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慾望的旗幟 第一章(上~下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慾望的旗幟

作者:ddrcdma
2004/05/22發表於:情海


             第一章  暗夜紅杏

                (上)

***********************************
  編者話:在論壇上潛水這麼多年一直沒對論壇的發展做出什麼貢獻,在下一
直非常慚愧,主要是以前一直在網吧上網,實在不方便寫作。現在家裡剛裝了寬
帶,於是就想在這裡獻一獻醜,由於是第一次寫作,難免有不對的地方,希望大
家原諒。

  這篇文章受豺狼大哥的影響很深,如果大家看的時候覺得與白潔相似的話可
千萬不要怨我,主要是豺狼大哥寫得太好了。另外,這片文章的名字與作家格非
的一篇小說的名字是一樣的,那篇小說雖然是嚴肅文學但裡面的一些性心理描寫
卻十分引人入勝,可以說我看的時候是渾身戰抖的看完的,我希望我寫的這篇文
章能夠達到那樣的效果。
***********************************

  當劉慧敏拿起電話的時候她的手已經是戰抖的了。「喂,」當電話那頭那個
熟悉的渾厚的男聲響起的時候就印證了她的猜測是對的,電話是鄭柯打來的。於
是她盡量平靜的回了聲:「喂?」

  「怎麼了小寶貝?時間還沒到就有感覺了?聲音都是抖的,呵呵~~~」

  聽到鄭柯放肆的調笑她立刻覺得小腹一陣墜痛,心立馬跳成了一個。但僅存
的尊嚴不允許她示弱,於是嗔道:「再這樣沒正經就不再理你了,有什麼事情你
快說。」儘管劉慧敏盡量平復自己的情緒但說出來的話還是抖抖的。

  「還能有什麼事情啊?你是乾柴,我是烈火,我今晚就要點燃你!!!院門
口等我,記住穿上我最喜歡的那套,呵呵!」男人的話充滿了霸氣,根本不容劉
慧敏有反駁的餘地就掛了電話,電話這頭的女人已經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一絲力氣
了。

     ***    ***    ***    ***

  星期六的晚上10點半鐘,學校的南門口已經沒有什麼人了,畢竟這裡是學
校,學生們都要在熄燈前趕回宿舍的。劉慧敏一個人在學校門口悠閒的散著步,
其間跟幾個進出的老師打了幾個招呼。這時候與她同一個教研室的王老頭看見了
她,逕直朝她走來,劉慧敏本就紛亂的心境立馬更加紊亂了。但臉上卻擠出笑容
朝王老頭迎上去,畢竟人家是教研室主任啊。

  「慧敏這麼晚還沒睡啊?等誰呢?」

  「沒等誰,天氣太熱了睡不著,出來散散心。」

  「呵呵,不是小王出差不在家,你獨守空閨寂寞難耐吧?」王老頭色咪咪的
說。

  「瞧您說什麼呢?」劉慧敏嗔道。畢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不敢得罪啊。

  「王教授還沒休息呢?」旁邊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劉慧敏立即有一種慌
慌的感覺,斜眼瞄去正是讓自己心亂的罪魁禍首。

  「是鄭處長啊?天太熱了我睡不著出來遛遛。」老頭立刻換上了一副道貌岸
然的表情,與剛才判若兩人。劉慧敏覺得真的很好笑,驚詫於老頭的變臉速度之
快,然後偷瞄鄭柯,看他也是很嚴肅的表情,連自己這邊看都不看一眼,回想兩
人私下在一起的時候男人的那副猴急樣子不覺又是一陣心慌。

  「鄭處長,王主任你們先聊著,我去那邊的小公園逛逛。」劉慧敏覺得再這
樣慌下去自己會出醜的,所以決定提前先走。

  一個女人快11點了去逛公園其實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但王老頭急於巴結
院裡年輕的權貴,也沒聽出什麼不對來,就這樣劉慧敏一個人向不遠的小公園走
去。


                (中)

