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先穿射鵰再穿大唐 110~120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正文 第111章 射鵰結局篇(二)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真的



「哦,這樣也好。不用和郭靖與江南七怪一起同行。我們四人自己慢慢走。省的有一堆的電燈泡來妨礙我們一路上辦正事。八月十五之前到嘉興煙雨樓就好了。」



楊立名見華箏緊張自己的感受心裡高興的說道。只是說到『正事』兩字的時候他的表情總讓人覺得特別的淫蕩。



三女自然都聽出來了。紛紛的臉紅心跳的用白眼看他。想起他的那個正事。都是身體微微的發軟。下面的小嘴也不禁的感到有點餓的流口水了。



十二天之後,四人來到了與嘉興已經非常臨近的城市長興府。本來以他們的速度早該到這裡了。哪裡需要近半個月。蓋因這一路楊立名天天和三女癡癡纏纏翻雲覆雨以外。還有一件事讓他耽擱了不少的時間。不過對於這件事。楊立名算是樂傻了。直到現在還……



「哈哈哈好天氣啊。連著好幾天的好天氣了。老天爺再來幾天好天氣吧。讓暴風雨來的更加猛烈些吧。你他媽在我來這個世界後,近一年都不打一次雷。現在終於都吐出來了。呵呵呵。」



楊立名傻笑的看著再次變的有點陰沉的天空。心情無限的好。這幾天天天暴雨打雷。他也天天一打雷就出去當避雷針。讓本來已經因為給他換血統而接近乾枯的小白的能量儲存在次爆漲到了一千六百萬點。



「有什麼好天氣的。天天打雷下雨的。現在天又陰本書於下來了。真不知道楊哥哥神神秘秘的都在高興什麼。每天還偷偷的溜出去。」



華箏和陶婉盈都是抱怨道。因為她們又不能邊趕路邊逛街了。



「好了天快黑了,我們先去反找家客棧住下來吧。明天應該可以到嘉興府了。」



楊立名對三女道。



四人剛一入客棧。晚飯後回到訂的房間,天空又是打起了驚天怒雷。



「哇,爽。老天爺我楊立名以前不該罵你不夠仗義啊。你簡直就是我的好哥們。」



楊立名跳了起來,就要往外跑去當避雷針。卻發現自己被瑛姑抓住了胳膊。「你今天不說清楚。就不許出去。這已經是第幾次。每次雷聲一響起。你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連招呼都不給我們打一個。難道你還有什麼事滿著我們。是不是信不過我們才不願和我們說的。最近我總覺得你越來越神秘了。離我越來越遠了。」



說到最後語氣委屈了起來,帶了點哭腔。



「是啊,是啊。楊哥哥你到底有什麼事啊?我問你你還一個字都不說。現在我可已經徹底是你妻子了。你說了,當我徹底成了你的妻子後。我有權知道一些事了的。」



陶婉盈道。



華箏也是大大的點頭贊同兩位姐姐的意思。大大的眼睛委屈的看著楊立名。



楊立名看著三女的反應覺得自己的確不該將所有的事都瞞著她們。她們也是自己最親近的人了。但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主神號』『吸雷電的能量』『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這個世界是我的那個世界的一部小說裡的世界』『我快要離開這個世界了』這些就算說了。她們恐怕也很難相信吧。



「好。對不起。我的確是有不少的事情。忘了和你們交代。不是我不夠信任你們。而是覺得說了你們也不會信才沒有多事的說出來的。現在既然你們都想知道。等我一會兒回來的時候,全告訴你們。反正你們也遲早要知道的。」



楊立名想了想還是決定告訴她們所有的事。



「好吧,那你早點回來。」



三女立刻放開了他。雀躍的說道。



楊立名衝出來了客棧。如一陣旋風一般。飛奔到了離他最近的無人地帶。開啟主神號的吸收雷電的裝置。看著天空中一道一道的雷電。楊立名的臉色越來越興奮好像看到了可口的美餐。第一道雷電猶如飛蛾撲火一般劈向了楊立名。瞬間就被楊立名手腕上的小白吸收了。轉化為了那一組組的能量數據。比起第一吸收雷電的能量的時候。現在的楊立名連那皮膚上的一點點被電麻的感覺也沒有了。畢竟他和以前早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一道雷過後緊接著一道又一道的雷劈下。楊立名從容不迫的一一應下。嘴角的傻笑從來沒有停止過。大半個小時後。天上的雷雲消散了。好像怕了楊立名這個搶劫犯一般。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



楊立名滿足的看著屏幕上那終於上到了兩千萬的數字。歎聲道:「小白過不了幾天要離開這個世界了。然後去大唐雙龍的世界。和徐子陵與寇仲他們玩那天下了。本來我是想華山論劍後回去的。不過現在想來以我現在的實力和他們比,掙那什麼天下第一。已經完全沒有意義了吧。



