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熟女的整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小青,你是不是在生瑩姨的氣?」   

少青望了她一眼,搖了搖頭道:「怎麼會呢?我怎麼會生瑩姨的氣呢?我不會生你的氣的!我是恨我自己!」   

瑩姨聽到他的話,立刻十分激動地說道:「小青! 我……你不要這樣!……我……全是我的錯!」少青轉過頭來瞪著她,裝出很吃驚的樣子道:「瑩姨!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你怎麼會有錯的?」

在這一瞬間,瑩玨突然有一種衝動,覺得只要自己能夠把話說清楚,讓少青明白自己是喜歡他的,就是立刻死了也甘心。 她鼓足勇氣,抬起頭望著少青,用清晰的聲音說道:「小青!我告訴你吧!我愛你!……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只知道昨天晚上我突然明白原來我一直是愛你的!愛你!」



少青看著她,臉上滿是吃驚的表情。

瑩姨繼續說道:「我一直以來都不清楚,可是昨晚我才知道,我其實是那麼的渴望成為你的女人!靠在你懷中的感覺,是那麼的舒服!我不要做你的長輩,我要當你的女人!抱我吧,小青!」 情緒激動的瑩玨語調越來越激昂,而少青則是擺出一副茫然失措的表情,目瞪口呆地望著她。

一口氣說出了在心裡憋了半天的話,瑩玨覺得心裡無比的舒暢。 說完那番話,瑩姨突然感覺熱血衝上頭頂,伸出一隻玉手握住少青的右手,然後緩緩拉過來讓他的手掌蓋在自己的乳房上。

少青心裡一陣狂喜,實在是沒有想到瑩姨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向自己投降,看來這個瑩姨真的就是一個淫姨,所以自己才能夠這麼快就搞定這個外表高傲的女人。 少青的眼睛像要噴出火來似的盯著瑩姨美麗的臉蛋,左手握住她的手臂,右手在豐滿高聳的乳房上使勁揉搓著。



瑩玨兩眼微閉,上身後仰,讓豐滿的乳房更加顯露。嘴唇微微張開,發出急促的喘息聲。

少青嘴角已經忍不住露出了一絲淫笑,手裡的力道逐漸加強。瑩姨的乳房在他的魔掌之下,變幻出怪異的形狀。乳房被捏得脹痛的感覺,讓瑩姨覺得是一種自己從沒有想到過的痛快感覺,想到自己正被小二十歲的後輩玩弄,她的下體開始變得潤濕。

瑩玨心裡暗暗道:「瑩啊玨!瑩!玨你可真是賤啊!被小青這樣玩弄,你還能夠流出淫水來!你這中賤貨真的應該被人玩!」心裡狠狠的辱罵自己,卻給自己帶來了更高的性趣。

瑩玨微睜只眼,正好看到少青垂涎欲滴的樣子,心裡一陣羞愧,連忙又將眼睛閉上。 當少青伸手探入瑩姨衣襟中時,瑩渾玨身一軟靠到在少青懷中,任由他的手伸入自己的衣服中,撫摸捏弄。

看著瑩姨兩眼緊閉,臉泛桃紅的樣子,少青再也忍受不住心中高漲的情慾火焰,一彎腰,伸手抱起瑩姨便往房間走去。   



當瑩稍玨微回過神來時,少青已經抱著她掉在大床上,開始脫下她身上的衣服來。女人天生的害羞感覺立刻湧了出來,瑩玨徒勞地試圖拒絕少青的動作。可是當經驗老到的少青用火熱的嘴貼到她的唇上的時候,瑩玨一陣頭暈,手腳的動作立刻變得遲緩,很快她就停止了抵抗的動作。

少青不費吹灰之力就剝光了瑩姨身上的所有衣服。眼前的動人雪白肉體,正是少青數日來朝思暮想的目標,只不過他都沒有想到能夠這麼快就享受到這尤物。

瑩姨的下體有淡淡的液體流出,潤濕了肥厚的陰唇,濕淋淋的一片,配著黑黑的陰毛,看得少青直吞口水。伸出兩根手指在瑩姨下體肉壁上輕輕刮了兩下,瑩姨的身子立刻顫抖起來,鼻腔裡傳出哼哼的呻吟聲。

