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神雕之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文 第七章 中原第一豔婦,黃蓉登場


    “大侄子,說好只是親個嘴、、你怎麼、、你怎麼對我動手動腳啊!”**三娘被唐傑摸得渾身發熱。那小子的大手越來越有力。越來越火熱,這小子力氣這麼大,也不知道憐香惜玉,哪里是中毒已深、行將斃命的模樣。三娘雖然善良,可也不是笨蛋,早猜到唐傑剛才是在哄她。

    唐傑現在已是意亂情迷,一心想和這美麗溫婉的古典**成其好事,哪還管得了許多,又親又摸的,三娘一看這樣不行,在這樣下去她自己都受不了,猛地運起內功,碰!唐傑被一股子無形的力量彈開,重重的摔在地上。

    三娘春光半洩,又羞又急,趕緊施展起凌空取物的功夫,抓起地上的衣裙,騰空而起,在半空中幾個優美的轉身,落地之後就已經春光內藏了。

    唐傑愣愣看著武三娘,***,穿衣服都這麼漂亮,不愧是女俠啊,屁股上一陣火辣辣的疼,***,老子怎麼就這麼色呢,竟然忘記了三娘也算一武功不錯的女俠,竟然還想霸王硬上弓,簡直是精蟲上腦,活膩了都。

    “嬸子,對不起,你的身子太美了,剛才是我沒把持住。”***,瞧老子這話說的,怎麼像**未遂的流氓一樣,實際上,他剛才的沖動,的確夠得上**未遂這條罪名。”你別再叫我嬸子了,聽得我怪別扭的。“武三娘吃過唐傑的虧,自然不上當。裝嫩這一招已經無效,唐傑站起身來,“大姐,剛才是我騙了你,我沒有中毒,對不起。”

    “不必了。我的命畢竟是你救的。不過,剛才的事你可別亂說啊。”武三娘從地上撿起那件月白色的肚兜,臉紅似火,又是那副良家**溫柔嬌羞的模樣。

    “大姐,你放心,我是不會亂說的。”唐傑裝嫩自己都覺得很累,干脆不裝了。老子還怕你這娘們到處宣傳呢。唐傑畢竟是特種兵出身,紀律性超強,剛才雖然一時沖動沒把持住,現在火小了,倒有些害怕。

    “楊哥哥,武嬸嬸你們排毒排完了沒,我爹娘過來了!”郭大小姐的聲音又甜又脆,里屋的一對男女慌忙整理好衣衫,發髻,等臉色回複如常後,唐傑在前,三娘在後,保持著一段距離,走了出來。

    眾人見唐傑和三娘都沒事,這才放下心來。“楊大哥救母之恩,我兄弟二人永世不忘。”大小武跪下來給唐傑磕頭,搞得唐傑很不好意思,他剛才差點和武三娘意亂情迷,這兩個傻小子卻向他磕頭,感覺有點怪。

    那邊三娘都是面色如常的和一個三十不到的美**談笑著,那美**真是美豔絕倫,白玉般的瓜子臉,淡淡的眉毛,長長的眼睫毛,高挺的鼻子,一對寶石般的眼睛,紅潤的櫻唇,一頭瀑布似的烏發,挽成**標志的墮馬髻。她的身材高挑窈窕,腿很長,腰肢柔軟纖細,盈盈一握,臀部豐滿渾圓,玉腿修長優美,胸部高挺豐滿,貼著合身的百衲裙,顫巍巍的扣人心弦。竟是比三娘還風情萬種三分。

    “你、、你可是姓楊名過?”正和愛錯字武三通交談的儒雅男人,見著唐傑,趕緊挽著那個比武三娘還美豔三分的**,走上前來。郭大小姐就站在男人身邊,一臉的嬌憨和儒慕。

    這漢子應該就是郭靖了。唐傑瞧了幾眼,郭靖長相粗獷,濃眉大眼,胸寬腰挺,三十歲左右,上唇留有一點小胡子,面相極為憨厚。他真的會降龍十八掌?

    “你怎麼沒中冰魄銀針的毒?”比三娘還美上三分的**,神情嫵媚,宛若空谷幽蘭,楚楚動人。但身材卻又是那麼的性感惹火,直勾起人的兩種截然不同的欲望:或是輕憐蜜愛,不忍傷害她。又或是想狠狠地折磨她,摧殘她,看她在自已身下痛苦嬌啼的樣子。

    “蓉兒,別嚇著我那可憐的侄兒?”這青年漢子真是郭靖,那比三娘還美豔三分的**,當真就是中原第一豔婦黃蓉?

    發財了!反正老子早跟郭大小姐說過,我唐傑就是楊過,現在想反悔,已經來不及了,況且傻子才想反悔。

    “郭郎,(靖哥哥這個稱呼惡心)你可別先說漏了,他是不是我們要找的人還不一定呢?”黃蓉果然聰明,防著唐傑占他們老郭家的便宜呢。

    “蓉兒,錯不了啊,他和他戰死的爹長得一摸一樣!”郭靖的話讓唐傑著冒牌貨心安,看樣子,;老子十有八九重生倒小楊過那死鬼身上了。

    “你可是郭靖伯父,我娘死之前告訴我,我姓揚名過字改之,這名字還是郭靖伯父給我的。”為了襄陽郭家大院里的武功秘籍,金銀珠寶,還有未來的豔婦,現在的小蘿莉郭大小姐,唐傑決定最後一次惡心的裝嫩。

    郭靖向楊過凝視了半晌,才遲疑發顫地說道,“你……你真是我那結義兄弟的兒子?你娘叫什麼?“”我娘祖籍是山東穆柯寨,靖康之後避居嘉興府牛家村,大宋巾幗英雄穆桂英的後人,穆念慈!“唐傑知道在古代混,出身和家譜很重要,所以干脆讓他的便宜母親和穆桂英扯上關系,扯了穆桂英的大旗,做他唐傑的虎皮。

    黃蓉還不信,再仔細檢查一番,猛地聞到一股怪臭,嗅了幾下,就覺得微微發悶。這才發現唐傑的兩片嘴唇,腫的和肥腸一樣,皮肉此時卻在腐爛。

    “你的嘴也中了這毒?”唐傑點頭。中原第一豔婦又瞧瞧武三娘,三娘羞澀的躲避著好姐妹的眼神,這已經說明了以前。

    “是你替三娘吸毒的吧?你和你爹一樣,雖然為人不咋地,可對女人還算憐香惜玉,他這一生,就對穆姐姐一個人好!”黃蓉一邊說,一邊趕緊趕緊掏出一顆藥丸。


正文 第八章 舊情難忘【求收藏推薦】


    “你和你爹一樣,雖然為人不咋地,可對女人還算憐香惜玉,他這一生,就對穆姐姐一個人好!”黃蓉一邊說,一邊趕緊趕緊掏出一顆藥丸。

    “這是什麼?”金大爺書上說黃蓉和楊過的關系不太好,唐傑現在頂著小楊過的身體,還真怕黃蓉因為恨楊康,給他這個冒牌貨喂點慢性毒藥什麼的。

    “這是我桃花島的聖藥,九華玉露丸,能解百毒。”這黃蓉長得真美,不愧是中原第一豔婦。聲音有如此好聽,讓唐傑甯願選擇去相信她。接過藥丸,不由分說就吞了下去。

    饒是如此,唐傑也是胸口一陣劇痛,渾身如同散了架似的,一股黑血自口中噴出。

    “蓉兒,過兒他怎麼了!”郭靖果然是憨厚之人,還以為黃蓉會因著楊康的關系,對唐傑下毒手。他的關心讓唐傑這個冒牌貨有些感動。慚愧啊,我偷看你老婆走神了,你還對我這麼關心。我唐傑這不是欺負人家老實人麼?