***********************************
編者話:

  小弟第一次寫文得到這麼多兄弟的支持真的是十分的感謝!!!本人的打字
速度不是很快而且有工作在身所以不能保證很快的更新,但一定會給大家一個有
頭有尾的故事的,希望大家放心。

  看了各位的回復很多人猜測這是一篇虐文,在這裡本人要澄清一下。

  這篇文章不是虐文,我的構思是把它寫成白潔一樣的都市偷情文章,甚至比
白潔的情色描寫還要淡一些,偏重的是女主角的心理描寫,務求讓大家體會到一
種偷趣。希望能夠如此。

  另外我在文中幾乎沒提到女主角的容貌,但是大家應該能夠從我給她起的名
字中聯想到——劉慧敏= 陶慧敏= 周慧敏???呵呵這個全都看各位的喜好了,
反正女主角就是一個外表成熟賢淑或清醇可人的美女了!!!!
***********************************

  聽著身邊男人在耳邊小聲的說著下流話兒,劉慧敏的心碰碰的跳著。她覺得
自己渾身的寒毛都好像豎起來了,身體不受自己支配一樣抖個不停,那種感覺讓
她感覺到有點冷,希望有個寬厚的臂膀把自己摟入懷中。

  但是,儘管身邊的男人嘴裡說的都是些能讓最親密的戀人聽了都臉紅的私房
話,他的身體卻卻始終跟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臉上還帶著頑皮的笑容看著她,
讓她有種羞憤的感覺,臉上的紅暈已經延伸到了耳朵根兒,這種情況下只能把頭
埋入懷中,下巴幾乎都要碰上自己那豐滿的胸部了。

  突然間,鄭柯那有力的臂膀閃電般摟到了劉慧敏的腰臀之間,胳膊用力一帶
她的身軀,兩人的身影轉到了身邊一棵大樹的陰影裡,劉慧敏本就加速的心跳更
加劇烈了,感覺上心已經快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了,小嘴劇烈的喘息著,彷彿一
條垂死的魚,心裡想到「該來的終於到來了」,而那成熟誘人的身體早就如一根
煮了太長時間的麵條一樣扶也扶不起來了。

  鄭柯那帶著胡碴的大嘴終於與女人的紅唇相遇了,他的舌頭急切地想撬開懷
裡這個成熟女人的櫻唇,但卻遇到了美人牙齒的抵抗。「看來她還沒有完全的放
開啊!」鄭柯心知不能著急,於是嘴淺淺的吻著懷裡美人的紅唇,手也慢慢從劉
慧敏的腰間滑向她的屁股。

  感覺到男人手的移動,劉慧敏的臉更紅了,她完全清楚那手的目的地——自
己的臀部。

  其實她對自己身體最沒自信的部分就是臀部了。身高168CM,胸圍和腰
圍都是很標準的,臀圍卻有點超出尺碼,足足有95CM,在她的家鄉這雖然代
表好生養但自己看來卻總能跟性連接起來,所以她總是不自覺的穿長裙或寬大的
衣服來掩蓋自己這個「缺點」,但自從與眼前這個冤家好上以來她才知道吸引他
的其實就是這個代表淫蕩的肥白半球體和自己表面上賢淑成熟的容貌。

  「小寶貝真聽話啊,果然穿的是我送你的內褲,呵呵!」鄭柯的手從劉慧敏
長裙的後面伸到了裙子裡面,手在裙子裡面如一條游魚一般游動。

  劉慧敏聽了男人這話又感覺到一陣的眩暈,她現在穿的是一件高腰的T字內
褲,是鄭柯特意買回來送給她的,剛開始她穿著很不習慣覺得太淫蕩了但鄭柯卻
堅決讓她穿,至少和他幽會的時候一定要穿,久而久之她也就慢慢習慣了,甚至
當她穿著這件內褲時就不覺的一陣心慌,因為它總能讓她想起她與鄭柯偷情時的
旖旎風光。

