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小楊與潘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燈光昏暗的地下室走廊,不時有女人的慘叫和呻吟聲引起低沉的回響。



一條長長的黑影悄無聲息地在幽明間穿越,上台階,打開一張秘密小門鑽了出去。



眼前一亮,裡面原來是通往外界的辦公室,一個胖胖的年輕人正慵懶地斜躺在老板椅上欣賞對面的大屏幕電視,畫面明顯是偷攝的,幾具赤裸的肉體在翻滾,不多時便分辨出是一男和三女,接著鏡頭拉近,特寫出一張被酒色淘空的中年男子蒼白的面孔。



聽得身後聲響,胖子頭也不回:“潘師,第二批送往總部去的女人都准備妥當了吧。”



高高瘦瘦的中年人漠無表情地說:“快了。”



“沒想到堂堂的警察署長被我們略施美人計就擺平了,有了這卷帶子不怕他不就範,哈哈哈~~"隨即又嘆了口氣,“可惜還有張市長那老頑固,油鹽不進,把老子逼急了就哢,一拍兩散。”他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潘師不理會胖子的牢騷,他從不懷疑小楊的能力,但卻有些厭惡他的殘暴,兩人因此總有些面和心不合。隨手翻了翻散落一桌的報刊雜志,突然最新一期的《都市風》封面上大幅麗人圖牢牢抓住了他的視線,大標題是:



“最年輕最具魅力的當家人 白領麗人徐婕妤新任晶天大酒店副總裁”





晶天大酒店18樓,副總裁室。



“對不起,這裡不歡迎你,請你出去。”



徐婕妤冷冷地對坐在對面的男人說。



為什麼,事隔這麼久又要讓這個人來撕開剛剛愈合的傷口呢?



一年前她從TTP失魂落魄地回來之後,夢魘就揮之不去了,身體的異樣,衣裙的凌亂只能反映同一個可怕的事實,而更可怕的是她竟無論如何也想不出也不能想那天發生了什麼,只要想一想就會頭痛欲裂。惡夢,一個接一個的惡夢,幾乎擊垮了她的精神和身體。後來在朋友的力薦下,她到了晶天大酒店,終於在近乎瘋狂的工作中走出了低谷,又因積功在最近升任公司副總。就在她滿懷希望地走向新生活的時候,秘書小麗告訴她有人來訪,而後她看到了一張這輩子永遠也不想再見的削瘦的臉。



——潘師。TTP的主考官。



噩夢的氣息在空氣中隱隱浮動。





面對這個周身邪氣的男人,她從心底升起無法遏止的惡寒和恐懼,連表面的鎮靜也快無法維持了。



“徐總——”潘師對徐婕妤的逐客令置若罔聞,卻在玩味剛才漂亮的女秘書通報時對她的稱謂,“好,名字好,人更好。”



“看來要保安來請你了。”



“你不想知道應聘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一句淡淡的話僵住了伸向電話的玉手。



徐婕妤抿著嘴不作聲,也沒有繼續動作,無異於默認了,她太想知道又害怕知道那纏繞了一年的噩夢到底是什麼。



“簡單來說,你被催眠了,我想不用再解釋催眠是怎麼回事了吧。”潘師嘴角微微一裂,像在嘲諷,“然後,我們做了很多男人應該做的事,當然啦,你也基本上很配合,可是,沒想到的是中途你會突然脫離控制,對於這一點我很好奇,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卑鄙!無恥!”徐婕妤猛然將握在手中很久了的玻璃杯砸向潘師,俏臉被怒火和屈辱燒得通紅,她無法置信真會有人當著受害者的面赤裸裸地坦陳如此卑劣的勾當,而且還毫無愧色。她現在第一個念頭不是報警,而是找一把利刃狠狠地刺進這個禽獸的胸膛。



潘師輕輕巧巧地接住杯子,深深凝視住徐婕妤因憤怒而瞪大的眼,隨口念出一句咒話:神笑了。



徐婕妤渾身一震,思維就像被突然聳起的高山截斷,意識喪失的一剎那,她只能短暫地想起那雙眯縫小眼中突然閃現出來的精芒,把她的意識裹脅進了無盡的黒洞。



潘師靜靜地看著徐婕妤從扭曲復歸平靜。一年了,潘師協助小楊在陰謀和血腥中打天下,終於在這個罪惡叢生的城市扎下了根,但是作為男人,他忘不了這張銷魂的臉,作為精神控制大師,他更無法容忍在這個小女子身上栽的跟頭,這是他唯一的一次失敗。解鈴還需系鈴人,他要從徐婕妤身上找到問題的症結。