「那是當然了爸爸。你經過上次的頓悟之後,已經達到了先天頂峰。那些五絕啊什麼的。也就是先天初期。可以擋你全力一招就不錯。整整兩個檔次啊!力量相差太遠了的時候。任何技巧都是沒有辦法與你抗衡的。」



小白道。



「小白,你說我把瑛姑她們幾個古代人帶到現代的世界好嗎?她們會不會適應不過來。畢竟她們一直都是生活在古代的環境裡的。再說了,我總不能帶著她們在每個世界裡跑吧。」



楊立名有點煩惱的說道。



「隨便你了,爸爸。你要帶在身邊也好。不帶也一樣。你只要有足夠的能量點隨時可以回來看她們嗎?反正主神號可以調節世界之間的時間差。你不管在哪個世界,那個世界的時間就會流動快上兩百倍。而你不在的那些曾經去過的世界。時間就會放慢兩百倍。你就是在別的世界呆上幾百年。這裡也就過了不到十天而已。你還擔心那幾個媽媽會等你等的老死,而見不到你了不成。」



小白懶洋洋的說道。



「也是哦,我怎麼把主神號這最牛逼的能力給忘了。調節世界的時間差。等我實力提升到超過眾神的時候。就去雅典娜那裡將黃蓉她們都給接回來。然後再將她們全接到現實的世界也是一樣的。現在就先讓她們留這裡吧。反正就算在這過程中花了幾百年的時間。這裡也就過了十天左右而已。」



楊立名心中暗道。



想通了心事。楊立名哈哈大笑著向客棧行去。



回到客棧,楊立名推開房門,見三女竟然都在,一副三堂會審的樣子,他哈哈一笑,怪模怪樣地說道:「讓三位娘子久等,小生賠罪了。待會兒『在床睡覺』的時候一定好好表現侍候三位娘子。」



陶婉盈雖然臉兒一紅,卻也不怕。也鬧著裝模作樣的禮道:「相公不必客氣,還是妾身晚上侍候你的好。」



瑛姑翻了個白眼,對他們的搞怪送上鄙視。



華箏道:「你們別鬧了。楊哥哥,你不是有事情告訴我們嗎?快說吧。」



「是啊。坦誠布公的說吧。」



瑛姑道。



楊立名無奈地聳肩攤手道:「其實我是神仙下凡,從仙界來的。因為犯了錯誤被玉皇大帝打落凡間。而我之所以每天打雷的時候出去。是為了吸收雷電的精華。早日恢復神力。回歸仙界。好了我說完了。」



抬頭一看只見幾女。看白癡一樣的看著自己。「喂喂。我說你們幹什麼。我不是說了嗎。你們這是什麼眼神啊?」



「我呸。你是神仙下凡。騙誰呢。楊哥哥別把我們當三歲小孩行不行。」



陶婉盈說道。瑛姑和華箏也是怪怪的看著他。編故事也編個像樣點的啊!



「好好好。我錯了。我只能說實話了。」



楊立名投降的說道。



幾女見楊立名這般表情,以為他要說實話了,所以都集中精神,側耳傾聽,卻聽楊立名煞有其事的說道:「你們知道嗎?其實這個空間是存在著無數的位面的,一個位面就是一個世界,而我就是從別的世界穿越而來的……穿越這個詞不懂?就是從這個世界到那個世界的意思。這個以後再解釋,反正你們知道我原本是別的世界的人就行!然而具體的原因,就是你們活著的這個世界,在我原本生活的世界中,便是以一部小說故事為形態存在,而那本小說故事,我在原本的世界中看過不止一遍,所以這個小說故事世界中所有有名氣的人物,他們的人生,甚至性格等等,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有一天,我突然得到了一個東西。那個東西只要吸收雷電的能量就可以送我來你們的世界。甚至是任何的世界。而且可以有很多的作用。比如變出金子。因為有了它所以我就用它穿破了位面的阻隔,來到你們的世界,遇到了本來應該是小說的世界人物的你們。從此,由於這個世界的所有的一切我都熟悉。所以我用得到的那個吸雷電能量的東西,混的風生水起,牛逼轟轟的。這也是我小小年紀武功為什麼這麼高是原因。現在已經到了我該回去的時候了。」



說完,很是認真地看著三女道「這是實話,真正的實話。你們就當我是從別仙界來的人也一樣的。」



卻見幾女都是一副你就忽悠吧的模樣。壓根就不信的表情看著他。



陶婉盈說道:「你就會編故事。不告訴我們實話。按照你說的,原本我們都是一個故事裡面的人物。我們原本的世界中是沒有你的,所以那發生的事情,也一定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那你能告訴我,原本的世界的我們會怎麼樣子。我是會嫁給誰麼?還有華箏妹妹與瑛姑姐姐最後都怎麼樣了嗎?看你還怎麼編,說的出來說你厲害。」