  由於T字內褲太小而女人的臀部條件的「得天獨厚」,所以劉慧敏的兩個臀
峰完全就在鄭柯的雙手掌控之中了,男人可惡的手還不時的掃過劉慧敏雙腿之間
的敏感地帶引起女人全身的一陣陣戰抖。女人的心已經跳成了一個。

  離兩人不遠處還有一顆心也在狂跳不止,那是趴在離兩人200M之外的一
個少年的心,少年正在用手裡的軍用夜視望遠鏡嚴密地觀察著這面兩人的一切動
靜,但戀姦情熱的兩人根本沒有發現。

  男人靠在樹身上,嘴輕輕地吻著劉慧敏甜美的雙唇,捂在女人裙子裡屁股上
的雙手有一搭沒一搭地撩撥著劉慧敏的敏感之處,時不時的在女人紅透了的耳邊
說著下流話兒,引得女人一會咯咯的輕笑一會又微微扭動身軀做不依狀。

  兩人的調情好像已經進入了甜蜜的膠著狀態,這時候男人發現女人的雙腿間
已經微微的潮濕了,再看女人的表情:雙眼微閉卻有一絲曖昧從眼縫間閃現;臉
紅紅的,微張的櫻唇輕微的喘息著;成熟豐滿的身軀顫慄著,即使在自己有力的
雙手掌控之下臀部還左右搖晃著,像是在撒嬌一樣,知道時機成熟了,於是……

  「啊~~~~」

  儘管劉慧敏的身體已經十分的濕潤了,但這突如其來的偷襲還是讓她有一點
不適應,於是她不禁低聲的叫了一聲,同時鄭柯的兩根手指頂起的內褲稍顯粗糙
的材質跟她身體中嫩肉的摩擦讓她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高潮,鄭柯的舌頭趁這個
機會伸入劉慧敏的嘴中,與她的丁香緊緊癡纏到了一塊,有人說過一個女人如果
肯跟你深吻那麼你跟她就可以上床了,從這個角度說鄭柯已經成功了!!!

  鄭柯和劉慧敏的嘴緊緊的膠著在一起,劉慧敏感到一種熟悉而陌生的眩暈再
次向她襲來。她彷彿正置身於波濤洶湧的大海上,隨著翻捲的海浪飄向遠方。

  鄭柯的雙唇好像有著無窮的吸力將她的靈魂吸出了身體之外,那個靈魂飄到
了兩人的上空,雙頰羞紅紅的看著那個男人把自己的長裙從臀底掀起來蒙在了那
個意亂情迷的少婦頭上,於是那個肥白的臀兒就完全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而且
在男人修長的手指的挑逗之下不知羞恥的的醜陋的扭動著。

  「這還是那個端莊賢淑一說話就臉紅的我嗎?」這個念頭一閃動劉慧敏稍微
的恢復了一點理智,攢足了一點力氣把與自己快熔化到一起的男人推了開來。

  在男人稍顯意外的目光中,劉慧敏羞紅了臉把蒙在頭上的長裙掀了下來,很
麻利地整了整自己的儀容,然後用幽怨的眼光看著鄭柯說:「你這樣干還把我當
成人嗎?」

  男人恢復平靜後仔細想了想,知道自己是有些操之過急,於是忙道歉:「對
不起,慧敏!我主要是太愛你了,原諒我吧!」當然說這話時候沒忘了把自己的
目光盡量變的深情。

  甜言蜜語一向是女人的客星,在鄭柯長達10分鐘的糖衣炮彈的轟炸下,劉
慧敏終於又倒在了鄭柯的懷裡。這不現在鄭柯正背靠著樹懷裡摟著劉慧敏在跟她
咬耳朵呢!!!

