淑貞打開衣櫥,從下層的抽屜拿出一卷錄影帶,說著:「陳太太知道我們的狀況,說我們可能是欠缺情調,所以借了這卷帶子給我,又說……」志達點了一根煙,說:「又說什麼?」淑貞將帶子放入房中的錄影機中,按下“撥放鍵”,又將電視打開,說道:「又說……做的時候兩方面的情緒也很重要。」



隨即走到床邊坐下,看到志達在抽煙,伸手將他手中的煙搶過去,在煙灰缸中按熄了,說道:「她說這個也有關系,所以不能抽。」



淑貞看見志達一臉不以?然的表情,將身體靠向志達,頭埋在志達的胸膛裏溫柔的說:「我們已經什麼方法都試了,只要有一線希望,我總要試試,我可不想有別人的東西在我肚子裏。」志達聽見妻子這?說,也就抱著她的頭:「嗯,就聽你的。」電視的聲音打斷了她們的談話,兩人一起轉頭看著電視。只見電視中一雙男女光著身子擁在一起,男的吻遍了女人的全身,尤其是那雙乳房、乳頭。



更令她們驚奇的是,男人竟然俯身在女人下體“用功”。沒看過A片的他們,好奇的想要看看那男的的動作,不約而同的坐起來。只見那女的身體如水蛇般的扭動,原本的嬌喘也變成呻吟,只是聽不懂日語,不知道在叫些什麼,看樣子是很陶醉。等到鏡頭移近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那男的用兩手將女人的陰戶扒開,舌尖一直在陰蒂上來回滑動,女人的雙手緊按著男人的頭,陰道中汨汨的流出淫水。



志達看的是性欲高漲,肉棒跳動不已,漲到感到些許疼痛。淑貞卻是全身發燙,靠得志達更緊了,雙腿緊夾交互摩擦,只感到穴中麻癢,似有萬蟲鑽動,更像是有液體要流出般,緊夾著雙腿想要克制它流出,卻又像是制不住,雙腿交互摩擦忍耐。淑貞漸漸覺得情欲將要無法克制,肉縫中的那粒小豆兒也已漲大到極限,雙腿緊夾著摩擦已不是在禁那股液體了,因為液體早已將大腿內側染的濕滑,而是在利用緊夾的蠕動牽動陰唇的摩擦,使陰蒂能感受到一陣陣的刺激,讓水流出更多。



淑貞此時只覺得,那股液體流得越多,身體的快意就越來越多。淑真沈浸在自己的歡愉之中,鼻息漸漸沈重,口中不自覺的低聲發出呻吟:「嗯……嗯……」沒有看過A片的志達,雖然發現妻子奇怪,卻直盯著電視中的男女。只見那男人仰躺著,任由女人的紅唇及雙手套弄他的肉棒。志達心想:「這就是所謂的口交了。」



不由自主的左手握住了肉棒,緩緩的撫摸。淑貞沈醉在自己的淫欲世界,閉著眼享受摩擦帶來的快感,本來抱著老公的右手,緩緩的在自己身上向下摸索,直到中指觸碰到紅腫的陰蒂時,全身如電擊般的顫抖了一下,淫水出來的更多了。正當這兩人再忘我的境界時,卻不知道,窗外正有一雙淫邪的眼睛將這一切全都看在眼裏。







第二章:風雨欲來



系德已經不是第一次偷看父母的隱私了,從他上國中開始,知道有“性”以來,早就將媽媽當作是性幻想的物件,因時常可以看到父母“做人”,而自己的母親又是如此的美貌。



他站在自己房間的陽臺,往下觀望,幼小的肉棒早就跳動不已,隨手掏出肉棒掏弄了起來,看著媽媽右手在自己私處蠕動,左手將絲質內衣撩起,握住右邊白晰柔軟的乳房揉搓,心中吶喊著:「媽媽,妳……可知道妳兒子正看著妳自慰而自慰嗎?」



看著父母倆的動作越來越大,各自刺激著自己的性器官,其實他們並不知道自慰,只是覺得這樣子會很舒服。志達見到電視上的男女開始以正常體位交媾,才想到妻子,轉頭見妻子時,只見淑貞雙腳彎曲,將身體肩部以下撐起,雙腿大開,將右手快速的在陰蒂上揉搓,左手五指深陷在柔軟的左乳上,口中的淫叫聲,與電視中的女主角叫聲此起彼落。