呃……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啊,楊立名想了一下鄭重地說道:「這個我可不可以不說,我看你們根本就不信我的話?說了也沒有意義。你們聽了還會不高興。」



三女看著楊立名認真的樣子。忽然覺得有點信了。加上被楊立名那句『你們聽了還會不高興。勾起起好奇心。連忙道:「我們都信了還不行嗎?你快說啊。」



「你們真的相信我說的?」



楊立名忽然很是疑惑地問道。三女都歪著腦袋想了想,最後瑛姑道:「你說你可以用那個得到的吸收雷電能量的東西變金子來。只要你變的出來。我們就信。」



另外兩女也覺得有理大點小腦袋。



楊立名一笑。隨手一揮。地上馬上出現了一塊塊的金塊。閃閃發著金光。



「天啊!」



三女拿起地上的金塊,全部都摀住了小嘴驚叫。「我們信了。我們信了不用變了。」



瑛姑古怪的看著楊立名喊道。



「楊哥哥原來你真的是別的世界本書於來的神仙啊!」



華箏和陶婉盈都蹦跳的過來。抱住楊立名的胳膊道。



呃這接收能力也太強了吧?楊立名看著幾乎已經深信不疑的三女想道。其實他哪裡知道對於古代的人而言。反而比現代的人容易接受不可思議的事。



「快說吧。原來沒有你的介入。我們的人生經歷會怎麼樣?」



楊立名又想了下她們可能會有的大概人生經歷,一副非常悲憤的樣子說道:「既然你們都相信,那麼我就很嚴肅地告訴你們好了!你們的人生都比較,呃反正你們聽了別想揍我就行了。是你們自己要聽的。不能怪我。」



正文 第112章 射鵰結局篇(三)和三女的激情



「行了,說吧。我們不怪你就是了。聽你的意思難道我們的人生很慘不成?還是我們以後會變的很壞?」



瑛姑抱著自己的雙臂說道。



「壞倒不是。但是慘是一定。因為沒有本少爺的英勇介入。誰能給你們幸福啊。」



楊立名得意洋洋的點頭說道。「怎麼個慘法。難道最後我們都死了不成。」



陶婉盈看著楊立名說道。那表情就像是開始聽故事的小女孩一樣。充滿求知慾。



「呃……瑛姑和華箏雖然慘了點卻沒有死。你我就不太知道了。」



楊立名咳嗽一聲對陶婉盈道。



「為什麼?」



陶婉盈掙著大眼睛道。「因為你不是這個故事裡面的主要人物。所以這個寫這個故事的人沒有將你的一生寫出來。」



「什麼你的意思是我是個配角。就像牛郎織女裡這個故事裡的路人甲一樣?」



陶婉盈不爽的說道。有酸酸的意思。誰都不會喜歡當配角的。更別說是一向認為自己漂亮可愛的陶小妞了。



楊立名本來想如實的說。『經你連路人甲都不是。更別說配角。我壓根沒有在射鵰裡看到過你。不過為了不打擊她。只好開動自己的腦筋給她編了一個故事。免得這小丫頭發飆。」



想了想開口說道:「我先說婉盈吧。其實呢婉盈也是個苦命的姑娘,因為沒有本少爺的出現來拯救她。她在這個故事開始沒有多久的時候,就被淫賊抓去了。」



「啊!」



說到這裡,另外三女都是驚叫一聲。以陶婉盈最盛。她的確曾經被淫賊抓過而且還是眼前的男人救出她的。那在沒有眼前的男人的原世界會怎麼樣呢。「那她最後沒有什麼事吧?」



華箏問道。



「沒事當然沒事。她被一個長的不怎麼樣的少年救了。然後就是兩人暗生情愫成了戀人。但是她卻沒有想到這個救了他的少年是個勢力小人。」」楊立名剛說完喝了一口水。華箏和陶婉盈就古怪的看著他喊道。「什麼長的不怎麼樣。應該是英俊吧。是你故意醜化人家。因為你嫉妒了。」



「呵呵,就算是我醜化他吧。但是嫉妒卻不可能。婉盈現在可是我老婆。」



楊立名無所謂的說道。反正他也是編故事。



「行了,行了。那接下來呢?」



瑛姑也是一臉興趣的說道。如個小女孩。配上她那成熟的臉孔和身段差點讓楊立名忍不住將她正法了。



「接下來當然是那個少年遇到了另一個更加好的女孩。覺得還是和另一個女孩在一起有前途。然後一腳踢開了婉盈了。婉盈傷心不過出家當了道姑。孤苦無依。最後由於心上人背叛的這個心結越來越大陷入魔道。跟一個異人學了高深的武功後,到處殺人。冷血的報復天下人。被江湖中人稱作『赤煉仙子』陶婉盈。好了,就這樣。」



