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小女奴物語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寧靜的清晨,在東方,太陽才剛剛露出了一個點,天空還泛著魚肚的白色,
在東亞國西部的一個小鎮上,當大部份的人還在睡夢中的時候,一群特殊的少女
們卻已經開始了忙碌的一天,而她們的總稱,則被叫做女奴。

  小鎮的東區是住宅區,而就在住宅區中的一個普通的民宅裡面,一個可愛的
女奴剛剛睡醒。從那潔白的床單上爬起來的小蘭,是這個可愛的女奴的名字,藍
色的秀髮用一根白色的絲帶繫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樑,臉上的容貌幾
乎完美,足可以令任何的男人心動。

  如果這時候有人順著少女的脖子向下看的話,可以見到一個項圈,在項圈之
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小蘭的女奴編號:KL01120,而繼續往下看,
則可以看到少女那雪白的、足有饅頭大小的胸部以及胸部少粉紅色的乳頭。

  因為沒有穿著任何的衣服,所以繼續順著少女的身子往下看,就可以看到少
女那白色的小腹,以及少女們最羞恥的部位,嫩紅色的陰唇,以及少女乳白色的
翹臀。而在翹臀之下,則是少女纖細修長的雙腿,以及那毫無瑕疵的玉足,至於
少女那纖纖玉手,更是猶如由白玉打造的一般,毫無瑕疵的地方嫩白得讓人想吸
吮到自己的嘴裡。

  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少女女奴小蘭乖巧的從地板上站了起來,然後她便看
了一眼床上的那對中年夫婦,莫度,以及莫度的妻子閆妮。

  「要開始給老爺和太太做早飯了呢!」

  女奴的作用主要有兩個:其一,主人們的玩具,第二,主人們的工具。而現
在的小蘭,則是要發揮作為主人們的工具時候的職能,給主人們做早飯。

  雖然普遍意義上來說,大部份人對女奴對自己的稱呼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除了直接稱呼主人之外,稱呼男性主人老爺,稱呼女主人為太太,稱呼主人的母
輩為老夫人,稱呼主人的父輩為太老爺等等。當然了,也有一些人會惡趣味的叫
女奴用別的稱呼稱呼自己,比如什麼父親啦,哥哥啦,以及船長啦等等……

  裸體的身體上穿上了女奴們可以穿的唯一的一種衣物——圍裙,可以遮住自
己的乳房和腹部,但是少女光滑的脊背、富有彈性的嫩臀、修長的雙腿以及纖細
的胳膊依然露出著。之後,小蘭走到了廚房,從冰箱裡面拿出了做早飯的食材,
開始做起早飯來了:『老爺喜歡的是綠豆粥和麵包,太太喜歡的是雞蛋餅和水果
拼盤,還有每天必需的牛奶。』

  準備好了主人們的早飯,小蘭又回到主人們和自己的臥室,拿出了主人的衣
衫之後,開始叫主人們起床:「老爺、太太,早上了,該起床了。」少女用著可
愛玲瓏的聲音叫著自己的主人們起床,雖然那並不大的聲音一次是沒有效果的,
但是小蘭是很有耐心的,所以在叫了七次之後,小蘭的主人們起床了。

  「小蘭,幾點了?」還沒有完全從夢鄉脫離出來的男主人問著小蘭。

  「回老爺的話,已經七點半了。」小蘭微笑的說著,並且將主人要穿的衣服
奉上。

  穿好了衣服之後,男主人和女主人來到了飯廳,並且在小蘭將飯桌邊的椅子
拉開之後坐了下來,開始吃飯。

  「小杜還沒有起床麼?」看到自己的兒子座位上沒有人,小蘭的女主人一邊
喝了一口牛奶問道。

  「回太太的話,小少爺昨天晚上說了,要玩到很晚,所以要小蘭不要去叫他
起床。」小蘭恭敬的站在一邊,用能讓女主人聽見,但又不會使得女主人覺得吵
的話語回答道。

  「那好吧,我們暫時沒事了,你去吃你的早飯吧!」

  聽到女主人的話語,小蘭微笑的回答了是,然後走到廚房,從放盤子的碗櫃
裡面拿出一個背後寫著「女奴專用」的盤子,然後又從冰箱裡面拿出牛奶,倒在
盤子裡面,又拿到了飯廳。將盤子放到地上之後,小蘭腿一彎,伏下了身子跪在
地上,開始用自己的舌頭舔舐著碗裡的牛奶,和動物喝水的姿勢一樣。

