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美少女的圖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目錄



    * 第一章 痴情的校園

    * 第二章 羞恥的素描

    * 第三章 色情狂的肖像

    * 第四章 發情教室

第一章 痴情的校園



1



從窗外麻雀的叫聲。這是仍舊顯得悠閒的清晨時刻。時間大約是上午八點三十分。辰美真司在美術教室隔壁的教員休息室,正在看學生的素描。



他是三十二歲的單身漢。是自己也畫畫的畫家,但也只是幾次在展覽會入選的程度,沒有辦法完全靠畫生活。身材較瘦,看起來神經質的面貌,往好處說,能使人聯想到藝術家。可是,缺少協調性,任性的性格根本無法在一般企業工作下去。



雖然是他這種人,還是可以擔任高中的美術教師。一方面美術是選誼科目,另一方面和升學無關,也不是學校很注重的學科。反而像真司這種對微薄的待遇也不會嫌少的人,站在學校的立場是最受歡迎的人材。



對真司而言可以說是最理想的場所。因為不懂世故的高中女生,對他這種藝術家的模樣,全嚮往或鍾情。只是表面上不發生問題,順利地進行課業,學校就沒有理由表示不滿。因此六年以來,他在學校成為唯一的美術教師。可是,雖然沒有浮在表面上,他動過手的女學生至少也在十人以上。



他有天生對付女性的本領,對認真的女學生至少還能保持克制自己的自制心,所以,很多事件都沒有成為表面他的問題。如今,美術的教員休息室,幾乎完全愛成真司私人的畫室。因為沒有其他美術教師,所以這裡也由他管理,因此能藉創作的理由住在這裡。雖然薪水很少,但至少能維持自由約個人生活。



今天早晨,他也是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醒過來。但並不是創作,而是因為昨天晚上在小酒館幾乎喝醉,曳得回公寓太麻煩。



把他叫醒的,是他教的學生島田沙紀。沙紀十七歲、二年級。是把頭髮剪成短髮的少年化的美少女。超過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曲條身材,有足夠的資格作模特兒。



她的性格是比一般女孩兒更顯得成熟。尤其談到感性的藝術或文學時,她的話就多起來。在她年幼時母親去世,在貿易公司做事的父親因公去歐洲,她現在一個人住在公寓裡。這樣的環境使得她更自由行動。真司最容易對付的女性,沙紀就是這樣的女孩。接近真司也是她主動的。



在高中一年級的暑假,沙紀經常來到真司的住處。開始時只是談美術的話題。可是真司很快就發覺她對性正是有深厚興趣的年齡。因此真司就向沙紀提出肯不肯做模特兒。沙紀當然很高興地答應。



就這樣畫到第二張時,她主動提出來:



「老師,畫我的裸體吧........。」



於是真司就畫沙紀的裸體像,就在這一天和她發生關係。



沙紀是處女。可是一旦發生關係後,完全發揮有旺盛好奇心的性格,和真司的關係愈來愈深。



這一天早晨睡在沙發上的真司,聽到聲音醒來時,脫去制服和內衣的沙紀,突然過去摟抱。而現在.........坐在椅子上看學生畫的素描時,沙紀赤裸地蹲在他的前面。把真司的內褲拉到腳下,臉靠在暴露出來的下體上,正在進行口交。



從窗玻璃射進來的陽光,正好照在真司的大腿和沙紀的裸體上。



年輕有彈性的肉體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澤。她的身體和面貌都非常美。可是在她美麗的嘴裡,正含著真司勃起的東西。在黑茄子般的龜頭上,沙紀可愛的嘴唇不停的滑動。蜜般的唾液滋潤龜頭,使那裡發出閃亮的光澤。



「嘻嘻嘻,真司的雞雞從早晨就這樣大。」



用很細的手指握出陰莖的根部,紅唇吻在龜頭上露出開朗的笑容。還抬起頭看一眼真司,伸出舌頭在馬口或莖部上硫。這時候的真司一面用左手撫摸沙紀的頭髮,一面用右手拿起學生的素描看。



「真司也真是的。」



沙紀像撒嬌似的說完,抬起上身,把乳頭壓在沾上自己唾液的男人的肉棒上。



雖然能用一個手掌掩蓋程度的大小,但像剛摘下的果實一樣,是富有彈性的乳房。尖端上的乳頭是淡淡的粉紅色,但也像梅子一樣硬硬地挺出。就用這樣的乳頭在男人的在龜頭上刺激。癢癢地刺激感從那裡傳到真司的全身。