志達從沒見過淑貞如此的淫態,看的是欲火焚身,對著淑貞右手將肉棒抽動得更速了,兩人都已快達高潮,渾然忘了“正事”央砥級必Q貞浪叫道:「啊!啊!啊!啊!……喔……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志達在A片和淑真的雙重刺激下,很快的達到出精時刻,精門一鬆,陣陣的快意遍及全身,腳底一麻,鼠蹊部一陣快速跳動,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向淑真的胸膛。



淑真正到緊要關頭,一股尿像要飆出似的,只是她是個貴婦,怎能讓尿如此在人前尿出?即使這人是她的丈夫,那也是羞恥肮髒的,所以她將尿意忍著。這忍尿又是另一番滋味了,將尿未尿的那種感覺,還有體內膨漲的欲裂感,此時對她來說都是甘之若貽,但也就是這樣,所以高潮遲遲未到。這時的淑貞,全身變得很敏感。



忽然感到胸部有股熱滑的東西沾身,全身一震,那股尿液再也鎖不住了,從右手食中兩指間激射而出,原本已濕了的床單,被這一股夾雜著淫水的尿液弄得更濕了。



志達只見淑真的小腹急劇抽搐,搖著頭緊閉著雙眼,臉上顯得又痛苦又歡愉的表情,左手更陷入左乳中,不知道淑貞已到達高潮,茫茫然的望著淑貞。陽臺上的系德看見母親這淫穢的一幕,加速了右手的動作,突然一陣快意湧上,全身一陣抽搐,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向庭院的榕樹,每抽搐一下便噴出一些,直到再沒精液射出,系德才停止手的套弄,眼睛卻還是望向父母房中。



在短短的幾分鐘內,這湯家三口先後達到高潮,全都拜陳太太所賜呀!系德第一次見到母親那麼的淫蕩,心中還回蕩在剛剛的情景中,以前見父母“做人”總是草草了事,這一次卻是如此震攝人心,他可不知道父母是看著A片來的激情。淑貞這一尿尿了十幾秒,尿完後氣喘吁吁的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享受著高潮後的餘味。可是志達並不瞭解,看了淑貞這樣的情景,以為淑貞虛脫了,搖著她的身體問道:「淑貞,淑貞……」見到淑貞並沒有理他,跟著又搖:「淑貞,妳怎麼了?……」



淑真被志達亂搖一陣,高潮後的餘味也被搖散了,心中有些感到厭煩,緩緩張開眼睛,這一張開眼睛,卻透過窗戶見到了二樓陽臺的兒子。淑貞一陣羞慚,想要爬起,卻感四肢無力,又摔倒在床上。系德一見到母親睜著眼看住自己,趕緊縮進房中,心中暗道:「媽看見我了嗎?……」、「慘了,慘了……」、「……不要看見才好。」



淑貞看兒子躲進房中,心想:「這一切都被兒子瞧見了嗎?」又自己安慰自己:「沒有吧,那是樹枝看錯了吧。」又想:「可是明明就是系德。」志達不知道淑真的心事,見她看著窗外,順著她眼光望去,只見榕樹影和滿空星光,隨即轉頭對妻子說:「妳……剛剛真是嚇死我了。」說著輕撫妻子的頭髮。淑貞並沒有將兒子偷看的事跟志達說,認為她不知道該不該說,而且她覺得剛剛自己羞恥的樣子被兒子看見,心底深處竟有一點點高興。這或許是人性的本質再作祟吧?人都有潛在的被虐待心理和暴露心理,只是被道德倫理鎖禁固住了。



第二天早晨,三人還是過著往常的生活,淑貞再服侍先生上班兒子上學後,來到兒子的房間。像一般男孩的房間一樣,系德的房間很淩亂,淑貞埋怨的說:「平時教的都丟到哪裡去了,回來非得好好教訓。」說著,著手將系德散落在四周的衣物收拾到籃子裏。突然落地窗外吹進一陣風,淑貞走過去要將窗戶拉起,走到落地窗邊,忽然想到兒子昨晚在陽臺偷看,心想:「不知道他看了多少?」想到昨晚自己那羞恥的行為,心底深處的那份興喜又悸動了一下。



