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歡樂武俠(三)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三)

  走出了謝冰的房門外,我感覺那一直在屋頂上監視我跟謝冰方才激情的夜行人,還正在屋頂上隱蔽著身形,正在密切注意我跟謝冰現在的行動,我順延著小徑,一瞬間就轉入他見不到的小徑之內。

  著實讓他有些驚訝,我可以由他那突然緊繃的呼吸聲感覺的出來,正在他感覺疑惑到他發覺自己已經被我所察覺,想要在最快的時間離去時,我已經在無聲無息中,越上了在他身後的屋頂,在他的身後與以奇襲。

  不過他在我突然發起的奇襲中,似乎有著強悍的應變能力。

  看著他在身勢不變中,快速的扭腰擺臀的使出了我們玉花劍法內專們用來反擊一些自背後偷襲的沉魚落雁式,一道道凜然的劍光,在她的擺弄間,與月光的反射下,在我面前出現了有如銀河般的白裐,向我直撲而來。

  這種強力的攻勢,可是我們派內那些師妹們所沒有的,但是她手上使的卻的的確確是我們玉花派裡的絕招之一且半分不差,如果不是派內的那些老人那些人,怎麼可能會有這些實力,當然我師父,跟師姑他們也是有這種能力,但是我們這些新一代怎麼算都沒有這種情況,當然我除外阿。

  如此一來,在我眼前身穿夜行衣裳這人的身分,再我這電光火石的推算下,也沒幾個人了,更何況有著如此身手與玲瓏有緻的身材,在加上動手時嬌軀隱隱散發出青春氣息的女子,眼前這人,一定是我師父那一代的人。

  看來不是我師父,就是我師姑了,這也是他們那一代還留在派裡的人了,其余的都不是回家,嫁人,就是在闖蕩江湖中,根本不可能會出現。

  我伸出了手指,在那劍尖及身之時,輕巧巧的在上面彈了一下,借力使力的讓眼前黑衣人所拿的劍,自我的面前在她莫名其妙的感覺道劍身那受到不可思議奇異的轉向情形,不過她馬上就恢復了狀況,重組了一波的攻勢。

  我這時可是有點懷疑眼前女子的身分了,照道理來說,師姑跟師父在派中該不可能會蒙面吧,況且如果真是她們兩個,現在在我反抗後無法取勝的當下,早就馬上給我表明身分,對我開始說些大道理亂捶我起來了,怎麼可能再重組攻勢對我繼續攻擊呢,她們兩人根本不可能臉嫩阿,每次我要打贏她們時,馬上就給我喊停,開始對我訓話阿,根本不可能還在跟我玩這接續的攻擊吧。

  但著疑惑,我這時開始打量起眼前的黑衣人了,難不成是離派遠走的那些分支准備回來奪去一派權力的前鋒部隊嗎,如果真是那些人,我為了好好保護我自己的安樂窩,我可要奮鬥一番了,不然要是我們師父這一脈被打垮了,我未來的生活可能就不好玩了。

  但是也有可能是從前已經結婚的師姑她們回來探望罷了,但是她們需要這樣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模樣嗎,看來真是不好玩,就我所知道,有這種偷窺興趣的人也真的不少,從師父的最小師妹四處闖蕩江湖的師姑,意紅,到年紀最大已經嫁到江西豪門人稱白馬金手的江西第一高手的林成豪的師伯意鈺這些人,真是說也說不完。

  有時感覺她們這些人也真是奇怪,回來就回來,就打個招呼走回山門就好了,每次都給我身穿夜行衣的躲在暗處做些偷窺的行動,幾天過去才大搖大擺的走進派內,揭人隱私,像是冰兒她的初潮還是意雯師姑先發覺的,不過我可不像冰兒她們那麼好運了,記的他們之前回來時有一次跟我說我又多長了半吋高,我還搞不清楚她們是指什麼,那時我想,我長高可不只是半吋阿,最後才在師父她們的嘲弄中,了解原來我每晚有量小弟弟呎吋的習慣,被她們發覺,才光明正大的回派內向大夥報到這擋事,看來這次我跟冰兒的這擋事,要是又被她們發覺,我又要在派內被消遣了好一陣子了。

