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我和我的鄰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說的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那是98年吧,我去外地做生意,由於需要長期運作,在當地租了個房子,
兩室一廳。我的鄰居是對年輕夫妻,帶一個小女孩,男的是當地的刑警隊長,女
的是當地醫院的醫生。男的很威武也很英俊,身高184;女的身高176,可
以說很漂亮。小女孩四歲。

  其實我當時沒什麼想法,也不敢。我在別人的嘴裡聽說他們的父母都在當地
市府身居顯位,他們結婚的時候場面宏大,非常豪華,轟動當地。其實我當時挺
羨慕他們的。

  我和他們在樓道裡遇到過幾回,男的不和我說話,女的就是微笑點一下頭。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半年,後來發生了一件事使事情有了轉變。

  有一天晚上回家,我正在用鑰匙開門的時候,忽然鄰居家的大門從裡面撞開
了,男的從裡面衝出來,差一點撞到我,嘴裡說著髒話,用眼睛斜楞我一眼,匆
匆的走了。

  這時門開著,我從門縫裡看見女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臉上掛著寒霜,沒聽
到孩子的聲音。我遲疑地打開自己的房門,然後關上門從門鏡裡向對門看,女的
依然坐在沙發上沉默著。我一直在屏息靜氣爬在那看,過了很長時間,女的站起
來關上了門,一切又都彷彿靜止了。我停止了觀看,好像又恢復到平靜的狀態。

  那天的夜裡,我聽到「咚咚咚」的敲門聲,剛開始聲音不大,好像很猶豫,
那時我已經脫衣躺下了,時間應該是午夜了吧!後來聲音逐漸變大了,我披衣起
來到門前透過門鏡向外看,由於有感應燈,我能很清楚地看到敲門的竟是對面的
女主人。

  我的心忽的有點收緊的感覺,當時我的思維有點混亂,沒有馬上打開門。透
過門鏡看,她的臉有點變形,我忽然不知道該不該開那個門。她又敲了幾下,好
像有點不耐煩,要轉身走了,我立即打開門,她轉過身,我們四目相對。

  她臉上有點紅,嘴裡有淡淡的酒氣,穿了一件粉紅色的睡袍罩在身上。她好
像有點不好意思的對我說:「真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你。」我趕緊說:「沒
關係。」

  她看著我說:「我在看電視,忽然沒圖像了,不知是否停電了,你能不能幫
我看看?」我說:「好的,我過去幫你看看。」其實我一點電器的知識也不懂。

  我還是頭一回進她的家,只能用奢華來形容她的家。注意到她的茶幾上有空
的酒瓶和一隻杯子。我裝模作樣的看了看電視機的後面,胡亂扒拉一通,試了幾
回還是不亮,我想這回糗大了,額頭上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這時她也緊貼在我後背看,我忽然低頭一看,發現電視機的電源掉在地上。
我也好像忽然明白了什麼,馬上插上了電源,電視機自然就好使了,她好像很感
謝我的樣子,請我坐一會兒。

  我當然不會馬上就走,她緊挨著我坐在沙發上,我的心跳得很厲害。她看到
我出了很多汗,就說:「你去洗把臉吧!」我擦臉的時候用的是一條粉紅色的毛
巾,上面還有淡淡的香水味,我想一定是她用的。

  我回到客廳坐在她的身邊,故意離她很近,她好像也沒在意,我們就這樣坐
著聊天。我問她今天的事情,她忽然變得很憂傷,原來警察在外面有很多女人,
這她都知道,也和他吵過,但是由於他們的特殊身份,她不好意思和他鬧得沸沸
揚揚,勸過他幾回,他嘴上不承認,還說她多疑,甚至還打過她,用腳踢她。

  說到這,她的情緒有點激動,把睡袍撩起來讓我看傷處,我想我當時的血壓
一定很高,我記得我的腦袋「轟」的一聲。她的傷在大腿內側,緊挨著要命的部
位,是有一塊很大的瘀傷。她的腿很白很修長,光滑的程度讓我至今難忘。

