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試衣間裡的較量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地點:北京王府井大街世都百貨六層



    時間:仲夏某月某星期六中午1:20分



    雖然是週末,但像這樣只賣高檔商品的專區,幾乎沒有人來。



    「服務員,請問這件胸罩多少錢?」



    「嗨!小姐,哦,您真是好漂亮啊!這件真絲胸罩1850元,上個月剛從德國進的,賣得特快!是您自用嗎?」一個穿制服學生模樣的女孩回答道。



    「對呀,是我自己用。」說話的女人叫鄭露,新新時代公司時裝模特,172釐米的高度,魔鬼般的身材,冷艷美絕的容貌,瀑布一般的披肩長髮以及24歲的年齡,足以使其成為該公司最靚最紅的的模特,此時正是她休閑購物的時間。



    「我覺得挺適合我的。」說著,鄭露拿起胸罩比了比,這件黑色胸罩是最大尺碼的,不過和她的胸比起來,也只能說勉強剛好,為了買到合適自己的胸罩,鄭露已經走了幾家大商場,不是看不上,就是不合適,這也難怪,不管她走到哪裡,別人的吃驚總是先在她的臉上,然後停在她的胸部,『波霸』這個詞她早就聽膩了,這一件胸罩她看來很滿意。



    「哎呀,小姐,真是不好意思,這件是這個碼的最後一件了,而且,兩個小時前剛剛有人訂下了。」賣貨的女孩怯怯回答道,面對一個如此漂亮的大姐姐,小姑娘大概有點自慚形穢。



    「什麼?怎麼這麼巧?我剛來,就沒貨了!再給我找找!」



    「真的沒了,這種胸罩是有數的,進的就幾件。」



    「那我不管,這件我要定了!」鄭露決定買下它來,不管用什麼方法。



    「這--?那,您稍等一會兒。」說著,小女孩兒轉身走進了裡間,不一會兒,另一個穿制服的女孩走了出來。



    「哎呀,是鄭小姐呀,我說是誰呢!」這個女孩認識鄭露,老客戶了,每個月鄭露都要在這裡消費個千把元。



    「訂貨的人還沒交錢呢,本來一小時前就該來取了,到現在還沒來,要不,您再等會,十分鐘後再不來人,就賣給您了。」



    「還等什麼!真麻煩,我先去試試了。」鄭露一臉的不耐煩,說著便迫不及待地拿起胸罩朝試衣間走去。



    試衣間裡,不是非常寬敞,但三面落地的鏡子,顯得很通透,門後是掛衣服的地方,此時掛的是鄭露上半身全部的家當,半袖的真絲無領白色襯衣,肉色帶鏤花紋的超大胸罩,黑色真皮小坤包。



    那條純黑的真絲乳罩已經帶到鄭露的胸上,她正觀賞著鏡中的自己,黑色只有兩條窄帶相穿的高幫鞋完全地襯托出她兩條光潔修長的腿,沒有穿絲襪,下身淡黃色超短裙緊緊包貼住她異常圓潤豐滿的臀部,健康完美的小腹,勻稱排列的肋骨正好將她那碩大的雙乳完全展示出來,那黑色胸罩緊緊撐著這兩個彷彿要爆開的肉團,但周邊仍露出一些,看上去極為性感。



    鄭露慢慢彎下腰,雙乳便低垂而下,乳勾更是變得極深,從外往裡看去,若隱若現,無比誘人。



    「看來真是不錯。」她抬頭看著鏡中的自己自語道,扭動身子,賞識著自個兒迷人的身體,眼中透出些許自戀,些許陶醉的意味。



    忽然,試衣間外面有高跟鞋很響的聲音,隱約還有賣貨小女孩著急的話音:「…王小姐,真的--真的對不起,沒辦法,您來晚了,要我能怎麼辦呢?…」



    「哪有這樣的道理,我在這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都跟你們經理說好了的,哪有你們這麼辦事的,什麼時候賣的?」



    「剛賣,可能您也認識,是時代公司的鄭小姐,她正在試衣間,也沒交錢呢。」

   