可是,真司只是向沙紀看一眼,眼光又立刻回到素描上,用讚美的口吻說:



「這個畫的好。」



「誰畫的?」



沙紀抬起上身看真司手裡的畫。這時候她的手沒有離開男人的東西,繼續手指尖巧妙地刺激。



「橘祥子的素描。」



沙紀聽到後好像很不偷快的鼓起嘴巴。



「我不認為畫得非常好。線條沒有力量,構圖不整齊。」



「不,只是看一眼好像就能了解作者有一顆清純的心。」



真司用好像時特別有意義的口吻說,用熱情的眼神看素描。



「喲,好像對祥子相當有興趣的樣子。」



對沙紀的話,真司沒有否認。



「很好,有與生俱來的美。」



「真司也很單純。祥子是連藝術的皮毛都不懂的很單純的小姐而已。」



「假設,米羅畫的維納斯是有模特兒的。可是,那個模特兒是不是對自己本身的藝術性,事先了解了呢?」



「這是什麼意思?」沙紀用不滿的口吻問。



真司把手裡的素描丟在辦公桌上,看著沙紀露出微笑說:



「其實藝術就是這樣的東西。」



他為了使好勝的沙紀嫉妒子故意這樣說。可是年輕的沙紀還不能理解真司的用心。



「不對,藝術是須要傳給對方的感性。像祥子那樣的千金大小姐,什麼也不懂的。」



沙紀為出挑戰般的表情。不僅是笑容,這種挑戰性的表情也有刺激男人情慾的魅力。她的反應正是真司想像的。她這樣一來,沙紀就會更激烈了。



當真司心裡這樣想的時候,聽到沙紀說:



「祥子能把自己的心思這樣表現出來嗎?」



說完就把握在手裡的東西含在嘴裡慢慢深入。把龜頭完全含進嘴裡,使嘴唇慢慢蠕動,同時壓迫冒出在表面的血管。大概用十秒鐘的時間,深入到真司的陰毛碰到尖的程度。



這時候龜頭碰到喉嚨的粘膜。大概是相當痛苦。從沙紀閉上的眼睛幾乎要流出眼淚的樣子。可是那種好像很痛苦的收縮的粘膜,微微刺激龜頭的感覺,給真司帶來幾乎要溶化般的快感。



「唔...很好,妳能給男人比蒙娜麗莎更好的快感。」



真司知道說這樣的話很俗氣,但還是用這樣的話讚美沙紀,享受不像十幾歲的女孩能做到的,深喉嚨的樂趣。



大概這樣持績一分鐘後,沙紀才能嘴裡吐出男人堅硬的東西。膨脹到極點的內棍沾上唾液,就好像塗上一層油一樣發出亮光。



「哇!粘粘的........」



沙紀臉上出現笑容,把肉棍用雙手握住。細小的手指在龜頭上刺激時,產生觸電般的快感,使真司覺得自己的下半身麻痺了。



「我要給你做更好的事。」



沙紀把男人的東西握在手裡,把頭低下去。然後伸出舌頭在陰莖上仔細地舔。兩個睪丸在內袋裡滾動。



「嘻嘻嘻。球的裡面動,像糖球一樣的,讓它溶化吧。」



沙紀帶著微笑鼓起嘴唇壓在睪丸上吸允。像吸塵器一樣使一顆肉丸進入沙紀的嘴裡,用柔軟的嘴唇輕輕壓迫。



「唔.........好極了。真的好像要在妳的嘴裡溶化了。」



當沙紀從嘴裡吐出肉九時,真司站起來說:



「我地想吃妳的內,到這裡來吧。」



輕輕把赤裸的沙紀抱到沙發上。使她仰臥後,採取六九式的姿勢壓在身上。



「原來,妳已經有性感了。」



真司看著沙紀的大腿根說。雪白的肌膚,修長的雙腿,大腿根上有短短的陰毛。幾乎沒有彎曲,黑色的陰毛有光澤。可愛的陰毛已經形成溼淋淋的模樣。



「因為......你的雞雞太大了......。」



沙紀好像難為情的說完後,用雙手抱緊真司的屁股,把臉靠近睪丸的背面。這樣用舌頭在睪丸與肛門之間。那種快感衝向腦海。



「好......我也要舔妳的肉洞。」



用手撥開溼淋淋的陰毛,就露出雪白的恥丘。下面有一條肉縫,受到兩邊的壓迫,肉縫是閉緊的。可是從中間溢出大量的液體。把鼻尖靠近時間到剝開挑核的味道。這個味道幾乎使他感到目眩,可見有多麼甜美和芳香。



