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獵豔之扣B美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飛機準時起飛,處於一個合格的狼人的素質,我環顧了四周,至於環顧什麼,
你們懂的!

    只可惜經濟艙就是經濟艙,除了跑業務的,就是跑培訓的,除了民工兄弟團,
就是老年旅遊團,邊上雖有個眼鏡女,戴眼鏡的知識份子估計也就這樣啦,哎!
洗洗睡吧!
       
    不多久一個空少的聲音傳向我身邊的眼鏡女,「你好,女士,麻煩關掉你的
ipad。」
       
    「ipad又不是手機。」
       
    「不好意思,所有電子設備都要關掉。」
       
    「哎!坐飛機真沒意思。」

    說完,眼鏡女無賴的關了ipad,順便也摘掉了眼鏡,這一摘,把狼友我
亮瞎了,瞬間精神了,柳眉,杏眼,粉鼻,溫唇,神似董潔,再加上素顏的清純。
剛才真是瞎了我的狼眼。
       
    根據狼族生存法則,下一步應該是搭訕。正捋著下巴發愁,裡排的這位眼鏡
女對我說:「你好,麻煩幫我把大衣放到上面的行李架裡,可以嗎?」
       
    這時我才得機會正眼望過去,退卻大衣的她,上身一件大紅的修身羊毛衫,
下身一件棉黑絲,身材嬌柔,且凹凸有致,微笑的她還多了兩個酒窩,哎呀我去,
魅力不可抵擋啊!

    「願意效勞,還有別的要放的嗎?」其實本意是調侃她身上那件紅色羊毛衫
是不是也要放進去。

    「沒有了,謝謝!」

    「美女是出門旅遊,還是工作?」

    「出差辦點事。」
      
    「巧啦,我也是出差。咦,你也是果粉吧,見你手上帶著iwatch,剛
才還看著iPad,估計你口袋裡還有台iPhone吧!」
      
    「真行啊你!你也是果粉?」美女睜大眼睛,顯然來了興致。
      
    「嗯!自從約伯斯推出了iPhone4,我吃水果就只吃蘋果啦……」
      
    在接下來的一連串關於蘋果的對話中,作為一名資深的狼友,我一邊保持風
趣的言談,一邊在醞釀一套「狼友行為可行性報告」,你們懂的!
      
    機會總是眷顧有準備的狼友。空姐推著餐車過來了,遞過餐點後,我風趣地
問到:「來杯約伯斯,怎麼樣?」
    
    美女笑了笑,「你逗的吧,蘋果汁就蘋果汁吧!」
      
    於是我佯裝大大咧咧接過蘋果汁,突然一晃,大半杯果汁直瀉到美女的大腿
上,接下來我也就如願以償的摸到了大腿,窩著手在那柔軟的禁區範圍內來回揩
油,真希望時間停止!

    兩三秒之後,我抬頭見她皺著眉頭的驚狀,心知此時不解鈴必前功盡棄。於
是屈笑著表情:「實在不好意思,這約伯斯也太喜歡你啦!」
      
    美女轉驚為笑,「算了,我自己擦吧。」

    一顆心落下來啦,隨後依然是以這種詼諧的方式來對付著無聊的旅程,當然
也越聊越開,離狼友行為越來越近。

    「我能看看你的iwatch嗎?上個月就想買一塊的。」
      
    「可以啊!」於是她抬起手,「你看!」

    自然的我又一次享受到揩油的樂趣,只是這次動作放緩了,放輕了,在
iwatch周圍的肌膚上,很自然的輕觸著,佯裝著生怕弄壞她的iwatch
的樣子,目光徘徊在她的手腕與臉神之間,偶爾能感覺到幾分手臂的顫動,同時
美女的臉蛋也漏出幾絲酥麻的神情!
      