打開落地窗,走到陽臺,站在兒子昨晚站的位子,俯身往自己房中看去,才發現,原來這裏將大半個房間光景都一覽無遺,右邊看不到衣櫥,左邊看不到梳妝台,深度卻可以到床下緣還要多,等於……淑貞驚道:「那不是將整個床上的行為都看光了嗎?」一想到這裏,不覺得又是羞愧又後悔,當然那份被窺視的欣喜感又悄悄地拍打著自己心頭。



淑貞突然驚覺:「我?什麼會有一點點歡喜呢?」一陣暖風拂過,將淑貞的秀髮吹到面前,舉起右手將頭髮往後一撥,頭一偏,不經意的喵見榕樹葉上的白濁液體,仔細一看,卻不是男人的精液是什麼?淑貞看到後,知道兒子昨晚一定瞧見很多了,而且還一邊窺視一邊……淑貞不敢多想,匆匆的將兒子的房間收拾整齊,提著籃子裏的衣服去洗。走到洗衣間,將兒子的衣服倒入洗衣機中,又將浴室中換洗的衣服倒入,看見兒子的內褲上有黃色的痕?,“咦”的一聲,將內褲拿起來,翻出黃色痕?的那面,拿近鼻子一聞,一股很濃的男人精液味,心中若有所思,隨即一笑,將褲子丟入洗衣機中,心想:「他都將精液射出了,內褲上當然也會有殘留的,這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將洗衣機的水放好,倒入洗衣精,定時撥好走到客廳,鼻中隱約還有兒子精液的味道,那種勾人最原始的味道,身為母親的淑貞也不免心中一蕩。畢竟在之前的行房,都只是丈夫看見自己就硬上,古語有雲:「一股作氣,再而竭,三而衰。」完全沒有事前的調情,所以昨天兩人才會對錄影帶中的男女之歡那麼的性奮,只是她們從未嘗過,雖有耳聞,卻羞於行動。



淑貞想到昨天看過的那卷錄影帶,不禁面紅耳赤,心想:「不知道還有什麼花式?」起身往房中走去。淑貞坐在床沿,看著電視中的男女交歡,心跳加速,下體汨汨的流出水來,身體漸感熾熱。眼見那男的做命令狀,叫那個女的自己撫弄自己,淑貞想到了昨晚自己的醜態,跟眼前這個女的極為相似,真是羞愧到了極點。



只見那個女的用左手將自己的肉穴分開,右手中指一直壓揉著陰蒂,搓沒幾下,穴中已是氾濫成災了。淑貞眼見此景,自己的肉穴中也已經濕透了,索性將屁股移向床中心,兩腳彎曲八字大分踩在床沿,左手先將內褲往左邊拉扯,再學那女主角用食中兩指分開自己的肉縫,右手中指輕撫陰蒂慢慢揉搓。



也是沒搓幾下,原本已濕的肉穴這下又被湧出的淫水浸得更濕了,多出來的淫水無處宣洩,只是順著臀溝流下,沒多久淑貞屁股下方的床單已濕了一大片。又見A片女主角將右手中指插入肉穴中,緩緩的抽動,每一次進去,必然超過第二指節,每一次出來卻帶著更多的淫水,那女主角屁股下的被褥也已濕了一大片,口中的浪叫聲也隨著手指越快速而越高亢。淑貞也很想學那女主角的模樣,因為他昨晚也是因為她而達到從未嘗過的高潮,心想學著她就能再快樂一次,但幾次中指伸到了洞口,卻遲遲不敢插入,正在猶豫的時候,聽到窗外“咯啦”一聲,嚇得心就像要飛似的。









第三章:家庭革命



連忙放下裙擺,將電視關掉,偷偷的到窗邊向外看,卻沒見到什麼人,低頭一看,指見窗前一枝榕樹枝被人從中踩斷,心想:「那剛剛不是聽錯,確實有人在偷看。」又想:「會是誰呢?」只聽客廳傳來開門的聲音,隨即聽見系德說:「媽,我回來了。」淑貞一聽是系德,心想:「該不會就是他?怕我知道,才裝做是剛回來。」