  這便是女奴們吃早飯的樣子,而且,為了體現自己女奴的身份,在舔舐的過
程中,小蘭還要將自己的臀部稍稍的撅起,要讓自己陰部毫無暴露的展示出來,
為的是證明女奴們是不需要羞恥心的。

  當然了,即使對於經過訓練的少女們來說,這種姿勢依然是羞人的,所以少
女在這樣幹的同時,她的臉上也早已浮現了紅色,那是少女羞澀的表情。而在少
女羞澀的時候,女奴們天生帶著的那種變態,又使得小蘭在羞澀的同時,開始有
了一些興奮,而證據,便是小蘭雙腿之間流出的晶瑩液體。

  「這小妮子又開始興奮了。」無意間回過頭的女主人,見到撅起屁股露出陰
戶,而且陰道裡面分泌的黏汁從少女的陰唇邊流出,流到了少女大腿上的時候,
女主人這樣笑話著小蘭。

  而聽到這句話的男主人,則是回過頭,皺了一皺眉頭,叫起了小蘭,說道:
「小蘭,記住,在我們的面前你可以擺出這個下流的姿勢,但是在莫杜的面前,
你是不能擺出這個姿勢的,如果讓我知道你用這些下流的姿勢勾引莫杜的話,我
會狠狠地懲罰你的。」

  一邊說著,男主人用眼睛狠狠的瞪著小蘭,而後者則是在聽見懲罰的時候,
身體微微的一震,那是因為對於女奴來說,羞恥會讓她們興奮,而懲罰也會,如
果有懲罰不能讓女奴興奮的話,那麼那個女奴一定是不合格的,所以在這一震的
同時,少女的隱秘部位又開始分泌黏稠的淫汁了,不過少女的主人們可沒發覺那
是因為自己的話語而使得少女興奮的。

  而在男主人訓斥完了之後,小蘭又回到了自己的盤子前,趴下去,繼續用極
度羞恥的姿勢吃著早飯。

  就在小蘭舔舐完了牛奶,將盤子拿回廚房的時候,小蘭的主人們也吃完飯。
而就在小蘭收拾著吃剩下的盤子、碗和杯子的時候,小蘭的男主人打開了電視,
開始看新聞,而小蘭的女主人則開始梳妝打扮,至於目的,是為了迎接一會要來
的鄰居的夫人們,開始無所謂的聊天。
(二)太太們的嘲笑

  上午九點了,就在小蘭在衛生間裡清洗著女主人和男主人的衣物的時候,門
鈴響了,女主人打開了門,進來的是主人的女鄰居們,再進來之後,女主人直接
將她的客人們帶到了客廳,開始了無聊的聊天,不過在聊天之前,茶和點心是必
要的,但是,準備茶點的人肯定不會是女主人了,肯定會是某個可愛的小女奴小
蘭。

  在女主人的叫聲中,小蘭將洗衣機設置好了之後,來到了客廳,而就在小蘭
進入客廳的時候,映入少女眼簾的除了自己的女主人之外,便是六個和女主人歲
數差不多的,閒在家、以職業家庭婦女稱呼自己的老女人。

  「沒見到客人來了麼?快去準備些點心和茶來!」來到了客廳的少女被這樣
的訓斥著,當然了,在走入客廳的時候,小蘭免不了被那些老女人圍觀。而就在
小蘭回過頭準備去準備茶點的時候,就只見到一個坐在女主人身邊的老女人這樣
說道:「說起來,莫太太,每次來您家看到那個女奴,我就在想啊,這些女奴作
為人的羞恥心都去哪裡了呢?居然可以露著屁股在外人面前來回走,真是絲毫不
知道羞恥啊!你說呢?莫太太。」

  「阿拉,江太太,看您說的這話,這就是您認識的錯誤了,誰說女奴是人?
這些女奴啊,對於主人們來說就是個玩具和工具,既然是玩具和工具,要什麼羞
恥心是不是?不過我倒是覺得這些女奴們一個比一個下流,一個比一個下賤。不
知道你注意到了沒有,江太太,就在那個女奴走過去的時候,那個女奴的兩腿間
居然都是那種東西,真是太變態了。你說,這些女奴是不是被人看的時候,不僅
不知道羞恥,反而會興奮呢?」就在那個江太太說完的時候,江太太旁邊的另外
一個老女人這樣插嘴道。

  「我看差不多。你看那些女奴們,只要呆在人們前面,除了臉紅一點,就是
下面都是那種液體,太下流了。我說,莫太太,你家裡還有小孩,讓這種下流的
傢夥呆著,不會教壞小孩子麼?」就在那個老女人說完,另外老女人也插嘴道。