  好像為了讓我看清楚傷痕,她把腿張得有點開,並指著對我說:「你看他多
狠!」我其實用眼睛看她的那個部位,她穿著黑色魚網狀帶蕾絲的三角褲,根本
包不住她的秘處,烏黑的陰毛若隱若現。

  她發現我眼睛看的地方,忽的把睡袍蓋上了,用眼睛看著我。我的臉當時很
紅,沒敢看她。就這樣沉默了幾秒鐘,我以為她會下逐客令了,沒想到她並沒有
這麼做,繼續和我聊。

  原來她女兒在姥姥家,於是我的膽子大起來,說了很多安慰她的話,我假裝
伸個懶腰把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她好像沒在意;我用手指摩挲她裸露的肩膀,
滑滑的,她依然沒反應。

  她問我說:「你冷不冷?」還用手摸了我肩膀一下,我才發現自己只穿了一
件三角褲。我睡覺的時候一向都是這樣的,我還真沒注意,而且雞巴還有反應,
把三角褲頂起來了,黑毛都露在外面,但她好像沒注意似的,我只好說我不冷。

  她說:「晚上涼,我去找件衣服給你披上。」我答應了。她走到裡屋找了一
會,對我說:「還是你自己進來挑吧!」我心想可能有戲。

  進屋後我看她背對著我在衣櫥裡面挑衣服,我站在她身後緊貼著她,聞著她
頭髮上傳來的幽香,雞巴直直的彈了起來,碰到了她的臀部,她一楞。我知道我
不能躲避了,能感覺她在勾引我,於是猛地從後面抱住她,騰出一隻手撩起睡袍
褪她的三角褲。

  她反抗了,身體掙扎著,嘴卻沒喊,幾乎是在呻吟著說:「別,別……別這
樣,求你了……」我知道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她在求我操她!我幾乎撕壞了她的
內褲,把它褪到膝蓋下,用雞巴往裡頂。

  我忽然停止了動作,我看見她的陰部夾著個棉條!她乘著我愣神的工夫掙脫
了我,提上三角褲說:「我來月事了,不行,不能幹。」我一屁股坐在床上,沒
說話。

  她看了我一眼,轉身去了洗手間,洗手間的門沒有關。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
辦好,我問自己該怎麼辦?怎麼辦?這時洗手間裡傳來流水聲,不知道她在幹什
麼。我忽然下定決心:幹!不管她來月事沒來月事,今天一定要操她!

  我幾乎衝進洗手間,她正在抬起腿洗自己的陰部,已經把睡袍脫下去了,扔
在地上。看見我進來,她停了下來,我上去把她抱起往房間走,她稍微掙扎,臉
色粉紅粉紅的,嘴裡胡亂地說:「我今天沒來月事,是騙你的。」

  我說:「我不管你來沒來月事,我今天就要操你!」說完我把她扔到一個房
間的小床上,翻身壓在她身上,她說:「別,別,這是我女兒的床,我不想在這
上面做。」我只好把她抱到他們夫妻的床上,掰開她的大腿想往裡進的時候,她
說:「我們蓋上被子。」我當時想:只要能操她,怎麼都行。

  我們蓋上被子,我的雞巴已經充血了,她握著我的雞巴「吱」的一下就進入
了她的陰道,她輕輕的「喔」了一聲。我已經顧不得憐香惜玉,一下比一下狠地
操,她的嘴裡發出像是哭泣的呻吟聲。我的兩隻手緊抓著她的兩個乳房,她的淫
水越來越多,雞巴和陰道接觸的部份發出「啪!啪!」的響聲。

  大概操了二百多下,我把她翻過來,讓她的屁股對著我,我挺著雞巴從後面
繼續幹她。她默契地配合著我的節奏,陰道裡面很濕滑,我的雞巴暢通無阻,她
的頭在枕頭上扭動,嘴裡哼哼唧唧的。

