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自白信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自從看了「母親失格・私と息子のメス豚寢取られ復讐劇」這部漫畫之後,只要見到妳時,心底總是會有股說不出來心癢難耐及衝動,因為妳的髮型、五官長相、身形比例幾乎跟書中的紀子好神似,讓我會克制不了地把將妳幻想進這部漫畫的情境中,雖然本身已經就讀大一也很能判斷什麼是非對錯,但對妳一直以來抱持的崇高敬意,仍敵不過想見妳跟我一起沉淪後而露出那我從未見過的屈服及癡態表情。

在證捲行上班的妳,隨著年資跟年齡增長,沒想到深灰西裝裙反倒是越來越短,甚至比一些剛入行的輕熟女還短,絲襪款式越穿越花俏,也忘了多久沒瞧見妳素素的裸腿就去上班,偶爾聽到的抱怨,就是在感歎「不論年紀,女人總是要靠點姿色才能生存」,也說服了父親相信裙子變成迷你裙只是因為工作有必要而不是在外面有鬼,當然,自妳開始用衣裝吸引客戶至今也過了快7個年頭,這段時間也確實素行良好沒出亂子,但自從我的心態上對妳的看法跟想法變得不再單純後,就開始會額外不同眼光去解讀一些事情。

我們的通勤路線有重疊,常跟妳到八德路的公司地點才分頭走,入口的警衛老伯妳離公司門口還很遠,他就迫不及待地走出來跟妳寒暄、糾纏,是很想請妳別理睬他,但家裡自幼訂立嚴明的輩分觀念「長輩做的事,晚輩不能插嘴」,只能眼巴巴看妳為了維持與人和善的良好形象,站在大馬路旁而不知情的被警衛老伯、男路人、男學生或路旁搖下車窗的計程車運匠視姦妳那雙筆直而吸睛的美腿。曾經有省思是否是自己心裡有鬼而太過敏感,但我肯定那大樓警衛是不太尋常,因為他老是等妳因高跟鞋久立不耐改站兩腳大開的三七步時,他叉在腰後的右手拇指就開始不自然的猛摳著手心,不知道在淫想甚麼,但這種單方面的臆測,我就算有跟妳講,妳也不會信,反到頭來可能只會不諒解我哪來的骯髒想法。

是想保護還是想要佔有,這界線越來越模糊了,但考慮到老爸且全家人之間的關係良好,妳們長年來也相敬如賓,獨佔妳輪不到我,也不是我合法的權利,但我仍奢求妳只要某次能私下跟我踰越的那條禁忌的底線就好。其實我也不是沒顧忌過妳的身份,這也讓我在心理上還是出現了股抗拒、覺得噁心而不敢逾矩,要不然讓妳扶著我的肩膀爬上鋁梯拿東西的那次時,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將妳臀部跟大腿後側用扶著的理由摸到爽了,既然如此我為何不乾脆收手,就是因為我對妳的執念還是衝動已累積得有點深了,所以我還是選擇想對妳更進一步,傳統教育在心中留下的道德約束已成為要極力排除的阻礙,嚴格來說這就是我們這一切的開端。

於是我進行了一件事,可以說是一次儀式,是突破心理箝制的儀式,我藉急用廁所的理由,將剛下班的妳從浴室內騙了出來,洗衣籃上已經掛著妳剛脫下還有餘溫的膚色絲襪,一抓起來就把檔處的地方塞到鼻前,很自然地忽視心底的抗議,就猛聞了第一下,可能太過激動跟亢奮,只聞到妳仍遺留在浴室內飄盪的Dove洗手乳香味,雖然有點失望但我還想再試一次。

放緩呼吸後,將那件褲襪展開,找了找是哪邊比較會沾染上體味的,摺疊後緊貼在鼻孔上慢慢地吸味道,第一口氣,還依然是那已淡去的洗手乳味,但第二口氣時,隱約有點不一樣了,有股非常細微不易察覺的酸騷味,很容易被尼龍味掩蓋過,到底是從內褲中透出的殘尿味?還是濃稠黏滑的分泌物味?隨便吧,光是知道這私密處氣味是妳的,一切已足夠,下半身早已毫不客氣的猛烈勃起,渾身也顫起抖來,當下興奮感爆棚,我實在無法用文字形容,打個比方,若妳那刻走再進浴室的話,我們可能很早就進入到今日的階段了。