用雙手輕輕拉開肉縫。嘆吱!發出水滴的聲音,沙紀的陰唇張開嘴。平時接近膚色的腔口,溼淋淋的因興奮而呈現紅潤。有如櫻花嫩芽的陰核,從包皮中露出頭部。



真司伸出舌頭在陰核上舔一下。



「啊......。」



沙紀有彈性的身體就像剛釣起來的魚一樣跳動。



「妳真敏感。」



聽到真司這樣說時,沙紀扭動身體說:



「因為你突然舔到我最敏感的地方。」



「妳真是淫蕩的女孩。早晨,而且在學校裡,把陰戶送到教師的面前。」



「啊....不要這樣使我著急了,快繼續吧......。」



沙紀說話時,火熱的呼吸噴到真司的肛門上。



「你要我繼績,是要成怎麼樣做呢?」



真司一面把呼吸噴在陰核上說。



「啊...剛才呼吸噴到的地方........」



「要說出來,那裡是什麼地方。」



這一次用力吹陰,使沙紀更焦急。



「啊...你欺負我,明知故問......」



「不行。妳不說出來,就這樣結束了。」



真司做出要抬起身體的樣子。



「啊,不能!我說,所以不要停止........」



沙紀抱緊真司的腰部。



「那麼,妳就快說吧。」



「啊...是...陰核......」



「什麼?聽不清楚。」



「你壞死了!陰核...陰核...」



沙紀好像很苦悶地扭動身體。又溢出蜜汁。



「妳真是好色的女孩。竟然要求教師添陰核......是這樣嗎?」



真司突然把嘴壓在恥丘上用力吸吮陰核。在這剎那,沙紀張開眼睛大聲說。



「啊!那樣用力吸吮,我會發瘋的.....」



真司貪婪地在沙紀的大腿根上舔。他的臉很快就沾上溢出的蜜汁,但不管這些繼績口交。剛長出的鬍子和沙紀的陰毛磨擦發出惱人的聲音。



「啊......今天的真司好像很特別.........」



就在道時候聽到鈴聲。是通知第一節課開始前五分鐘的預備鈴。



「啊!我不要就這樣彼此舔一舔就算了,你躺在這裡。」



沙紀說完就站起來,走到自己放書包的地方,從裡面拿出保險套走回來。



「我不想用保險套。」



真司坐在沙發上伸手接抱沙紀的腰。



「不行。今天是危險日!又是上課前,你要忍耐。」



沙紀用迫不及待的動作撕被紙袋!拿出保險套含在嘴裡,一面做口交的動作一面套上保險套。這是以前真同教她的動作。從此後,使用保險套時,沙紀就會用這種方法



「我要用我的身體讓你陶醉。讓你知道祥子根本不我的眼裡。」



沙紀面對面的躺在真司的身上。身體向前仰斜,用右手握住肉棍。龜頭頂開沙紀的內洞口將龜頭對正自己。跨下後身體慢慢下降。



「啊...好厲害,好像比平時又粗又硬........」



沙紀閉上眼晴皺起眉頭,從嘴裡出火熱的呼吸體也有一點僵硬,但還是慢慢使身體下降。不久後,肉洞吞下龜頭,沙紀的大腿根顫抖。



「開始進入的瞬間,有一點痛。」



沙紀的表情緊張,但也顯得很可愛。



真司拼命克制想猛衝的慾望。現在還是讓沙紀採取主動,慢慢享受她帶來的接觸感。於是把雙手放在腦後靠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把精神集中在和沙紀的接觸點上。整個龜頭完全被吞進去。有彈性的腔壁帶著溼潤包圍外來的東西。就好像昆蟲進入食蟲植物的花瓣裡,慢慢溶化的感覺。當然,真司並不是完全被動。尤其是睡過後剛醒過來,充滿精力,不會輸給腔壁的壓力。就像堅硬的棒子,保持適當的硬度,在沙紀的內洞裡對抗腔壁。