    “郭郎大可放心。他體內的毒血已經排除,沒有什麼大礙了。”黃蓉朝丈夫露了一個嫵媚的笑容,“你放心,不論他爹如何,看著我那可憐的穆姐姐的份上,我也會照顧好他的。”

    郭靖的臉上,也浮現出緬懷之色,想當年,念慈也是一代佳人,比之蓉兒也絲毫不遜半分。論體貼溫柔,當時就是十個蓉兒也比不上念慈一個。只可惜,天妒美人,紅顏薄命。

    想當年,楊鐵心可是把穆念慈許配給郭靖,當時郭靖跟黃蓉的感情還不牢靠,面對美豔不遜黃蓉半分,溫柔卻比黃蓉勝出許多的念慈,郭靖要是不動心,那他就不是男人了。

    只不過,當時黃蓉看的緊,絲毫不給郭靖和穆念慈單獨相處的機會。而穆念慈對楊康一見鍾情,無論相貌才情,郭靖遠不如楊康,見溫柔佳人心中早有所屬,郭靖也只好死心,一心一意守著他的蓉兒。

    “念慈,康弟,你們放心,我一定把你們的骨肉培養成才。”言罷,郭靖仰天長嘯,唐傑耳畔異聲陡起,轟的他差點兒變成聾子。

    ***,即使是炮兵**,也沒這麼大動靜!轉向郭靖,只聽嘯聲遠遠傳送出去,驚得柳樹林內的鳥雀四下里亂飛,身旁柳枝垂條震動不已。他一嘯未已,第二嘯跟著送出,嘯上加嘯,聲音振蕩重疊,猶如千軍萬馬,奔騰遠去。

    唐傑驚得目瞪口呆,心中暗想,***,看來這郭靖的內功果然厲害,比後世那些氣功大師厲害多了。老子要能學到他的七八分本事就好了。

    唐傑特種兵出身,崇拜強者,郭靖內功深厚,比他唐傑苦練七年的搏殺技能強上太多。“師父,請你收我為徒!”唐傑一犯沖,‘啪!’一聲跪在地上,給郭靖磕頭。

    “哈哈∼!男兒膝下寸兩金,豈可隨便給人下跪!”郭靖正要扶起唐傑,不遠處的樹林里傳來一聲長嘯,“我的好兒子!你怎可拜別人做師父!”一老乞丐穿出樹林,手里還抱著一個女人。身子忽地拔起,一躍三尺遠,落在唐傑的前面。

    “歐陽鋒!”黃蓉一聲輕呼,護著大女兒郭芙。郭靖全身戒備,護著冒牌楊過唐傑,“歐陽鋒!來得真好,我今日就為我那兄弟報仇!”(這里蛤蟆選胡歌版射雕,楊康死于歐陽鋒之手,不是死于軟�甲,要不然唐傑以後想和中原第一豔婦產生交集,可就有難度了。o(∩_∩)o

    “歐陽鋒?誰是歐陽鋒?”老乞丐瘋瘋癲癲,難道他真是練功走火入魔的西毒歐陽鋒,難道後世泛濫成災的那破九陰真經,真能練出絕世武功出來?

    “姨母!”小程穎瞧個分明,歐陽鋒手里橫腰抱著的女人,就是她的姨母,陸無雙的娘何婉君。

    “婉君!”武三通瞧見自己暗戀多年的干女兒,落到了歐陽鋒的手中,神情激動,不顧在武功上和歐陽鋒的巨大差異,沖上來要和歐陽鋒拼命,卻被三娘死死的拽住。“相公!你不要去!”

    “婉君?什麼婉君?這是我的嫂子,施姬姬,也是我的女人,克兒,咱們走!”歐陽鋒還以為何婉君是他的嫂子,在李莫愁要殺何婉君的時候,把她偷走,又一直盯著李莫愁,碰見李莫愁用冰魄銀針打唐傑,他用小石頭打掉李莫愁的銀針,是因為如今的唐傑和歐陽克小時候有幾分相像。

    歐陽鋒被黃蓉搞的神經錯亂,還以為唐傑就是他和他嫂子的私生子歐陽克,伸手就去抓唐傑的衣領,郭靖大怒,祭出降龍十八掌最強殺招——亢龍有悔!

    強勁的掌力和炙熱的純陽內力,逼得歐陽鋒連連後退,丟下了奄奄一息的何婉君,黃蓉和武三娘趕緊把何婉君接住。武三通那更是恨沒品的大哭起來,***,這家伙是不是男人啊。連他自己生的兩兒子大小武都覺得有些丟人。

    “降龍十八掌!”歐陽鋒和丐幫幫主洪七是多年的死對頭,雖然他此刻被黃蓉搞成神經錯亂,但降龍十八掌他還是認得,當下四肢著地,成蛤蟆狀,學蛤蟆叫,腮幫子一動一動的。“克兒,看清楚老爹新煉成的蛤蟆神功,破了乞丐幫的降龍十八掌!”

    唐傑知道歐陽鋒在和他說話,心道,去你媽的,誰學你那蛤蟆神功啊,和人打架還要學癩蛤蟆模樣趴在地上咕咕叫,太丟老子形象了。

    果然,歐陽鋒練得顛三倒四的九陰真經,不是郭靖練得正宗九陰真經的對手。兩人對打幾十招,勁氣縱橫,天昏地暗,比拼內力,還是郭靖稍稍強那麼一點兒。歐陽鋒占不到便宜還吃了暗虧,也不管兒子女人,掉頭就跑,那鐵石心腸倒也符合他‘西毒’的外號。

    “婉君!你死的好慘啊!”剛松了一口氣的唐傑,聽到矮矬子武三通趴在一個女人身上鬼哭神嚎,真替他有些惡心。

正文 第九章 胸部按壓【求收藏推薦】


    三娘怎麼嫁給了這麼個男人。唐傑在心里替佳人抱屈,那眼神就飄了過去,正巧碰上武三娘那尷尬委屈的眼神,兩人都讀懂了對方眼神里的意思,三娘想起剛才在小屋里的香豔,更是不敢正對唐傑的眼神。

    “姨母!”小程穎撲了上去,卻被黃蓉一把拉住,黃蓉是黃藥師的女兒,藥師,藥中名師。黃蓉的醫術當然也十分的厲害。

    黃蓉走到何婉君的跟前,瞧著還在痛哭流涕的武三通,給丈夫郭靖使了個眼色,郭靖雖傻,卻也瞧出武三通和他干女兒何婉君,絕不是普通的父女之情。郭靖向來忠厚正派,容不得這些離經叛道的東西。

    “三通,你跟我起來!”武三通雖也是一流高手,可如何是郭靖的對手。被郭靖拉到一邊,還眼睜睜看著何婉君。

    唉,真是一段孽緣。郭靖在心里歎氣。就見黃蓉翻了翻何婉君的眼皮,接著玉指探了探喝完軍的鼻息,最後,還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位姐姐已經沒了氣了,為她找一副上好的棺木吧。”

    此話一出,等若判了喝完軍的死刑。小程穎當即就哭暈了過去,而武三通的干嚎聲卻是更響亮了。

    老婆就在身邊,卻為別人的老婆哭個死去活來的,這算什麼男人。“你給我站一邊去!”唐傑快步上前,一腳把矮矬子武三通踹到一邊,武三通愣了愣,他一身功夫比唐傑高明太多,卻硬是沒有還手,傻呆呆看著唐傑一把抓住何婉君的一只手,握在雙掌之中。

    唐傑感覺了一下,女人的手很冰冷。又抓住何婉君的手腕,轉動彎曲了幾下,臉色更是凝重,彎下腰伸手抓住何婉君的下頜,左右扭動,咦了一聲,伸手又要去掀女人的眼皮。

    “你干什麼?別碰她!”武三通醒過來,怒喝一聲,一把抓住唐傑的手臂。唐傑使了巧勁,一扭,反手將武三通的胳膊給扣住。“***,這暈了的女人是你老婆嗎?看仔細了,她還沒死,你老婆還在旁邊呢。”

    武三通再蠢,也明白了唐傑話里的意思。“你說什麼?她只是暈了,她沒死?”