  「我做夢都聞到你身上的香味。」鄭柯說道,「你就像一個嬰兒,身上有一
股淡淡的奶味,當我在官場上拚殺的時候,你身上的香味就是我夢中的天堂!」

  說這話的時候鄭柯的聲音有一些戰抖,劉慧敏詫異的看向鄭柯,發現他的眼
中滿是晶瑩的液體在流動,不覺也濕潤了眼眶:「這個威武霸氣的男人竟然也有
這麼感性的一面,看來他是真的愛我。」

  這時候她又發現男人的眼中又燃起了熊熊烈火,轉眼間大嘴又與自己的嘴唇
粘在了一起。

  這個法式深吻比剛才的那個還要有激情,劉慧敏覺得自己的小腹一陣痙攣一
樣的快感,心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狂跳起來,心中決定了,今天不管鄭柯提出什
麼樣的要求自己都不會拒絕的,眼前的即使是一杯毒酒自己也要毫不猶豫的喝下
去。

  劉慧敏抱著前面的樹,彎下了自己的細腰,突然眼前一黑,原來鄭柯又把她
的長裙掀了起來蒙住了她的頭。

  「你?」

  「呵呵,慧敏啊,你就依了我這一次吧?我覺得這樣太刺激了」

  「唉」劉慧敏心裡暗歎道,「這麼大的人還這樣愛玩,沒辦法就依他吧!」
同時失去視覺讓她也有一種恐懼的快感和受虐的快感。

  看著平時那個嫻靜端莊的少婦為自己撅起了肥白的屁股,鄭柯心裡充滿了征
服的快感。

  「當然要蒙住你的頭了,我就是要你漸漸明白你只不過是我鄭柯眼中的一個
屁股而已。哈哈。」其實鄭柯心裡是這麼想的,可憐的女人還滿心幸福呢。

  看著自己的陽具緩緩地插入女人的身體,看著隨著自己的撞擊而出現在眼前
的肥臀上的漣漪,再看看天上的那輪明月,鄭柯終於知道了為什麼這招叫做「秀
才抱月」了。

  遠處的那個偷窺者現在也堅持不住了,他看著那個自己真心愛著的女神竟然
這樣的被別人蹂躪,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屁股竟然在別人的胯下淫蕩的搖擺,而
且那個賢淑的面龐竟然被那人蒙住。只感覺到自己的心寸寸碎了……


       (下) 校園灌木叢中的淫蕩——五個人的回憶           

***********************************
編者話:

  謝謝各位的回帖,你們的支持是我寫作的最大動力。同時也感謝論壇上的排
版專家給小弟的文章排版,其實我真的覺得默默無聞的他們才是真正的英雄。畢
竟我發文會有大家的支持而他們的辛苦努力又有多少人能注意到呢?所以請大家
在看文章的時候也能發自真心的感謝他們,謝謝。

  我很認真的看了大家的回帖,有人問我這文章到後來會不會變成虐文,這個
問題沒出(中)的時候我還能肯定的說「不會」,但寫完(中)以後我發現這篇
文章好像有了自己的靈魂,並不能按我的構思去完成,它會不會變成虐文只有看
它自己的意思了,呵呵!!

  有人說我的文章有(上)和(中)連不上的感覺,這裡我要說一下,我的思
維有跳躍性的,我總覺得把按時間順序寫文章有一種記流水帳的感覺,所以我覺
得沒有戲可寫的地方就自然忽略了。

  另外,有人說文中劉慧敏的轉變太快了,這裡我要交代一下,我這篇文章是
用倒敘的手法寫的,其實前面故事中鄭柯已經下了很大的工夫了,等我把前面的
寫出來你就知道劉慧敏的轉變算慢的了,還有,劉慧敏其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淫
婦,她是個很有母愛的人,所以她才會說出「這麼大的人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愛
玩,就依了他吧」這樣的話。

  還有,我希望能夠盡快擁有原創作者的頭銜,還需要什麼條件希望版主能夠
告知,我好向著那個方面努力,謝謝!!!
***********************************
  
             (一) 老劉的回憶

  星期一的早晨學院巡夜的工人老劉還在獨自回味昨天凌晨自己的艷遇。因為
學校這幾天發生了好幾起夜間失竊案件,所以臨時安排他在凌晨一點起來再巡查
一次校園,這個倒霉差事當然誰都不願意幹了,但職責所在老劉還是睡眼朦朧的
向校園深處走去。