「啊......在裡面磨擦。早知道是這樣硬的,就不該用保險套了。」



慢慢使身體下降,走到一半的地方沙紀停止動作。剛才還做出痛苦的表情,可是現在已經開始享受帶來的磨擦感,同時在下半身用力讓腱壁勒緊裡面的內棒。



「怎麼樣?感覺出來嗎?」



沙紀露出艷麗的笑容,用溼潤的眼神凝視真司。



「哦,那個東西快要壓扁了......。」



「嘻嘻嘻,我會盡量把你擠出來。」



沙紀放鬆身上的力量,一下子坐在真司的身上。在這剎那間,肉棒完全進入沙紀的體內。



「啊...尖端好像碰到子宮了。」



沙紀就這樣開始前後搖動身體。而且好像從裡面流出熱水,纏繞在內棒上。



「沙紀,弄得很好,繼續用力縮緊吧。」



真司這樣說的時候聲音有點頭抖。可是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繼續享受,因為聽到第一節課開始的鈴聲。就這樣中斷官在受不了,真司伸手抱住沙紀的身體,從下面用力血上挺起。



「啊.....啊...」



遇到突然的猛烈動作,沙紀張大眼睛,也張開嘴看著真司。沙發的彈簧受到壓迫發出聲音。在內洞裡進出的肉棒,沾上白濁的蜜汁,還流到睪丸上。



「啊....我快要受不了,受不了了......。」



沙紀用自己的雙手握住自己的乳房說。



從隔壁的美術教室傳來學生說話的聲音。



「現在如果有人進來怎麼辦?」



真司一面抽插一面說。



「對那些不懂事的小姐們,這樣的刺激太強烈了。不管了,快一點吧。」



腔裡的黏膜經過磨擦更增加熱度和溼潤。她不只是年輕,也有相當好的名器。就好像一旦用力開始扭動後,那種舒服的感覺就使地無法停止。



「老師還不來,是不是睡著了?」



「要不要去叫呢?」



從美術教室傳來這樣的談話。



真司抱緊沙紀的身體,更用力活動。



「啊......好極了......」



沙紀仰起頭發出嗚咽聲。



真司急忙用手檔住沙紀的嘴,同時拼命地抽擦。簡直就像路邊交媾的公狗。突然感覺出睪丸猛烈縮緊,這是快要射精的信號。



「快了,妳要縮緊,夾緊.」



真司說完後就把肉棒用力深深地埋入沙紀的身體裡。在這同時,從身體裡猛烈噴射出精液。不久後嘆一口氣,身體好像癱瘓在沙發上。



「痛快了嗎?」



沙紀在真司的耳邊問。



「嗯,太好了。」



「射出來的真多,就好像在裡面小便一樣。」



沙紀站起來,然後跪在真司的面前取下保險套。



「果然有很多。」



看到保險套裡積存的精液,沙紀露出興奮的微笑。



「快一點去教室,不然算妳遲到了。」



真司坐在沙發上一面擦汗一面說。



「我知道。」



沙紀一站也沒有疲倦的樸子



「你也要快一點,不然真的會被人看到的。我先走了。」



把剩下的衛生紙丟給真司,像跳舞似地跑出房間。



2



沙紀從教員休息室出來,擺出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走進美術教室。



「早安.......」用開朗的笑聲和同學寒喧。



「沙紀,妳遲到了。」



「嗯,昨天太努力的關係吧。」



「妳說努力,難道是......」



有幾個同學充滿好奇心的包圍沙紀。口袋裡拿出用衛生紙包的保險套,放在書桌上。有一個女生用手指招起保險套。



「好可怕,這樣多......。」



女生們都緊張的凝視保險套裡的精液。



「是剛才在隔壁房間射出來的,辰美老師的精液」



沙紀嚥下已經到嘴邊的話,臉上出現勝利的微笑。就下這時候,原來在附近的一名少女突然站起來走到窗邊。她是橘祥子......就是今天早晨真司讚美的人。



「算了,假裝正經。」



沙紀用嚴厲的眼光瞪著祥子的背後。



「有什麼辦法,祥子是有錢人家的千金大小姐。」



一名女同學在沙紀的耳邊說。



這時候又有一片女生走過來說:



「可是,我知道祥子和H高中的男生來往。」



「什麼......祥子會.....」



H高中是從這裡走路十分鐘就到的男子高中。



「是真的,聽說在放學後在有柄川公園見面,交換錄音帶,那是錄音的日記。我的朋友已經看過很多次了。」



「如果被學校發現要受處分的。因為我們的學校是絕對禁止和異性交際。除非像沙紀這樣巧妙的做......」



「沒有想到她擺出千金大小姐的模樣還做出這種事。」



同學們的話題,一下就從沙紀轉到祥子身上。



「哼,交換錄音帶的日記,真是夠俗氣了。」



沙紀用不屑的口吻說。



「嗶,大家坐好。」



真司走進美術教室。



「沙紀,這個......」



拿保險套的少女急忙還給沙紀。站在窗邊的祥子也低著頭回到位子上。坐下時眼光和沙紀相遇。但立刻像感到困惑般的移開視線。



「今天,先發還上次交來的素描,被叫到名字的人過來拿回去。」



真司不斷地叫學生的名字,同時發還素描。



「橘祥子」



祥子被叫到名字時想站起來,真司繼續說。



「妳的素描畫得很好,我要做標本,暫時放在我這裡。」



「哇,祥子真了不起。」



「原來她有這樣的才能。」



學生們口口聲聲地說著看祥子。



祥子好像很難為難的低著頭坐回位子上。



「下一個,島田沙紀。」



沙紀坐在位子上看真司。以前真司要留做標本的,不是祥子而是沙紀的作品。因此她認為這次也是一樣,所以沒有站起來,可是真司催促說:



「為什麼還不來拿?」



沙紀瞪著真司走過去。



「線條沒有力量。」



真司避開沙紀的視線,把素描還給她。



沙紀接過來素描後,轉身時故意讓保險套從口袋裡掉出來。



「沙紀」



同學們看到這種神情發出驚慌的聲音。



「和男朋友熱情交往地無妨,但應該同樣地把精神放在美術上。」



真司毫不關心的樣子,繼續發還素描給學生。沙紀撿起保險套,露出不高興的表情回到位子上。



「沙紀,幸好是辰美老師,如果是其他老師,妳鐵定會被開除的。」



坐在隔壁的女生把臉靠過來說。可是沙紀好像聽不見她說的話,只是瞪著低頭看書的祥子。



從這一天開始,放學後沙紀就跟蹤祥子。為了確定祥子是不是在有晒川公園和H高中的男生見面的消息。



開始跟蹤後的第三天。平時相同學一起走的祥子一個人離開學校。好像特別注意四周的樣子,從廣尾車站前面的路轉向有柄川公園。沙紀非常小心地跟蹤,避免被發現。



祥子很慎重地注意四周向有柄川公園的裡面走去。沙紀站在樹後看過去時,看到祥子和、高中的男生見面。



「果然如此.」



沙紀露出得意的笑容,拿起帶來的用了就去的照相機。不知情的祥子從書包拿出錄音帶,帶點猶豫的神情交給男生。然後,點點頭就想離去。



「等一下!」



男生的聲音,連沙紀也聽到了。



祥子停下腳步時,男生跑過去抱緊後想吻。



「不要!」



祥子推開那個男生。



兩個人好像很尷尬地對望一會兒,祥子先離開。



男生佇立一陣後,同相反的方向走去。



「太好了!」



沙紀露出得意的笑容把照相機放進書包。在她的書包裡還有一個錄音帶。那是趁體育課的時間,偷偷從祥子的書包拿來拷貝的。



「現在有足夠的証據了。」



沙紀離開公園後,立刻去沖洗底片。



3



這一天是星期六的下午。真司在美術教師休息室裡看照片。照片上是橘祥子和穿H高中制服的男生。這是沙紀在有柄川公園偷拍的照片。只是照片,還有沙紀偷偷拷貝的錄音帶錄音帶的內容確賓是日記,但好像一、二十年前的那種清純的男女交往。



橋本洋介......就是那個男生的名字,他很熱情地聽說自己的心情。可是祥子好像拒絕性急的交友關係。亦沒有討厭洋介的情形,反而能聽出有好感。



(洋介,不論我在學校或一個人在家裡時,我曾發現我經常在想你。可是我們的校規是禁止交異性朋友......)