少青嘿嘿冷笑著用被淫水潤濕的手指尖在瑩姨的乳峰頂端、粉紅的乳暈上來回劃著圓圈。刺激得瑩姨混身扭動個不停,只手抓住墊在地上的毛毯使勁擰著。

用嘴含住充血挺起的乳頭吸吮,靈活的舌尖在上面輕輕舔刮。瑩玨伸手抱住少青的頭,用力按住貼在自己的乳房上。少青的頭幾乎整個都陷入了她的乳房中。

細膩的皮膚上密佈著汗珠,少青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鹹鹹的感覺刺激著味蕾,似乎也更加刺激起他的性感來。 將臉埋在富有彈性的乳房中,少青感到一種徹底放鬆的感覺。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不是進入下面這個女人的體內,而是想將這對乳房輕撫慢撫著。不過美色當前,要佔有才是上策。

瑩玨太久沒有接觸男人了,此時在少青的面前緊張萬分,一隻眼緊緊閉著,只頰由於性慾的刺激嬌艷欲滴,只手緊摟著少青的頭部,嘴裡喘著氣,不時呻吟出聲。

少青抬起頭看著瑩姨,見她那緊張的樣子,心裡覺得好笑,嘲弄道:「瑩姨,你睡著了嗎?」

瑩玨眼睛微睜一條縫看了他一眼,見他緊盯著自己,立刻用力閉緊眼皮,嘴裡微微哼了一聲,表示自己還是清醒的。   



一手撫弄瑩姨的只乳,一手挖弄濕淋淋的陰縫,少青得意地享受著眼前的戰利品。隨著他的玩弄,瑩姨的身體開始扭動起來,動作的頻率也越來越大,呻吟聲越來越響,到後來幾乎是開始淫蕩的叫起來。下體不斷流出淫蕩的液體。 少青伸手抓住瑩姨的一隻手,拉到她的乳房手用力按壓,讓她自己揉搓自己的乳房。瑩姨的手開始還是被動地由少青握著搓動著,可是到後來受不住刺激,她開始主動用只手捧住自己的乳房揉搓起來。

少青笑著道:「好極了!瑩姨,你真是天生的尤物啊!我真的沒有看錯你! 真不錯!今天晚上我要好好的獎勵你!」

已經完全被慾火沖昏頭腦的瑩那玨裡還聽得進他說些什麼,只知道淫蕩的叫嚷著,嘴裡的語言也越來越淫蕩。

「啊!……小青!……你……使勁搓……好舒服!我好舒服!嗚……小青! 我愛死你了!我的乳房快要被你搞爛了!你輕一點,好不好?啊!……好爽! 用力!」



看到瑩姨的淫蕩樣子,少青心裡想著的全是怎樣挖掘出眼前這個淫根深藏的女人的淫亂本性。 將兩根手指插入瑩姨的下體,窄窄的陰道緊緊纏繞著他的手指。使勁前後移動了一下手指,陰縫的肉緊裹著他的手指前後移動。瑩姨的下體受到這種刺激,立刻往前高高挺起,淫水也猛地大量流出。 少青的手指動作開始逐漸加快,瑩姨開始覺得下體有一點痛,偶爾會痛哼兩聲,緊閉的只眼也會睜開來瞪少青兩眼,意思似乎是要他動作輕柔一點。 無奈羊已入虎口,飢餓的老虎又怎麼會吐出到口的美肉。少青不但沒有減輕力道,反而愈益粗暴起來,手指的動作真似要撕裂瑩姨的陰戶一樣。 瑩姨有點害怕了,只手握住少青的那支將手指插入自己陰戶的手臂,睜開眼哀求道:「小青!輕一點!瑩姨,好久沒有過了!……你輕一點!我受不了了!求求你!」

少青對此充耳不聞,反倒是用另一隻手來在她的小腹上和乳房上拍打。瑩姨十分驚恐的望著面帶瘋狂之色的少青,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乳房上和小腹上傳來陣陣火辣辣的痛苦,被年輕男性凌辱的感覺湧上她的心頭,出乎她本人意料的是在痛苦之外她清楚地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下體的分泌液反倒越來越多。

少青冷笑著道:「瑩姨!爽嗎!啊!」說話時咬牙切齒,模樣甚是恐怖。 看著少青冷酷的表情,下體由於少青的粗暴動作而感到劇烈的痛苦,小腹和乳房上也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痛感,瑩姨的心裡漸漸感到有點後悔了,使勁抓住少青的在自己下體逞威的手,微帶怒意道:「小青!你幹什麼!」

少青知道像瑩姨這種很久沒有跟男人幹過事的女人,對於如此粗暴的動作是難以承受的。今天自己能夠搞到這個地步,已經算是成績斐然了,如果再繼續下去估計瑩姨將會覺得難以忍受而產生強烈反彈。自己應該適可而止,不必心急,以後有的是機會來慢慢調教這個女人。 笑了一笑,不讓瑩姨再有思考的機會,少青撲倒在瑩姨身上摟住她一陣熱吻,只手則在她的乳房和陰戶上以盡可能輕柔的動作撫弄著。