他拍拍手,“好,站過來。”



徐婕妤順從地走到潘師面前,姣美的面孔,高挑的身材配上面料名貴、做工精細的黑色制服裙裝顯得儀態萬方,卓然不凡。就是閱女無數的潘師也禁不住食指大動。



“現在讓我們把歷史重演一遍吧。把衣服脫掉。”潘師的聲音變得格外輕柔,富於誘惑。



徐婕妤機械地抬起手,解開了第一粒紐扣,上衣滑落在地,然後是白襯衣,胸罩,外裙,長腿肉色絲襪,乳白色縷花內褲。每脫掉一件衣物,潘師的呼吸就要粗重一分,最後當一具體香濃郁成熟飽滿的赤裸女體無遮無掩完全呈現在男人的視線之下時,潘師已經把持不住,竟有了跪下來抱住那雙修長的玉腿痛哭的念頭。



太驚奇了,一年的折磨不僅沒有減損女人絲毫的風采,反而去掉了僅有的一點青澀,使這具肉體更加飽滿風韻,富於成熟魅力了。



潘師連吸了幾口長氣,強壓住心頭的躁動,拉下自己的褲鏈,掏出粗大的肉棒。



“很好,再來,舔舔它。”



徐婕妤毫不遲疑地跪下來,衝著怒張的龜頭張開櫻口。



就在接觸的一剎那,徐婕妤突然神色變成了厭惡,而後矍然一驚,把頭猛然向後仰去。



潘師早有防備,在徐婕妤還來不及起身逃奔的時候就一指切在她的後頸穴位上上,女人立時昏迷在地。他側耳聽了聽,屋裡異常的響動還沒有驚動外界,不過倒也使他清醒過來,這裡隨時都可能有人闖進來,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這個女人的辦公室凌辱她是不是昏了頭啊。



他蹲下身,不無遺憾地撫摸著躺在地毯上雪白的胴體,然後把她弄醒,在她神智不清的時候又貫輸進穿好衣物,兩分鐘之後清醒的命令。



兩次,兩次都是在口交時出的問題,看來口交是她的一個心理障礙了,要想真正控制住這個女人,只有徹底摧毀這個心結。



潘師沉吟著,看著徐婕妤慢慢穿好衣服在恢復常態,便推開門,施施然走了出去。





“啊,啊~~~"



夜很深了,別墅區43號住宅的臥室裡依然還是燈火通明,兩具緊貼的肉體在作著拼死的搏擊。除了斑斑汗漬外,女人下身處的床單都被淫水浸潤了一大片,可見戰況之激烈。



上次潘師從徐婕妤處無功而返,一直心頭惦念,利用情報網跟蹤到了她的住宅,再次控制住剛剛沐浴完的女人。盡管受制的徐婕妤百依百順,但只要涉及到恐懼口交的來源就會或緘默不語,或痛苦萬分,縱有千般手段也無濟於事,看來精神控制也不是萬能的,潘師決定用到最後一招,情欲挑逗。男人在一泄如注的時候最軟弱,女人在欲火高熾的時候最脆弱,多年的經驗已是百試不爽了。



於是他用意念喚起女人情欲的萌動,用銀針刺穴打開女人的陰關,等到前戲做足,徐婕妤已是情迷意亂不能自拔了,潘師依然不動聲色地挑逗她,總是在她快要攀至快感頂峰的時候收手,又繼續,又收手,女人被洶湧的欲念折騰得死去活來。



“來呀,給我……”欲火中女人的嗲聲真是銷魂刻骨。



潘師看到火候已到,聳身而上,肉棒噗溜一下順順滑滑地貼著洪災泛濫的肉壁插入一半,卻又停下來原地打磨。



這一下可要了徐婕妤的命,她近乎瘋狂地呻吟,淚流滿面,甚至不知羞恥地挺起下身去迎合。可是她進一寸,男人就退一分,就是不肯直抵花心。



“啊……饒了我吧。”



“告訴我,你第一次口交給了誰?”男人的聲音依然冷酷。



“不……啊。”