    這矮矬子真是喜新厭舊沒得救了。唐傑不理他,那黃蓉卻吃了一驚,她的醫術出自黃藥師,黃藥師的本事又出自他的祖父,大名鼎鼎的黃裳。這黃裳是神宗時的狀元郎,一次意外在一本道家經典中,悟出絕世神功,寫成一本奇書——《九陰真經》,當真是文武雙全。

    除了詩詞武藝,黃裳的醫術也十分了得,到了黃蓉這一代,雖說不是杏林第一妙手,但一個人是死是活,黃蓉絕不會看錯的。

    “你小小年紀,竟懂得醫術麼?”黃蓉第一個不信。

    “這女人沒有死,她是假死!”唐傑重複了一遍。

    武三通驚叫一聲:“你說什麼?我……我干女兒她沒有死?”話語都有些顫抖,臉色又變得蒼白。操,他還知道躺下的是他的干女兒,不是他老婆。

    黃蓉卻還是不信,嬌喝道:”什麼假死?你且說清楚了!”

    唐傑笑了笑,不和美女打嘴仗,當兵的也不知道怎麼和美女打嘴仗,干脆不理她。俯下身,輕輕分開何婉君的眼睛,先觀察了一下,然後用大拇指和食指從兩邊向中間擠壓女人的眼睛。

    黃蓉見他動作自然,倒是懂些醫術的樣子,又看他動作與自己的相比,有些怪異,忍不住問道,“你這些驗傷的手法是從哪兒學來的,我怎麼從未見過。”

    唐傑心里暗笑,你當然沒見過了,這是華夏精銳特種兵必修課程之一,你黃蓉雖然美貌聰慧,總不能見識過800年後的急救學吧。

    “事不宜遲,你們退到五步以外。”唐傑又強調了一句:“無論我做什麼,你們都不要吭氣,否則,救不活不要怪我。行嗎?”

    “你想對她做什麼?”黃蓉對唐傑還不放心,“我也懂醫術,我留在你身邊。”唐傑聽到這些有些為難了,老子要給這個女人做胸部按壓,必要時還要嘴對嘴人工呼吸,要是讓你在一旁呆著,待會兒你還不尖叫大罵我是色狼啊!

    “算了蓉兒,死馬當活馬醫吧。過兒也是念慈的兒子,念慈一生從不騙人,沒准過兒能把人救活也不一定。”郭靖果然是厚道人啊。

    黃蓉無奈,退到五步之外。念慈,又是念慈,你還對她念念不忘,別忘了,他也是楊康的兒子,楊康這一生都在騙你,等他不騙人了,他也死了。

    唐傑雙手壓住何婉君的左胸,那一團軟肉是那麼的豐滿堅挺,手感極佳,可還沒等唐傑把癮過足,黃蓉一聲尖叫:“啊!你搞什麼……”

    汗,我搞什麼關你什麼事,老子又沒搞你?唐傑早有准備,“我正在給她做胸部按壓,這樣做或讓他的心髒回複刺激,重新跳動。”

    武三通見唐傑一伸手按在他干女兒的胸部上,雖然婉君已經死了,但婉君的身子,卻也不能讓別人如此欺辱,那神聖的地方便是他武三通都還沒碰過,何時輪到他這麼個臭小子了。矮矬子武三通便再也沉不住氣來:“喂!你做什麼?……”人就要上前揍唐傑。

    “武三哥別動,剛才我看婉君的睫毛細微動了一下,說不定楊過的方法能起死回生呢!”黃蓉把武三通攔住,又轉頭對唐傑說,“楊過,畢竟男女有別,你把動作要領告訴我,讓我來接替你給婉君做,做這個胸部按壓吧。”

    說道胸部按壓四個字的時候,俏**黃蓉的臉紅的厲害,唐傑都看呆了,雙手忘記了按壓,停在何婉君的豐胸上,下意識的就這麼一抓……

正文 第十章 嘿嘿,人工呼吸【求收藏推薦】


    黃蓉一看唐傑這小子的手,還蓋在何婉君的胸部上,一按一壓的,也不禁臉紅。楊康那時候都沒這小子這般好色無德,即便是那風騷男人歐陽克,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摸女子那地方啊。

    “楊過,你不要再亂碰了,讓我來!”黃蓉實在看不下去了。唐傑還在做胸部按壓,直到武三通忍不住發瘋要揍那小子,唐傑才記起來他現在是冒牌的楊過,把手從何婉君寫得豐滿胸部上拿開。站起身,對黃蓉說道,

    “這胸部按壓是鄉下一個土郎中告訴我的,一般人的心髒都在胸口偏左的位置,你使勁按她的乳根,最好用點內功,一旦感覺到她的心髒恢複跳動,立刻通知我。”

    唐傑交代完胸部按壓的要領,就把位置讓給了黃蓉。黃蓉跨在何婉君的腰間,雙手蓋在何婉君的左胸上。那黃蓉自和郭靖成親以來,一直恪守婦道,即便是女子的身體,也很少碰。平常襄陽城里的夫人小姐,誰有個三病兩痛的,都會找國夫人看病。即便是給那些富人小姐看病,黃蓉也就是給那些夫人小姐把把脈,翻眼皮而已。

    這一回,黃蓉是第一次碰到女人的胸部,雖然她也是個女人,但她還是有些臉紅心跳。這位姐姐的胸部,好像比我的要豐滿一些呢。女人,總是愛比大小的,不管她是千年前的封建**,江湖女俠,還是千年後的時代女性,白領麗人。

    “蓉兒,你怎麼了?”郭靖看妻子一直沒有下一步動作,問了問。

    “啊?”黃蓉清醒過來,救人要緊,我怎麼還有心思想這些汙七八糟的東西。忙按照唐傑所授的動作要領,給何婉君做起胸部按壓。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都不見何婉君有起死回生的跡象,唐傑有些慌了,他甚至有些懷疑,黃蓉有沒有按照他說的動作要領去做?有沒有盡心盡力在施救?唐傑可不想被矮矬子武三通他們當成騙子,色狼。

    這一點,倒是唐傑有些冤枉黃蓉了。黃蓉除了郭靖,幾乎看所有的男人都不順眼,無論是風騷無恥,對漂亮姑娘信奉死纏爛打一招吃遍天下鮮富的歐陽克,還是文武雙全智計驚人風度翩翩,卻只對穆念慈一個人好的楊康,她黃蓉都看不順眼。

    不過,黃蓉對異性極端排斥,對同性卻是關懷備至,當初,楊鐵心想把穆念慈許配給郭靖,雖然穆念慈看上了楊康,可要說郭靖對溫柔美豔的穆念慈一點感覺都沒有,黃蓉絕不相信。當時,穆念慈是黃蓉最危險的潛在情敵,危險程度比遠在大漠的華箏公主高得多。

    但是,黃蓉一直對她的穆姐姐很好,雖然擔心穆念慈搶走郭靖,可也對穆念慈多災多難的感情,和令人遺憾的結局悲傷不已。可見,只要有一絲希望,黃蓉都會救活何婉君的。

    突然,正在給何婉君做胸部按壓的黃蓉,覺得玉手下,何婉君身體里,好像有什麼東西跳動了一下。“它動了,她活了!”

    “楊過,接下來該怎麼辦?”黃蓉驚喜的回頭問。

    “別按了!你快讓開!”黃蓉愣了,這什麼態度啊,好歹我也是他的伯母。不過黃蓉還是讓開了,站到一幫看著。

    唐傑將何婉君的頭托起來,的脖子後仰,好讓氣管通順,一只手捏住何婉君的鼻子,一只手往上托住女人的下頜,深吸一口氣,俯身吻住**的柔柔的嘴唇,往里呼氣。

    啊!啊啊啊!他在干什麼!傷風敗俗啊!“臭小子光天化日你竟敢干出這等丑事!”嫉妒的發了狂的武三通沖上來就要殺人,郭靖一把拉住了武三通,“過兒不是把婉君弄活了麼?我們驚呼眾人,還在乎那些繁文縟節干什麼,現在的關鍵是救人!”