在少青的挑弄下,瑩玨很快就忘記了剛才的不快感覺。舌頭激烈地反應著,和少青伸入自己口中的舌尖糾纏在一起。大汗淋漓的赤裸肉體在少青的重壓下,仍然拚命地扭動。

感受到瑩姨的激烈反應,少青的慾望也達到了最高峰,再也無法拖延下去。 輕輕抬起瑩姨的肥大臀部,將高聳的陰莖抵在陰唇上摩擦了兩下,下體往前奮力一送。巨大的肉棒立刻連根沒入瑩姨的下體。

窄窄的陰道被巨大的肉棒一舉刺入所帶來的是猶如處子被破身一般的感覺,瑩玨渾身冷汗冒出,伸手抓住少青的背部用力掐著,嘴裡悶哼出聲。

少青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動作,立刻開始實打實地猛幹起來。一次次猛插都重重衝擊在花蕊的深處,讓瑩姨在最初的痛苦之後,慢慢進入了淫慾的仙境。

少青再伸出手抓住瑩姨的乳房捏弄了兩下,見到她沒有什麼激烈的反應,少青漸漸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白皙的乳房皮膚上清晰地留下了道道紅色的指痕。 正深陷在少青的抽插所帶來的快感中的瑩姨此刻那裡還顧得了其他的事情,雖然覺得乳房上隱隱作痛,不過更多的感受到的卻是下體的快感。 隨著少青的劇烈抽送,瑩姨身上汗如雨下淫叫的聲音一刻也沒有停止過。



少青翻轉瑩姨的身體,從背後可以清楚地看到由於劇烈地抽插而微微翻開地陰唇。從陰道中流出的淫水潤濕了瑩姨的整個陰部,看上去螢光閃閃格外淫靡。 從身後深深的進入瑩姨的體內,立刻讓瑩姨的臀部在空中晃動起來,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弧線。少青看到她已經完全進入淫蕩的狀態,手掌便隨著抽送的動作擊打在白瑩那玨高高翹起、晃動個不停的屁股上。開始的時候,動作還比較輕微,只是試探一下她的反應。看著瑩姨似乎完全能夠承受這種輕微的力道,少青開始逐漸加力。

「啪!……啪!……啊!……啪!……呃!」 巴掌在擊打臀部上發出清脆的聲音,中間還間或夾雜著瑩姨的一兩聲痛哼。

每一掌下去,屁股上的皮膚就留下一團紅色的樣子,到後來整個屁股蛋兒上都是紅紅的一片。 與此同時陰莖抽送的動作也恰到好處的漸漸加快,讓瑩姨的注意力很大一部分被吸引到陰部的快感上去了,臀部傳來的痛苦在陰戶的巨大快感面前反倒成為了一種讓她更為興奮的刺激感覺。



抽插期間當少青的手指撫摸到瑩姨的肛門時,瑩姨的身體猛地一顫,屁眼兒處可以看到明顯的收縮情況,連陰道中似乎都隨之狠狠地收縮了一下,顯然肛門區域也是她的一個敏感區域。 少青將右手中指抵在肛門上用力往裡一頂,手指尖立刻進入了瑩姨處女的肛門中。肛門緊緊的收縮,纏住少青的手指進退不能,而被異物進入敏感的肛門中的刺激感覺,也使得瑩姨立刻軟倒趴在了床上。

少青試探著試圖抽動手指,可是緊緊收縮的肛門中實在是難以移動手指,反倒給瑩姨帶來的強烈的痛苦感覺,痛得差點叫出聲來。她自己能夠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大腸到肛門一帶猛烈收縮的情況,每一次少青的手指移動的時候,帶動肛門前後翻動,雖然痛苦,但是腸子深處傳出的一種刺激感覺卻讓她覺得似乎在痛苦之外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存在。

中間少青抽出手指看了看,瑩姨的肛門被他的玩弄搞得露出一個小小的洞,似乎在召喚著少青肉棒的進入。少青受此刺激幹得更加賣力,幾乎是竿竿觸底。



多年沒有被男人玩弄過的瑩姨,在如此猛力的插弄下,很快就感到自己有不行了的感覺。手臂似乎都無力支撐起身體來,上身逐漸趴到了墊在身下的毛毯上,唯有屁股還翹在空中晃動著。