男人加大摩擦的強度,同時向徐婕妤的腦海不斷發出催眠的指令。女人像蛇一樣在床上扭動,一面受著欲火焚身的剪熬,一面在為保護心底最隱秘的記憶在痛苦地掙扎。



終於,女人的最後的意志崩潰了。



“我父親!啊……”隨著女人長長的尖叫,潘師的肉棒也狠狠地搗向了花心深處,就像一道強閃電把一切劈成了灰燼。在巨大的刺激交攻下,徐婕妤暈死過去。



等她悠悠醒轉,秘密就像失貞的少婦般再也無所遮依了。





徐婕妤出生在一個書香門第,在她十二歲那年,一場車禍使母親全身高位癱瘓,不僅不能人道,而且蒼老得快,四十不到的她看上去像老太婆,父親一個人忙前忙後也沒有什麼抱怨,就是生理需要得不到發泄。母親病後,小婕妤便伴著父親睡,天真純潔的心靈根本想不到因為發育得早,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玲瓏曲線常常讓父親輾轉反側徹夜難眠。一個夜裡,酒醉的父親終於按捺不住欲火,強行將陽具插進了睡夢中女兒的小嘴……此後,雖然小徐婕妤一再地抗拒,父親也一再地懺悔,但習慣的力量使他一次又一次地重復著這件肮髒不道德的事情,在小婕妤的幼小的心裡蒙上了沉重的陰影,也越來越恐懼回家,經常逃課。這件事終於被母親發覺了,萬念俱灰,父親再怎樣懺悔也無濟於事,終於用唯一能微弱地動一下的左手服食過量的安眠藥自殺。小婕妤認定是父親殺害了她最愛的媽媽,從此對這個有著血緣卻無比陌生的男人痛恨至極,離家出走,投奔了幾千裡之外的干娘。由於干娘家境較好,把她繼續培養深造,她也勤力苦讀,終成女中英傑。



不過此事不為人知,且父親一直風評很好,反而在宦途上一帆風順,據說他受此打擊後,洗心革面,終身不娶,用多行善事來贖回罪惡,卻無論如何也贖不回女兒的心了。





徐婕妤環抱著肩,縮成一團,刺蝟一旦拔掉了刺,剩下的只有脆弱。潘師忍不住對這個不幸的女子起了惻隱之心。



“你父親……”



“他不是我父親,他是禽獸。”也許仇恨的力量真的能焚毀一切親情。



“嗯,那個男人,他叫什麼名字?”



“張,明,遠。”徐婕妤一字一頓。



這下輪到潘師沉不住氣了,“張明遠,你說的是不是市長張明遠。”



徐婕妤嘲諷地一笑,“不是他還有誰?”她完全沒有意識到潘師在她講述的時候就沒有用精神控制了,她也本該很恨身邊這個污辱了她多次的男人,不知什麼原因她發現自己沒有想像中的恨,反而與他推心置腹,有問必答,有像對知己坦誠壓抑多年的心事後的如釋重負。也就是說,潘師成功地將控制狀態中的意念潛移默化到了現實清醒的徐婕妤意識之中。



“張市長,你的死穴找到了。”潘師喃喃地說。



“你說什麼?”



“沒說你,我們再來。”潘師一翻身將徐婕妤又壓在了身下……











“笨蛋,你們都是吃屎的。”小楊在辦公室裡踱來踱去,大發雷霆。



“潘師這麼大活人,連接幾天到哪裡去了你們不知道?”



幾個手下人縮在一邊大氣也不敢出,“我們真不知道啊,潘師一個人走時沒有交待,我們也不敢跟蹤。”



門敲了幾下。



“滾進來。”



又一名顯得較精悍的手下拿著幾張照片走進來:“楊總,找到了,潘師應該在晶天大酒店的徐副總那裡。”



“哪個徐副總?”



手下人遞過照片。小楊第一眼看了就贊:“這妞不賴呀,怎麼早沒弄到手?”待再看幾眼就認出來了,“哼哼,老狐狸,當初壞我的好事沒與你計較,想不到今天溜去吃獨食了,哼。”



小楊仰頭想了想,斷然說:“備車,老子也要來個月下訪美人。”





“鈴……”



裡面的門開了,一個冰山美人隔著鐵柵欄出現在小楊面前,看樣子剛剛沐浴過,松散的睡衣用帶子隨意挽了幾度,一抹酥胸,幾點春光就讓小楊升騰起難以遏制的欲念。



“你找誰?”陌生人讓徐婕妤覺得很厭惡,聲音也是冰冷的。



“我找一個瘦瘦的男人。”小楊嘻皮笑臉地說。



“找錯人了。”



就在徐婕妤要轉身關門的時候,小楊也念出了那句控制咒語,“神笑了。”



