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黃蓉落難23.24.25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黃蓉距離上次被奸淫不知過了多久,她只記得自己被呂文德和趙致敬再次奸淫,令她奇怪的是那蒙古特使一直在旁邊看熱鬧,沒有加入奸淫自己的行列中來,只是用一雙冰冷的眼睛看著自己被別人奸淫,在他的目光中透出一種莫名的快感。    黃蓉一度認為她是個太監,否則沒人能逃脫自己的誘惑,開始的時候黃蓉懷疑那特使是耶律齊,可後來自己又推翻了自己的設想,因為雖然那特使渾身躲在黑布之下,聲音可以模糊,但黃蓉的只覺告訴她,那絕對不是耶律齊,但那熟悉的身影絕對是她認識的一個人,但究竟是誰黃蓉是在是叫不准,因為那身影是清晰似模糊,七分熟悉三分陌生,似乎是多年未見的老友,可究竟是誰,黃蓉也不確定。    黃蓉在那次奸淫之後,就沒見過三人,黃蓉被再次關在地下室中。黃蓉回想起那日水火中的酷刑,渾身上下不寒而栗,那是水刑讓黃蓉深深的將痛苦記憶在骨子裡,以黃蓉的心性剛烈,既知要被如此折磨,何不散功自盡,一了百了:問題的關鍵,也正在於此。最當初黃蓉知郭靖才力有限,自己一死,宋軍頃刻而潰,同時兒女被拿投鼠忌器無力反抗,近日知道郭靖返回襄陽,黃蓉想到自己終於等來自己的機會。所以她雖身受諸般慘無人道的酷刑,仍強撐一口氣,要尋機逃脫。    黃蓉的雙手被並攏在身後高高吊起,身上滿是嚴密的繩索,雙腿被分開,綁在地上的兩個鐵環上,身上只穿著性感透明的絲內衣,兩對酥胸也被用乳銬銬住,用鎖鏈連著扣在了地面的鐵環上,這樣,她的身體,只能保持著彎著腰,臀部高高翹起的姿勢。她小穴和幽門分別被插上了巨大的假陽具,用繩子捆著固定好,特別是插進蜜穴裡的那一根,像螺絲一樣有一圈圈的突起紋路,末端是個把手,可以讓人用力擰動。    不久前小蓮和一個蒙面的侍女來優待過她,無非室將催情劑和催乳劑各倒了一大杯,灌到黃蓉的嘴裡。小蓮用力的擰動著那個把手,將螺紋一圈一圈的擰了進去,越來越深,摩擦著陰道的內壁,而黃蓉的乳頭被拉的長出來,繃的緊緊的,嘴裡被灌著催情劑和催乳劑的混合液,下身的中空棒子中,竟然被通進了一塊冰封著的很多可以被人體直接吸收的強力媚藥水顆粒的冰塊,正在被黃蓉的體溫慢慢的融化。    那個蒙面的侍女給黃蓉一種更熟悉的印記,可黃蓉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被折磨的記憶力減退,卻始終想不起那人是誰。    黃蓉決定實現自己籌謀已久的計劃,逃走,可是催情劑和催乳劑都開始完全發生了作用,黃蓉體內燥熱無比,乳房更是腫脹不堪,被勒的很難受,整個嘴巴裡都是火辣辣的,舌頭幾乎都已經麻了,肚子裡和幽門更是和火燒一樣,俏麗的臉幾乎全紅完了,全身都冒著香汗,小穴裡被撐的說不出的痛苦,"嗚!!!!    ……嗚!!……"黃蓉掙扎著,大聲的呻吟著,但是全身在這樣嚴密的束縛下,手指又完全被封死,她能怎麼樣?    "嗚!……"黃蓉扭動著身子,手指在身後摸索著繩結,慢慢地解著繩子,"嗚!……嗚!……"黃蓉被這一頂,手指滑了一下,被迫從新解起,下身的刺激不斷地湧上來,干擾著她的掙脫,感覺很不舒服。    身體劇烈的搖晃著,乳房被銬子扯的不停的跳動,"嗚嗚嗚!!!