楊立名說著說著將李莫愁那蘿莉的人生經歷套了一些到了陶婉盈的身上。因為他實在是不善於編故事。



「胡說。我才不會殺人如麻呢。還有本小姐這麼出色。怎麼可能有男人願意拋棄本小姐。在說了就算那個少年又遇到了更加好的女孩,如果我真喜歡他的話。他也可以兩個一起取。我也不是善嫉的女人。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那個不怎麼樣的少年有什麼理由拋棄本小姐的。」



陶婉盈鼻子翹天,驕傲的說道。對楊立名提出了質疑。



「哎呀。我都說了他是勢力小人了啊。怎麼還問,還不就因為那個女孩的家勢太強了。就算你願意,就算他想兩個一起取。他也沒這個種啊。被他岳父大人知道了還不扒了他的皮。他岳父大人可是朝廷中幾個最大的大人物之一啊。比你父親這麼一個小小的知府大人可是牛逼多了。」



楊立名胡扯的道。



「什麼,原來是個愛慕虛榮的混蛋。楊哥哥告訴我他是誰。我現在就去剁了他。為原來的世界的那個我保仇。」



陶婉盈氣勢洶洶的說道。「說的對,我幫你。這種男人的確該死。」



華箏和瑛姑說道。楊立名見狀連忙勸解。他可不知道從哪裡找這麼個少年給三母暴龍鞭屍的。就算要鞭故事裡的原形陸展元的屍也毫無理由啊。他說的是李莫愁。現在李莫愁可不會遇到陸占元了。



「接下來是瑛姑和華箏了。」



好不容易安撫了三個母暴龍後。楊立名繼續說道。瑛姑和華箏興致勃勃的聽著。陶婉盈卻是溫柔的看著楊立名。心中想到:「要不是楊哥哥我一定會變成原來的那個世界的我那麼慘的。感謝老天爺將他送到這個世界,改變我的人生。」



她哪知道楊立名對她的人生經歷壓根在胡扯。不過是為了無恥的突出自己對她的重要性而已。向她表達一個信息,那就是:「看吧。你的人生裡如果沒有我的出現會多倒霉。現在我出現在你的身邊了。你這丫頭要好好的侍候我。」



「瑛姑和華箏的前半人生我就不說了。反正你們都大概已經知道了。說後面的。



接著楊立名老老實實地將射鵰英雄傳裡面的故事和神雕裡的,一起說給了三女聽,不用費腦筋去想故事了。雖然挑挑揀揀,只說關於幾女的故事,但也一直說了半個多小時,才堪堪說完。



三女起先是精神奕奕地聽著故事,時不時地表示懷疑,又時不時地為劇中自己的命運感到唏噓,總之聽的非常投入,到了最後聽到華箏苦守一生無果的遭遇和瑛姑癡情等了六十多年,一直從十幾歲的少女等到了八十多歲後,哭的淅瀝嘩啦,直為原來世界的自己抱不平。



「華箏妹妹真是傻瓜。那個傻瓜郭靖有什麼好的。他一見到別的漂亮女人就把你忘的乾淨了。你卻還傻傻的等。最後還弄的自己鬱鬱而終。還有瑛姑姐姐也是的。六十多年啊。普通人能活六十年就不錯了。你卻把這一輩子的時間都花在等那個對你毫無情意的老頭身上。你看那個老頭,在大理的時候毫不猶豫的拋下你。就足以證明人家對你根本就不當一回事。」



陶婉盈紛紛不平的說道。比起楊立名給自己說的人生。這兩個姐姐妹妹,顯然更加讓人落淚。她抱不平的同時也奇怪自己的故事怎麼聽起來那麼牽強。而華箏和瑛姑的故事卻是完全有可能發生的。



「我才沒有這麼傻呢?」



兩女連忙不滿的說道。但是心裡卻又明白如果不是楊立名這個夫君的出現。以她們的性格也許真的會幹出這麼傻的事來。特別是瑛姑。因為她知道自己遇到楊立名之前自己已經等了二十年了。再等四十年還真是大有可能。想到自己因為沒有楊立名的出現,而傻等到了八十多歲後。老頑童才在那個叫什麼楊過和郭襄的兩小鬼的脅迫下不情不願的,來接受已經沒幾年好活老態龍鍾的自己。再和現在的生活一比。瑛姑就渾身冒冷汗。一旁的華箏也是如此。孤苦守寡一輩子。和如今有愛郎疼愛的日子簡直就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