    「哦?--哼!是她,好了,忙你的去吧,這你別管了,……」



    由於試衣間的隔音極好,鄭露只是聽到了幾個字,也沒多想,依舊欣賞著鏡中的自己,看看差不多了,這才滿意地將胸罩解了下來,剛一轉身,忽然,試衣間的門開了,緊接著,一隻棕色的高跟鞋帶著一段修長白皙的腿出現在視野中,隨後,一個窈窕的身影閃了進來,鄭露嚇了一跳,剛想喊叫,待看清來人,忽然臉沉了下來,眼中射出了兩道冷冷的光,「是你!你進來干嘛?」鄭露問道。
進來的女人可以說又是一個人間尤物,同樣高佻的個子,披肩的長髮,魔鬼般的身材,同鄭露一樣美麗絕倫甚至更加冷艷的容貌,不過雙眼正迸發出兩團火光,狠狠迎上了對方射來的冰一樣的目光,這個女孩叫王茜,是另一家叫麗人行模特公司的紅星模特,也正是開始訂那條胸罩的人!



    麗人行模特公司和新新時代公司是兩家競爭最激烈的公司,而鄭露和王茜分是這兩家公司的當紅模特,不光如此,兩人更是在去年的模特大賽上殊為死敵,曾經當面相互冷嘲熱諷,差點對罵起來,因此雖然認識,但都對對方極沒好感,彼此厭惡,沒想在這裡不期而遇,狹路相逢!



    「喂!那條胸罩是我先要的,憑什麼你要拿走!」王茜火藥味充足地說道。



    「誰讓你來晚了的,我已經試過了,它就是我的!」鄭露冷冷地回道,同時剛才擋在胸前的手自然地放了下來,胸脯高傲地向前挺了挺,豐碩的雙乳彷彿向對方示威一般展出,在另一個美女面前,這是最好的挑釁和回應。



    「哦!?試過了?難道你不嫌它太大嗎?」王茜譏諷道,隨手反鎖上了門,身體恰恰擋住了門後的掛鉤。



    「哼!大?我倒覺得它小了,我看你帶著它才不合適,你的胸那麼小!」鄭露聽王茜拿話刺她,惡惡地反擊道。



    「我的小,是--嗎?!」王茜此時已經火冒三丈,但越漂亮的女孩子越聰明,當然也越大膽,此時她反而頭腦冷靜下來,臉上變得冷若冰霜,冷冷答道,同時雙手左右一分,穿在身上的短袖露臍上衣便隨之而落,兩隻滾圓肥碩的乳球滾了出來!居然沒有戴胸罩!



    「哦!你,--婊子!」鄭露對王茜的動作顯得有些吃驚,不過並不畏懼,反而受刺激般往前走了兩步,兩人的距離在縮短。



    「你罵誰!騷貨!搶人家東西還罵人,不服氣咱倆比比,誰輸了胸罩就是誰的,敢嗎?」王茜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兩個漂亮女人面對面站在了一起。



    「比就比!輸了的還得付錢!咱倆--」鄭露忽然語塞,比什麼呢?看誰的乳房大?可怎麼比?想著,她的眼光由和對方目光互鎖對瞪中轉而瞄向了對方的雙乳,「好大!」鄭露心中暗想。



    展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對肥碩的雙峰,像兩個半球般扣在王茜的身上,白得像玉,在球的頂端是粉紅色的乳暈,不是很大,但上面有些許凸起,簇擁著正中則是兩粒同樣粉紅圓潤的乳頭,彷彿長成的鮮嫩草莓,使人垂涎不已,即便是如此巨大,可王茜的雙乳仍然向前挺立著,絲毫不垂,看著對方如此嬌人的乳峰,鄭露有些發呆了。



    「哼!」看到鄭露的表情,王茜冷哼一聲,一臉的不屑,更是聳了一下腰,使乳峰筆直朝前挺去,同時雙手從下面抬起托住自己的雙乳,輕輕地攥了一下,肥碩的兩個肉彈彈性十足地延長了體積,這時她的目光也落在了鄭露的雙乳上。



    剛一看到,瞳孔忽地縮了縮,出現在她視野裡是如此豐滿巨大,有些橢圓而有非常堅挺的乳房,乳暈和乳頭好像都比自己的大些,顏色暗紅,尤其乳頭像刺槍一樣向前聳著,整體看上去非常成熟誘人。