……"黃蓉像觸了電一樣開始顫動起來,有一種被烈火灼燒的感覺,在充水的小穴和幽門中瘋狂地肆虐著。    黃蓉看起來神智都有些迷離起來,半閉著眼睛,腫脹的乳房上下晃動,掙扎中,繩子深深地勒進了她的肉裡,看上去更加性感十足,黃蓉陰道裡的媚藥已經完全解凍了,在棒子中積了小半瓶,正在被吸收著,而黃蓉的雙眼,也開始眯成了一條逢,在努力地想睜開。黃蓉下身的螺紋棒已經幾乎被完全擰了進去,棒子本身有點彈性,所以在最深處彎曲著壓迫著子宮口。    "呃!!啊!……嗚!!……嗚!!!"黃蓉的身體更加瘋狂的顫抖起來,伴隨著她身體的顫動,身上的箍繩越收越緊,深深陷入皮肉之中,身上的衣物已經在發出"嘰嘰"的聲音,似乎隨時都會被繩索的力量撕成碎片。    從黃蓉的表情上看她的承受能力似乎已經到了極限,全身裸露的被繩子勒著的部位都因為缺血而漲的通紅,黃蓉還必須盡量控制自己的反應以免讓繩索收的更緊,但是就是這樣她又能支持多久?    黃蓉在穩定了自己的身體之後,開始再次緩慢而小心的嘗試解脫繩索,不過在經過幾次收緊之後她的雙手根本就被壓進了背部,一點活動的空間也沒有,就是稍微動一下手腕都會導致乳房被勒的更緊和陰部的更猛烈的刺激。    蜜汁已經順著假陽具流到地上,她的全身也已經香汗淋漓,下身灼熱刺激讓她不停的痙攣,雖然黃蓉已努力控制不讓身體有太大的反應,但是每次哪怕是極微小的顫動還是讓繩子越收越緊。    黃蓉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氣,將這些日子力勉強恢復的一點內力散於全身,將繩子震開一個細小的空間,運用縮骨攻將一只手從背後抽了出來,九陰真經不潰是天下武學總綱,其中了練骨易經篇幫助黃蓉勉強恢復一絲功力,也就是這一絲功力幫助黃蓉終於將一直手脫逃出來,可這也耗盡了這些天來的努力。    黃蓉終於擺脫了繩索的束縛,可是雙乳陰蒂上的鈴鐺黃蓉成了黃蓉另一道難題。在地上喘息半天,解除身上的束縛,黃蓉開始解決鈴鐺的痛苦,在密室中找不到水,將自己流出的淫液混在密室梳妝台上的胭脂裡,關入鈴鐺內將鈴鐺球體封死,讓其無法震動,黃蓉進來故意刺激陰蒂乳頭上的響動,麻痹在另一面呂文德對母體的注意,終於黃蓉擺脫了陰蒂乳頭的鈴鐺,那絲線的技法根難不倒黃蓉。    黃蓉終於擺脫了身上的淫虐束縛,不禁常常出了一口氣。此時黃蓉她身上穿著像牙白色的絲衣,豐滿隆起的胸前,呈現著美麗雪白的深溝,透過薄薄的刺繡布料,依稀可以看見她漂亮豐挺的乳房在裡面跳動著,她那高高勃起的絳紅色的乳頭,露出上緣的乳暈向外傲挺著,極短的衣裙剛剛蓋過她的下身,裙擺修長的美腿幾乎露到了大腿根,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沒穿著任何衣褲的陰部。她白嫩的胳膊和大腿完全暴露在外。黃蓉急於找到一件像樣的衣服好離開這個魔窟。可是她找遍密室也沒找到衣服,只好穿著這身衣服離開這裡,她來到門前,轉動門旁機關,門打開了。    黃蓉不知道自己能否順利逃脫,不知道開門之後等待自己的將是何種命運。    黃蓉更不會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密室牆上的小孔反映在一個人的眼中,一個渾身包裹在黑布的人――蒙古特使。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這樣黃蓉都能逃脫,我不得不佩服你,我要不要通知他們一聲,還是繼續看戲呢"蒙古特使在牆後自言自語到