  不過冰兒她家是京城某家官員的小女兒,我還記的有一次她哥來時還狠狠的向我警告說,別欺負她,不然就要我小心點,我勒,我還真可憐,動不動就被這種肉腳傢伙恐嚇。

  她哥也不想想,百無一用是書生,他整天在念的那堆之乎者也,我早就念過了,不過我覺得那不就是那些無聊的思想罷了,還不如來個快意江湖爽快多了。

  什麼忠君愛國,如果那些東西真的有用,我也不可能會變成棄嬰,江湖上也不會有仇殺這擋事,在天朝中那邊也不會出現什麼貪官烏吏這些東西,真是的,根本這些思想就是有錯誤嘛。

  成天一堆的冤獄,什麼奸臣,忠臣,不過都是在儒家政治中所培養的一堆狗罷了,任憑主人的歡心,決定要燉哪條狗來當冬令進補的犧牲品罷了,有時真覺得奇怪,那些自稱是皇帝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要怎麼干,看來草菅人命早就是他們的習慣,不然怎麼不會了解人間疾苦阿,那些欽差大人是養來干什麼的,我有時看著一些史書卷裡面出現什麼破匈奴大勝,殺幾萬人的事蹟,有些裡頭就是沒寫自己死了幾個,傷了幾個,反正寫了就事表示君主自己這方面太差,才會讓自己死傷太多。

  有時在想,儒家書裡頭那些堯舜禹湯聖王的故事裡頭,可能是捏造的,不然為什麼會到現在依他們思想所教養出來君主們,好像沒有一個是可以成為新的聖王阿,看來那些本來就是行不通的,真是服了那些教授詩書的那些私塾老師,成天嚷著聖王之制是如何的好,我有一次提出我的觀點就罵我是刁民,唉,如不是她女兒小詩跟我不錯,我才懶的乖乖去聽他罵勒。

  伴隨著月色,卷襲而來逐漸收束的劍光,使我不得不把漫散的精神開始集中起來,注視眼前凌厲的一劍,有如夜晚的孤城,已經是孤寂的地帶,卻在靜泌的月色中,閃著過往的輝煌。

  好狠的劍阿,真不知眼前這女的是誰,竟然會我們派裡面玉花劍法裡頭的月下春樓這種撩亂的一劍,每次這劍法在我師妹們的手中施展出來,只會讓我感到真是有點浪費,但是在眼前的這女子手上展現出來,卻給我滿城春意的落寞,尤其是收束而來那最後罊冷的最後一劍,那可是我們玉花劍法的精隨之一,給人朦朧美感後,卻又現實孤寂的寒意。

  因為這種劍法如果功到深處,根本無法了解那最後的一劍會出現在哪個地方,但是在我這早已熟悉玉花派大小劍術的大師兄而言,卻早已經隨著身體裡頭那種體內最深沉的自我意志,隨著我兩之間招式的揮灑間,手指開始伴隨著世間某種自然的率動,擺弄了出來。

  一聲驚呼,「魔教的迷魂手,……,阿,不,紅塵之界的真情聖意,疑……

  你是誰,……怎麼會正邪兩派的神功。」女人那種莫名的喊叫,令我感到驚奇,真是奇怪,一下子是魔教的迷魂手,一下子是正道中紅塵之界的真情聖意,受不了,她到底是要說什麼,這兩種版本可是截然不同的兩立關系阿。

  不過,這是我把身體跟精神兩種意識,以一種似乎是自古以來就存在的率動中,不落痕跡的開展出來,根本就沒有拜師學藝過,現在竟然會說出來奇怪的名稱,我感到真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看來以後如果被趕出師門,憑著這些技藝,我還是可以自己開班授徒不會餓死了吧。

  隨著眼前的一劍,在我手指的自然擺動中似乎慢慢恢復成原先向我開展的前式,猶如綻開的百花時,我這時開始准備著手擎住眼前的麗人了,真是的一套玉花劍左使右使就是這幾套,而且還會問我是誰,看來不抓住她,我的處境可能會很慘。