    受到同性美女巨乳的視覺刺激,王茜忽然感覺臉上發熱,心跳加快,全身的血液湧向自己的雙乳,直到乳尖,彷彿手裡這兩團肉有生命似的,能夠感受到大腦的想法和對方同一部位的刺激,微微發紅,漲得更加巨大,圓潤的乳頭也堅硬起來更加漲圓,彷彿要拚命壓過對方那個競爭對手似的。



    「嗯--!」看到對方一切變化的鄭露此時回過神來,不知怎麼,竟然呻吟了一聲,而自己的身體裡也在發生著變化,好熱,雖然大廳裡空調很好,試衣間裡不過有些氣悶,但鄭露還還是感到全身變熱,身體變得很敏感,血流加快,身子有些微微發抖,此時她手裡的那條黑絲胸罩已被她放到了牆邊上,雙手不自覺地游上了雙乳。



    「你--你的有多大?」鄭露忽然低聲問道。



    「總比你的大!你--你的有多大?」王茜很謹慎,並沒有報出自己乳房的尺寸。



    「哼哼!這樣咱倆怎麼比,我還說我的比你大呢,難道還找尺子量嗎?」鄭露邊說邊揉搓著雙乳,揉的動作絲毫不比王茜的小。似乎在任何一點上,都不肯讓對方佔上風。



    過了一會兒,兩人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相互打量著對方,偶爾扭動一下身體,帶動乳波輕顫,騷手弄姿向對方示威似的。鄭露用手向後梳理著頭髮,頭也向後仰著,手肘向高一抬,受到手臂的夾制,巨乳更是向上變形地凸出,王茜也不甘示弱,開始做同樣的動作,此時從三面落地鏡子中展現出無數只半朝著天的變形巨乳,極是淫糜的場景,可惜只有她們兩人看到。



    頭仰向後,鄭露有些站不穩,覺得要向後倒,忙立起頭來,帶的身體往前走了一步,正好王茜也正往前聳著,於是四隻乳頭碰撞在一起,「嘶--嗯!」,「嘶--啊!」兩人都被刺激的倒吸了了一口氣,同時驚呼了起來,交在一起的乳頭便快速分開了!



    兩人互瞪著對方,手都捂著各自的雙乳,誰也沒有說話,空氣中只有空調氣流的嘶嘶聲和只有她倆自己能聽到的快速心跳聲剛才乳頭相觸那種驚心動魄的電擊感覺還沒有完全消失,雙方都在回味著。



    「你,你的乳頭有多硬?哦--!」王茜問道,剛說出來,發覺失口,忙用手摀住嘴。



    「很想知道嗎?足夠搗碎你那個部位的!敢不敢再試試?」鄭露一臉壞笑,惡狠狠地說。



    「是?--嗎?那就讓咱倆比比看誰的波更有勁,誰搗碎誰!」受到挑釁,王茜毫不示弱,一個出奇大膽的想法脫穎而出,滿面通紅地回應道。



    「來唄!我怕你,也不照照鏡子,你那兩塊肉蒼白無力的,哪能跟我比!看我怎麼把它倆搗到你後背去!」鄭露露骨地譏諷著對手,奇異的氛圍,挑逗刺激的對話已經使她渾身發燙,難以自抑,於是她慢慢調整著身子,托著的雙峰筆直指向對方。



    「再蒼白無力也比你那兩個又鬆又軟的大麵包強,待會我就讓你那兩顆蛋變成壓縮餅乾!」雙眼冒火的王茜忽然覺得很餓,餓得前胸貼後背的,於是一串食品便脫口而出,邊說著,也調整身體對著鄭露,兩個渾圓的肉球凸突直指著。



    兩個火熱的軀體迅速接近,四條雪白豐腴的腿在只有半步的距離像樁子一樣叉開著牢牢定在地上,凹凸的肉體曲線向上延展,越往上便越接近,直到一掌的距離處,四座奇峰相對聳立:



    乳-乳 峰-峰



    乳-乳 峰-峰



    試衣間鏡子中無數個鄭露面對著無數個王茜,影影疊疊,肉光十色,春光無限,同樣赤裸著上身+飽綻的超短裙+修長的雪腿+性感的高跟鞋+高聳的嚇人巨乳,憤怒+性感+紅如酒醉的臉。



    受到這種奇異氛圍和空氣中瀰散著的情色氣味的刺激,兩個女人都感到腎上腺素急劇的分泌,血液沖蕩著全身,身上汗出如注,更使兩人身上罩著一層油亮的光感。



    「現在後悔還來的及!待會兒會很痛的,知道嗎?小-蕩-婦!」感受著對方體溫和體味兒的刺激,鄭露瞇起雙眼,小狐狸一般狡猾地說道。



    「嗯--!關心你自己吧,別忘了輸了付錢!浪-貨!」王茜更是性感地往前偏了偏頭,充滿了挑逗意味。



    兩個絕色美女就這樣你刺我一句,我扎你一句地對峙著,雙方的目光又交鋒在一起,厭惡+不屑一顧+挑釁+刺激+調情……真是復雜至極,空氣彷彿要爆炸一般,兩人此時正在最後階段審視著對手異常巨大豐滿又變得濕漉的武器,表情都微有些吃驚,都有些不敢自信的樣子,決戰前的片刻沉默才是最撩人心懷的時刻!



    「會不會輸給她,她的乳頭又扎又硬,橢圓乳房的女人好像性慾特強,不會弄壞了我吧?」王茜心裡自討道。



    「要不要放棄哪?看她的乳房飽滿肥碩,像充滿了力量,會不會壓痛我?」鄭露也心裡疑慮。



    不過這時已經不容她們倆反悔了,強烈的自尊心使兩個喜歡爭強好勝的女人陷入了無法躲避的乳房決鬥圈中,兩人抬起頭來,交互的目光中都露出了絕望無助的眼神,相對的乳頭像得到了暗示似的在瞬間再次充血漲大,乳頭莖都挺立了起來。



    「還-還等什麼?來吧!」鄭露顫聲低吟道。



    「嗯--!來--來吧!」王茜同樣顫巍巍變形的聲音。



    隨後,兩人的身體都猛地向前挺去!



    「砰!」四團豐碩肥嫩的肉團碰撞在了一起,四粒乳頭也正好在同一水平線的高度相遇了!「哦--啊!」「啊--嘶---!」相交的乳肉很快地變形,剛找到對手的乳頭在外面電擊似彈動較了一下勁,隨著乳暈粘熱的對貼一起鑽進了和對方急劇密合的軟肉中。



    「噢!痛啊!」麻,澀,又酸又脹,兩個女人的神經中樞已經完全被感觀的刺激所佔據了,鏡中此時出現了很多對糾纏在一起的女性胴體,好可觀的場面。



    「嗯-!」「嗯----!」兩人口中發出了低沉的嘶吟聲,好像又都不敢大聲,怕外面有人聽到似的,緊咬著牙齒。



    四隻手臂已下意識地環抱住對方的腰肢,從後面牢牢抓住對手短裙帶,使勁地用著力,重壓之下,四隻乳峰已完全變了形狀,現在看起來有些像吸盤吸在一起的樣子,身體開始搖晃起來,腳步踉蹌著,四隻高跟鞋落到地面的的聲音此起彼伏,兩人眼睛都變得通紅,像發情的雌獸瞪著對方,呼出的熱氣噴到彼此的臉上,真正的較量終於開始了。



    扭動中,王茜旋搖著身體,使勁鼓動乳肉,使自己的乳頭調整到最佳位置,以便好用力壓痛對方,此時的神經感覺極為敏感,對方乳頭稍微的錯動距離都是如此的清晰,當然酸脹麻痛的體感更是強烈!鄭露也在作著同樣的調整,此時,她已經微佔上風,堅挺的乳頭緊緊鎖咬住對手的同一部位,就這樣兩個漂亮女人胸連著胸互鎖著激烈肉搏著。