    ***,是誰說郭靖又憨又傻的。瞧瞧人家郭大俠這話說的,多麼識大體,多麼顧大局,多有水平啊。

    “***,你小子救不活我干女兒,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武三通指著唐傑的鼻子,咆哮著發出人身威脅。

    唐傑這才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自己在一個女人胸部亂按,又親她的嘴,而且這還是在封建禮教剛開始盛行的南宋,如果自己救不活何婉君,自己的下場如何,他想都不敢想。

    該不會被這些知名的武林大俠,當成小淫賊抓起來,裝到豬籠里,給扔到河里去吧。不管了,干都干了,自然要干個夠本!唐傑繼續往何婉君富人嘴巴里吹氣,還假公濟私的吸了女人嬌豔的紅唇兩口。***,那個滋味,美透了啊。

    雖然情況不妙,可唐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把女人救活。第一,女人的身體從沒僵硬過,而且漸漸有了體溫。第二,也是最主要的一點,那就是剛才他擠壓何婉君的眼睛瞳孔,發現瞳孔在擠壓變形之後,一旦放開手指,馬上就恢複原狀,這是典型的活人的生活反映。如果是死人,那他的瞳孔在被擠壓變形之後,放開手指,變形的瞳孔不會變回原來的圓形。只有活人才能恢複。

    當然,這一點最早記載在南宋大仵作,華夏法醫祖師爺宋慈的大作——《洗冤錄》里。雖然黃蓉也會翻眼皮,可她絕不會分辨死人瞳孔和活人瞳孔的區別。因為黃蓉只是個美女大夫,而不是和宋慈一樣的,整天跟死人打交道的仵作。

    而且,如今是1219年,《洗冤錄》寫成于1247年,這手觀察瞳孔的絕活,目前就唐傑一人知道。

    于是,唐傑一遍又一遍地給何婉君進行人工呼吸,然後作心髒複蘇胸部按壓按壓。好在,女人心髒跳動的頻率,唐傑越來越清楚的感覺到了。”國富人,我做的有些累了,你能不能幫我一下。就象我這樣,對,一邊做胸部按壓,一邊往她嘴里吹氣。“

    這女人已經活了,而且就快醒了,唐傑嘴也親了,胸也摸了,爽也爽夠了。可不想平白無故的被何婉君醒來後扇一耳光。

正文 第十一章 今天是恩愛情侶,明日成生死仇人

    話說,唐傑對何婉君嘴也親了,胸也摸了,不想在美人兒醒來的時候,沒形象的挨上兩耳光。就把位子讓給黃蓉了。

    黃蓉學著唐傑的動作,一邊給何婉君做胸部按壓,一邊嘴對嘴給何婉君吹氣,黃蓉這輩子到現在,只和丈夫郭靖有過這樣親密的動作,何婉君雖然是個女人,可女人和女人嘴對嘴,那感覺也挺怪得。反正不是什麼很享受的事情,黃蓉和小心翼翼的吹氣,只希望何婉君能快點醒過來。

    就在這時,“咳……咳咳……咳!”一連串的咳嗽聲響起,何婉君身體隨著咳嗽聲劇烈抖動起來。

    “婉君!”武三通驚喜地大叫一聲,幾步到了何婉君身邊,性急的推開黃蓉,扶住女人的肩膀,只見何婉君緊閉雙眼,一邊咳嗽,一邊喘著粗氣。

    ***,武三通這矮矬子還挺會把握戰機的,人還沒睜開眼,他就沖過來抱上了。轉過頭又看了一眼三娘,那臉色可真叫難看。唉,孽緣害人啊。

    而黃蓉見好姐妹武三娘臉色難看的要命,心里對武三通薄情寡義有些氣不過,沖上前,把何婉君從武三通手里搶過來,“你老婆在邊上看著呢,可別太過分了。”

    武三通張大了嘴吧楞住了,半天才起身回到老婆孩子身邊,唯唯諾諾的小聲解釋著什麼,不過三娘的臉色依然不怎麼好看。

    黃蓉喝退武三通,摟著白素梅,輕拍著她的胸脯,呼喚著她的名字。所有人驚呆了,本來沒氣了的人,在胸口按壓幾下,親個嘴,竟然又活了過來,這太神奇了。

    人全圍了上去,只見何婉君連連咳嗽著,神情十分痛苦。好一會才平靜一些,她慢慢睜開眼睛,看著眾人,想說話,卻又引來一陣咳嗽聲。

    沒錯兒,這不是詐屍了,這是真的起死回生了。“姨母!”小程穎悲呼一聲,撲倒在何婉君身上,“姨母,我沒保護好表妹雙兒,雙兒讓李莫愁給抓走了!”

    何婉君和陸展元為了讓家里的兩個女孩逃脫李莫愁的毒手,把李莫愁引到自家的地窖里,陸展元雖然人長得不賴,不過手底下的功夫確實不咋地。李莫愁沒幾招就把舊情人制服,要不是李莫愁念著當年的舊情,陸展元早就死了好幾回了。

    陸展元雖然武功不行,卻也不是個貪生怕死的孬種,當李莫愁把他的劍奪過來,橫在他的脖頸上,最後一次顫聲問他,這麼多年來到底有沒有愛過她?

    陸展元這老小子眉毛眉毛都沒皺一下,說我這輩子就喜歡我夫人何婉君一人,從未對你這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動過真情。

    李莫愁生得美豔,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窺視她的美色,性子高傲的她什麼時候嘗過被男人甩的滋味?淚珠子只在美眸里打轉,“好你個薄情狠心的陸展元,你對得起我麼?”手里的劍往前一探,陸展元的脖子上就出現了一摸鮮豔的紅色。李莫愁的手又停住了,到底還是念著當年的舊情啊,哪怕這男人曾經有負于她,殺人如麻的李莫愁也下不了手。

    那陸展元不但對舊情人狠心,對他自己也狠得下心。“我的確是有負于你的一片真心,一人做事一人當,只請你放過我的妻子女兒@”死到臨頭,也不肯向女魔頭低頭,連個求字都不肯多說,撂下遺言,陸展元自己向前伸伸脖子,一擺頭,自刎了。

    李莫愁沒想到陸展元甯可自刎也不肯對她說一句好話,當下又哭又笑,“你不是想和那個賤貨,�守一生嗎?好,我成全你,讓你們在黃泉路上做一對鬼夫妻吧!”何婉君的脖子被李莫愁死死卡住,直到她漸漸沒了動彈。

    唉,今天是恩愛情侶,明日成生死仇人,這樣的事即使在千年後也不少見。小說整理發布于wap.ヾ あk.cn

    “相公∼!”自己的女兒被仇人抓走,何婉君置若罔聞,掙紮著起身,踉蹌的朝前走,黃蓉和三娘趕緊一左一右把何婉君攙扶著。一行人來到陸家的地窖里,有明顯的打斗痕跡,一青年男子伏屍于地,口鼻邊還有一灘尚未凝固的鮮血,一把劍橫在旁邊,這個已經死翹翹的青年男子,應該就是陸展元了。

    是個爺們,比武三通那矮矬子強多了。在舊情人李莫愁面前自刎,一命還情。肯定讓女魔頭當時感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以後即使李莫愁抓到了程穎和陸無雙,忍不住要對她們下毒手,相信腦海里一定會出現陸展元滋味是的情形。恩,不錯,這個陸展元挺有頭腦的。起碼,體味了保全妻女而自刎,以後何婉君改嫁的可能性就極小了。

    給陸展元辦好喪事,又住了幾日,郭靖他們又找到了冒牌楊過唐傑,此行的心事已了,也該啟程回去了。

    這一日,郭靖領著唐傑,黃蓉帶著郭芙,來向何婉君辭行。

    陸展元的靈堂內,何婉君和小程穎一身孝衣,給眾人鞠躬,還禮。那日把何婉君救醒,**為亡夫哭天搶地,極為狼狽。唐傑倒沒瞧出何婉君有多美貌。這十來天下來,何婉君的情緒基本穩定,雖然面色還有些憔悴,不過渾身乾淨整潔,唐傑一看這**果然生得極為貌美,眉毛彎彎,睫毛長長,小嘴紅潤,皮膚水嫩光滑,保養的極好,一點也不像三十歲的人,倒像個二十剛出頭的**,身材該凸的凸,該翹的翹,有股成熟的婦人風韻,眉頭之間也有股暗暗的幽怨,很有些味道。

    尤其是何婉君不會武功,天生一副小女子楚楚可憐的氣質,極大的勾引出男人要把她抱在懷里保護一輩子的欲望。比之三娘,黃蓉這些英姿颯爽,聰慧堅強的女俠,更有一股弱女子的嬌柔嫵媚。難怪武三通這矮矬子會對她神魂顛倒了。

正文 第十二章 豔如桃李,心如狐狸的娘們


    有道是,女人愛俏,一身掛孝,眼前的**何婉君一身素白的孝衣,更加顯得楚楚動人,惹人憐愛。黃蓉怕他們走後,李莫愁還會回來找麻煩,就試探道,“婉君姐姐,陸大哥已經身亡,你們兩個弱女子,不如跟我們到襄陽城郭府住一陣子,免得李莫愁又來找你們的麻煩,你看可好?”

