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和妹妹的海島之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出生在一個小山村,我有兩個妹妹,我們的感情都是異常深厚。特別是我
的小妹妹,小時候體弱多病,作為哥哥的我一直沒有少疼她。那時候物資還比較
匮乏,吃飽飯是最高目標。我們倆相差將近5歲,我一直都是本著先讓妹妹吃飽
吃好,那時候難得能吃一口肉,妹妹和我都是挑食,不喜歡肥肉,隻吃瘦肉。而
那時候農村肉好不好以肥不肥的標準來判斷的,瘦肉很少,每次我都是將挑好的
肉給了妹妹,自己有麽吃一點,沒有就拉倒。妹妹從小也很粘我,總是哥哥哥哥
跟在我的屁股後面晚上睡覺也總是喜歡跟我一起,這樣一直到我上初中住校為止。
但每到假期,她還總是時不時的鑽進我的被窩,哪怕我後來上了大學。可那時候
我總覺得她還是個孩子,包括爸媽也就隨她了。

  都說女大十八變,等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小時候瘦瘦弱弱的妹妹居然長得個
子有175,比我還高一公分,而且居然發育得前凸後翹的,修長的身材配上發
育良好的三圍,加上我家的兄弟姐妹相貌都是不差,看起來異常動人,令我十分
欣喜。盡管隨著身體發育早已不跟我鑽一個被窩,到在我大學畢業前的那個春節,
家裏住房緊張,爸媽把我們打發到以前的一個老房子裏睡覺。妹妹以冬天冷為理
由,整個春節期間都是鑽在我的被窩裏睡覺,而且總是粘得緊緊的,說取暖。在
那一段時間裏,每天抱著個發育已經良好的妹妹,因為疼愛,倒也從來沒有什麽
想法,一覺到天亮。在平時的日子裏,妹妹一看到我,也經常粘著我,大家都說
我們兄妹的感情正好。

  等我大學畢業後,那時候流行的分配工作,我幸運的來到了省城一家非常不
錯的單位工作。單位平時比較忙,但不管工資獎金還是福利都是異常的好,我記
得那時候家裏的東西吃喝拉撒啥的單位裏都管,你結婚,還管分房子。而妹妹初
中畢業後上了一個初中專,也快畢業了,反正她最後一年的吃穿用什麽的全歸我
供應了,相比我讀書的時候好了太多。

  就這樣過了一年,妹妹畢業後去了當地的一家企業上班,由于那家單位效益
較差,我不時地補貼她一點。再過了一年,我已經結婚生子了,孩子半歲就斷奶,
因為他媽媽要去上班了,沒辦法喂奶。可不巧的是保姆說老家有事,也辭職了。
那天剛好妹妹沒事來省城玩,她也非常喜歡這個小侄兒,她靈機一動說:「哥,
我單位反正也不好,不如辭了帶一段時間侄兒,等找到孩子大一點,好找保姆,
再找份工作也不遲。想想也就是那麽回事,她那個單位的收入還不如一個省城的
保姆高,我就欣喜的答應了。

  到底是親姑姑,妹妹帶孩子不知道比保姆盡心多少倍,老婆也很高興,她沒
有少給妹妹錢花,也經常帶著一起逛街買衣服什麽的。孩子晚上跟姑姑睡,我們
也輕松了很多。

  轉眼到了夏天,孩子已經7個月大了。我們單位和老婆單位都有夏天休假的
安排,時間是10天,地點可以三選一。我們每個人可以帶兩個家屬,我和老婆
商量了一下,她一個想帶自己的父母去一下,另外她覺得妹妹帶著孩子辛苦,讓
我帶著妹妹和孩子也去放松一下,地點就選一個著名的海邊度假村。

  我和妹妹帶著孩子先出發去那個海島,老婆他們要在我回來後再走。妹妹以
前也從來沒有見過大海,一路上異常興奮。在大巴上,孩子倒是很乖,幾乎都是
在睡覺中度過。而妹妹卻一路叽叽喳喳個不停,而且說到興奮處還是和小時候一
樣在我的懷裏拱來拱去,我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隨她鬧騰。由于單位很大,再說
工作不能耽誤,都是分批出去的,同車的幾乎都不是一個部門的,相熟的人也就
一兩個。好多同事還以為她是我老婆來著,還說這對夫妻挺有夫妻相,感情也很
好。我也不解釋,淡淡的笑笑。

  到了海島,很快就安排了入住。進入房間我驚訝的發現我們是一個超大床的
大床房。哎,是我疏忽了,我想當然的認為是標準房,然後單位裏分配房間的同
事看到我們三個以為一家三口還特意給安排了大床房。但妹妹卻一點也沒在意,
也對,我們從小一個被窩裏鑽習慣了所以也沒覺得有異樣。我一想,就是長大後
我們也沒少睡一起也就坦然了,再說妹妹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去海邊玩了。