瑛姑想著想著突然臉紅的嬌喘起來。一把撲入楊立名的懷裡。「謝謝你小夫君。好好的疼愛我。好好的愛我。現在就愛我。我想要你愛我。」



「呃……你怎麼突然……」



楊立名一愣。呆呆的看著不太對勁的瑛姑。



「什麼也不要說了,小夫君我只想謝謝你。用自己謝謝你。」



瑛姑火熱的嬌軀在楊立名的身上不安分的扭動著。手緩緩道伸入了楊立名的大棒子處摩擦起來。顯然已經極為的動情。



「好啊,你這姐姐原來是發情了啊?」



見瑛姑突然變的大膽放蕩,楊立名也激動起來。嘴唇毫不客氣的朝她相擊,狠狠的吻狠狠的吸,任由她的修長雙腿緊緊夾著自己,兩手扶著她的豐臀,往床邊走去。



楊立名把瑛姑平放到了床上,自己也跳上了床,隨手一拉,肚兜小褲全部退去。站在床上,居高臨下,低頭仔細觀看胯下的美婦,瞧得直舔自己的嘴唇。此女生的妖艷狐媚,胸乳豐暴而俏麗、小腹平滑、玉腿完美修長。還有胯下那一抹濃濃的黑色森林,與森林中心地帶那一條不遜少女的色澤的一線凹溝……全身找不到一點瑕疵,美麗的臉部線條加上健美的身段,全身上下充滿成熟的美,此時的她正像一隻發情的雌豹,一雙美眸死死的看著他,感性的嘴唇令人想品嚐一下。



這時華箏與陶婉盈也反應過來了。她們自然明白瑛姑的『感謝』是什麼意思。兩姑娘初嘗男歡女愛的滋味。自然很是熱衷與情郎做這事。也快速的脫光了自己的身上的武裝。臉紅紅的站著。一時間地上全是佔著女兒家體香的布片。



瑛姑在床雙腿微微張開,一手捏住自己的右乳揉捏著,另一隻手手指塞進自己的肉洞裡緩緩進出,擺了一個足可使天下男人癡狂的姿勢,加上臉上情慾大動的神情極盡勾人心魂。



楊立名此時哪裡還忍得住。幾乎用撕裂的方式。將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下。用高高翹起的大棒子對著瑛姑。



「我想要了」瑛姑衝著楊立名嬌媚的叫道,抬起一隻玉手,嫩蔥般的五根芊芊玉指,竟然大膽的抓住了楊立名胯下那「大棒子」的頭。



「哇……」



這種感覺就像被高壓電觸了一秒,楊立名張大了嘴,腦中思維空白了幾秒中。隨即下身一緊,更是情不自禁「哇……」



的大叫一聲,原來瑛姑這個熟婦的小手已經緊緊的抓住了「大棒子」的腰,並且手上使力上下拉動套弄著。



「嘿!你這熟妮子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玩我的鳥。你還是第一個。」



在瑛姑主動的放蕩動作下,楊立名全身的氣血幾乎全部都沖湧到了那最親的親生小兄弟上面,大吼道:「老婆,你把老公的鳥給逗怒啦……」



正當楊立名要將胯下的寶貝從瑛姑手裡抽出。然後狠狠的進入某女的身體的時候。



瑛姑卻突然臉一紅道:「今天瑛姑一定會好好服侍你的,……」



說到這裡,跪坐在他面前,正面對那怒氣沖沖巨棒,伸出手握住,張開小嘴,低下頭去緩緩的含了進去……



楊立名全身一激,打了一個熱顫,他雖然也曾經要求過自己的女人替自己吹個蕭。但卻從來沒有人答應。畢竟古人比起現代人還是保守一點的。一些過分的姿勢都不太好意思做。更加別提吹簫了。但是今天瑛姑卻主動替他做,要不是他連忙運功,都差點讓他激動的早早發射炮彈了。見瑛姑小腮已經漲得鼓鼓的了,一條小舌頭在他的龍頭上游來游去。只覺自己魂飛天外。某大詩人有句名詞曰:「起來慵整纖纖手,玉人啟口欲吹蕭」就是這種感覺,能讓世間任何男人失控,強烈的刺激之下,他只想能多進入幾分,禁不住腰部用力想前一頂。



只聽瑛姑喉嚨處發出「唔」的一聲,無法呼吸了,腦袋急忙回縮,將大棒子抽出自己的小嘴裡。抬起頭來,像是嗆著了一般,汪汪的眼睛全是眼淚,惡狠狠的瞪了他楊立名一眼。哽咽道:「你……你這個大壞蛋,真……是沒……良心。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用這個討好你的。你還這麼用力的頂我。」



「哎呀,瑛瑛大寶貝,我錯了,真是對不住。」



楊立名激動之下失控,知道這下有些過火,連忙憐惜地摟住了瑛姑,把他的頭摟在了懷裡,輕輕撫摩她的背髓。



「小壞蛋。你想嗆死我呀。」



瑛姑用手拭去眼淚,並未生氣,嘟嘴嫣然一笑,斜眼看了看他雙腿之間的巨棒。又嗔道:「今天我什麼都便宜你了……」



親了親他小腹上結實的肌肉,小口張開。定了定神,又移了下去,將他挺的高高的大棒子從龍頭開始一點點的含進了嘴裡。本能的用舌頭挑動龍頭的同時。瞄了一眼很是享受的樣子的楊立名,嘴角露出笑意……開始自覺的前後活動著螓首,用濕潤的雙唇磨擦著青筋暴突的陰莖。