  我用兩隻手扶著她的屁股,看著雞巴在她陰道裡進出,我說:「爽不爽?」
她迷離地說:「快幹我,別問我……我快被你操死了……哦……哦……」

  我問:「我和你老公誰強?」她說:「你強……還是你操得我舒服……他快
兩年沒幹我了……你操死我吧!快……」

  我說:「管我叫親爹,快說『請爹操我吧』,快!」她說:「親爹,快操你
女兒吧……你女兒的小屄就是讓你操的……」我真沒想到這個人間尤物竟在我的
胯下如此淫蕩。

  我忽然把雞巴拔出來,她頓時感到陰道的空虛,以為我又要操她的前面,剛
要翻身,我用一隻手扶著她的屁股,另一隻手把著雞巴對著她的菊門就狠狠地捅
下去。才進去三分之一她就大聲的慘叫起來:「別幹那裡!太痛了!求你了……
拔出來。」

  我問她:「你老公沒幹過這嗎?」她紅著臉說沒有。我心裡大樂,那正好,
就讓我開發你這快處女地。

  我沒聽她的,繼續往裡擠,到整根雞巴都進入她肛門裡後,隨即來回抽插,
她由哀號變成了呻吟,嘴裡不停地說:「快操死我吧!快操我……大雞巴……快
啊!」我更加賣力地衝刺,她的頭搖擺著像發狂的母獸。

  我猛地感覺到我的龜頭有點要噴,趕緊把雞巴從屁眼裡拔出來,把她翻了過
來,她很乖巧地張開了嘴,把我的雞巴含住為我口交。我看著那美麗得令人不敢
正視的臉,小嘴含著我的雞巴,鼻子「哦哦」的哼著,心裡痛快極了。

  但我不想射到她的嘴裡,我要射到她的陰道裡,我又再插入她的陰道。抽送
了一百多下後,她的陰道壁開始一鼓一鼓的,我知道她要高潮了,於是加快了速
度,大力地幹,終於渾身劇烈痙攣數次,一洩如注。她也緊抱著我的背,大叫一
聲:「啊……」噴精了。

  我們後來又幹了幾次,她給我配了她家的鑰匙,說她老公平時基本不回家,
讓我幫她看著點房子。後來我有點後悔,畢竟她老公是警察,她察覺了,怕我不
再操她,便告訴我不用擔心,她的後台還要硬。

  更有一次我和她在辦事時忘了鎖門,她妹妹進來了,看見我們的情況楞了半
天,轉身就走。她也沒穿衣服就光溜溜的追了出去,堵在大門口不讓她妹妹走,
求她妹妹不要讓別人知道。我也跟了出去,她妹妹不說話,我也沒說話,她妹妹
羞得低下了頭,剛好看到我仍硬翹著的雞巴,接著就被她拉回客廳去。

  她們在客廳裡說了很長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後來姐姐把妹妹推進來,對我
擠了擠眼睛,我立即明白了。姐姐把妹妹的褲子脫了,拖著妹妹的手帶進他們夫
妻的睡房,我說:「我來。」就讓她妹妹雙手扶著床沿,從後面把她的三角褲褪
到腳踝,再將她的雙腳分開,從後面姦了她。

  沒想到她的功夫比她姐姐強,我射精時她的陰道還會一下下收縮夾擠著我的
雞巴,爽得我那天連操了她兩次。她的陰毛沒有姐姐的濃密,小陰唇也比姐姐的
鮮紅,但長得沒有她姐姐好看。

  後來我和她們的關係保持了近半年,到最後是兩姐妹一起上,我幹一個時,
另一個就在我背後幫我推屁股,或用手撫揉我的卵蛋。有時更是兩人抱在一起親
吻,讓我在她們四條腿中上插插、下操操,兩個屄都同時照顧到。

  直到去年底我離開了那個城市,才結束這段難忘的經歷。不知道後來她們怎
麼樣了?我現在有點想念她們。



















0.012900114059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