  鏘的一聲清響,我在她招式使老,回氣不及的當下,點中她一下的穴道,撫動了她的筋脈,傳了兩三道或冷或衝的氣勁,使的她一時之間,渾身酸麻,只覺到身體隨著我傳入的氣勁,流過她的身體,封住她所有可以行動的能力,頓時之間手一顫,她的長劍落到了屋瓦上,發出小小的清響,還好我馬上挑起長劍,以免她的劍繼續制造噪音,那我可就萬死難辭其咎了。

  右手軟玉在抱,我左手提起她的劍,念了聲,「哈,我就看看我今夜的戰利品,到底是哪裡跑出來的野貓,竟然不曉的我李大公子聲明遠播的好名聲。」

  揮灑著手中長劍的劍尖,挑去她臉上所覆蓋的黑色縛面,一張美艷人環的姿色,在我眼前展現出來的是,白皙的瓜子臉配著杏眼桃腮,而眼光流轉間,看的出是那種飽含春色的美麗畫面,豐滿健美的身軀,隨著她呼吸的起伏間,流露出那種遠谷山野間山脈起伏的美感,透過夜行衣那種暗沉的黑流露出的靜靜的神秘感,更是與人一種莫不可深量的欲望淵藪。

  在這月色中,這種柔淡文雅的情景,幾乎令人渾然忘卻先前殘酷的對立場面,我晃了晃頭,希望心頭多點辦法,讓我知道該是如何應付眼前這種局面。

  而她,忽然間臉上紅朝翻轉,似乎是要以某種功法取得身體的佔有權,不過在她渾身綻起了最後的反抗,使出紅拂翠袖的手法,不痛不養的翻了幾翻,拍在我的身上,不旋踵,業已經回歸呈原先漠然無力的狀態。

  開玩笑,本公子的手法,豈是你隨手可破的狀態,反而讓我的內勁越陷越深,如果我不施以救援,你未來可能就如凡夫俗子般,再也不能高來飛去的情況了。

  我這時就她耳邊說,「別想在反抗了,我這種手法,如果可以解,我就不用研究了,你還是少最點抵抗好了,不然自己隨便運勁傷到筋脈,以後我也沒辦法救你阿。」

  在我話說完後已經可以由她的眼中,看出那種驚異的光芒,似乎是無法了解怎麼會有這種手法。

  我嘴角上揚,就抱著她向謝冰的房中走去,不過卻沒有看到謝冰的身影,我不擔心冰兒的安危,因為自從我跟冰兒行了合體之歡後,我順便練了一下採陰補陽的功法,當然是那種利人利己的功法,使的冰兒的功力也隨之突發猛進,更上層樓。

  這可得多謝那堆自古以來的淫賊們的貢獻阿,我們玉花派因為美女眾多,所以常常會有跟淫賊打鬥的場面,雖然總是也失手的前輩們,但是在後來不知是哪個掌門人立下決心把那些淫賊的功法收集已傳後人作為防範後,我們玉花派因此集思廣益,更上層樓,反而成為淫賊的剋星。

  當然我時常被教導作為師妹們的淫賊教練有關,我怎麼可能沒學呢,當然在我本身的天資聰穎下,我也由那些密籍中,學到一堆採陰補陽的功夫,連帶那些淫賊的功夫,也得學個一兩成,以用來當肉靶。

  唉,人生無奈阿,有一得必有一失,所以從此我就成為淫賊中的敗類,專被女生欺凌的淫賊,唉,在裡頭的心得有些淫賊還把自己寫的多冠冕堂皇的,說什麼一棒天下無敵手,巨屌淫遍天下妞,我看也不能,不然他們的密籍就不會在我們玉花門的功夫閣裡了。

  這時我把那夜行人平放在冰兒的床鋪之上,以免造成我抱太久的不適,這時我看著她的臉色,似乎有著泛紅潮的景像,我想到了摧花手中的一段,氣勁入體,擾其芳心,我勒,這不是說我剛才的那招引勁入體,已經挑弄出她的春潮了嘛,不過我記的裡頭還有交代,要在一些藥的配合下才有發生的可能,我也沒有用藥阿,不會這麼剛好吧,誤打誤撞,反而成功了,還是因為她的逆運氣機才會有這種情形發生。