    那武三通見黃蓉如此說,正中他下懷。也跟著攛掇何婉君一起走,“婉君,郭夫人說得對,你不如和我們一起走吧,郭大俠名滿天下,朋友又多,一旦發現李莫愁的行蹤,我們就把雙兒揪出來。住進郭府,你和程穎也安全一些。”

    那何婉君人長得雖然溫柔美豔,可卻是個個性堅強的女人,老公雖然死了,可陸家的家業還在,雖然家里沒了男人,可也沒必要寄人籬下看人臉色。何婉君自己不怕李莫愁找上門,可她放心不下外甥女程穎,也想找回自己的女兒,猶豫再三,終究是答應了下來。

    武三通見何婉君答應去襄陽郭府。自己也厚著臉皮,說什麼要幫襄陽守軍聯絡武林同道,共同抵抗金軍入侵。其時,大金國已不複當年金兀術時代的輝煌,被成吉思汗手下的右手萬戶木華黎打的節節敗退,接連丟了山西,河北。山東等大片地盤,就剩下河南,陝西兩地。

    金兵打不過蒙古人,就想找軟柿子捏,在宋軍身上把失去的東西搶更多的回來。襄陽城是大宋長江防線上最重要的一環,最近一段日子以來,北面的金軍蠢蠢欲動,頻頻制造摩擦,朝廷里已經有大臣提議,聯蒙滅金,只是自岳飛,韓世忠,吳磷,吳玠這些靖康年間的抗金名將相繼故去之後,南宋偏安已近百年,在與金國的軍事對抗上處于下風,特別是十三年前,鐵木真剛剛稱成吉思汗,派四子拖雷聯絡大宋,南北夾擊大金,參知政事韓陀胄主持北伐,結果幾十萬人打不過人家十萬人,韓陀胄更被楊皇後和禮部尚書史彌遠聯手斬殺,做了甯宗趙括的替罪羊……

    有了先例在前,老大臣們誰也不敢再提什麼聯蒙滅金,掌管大宋軍權的樞密院更是嚴令襄陽守將孟宗政,不得擅自輕啟事端,襄陽形式驟然緊張……

    如此一來,武三通說要去襄陽助郭靖一臂之力,倒也算是個好借口。至于他跟著去是為了抵抗金軍,還是為了勾搭自己的干女兒何婉君,只有他自己知道。

    唐傑冷眼旁觀,覺得這武三通也挺可憐的。本來武三通直逼何婉君大了十歲,只因為年輕時一次行俠仗義,救了何婉君一家,于是被何婉君的父親認作把兄弟,並讓武三通做了何婉君的干爹。

    當時武三通剛和三娘成親不久,而何婉君只是個十歲的小女孩。武三通那矮矬子礙不住把兄弟的面子,就認了何婉君做干女兒。

    沒幾年,何婉君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美人,武三通見干女兒一天比一天出落的漂亮,那心里就多了層平時不敢想的心思,而且越來越後悔。對于他來說,陸展元的死或許並不是一件壞事。

    閑話少說,唐傑跟著郭靖他們一起去襄陽。半道上,郭靖問,“過兒,這些年你倒是怎麼過來的?”唐傑心想,我是怎麼過來的?我中彈犧牲後,莫名巧妙的就過來了。不過我跟你說這些,你會相信麼?算了。

    唐傑撿苦的說,聽的眾人傷神。尤其是郭大小姐和小程穎,兩小丫頭從小就是千金小姐沒吃過苦,聽唐傑說的可憐,紛紛為他落淚,搞得唐傑都懷疑自己說的是不是太誇張了。

    半道上,郭靖擔心唐傑從小混跡鄉野,不會騎馬,本來還想和唐傑共乘一匹馬。結果唐傑哈哈一笑,動作十分熟練瀟灑的翻身上馬,無論郭靖忽快忽慢,唐傑總是沒有被他落下。

    “哈哈,過兒,沒想到你的馬術這麼精湛!”郭靖自小就在蒙古的鄂爾多斯草原上長大,騎馬對他來說,就像吃飯睡覺一樣。唐傑這小子竟能不被他甩開,這樣的表現只能讓郭靖高興,不過卻讓一個女人起了疑心。

    唐傑以前還曾代表不對參加馬術比賽並奪冠,現在重生到了南宋,又有機會騎馬,當然要賣弄一下了。期限還很得意,後來聽郭靖這麼說,心里轉念一想,剛才老子瞎編的那麼慘,楊過那小子是個連飯都吃不飽的乞丐,怎麼會騎馬,還有這麼好的馬術?露餡了!

    “啊?我以前幫有錢人家趕過馬車,偷偷學來的。”趕緊匆忙的找了個借口,免得讓聰明過人的美**黃蓉看穿。

    記住啊,老子現在是楊過,不是唐傑。沒事不要瞎顯擺了,免得穿幫了,郭大俠的降龍十八掌那威力就像導彈,黃女俠的落英神劍掌雖然沒那麼厲害,可也跟手榴彈差不多,萬一他們夫妻兩個一發飆,把絕世神功用到老子頭上就不好了。老子現在手頭上可沒有AK-47和他們夫妻對抗。

    唐傑在心里自言自語,沒察覺黃蓉已經策馬來到他身邊,微笑的看著他,很詭異,只讓唐傑心里發虛,***,這豔如桃李,心如狐狸的娘們,不會看穿了老子就是一冒牌水貨了吧。

    正當唐傑膽戰心驚,不知如何蒙混過關之時,俏黃蓉已經左手一揮,按住了他的後頸。唐傑心中一驚,還以為俏黃蓉當場就要動手,更是猶豫著要不要反抗。

    算了,根本就不是這娘們的對手,法海反抗個屁啊!把全身緊繃的肌肉放松下來,沒有絲毫的防備的樣子。

    俏黃蓉的確對唐傑的表現產生了懷疑,剛才那一下只是試探,哪料到唐傑只是緊張了一下子,絲毫不做防備。俏黃蓉可是狐狸精轉世,七竅玲瓏心,沒那麼好糊弄的,拉住唐傑的領子,讓所有人先都過去,這才把嬌豔的紅唇湊近的唐傑的臉龐、、、

正文 第十三章 郭夫人,你走光了

    且說唐傑這騷包一時顯擺過了頭,露了馬腳,被聰慧機敏的俏黃蓉抓住破咋,女人找個沒人的機會,嬌豔的紅唇湊近的唐傑的臉龐,笑問道,“小子,你究竟是誰?”

    麻煩了,這娘們果然看出來了。不過唐傑前世能成為特種部隊少校指揮官,那心理素質當然沒的說,豈能被黃蓉三言兩語給唬住了。

    “郭夫人,你在說什麼,我是楊過啊!”唐傑片刻之後就恢複了平靜,以裝嫩的口氣回答。那眼角還不老實的在中原第一豔婦的身上游蕩,這是的黃蓉年不過二十六七,比唐傑的真實年齡大不了三四歲,更是人比花嬌,身形極盡婀娜,曲線如瀑布般流暢完美,她的腰身別纖長,且出奇地使人感到柔軟好看,一雙腿特別長,緊緊地夾著馬背,教人一見難忘,胸脯極為豐滿和高挺,充滿誘惑的魅力。

    尤其是兩人現在的距離實在太近了,黃蓉的對襟里,小半條乳溝讓唐傑盡收眼底,乳肌的膚色,比剛出鍋的豆腐還要水嫩,光是那小半條深溝,就能埋下一節手指,還有那迎面撲來的**體香,即使唐傑還沒破了童子功,可他也知道那是女人的肉香。***,郭靖那傻人的豔福,咋就這麼誇張呢!天天摟著中原第一豔婦睡覺,那要羨慕死多少男人啊。