  當他走到行政樓前面時突然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老劉雖然60多歲了感覺
卻異常靈敏,他聽到行政樓旁邊的灌木叢中傳來了一陣「悉悉梭梭」的聲音,再
支起耳朵仔細聆聽還能聽到女人壓抑的呻吟聲和男人粗重的喘息聲,不會是自己
聽錯了吧?老劉睜大了自己昏花的老眼向出聲的地點望去。

  這一眼看去卻差點沒把老劉驚得暈倒過去,透過灌木叢稀疏的葉子老劉清晰
的看到兩個肥白的肉體奇跡般的重疊成一個奇異的造型:一個肥白的屁股似乎不
堪重負的馱起了另外一個同樣肥大卻稍顯黝黑的臀部,上面那個臀部在不停的如
打樁一般的向底下的白臀撞擊,引得底下屁股上的白肉如波浪一般向四周擴散,
場面淫蕩非常!!!

  老劉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沒錯!!!是兩個人!!!看來那個白皙的屁股
應該是女人的,而上面較黑的應該是男人的。可能是男人的身軀比較有份量吧?
那個女人的兩條美腿被壓迫成八字型,如交媾時的母青蛙一樣。

  那女人的頭稍微歪著,從後面看能依稀看到女人的幾綹秀髮和十分標準的瓜
子臉以及俏臉上的一抹緋紅,老劉直覺上感覺她是個美人。而那個男人則完全看
不到面貌,他的腿完全的騎跨在女人如滿月一樣的肥臀上,就如職業賽馬選手騎
馬一樣,所以呈現在老劉眼前的就是這樣一副兩個屁股摞一起的景象。

  「啊~~~」

  女人的一聲不能壓抑的呻吟把老劉從癡呆中驚醒,老劉猛然想起了自己的職
責,於是大聲的吆喝道:「什麼人?」同時把自己手中的手電向那裡照去。

  偷情中的男女似乎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嚇給嚇住了,如交媾中的狗一樣拉扯了
半天才把交纏在一起的性器分開,這期間男人還是可笑的騎跨在女人的屁股上。
場面淫蕩而滑稽。

  老劉其實並沒打算去抓這一對男女,他知道人急了什麼事情都會幹出來的。
所以他看著兩人手忙腳亂的穿起了衣服才慢慢走過去。但那對男女還是很慌亂,
慌亂到那個男人竟然穿錯了衣服,穿著女人的長裙就往外跑,還是女人比較細心
還記得拿上了男人的長褲然後扭動著肥白的屁股追著男人而去了,還好他們的下
身雖然光著但上身還穿得整整齊齊,要不真的成了名副其實的裸奔了。

  「劉大爺好啊!!!想什麼呢?」

  一個好聽的女聲把老劉的回憶打斷了,老劉抬頭一看看到了一張稍帶紅暈的
好看的俏臉。及其脖子上一條別緻的絲巾。

  「是慧敏啊!你也好啊,我就是想想家裡的窩心事罷了,呵呵。」

  「還為你三兒子的工作的事情著急呢?兒孫自有兒孫福,您也別太操心了,
我先走了啊。」

  「那你走好啊,呵呵。」

  看著劉慧敏遠去的背影,老劉的眼光突然鎖定了她用長裙也遮不住的豐滿臀
部。

  「昨晚的那個女人會不會是她呢?」老劉覺得劉慧敏的臀部與昨天自己看到
的那個真的十分相似。

  「不會的。這個跟別人說話都臉紅的姑娘怎麼會是昨晚那個淫婦呢?」他馬
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過如果哪個男人能把這樣的女人變成昨晚那個母豬一樣的淫婦的話就太
幸福了。」接著老劉就深深陷入了自己的意淫之中……


             (二)劉慧敏的回憶

  學院中文系中國古典文學教研室的辦公室裡劉慧敏正在伏案備課,下節大課
是她代的中國古典文學,由於星期六的晚上與鄭柯的一夜荒淫劉慧敏星期日在家
休息了整整一天根本沒時間備課,沒有辦法只有臨時抱佛腳了。