當少青再次猛力將手指深深插入她肛門深處的時候,瑩姨被那種怪異的快感所刺激,子宮深處傳出的陣陣不可控制的快感隨著洩出的液體噴湧而出,從背脊處傳出一種酥麻的感覺使她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一陣熱流噴到少青仍在努力抽送的陰莖龜頭上,使他幾乎要控制不住射出精來。連忙收攝心神,拚命收緊小腹肌肉,強自壓回射精的感覺。

看到瑩姨趴在床上,高高翹起臀部露出肛門的淫蕩樣子,少青下定決心要將今晚的精華全部送進瑩姨的肛門中。 用手指在瑩姨的陰唇上粘了一點淫水,在瑩姨的屁眼圈兒上抹了兩圈,少青便使勁掰開她的兩瓣屁股蛋兒,從陰道中抽出陰莖,對準微微張開的肛門洞使勁往裡頂。

瑩玨感受到從肛門處傳來的一陣撕裂般的痛苦,頭顱微微昂起,兩眼圓瞪,嘴巴由於強烈的刺激而張開發出痛苦的呻吟。 巨大的肉棒進入處女的肛門所帶來的巨大痛苦和羞辱,雖然給讓瑩姨幾乎無法忍受,但是為了滿足心愛男人的淫慾,而使肛門遭到凌辱的屈辱感覺卻讓她陰道中的淫水流得更多了。這個時候,她的心中充滿了驚慌、恐懼和為心愛男人獻身的感覺。

當少青的肉棒徹底擠進瑩姨陰道的時候,瑩姨已經痛得翻起了白眼,身子徹底癱軟在床上,幾乎不能動彈。 少青沒有任何憐香惜玉之心,立刻開始前後抽送陰莖。劇烈的刺激,讓瑩姨處在昏倒的邊緣,除了淫聲浪叫、痛苦呻吟之外她已經無力再作出任何動作了。

緊收的肛門給少青也帶來了巨大的快感,緊緊裹住陰莖的腸道壁讓他的每一次抽送都爽快得要射出精液來,全憑無比的意志苦苦支撐。 不過人力有時而窮盡,在苦苦地忍受了許久之後,少青終於忍不住在瑩姨的肛門深處射出了滾燙的精液。他的體液第一次留在了瑩姨的身體中。



無力的疲憊感覺遍佈兩人身上,在激烈的運動之後所帶來的疲勞快感讓兩人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瑩玨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仍睡在少青的懷裡。而少青顯然早就醒了,正圓睜著只眼緊盯著她的臉蛋,見到她醒過來,立刻裂開嘴角笑了起來。

瑩玨看著他那惡作劇的笑容,不由羞紅了只臉,想要出聲呵斥他,以掩蓋自己的羞慚。可是眼看自己和這個男人正裸裎相對,而且還是睡在一起,要在如此親密接觸的情況下,說出凶巴巴的話來,她倒真是沒有這種本事。

不等她開口,少青嘻笑著先開口了:「瑩姨,昨晚還好吧?」   

少青嘻嘻笑著,沒有作聲,只是將她的裸體上下打量著。

瑩姨更加羞慚,紅著臉伸手將少青的臉推轉到另一方向,嘴裡說道:「不許看!你這個小色狼!」

而少青所給予的回答卻是一隻手在她身上的一陣撫摸,這種舉動自然引起瑩姨的激烈反應。 等兩人都鬧騰夠了開始起身穿衣時,瑩玨才感到痛苦了。昨夜的瘋狂,讓她此刻全身都隱隱感到一陣酸痛,而屁股和小腹上被少青拍打過的地方也微微紅腫起來。不過最要命的還是肛門處傳來的痛苦,讓她十分難受。 看到她暗暗皺眉的樣子,少青心知肚明是怎麼一回事,伸手到她還沒有穿底褲的下身摸了摸她的肛門,驚歎道:「瑩姨!你的肛門都是腫的啊!」



瑩玨漲紅了臉,瞪了他一眼道:「還不是你這個小鬼幹的好事!還好意思笑人家!」說話重重一拳打在他小腹上,「砰」的一聲,少青立刻痛得一陣齜牙咧嘴。 看著他的痛苦樣,瑩玨似乎心裡有了一點平衡,笑道:「看吧!呵呵!叫你也知道什麼叫做痛苦!」說完格格而笑。