淑貞被兒子偷窺到兩次自己的隱私,心中很感到羞愧,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兒子。只聽系德又說:「媽,我回來了,你在嗎?」聲音已經靠近房門了。淑貞只得裝作若無其事般,說道:「我在呀,怎麼那麼早回來?」說著將門打開,眼前的景象,卻是淑貞不敢想像的。只見系德全身赤裸,右手握著那原本該是稚嫩,而如今粗大紅腫的陽具對著自己,眼中帶著一種淫邪的神色,淑貞驚道:「你……你……」只聽系德說道:「媽,我知道你的需要,爸不能滿足你……」淑貞打斷他的話頭:「快把衣服穿回去,小孩子別胡說!」



系德又說:「媽,你剛剛自慰我都看見了。不要再騙自己了。」說著走近一步。淑貞看見自己兒子的肉棒,加上剛才意猶未盡的情欲,兩相衝擊下,就快要不能自己了,心中那股興喜感又從內心深處竄起。



突然,一個當頭棒喝:「不行,我們是母子,我不可胡思亂想。」口中厲聲道:「叫你穿上衣服,聽見沒有!」系德眼中的神色換成恐懼,突然又換成擔心。淑貞對系德罵道:「趕快回房去,看你爸回來我不跟他說才怪!」系德突然轉身將衣服抱起,往樓上跑去,邊跑邊大聲說道:「我想要幫你們的忙,爸爸不行,或許我行呀!」又說:「我又不是別人。」淑貞對兒子這次的行為非常訝異,沒想到他會來真的,都怪自己沒注意到,跟丈夫行房時沒將窗簾拉上,造成今天這個局面也不能全怪兒子。



志達晚上回家後,淑貞將白天兒子的事情對他說了,志達氣得胸膛像是要炸了,大聲怒吼,對著兒子罵道:「你對你媽說什麼?說你想幫媽媽生兒子是嗎?啊!」



系德一言不發,低著頭任父親責任,對於下午的事情,只怪自己被淫欲沖昏了頭,做了大逆不道的事。志達罵著說:「你這個小畜生,連你媽你……真是氣死我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點起一根煙,指著系德說道:「跟你媽道歉去。」淑貞這時出來圓場,對志達說道:「小孩子還小嘛,別罵成這樣。系德以後不行這樣喔!」



最後一句是對著兒子說的,深怕唯一的兒子羞愧離家出走。志達也想到這點,把系德喊過去,好言相勸了一番,說到最後,父子相擁而泣。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當然還沒,各位看倌莫急,聽我緩緩道來。志達眼見一個月的時限將至,而淑貞的肚子卻還是沒有消息,心中直如熱鍋上的螞蟻。這天,湯家老爺、老奶奶來到志達家中。詢問到還是沒有消息,心裏不太高興,好好的訓斥了志達一番,更說出再兩個星期,若是再沒有,就要實行“借種生子”,然後氣憤的回去了。志達又經過一個星期的努力,淑貞還是沒有懷孕。



兩人赤裸的躺在床上,淑貞身上香汗淋瀝,而志達氣喘吁吁的說:「我放棄了。」淑貞聽得丈夫這樣說,心中一酸,眼淚就要掉下來,說道:「你……忍心我腹中的小孩是別人的種嗎?」志達聽了,恨恨的說:「我也不想呀!我也已經盡力了……」淑貞嘶吼道:「我不要,我不要!」志達拍著淑貞肩頭,安慰道:「你知道的,我也不想。」淑貞哭得更傷心了。



志達緩緩的歎了一口氣:「還能有什麼方法,盡人事聽天命。誰叫你父母那麼堅決,我……我也沒辦法呀!」突然懷中的妻子動了一下,只聽淑貞說道:「我有辦法。」說著起身披上睡衣往房外走去。志達躺在床上,問道:「去哪裡?」