黃蓉再打開石門的一剎那,心中有一種脫離苦海的喜悅,黃蓉知道自己沒有完全脫離危險,現在自己的功力不足一層,想要找到自已一雙兒女安全脫離完全要靠運氣,以及自己的堅定的信心。    黃蓉轉出呂文德的書房,幸運的是正式夜晚,書房中沒人,這些日子也沒見呂文德等人來凌辱自己,不知道他們在干什麼。    黃蓉慢慢靠近房門,側耳聽了聽,沒有什麼異常聲音,黃蓉把房門打開一個小縫,見外面沒人,黃蓉側身閃出,在呂府後宅內緩緩搜索。    黃蓉現在主要是找到自己的兒女離開是非之地,最好能換掉身上那幾乎相當於不存在的絲衣。    此時正值盛夏,湖廣地區本就潮濕炎熱,加上黃蓉此深打扮,悶熱的天氣加上羞恥,使得她的身體被汗濕透了,飽滿的肌膚黏在絲衣內面而印出若隱若現的肉色,微微顫動的肉團上,有兩點可愛的絳紅凸起她忍不住雙臂環抱住自己的胸前,飽滿的乳房卻被壓擠的更誘人。原本緊繃的衣襟愈來愈往下的向兩邊敞開,乳溝又深又緊,黃蓉的肩膀和腰身很纖瘦,乳房卻異常飽滿豐潤,仿佛要將衣服繃裂般的誘人。她乳房上暗紅色的乳頭聳立,無助地顫抖著,汗水覆蓋了整個乳房,閃爍著誘人的光亮,隨著呼吸起伏,似乎在期待著殘酷的蹂躪。    黃蓉感覺自己的兒女可能是在小蓮那裡,小蓮是呂文德的心腹,呂文德一定會把自己的兒女放到那裡去的,黃蓉憑著自己的記憶,找尋小蓮的住處。    黃蓉一路小心的在呂府後宅穿行,避開可能遇到的人,一路之上,黃蓉覺得之前小蓮在自己身上塗抹的春藥已經開始發作,體內那熟悉的搔癢也再次折磨這自己。    黃蓉終於憑記憶找到小蓮以前服侍自己時,所在的房間,可令黃蓉失望的是,原來的侍女房沒有自己兒女的蹤影,黃蓉一邊抵抗這體內的搔癢,一邊思索著兒女可能的所在。    黃蓉突然覺得小蓮一定不會是一個侍女那麼簡單,可能只是當初為了接近自己才住在這裡,也許自己原來住的地方才是小蓮真正住的地方。    黃蓉覺得可能性極大,急忙忍著體內的搔癢奔自己原來居住的主房,可沒等走出房間,身上的那空虛的感覺就令黃蓉被開發異常靈敏的身體軟弱無力,黃蓉的雙手忍不住放在了自己的雙峰之上。黃蓉原本就很敏感的乳頭,擦了春藥之後變得更加的敏感,一對乳頭已高高的勃起體內不由的掀起快感的浪潮,再加上春藥的助力,深紅色的乳頭更加被的敏感,被手一碰觸就立刻充血堅硬起來。    黃蓉此刻早已是香汗淋漓,在小腹、乳房、乳頭上都掛滿了晶瑩的露珠,同時散發出女人特有的香氣;那香氣在房間裡淡淡飄蕩豐滿高聳的乳房隨著她緊張的呼吸而急促的起伏著;在那堅挺的乳尖上,鑲嵌著兩粒絳紅色的乳頭,乳房與乳頭的銜接處是淡淡的絳紅色的乳暈,那是少婦才有的特征。    黃蓉已經被春藥折磨了許久,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感到,一種讓她恐懼的快感。這是一種她熟悉的快感,是她在被男人猛烈抽插時才會有的快感。她的雙手忍不住在自己那潔白如玉的下體處,迷人的桃花處抽動起來,黃蓉已經無法抵抗那魔鬼般的誘惑,自己的身體被最近的開發已經背離了自己的思想控制。    更令她感到恐懼的是,在這種快感的刺激下,她的身體開始產生了可怕的變化:豐滿的雙乳,變得越發的碩大尖挺,原來軟軟的乳頭,也硬挺聳立;圓翹的屁股,開始下意識的扭動,細密的汗珠,從全身泌出,濕透了她的長發,一張俏臉也憋的通紅……    越來越強烈的快感和越來越可怕的身體變化,叫黃蓉不知所措起來。