    “少給老娘裝蒜!你郭伯父是老實人。老娘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俏**嬌笑著,“你一個連飯都吃不飽的乞丐,怎麼會有如此精湛的馬術?別跟老娘說你曾經幫大戶人家趕過馬車,這馬術是偷學來的。我大宋不比金國,更比不上蒙古,從來就缺馬,嘉興府能用上馬車的人家,沒有幾家,即使家里有馬,那也是跑不動動道的劣馬!說!你是不是和你爹楊康一樣,投靠了金國。”

    我靠,這黃蓉一口一個老娘,還真潑辣啊。唐傑前世身為軍人,自然知道大宋自趙匡胤立國之初,就急缺戰馬,到了南宋,馬匹更是成了用黃金也極難買到的稀罕物。編個借口路出這麼大破咋,這黃蓉還真是聰明了得。

    “郭夫人,我真的不是什麼金國奸細,我曾經給一個大商人家趕過馬車,那家大商人和金國人有聯系,家里也有不少好馬,如果你不相信,我走就是了。”

    唐傑跳下馬背,往回走,黃蓉一看這還了得,這小子要是走了,郭郎還不把這筆帳算到我頭上。趕緊素手一伸,抓住唐傑的衣領子,把他拽上了馬背。

    “楊過,也許是我多心了。好了,看在穆姐姐的份上,我也不會讓你流落街頭的。剛才的事,不要讓你郭伯父知道了。”

    嘿嘿,原來這美豔潑辣的**,怕老子給她老公打小報告。有趣有趣,以後只要黃蓉這小娘們再敢給老子臉色看,我就用這一招對付她。

    “知道了,郭夫人。”唐傑應了一聲,又指了指黃蓉的胸口,“郭夫人,你**了。小說整理發布于”

    黃蓉對新鮮詞彙的反應能力不怎麼樣,“**?啥叫**?”黃蓉先是楞了一下,結果看到唐傑指著她的胸口,一低頭,對襟的開口處,一抹雪白,半條深溝露了出來,黃蓉俏臉緋紅,難怪這小子剛才說話心不在焉的,原來,壞小子盡往哪里看……

    經過這麼個小插曲,黃蓉的小半春光都讓唐傑這大齡童男看了去,俏**黃蓉在唐傑的面前,也不好擺出一副長輩訓晚輩的架勢,沒有主動去找唐傑的麻煩。

    一行人路過嘉興煙雨樓,已是日落西山,故地重游,郭靖,黃蓉,還有柯瞎子都感慨娘多。于是大伙決定今晚就在此留宿。

    三娘見唐傑一身乞丐裝束,連煙雨樓的小二都有些瞧不起他,就想拿大小武的衣服給唐傑將就將就。可唐傑是瘦高個,大小武卻跟矮矬子武三通一樣的身板。沒辦法,三娘只好領著唐傑上街給他買些衣物。

    能與溫柔端莊的三娘單獨相處,唐傑當然高興。他剛才可是在破窯里差點和三娘成就了好事,還擔心三娘因此一時不會兒不會再搭理他,沒想到三娘對他如此的體貼。

    一路上唐傑都正正經經的,生怕自此唐突佳人。等兩人買好衣物回到客棧,三娘又給了店小二一些碎銀子,讓小二給唐傑准備好洗澡水。小二看在銀子的面子上,一一照辦。兩人這才上樓回房。

    這時,武三娘突覺一陣頭暈目眩,玉手緊緊抓住扶手,差點暈了過去。“三娘,你怎麼了?”唐傑低呼一聲從後面一把扶住**,一股女人濃郁的幽香之氣頓撲鼻中,比起郭大小姐蘿莉型的那種極淡的清香居然好聞得多,手臂上更是枕著三娘高聳堅挺的玉峰,小腹緊貼著女人的豐臀,雖然隔著兩人的衣衫,但依然很火熱,想著在破窯里兩人的銷魂,唐傑下面有反應了。

    “別……別這樣,會讓人看見的。”三娘俏臉如虹,沒想到這麼快就和眼前的少年發生了第二次親密接觸,難道這一切,都是老天已經注定好了的安排麼?

    武三娘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自己現在有多麼的不雅,她想掙紮,卻因為重傷未愈又陪唐傑上街買衣服太過勞累,冰魄銀針的余毒發作,身子此刻沒有半分力氣。

    唐傑能感覺得到懷中**的身體狀況很糟糕,他甚至還聽到了樓下食客們的議論聲。

    “***,樓梯上那哥小子,破衣爛衫的像個乞丐,沒想到卻又如此豔婦投懷送抱,這等好事,怎麼就偏偏沒砸在俺的頭上!”

    “就是,你們看看他懷中的小娘子,那身段,比春風一度里的賽貂蟬還誘人!嘖嘖,一看那腰臀,就知道這小娘子是個會生兒子的。”

    “什麼小娘子,依我看她是哪家大戶從窯子里買回來的小妾,趁著老爺不在身邊,勾引自己家的伙計……”

正文 第十四章 第二次親密接觸


    樓下食客們的議論越來越大聲,內容也越來越露骨下流。唐傑這回可算是長見識了。難怪千年後,國人的國罵內容是如此的豐富,敢情都是從老祖宗那兒一代一代傳下來的。

    所謂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旁人的閑言碎語最是傷人,唐傑已經明顯的感覺到,懷中武三娘妖嬈的身子顫抖不已。唐傑上了兩步樓梯,從前面把三娘抱在懷里,發覺她雖然已經為人妻人母多年,卻還如此豔麗無比,如少女般容易害羞。心中一呆,只覺得血氣上湧,好不容才壓下去。

    “三娘,別聽這些閑漢亂嚼舌根子,你的舊傷又發作了麼?要不要緊?要不我抱你上樓去。”

    “啊!別……別我自己能走。”唐傑覺得熱,三娘比他更熱,剛才少年從後面抱住她的時候,她的豐臀正貼在少年結實的小腹上,唐傑的體溫,讓三娘感覺火燙的要命,片刻,男人下面的東西就迅速抬頭,直往女人的屁股溝里鑽……那**碰觸的瞬間,更是讓**三娘身子一抖,靈魂都要出竅了。連忙顫聲阻止了身後的少年,掙紮著自己想站穩腳跟。

    唐傑歎了口氣,這地方,也不是勾引**人妻的好地方。碰巧這時候郭大小姐聽到唐傑的聲音,從房間里跑了出來,“楊哥哥,是你回來了麼?”

    武三娘趕緊蹬蹬連上好幾級樓梯,與唐傑拉開了距離。生怕小郭芙會看到什麼。唐傑無奈的笑了笑,這南宋時候的女人,也太講究男女授受不親了吧。

    小郭芙模樣長得好漂亮,才認識唐傑幾天就特粘人。只可惜唐傑現在是十三歲的身子,二十三歲的心靈,對才十歲出頭的小蘿莉郭大小姐,實在提不起那邪惡的興趣。倒是武三通那矮矬子的兩寶貝兒子,口角流涎的圍著郭大小姐亂轉,嘖嘖。

    和郭大小姐打了聲招呼,唐傑回房,洗了個澡,換了身新衣服。小郭芙在門外喊他一起過去吃飯。見此刻的唐傑居然是一名異常英挺的少年郎後,居然害羞的小臉通紅,好半天才低著頭,玩弄著衣角,“楊。楊哥哥,我爹娘讓我喊你去吃飯。”

    瞧著郭大小姐這模樣,唐傑心想小丫頭這麼笑就春心動了,呵呵,以後這老郭家的上門女婿,十有八九是我唐傑了。

    等到郭靖黃蓉看到穿戴一新的唐傑,居然與以前的楊康有七分相似,另有三分卻極像穆念慈,更加認定唐傑就是楊過了。

    “好!好!錯不了!你和我那兄弟長得真像!”郭靖興奮的直拍唐傑的肩膀,“過兒,你放心,我一定把我的本事全傳給你!”