    「嗯!這iwatch質感就是細膩,介面操作就是人性化,高大上應該就
是這感覺吧!」

    邊揩著油,邊還一本正經地評論著手錶,美女似乎也沒停歇之意,還跟著我
一起操作著iwatch,漸漸的兩人氣息也越來越近,尤其是她的氣息帶著襲
人的清新,弄得我狼心開始有些肆意,手撫觸地範圍漸漸變大,是時候開始了新
一番地攻擊。

    「哇,我從剛才就一直覺得你的皮膚非常的白嫩,現在觸摸上去還很細膩,
經常出差,能保養得如此水嫩,真是難得,你看我這皮膚粗得都快可以打磨石頭
了,不對,你這應該是天生的吧,保養出的皮膚都沒這麼滑嫩!」

    邊說還挑逗性地在手背和手臂上來回撫摸,時不時還輕輕的揉捏幾下。

    美女收回手臂,似乎是自戀地開始撫摸著我剛才撫摸的地方,還見她低著頭,
面色帶著嬌羞的笑容。

    我繼續了,「我有個朋友搞護膚品的,哪天介紹你給她做個產品模特,要不
你現在就把電話告訴我,我介紹你們認識,發點照片給他,我估計看了就會跟你
簽合同……」

    一連番的攻擊,美女臉色有些泛紅了,「你說話挺風趣的,也挺會贊人的。
要不等下飛機先加個朋友吧,我叫小苒。」

    我竊喜道:「我叫雷子。」

    隨後基本無所不聊了,看得出小苒是個開朗的人,也愛交流和說笑,真希望
她還是那種開放之人。

    慢慢的見她有些倦意,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要不你先休息會吧。」另一邊
我又叫來了枕頭和毯子。

    「謝謝,你還真會體貼人。」

    隨後她便側過頭去閉目養神了,臉上還帶著幾分愜意。
       
    如此嬌人,靜躺身邊,作為狼友,當時我的血液就跟水燒開了似的,內心那
個抓撓勁兒,輾轉反側,如何下手呢?

    愛神又一次眷顧,飛機因氣流突然顛簸幾下,小苒的毯子滑落下來,抓住機
會,我慢慢地撚起毯子,從下往上掠過她的大腿,輕撫著經過細腰,又佯裝不經
意觸碰到胸圍,此時我能感覺到她的氣息有些深沉,在經過腰際時還帶著輕微的
顫抖,感覺就是那種酥爽的顫抖。心想有戲!

    蓋好毯子之後,我也坐正了,也跟著閉目養起神來了。不過一隻手開始了地
下工作,不經意的越界了,並摸索著來到毯延下,繼而向裡潛行,當第三次觸及
到小苒的大腿,在整個手掌攀上去之後,索性停留了一會。

    要知道欲速則不達,這次隔著黑絲感受著大腿的溫度,順便留意著小苒的反
應,見小苒沒有抵抗之樣,我又開始了探索,魔掌遊蕩到腰際,慢慢揭開黑絲褲
口,手指順勢滑了進入去,這是第一次真正觸及到小苒的肌膚,腰際的皮膚比手
臂的更加嫩滑,更加柔軟,小苒似乎凝重了呼吸。

    指尖繼續潛行,觸碰到一層蕾絲面料,我調整了下早已錯亂的氣息,因為我
知道接下來的撫觸可以讓我窒息!

    手指緊貼肌膚壓下,指尖順勢將蕾絲挑開,一根手指,兩根手指,緊接著整
個手掌都進去了,簡直血脈噴張,掌心完全拂在小苒的冰肌之上,整個人似乎都
在被融化。

    再看小苒,她已將頭部又向裡偏了偏。

    我調整了下手掌方向,繼續摸索,來到相對開闊的三角地帶,手掌開始不聽
話的來回揉撫,似乎在宣佈此處已被佔領,小苒也跟著扭了扭細腰,稍勢調平了
座位,她這一平躺,我感覺手掌滑動不再那麼費力。

    當手指撫摸到某個角度時,指尖似乎劃過幾絲毛髮,就是這幾絲毛髮似乎在
牽引著我的魔掌相向滑去,毛髮越來越密,掌心的溫度也越來越高,小苒腹部的
起伏也越來越強烈,可是遊動的空間卻越來越窄,漸漸的感觸到一處溝縫,當我
在縫口處左右摩挲探路之時,小苒卻不禁夾緊了雙腿,溝縫因此變得更細,似乎
告訴我前方禁地,可越是這樣越是誘惑,狼性已經毫無束縛,索性心也不那麼忐
忑了,也不再壓制著氣息啦,果斷用拇指和中指撥開那道肉縫,食指順勢潛行。