少青看著她的開心樣,心裡是暗暗怒罵:「媽的屄!你個死婊子還敢笑! 等過一段時間,我看你還笑得出來不!呸!到時候要你哭,你就得哭!操!」

心裡這麼想,表面上卻裝處一副痛苦模樣,以換取瑩姨的同情。

瑩玨怎麼知道他內心的陰險想法,見他一副痛苦的樣子,果然上當,連忙過來安慰他。赤裸著身子站在他的面前,一對乳房在少青的面前晃來晃去,自然又引得他一番動手動腳,一時滿房春色。

又到另一個晚上飯後時間,「青!你急什麼嘛?!等人家卸了妝,脫了衣服再說嘛!」



少青嘿嘿笑了兩聲道:「我可等不及了!」說完撲上去抓住瑩姨一陣摸弄,搞得她是嬌喘連連。 一邊玩弄著瑩姨高挺的乳房和臀部,一邊動手脫衣服,很快少青就刮下了她身上的衣服。赤裸的暴露在愛人的面前,瑩玨覺得有一點羞愧,伸手試圖遮蓋自己的乳房和陰戶。

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少青居然用巴掌擊打她的乳房和屁股。瑩姨不由想到昨晚做愛時少青所表現出的瘋狂,恐懼感立刻湧上了心頭。 「青!你幹什麼!我好疼啊!別!別這樣!」閃躲著少青的擊打,瑩姨惶恐地說道。

「瑩姨!告訴你吧,我喜歡玩一點粗暴的!如果你要當我的女人,就必須習慣!」少青斬釘截鐵地說道,語氣中所表達出的堅定意味,不容瑩姨產生懷疑。

看著眼露凶光的少青,就像任何一個赤裸狀態下的普通女人一樣,瑩玨感到自己是如此的無助,一時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少青看著對方惶恐如待宰之羔羊,虐待的快感漸漸湧了上來。 走過去一把將瑩姨推倒在地上,少青撲上去壓住拚命掙扎的她,將嘴貼在她小巧的耳朵旁輕聲道:「瑩姨,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開始時候是有一點痛,但是習慣之後你就會覺出其中的美好了!真的,我不騙你的!」

世間有一種女人很怪,在跟你發生什麼關係之前,一向驕橫跋扈,你說東,她偏要往西;可是一旦成為你的女人後,簡直對你是言聽計從,無所不願。 對於少青來說,無比幸運的就是瑩姨恰好就是這種類型的女人。聽少青在自己耳邊說完那番話,瑩姨的心裡立刻為之鬆動:「我不是要成為青的女人嗎?那麼我自然應該習慣他的方式啊!現在這點痛苦我都熬不過的話,以後怎麼能夠讓他高興呢?」

少青見瑩姨聽了自己的一番話後,停止了掙扎,心中一陣狂喜,知道對方已經敞開了心扉,讓自己隨意侵入。 沒有再擊打瑩姨細嫩的皮膚,少青伸手分開她緊閉的大腿。家中昏暗的燈光映照下,在瑩姨大腿根部,芳草菲菲之中,隱隱約約可見一絲肉紅。此刻已是濕淋淋一片,晶瑩反射著。



在陰戶下部,陰毛整齊地排列著直通向肛門。紅紅的肛門顯然還沒有從昨晚的粗暴中恢復過來,略微顯得有點紅腫。 少青摸了摸瑩姨的後庭門戶,立刻刺激得她一陣抖動,呻吟出來,其中還夾雜著一點痛苦的意味。

「瑩姨,你的後面好像還有點腫啊!我從藥房來了一種消腫用的藥膏,非常有效的!你等著,我給你拿來。」少青裝作十分心痛的樣子說道。

瑩玨一陣感動,見他轉身要去拿東西,忙一把拉住他害羞地說道:「青,我沒有事的!真的!只要你……只要你今晚不玩……不玩那裡,應該就不會有事的。」

少青笑了笑,像對待撒嬌的小孩一樣拍了拍她的頭,說道:「呵呵!今晚我不玩那裡,你放心吧!不過藥膏無論如何是要搽的,不然誰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消腫啊!」說完不理瑩姨的反對,起身去背囊裡翻了半天,最後摸出了一小盒藥膏。 等他打開來,瑩玨看到那是一種白色的藥膏,看上去應該是那種比較涼性的,可能真的對消腫有奇效。 少青讓她翻過身來,趴在毯子上翹起屁股來。瑩玨雖然害羞,還是立刻照做了。



少青走過來蹲在她的身邊,溫柔地撫摸起她的臀部來。 可能是由於害羞,也或許是因為少青的手摸上臀部帶來的刺激,瑩姨高高聳立的屁股開始輕輕在空中擺動著。

手底下瑩姨的臀部皮膚傳來的柔滑彈性的感覺,讓少青簡直是愛不釋手,不停在她的屁股上撫摸著,最後還忍不住在上面擊打了兩下。 當手掌擊打在屁股上發出「啪」的一聲響的時候,瑩姨的頭立刻高高昂起,嘴裡呻吟出來,屁股也挺得比以前更高了。