隨時會聽到這種話,似乎在躲避洋介的要求。那種清純的談話幾乎令真司覺得好笑。可是祥子本身對這種落伍的交友,好像還有罪惡感。



沒有想到此時此刻還有這種純真的高中女生....。和大膽的沙紀相比,有如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可是,絕對是最好的機會。



真司看著照片,露出陰險的笑容。



就在這時候聽到敲門的聲音。



「來了。」



真司站起急忙走過去打開房門。看到橘祥子站在那裡。



「很抱歉,叫妳到這裡來。我是有事和妳談一談,進來吧。」



祥子輕輕點頭後走進教員休息室。真司關上房門後偷偷把門鎖上,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



「妳坐吧。」



用手指放在辦公桌前的椅子。



祥子坐下後用困惑的眼神看著真司。她的表情好像不明白為什麼會叫她到這裡來的樣子。



真司默默地看祥子的表情。這時候祥子好像很難為情地低下頭,長達胸前的頭髮覆蓋在臉上。二個人之間有辦公桌,至少有二公尺的距離,可是還會產生有芳香飄過來的錯覺。



祥子就是這樣有清純的魅力。富有家庭的獨生女,和她平身具備的美麗,形成少見的魅力。經過多年的教師生涯,可能她是最有清純魅力的少女。每次看到祥子,真司就產生這樣的念頭。尤其升上二年級後,這樣的魅力好像愈來愈強烈。有如花蕾終於綻放的感覺。



就因為如此,故意利用祥子刺激沙紀,如果好勝的沙紀能產生強烈嫉妒,能把祥子捲進來就好了......



真司確實在心裡有這樣的打算。但沒有想到只是刺激一下沙紀,立刻會有這樣好的機會來臨。



「請問,有什麼事?」



祥子戰戰兢兢的打破沈默。



「這件事還沒有對任何人說,也沒有告訴妳的導師。」



真司用輕鬆的口吻說。



祥子好像不了解真司說的話,露出疑惑的表情。真司手拿照片站起來。



「這個照片裡的人是妳,沒有錯吧?」



故意這樣問過後,才把照片交給祥子。



那是最有衝擊性的,在公園裡被要求接吻時的照片。祥子看到照片後,立刻露出緊張的表情。



「這....這是........。」



好像剎那間臉上失去血液,臉色愛蒼白,張大的眼睛露出驚慌的神色令人覺得可憐。



「妳應該知道,本校是禁止和異性交往的。」



這樣被問到後,祥子地無法回答,只是緊張地看著照片。不久後勉強說。



「為什麼有這個........」



「我也不相信,模範生的妳會偷偷做這種事。」



真司完全是教師的口吻。



「這是誤會,我沒有做出任何不對的事。」



祥子好像向真司哀求。



「可是,有這樣清楚的照片做証據呀。」



「這是偶然,只是在這剎那,偶然間靠近而已........。」



祥子拼命地解釋。



「妳不要緊張,我完全沒有責備妳的意思。我不是妳的導師,也不是頭腦頑固的人,只是免得這張照片流傳到其他校方的人就糟了。」



真司把手放在祥子的肩上,用溫柔的口吻說。祥子抬起頭看著真司,用聽說的口吻:



「請相信我,我什麼也沒有做。」



真司轉身慢慢走回自己的位子上。



「如果只是照片還可以認為那是偶然,可是還有另外的証據。」



「什麼另外的証據........」



真司拿出放在辦公桌下的收音機,又拿出錄音帶,從收音機傳出祥子的聲音



「洋介,我喜歡你。我希望你能擁抱我....但現在還不能,請等到畢業後。」



「這是......?」



祥子美麗的眼睛瞪大,不由己的站起來。



真司拿出錄影帶送過去,祥子立刻過來凝視真司說:



「太過份了,這是誰?」



說的時候掉下眼淚。看在真司的眼裡,好像後背有電流觸擊。



太美了.....如果說,有上天賜給的美,現在眼前的祥子真是如此。可是這樣的美不是永遠的,有不久後就會失散的宿命。像祥子這樣的美女,很可能變成妖飽的花朵,更增加美麗。可是現在的這種清純的美,數年後必然會不見。所以才會打動真司的心。同時也產生不願意把這樣的美女交給別人的慾望,由他自己享受,最後消失在他的手裡。