    一瞬間便觸及到一個嫩嫩的花蕊,小苒隨即觸電般的全身一顫,眉頭緊鎖,
雙目緊閉,咧著嘴唇緊咬牙冠,攢著一股氣息,亟待釋放。

    別急,好戲才剛開始,還有你爽的,隨即我壓著花蕊不停地滑著圓,不時還
變換下方向,她的氣息越攢越深,最後我帶著些許力度一彈,小苒瞬間挺起了細
腰,伴隨著「喔……」的一聲,酥軟下來。

    看來她是爽到家啦,連我這個掌控之人也感同身受,全身酥癢,這時我不但
沒有停歇,趁著她酥軟放鬆的時機,拇指和中指掰開兩片濕柔的陰唇,陰戶全然
大開,二話不說食指就著氾濫的淫液一滑,幾乎大半根都被陷了進去,多麼溫,
多麼柔的花園呀。

    此時我真嫉妒我的食指,它氾濫著春心,正在這人間仙境中肆意搗騰,當觸
及到一處褶皺叢生的內壁時,只聽小苒急促地「哼」了一聲,憑資深狼友的經驗,
這應該就是終極目標。

    隨即我食指中指無名指三指並下,採用車輪戰術,不間斷的對它愛撫,時而
直線滑行,時而迂回前進,亦重亦輕,亦疾亦柔,同時未能進洞的拇指也沒閑著,
按壓在花蕊之上不停的往復滑動……

    再看小苒一手捂著嘴巴,一手緊抓扶手,神情恍惚了,額頭也冒出了汗珠,
終點近在咫尺,我卻想著來點小情節,見她氣息急促我便放慢速度,見她氣息稍
緩,我又加快速度,總之讓她欲求不滿,又讓她欲罷不能。漸漸的蜜洞中已經嚴
重水災,仔細還能聽到「嘖嘖」的蜜汁凝擠的聲音。

    不多久能感覺到陰道內陣陣收縮,小苒的臉上也出現了極度亢奮的表情,三
個手指受空間影響,越來越難活動自如,這時我決定開始衝刺了,保持著某種加
速度,力度也在不斷增加……

    突然小苒一手抓住我的手腕,全身緊繃,近乎僵直,陰道用力一收,差點沒
把我手指擠出來,接下來兩人就這麼靜靜的呆滯了五六秒,我退出了手指,小苒
腰部又抖了幾下,整個人便癱軟下去,喘著香氣。

    過了一兩分鐘小苒起身去洗手間,也不知道是無意還是有意,側身經過我大
腿時,人沒站住,手直接撐在我襠中,腫脹的小弟弟瞬間躺槍,真他媽蛋疼,見
小苒含笑拋了個得意的眼神,這……這是在報仇啊,又是在挑釁,叫你笑,古有
佳人才子三笑留情,今看我不讓你來個三笑留精!
       
    下飛機後,各自電話忙完工作事情,吃個飯便直奔酒店。
       
    透著磨砂玻璃隔成的浴室,一具妖嬈玲瓏的胴體在水霧中忽隱忽現,讓本狼
在遐想中血脈噴張,小弟弟早已不「含」而立。

    配合著她關水,打開浴室門的聲音,我陰著嗓門喊道:「娘娘架……架」

    「到」字都沒出來,我已經哽咽了,心臟似乎都快蹦出來了,因為出乎想像,
有一個極致誘人的尤物就這麼一絲不掛地盡顯眼前,她的肩鎖之地已然勾勒出線
條美感,兩座山峰圓潤挺拔,綿柔的細腰性感撩人,微翹的小屁股渾圓可愛,白
皙的大腿玉潤嫩滑!

    「看夠了沒有,結巴啦,在飛機上居然對哀家圖謀不軌,哀家定叫你求生不
得,求死不能!」

    都說女人在性愛上是道洩洪閘,一旦打開了那就肯定要氾濫!