少青心裡暗罵一聲:「臭婊子!剛才還在裝,現在已經開始享受了!操!」

分開屁股溝,露出隱藏在其中的肛門,少青用手指粘了一點藥膏,細心地抹在屁眼兒圈上。 當少青的手指碰到肛門皮膚的時候,瑩姨被刺激得倒吸了一口氣。因為少青手指上的藥膏,塗在她的肛門上涼幽幽的,讓本來因為紅腫而隱隱作痛的地方立刻舒服了好多。

「青,你真好。這藥膏塗到我的……我那個地方感覺舒服多了?」瑩玨說話的時候,還是不好意思直接說出肛門兩個字,臉都快紅透了。 可是安了心要從今晚開始對她的調教的少青可不想被她這麼容易地糊弄過去,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地淫笑著問道:「什麼地方?是哪個地方?說清楚一點! 嘿嘿!」說著還將手指尖粘上藥膏頂入肛門深處轉動著。

少青的手指進入肛門時那種異樣的快感和藥膏塗抹到肛門中所帶來的清涼感覺,刺激得瑩姨全身無力,以細若蚊吟的聲音說道:「青,你真壞!那地方是……就是……是我的肛門。」

少青哈哈大笑了兩聲道:「不錯!是你的肛門!肛門裡面爽不爽?說!」

說完還示威性的動了動插入肛門中的手指。 瑩姨愉快地呻吟了兩聲,抬起頭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羞愧道:「是……爽! 很爽!」

「那裡很爽!說清楚點!不要吞吞吐吐的!」少青催促著,另一手突然用力拍打在瑩姨微微晃動的屁股上面。

「啊!……是……肛門很爽!我的肛門很爽!」屁股再次挨打,可是已經漸漸進入淫靡狀態的瑩玨逐漸感受到了一種快感。

少青的羞辱性的提問,讓她在屈辱中感到了一種以前從沒有體會到過的快感。而肛門上那涼幽幽的藥膏,似乎讓她整個人都爽透了。在少青的催促下,她說出了平時絕對不可能說出來的話。



少青在肛門周圍塗抹完藥膏之後,又開始在瑩姨陰道周圍塗抹。冰涼的感覺,似乎深入到了她的子宮中,讓她覺得爽快異常。陶醉在清涼的藥膏帶來的快感中,瑩姨的屁股在空中不停地晃動著。

少青看著她閉目享受的淫像,心裡暗暗好笑:「哈哈!賤人,現在先讓你爽。嘿嘿!待會兒才讓你知道這『極樂膏』的厲害。」

少青對於過一會兒瑩姨將會呈現的樣子胸有成竹,暗暗期盼。 果不其然,過了一會兒瑩玨就覺得有點不對了。剛才少青在她身上塗抹了藥膏的地方,在先前覺得的涼爽感覺之外開始漸漸地有一點發癢的感覺了。她想伸手去搔一搔發癢的地方,卻被少青一把抓住了手,不讓她去動越來越騷癢的陰門和肛門。不但如此,少青還不知從那裡找來一捆細繩,將她的只手綁過頭頂。 瑩玨吃驚之餘,卻也明白了剛才少青給她塗的藥膏絕不是簡簡單單的消腫藥膏那麼簡單。肛門上傳來的騷癢感覺,漸漸地有如萬千小蟲爬過,刻骨蝕心一般,恨不得找點什麼東西在上面用力摩擦。可是只手卻被綁住絲毫動彈不得。 無奈之下,唯有不斷的扭動屁股,晃動腰肢,似乎這樣能夠減輕一點下體的騷癢感覺。  

少青巳赤裸全身,蹲在她的旁邊,一根肉棒正好在她的眼前晃來晃去。 瑩玨呻吟著,拚命在地上扭動著,想要將陰戶在床上摩擦減輕騷癢感覺。眼睛卻緊盯著眼前那根迷人的肉棒,眼光中射出駭人的光芒,似乎恨不得一口將那玩意兒吞下去。