瑛姑還在盡心盡力的服侍著男人,雖然他的不是巨大無比,但對於瑛姑的櫻桃小口來說,還是過於粗長了,最多只能含入一半兒多一點兒。



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的瑛姑,她的吹簫毫無技巧可言,只是簡單的含入再吐出,啪滋啪滋的吮吸起來。但是楊立名卻是很滿足。好歹這也是一個第一次啊。看著瑛姑笨拙的移動著小嘴也是一種享受。



直到最後知道玉人吹的累了。才將發亮的大棒子從她的口中抽出。見瑛姑嬌喘吁吁的樣子。而自己還挺翹的大棒子。心中一陣男人的驕傲。「嘿嘿,那鐵掌山得來的幾本春宮圖的功夫還真是有用。老子現在想射就射不想射怎麼都不射。只要有時間夜御幾女都不成問題啊。」



對著看呆了眼的華箏和婉盈妹妹淫蕩的挑了挑眉毛說道:「還不一起來。楊哥哥可要動真格的了哦。你們一起上吧。一個可不夠瞧的。」



此話一完,回過氣來的瑛姑立即贊成道:「對呀,兩位妹妹一起來服侍這個小淫魔吧,我們聯手收拾他。這樣我就不會吃虧了。」



不然每次都被他弄的要死。



華箏和陶婉盈看了看床上的一對肉體,慾望沖地全身癢麻,只想要上前去讓床上的男人寵愛,立時朝他們而來,四個玉峰一顫一顫地,看的楊立名眼都直了。『,兩丫頭的小肉包都大了不少啊。最近我果然是勞苦功高。「楊立名見兩女上了床。挺了挺「霸王槍」氣壯山河道:「瑛姑姐姐受死啊。」



腰下一挺。噗通一聲深深的進入了瑛姑成熟性感的身體裡面。龍頭直達宮廷的肉上。



「哎喲……啊……怎麼這麼突然。你想把我……頂穿嗎?」



瑛姑感覺到下身不可思議的膨脹感。直吸涼氣。嘴裡呵呵的道。兩位妹妹,我們一起對付她。快幫幫姐姐啊」華箏和陶婉盈當然不會令她失望。主動地上床一前一後擁著楊立名,四隻玉手摟住他的虎腰,兩對大了不少的堅挺乳房貼在他的身體的兩側和後背,輕輕的摩擦蠕動。



楊立名身上傳來一陣陣的快感,呼吸又再次變得更加急促起來,就像是被四座肉山在這就對身上擠壓一樣。大吼一聲:「看我不早點殺的你們翹起小屁股投降。」



大棒子如同馬達爆發一樣。在瑛姑熟透了的身體裡拔進拔出並帶出一片片的水花。



「啊……啊……啊我不行了。救命啊。兩位妹妹救命啊。」



在巨棒棒的全力進攻下。瑛姑不停的尖叫。不到二十分鐘就耗盡了力氣。嬌喘吁吁的求救道。



「哈哈,知道厲害了吧?」



從她身體裡拔出凶器。



一手抓過已經情動的和陶婉盈親嘴玩百合遊戲的華箏。拉開那雙小腳。就直入禁地。



一浪浪優美動聽的春貓在房間裡迴盪著,瑛姑半依在床上無力的道:「你個小淫賊,看兩個妹妹怎麼為我報仇。



面對這三枝姐妹花,楊立名左用右抱,憐愛了這一個,又去寵幸那一個,一次次的換著不同的肉洞進入。直到三女再也無力動一下呻吟都差點喊啞了嗓子才罷休。將一棒子的精華送入了瑛姑的肉洞深處。楊立名知道她因為兒子死了才性情大變。所以現在反而想給她一個孩子。



楊立名躺在三女的中間一手把玩著瑛姑的巨乳。一手捏著華箏與陶婉盈的奶頭。說道:「你們要不要和我回我的那個世界。見見我的父母。」



「什麼。好啊……呃……不好不好。」



三女異口同聲的說道。



「怎麼又是好又是不好的。」



楊立名道。



三女都沒了話了。好半天陶婉盈才說道:「我還沒有做好見伯父伯母的準備呢。」



華箏點了點頭。而瑛姑卻是一臉擔心的模樣。欲言又止。楊立名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肯定是擔心自己的年齡問題。