    空氣已經有些渾濁了,乳鬥仍然在繼續,兩人的頭部靠在一起,臉扭向一邊緊貼著,任由汗水流淌,鄭露的上風優勢顯露出來,胸部連聳著,頂的王茜直向後靠,快要貼到鏡子上了。



    忽然王茜動作停了下來,喘息著在鄭露耳邊說道:「你還想穿著衣服走出去嗎?」鄭露一怔,動作也停了下來,王茜接著說:「你、你快把我的短裙扯碎,你扯我的,我就撕你的!」王茜借說話之機調整著身體。



    「好,脫掉再比,還怕你跑了不成。」佔上風的鄭露不無得意地答道。



    終於,兩具汗濕的胴體開始分離,四隻粘在一起的大乳房打著黏依依不捨地脫了開來,上面滿是汗水,因為剛才的擠壓扭動都顯得有些微紅。



    很快,兩條超短裙脫落到地上,這時她倆發現對方和自己一樣穿著同一牌子的真絲鏤空三角褲,誘人的毛髮時隱時現,而下面全部濕透,驀地兩女的臉變得通紅嬌羞,心中都在想這個樣子還和對方較量不較量了,很快,相互間的不服氣和對那條黑絲胸罩的佔有慾望使得兩女再次面對面地靠近了來。



    「這次看我怎麼軋平了你!」壞壞的笑再次浮現在鄭露的臉上。



    「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哪,看看笑到最後的是誰。」王茜冷冷地說。



    兩人的乳峰再次相對在一起,忽然王茜快速地伸手緊緊揪住了鄭露發脹的乳頭,用力一捏,「嗯啊!!!!好痛啊!」鄭露驚叫出聲,臉上露出惱羞成怒的表情,手也毫不客氣地捏上了王茜的乳頭,「哦!!!!啊!!!」王茜也露出痛苦的表情。



    「騷貨,敢掐我乳頭!鬆開我!」



    「掐你怎麼著,你的不是很有勁嗎?哦--!你先鬆開我!」



    兩個人四隻手臂交錯著互揪著對方的兩個乳頭,使勁地捏著,拉扯著,四隻乳峰便被拉的極度變形,淫糜地伸展開來,一時間,乳波四顫,嬌喘連連,由於手上也全是汗,所以,被揪住的乳頭經常滑脫,兩女更是脫開又揪,揪了又脫,忙的不亦樂乎。



    隨著兩聲發自喉嚨深出的呻吟聲,兩女相互揪得性起,突然都放開手,緊緊摟在了一起,四隻巨乳重又膠著在一塊,下面四條修長的雪股帶著誘人的鏤空三角褲也相互交纏起來。



    鄭露一把拉住王茜的頭髮,手上使勁,惡狠狠將臉湊上去,貼近王茜的臉罵道:「王八蛋,敢使詐!噗呸!」一口粘稠的唾液吐到王茜的臉上。



    「XXXX媽的,就詐你,呸呸!」王茜也抓住鄭露的頭髮,回啐到對方的臉上,一時間唾液飛濺,兩人臉上全是粘粘的液體,順著各自的脖子,都流到正相互摩擦肉緊的巨乳上。



    「撲噗,噗噗,噗啪!」相連的胸部發出粘液相摩的怪聲,使兩個瘋狂的美女停止互啐的動作,吃驚地對望著。



    這種聲音刺激得兩人全身發抖,全部的意識再次回到聲源部位,四顆發紅髮腫的乳頭再次頂接在一起,拚命地擠著,絞著,相互揪發的手一隻已經鬆開,緊緊揪住對方的鏤空三角褲,由於有了大量唾液的潤滑,四粒乳球跳彈圓轉,滑來摩去,你黏過來,我膩過去,淫糜四射,此時兩人已經不是在乳鬥,而是在乳交了。



    「你-你想要做什麼,哦,刺激死我了!」王茜有點受不了這樣的場面。



    「做什麼,做愛!小妖精,誰讓你招我!」鄭露已經失去理智了。



    兩個女人的動作變得越來越粗野用力,大腿,腰胯都在扭動著,四隻手更是相互色情下流地撕扯著兩人身上唯一的鏤空三角褲,臀腹下體早已摸了個夠。



    很快,兩條不堪重負的三角褲變成了數塊碎片,脫落在地,赤裸的下體發瘋似的挫動,兩人已經完全靠在了兩面鏡子相折的角上,從鏡子看去,彷彿六個裸體美女摟在一團,群體劇烈地蠕動著,淫亂的場面持續了將近一刻鐘,忽然,試衣間外響起了腳步聲。