    靠!那敢情好,降龍十八掌的威力,跟小型導彈差不多,最好把你一身的功力也傳給老子,那老子就不用練功練得那麼辛苦了。

    而三娘見唐傑如今成了英挺少年郎,一代射雕大俠更是要把全身的本事傳給他,心里也替唐傑歡喜,再想到她和唐傑的兩次親密接觸,更覺臉紅。

    而何婉君一直有些怕武三通這矮矬子,卻與三娘感情極好,兩人年齡也只差了五歲,見三娘蒼白的臉色顯出一抹嫣紅,忙道,“干娘,你怎麼了,身子不舒服麼?”

    “沒。沒什麼。好像是冰魄銀針的余毒還沒弄乾淨。”其實她的毒早就被唐傑吸乾淨了,只是在和李莫愁拼斗的時候,瘦了點內傷。“

    黃蓉連忙幫三娘把脈,笑道,“姐姐只是受了些內傷,我開幾幅藥就沒事了。”三娘笑了笑,又見兩個兒子和郭芙有說有笑的,心中一動,笑著對黃蓉說道,”妹子的醫術通神,我倒是不怎麼擔心自己,就是我那頑劣的兒子,我夫妻二人本事不行,我擔心他們兩個不成材,所以,所以我想讓大小武拜在你和郭兄弟的門下。”

    “這事啊,我倒沒什麼意見,不過不知道武兄怎麼想?”郭靖笑了笑,轉過頭來問矮矬子武三通。武三通一聽妻子說他沒本事,火就上來了,***,到了晚上,看老子有沒有本事?不過,像他這般外型上有缺陷,心里自卑很重的男人,一般對外人不敢怎麼樣,只會關起門來喝悶酒拿自己老婆出氣。“那可真是我家那兩個小子的福氣了。你們兩個小畜生,還不過來拜師?”

    唐傑心想完了,老武家這兩個寶貝還是成功的留在了老郭身邊。這曆史究竟能不能改變,老子可不想重複楊過的命運,變成一個獨臂廢人。

    大小武一聽,大喜過望。能不能學到郭靖黃蓉的一身本事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以後可以和郭大小姐天天在一起了。武大郎武敦儒長得和武三通有些像,今年十四,比唐傑的生理年齡還大一歲,個頭卻是又矮又粗,武二郎武修文倒是長相隨了三娘,比唐傑小一歲,還大一歲,個頭卻差點趕上唐傑了。長得也挺英俊的。

    看著這兄弟倆,唐傑就想起了另一對武大郎和武二郎,這老武家的基因還真奇怪啊,逢單就又矮又丑,逢雙就高大英俊。呵呵。

    兩兄弟正要對郭靖施拜師禮,郭靖卻身手攔住了他們,笑著望著唐傑。唐傑明白他的意思,上前就要拜師,郭靖卻道,“過兒,你就不用跪了,向我敬茶一杯就行了。”

    唐傑心想還是老郭是厚道人啊,照辦。武大武二見師父對唐傑如此厚愛,心里挺不舒服的。對郭靖施了拜師大禮,唐傑就在郭靖的身邊站著,就好像大小武是在給唐傑下跪一樣。

    “好!從今天開始,你們和楊過就都是我的弟子,楊過入門在前,是你們倆的大師兄,過來向大師兄見禮。”郭靖今天出師收徒,心情很好。

    “拜見大師兄!”大小武又對唐傑鞠躬作揖,唐傑笑道,“見過兩位師弟!”身手去扶大小武,兩人卻用上了暗力,身子絲毫不動。

正文 第十五章 郭靖也重男輕女


    喲呵,這兩小子是要給老子一個下馬威啊!唐傑一看這兩小子果然像金大爺書里說的那樣,都是為了一個女人就可以兄弟相殘的主兒。老子還是他們的母親的救命恩人,就這種態度?整個兩只小白眼狼。

    大小武見他們已經給了唐傑一個下馬威,也不敢在郭靖黃蓉面前做得太絕。自己就起來了,兄弟兩個一左一右呆在郭大小姐身邊,變著法兒哄郭芙開心,只可惜,郭大小姐的眼睛一直悄悄的飄向唐傑,弄的兄弟兩人好生郁悶。

    唐傑既然拜了郭靖為師,那柯瞎子就算的上是她的師公了。給那老瞎子敬茶的時候,老瞎子還朝他直哼哼,***,老瞎子武功不咋的,脾氣倒不小。八成是看在我那名義上的死鬼老爹的份上,才對老子哼哼唧唧的吧。

    天字第一號房內。老實人郭靖正在給她老婆洗腳。自從拜堂成親的那一天起,郭靖就迷上了老婆黃蓉的一雙美腿玉足,黃蓉的小腿曲線柔美,玉足小巧精致,摸上去柔嫩細滑,郭靖摸了十年,還是百摸不厭。只把黃蓉摸得舒服的呻吟出聲,郭靖才把毛巾擰干,把黃蓉的小白足擦拭乾淨。笑道,”娘子,我收過兒為徒,你是不是不高興啊,剛才我見你好像有話要對我說。”

    不愧是在一起生活了十年的夫妻,雙方彼此都太熟悉了。黃蓉等郭靖倒完洗腳水回來,才小聲道,“郭郎,我覺得還是不要讓楊過習武的好,咱們讓他吃穿不愁,用心讀書,將來考取功名,這樣也算對得起穆姐姐了。”

    “你是怕過兒像他爹一樣,走歪路?”郭靖笑著問,黃蓉也沒說什,算是默認了。郭靖又笑道,“武功沒有什麼邪派正派之分,關鍵是習武之人用它來做什麼。我親自來教導楊過,我不信他會走歪路,再說康弟後來不是幡然醒悟可麼。楊家槍是鐵心叔父的心血,我不能讓楊家的家傳武藝失傳。”

    郭靖聲音洪亮,唐傑的房間就在他們隔壁,這些話都聽的清清楚楚,瞧人家郭靖,果然是厚道人,從不拿有色眼鏡來看人。

    “我是想讓過兒,先讀書學會做人,然後在教他武功。瞧你說的,你大老爺永遠是好人,就我是那小肚雞腸的長舌婦。”黃蓉捶了一下郭靖的胸膛,嬌羞無限。

    郭靖就喜歡黃蓉這幅模樣,都已經是兩個女兒的娘了,身材也如**一般豐腴婀娜,卻有著少女一樣的嬌羞。

    “蓉兒,其實我選擇楊過來繼承我的衣缽,是覺得他天賦極高,人又遠比大小武聰明,方才大小武想讓楊過難看,過兒卻忍了下來,證明他和他爹不一樣,過兒是哥懂得謙讓的厚道人。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郭靖是厚道人,以為唐傑和他一樣厚道,自然看好他了,可他老婆可不和他一般想法。想起今早上唐傑偷窺她外洩的春光,胸口那兩團豐滿就有些火熱,那小子偷看人家胸部,看的那樣起勁,他也算是厚道人?

    有些話妻子也不好向丈夫明說,只能讓它攔在肚子里。

    郭靖歎了一口氣,“只可惜你沒給我生個兒子,要不然我也不會想把我的一身絕學這麼急的傳給楊過了。”

    哦∼,誰說郭靖沒心眼來著,人家那是憨厚的外表下藏著一顆內秀的心。“好啊,怪不得你那麼喜歡楊過那小子,你就是怨我沒給你生個兒子!“

    黃蓉一聽這話就覺得委屈,特委屈,生不出兒子來能怨我嗎,妖怪也只能怪你們老郭家風水不好。”我是沒給你生個兒子,可我為你生了兩個女兒,芙兒和香兒(郭襄的襄字不好我改了)那點比不上男孩子,我看我女兒就比武三通的兩個兒子強。“

    郭靖一聽樂了,這人和人那要看和誰比了,武家的兩個傻小子能和楊過比嗎?就是我小時候也沒他們兩那麼笨。”娘子小聲些,別讓武兄和三娘他們聽到了。“郭靖趕緊制止老婆繼續發火,賠笑道,“我不是埋怨你沒生兒子,咱家的兩個閨女都很可愛。你就別生氣了。”

    (郭破虜是失敗的龍套,我把他喀嚓了。)

    黃蓉火小了些,也知道郭靖他們家九代單傳,她和郭靖成親十年了,連生了兩個女兒,就是沒生出一個帶把的小子,她這個郭夫人也有壓力啊,襄陽守將孟宗政大人,已經多次慫恿郭靖納妾了,要是郭靖哪天沒忍住,納了幾房小妾回來,要是小妾搶先生出了兒子,那她黃蓉郭夫人的名號可真要讓賢了。