  我趕緊伸出手指搭在她的腕上,開始量度她體內我的氣機運轉的跡像,果然沒錯,斷續纏綿,浸入骨髓,正是催花手中的一段,不過催花手是要那女子從此翻身不得,春意纏身,須得夜夜春宵才可,我自己發明一套,只是要那種氣脈有認主功能罷了,看來這女的以後沒有我就慘了,比須每隔一段時間都得接受我的特殊氣脈灌體,不然就會越來越變的冷若冰霜,根本無法與人歡愛,而變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緩緩的以特殊功法向她的體內輸入氣勁,這時感到我後來入體的氣脈,被先前的氣脈給吸收了一點,那女的突地春潮湧現,兩眼之中並射出那種熾火的情欲,我把右手摸向她的下部,感覺雖然隔個衣衫,但是濕熱的氣息已經讓我感到她現下已經高潮連連,有如我每碰一次,她的下體就會並射出愛欲的朝湧似的。

  這時候我對她的禁制,幾乎以間在我這種另類催花手的功法下,變的蕩然無存,濕熱的吻已經貼緊了我乾澀的唇,火熱的肉體已經貼緊我的身軀,像是失去理智後,緊余情欲的業火般,燃燒著她的身體,她現在已經奮不顧身有如飛蛾般的撲向火炎,她猛烈的撕裂了在她身上那如薄紗般的衣裳,螁出了如蝴蝶脫蛹而出後那種動人的光裸身軀。

  我反身把她壓在身下,雙腳打開半跪的情況,分別壓著她揮動的手臂,我這時褲子已經褪下,在她眼前出現了我那怒目而視的分身,黑醜醜的模樣,但是卻有可以見它血脈奔騰的糾曲模樣。

  那女的口一張,脖一挺,硬生生的把我那正在熱血奔騰小弟弟,吞吐鵝蛋般的龜頭進了她的嘴裡,感覺她的嘴裡有如強力吸盤似的,正在強力的吸與我的分身前端,不過因為我雙腿的壓制使的她無法再往我的分身更進一步,只好伸出舌頭,舔弄著我大而渾圓的前端,使的原本肉光色的龜頭,更顯的光亮。

  我這時放松了我的腳對她雙手的壓制,速的把我的陽根,向她嘴裡的洞更加的挺進,舒爽的感受她嘴裡喉道那種緊促包圍的快感,她的手指也輕柔握住了我分身在她嘴巴外的部分,細細的擺弄著我正明目張膽忿怒的金剛錘,當我的分身哩開她的小嘴時,那種牽曳著細線般光亮的唾液,真是一種淫媚的美感。

  緊接著她伸出舌頭,舔舐著我的分身,由尖端到根處,來回的舔弄著,我不覺得想起了玉女何處吹玉蕭這種情景,我整個陽具泛著潤滑過後的津液,她還邊吸允著我的子孫帶,一邊用著她那有若白玉般的纖手,搓揉著我的分身,我在這種雙重的刺激下,噴射了我的欲念。

  我噴射之時因為她的手剛好擋握到我的噴射孔,射的她滿手掌的黏滑,她不以為杵的在我面前舔弄著我噴射在她手掌上的子孫液,看著她那種陶醉樣,真是淫靡至極的感受。

  我嘴邊一揚,說了一句,「真是個淫娃,來,好好的幫少爺我清理清理。」

  說完之後,我翻身半躺到她的身邊,跟她並肩而睡,她嘴角一抿,起身趴臥在我的身邊,對著我的下半身開始舔弄了起來,還一邊替我解除我還為解除的衣飾裝備,現出我光裸的軀體,我稍稍調整一下枕頭的位置,看著她正在為我有些半軟的下半身,伸出她那濕潤熱滑的舌頭,努力的舔弄著。

  看著她那白翹的光裸臀部,正因為她的舔弄時,出現了若有規律的搖擺,我伸出手,拍了一下她的臀,她的媚眼一轉,看了我一下,眼中出現熾熱的欲念,了解我的意思,挪了挪她的臀,跨坐在我的面前,讓我細細的舔弄著她蜜壺中不停泌出的汁液,而她也不停的吸允我的分身。