    此時的小苒已不再是白天的小苒,引線點燃,絢爛煙花亟待綻放,扭著小屁
股,萬種風情,走到床前,順勢一躺,扶頭側臥,嬌媚地掠著鬢髮,矯情道:
「還不把哀家身上的蘋果汁舔乾淨。」
    
    「您不是洗……洗乾淨了嗎?」
    
    「難道你想抗旨嗎?」
       
    一下瞢了的我還是要感謝性福來得太突然,「不敢不敢!」

    於是我湊過去,慢慢地舔在大腿上蘋果汁沾過的地方,可我剛貼上舌頭,小
苒全身就顫抖了一下。

    剛沐浴完的小苒全身更加柔嫩細膩,仿佛就是一件藝術品,讓狼友我反倒拘
束起來,動作有些生硬,再看小苒,她一反常態,大肆地享受著舌尖上的快感,
盡情的展現出各種放浪的神韻,不時發出舒爽的呻吟。
       
    「噢……yeah,用力點,範圍再大點,嗯……okay,現在哀家的腳
好酸呀!」

    我會意地由大腿向腳尖滑去,貼著肌膚慢慢滑行,能感覺到小苒陣陣浪動,
適時的由舔變為咗,又輕咬一下,再愛護般的親吻一下,各種口攻層出不窮,弄
得小苒開始凝著眉頭「哼哼」不休。

    到了腳尖,開始時就像小女孩舔著棒棒糖一樣舌頭哷過每個腳趾,突然趁她
一股氣息沒呼完,索性一口含住了腳趾頭,大力地吮吸著,「爽,爽死哀家了,
快吃了哀家吧。有沒有爽過其他娘娘呀?」

    這騷妮子,不是想坑我吧!

    「稟娘娘,奴才的嘴巴是娘娘開的封,以後娘娘要他舔哪,他就舔哪!」這
應該算是過關了吧!
       
    「這幾天哀家這裡有些漲疼。」

    順著小苒迷離的眼神望過去,看到了兩座圓潤白皙的山峰,望著這兩座誘人
的山峰,足足有C啊,山頂上那兩顆紅櫻桃差點沒讓我流出口水,狼性遂起,戰
略大轉移吧,當我的舌頭貼住山腳,準備由下往上遊動時,小苒不禁晃了下乳房,
感覺就像一杯誘人的果凍。

    在舌尖挑過櫻桃的一瞬間,小苒又一次觸電般的顫抖了全身,緊接著我意猶
未盡的連續的在乳暈上滑著圓,小苒此時似乎攢著勁,屏息,當我忽地一口含住
她半個乳房用力一吸的那一瞬間,小苒終於忍不住浪叫出來,似乎全身血脈都被
打開。
       
    「舒……舒服,快,快流出來啦!」

    聽後疑惑了兩秒鐘,隨即腦洞打開,是狼友都懂的,於是滑下事業線,經過
平坦的腹部,進入三角區的腹地,慢慢的又舔到她的黑森林,真的流出來啦,一
道潺潺的蜜汁水跡,正逐漸往下延伸,如遇甘泉,我踮著舌尖逆著這蜜汁水跡向
大腿根部舔去。

    隨著我舌頭一踮一踮的移動,小苒的大腿根部也在一縮一放的抖動。

    當我即將到達洞口時,瞬間一股暖意從我襠下直達腦細胞,我扭頭一看,小
苒的紋唇已經含住了我青筋暴起的雞巴。

    見我驚詫地看著她,「看什麼,這傢夥像個狗尾巴一樣,立著在哀家眼前晃
來晃去,煩死了,我要吃掉它!」

    說完又津津有味地含弄起來,這尼瑪是要跟我比賽嗎?

    索性我也不在洞口摩挲了,舌頭一硬,直頂花蕊,頓時她就吐出龜頭浪叫一
聲,示意要報復我,於是接下來兩人開始了拉鋸戰,我又吸又舔,舌頭遊蕩在花
蕊與陰戶那條狹長地帶,而她在龜頭及馬眼處來回舔撥,兩人都是陣陣酥麻。

    慢慢的我加強了舌頭探洞能力,舌尖靈活的扭動著在陰道內翻動,而她受到
啟發似的,加深了入口尺度,可能她發現了每次經過我冠狀溝時,我的小弟弟急
速硬漲,於是專攻此處,每吞吐一次舌頭就要撥動一次,這樣的雙重快感足以讓
狼友欲仙欲死。