女人果然順從地打開了門,小楊立即在屋裡逡巡了一遍,果然不見潘師的蹤影。老狐狸溜得可真快呀。



他返身面對肅立不動的徐婕妤,滿面掛滿了淫笑,“寶貝,咱們可別辜負了這良辰美景。”兩手拉住女人的衣領往左右一扯,香噴噴的肉體就纖毫畢露玉立於前了,比剝香蕉皮還利索。小楊挽住她的大把秀發朝後猛扯,徐婕妤禁不住痛得啊了一聲,只能順勢把身體彎成反弓,原本已很豐滿的乳峰挺立得更加高聳,小楊俯下頭吮吸她的香唇,又移到小巧的乳頭,很溫柔地用舌尖逗弄,香軟的乳頭漸漸也硬立起來。另外一只手扣住了徐婕妤飽滿的陰阜,感受著從美女隱秘之處傳來的熱量和舒服的毛茸茸的觸感。



“感覺真好。”他嘆著氣說。



突然,他猛地將撫弄陰戶的那只手攥成了拳頭,狠狠地擊打在徐婕妤柔軟的小腹上,徐婕妤立時捂住肚子癱軟在地,痛得滿臉慘白。



“賤人,母狗,老狐狸,你想先上,想獨占,沒門,跟我鬥,哈哈”小楊抬腳往女人身上亂踢,嘴裡還不知所雲地罵,門外兩個手下本來被火爆的場面挑動得小弟翹翹,這下子以被他的變態嚇了一大跳。



就像莫名其妙的發作一樣,他突然又停了下來,恢復了溫文爾雅的模樣,扭頭對手下人邪笑道:“別急,待會兒有你們樂的。”



徐婕妤躺在冰冷的地下,身上平添了幾處傷痕,然而受制的身體是不懂得反抗的,只有眼角凝起的淚珠或許可以表達她此刻無望的酸楚。





又是清晨,每天的太陽都是新鮮的,照在徐婕妤身上卻沒有絲毫溫暖的感覺。



她在對著穿衣鏡打扮,她把如瀑的長發披灑下來,化上濃裝,穿上黑色的吊帶裝和超短裙,呈現出從未有過的性感,如果此時有熟人在場,他根本就認不出這是昔日高雅脫俗的女強人,還是個賣弄風騷的妓女。



打扮停當,她開車出門,目的地不是往晶天大酒店,而是TTP旅游公司。



下車,上樓,一路上都有異樣的目光和齷齪的笑容,她視而不見,直至走到了那扇房門前,那扇注定了她的宿命的熟悉的房門前。



第一次敲響這扇門,那時的她充滿了自信和希望。離開時卻充滿了迷惘和傷痛。



今天,她又來了,可是,她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回來嗎?或者,她有能力自己決定來不來這裡嗎?



徐婕妤什麼也回答不了,只有潛意識中的一個嚴厲的聲音在不斷地催促她,快進去,快進去!



依然還是應聘時的那間辦公室,依然還是胖乎乎滿面堆笑的主考官小楊,只是少了另外一個人而已。



小楊眼前一亮,這正是他所希冀的結果。昨天晚上,他和兩個手下瘋狂地玩弄著這個難得的美肉,從她身上,小楊得到了在其他女人身上無法得到的更高的快感,那真是魔鬼的盛宴。足足幾個時辰,把女人從頭到腳都糊滿了腥臭的精液方才興盡而返,但獵手小楊並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利用潘師輕描淡寫傳給他又經他自己理解創新的催眠術給徐婕妤下了一道指令,叫她在第二天上午打扮暴露到公司來見他。這是小楊牛刀小試,效果怎樣心裡也沒底,看到煥然一新的徐婕妤,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徐婕妤坐在小楊對面的椅子上,再度進入催眠。



她上衣的吊帶已經扒下,兩只富有彈性的豐滿的乳房傲立於人前,嫣紅的乳頭隨著呼吸起伏,似乎在輕輕顫抖。



小楊拉開抽屜,端出早已准備好的一個手術盤,上面擺著幾筒粗大的注射針筒,都抽滿了液體。



他站起來,清清嗓子,對著只有一個聽眾的空間演說:“女人,最重要的是身材,然後才是臉蛋,身材好不好,關鍵看曲線,曲線美不美,還得要胸大。”



他突然俯下身,一把捏住徐婕妤的乳頭,扯成一個圓錐。



“這位同學,你的胸脯大不大。”



“我不知道。”徐婕妤茫然地說。



“錯了!”小楊抬手打了一個奶光,痛得徐婕妤一哆嗦,“要說太小了。”



“是,太小了。”



其實徐婕妤不輸於西方女人的“D"罩杯是很可以傲視群芳的,但在小楊無理的暴虐面前就算是清醒的她也難以違抗。



“你愛不愛美?”