「本來以為是別人的惡作劇,但還是真的。」



真司看著祥子的表情慢慢說。



「可是,把別人的東西.....太過份了.....」



祥子的口吻急促。



「如果,輔導老師檢查出來,可能問題就嚴重了。」



聽到真司的話,祥子的表情有如結冰。能看出她心裡的動搖是多麼地強烈。



真司又繼績說:



「這時一定召開校務會議,決定如何處分妳了。」



祥子低下頭,軟弱無力地坐回到椅子上。勝負已經完全分明,剩下的就是如何處理面前的美女。



「妳放心吧,不會讓別人知道的。」



真司用他最溫柔的口吻說。



「是真的嗎?」



祥子抬起頭,有如看到救星般地露出哀怨的眼神。



「現在這個年紀,還干涉男女交朋友,妳不覺得奇怪嗎?」



「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



真司用誇張大的動作,把錄音帶的磁帶拉出來丟進垃圾筒裡。



「謝謝老師。」



祥子深深鞠躬,然後抬起頭說,臉上已經恢復美麗的笑容。



「可是,我也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



「什麼事......」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是想請你做我的模特兒。」



「我怎麼能做模特兒......」



「我也算是藝術家的一分子,希望能把妳的美畫出來。」



「這......」



祥子露出困惑的表情說不出話來,臉上出現紅潤。究竟是思春期的少女,受到這樣的讚美當然會很興奮。



真司繼續說出熱情的話,同時表示完全是為藝術。



「如果只是站在這裡......」



祥子帶著羞澀的表情喃喃地說。



「如果妳答應,我想馬上就開始。」



「是現在嗎?」



「嗯,看到妳以後,我的創造慾望已經片刻都不能等了。」



實際上片刻都不能等的不是創造慾望,而是產生在下半身的慾望。



「如果能在黃昏而回去......」祥子終於接受突然提出的要求。



「好吧,我答應。現在妳坐在那裡吧。」



不給祥子改變心意的時間,真司用指放在窗邊的椅子。在真司的催促下,帶著困惑的表情,祥子在椅子上坐下。



「雙手交寸叉放在腿上,頭髮拉到一邊垂在胸前,然後頭部稍許傾斜。」



真司用非常積極的態度命令祥子。祥子溫順地服從指示。真司一面看祥子,一面走向畫板。但只是在祥子與畫板之間看來看去,並沒有畫。



這樣大概經過五分鐘的時間。真司突然抱住頭說不行。



「老師......」



祥子好像不放心的樣子。



「不行。這種樣子沒有辦法發揮妳的美。」



真司用非常認真的表情看著祥子。



「那麼,應該怎麼辦呢?」



真司默默地看著祥子。這樣看一陣後走到祥子的身邊說。



「妳能不能脫下制服站在這裡。」



讓露出困惑表情的祥子站起,解開她的領巾。



「啊,請等一下。」



祥子急忙抱住自己的上衣。可是真司用強迫的口吻說。



「為發揮妳的美感,衣服是多餘的,快脫下來吧。」



就這樣祥子在困惑中幾乎被強迫的脫下衣衣。祥子的身上只剩下胸罩和裙子。



這時候真司離開祥子,雙手在胸前交叉,從遠處凝視。受到熱情視線的注視,祥子忍不住低下頭,好像六神無主的站在那裡。



「還是不行,衣服太礙事了。」



聽到真司的話,祥子又開始緊張。



真司看著祥子緊張的表情,用非常誠懇的口吻說。



「內衣和裙子是多餘的。」



「可是再......」



「妳還不明白嗎,妳身上的東西把妳的藝術美完全破壞了。」



真司好像很急躁的說完後,坐在椅子上用誇大的動作抓自己的頭髮。那樣逼真的動作,使祥子說不出話來,只好佇立在那裡。



真司抬起頭用嚴肅的眼光看著祥子說:



「把衣服全脫下來。」



祥子的表情一時間變僵硬。



4



「我可不是開玩笑,或有惡意。這完全是為藝術,妳應該明白的。」



真司用壓迫性的口吻,使祥子法拒絕。祥子雖然點頭表示理解,但雙手抱在胸前說。



「可是我不能再脫了。」



「那麼可以,妳已經答應做模特兒。」



「可是,我不能赤裸......」



「妳輕視我的藝術嗎?」



真司站起來向祥子走過去。



「不,不是的。」



祥子一面搖頭否認,一面向牆邊後退。



「妳已經不是小孩子,答應的事情要做到。」



而且又繼續說:



「妳不要解釋。不要說出讓我覺得看錯妳的話。還是像妳偷偷在校外交男朋友一樣破壞校規,也立刻忘記對我的諾言嗎?是那樣隨便的人嗎?」



用嚴厲的口吻追問:



「太過份了......」



從祥子的眼睛掉下淚珠。



「過份的是妳自己。如果學校知道妳破壞校規,而我是明知不報,一定立刻會開除我。我是為妳好才願意保密,可是妳竟然不顧我的好意,還破壞我對藝術的熱忱......」



「老師,我不是這個意思......」



祥子任由眼淚從臉上流下,拼命地解釋。



可是真司露骨的表現自己的失望說:



「原來妳輕視我。」



「不.....我沒有那種意思......」



祥子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如果妳不遵守諾言,我也有我的想法。」



「......」



「我究竟也是教師,要按校規提出妳的問題。」



「這........」 



「既然妳背叛我,有什麼辦法。現在只有二選一。一個是報到學校,不只是全校的人,也讓妳父母知道後受到處分,另一個是遵守諾言做我的模特兒。」



「這........」



祥子雙手握住臉忍不住蹲下去。



怎麼會變成這樣,我該怎麼辦呢?如果提到校務會報,大家都知道我和洋介的事。不,還有媽媽和爸爸......。就算我解釋我們的關係是純潔的,可是看到那個照片和錄音帶絕對會誤會。那樣我就活不下去了。



對純真的祥子而言,經過校務會議受到處分,是超過死亡的恐懼。可是自己的裸體從來沒有給別人看過,要她赤裸是做不到的事。可是,老師要求在這兩者中選一項,這是地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事。



啊......爸爸、媽媽,快來救我......



經常溫柔保護她的父母,只要有困難就會替她解決。所以她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其他的事,其他的事都不用管了。可是這一次,連父母都不能商量,而且......



祥子想到父母知道她和洋介交往的事,不知道會有什麼想法。腦海裡又出現媽媽曾經說過的話:



「年輕的男孩說得再好聽,也是不能以理性克制慾望的野獸的人。所以不能個人和年輕男孩來往。尤其在高中畢業以前絕不可以。祥子你要答應媽媽。」



還是不應該和洋介交往的。那是半年以前的事,放學後回家的路上,洋介突然交給她一封信。那是寫出思念祥子的情書,但也看出他誠實的性格。而且對身材高大的洋介,祥子也產生好感。



可是祥子的學校是完全禁止異性的交往。祥子也知道這件事,所以在信上還說,很遺憾不能直接交談,但會很小心的不會註別人發現等等。異性對地有這樣熱情的告白還是第一次。所以明知不可以,也到洋介指定的地點接受寫給她的信,後來知道彼此都有收音機,開始交換錄音日記。自以為非常慎重,沒有想到還會變成這樣......



如果這件事提到校務會議上,又被父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呢?



父母一定非常傷心難過。對我不遵守父母的話,一定會感到很失望。祥子覺得自己做出無法挽救的事,心裡感到非常難過,但同時也想到,這件事絕對不能讓爸爸和媽媽知道。



可是這樣的話,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要做老師的裸體模特兒。



想到這裡,好像全身的血液都拉的一聲完全消失了。剛才是做夢也沒有想到要做裸體模特兒,所以隨便答應了。可是老師認定她是連裸體模特兒也答應了,而且認為她不願意露出身體是看不起他的藝術,這樣誤會後還非常氣憤。



「我一定要赤裸嗎?」



祥子用顫抖的聲音問。心裡祈禱著能原諒她。



可是,真司的回答立刻粉碎她的希望。



「我是想把妳的真實的美畫出來,所以絕對不能有多餘的東西。」



「啊....還是不肯原諒我。」



心裡的難過使祥子不由得低下頭嘆氣。長髮披在蒼白的臉上。



連這種苦惱的模樣也會強烈刺激男人的慾望,這樣的美也是悲劇的根源。如果祥子有能力看穿這是真司的陰謀,事情就會不一樣了。



「我做模特兒,那麼照片和錄音帶的事,軌不會告訴學校了吧?」



「只要你遵守諾言,我也一定會遵守諾言。」



祥子閉上眼睛,做一次深呼吸後說:



「好吧,我願做模特兒。」














0.0146300792694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