    再看看小苒似乎漏出個「你死定了」的眼神,而不甘示弱的我想出個辦法,
舌頭深入挑逗同時用手揉搓她的花蕊,讓她也來個雙重快感,如此往復氣勢在吞
吐與呻吟之間幾度易主,我的精關幾近打開,而她的蜜洞也有數次收縮,鼻子不
停的「哼」著快感,雙方都已耗費大量體力,最後居然是她先發動了總攻,將手
掌虎口套在我的雞巴上和她的嘴巴同時來回運動。

    這攻勢令我精關瞬間失守,隨即大股精蟲直湧小苒深喉。

    正當小苒要退出嘴唇,擺出勝利「V」的時候,「尊嚴」似乎上升到了第一
位,我勾起舌尖,憑著白天的印象專攻那塊最敏感的褶皺區域,同時加快手指揉
搓花蕊的速度,瞬間她的陰道也急劇收縮,將我舌頭擠出,陰部盡顯快意,氣息
凝滯,嗓子哽咽,將我全部精液盡收吞胃中。
       
    當兩人從各自的生理抽搐中緩過勁來後,「哀家要罰你隨地吐口水之罪!」

    聽完差點沒把我笑崩。

    「那,那你準備怎麼罰?」

    小苒看了看我半軟的小弟弟,「哀家要把口水吐回去!」

    說完又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我去!

    剛才就讓她佔了先機,再來一次我肯定守不住,加之現在我的舌頭都酸了,
這次絕對不行,我得反客為主,忽地一下我翻身躍起,反將她壓於身下,開始她
還顯驚狀,但見我舉起了龜頭,嬌媚之色即刻顯現,雙手環過我身後越扣越緊,
慢慢嘴巴便湊到我耳邊,輕輕咬了一下我的耳垂,輕輕嬌嗔道:「這樣吐口水才
有素質嘛!」

    我尼瑪,血槽瞬間回滿,小弟弟迅速進入戰鬥狀態!摩挲兩秒,找準了洞口,
直下陰道深處,在之前愛液潤滑的作用下,整根小弟弟瞬間沒入,小苒又是一聲
浪嚶,雙手扣得更緊,這下總算可以重整雄風啦!

    畢竟是剛剛高潮過一次,敏感度受到影響,我可以肆意的在洞中做著多角度
各種動作,快慢有致,相比之前多了幾分真正的享受的愜意,同時也為尋找一個
最合適的進出角度。

    小苒發出均勻的呻吟,「嗯……舒服……就這樣……嗯。」

    隨後我又將手攀撫在小苒的酥胸之上,不時揉捏下乳頭!小苒的細腰也配合
著我的幅度相應蠕動,以至於每一次活塞動作都是一種溫馨的交流。

    漸漸的,小苒的呼吸又開始凝重了,身上不知不覺已被香汗潤濕,「嗯……
好舒服!」

    見她有些不知足了,我湊到她耳旁,「親愛的,我開始啦!」

    於是我保持著剛才找到的一個合適的角度,並慢慢加速著我兩性器的結合,
小苒呼吸開始錯亂了,眉頭又一次緊鎖起來,為了讓身下的尤物更加舒爽,我又
將嘴唇吻了過去,舌尖撬開了她的嘴唇,並和她的舌頭交織在一起,纏綿揉動。

    手掌加大了撫摸力度,壓著乳頭揉著圓。

    在上中下三路火力齊開的狀態下,小苒已經加速迷離了,「啊……頂得我好
爽!」

    小苒氣息越攢越深,我的速度越頂越快,小弟弟越發硬實,陰道內又開始了
陣陣收縮,精蟲聚集,我沉下身,讓兩人全身緊貼,讓結合更加深入,數十次活
塞運動之後,小苒哽咽得連呻吟聲都越來越弱,「親愛的,我來了!」「嗯,都
進來吧,都給我吧,讓我替你保護它們!」

    隨即精關再開,另一半精蟲直沖子宮口,同時我能感覺到另一股暖流,正向
小弟弟襲來,煞是溫暖!此時屋內只剩兩人的喘息聲……
       
    天濛濛亮,我漸漸醒來,又尼瑪「早博」了,看著懷中昨晚被滋潤過的胴體,
淫靡氣息尚存,精蟲上腦,性趣橫生,不等她蘇醒,小弟弟又一次進入了她的秘
密花園。

    「討厭!你輕點兒。」

    接下來,我們又進行了一次溫馨的「交流」!


                                 【完】

















0.018507957458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