  在我緩緩的舔弄她的秘汁時,當我每次舔弄到她那紅潤的肉芽時,都可以聽到她自鼻頭,細細發出的嗯阿聲。雖然輕,但是在這肉欲橫流的情景中,卻別有使人擁有征服欲感的成就。

  酸酸甜甜的汁液,帶著淡淡的女性芬芳,她在我的舔弄之中,已經承受不了那種頻頻的欲潮,弓起了身軀,發出了高潮時的哀吟,渾身似乎一時脫力般的半握的在我的身上,鼻頭的吐息,還斯斯吹拂在我的分身之上,帶著剛才她辛勤舔弄後的濕潤。

  我挪了身子,使她柔軟似的半臥在我的身旁,勾勒在我的枕邊,臉上紅潮未退,迷情般的眼神,似乎有著那麼多的疑問,想向我傾訴,當然如果是想問我為何她會變的如此淫蕩,我是絕不可能老老實實的回答的,就讓你當本少爺的性奴直到地久天長吧,這樣才不會辜負上天給你的美貌。

  阿,似乎是滿足後的聲響自她小巧紅潤的嘴裡發出,我笑了一下,說,「怎麼了,這還不過是前戲罷了。」

  她微張的唇,似乎在引誘著我的欲望,我順著身體的原始欲念,開始了下一波的達伐,不安的手,伸向她那早已經氾濫成災的花唇,靈活的手指開始持續輕柔的展開活動,向那花徑的秘壺續續的前進,想向她多徵討更多的蜜液。

  她的鼻頭的呼吸由原本緩緩恢復平穩的呼吸聲中,又開始了急促的聲響,伴隨著殷殷阿阿的聲響,我已經把我堅挺的下半身,開始滑入她濕緊溫熱的花徑,探詢著蜜蜂採集花蕊時的辛苦情景,由緩緩的滑入,讓她有些窄緊的花徑可以接受我這分身的強悍,雖然剛才前戲的潤滑,已經減少她不少的不適,但是緊狎的通道可以使我了解,她可能沒有遇過像我這種尺寸的分身。

  但隨著緊熱的摩擦,我感覺到她孔道中,不斷的泌出了蜜汁,似乎源源不絕的噴湧的樣子,讓我的分身如沾化雨的濕潤,但是緊狹的肉壁,卻似緊緊的箍住那種滑嫩舒爽感,在她臉上的紅潮不斷,嬌吟的聲音隨著我兩交合時下部肌膚拍打在一起的聲音,交集奏出淫欲的樂章。

  在這種高潮起伏之時,我體內位於丹田之中的一點開始向外激射,那是我體內某種功法開始啟動的跡像,只覺得它像再平靜的水面中投入了一顆小石子,一波一波的水紋,由丹田開始散佈全身,由這莫名的波動,體內被我用來儲存各種功力的各個基點,開始產生共鳴,由一點,兩點,三點持續散佈全身,猶若小川過境,彙集更多的激流,成為大海般的浩巨,這種能量與天地中的某種波動產生共鳴,我心想,來了。

  一股莫名的激流,由身體的各穴湧入,我感到像是一個人獨自享受到自由自在飄揚在大海中的舒暢,無限的未知能力任我採鞠,我的眼中精芒並射,而原本被我的分身達伐到完全失去抵抗力的女子,微開半張的眼眸,看到我射向她的精芒,只感覺從此今身在我面前在也無力反抗,唯有一身一世只為成為我底下成長的淤泥般攝服感自心中展現。

  在一鼓逐漸回流的氣勁,緩緩的由天地中逐漸向我收攝回復,布滿我的全身,緩緩平靜,我眼中的精芒也變回黯淡無光的眼神,但是我底下的分身還是蠢蠢欲動的模樣。

  眼前的美女,除了眼中那種順服之意外,在也沒有其余念頭的模樣,我有開始猛然抽插,直到噴射出我那股熾熱的精液到她體內,使她在舒爽連連後,安穩平靜的沉入夢鄉。

  我坐臥在床邊,隨手撫摸搓揉著女子的豐潤圓渾雙乳上的紫葡萄,看著她身上跟我剛才愛欲之後的微汗淋漓的模樣,心想,這女的是誰,等會可要好好問問她了,還有,如果等會把她跟冰兒一起用來陰陽交合,該是怎樣的香艷情景呢,想到這裡,我的下半身不自覺的蠢蠢欲動了起來。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0.0130510330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