其實不只是瑛姑擔心。楊立名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父母會不會接受。突然多出來的一堆的媳婦。最後想了想還是先去大唐的世界吧。反正可以調節兩個世界的時間。也趁這段時間和父母打個招呼。呼了一口說道:「你們不用擔心我爸媽。他們很好相處的。過幾天我先回去我原來的世界一段時間。和爸媽說說你們的事。然後再回來接你們。讓你們有個心理準備怎麼樣。」



這下三女都是毫無例外的點了點頭。



「你可不許一去不回。要不我和姐姐們就撞死自己。然後再用靈魂去找你。」



華箏挺了挺小鼻子說道。



另外兩女被她這麼一說也是擔心的看著他。美目威脅著楊立名。



「哈哈,怎麼會呢。除非我死了。哦不。就是我死了。靈魂也會漂回來找你們的。」



楊立名堅定的說道。三女感動的同時也不忘掐了楊立名一把。「胡說。不許提什麼死字。」



楊立名正想再和三女。突然腦中想起一件。一下子爬了起來。「糟糕了,今天是幾月幾號了。」



「今天是八月十四啊。還有一天才八月十五。我們可以到煙雨樓的。」



瑛姑看了看外面幾乎已經亮的天說道。



楊立名一聽連忙穿起了衣服。他一直記得全真七子等人和楊康完顏洪烈了結恩怨的時間是八月十五嘉興煙雨樓上。但是卻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原著裡似乎他們八月十四就差點打起來了。以他們的性格都會提前到的。會不會現在就已經遇上打起來了呢?想到這裡心中有點急了。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陣是很厲害。但是也可能會出什麼漏子。畢竟沒了天罡北斗陣他們的武功比起裘千仞就差太遠了。而且歐陽鋒也可能會如原著裡一樣去那裡造孽。自己還是快點去為好。



「你幹什麼啊?急急忙忙的。不是說八月十五才是那個你說的什麼煙雨樓之約嗎?」



瑛姑道。



「不是。那些傢伙都有早到的習慣。誰知道他們現在是不是已經打起來了。我先去了。你們自己慢慢來嘉興煙雨樓找我。」



說完。如一陣風一樣。消失在三女的面前。



正文 第113章 揍你個採花賊之解救中春藥的少女



華箏呆呆的看著楊立名消失的方向。「瑛姑姐姐,這傢伙就這樣走了。我們要不要現在就走啊。」



「當然要嘍。都起來了。」



瑛姑在兩女的白嫩嫩的小屁屁上拍了一下。當先穿起了衣服。—————楊立名在官道上飛奔。以他的輕功絕對比現代的法拉利要快上不少。他一個人的話就算一直跑到嘉興也用不了多少時間。但是帶上三女的話大概就要一天的趕路了。



不到一個小時楊立名已經踏入了嘉興城外的小樹林裡。望著不遠處的嘉興府。楊立名默默的想到。



「希望還來得及。不然如果全真教多掛了幾個。不是讓我這個掌教丟人嘛。當然如果是趙志敬這種人死了就死了。」



正當楊立名快要走出樹林的畫時候,一陣陣微弱的女子的呻吟聲,和男人的喘息聲從一堆的草叢裡面,傳入楊立名的耳朵內。



「怎麼回事,難道大清晨的會有什麼人在專程跑到城外的樹林裡來打野戰不成。」



楊立名色色的腦子中理所當然的冒出了這個念頭。



「算了,還是去看看吧。」



楊立名雖然擔心全真七子的安危。但是還是忍不住心裡的好奇。磨磨蹭蹭的腳步輕聲順著那微弱的呻吟聲而去。



離得近了。窸窸窣窣的解衣服的聲音也傳入了耳朵裡面。抬眼望去。只見裡面的草叢深處真有兩個人在解衣服。不。應該說是一個喘著粗氣的男人在解另外一個男人的衣服。「搞什麼。古代的bl。不是吧。」



楊立名吃驚的念道。仔細一看卻不是那麼回事。只見那躺在地上呻吟的「男子」個子瘦瘦小小。晶瑩的臉頰細膩光滑。秀髮烏黑,肌膚雪白,長長的睫毛一跳一跳的。特別是她喉嚨上平平的特徵。分明就是個女扮男裝的西貝貨嗎?



如今那美麗的西貝貨。正閉著眼睛嬌喘呻吟著。小手微微的舞動。臉蛋通紅的流著香汗。一副發春的急不可耐要男人的的樣子。



「這副模樣根本就是中了烈性春藥的反應嘛。」



楊立名看到這裡,受了在現代的時候那些電視劇的教導的腦子裡立刻浮現出了一些畫面。一個涉世不深的美麗少女。瞞著家人偷偷女扮男裝跑出去玩。卻被淫賊用春藥迷倒了。然後拖到這裡糟蹋。



那個男子顫抖著雙手慢慢的脫下了,西貝貨的的外衣。露出她那晶瑩的玉臂。嘴裡說道:「對不住了,何姑娘。你藥性已深。陸某也是無可奈何。只得以如此方式了。不過你放心,你醒來後,陸某一定會對姑娘負責的。」