  這時候坐在她對面的女同事抬頭伸了個懶腰,抬頭時看到了劉慧敏白皙的脖
子上系的絲巾,不覺有些驚詫的問:

  「慧敏啊?這麼熱的天你戴條絲巾幹什麼啊?不覺得熱嗎?」

  「哦,沒辦法啊!昨天睡覺時脖子上被蚊子叮了個包,迷迷糊糊的被我摳破
了,今早上起來結了個好大的疤很難看的,所以找條絲巾遮一下。」劉慧敏很少
撒謊,更因為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旖旎春光所以不覺羞紅了俏臉。

  「哦,這幾天蚊子特別多,睡覺時候多注意點。」那個女同事看了劉慧敏很
關心的叮囑到,其實心裡暗道:「被蚊子叮了一下有什麼好臉紅的?該不會是老
公不在家寂寞難耐勾搭什麼野漢子被男人給吻青了吧?嘻嘻!」

  其實這個女同事只不過嫉妒劉慧敏長的比她好看所以故意在心裡醜化劉慧敏
罷了,但是她哪裡知道她的惡毒猜想卻是歪打正著啊!

  看到女同事低下頭看書不再關心她脖子上的「蚊子包」劉慧敏鬆了一口氣,
心頭的不安轉眼被刺激的感覺所取代了,一種熟悉的令她渾身無力的感覺襲遍全
身,因為她又想起了那個放蕩狂野令她失去全部自尊的夜晚……

  「是不是真的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呢?為什麼與鄭柯在一起的時候自己會變
的那麼的放蕩呢?好像他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在對我催眠,我根本就無力抗拒,
但我可以確定的是我並不愛鄭柯,我愛的是我的老公。那麼我對鄭柯的感情又是
什麼呢?純粹的肉慾嗎?難道靈魂和慾望真的是分開的?」

  「我真的是無法拒絕他的任何要求,甚至是把精液射在我最心愛的長髮上這
樣荒唐的要求我都無法拒絕。」

  「那天在公園樹下我們瘋狂的做愛,我達到了很多次的高潮。這也許是環境
使然。我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跟一個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在公共場所用最醜陋
最原始最羞恥的方式像動物一樣的媾和,這種刺激讓我完全的放棄了自尊,相應
的我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他的能力真的很強,但是在那樣的環境下也只堅持了20多分鐘。當我感
覺到他也要洩了時,他卻把性器從我的身體中拔了出來,我預感到他又有了新的
花招但奇怪的是我心中卻充滿了期待。」

  「他把渾身無力滿臉紅暈的我抱轉過來面對著他,我劇烈的喘息著,儘管我
靠著背後的樹但我的腿還是不能支撐我高潮後的身體,我覺得自己變成了一隻『
軟體動物』。」

  「這時候他喘息的對我說道:『敏,我喜歡你的長髮!讓我用你的長發射一
次!!!』說著就挺著他的性器向我的頭髮逼近。」

  「我聽了他的話大驚失色,用盡自己渾身的力氣向旁邊跑去,但渾身無力的
我沒跑幾步就摔倒在地,他走過來輕柔的伏到我的背上,用他靈巧的舌頭輕舔我
的耳後,脖頸。用他依然硬挺發熱的陽具摩擦我的臀部。於是慾望的潮水又一次
完全的淹沒了我……」

  「我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只懂得呻吟。而他這時候改騎在我的背上,將自己
的性器埋入我的發中,搓動頭髮刺激他的陽具。這時我想起了念大學的時候一個
追求我的男生為我的長髮作的一句詩『你的長髮在我的面前飄擺,輕舞飛揚,如
同我夢的軌跡』不覺感到一種莫名的悲傷,當他在『啊……』的一聲中向我的秀
發中射出精液的時候,我的兩行清淚也潸然而下……」

               (待續)



















0.015672922134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