浴室有冷水,潑潑臉果然可以冷靜,看著絲襪的褲檔內側早已佈滿著大量手淫過後近的果凍般的濃稠白精,全部宣洩出來的我,很想早點跟妳承認只是光這感搞覺已經比跟當時的女友做愛還爽,還讓我精神上達到無可言喻的滿足快感。後來事後也沒有卻任何一點罪惡感時,我很清楚知道自己跨過那道枷鎖,沒猶豫了,可以說我的目的已達到,妳還記得那天有問我為何忽然洗衣服嗎,因為我要毀屍滅「精」啊,而事後我也耍了小小的心機,在那件絲襪的左小腿地方被我扯出了細長的破洞,因為破得不明顯所以沒被妳當破衣丟棄,所以三天後妳又穿上了,因為那天出門前,我們在梯廳穿鞋時,我有故意提醒妳說我看到妳左腳的絲襪破了,其實就是在確認這件事情。

再來,若要全部都坦白的話,其實我還對妳做了很多不應該的事情,妳知道的偷拍就是其中一件,不是有天在7-11結帳時有個路人突然跑來跟妳警告說我放地上的托特包有東西在拍妳,妳則是斬釘截鐵地否定對方的說「想太多,這位是我的兒子…」,其實我有嚇到,但事後妳拉我到人行道的無人角落質問我怎麼回事,我給你看包包側邊的外袋裡有個機車行車紀錄器,解釋因為攝影孔朝上,結帳時站妳身後,剛好妳又穿短裙所以被懷疑了,妳只是不悅的斥責我下次別再做這種讓人誤會的事情,但其實那人沒說錯,攝影機當時是打開在拍,而且,我從下往上拍妳裙底,那時候已經拍了有快一年了。

但影片只是看看自爽而已,大部分都刪除掉了,我猜妳可以會罵我無聊到極點,甚至想給我一巴掌吧,但內衣褲晾在衣架上跟穿在妳身上時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後者才有妳的靈魂、妳的魅力,而且那時候妳也不可能會只穿著內衣褲這樣讓我欣賞全身上下吧,而且妳天天就是絲襪配短裙的在家中晃來晃去,有幾次想藉口幫妳按摩腳來偷摸,趁機紓解一下壓抑的慾念,妳也都不肯不給機會,最後只好把偷拍妳當一個宣洩的管道。這不是誰教我的,而是我有次跟妳在捷運往上的手扶梯時,妳上我下,有個高中學生突然硬擠進我們之間,他可能不知道我跟妳的關係,見他書包放在黑色梯版上,開口處夾著個手電筒的物體,上頭有鏡面,左顧右盼而且又他一直在那邊移動背包,本來想揭穿他,但不得不說這招我從來都沒想過,但還沒到上一樓時他就已經拔腿就跑了,在身後的我看著妳西裝短裙下筆直且雪白勻稱的白絲美腿,連我都心動了更何況是衝動的青少年,所以當我第一次看拍到妳裙底如同花苞模樣的私處在走動時因擠壓而左扭又晃動的影片時,老實說我真的覺得很過癮。

如果妳看到了這些內容,會想生氣是必然的,但我會寫出來的,就是想讓妳知道,也算是我很喜歡妳所有全部的證明,就像男生假如在路上看到心儀的對象,若不認識的話,多少都會浮出想多跟蹤她幾步的念頭吧,雖然我的極端作法已經超出這範疇很多了,在這之後,就是妳最想清楚的又不敢知道的,莫過於妳參加前次尾牙後當晚的事情吧。 那段時間不是外公重病住院,所以常常晚上都要跟阿姨輪流去照顧,妳才沒跟老爸去參加日本的員工旅遊,還說尾牙獎金好像不錯,所以才會打算拖著疲憊的身體硬去參加,那天我真的沒有多想,直到妳從計程車內打手機要我下樓去扶妳進家門時,我才開始有點邪惡念頭。