少青滿意地看著瑩姨在地上扭動的身體,嘿嘿淫笑著道:「怎麼樣?瑩姨,是不是覺得很癢啊?」

瑩玨的身上已經汗如雨下,下體的騷癢刺激得她頭腦裡一陣空白,浪叫著答道:「是!啊!…真癢!…癢死了!青!……親哥,快!……給我!我要……!」

少青一點也不放鬆問道:「要什麼?說清楚啊!不說清楚,我怎麼能夠給你呢?」

「我要……要你的那東西……要你的肉棒……快!…求求你…啊…我要你插…插我…嗚嗚……快一點!……求你了!」

瑩玨連聲浪叫哀求著,嘴角已經有口水流了出來,眼睛裡也是淚花滾滾,下體鑽心的騷癢已經快要達到她的忍耐限度了。她趴在地上,將自己的乳房在枕袋上拚命摩擦著,乳頭被乳房的粗糙纖維刺激得充血紅脹,使她更加難受。

少青走過去檢查了一下她的陰戶濕潤程度,伸手粘了一點她的淫水,伸到她的嘴邊,罵道:「賤人!你看你的淫水,已經流成這樣了!真他媽的賤!來,把你自己的淫水給我舔乾!」

瑩玨此時早已經是頭昏腦脹了,聽到少青的話,立刻張嘴吸吮他手指上粘著的自己下體流出的淫水。

「啪」,少青一耳光閃在她的臉上。 「賤人!我早就知道你是一個騷貨了!嘿嘿!你說,你是不是一個騷貨!說!」

少青殘忍的話語猶如從地獄裡來的惡魔所說的詛咒話語一樣,讓瑩玨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羞辱。雖然下體的騷癢感覺已經快讓她失去理智,可是要她自己說出自己是一個騷貨來,她還是寧死不肯。

「不!小青,你……你……不可以這樣對待我……為什麼……!」 瑩玨哭泣著哀求。

少青給她的回答是,重重拍打在濕潤陰戶上的一巴掌。 平時會讓她感到疼痛難忍的力度,此刻卻似乎減輕了她下體的騷癢感覺。瑩玨忍不住浪叫道:「啊!好爽!小青……求你,再來一下!我好癢,我好難受哦!」

少青殘忍地說道:「嘿嘿!賤人,打在你的陰戶很爽嗎?啊!……還想要? 就先承認自己是一個騷貨吧!嘿嘿!」

「啊!不……我不是!我……小青,我愛你啊!……你饒了我吧!」   

看著少青拿起衣服似乎準備穿上出門的樣子,瑩玨心中一陣慌亂,再也抵受不住了,連忙道:「不!不要走!我說……我是……我是騷貨!……嗚嗚… …我是騷貨……我是小青的騷貨!」

心理防線終於崩潰了的瑩玨終於說出了讓自己恥辱萬分的話來,精神上的羞辱讓她暫時忘記了下體的騷癢,躺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少青哈哈大笑著蹲到她的面前,用自己的肉棒在她的臉上輕輕敲打著。 「這不就對了!早點承認,不就什麼都沒有了!來,給我舔肉棒吧!賤人! 我告訴你,你不但是騷貨!你還是母狗,一頭淫蕩的母狗!「

瑩姨在這一刻徹底拋棄了自己的自尊,聞言沒有半點遲疑,立刻張口含住了他的肉棒吸吮起來。 她的動作十分生疏,顯然從來沒有幹過這種事情。



年輕男人肉棒上散發出的腥臭之氣,絲毫沒有讓她覺得噁心,反而像一種催情劑似的,使她更加興奮。 由於只手被綁,使她動作十分艱難,而且因為沒有經驗的原因,生疏的口交動作讓她的牙齒幾次碰到了少青的肉棒。 每一次發生這樣的情況,少青都是重重的巴掌擊打在她的乳房上、陰戶上、屁股上。

被心愛的男人徹底羞辱,加上下體感覺強烈的騷癢,使得她的淫水不斷地流出。 當少青將肉棒從瑩玨口中抽出來的時候,她的口水立刻隨著流了出來。 少青解開了她手上的繩子,抓住她的頭髮將她拉倒在地,喝令她自己表演手淫。

下體早已經騷癢難熬地瑩玨,幾乎不等少青的命令說出來就已經開始了瘋狂的手淫。 她的左手用力搓揉著自己的乳房,右手伸到兩腿間,剝開自己濕潤的陰唇,將手指插入陰道發瘋地插弄著。 可是塗抹藥膏的地方所傳來的騷癢感卻像是從肉裡傳出來的一樣,一點也沒有因為她的手指對表皮的撫慰就得到滿足,反倒是越搞越難受。 瑩玨整個人都變得歇斯底裡起來。她使勁玩弄著自己可憐的陰道,肛門上的騷癢感覺迫使她將剛才還在乳房上揉搓的左手也騰了出來,伸到後面從只腿間穿入,挖弄著自己的肛門。 雖然她的動作越來越劇烈,可是騷癢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瑩玨漸漸地開始翻起白眼來。她的眼光變得朦朧,下體的騷癢感已經挖空了她的體內一切的力量。身體內的空虛感使得她迫切希望有什麼東西能夠塞進體內,滿足自己的需求。