淑貞黯然的說:「我去找兒子商量,畢竟他是我骨肉。」志達“吼”的一聲從床上跳起,攔在淑貞身前,氣道:「妳……」竟然氣到連話都說不出。淑貞卻說:「老爸不行,或許兒子行。我……」其實淑貞心中也在躊躇,這一下去就是亂倫了,可是她更不想讓別人的腫瘤在自己肚中,兒子……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志達默默無語,心情也平靜了下來,說道:「我只給你們三天的時間,我去公司住。」說著回房穿上西裝,提著行李箱就要出門。卻見淑貞拉著自己的臂膀說道:「你不要走,我一個人……不敢……」志達輕拍著淑貞說道:「沒有一個男人願意見到自己的老婆跟別人……嗯,更何況他是我兒子。」



說完就出門而去。淑貞一跤跌入沙發中,雙手插胸沈思著,想到當初兒子的赤身裸體,不禁有些面紅耳赤,畢竟除了自己丈夫,她沒有再接觸過第二個男人,被A片中的男人裸體牽動著淫欲,雖然見到,但那卻是遙不可及,不像兒子是活生生的真人。



一想到此處,才知道自己心中原來是淫蕩的,又想到兒子偷窺自己的無恥行為,心中反而覺得甜甜的。可是又想:「他會不會記恨那天的事情?」每次想要舉步上樓,卻是提不起那個膽子(其實是放不下母親的身段),黑暗中,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心想:「明天再試試吧!」回到房中,翻來覆去的只是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兒子的肉棒。這才猛然驚覺到,兒子的身軀竟是這樣深刻的印在自己的腦中。



淑貞此刻想的已不是傳宗接代了,而是第二個男人進入肉體的感覺了,她並不覺得髒,因為那男人將是她自己的兒子。突然靈機一動,何不製造機會給兒子偷窺,再讓他衝動來找我?一想到此處,心中卻有一種熟悉的愉悅感,這感覺早在之前就在她身上慢慢的蔓延開來,從看見兒子偷窺時開始。是的,沒錯。









第四章:原始誘惑



淑貞將窗簾拉開,檯頭看了二樓陽臺一眼,將身上的睡袍褪去,換上了白色的蕾絲內衣褲,又將白色絲襪緩慢而優美的套入一雙修長的美腿上,將燈光轉成昏暗,躺在床上看著書報,偶爾偷眼望向二樓陽臺,這正是母親在引誘自己的兒子啊!可是淑貞這番功夫直折騰了個多小時,始終沒見到兒子出來。



心想:「可能是自從那次後,每次和志達親熱就會將窗簾拉起,他自然也斷了偷窺的念頭。」想到此處,頗後悔將事情告訴志達。就在正要放棄時,只見二樓陽臺兒子走出來,淑貞趕緊低頭假裝看報,心中卻是非常緊張,但隨即控制自己的呼吸,情緒就慢慢平復,而開始擺出各種撩人的姿勢。本來淑貞是不會擺什麼姿勢的,一者A片中學得,再者這本來就是女人的天性。淑貞低頭看書之際,將右手深入左邊胸罩內撫摸左乳,偶爾假作動作太大將胸罩撐起,好讓兒子清楚見到母親的乳房,那裏曾經是哺育過他的地方,他應該感到熟悉。



心中一想到這裏,雙腿不住的緩慢摩擦蠕動,白色的絲襪印著昏暗的燈光,形成一種令人難以捉摸的色彩,似有似無。系德自那次被父母親訓一噸後,常常深自悔恨,竟對自己母親做出那種大逆不道的事。



今天是暑假的第二晚,半夜睡不著,出來眺望環伺的山谷,眼看著鄰舍沒有一戶是亮著燈的,心想:「父母應該都睡了吧?」眼睛望向父母房間,本來不想會看到什麼,可是卻又看到什麼。



只見淑貞胸部揉搓一陣後,緩緩下移,悄悄的沒入蕾絲的白色內褲裏,左手索性將書放下,心想:「兒子,你正在看著媽媽吧?」將胸罩向上翻起,露出一雙一手可以盈握一隻的乳房,心中吶喊著:「來看你淫蕩的嗎嗎吧,這是媽媽替你準備的宵夜啊,快來吃吧!」