扶妳時酒味還有點重,甚麼跟三獎擦身而過很不爽,所以喝多了點來紓解鬱悶,甚至還把沒喝完的紅酒拿回來,我想外公當時的狀況才是妳壓力的主因吧,重外在形象的妳難得茫到的讓同事阿姨陪妳坐計程車回來,幸好有人陪,要不然妳就可能是不懷好意司機眼裡的一塊肥肉,而且公司尾牙是辦在五股工商展覽中心,那裡的環境稍微繞一下,把妳帶到人煙罕至的路旁車震或高過人的草叢堆中野戰都不難吧。可能了解當晚經過後的妳只會覺得我在貓哭耗子而已吧,我老實說,整件事雖然七分是故意但少說也有三分算意外,當妳坐上沙發後掩著額頭說頭暈,喝了不少水之後還是沒解酒意,嘔了幾口吐不出來,原本還要我扶著進浴室讓妳盥洗清理,到這裡妳都還有點印象吧 ?可是才沒走幾步,妳就渾身軟了下去,就只好讓妳躺回沙發床上。

見狀我真的是天人交戰,猶豫快一小時的理由不是因良心跟道德的譴責,而是在那優柔寡斷,一是怕事後妳得知時承受不了,二是在擔憂錯失這種兩人獨處而妳門戶大開的機會就都不會再有了,結果讓我下定決心的確是妳腿忽然滑動了起來的這件事,沒料到妳兩腳膝蓋就在這時微彎起來,兩腿還自然地向兩側開開,從下看姿勢就像是很扁M字,甚至讓我開始感覺到自妳敞開的裙底中散出陣陣溫暖熱氣的錯覺,這麼誘惑的姿勢依當時的精神跟情緒妳覺得我還可能忍得住嗎?

腦袋一片空白,回神時身體已經喘呼呼地撐在妳上方,兩腿膝蓋跪在妳臀部下方,右手抓著妳裙襬往腰部上扯,從腳底到絲襪褲頭那透膚色絲亮下半身全都裸露出來了,用雙手臂僅靠妳在兩隻大腿下往上抱了一下,完美的M字腿擺出來了,這麼劇烈的移動身體妳也沒有甦醒的跡象,所以……我就開始了。我坦承有用鼻子壓進妳肉縫猛力吸好幾回,是不像檸檬的酸甘味,還有股騷到讓我心癢難耐的刺激後味,平時覬覦的那雙長腿每寸都摸了捏了,光右小腿肚就不知依那長弧曲線被我用手掌順了順多少次,那時其實妳有臉紅,雖然極可能是因為酒的關係,褲檔處的絲襪也就是在這時候扯爛的,為了要讓陰唇邊緣的那一圈都濕濕滑滑油油潤潤,所以我拉開內褲後就奮力的摳挖猛掏好段時間,可能太過粗魯,讓不省人事的妳在某個瞬間突然發出細微的「嗯...嗯...」聲,至今想起來我很想問妳當時是真的沒醒來嗎?見狀只好我趕緊果斷的用力插入,終於又跟妳連結起來了,只不過我們以前用臍帶,這次卻是性器,當初是妳哺育我養分,這回卻是我射精讓妳吸收。

我寫的很露骨,很多細節妳或許根本不想知道,看了可能既羞且怒,但既然要寫,我想鉅細靡遺的保存下來,而且,這是一件事實,改變了我們的重大事件,當初也不敢留下影片、照片,那就只好這樣處理,並且寫的時候,也可以當作宣洩、回味一次對妳的情感,邊寫邊想的興奮感跟手淫差不多,而且如果妳當時是真的沒有意識,所以讓妳知曉整個內容的這一刻,對我而言等同於再一次經歷那天晚上。 後續,我將妳一雙白腿打直併攏,抱在胸前,妳的姿勢很像個L字,我下半身依然跟妳持續進行劇烈的活塞運動,啪啪啪拍肉聲充斥著我們平時相處的客廳,我壓根真的作夢都沒想到,這麼簡單就可以跟妳做了,諷刺的是還在我幼年趴著被妳打屁股的沙發上,再說竟然可以無套做,妳陰道肉徑的皺褶、緊緻程度、體液的滑潤讓都讓我細細去體會到妳的體年齡應該維持得很年輕,更讓我竊喜的是,雖然歲數相差近2輪,在我是男、妳是女這性別天性規則下,已沒有任何輩分、身分跟角色這些的人們創造出來理由來乾擾我們的結合。