    唉,穆姐姐,還是你比我強啊,你生了一個兒子,強過我生的兩個閨女。

    “郭郎,咱們還年輕,你要真想在要個兒子,我,,我給你生一個就是了。”黃蓉低眉順耳,語帶嬌羞,那小模樣就像剛成親那一晚一樣。郭靖上前抓著她圓滑的香肩道,“娘子你真是太好了,那咱們今晚,可要多多努力才是。”

    “呸!誰要和你努力,你自己和你那些未過門的小妾努力去吧。”黃蓉紅著臉輕罵了一聲。

    “這,我哪有什麼小妾,那些都是孟將軍的一時戲言。皇天在上,我郭靖如有絲毫對不住黃蓉,天打雷劈!”黃蓉連忙轉身舉手捂住郭靖的嘴,郭靖就勢在她手心輕輕一吻。黃蓉嬌笑著連忙縮手,”你什麼時候也學的不老實了!”臉頰暈紅,又羞又喜,神態動人至極。郭靖心中激蕩,慢慢將她拉入懷中。

正文 第十六章 隔壁的,你們能不能小點聲


    房中紅燭高燒,紫縷幔壁,羅帳低垂,春意四溢。一切都是那麼的有氣氛,郭靖摟著黃蓉,眼光炙熱而強烈,俏黃蓉不敢直接面對,緊閉雙目,兩腮桃紅,酥胸起伏有致,期待者丈夫的主動。

    郭靖索性放開手腳,爬上繡榻,在妻子腳旁跪下,抬頭向她望去,伸手撫上她纖細的小腿,只覺光滑潤澤,如撫美玉,不覺心中一蕩,一面摩挲,慢慢壓了上去。

    被浪翻滾,春意濃濃,隔壁的唐傑聽著夫妻倆交談議論之聲漸小,也知道兩人正在努力練習造人運動。把被子蒙著頭,不想聽。可的隔壁動靜越來越大,黃蓉的呻吟由壓抑變得高亢,郭靖的喘息由緩慢變得急促,和著床板吱吱呀呀的搖晃,交彙成一只交響曲,名字就叫做《大愛無言》。直聽的唐傑心煩意亂,輾轉難眠。忍無可忍之際,唐傑大叫一聲,“你們能不能動靜小點兒!”

    隔壁果然安靜了,不過還傳來幾聲竊笑,看來沒睡著的,不止唐傑一人。動靜小是小了,可運動依然在繼續,唐傑依然睡不著。穿越以來,接連碰上大小美人,可不是為人妻為人母,就是小蘿莉,偏偏自己借屍還魂的這副身體,現在還是個十三歲的小子,唉,看來我唐傑這大齡處男的帽子,還要帶上兩年。

    別人夫妻男歡女愛,唐傑只能羨慕,卻管不著。正郁悶的睡不著覺,這時,只見黑影閃動,什麼東西從窗中竄了出去。唐傑大驚,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輕功?哪里來的高人?

    只見屋簷下倒立一人,頭下腳上,正是方才見過面的西毒歐陽鋒。他的身子搖搖晃晃,好象隨時都會掉下來。唐傑大驚,就要喊郭靖過來救命,喉頭一疼,突然變啞巴了。

    ***這才是高手啊,咱苦練七年的擒拿散打硬氣功連一點發揮出來的機會都沒有。

    “克兒,別怕,叔叔這就帶你回白駝山。”歐陽鋒抓住唐傑的後心,將他輕輕放在屋頂。唐傑心想你個老瘋子,你兒子早死了,老子還要忙著把老郭家的金錢美人,武功秘籍全騙上手,可沒功夫陪著你這老瘋子,滿天下做乞丐去。

    唐傑小腿一伸,踢中一塊瓦片,瓦片順著屋頂滑下,摔個粉碎。聽到聲響,西邊郭靖房里有人驚呼一聲,“誰?”接著就是急急忙忙的穿衣服的聲音。

    西毒歐陽鋒知道行蹤已經洩露,又害怕郭靖夫婦,顯然是老小子在上次華山論劍之時,在郭靖手上輸的特慘。以至于他現在瘋瘋癲癲,卻還認得郭靖。

    歐陽鋒不敢逗留,當下抱著唐傑奮力疾奔,轉瞬即逝。唐傑反抗,此時唐傑要是能開口說話,她真想罵郭靖兩句,***你個郭大傻,穿個衣服都這樣慢騰騰的,是不是剛才和黃蓉做運動做得沒力氣了?真他媽腎虧啊你!

    歐陽鋒把唐傑抱到城外的荒地,這才將他放下,解了唐傑的啞穴。

    唐傑知道了歐陽鋒的厲害,心里害怕的要命,倒不是唐傑怕死,他記得在金大爺的書里,歐陽鋒叔侄兩人都是玩蛇用毒的高人,想著被成千上萬條蛇活活咬死,特戰英雄有些毛骨悚然,唐傑當年讀書的時候,還以為歐陽鋒是老印度阿三,可金大爺明明說歐陽鋒是西域白駝山人,印度就是古代的天竺,在吐蕃的南邊,和西域隔著千山萬水,看來金大爺也是個大忽悠。

    再想想歐陽克的娘,那個叫施姬姬的神秘女子,和歐陽鋒傳出叔嫂戀情的女人,很懷疑這女人是個印度人,不然歐陽鋒玩蛇的本事是從哪里學來的呢?更何況叔嫂通奸在大宋可不是誰都敢干的事兒,要不然武二郎和潘金蓮早就一起裹進一條被子里去了。可歐陽鋒的嫂子就敢勾引他,由此可見歐陽鋒的嫂子極有可能是開放大膽的外籍女友人。

    “歐陽,,歐陽老爹,我,,我真的不是你的兒子歐陽克,你找錯人了。”唐傑結結巴巴的,讓他喊歐陽鋒為爹,他還真不好意地喊出口,不喊他爹,又怕歐陽鋒這老瘋子發瘋,放幾條蛇出來咬他,于是就有了歐陽老爹這個稱呼。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克兒。克兒和郭靖那傻子一般年紀,而你還是個十來歲的孩子。”歐陽鋒撫摸著唐傑的頭,微微歎息了一下。

    我靠!這老小子怎麼又正常了?那你還把老子弄到這兒來干嘛?

    “你和克兒小時候很像!克兒小時候,總是纏著我教他練武!”提到兒子歐陽克,歐陽鋒不禁眼中濕潤,想來他心里也是很想認歐陽克這個兒子的,只不過歐陽克的母親是他的大嫂,他背著兄長和嫂子珠胎暗結,這種羞于啟齒的事情,自然不能大白于天下。

    “來!我教你一些運氣法門,你照著練習,”說著,歐陽鋒就把蛤蟆神功的入門心法傳授給了唐傑。我靠,這可是正宗的內功心法啊,只可惜都是七言一句,跟唐詩似得,內容不甚清楚,唐傑也弄不明白,只能像背詩詞一樣死記硬背。

    “你這孩子真是聰明得緊,一教便會,比老子當年親生的兒子還要聰明。”一和人談論起武功,歐陽鋒就重新變得癲狂起來。

    說完,歐陽鋒蹲低身子,趴在地上,像蛤蟆一般咕咕地叫了三聲。接著,他身子突然騰空,雙掌推出,但聽得轟得一聲巨響,十余丈開外一棵大樹被轟的粉碎,只激得灰泥彌漫,碎木飛揚,久久不息。

    見此情景,唐傑突然想起星爺拍得影片《功夫》中的那個火云邪神,該不會就是以歐陽鋒為原型的吧。這蛤蟆神功丑雖丑了點,沒有降龍十八掌那麼拉風,不過威力倒是挺嚇人的,比小鬼子的迫擊炮彈還強一點。

    “怎麼樣?我這蛤蟆神功厲害吧,照著我剛才傳你的內功心法,還有我剛才示范的招式,你也來練練。”歐陽鋒的身子仍然騰空著,笑著對唐傑道。






















0.016869068145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