為了減輕這種"快感",她開始力所能及的使用各種方法:她想搖動頭部來逃避快感,但一陣陣的眩暈只能加劇快感的程度;她想用扭動身體來減弱感覺,卻發現屁股竟不由自主的像性交般的前後運動起來;最後她想用喊叫來進行發泄,但喊出口的竟是淫蕩多於痛苦的呻吟……    黃蓉一次次的努力都失敗了,可那種可怕的快感,卻像一浪高過一浪的海濤,衝擊著她的身體。她繃緊了身體,玉腿挺的筆直,十根玉雕般的白嫩腳趾一會兒緊緊的踡在一起、一會兒又用力的分開……雖然她還用僅存的最後一點理智堅持著,抵抗著最後的崩潰,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抵抗多久……    "嗯…嗯……"在昏暗的燈光下,黃蓉的赤裸的身體在羞辱和淫欲的雙重壓迫下,不斷的扭動著,發出夢幻般的美麗光澤,雪白的肌膚和上面星羅棋布的汗珠,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從她那可愛的嘴唇間,不停的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她那得不到安慰的陰戶,延長了痛苦折磨的時間。已經情不自禁的黃蓉,已經深刻地感受到戒毒的痛苦——或者,她比戒毒更痛苦,她始終深陷於恥辱的地獄之下,沒有一點尊嚴。    "我……嗚……我……"黃蓉急促地喘著氣,陰戶上麻癢和炙熱的壓迫,使她拋棄了尊嚴。在痛苦地煎熬之中,她不得不屈服。    "嗚………"黃蓉的臉因為痛苦扭曲著,綻紅的臉蛋此刻看起來更是性感撩人。黃蓉的裸體在不停顫抖,嗚咽和哭泣顯得那麼凄慘欲絕!    "主人料得不錯,你一定會逃來的,也一定會找到這裡,不過唯一沒料到你會在這裡發騷"就在黃蓉在天堂地獄間徘徊的時候,黃蓉聽到了小蓮那熟悉的聲音。    "呂文德趙致敬這兩個小醜果然沒有降服你,不過對你的開發卻很成功,乖乖的帶上它,我家主人說還你自由,方你離開"所完小蓮把一件東西仍給黃蓉。    "別弄鬼,別忘了你還有弱點在我的手上"

地點:襄陽城郊關帝廟(後來魯有腳死那個地方,是不是關帝廟小弟記不清了)    時間:蒙宋和談開始,黃蓉逃離呂府後    人物:黃蓉    黃蓉雖然逃離呂文德的魔手,但卻沒能找到自己子女,並且被小蓮施舍給自己一套無法外出的情趣外套。就再也沒有衣服了,趁著天未亮,黃蓉含恨離開呂府,在夜色的掩護下躲進了城郊關帝廟中,由於廟宇因戰火廢棄多年,很少有人來此,成為黃蓉暫時避難之處。    黃蓉逃到此處之時,已經疲憊不堪,在關帝像前黃蓉靠於供桌之後,感覺渾身乏力,頭沉沉的無法思考,黃蓉此時在考慮如何就出自己的兒女,如何面對以後的生活,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又是誰?一連串的問題搞得黃蓉筋疲力盡,黃蓉感覺眼皮不斷下垂,漸漸進入夢中……    黃蓉不知過了多久,黃蓉似乎做了一個真是的夢,又似乎那不是夢,那是真是存在的一般。在那裡黃蓉似乎有感到那迷人的高潮,黃蓉是在綺夢裡嬌呻浪吟的性高潮中醒來的。