我射了不少,而且是將妳兩腳開V字,小腿架在我兩肩上用正常體位射進去的,可能向前壓得有點過頭,所以算是從上而下灌得很深,一開始流不出來,但後來有輕壓小腹幫助妳產出我的白精,結束後的冷靜,意識到妳殘破的褲襪讓我頭皮發麻,就算幫妳裙子穿好、內褲套上、且下體也沒有特別異樣感覺,但那絲襪怎麼解釋?我沒有想到藉口,心底一橫也豁出去了,稍微整理妳的外衣後,我也躺在沙發床旁等著時間過去,有點疲憊但也睡不著,我的記憶大概只到凌晨2-3點,接著就是上午妳推醒我的那時候了。平時我在家都只穿著一條內褲,妳不會覺得甚麼,當妳焦慮的問我為何只穿著內褲,我就知道事情要爆發,見我一臉茫然眼神呆滯啞口無言,是讓妳更慌張的主因吧,我記得妳摸了下兩腿間的裙襬後,立刻單手摀住了嘴,眼神是我從未見過震驚撐大。妳起身往浴室衝時是不是還邊說「天啊天啊…」,跑進妳們主臥室裡的那間裡面,當時是要跟我隔著兩道門心才會比較安嗎?

當時只有兩個想法,一是落荒而逃回宿舍住暫避風頭、二是老實承認接受後果,雖然那時候是很想選前者,雖然我覺得妳不可能,但還是會擔心妳會想甚麼傻事,所以我就留下了,那2個小時不知道妳是不是都在洗澡,妳終於出客廳時,讓我看到一張面無血色跟鐵青的臉蛋,連嘴唇都慘白了。妳走來坐我對面,許久才說話,表現得出乎我意料外的冷靜,再看妳的臉,沒哭過沒情緒,活像個生悶氣的模樣,「過去就是過去了,當作沒發生過,知道嗎?」妳還可以冷冷地講一字一字講,就這樣而已?讓我腦中有閃過懷疑妳是不是有經歷過更不堪的經驗。像是被吊足胃口的我反倒想跟妳解釋,但妳卻制止說從今以後誰都不準再提這事,原本我當時還認為一切船過水無痕,就當作爽到一次好了。後來回宿舍住的某天,妳自己卻發給我一則訊息「那天是誰造成的?」字選得很隱晦,剛開始還看不太懂,想了想妳大概想追究責任了吧,可是老爸回國了,事情也過幾天去了,當時就回妳訊息「不是我」。

再次見到面的時候是在外公的簡易靈堂前,在親戚、阿姨與家人的面前,妳對我的態度跟平時沒有甚麼兩樣,誰都想不到我們兩人才發生過關係,獨處時,妳突然嚴肅起來,要我在外公前發誓我沒說謊,接著又再問我一次簡訊的內容,當然妳得到的是一樣的答案,不過心裡很愧疚,因為見妳聽聞後,立刻跟神主牌下跪,似乎再請求在天之靈的原諒。看得出來有人還是滿肚子狐疑,不省人事的情況之下怎麼會是妳主動?是不是很想問吧?所以要我不準提起說得太急了,讓自己礙於面子所以不敢再提問,但妳的表現真得看得出來「這是妳最想清楚的又不敢知道的一個晚上」。老實說後續有件事情嚇到我了,妳雖然沒講而且都老神在在的模樣,但我知道那次妳經期晚了快兩個星期才來,我是從廁所衛生棉出現的時間來推測的,我承認去計算妳的時間就是在圖謀不軌,不過好在真的沒中標,不然紙就包不住火了。

後續的半年在獨處時的互動,我們不是依然會閒話家常,但就是給我有股冷冷淡淡的錯覺.雖然最近妳才說是因為當時有點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我,我這邊可是因此消沉了一陣子,那時候的女朋友也是在這段時期分手的。話又說回來,妳那陣子對老爸的態度可以說過於緊張了點,是因為內疚嗎?而且我知道妳還拒絕了他不下一次的求歡,態度跟表現看起來真的會讓人起疑,幸好對方沒那麼敏感,但還是跟我抱怨說妳怪怪的。看了這麼多,我想都讓妳知道得差不多了,大概看到一半被刪除的機會很高,但要不是我們現在都已經能看淡世俗規範,不然還真的不太敢都跟妳說這些。

















0.015909194946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