心中想著,臉上逐漸發燙,接著全身慢慢熱了起來。心又喊道:「你來看著不知羞恥的媽媽,快來看呀!」當手指觸碰到陰核的時候,私處早已如江水氾濫,手指掏了一些淫水,順著小腹一直到肚臍劃了一條水痕,接著提起,放入口中吸吮,心中卻羞澀的說:「我怎麼那麼淫蕩?兒子,你可知媽這全是為了你。」



右手再口中吸吮了一陣後,卻移向右乳,中指上的淫水和著口水在乳暈上畫著圓圈,左手伸入內褲中,食中兩指按著陰蒂輕揉的蠕動,口中不禁哼出聲音。系德見房中媽媽的騷態,早就想狂奔下樓去摟住媽媽了,但是經過上一次教訓後,系德卻只待在陽臺上望得口幹舌燥,不敢再造次,這可使淑貞今晚都白費心機了。



淑貞心中也想到這一點,雙手不停的挑動自己欲火,心中更思索如何讓兒子進房來,忽然靈機一動,突然檯頭望向二樓陽臺,眼神中充滿曖昧。只見兒子快速的躲回房中,心中笑罵道:「膽小鬼!」此時自己的欲火已被自己挑動,左手中指的速度越來越快,右手卻一直在口胸之間來回,只要手一乾,就伸手入口沾些口水,複又回到乳頭邊騷弄,忽而左乳忽而右乳,左手兩指已改為上下摩擦刺激陰核,說要插入穴中又不敢,雙腿八字大分,穴中淫水越流越多,比上次在志達身邊自慰時流的還多,心中吶喊著:「兒子呀,你看媽媽穴中流出好多水呀,你可知是為誰流的,是為了你呀,是為了你呀……」淑貞每嘶喊一句,就越把他的情欲推上一層,那陣尿意很快就來了,比之前的要快了許多。



淑貞已有了上次經驗,知道尿意不能久忍,全身放鬆讓它出來才能得到最後快感,但是雙手的運勁之下,全身緊繃,想要放鬆卻又害怕。就在緊要的關頭,淑貞再次望向二樓的陽臺,只見兒子探頭探腦的偷看,心中嘶喊道:「兒子,你……你看,媽媽要洩了,你看……看清楚……媽媽……為你洩了……」淑貞只覺得全身抽搐,下體如山洪爆發般的狂洩,雙腳將臀部檯離床單,而臀部也隨著一陣陣狂濤般的抽搐上下擺動,而尿液激射而出時,碰到蕾絲內褲的阻擋,在淑貞下體濺出水花,只濺得蕾絲內褲全濕,白色絲襪濕了一片,更有斑斑的水點。淑貞經過一陣狂濤後,身體無力的躺在床上,閉著眼漸漸睡去。



第二天,母子倆人都起得很晚。還是做媽媽的先起,自從昨晚刻意的在兒子面前自慰後,淑真心想要豁出去了,但終究有些矜持,所以還是抱持著誘惑的本意,讓兒子對自己下手,這樣或許可以減輕自己心中的罪惡感。淑貞將床單換過,然後洗個澡,穿上志達送的花邊丁字褲,更不穿胸罩,只披了一件半透明的襯衫,胸前上三顆鈕扣不扣,露出白皙的胸脯,而兩顆乳頭更在白色半透明的襯衫內若隱若現的,轉身向廚房走去。



淑貞快把早餐弄好時,聽見聲後有輕聲的腳步聲,知道是兒子來了,沒有轉身,就對兒子說:「你先坐一下,媽午餐快弄好了。」說著雙腿微曲,彎腰下去在琉理台中拿盤子,此時屁股正高翹對著系德,淑貞在做這動作時,想到身後是兒子,臉不由得紅了起來。系德一進廚房見到媽媽誘人的模樣,早就按捺不住了,這時見到媽媽白皙渾圓的臀部,更是難耐,那丁字褲根本沒法遮住淑貞的臀部,那一條黑色細線陷入股溝,私處隱約可見。



淑貞彎腰拿盤子的同時,更偷偷向後望見兒子的表情,假意在找尋盤子,將臀部左右搖晃,臉卻羞得更紅了。只見系德起身又止,緩緩坐入椅中,眼睛卻一直盯著媽媽的臀部。只羞得淑貞心中嗔道:「快來呀,快來媽媽懷裏呀!」