當她睜開眼睛時不禁大吃一驚剛醒過來的黃蓉衣衫不整,如蟬衣紙薄的輕紗根本遮掩不了她那巧奪天工、鬼哭神泣、美得讓所有男人欲火沸騰的胴體:她的酥胸半露,淡紅色的乳頭幾乎全抖了出來,那片幾乎將男性理性引爆的雪白胸脯、那對讓任何一位正常男人一見便只能聯想到上床這字眼的美乳、那兩顆引人遐思的激突,高聳驕傲的挺立著,似乎只要輕輕一捏,便可噴射出如湧泉般的乳汁,美麗完美的流線乳型,彷佛一種高價藝術品般的存在在眼前。    一對修長亳無半點瑕疵的光滑美腿全露在外、叫人忍不住要衝上前去吻過痛快、摸過夠本。還有她那粉嫩雪白、渾圓微翹起的玉臀、那個男人見了陽具不迅速勃起才怪呢!至於她一身的冰肌雪膚和胴體散發出的成熟女人肉香,耐力不足者早就難忍其引誘、陽精射盡落荒而逃了!黃蓉胯下蜜穴濕得讓人欲火沸騰,而且連地上都有一大片是濕淋淋的……    回想起夢中的所發生的事,是那麼真實,那麼虛幻,在那裡黃蓉感覺又回到那個讓她痛不欲生的場景,那些可惡的面孔又出現在他的面前,她又在那個地域煎熬著,黃蓉恍惚記得自己同時在幾個惡魔面前,把自己的雙腿打開成M字形,令自己最私處的下體完全張開在眾人眼前。然後,她左手握住自己又挺又脹的巨乳,右手伸向下面腿間的裂縫,然後便開始自慰起來。    "喔……嗄……喔啊……呀咿!……"只不過按摩了幾下,從變成紅葡萄般大的乳蒂尖端便已像水槍般噴射出一蓬奶白的乳汁;只不過撥弄了一會,人妻熟透的性器便染成赤紅地完全盛放,花蕊中央更立刻鋪上一層甘香的露水。完全沒有思想而只剩下對性的本能反應和感覺的身體,很輕易便動情起來。發情熟女的低吟聲,是那麼的性感和惹艷,而她那進取得近乎亂暴的自慰動作,也令任何看到的人心生一陣熾熱的欲望。    這黃蓉的俏臉上閃過一絲恐懼、憎恨的表情,但手指的自慰動作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在陰道裡進出的更迅速了,雪白的大腿也張的更開。    黃蓉一邊喘息哀求著,一邊扭動著惹火的胴體,兩顆飽滿高聳的豪乳在胸前亂搖亂顫,漾開了一陣陣乳浪。黃蓉這時完全沒有了思想,而只剩下對性的本能反應和感覺的身體,她很輕易便動起情來。她那發情熟女的低吟聲,是那麼的性感和惹艷,而她那進取得近乎亂暴的自慰動作,也令任何看到的人心生一陣熾熱的欲望……。用力磨擦還會產生又麻又癢的快感,那是種濱臨高潮卻又不容易泄、全身軟洋洋的連骨頭都要酥掉的感覺……    這整個過程中,黃蓉那脹滿了奶水的乳房不停的上下左右晃動,甚至在她跳躍時,有幾次由於動作太猛受到臂彎的撞擊,幾股細細的奶線同時從左乳房的奶頭噴湧而出,黃蓉突然雙腳離地,張開大腿坐在了地上,她如蛇般扭動起迷人的身軀,她的陰唇外露,陰部整個門戶大開的暴露在男人們眼中。    "你……你……快來吧……啊啊……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快來……""求我過來干嘛?嗯?大聲、清楚的說出來啊!"呂文德故意逗她,淫笑的臉龐顯得更加醜陋猙獰。    黃蓉的眼淚鼻涕一齊湧出,泣不成聲的痛哭了起來,失控般尖叫道:"來上我!上我……啊啊……主人!我真的受不了啦……求你快來上我吧……"黃蓉一直被呂文德用藥物控制浸入她的屈體,那是一種作用於人體後,能夠最大程度的激發出原始的本能欲望,導致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變成性敏感區域,稍微刺激就會春情勃發。更厲害的是,這種藥物還會讓人很快上癮,用慣了以後就會產生生理和心理的雙重依賴,一天不用藥就會渾身難受,產生強烈的空虛感,就跟犯了毒癮一樣痛苦的生不如死。    