  「我看也不儘然,如果在家裡有這麼一個女奴的話,畢竟可以騰出手來更加
加進自己和孩子的關係呢!你看看我,以前因為家務事幾乎和我的孩子玩不到一
起,現在,因為我家有了女奴,不僅僅我有很多的時間關心我的小孩,而且還因
為那些下流的女奴和我的兒子有了共同語言。你知道麼?昨天我兒子還說女奴們
很笨呢,我兒子做的題中最簡單的都不會。你看看,要不是那些下流的女奴,我
都不知道怎麼和我兒子交流他的學習呢!」

  話題說到這裡,就在小蘭的女主人說完話的時候,小蘭也將茶點端了上來,
擺到了各個太太的面前。

  「不過說起來,這些女奴們的皮膚倒也挺好的啊!你看看我,要不是有那些
化妝品的話,我的皮膚早就乾裂了。但是你看看,這些下流的小妮子們,一天到
晚的幹活,皮膚還這麼細膩有光澤,簡直就是沒天理啊!」就在小蘭將茶杯端到
一個太太的面前,這個太太看到了小蘭臉上和胳膊上細膩的肌膚後這樣評價道。

  「那又怎麼樣,就如同你見到的,這些下流小妮子即使再漂亮,也不過只能
成為我們取笑和玩弄的對象而已。說句不好聽的,吳太太,如果我現在把這個下
賤的小妮扔了的話,那麼也沒人去幫助她,很有可能會成為野狗的食物的呢!」
笑著回答了吳太太的抱怨,小蘭的女主人說道。

  就這樣,這些太太們你一言、我一句的,還是在拿女奴作為話題。平時就喜
歡說張家長李家短的諸位太太們,聊起女奴們更是到了極致,一邊用各種詞語來
辱罵女奴們,一邊又以女奴身份的低賤來對比自身身份的高貴,就像是找到了一
個共同的敵人可以一起辱罵一樣,聊得是不亦樂乎。

  就在那些太太們了女奴們聊得很開心的時候,小蘭回到了衛生間,衣服都已
經洗好了,今天是陰天,所以不能曬衣服,只能拿到烘乾機那裡將衣服烘乾。

  可是,只當著小蘭來到二樓的衛生間,準備將衣服烘乾的時候,小蘭的小少
爺莫杜的房間門打開了,穿著睡衣的十一歲少年莫度從自己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啊,是小蘭啊!」看著眼前裸體穿著圍裙的少女,少年的眼睛逐漸向下瞄
去,比起那只會對小蘭嚴厲的男主人和只會拿取笑小蘭作為樂趣的女主人來說,
小蘭的小少爺明顯對小蘭的態度比較好,除了在父母面前必須裝作要和小蘭劃清
地位分別,其餘時間只要和小蘭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都會比較親近小蘭。

  「小少爺,起床了。」因為小主人的目光羞澀的少女,回答著少主人的話。

  「嗯,今天的小蘭,看起來還是一樣可愛啊!」一邊這樣說著,莫杜確認了
週圍沒有父母之後,便將自己的手放到了小蘭的屁股上,摸著小蘭的屁股玩。

  「小少爺,能不能先讓小蘭去把這些衣服拿到烘乾機裡面,然後回來再讓小
主人玩呢?」小蘭雖然被莫杜的手摸得很爽,但是工作是第一位的,如果不把眼
前的工作完成而只當小少爺的玩具的話,那麼小蘭真的有可能會被主人扔出去,
成為野狗的夥伴和食物的。

  「好吧,我在我的房間裡面等你啊!」這樣說著,莫杜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而小蘭在處理完了衣服,並將衣服放到了衣櫃裡面之後,來到了小主人的房間,
輕輕的叩了一下門,說道:「小少爺,小蘭已經做好工作了。」話音剛畢,就見
到莫杜的門立馬打開來了,一把將小蘭拽進了自己房間裡面,然後看了看週圍之
後,迅速的關上了門。

  當小蘭進了莫杜的房間,莫杜先向小蘭問道:「母親呢?」

  「太太在和來的鄰居們聊天呢!」小蘭乖巧的回答著。

  「父親呢?」莫杜繼續問道。

  「已經出門了。」小蘭繼續回答著。

  「那麼你知道,小蘭,我們來玩遊戲吧!」說著,莫杜的手已經放在了小蘭
的屁股上,而後者,則是輕輕的說了一聲「嗯」,之後便羞澀的低下了頭,任憑
莫杜的手在自己的身體上亂摸了起來。