淑貞開始陶醉在誘惑兒子的激情上。見兒子久久不動,隨手拿兩個盤子,將鐹裏的咖哩飯分盛成兩盤,端去放在餐桌上。系德看媽媽轉過身來,忙鎮攝心神,但卻又見到那若隱若現的兩粒乳頭,胯下之物早已漲到極限,眼睛盯著媽媽的乳頭,不自覺的伸舌在嘴唇上舔了一下。淑貞恍若未見,將一盤放在兒子面前,故意將動作放得很慢,讓兒子可以好好的看看自己媽媽的乳房,然後再走到兒子對面緩緩坐下,自顧吃著盤中的飯。



系德心想:「媽媽分明就是在誘惑我,可是之前……」想到之前父母同斥的畫面,心中對眼前的事有一點茫然。第五章 背德的母子



低頭緩緩吃著飯,母子倆人就如此默默的將飯吃完,然後系德坐在客廳看電視,淑貞卻在房中煩惱,心想:「我這番誘惑不要搞得四不像,到時志達回來系德才發難卻是糟糕。」心中苦無法子。日已偏西,淑貞左想右想,只得走一步是一步,將身上的衣服全套換掉,穿上那日知道兒子偷窺時的那套紅色性感內衣褲,又加穿了紅色絲襪,然後鑽入被窩,對著門外高聲叫道:「系德,你進來一下。」系德聽見母親的叫喚,“喔”的一聲,說道:「來了。」系德滿懷心事的踏入母親房中,見母親躺在被窩裏,只露出頭和兩個肩膀並手臂,心中微感失望。淑娟感到兒子的眼神中帶著失望,笑著說:「媽媽很久沒有跟你談談了。」



說著被子掀開,坐了起來。系德一見到媽媽這身性感的衣服,乳頭、陰毛隔著紅色絲質地布料中,更顯得嬌豔,襯著母親白皙的肌膚,此時外面夕陽的餘光灑進來,將母親的身體顯得冉冉上升的模樣,不禁看呆了。淑貞見兒子這樣癡癡的望著自己的身體,心中羞澀和欣喜交加,緩緩說道:「你喜歡看,就靠近一點呀!」系德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茫然的發出一聲:「啊?」只見淑貞緩緩站起,此時系德面著光看著母親的身形,雖然光線已經很微弱了,但是卻掩蓋不住淑貞的苗窕身影,只聽見淑貞溫柔的說:「想不想看得更清楚些?」



說著將身上的衣褲除下,只留下一雙紅色的絲襪。此時太陽已全沒入西方,母子倆相距不到三公尺,卻彼此都瞧不清對方的五官。淑貞又說道:「不要把我當作你的母親。」說完後,緩緩坐倒,然後仰躺在床上。系德手足無措,不知是否該上前去。



其實他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只是住在郊區山中的別墅,鄰近並沒有年紀相彷的孩童,不免造成有些自閉的傾向。上次會對母親那樣,卻只是一時色欲蒙了心,經父母的訓斥後,已經強制收斂。沒想到母親這幾天來三番兩次的誘惑,加上現在已經擺明瞭,心中強壓的狂欲又一點一點的爆發出來。只聽淑貞又說:「你不是想要媽媽嗎?怎麼……」話還沒說完,只覺得一股大力擁住自己,濕熱的雙唇在臉上亂吻。



淑貞溫柔的說:「溫柔一點,媽又不會跑了。」系德聽了這話,動作開始放慢,淑貞也開始慢慢享受背德的激情,加之肉體上的愉悅,母子倆裸體的相擁在一起,相互纏繞,好像是兒子重回到母親的哺育中,又像是母親保護兒子般的愛戀。一年之後,系德又多了個弟弟碩德,湯家二老也就沒再逼迫志達生育的事,但是志達終於受不了這種打擊,跟淑貞離了婚。



激情隨著夜的來臨漸漸消失,但是母子倆的身軀還是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只聽系德輕聲的問母親:「媽,我還可以再來一次嗎?」淑貞輕撫著兒子的頭,微笑著緩緩點頭

















0.01551890373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