痛苦的場景讓黃蓉在此驚醒,空虛寂寞,那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在折磨著黃蓉,黃蓉抬頭望著威武的關帝,空虛填滿此刻的身心。    黃蓉連自己都搞不懂此刻心裡在想些什麼,那種恐懼、羞恥、不安、罪惡所交織出來的興奮,正像魔鬼一樣引誘著她。周圍變得好安靜,只聽到自己急喘的呼吸和意亂情迷的心跳聲。此刻黃蓉感覺關帝似乎活了過來,好像正粗魯的抓揉她乳房,那條火燙的鐵棒也在她體內……    "啊……"黃蓉微啟朱唇輕吟一聲,一只手不自覺的伸進衣內,用指甲捏捻勃翹起來的乳頭。    "嗯……哼……別那樣……你們……別看……"除了墮落在被關帝強奸得想像中,她同時也幻想著有許多人在看。    "……哼……人家……這樣……被糟踏的……好丟臉……啊……別看……哼嗯……討厭……腿被張……得好開……別……這樣……哼……都被看到了……"黃蓉的身子一陣陣的痙攣,她的雙腿不停的抽搐著,慢慢的,她那高聳的臀部像拱橋似的一點點的倒下,她完全倒在了地上,而此時她那似乎永遠流不完的淫水,又一次從她的陰道內激射而出。    "嗯……"黃蓉嗚嗚啾啾的悶哼著,把一只手伸進自己緊緊夾住的兩腿腿根間,用手指在濕縫口輕輕的撫弄起來。自慰的罪惡和酥麻讓她的芳心怦怦直跳。    卻又有種莫名的興奮在滋長。她坐下去淅瀝瀝的灑完尿,整片股縫都是滑滑黏黏的奇怪感覺,一種不該有的念頭慢慢占據她腦海,遲疑的轉往兩腿間伸去…    …    "我……我在作什麼……不可以這樣……住手……"僅管內心在吶喊,脆弱的理智還是阻止不了肉體的渴求,當充血恥肉被自己手指碰觸到的剎那,身體馬上興奮的顫栗起來,白玉般的肌膚也浮現誘人的粉紅色暈,一切道德羞恥此刻已拋諸腦後!她們的俏臉都紅透了,眼裡滿是羞恥的表情,由於各有一條玉腿高高抬起,剃光了恥毛的陰唇都裂了開來,可以清楚的看到春蔥般的手指在肉縫裡撥弄。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作出淫蕩的事了,玉指插恥洞,充滿滾燙蜜汁的陰道立刻像魚嘴般用力吸吮起來,在手瀆的罪惡感中,肉體對淫欲的刺激變得更加敏感亢奮。由於身體被藥物調教的分外誠實,黃蓉很快就發出了哭泣般的呻吟聲,肥大的屁股不安份的撅來撅去,陰道裡已經流出了不少濕滑的愛液。    "嗚……"這樣胡亂搞了一陣,高潮已快屆臨,一雙秀眉辛苦揪在一起,脖子用力到浮出淡筋,光滑肌膚上也滲出點點晶瑩的細汗。黃蓉一手用力抓揉自己乳房、隨著在嫩洞進出的手指速度愈來愈快,身子突然一陣亂顫!"呃……"她仰著臉,從喉間發出滿足的呻吟,可是卻差一點點達不到那醉人的高潮,黃蓉感覺自己快瘋了。    "我……嗚……我……"黃蓉急促地喘著氣,陰戶上麻癢和炙熱的壓迫,在痛苦地煎熬之中,她不得不屈服。    "嗚………"黃蓉的臉因為痛苦扭曲著,綻紅的臉蛋此刻看起來更是性感撩人。黃蓉的裸體在不停顫抖,嗚咽和哭泣顯得那麼凄慘欲絕!    黃蓉不斷的用陰部上下摩擦著供桌的木腿,黃蓉所做出的盡是展示美好胴體的誘人姿態,她雙眼緊閉,臉泛紅暈,小口半張微微呻吟著,已經完全投入其中。    "嗚……嗚……"黃蓉賣力的挖著濕滑滑的黏膜,扭動上半身,"嘟…嘟…    "正當她漸漸登上頂峰,黃蓉沉迷在被關帝奸虐的快感中,咬著唇愈來愈激烈的摳自己下體,她另一手抓著自己乳房,黃蓉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她雙腿緊緊的夾住供桌的腿,伸出雙手上下撫摸著自己的胴體,她時而輕撫,時而揉捏,有時還把手指伸進自己嘴裡,用沾滿口水的手指抹在嫣紅的乳頭上,她的上半身不住的扭動著,供桌的木腿深深的陷進了她貼在上面的左乳裡面,整個左乳就像變成兩瓣似的完全變了形。    黃蓉緊貼著供桌的腿扭動,她用已經變得潮濕的陰部不停的摩擦著供桌腿,雙手則捧住自己兩只白嫩高聳的乳房緊緊的夾住供桌腿,感覺完全就像給男人做乳交似的,小嘴裡發出蕩魂蝕骨的嬌淫聲,那樣子極其誘人,難怪使得男人們一個個魂牽夢縈。    黃蓉的漸漸進入了高潮。只見她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渾圓的臀部高高聳起,然後用手掰開屁股,把陰部對准供桌腿上伸出的一小節木棍,慢慢的插了進去。    "呀……唷……呀……"木棍沒入黃蓉的陰道中,她開始不停的前後扭動著屁股,可是一旁關帝看著,又讓她感到羞辱難當。    黃蓉雙手伸到後面抓住供桌腿,更加快速的扭動起來,陰道裡的感覺叫她感到既難受又舒服,淫水不停的順著供桌腿流到她的腳下。    黃蓉微微張開嬌艷欲滴的嘴,像是有人在吻她似的,她接受著這無形的吻,還反吻著那看不見的人,然後,她就像那個看不見的人在她的身上由上至下的用舌頭舔弄著,先是她的香唇,她也吞吐著粉嫩的舌頭,似乎在回應著對方。她捧住自己的雙乳,恨不得把整個乳房都塞進口中。接著,她撥開自己兩片肥厚的陰唇,把手指塞入陰道中抽插起來,她努力的抬高自己的屁股,上下挺動著。一時之間黃蓉完全沉浸在虛無的快感中,陰部淫水四溢。她身上每一個部位都在抖動,搖擺,抽搐,黃蓉張開了大腿,身子往後仰倒下去用手倒著支撐著地板,嘴裡大聲呻吟著,腹部上下伸縮一挺一陷的,就好像身上真的有一個男人正在用陰莖抽插著她的陰道,一次又一次深深地搗入她的陰道,直達她的子宮深處。    黃蓉的動作越來越瘋狂,渾圓雪白的身子給人一種無以倫比的美感。隨著她的每一個動作,那豐滿挺拔的凝脂玉乳就誇張的跳躍顫抖起來,薄薄的汗珠在雪艷的雙峰上閃爍著迷人的光彩,纖細柔軟的腰肢像活生生的彈簧收縮伸張擺動,兩條健美的大腿內側亮晶晶的一片。黃蓉的赤裸的身體在羞辱和淫欲的雙重壓迫下,不斷的扭動著,發出夢幻般的美麗光澤,雪白的肌膚和上面星羅棋布的汗珠,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從她那可愛的嘴唇間,不停的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她那得不到安慰的陰戶,延長了痛苦折磨的時間。已經情不自禁的黃蓉,她始終深陷於恥辱的地獄之下,沒有一點尊嚴。    "呀……"突然,黃蓉一聲大叫,她達到了高潮。此刻黃蓉抬頭看見手拿春秋的關帝那微微的笑容,黃蓉感到那是神拋棄她的嘲弄。    此刻,黃蓉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一雙眼睛的監視下,自己的醜態也被人和神看的一清二楚。



















0.016042947769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