    「那我試試這件衣服,要合適,我就買下來……」



    此時試衣間裡面鄭露正頂著王茜使勁聳動著,一條大腿插入王茜的襠中,狠狠地撞擊著,手也不老實地捻搓著王茜的臀縫,嘴裡發出滿足的哼唧聲,王茜也一手正掐著鄭露小腹下帶毛的贅肉,牢牢攥著,指頭勾住下面唯一的肉縫,雙腿緊緊夾住對方伸過來的腿根,劇烈回應著。



    猛然,王茜探過頭張嘴緊緊吻住了鄭露,牢牢包住對方的唇,不讓她發出聲來,原來王茜聽到了外面的聲音,知道有人來了,而鄭露正忘情地吭哧著,王茜雙手正忙的厲害,只有用嘴封住鄭露的嘴了,兩個美女瘋狂抱著聳動的身子停了下來,試衣間裡立刻安靜了,此時有人正在擰把手,「咦,鎖著哪,是不是裡面有人?」



    「不會吧,要不我去拿鑰匙。」是賣貨的小女孩聲音。



    此時屋內的兩個裸體美女緊張的不得了,真不知該怎麼辦了,只想找個地縫鑽下去,天哪!怎麼辦!!兩人嘴對著嘴,眼睛無助地對看著,身體益發纏緊。



    隨著肢體的用力,忽然王茜感到全身一熱,一股熱流湧向下腹,我的天!竟然在這時想發洩,真不是時候,她想拚命忍住,手上越來越用勁,被攥住下腹贅肉的鄭露隨著對方的用力猛地一顫,居然也到了顛峰時刻,身子也熱了起來,於是她竟吐出了舌頭,鑽進了王茜的嘴裡。



    這時,兩人再也忍不住了,同時高頻顫抖著從下體先後噴濺出兩股白色的粘液到對方的襠中和腿上,相吻的嘴裡更是舌頭翻捲,纏繞勾連在一起,這時,誰也不敢動,生怕弄出聲響,讓外面聽到,這樣更使兩人刺激得酣暢淋漓,一瀉如注,真正高峰體驗!



    「算了吧,找鑰匙多麻煩,我到樓口的試衣間去吧,正好收款台在那……」試了一會兒,還沒開開,那人放棄了。



    「好吧,那我陪您去……」隨著話音,腳步聲遠去。



    過去了!兩個女人的心才都放回肚子裡,相吻的四片唇漸漸分開,卻又帶起一條細細的唾液絲拉在兩個嘴角邊,剛剛發洩完的兩人漸漸恢復了理智,相擁相抱的兩個裸體使勁分了開來,剛分開又相互打量著--兩個女人上身乳峰都蹭的發紅,顯然是太用力了所至,唾液的痕跡非常明顯,激情之後,乳頭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下體處及大腿內側都是白漿,也分不清是誰的了……



    兩個美女都在為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深深懊悔著,從她們陰晴不定的臉色就可看出,顯然和自己的仇敵做了那樣的事情,心裡極不舒服,回想剛才的過程,都覺得有點同性相奸的味道,而且,那條黑絲胸罩……?



    想到胸罩,兩人目光再次相對,「怎麼,還要不要比,那條胸罩我是不會放棄的!」王茜邊說邊想到剛才的比試,臉又驀地通紅。



    「我是不會把它讓給你的,不過這太窄了,咱倆換個地方說話!」鄭露悻悻說道,臉上露出意猶未盡的樣子,顯然剛才是那樣的驚險,刺激場面和淫亂的行為讓她又有些蠢蠢欲動。



    兩人邊說著,邊拿起地上撕碎的布條擦拭著下體和收拾最後剩下的衣物。



    最後,兩個美女終於講好方法:先一起買下這條胸罩,然後到對面的王府飯店開個包間,繼續她們之間的胸罩之爭,沒有結果決不罷休!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0.013000011444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