 (三)原來

  小蘭出生在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可以說小蘭的童年是相當快樂的。但很遺憾
的是,在一次投資的錯誤中,小蘭的父親簽下了巨額的欠債,不過,雖然債務很
巨大,但是由於銀行人員的努力,所以小蘭的家庭找到了補償債務的做法——那
就是賣了當時年僅12歲的小蘭。於是,小蘭便一夜之間,從一個普通的美少女
變為了一個女奴。

  女奴的學習是很辛苦的,兩年的學習生涯幾乎就沒有休息的時間。

  「首先是羞恥心。」這是女奴學院的校訓中最重要的一句話。如果女奴丟掉
羞恥心的話,那麼這個女奴將是非常失敗的女奴,所以,即使以後的生活將不會
穿著任何衣服,即使以後將會每天赤裸的面對主人們,女奴們依舊要保持一顆常
人的羞恥心,這樣才不至於心神崩壞。

  「其次是服從意識。」絕對的軍事化管理。在女奴學校的兩年時間裡面,小
蘭可以說是養成了嚴格的生物鐘,不會有人叫你,但是如果你幹任何事情遲到,
或者起床遲了的話,那麼必然會遭到鞭刑的。

  「女奴不僅僅是主人的發洩物,更要會做家務,而且還要承擔起照顧主人寵
物,或者主人孩子的任務。」這是小蘭一進女奴學校便聽到的話。

  兩年時間,小蘭被灌輸了很多東西,比如如何洗衣服,比如如何口交,比如
如何清潔家務,比如如何做飯。

  「即使身為女奴,也要做一個一流的女奴。」小蘭的老師們常常對小蘭和她
的同學們說道。

  「走路要挺拔,要像淑女一般的行走。」禮儀課的老師嚴肅的對著所有的女
奴說道。

  「行事要果斷,執行命令要迅速。要像軍人一般執行主人的命令。」小蘭的
教官對著女奴學員們說道。

  「身為女奴,在跪爬的時候要做到脊背水平,即使放上再多的東西也不會因
為身體傾斜掉下來。」調教長嚴厲地對著所有女奴學員說道。

  「今天的改造,是為了明天更好的服務你們的主人,所以一切的痛苦都是對
你們的獎勵。」在進行身體改造之前,校長大聲的對著女奴們說道。

  幾乎除了需要站立的課外,所有的課都是要跪著上的。所有的吃飯,都是趴
在地上吃的,而且,如果在吃飯的時候屁股不撅高的話,那麼絕對會遭到老師的
鞭打。

  「你們的大腦是經過改造的,你們將記住所有的菜譜,但是要記住,如果你
們單純機械式的做菜的話,那麼做出來的菜一定很難吃。」廚藝老師富有感情的
對著少女們說道。

  「基本的格鬥術是需要的,因為你們不能被主人以外的人隨意欺淩。」這是
防身術教官對少女們說的話。

  「羞恥得想死,但是絕對不能死,你們是女奴,你們的生命是你們主人的,
所以即使你們羞恥得想自殺,也要羞恥的活下去。」心理老師反覆的對著少女們
灌輸著矛盾的思想。

  「Fight!努力,努力,努力!良好的體魄是作為女奴的根本。」體育
課上,體育老師不斷地激勵著連續長跑的女奴。

  「百分之五十,這是這個學校的畢業率,也就是說,將有二分之一的學員將
不會成為女奴,而是成為更加下等的存在。」在開學典禮上,副校長就冷冰冰的
對著所有學員說道。

     ***    ***    ***    ***

  「啪!啪!」連續的兩聲鞭子的聲音。少女小蘭從昏迷中醒來,然後她見到
的是自己躺在小主人房間的地板上,而眼前的人,正是自己的女主人,並且對著
自己怒目而視。

  「你這個賤畜,又在勾引我兒子麼?」

  勾引?的確,現在的小蘭身上被繩子捆著、雙腿被一根特殊的腳鐐給打開,
而且少女的私穴正對著房間的門,所以如果從外面進來的話,一定可以看到小蘭
的囧樣的。

  「啊,不,太太。」小蘭不知道該說什麼。

  「莫杜,去解開她腳上的那玩意,我要好好處罰她。」

  就當小蘭還不到該如何解釋自己被小主人強迫調教的時候,女主人就已經讓
還處於捆綁狀態的小蘭站起來,而後跟著她來到了客廳中了。
















0.0132300853729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