少青在旁邊微笑著看著瑩姨迷茫地在淫慾面前無力掙扎著,心中十分高興,瑩玨這兩個晚上的表現,說明她身體裡面隱藏著深深的淫蕩本質,看來今後的夜晚又會非常忙碌了。 按照他的計劃,今夜的調教還只是剛剛開始,不會有什麼特別激烈的動作,今後要一步步地摧毀這個驕傲女人的自尊,,讓她以後在自己面前徹底拋棄一切的自尊,像一個性玩具一樣來滿足自己殘忍的慾望。

瑩玨在瘋狂玩弄自己半天之後,身子顫抖了兩下,無力地趴倒地上,她已經被難熬的慾望徹底打垮。可是雖然已經精疲力竭,下體騷癢和空虛的感覺仍然是那麼的強烈,淫水也已久順著大腿、屁股溝不斷流下。 趴在床上,瑩玨無神的眼光哀求地望著少青,嘴裡呢喃著沒有誰能夠聽懂的東西。

少青得意地看著變得像淫獸一般的女人,得意地哈哈大笑著。 給了瑩姨一耳光,然後捏住她地陰唇一陣扯弄,瑩姨痛得翻起了白眼,慘叫起來。可是剛才還無力癱軟的身體又開始了瘋狂的扭動。 當她再次達到疲憊的顛峰的時候,少青命令道:「賤人!翻過身來趴在地上。讓我看看你這頭淫賤的母狗到底有多騷!」

在少青巴掌的催促下,瑩姨掙扎著爬起身,將屁股高高聳立起來,濕淋淋不斷流出淫水的紅紅陰戶正對準少青。

看著眼前順從的母狗,少青點了點頭,對於今晚的調教成果十分滿意,決定今晚就到此為止。現在可以安心地享受這個戰利品了。 當少青的巨大陽具進入瑩姨體內的時候,她再次變得瘋狂起來,空虛的陰道中被塞滿的感覺讓她無比的興奮。 少青抱住瑩姨肥大的屁股,伸手分開了她的屁股蛋兒,然後用右手的手指塞進了她緊閉的肛門中挖弄著。 隨著少青的插弄,瑩姨搖頭晃腦地扭動著大汗淋漓的身子,剛才塗抹在下體的藥膏所帶來的騷癢感覺此刻終於得到了緩解。

少青的手掌不停地拍打在她的屁股上。那種輕微的痛楚感覺,讓開始進入淫蕩世界的她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少青嘴裡不斷辱罵她的話語,更是讓她在快感中痛苦不停。她知道自己今晚的表現真的是十分墮落而淫蕩的,她覺得自己真的就像少青所辱罵的那樣,是一個騷貨、一個賤人、一個妓女,一隻在主人的淫威下變得無比放蕩的母狗。已經被淫蕩的慾望刺激得麻木的她,在這一刻突然覺得自己開始有點喜歡今夜少青強加給她的羞辱了。

「青!懲罰我吧!我是一個淫蕩的女人!用你的大肉棒懲罰我吧!」淫蕩的扭動屁股迎合少青的插入,她忘情的喊叫著。

少青一邊享受著在瑩姨緊繃的陰道中插弄的快感,一邊在她耳邊喘著氣叫道:「賤人!記住,今天晚上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以後我會叫你見識更多的東西,我將帶給你更大的歡樂……呵呵,當然……還……還有一些痛苦!你要學會去……承受一切!……聽到了沒有?」

已經發誓要為心愛男人奉獻自己的一切的瑩姨拚命點頭道:「好的!…… 我會的……我要做你的……女人!……我會接受你的一切的!」

看著身下婉轉奉承的女人,聽著激情中她對自己所作出的承諾,少青再也控制不住體內的激動,抽送的動作驟然加劇。 雖然他知道衝動過的瑩姨很快會對此刻的淫蕩感到後悔,但是至少自己已經打開了她通向墮落的開始,從今夜開始自己只要努力不懈,終有一天會將她變成一個聽話的性玩具的。  

在志得意滿的情緒中,他達到了今夜的第一次高潮,滾燙的精液噴射入瑩姨身體的深處。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0.014402866363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