說完就想伸手將那何姑娘胸口的束胸脫掉。解脫她那雙堅挺的美乳。



楊立名這個時候看不下去了。「,果然是個要春藥迷無知少女的淫賊。這個世界有老子一個淫賊就夠了。不需要同行。這不是跟我搶生意嗎?看我不收拾你。」



男子眼看就可以將豬手按在美女的胸部上了。眼角上難免流露出了一陣陣興奮之色。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正氣凜然的聲音在男子身後響起。「你這個淫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要做此等無恥卑鄙之事。當真是天理不容。我楊立名雖然不才。卻也不得不管上一管。」



男子咋一聽到這個聲音。驚的跳了起來。本來已經高高起來打算糟蹋美少女的胯間也瞬間變回了軟腳蝦。身上冷汗冒出了一大堆。腦子中只有一個念頭:「這下完了。被人撞破了。此情此景一定會被人誤會的。不行我要解釋才行。我不是淫賊啊。」



念及至此。連忙轉過身來回頭向發出聲音的楊立名望去。「這位兄台誤會了,在下不是淫賊啊。我是地上這位姑娘的朋友。她這是被真的淫賊下了迷藥。是我救了她啊。」



「呸,還想狡辯。你剛才明明對這位姑娘動了色慾。想意圖不軌。當我沒有看見你的醜惡反應嗎?你糟蹋這樣的美女,不是等於在搶我楊立名後……呃……沒有什麼。反正我已經確定你是淫賊了。你死吧。」



楊立名一時間差點將,『搶我楊立名後花園中的鮮花給說出來了。』那個男子一臉的委屈樣。「天啊。面對何姑娘這樣的美人兒。這種情況下可能不動色慾嘛。我冤枉啊!」



正要再解釋幾句讓楊立名相信自己。卻發現楊立名已經朝自己氣勢洶洶的走來了。「唉。等等。兄台我真的不是……啊……」



楊立名鄙視看著被自己一腳踢飛遠遠摔倒在地上,昏迷過去的男子道:「還想騙我。我楊立名是什麼人啊。是你隨便說幾句話就被你忽悠過去的人嗎?再說了就算有一點點可能你不是淫賊。我也不能隨便讓你糟蹋一個姑娘家啊?」



寧殺錯一百不放過一個。這是楊立名對除自己以外的所有淫賊的座右銘。



楊立名走到那個臉色已經越來越紅的少女邊上。想叫醒她。但是一看到那少女嬌喘吁吁,已經極為情動的模樣。頓時口乾舌燥。



「。又是一個極品美人啊。比念慈妹妹幾人都不遜色分毫了。難怪遭淫賊惦記。這副發春的樣子我都快忍不住了。」



楊立名想著在少女的胸部捏了捏。然後搖了搖頭。不行還是不要趁人之危了。快點趕路去煙雨樓吧。要不然誰知道全真七子會不會被人宰了下酒了。」



正當楊立名要向小白要接春藥的解藥的時候。那個少女不知道是不是被楊立名剛才的抓奶龍抓手刺激到了。一下子彈了起來,一雙芊芊玉手一把將楊立名身體抱的緊緊的。在他懷裡大聲呻吟扭動著嬌軀。好像這樣就可以驅散身體裡越來越熱的感覺一樣。迷迷糊糊的軟聲道:「我我好好難受啊!好熱。」



「唉姑娘。等等。我們還沒這麼熟。」



忽然感到鼻子被一個軟軟的東西一碰,接著雙唇就是一陣濕軟。



一張模糊而漂亮的臉蛋和自已臉貼著臉,鼻子貼著鼻子,嘴唇貼著嘴唇,特別是那嘴唇,中間還一條小香舌向自已這邊索取著口水,似乎焦渴難耐。



「靠,小娘皮想強姦老子。在忍下去我就不是男人了。」



楊立名對美女的抵抗力約等於零。所以哪裡禁得起美色的考驗啊。



也不拒絕她的小香舌一口將其含在嘴裡吸允著。直感覺到美人的體溫越來越燙。楊立名才知道拖不得了。再拖下去這美人兒一定會被春藥的藥性燒壞了神智。



瞄了一眼那遠遠的躺在地上的男子確然他已經完全昏迷過去了後。一把將迷迷糊糊的美女抱了起來。去到另一邊的草叢裡面。將少女輕輕放在草地上面,然後迅速地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伸手一拉就把少女裹胸的白布徹底的扯了下來。一對白白的玉兔一蹦一跳的頂著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出現在楊立名的面前。少女被脫光了上身似乎突然舒服了很多竟然迷迷糊糊自己用手去脫褲子。楊立名哪裡勞她動手啊。以迅雷的速度幫她將褲子脫了個乾淨。




















0.014413118362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