“愛美。”



“這就對了。”小楊滿意地縮回手,“愛美,奶子又太小,怎麼辦呢?幸好楊大夫有良方。”他得意洋洋地舉起一支針筒,慢慢地扎進徐婕妤的乳房。



“就這樣,一點點地,把這裡面的東西全部注進去不就大了嗎?你說楊大夫是不是聰明呢?”小楊邪笑著,慢慢將活塞按下去。



冰涼的液體就像水銀瀉地,迅速順著脂肪體的毛孔竄入纖維縫隙,不多時就填充得滿滿的,後面的液體還在強力下不斷推進,只有大海漲潮般一層一層膨脹起來。小楊推到一半感覺得有些堵塞,用力按了一下,只聽得徐婕妤一聲痛叫,他想現在還不能折騰太厲害,又放慢了速度。過了一會又嫌太慢,又拿起一支針筒,叫徐婕妤自己注射另一只乳房。



好不容易注射完一支,小楊又拿起一支。徐婕妤感覺得兩只乳房越來越腫脹,火辣辣地痛,注射進去的液體不再是涼的,變成了一股股小火流在胸脯亂竄,還竄到了眼睛前冒出了金星。



痛,痛。徐婕妤呻呤出聲。



等到四支針筒注射完,飽滿的乳房的確又大了許多,但不再雪白,而成了難看的紫紅色,皮膚繃得成了薄薄的一層紙,藍色的靜脈清晰可見,艱難地包裹住兩個大水球,似乎隨便捅一捅就會破掉。有一個針孔處已開始倒往外滲水了。



小楊走到徐婕妤跟前,撫摸著他的作品,愛不釋手,隨後掏出了他黑粗的肉棒,“來,給我乳交。”



意識受控的徐婕妤只有選擇服從,然而當她剛把腫大變形的乳房往肉棒上一夾就痛得淚流滿面。



“沒用的母狗。”小楊氣惱地抬手又欲一個耳光。



“住手!”



門突然被推開,潘師滿面怒容地走進來。



“呵,是大師啊,怎麼,來憐香惜玉嗎?難得見你為一條母狗發這麼大的火啊。”小楊冷笑道,根本沒把潘師放在眼裡。



潘師憐憫地看了飽受折磨的徐婕妤一眼,用意念使她昏睡過去。



“以前我就說過,你不能動她,更不能把她留在身邊。”



“這話倒奇怪了,你動得,我倒動不得?”



“你難道不記得她不受控制的事嗎?這幾天我一直在誘導她,消除她的心理抗力,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沒想到會被你橫加破壞。”



“哈哈,對付女人,控制辦法多的是,你的那一套落伍了,大師。”



“有我在,你別想再動她。”潘師看到小楊前所未有的猖狂,大惑不解,但既然撕下了臉,索性還捅爛點。



小楊哧哧冷笑,抖出一封傳真件,“你在,你還會在嗎?”



潘師拿來一看,原來是總部召他回去的急電,他心知肚明是眼前這小子搞的鬼,有觀念不同的潘師在,小楊很多事情不盡心意,總是束手束腳,正好借徐婕妤之事添油加醋向總部大告了一通黑狀,總部雖不至於對潘師怎麼樣,急調回去也算是小懲。



潘師如同冷水澆頭清醒過來,想起剛才的失態而鄙夷自己。只一瞬間,他收拾起所有的情緒,又找回了邪氣籠罩深不可測的天師模樣。



他淡淡地說:“事已至此,沒什麼好說的了,這個女人也隨你處置。但是你對我不敬,要讓你受點薄懲。”



小楊還在為潘師的變化愣神,就被那雙深邃的邪眼所控,不由自主地兩手輪流抽起自己的嘴巴來,一個接一個,直至嘴角淌血,胖臉變成了豬頭才回復神智。



“還有,看在總座的份上,給你這盤磁帶,讓你知道這個女人究竟有多大的來歷。後果自負,好自為之。”



“小子記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等到最後這句話說出,室內早已沒有了潘師的身影。





從TTP大廈頂層的大辦公室可以全面地欣賞夜晚的都市五彩斑斕的霓虹燈光。那燦爛的光輝下不知掩蓋了幾多血淚和黑暗。



就在這個紙醉金迷的夜晚,一個醉得迷迷糊糊臉面紅腫的胖子光著醜陋的下身斜坐在沙發上,口沫橫飛,罵罵咧咧,“打我,老子不怕,老子搞你的女人,搞死她,老狐狸……”



對面,赤裸美艷的女子抱著一支長衣架在跳鋼管舞,盡管舞姿笨拙,卻別具風情,她的臀部還有鞭痕,胯間殘留著精液,臉上明顯看得出極度的疲倦,但是沒有指令,在沒有新的指令來之前她只能這樣跳下去。



一卷錄音帶靜悄悄地躺在無人注意的角落……
















0.012659788131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