  帶著孩子來到了海邊,看到蔚藍的大海,妹妹興奮地一下子就撲進了水裏。
一個浪頭打過,妹妹發出了咯咯咯清脆的笑聲。我懷裏的孩子看見水也興奮異常,
不停扭動身體,我拎著他他也是用小腳興奮打著水,尖叫著,開心著。一直玩到
太陽下山了,才依依不舍、筋疲力盡回到酒店。

  到了酒店,我們不管身上髒不髒先去狼吞虎咽的吃了飯,小家夥也因為消耗
大,吃得也很痛快。吃飽回到房間,先把小家夥洗了澡,我陪著,妹妹緊接著去
洗澡。大約過了二三十分鍾,我聽到妹妹在背後跟我說,哥哥我洗好了,你去洗
吧。我順聲一回頭,頓時移不開眼睛了。

  妹妹正用一塊大浴巾擦著她濕漉漉的頭髮,而身上穿著一條短睡裙。由于擦
頭髮時候側頭彎著腰,我這個角度剛好從她的圓領口看見了那兩片雪白。妹妹大
約打算洗好澡就陪孩子睡了,而且一直來在我這個親哥哥面前都是不設防的,我
也一直隻把她當成一個親人對待,從來沒有對待異性的感覺,我們以前一起睡她
也是穿很少的,所以沒有穿BRA,我不但看到了那墳起的雪白,就是那紅紅的,
小巧的櫻桃也一覽無遺。妹妹先是渾然不覺,隻是因為我的安靜和吞口水的聲音
她覺得奇怪,擡頭看了我一眼,看我的目光著落點,刷地臉紅了一下就背轉過身
去。

  這一轉身就更完蛋了,她一轉身還是彎著腰,那不長的睡裙完全沒有遮住她
發育良好的被小小內褲包裹的翹臀,隨著她的輕輕擺動若隱若現,那圓潤、潔白
加上一個美麗的弧度翹起,我頓時有點口幹唇燥,而襠間居然豎起了一根小鋼炮。

  在我的記憶之中,這是我第一次明確的對我的妹妹有異性的沖動。也許以前
都是滿滿的都是親情,也許因為這幾年在老婆這裏,我的性意識已經徹底地覺醒
了。在那個年代,我和我老婆認識之前,盡管也和別的女孩子談過戀愛,但都是
限于拉拉手、抱抱、親親的地步。還也許自從有了孩子後,老婆對做愛一下子變
得可有可無了,來之前我們已經有個把星期沒有愛愛了。

  在妹妹快要擦完之前,我猛然清醒了過來,逃也似地沖進了浴室,因為我隻
是穿著沙灘褲,要是被妹妹發現異常就尴尬了。妹妹嘀咕了一句:「心急火燎的
幹啥呢!」

  在浴室裏,冷水的刺激下,我漸漸的平靜了下來。就在我穿好衣服出去的時
候,聽到門外有人喊我:「去打牌!」剛好我覺得暫時不知道這麽面對妹妹,暫
時一避也是好辦法,于是我就應了一聲,跟妹妹說:「你們先睡!」妹妹回了一
句:「早點回來!」我心裏一蕩,這是我老婆常常對我說的話。

  那天打牌異常的差,丟三落四的。再說白天也累了。到了10點半,我說散
了吧,大家都同意就散了。

  打開房間門,隻有夜燈朦胧地亮著。妹妹和孩子早已在夢鄉中,白天玩得累,
現在兩人都睡得很沈。由于怕睡中間壓倒孩子,我們早已把床靠邊,把孩子放在
貼牆睡,這樣也不至于掉下去。這樣妹妹睡中間,我挨著妹妹睡邊上。海島的夏
天還是很舒適的,開空調顯得太涼,蓋被子又稍顯熱了一點。于是,我剛把體恤
脫下,準備在妹妹邊上躺下去的時候,在朦胧的夜燈光下,我看了一眼妹妹。這
一看,我腦袋翁的一下,在燈光下,妹妹也許在睡夢中覺得有點熱,她的睡裙居
然捲到了腰間,身體呈大字形,在朦胧的燈光下,那白皙、圓潤、修長的大腿散
發著聖潔的光芒。那不大的三角褲包裹的墳起,那弧度是那麽地誘人。有幾根調
皮的捲曲的毛發跑了出來,在燈光下閃耀著黑黝黝光澤。

  而上半身,由于睡裙布料的柔軟,清晰地將她那發育良好的年輕的胸部輪廓
勾勒了出來。在那倆個圓潤形狀的頂部,自信地頂著隻有玉米粒大小的顆粒。

  看了良久,我努力平複著實在無法平靜的心跳,臉紅耳赤的輕輕地在妹妹身
邊躺了下去。我當時心裏在想,我這是怎麽了,這是我從小疼愛的親妹妹,一奶
同胞。在以前在一個被窩裏緊緊地抱在一起也睡過,可從來都沒有引起過任何的
性沖動。

  也許在睡夢中,妹妹也是能感覺到她那熟悉的哥哥氣息,她轉了個身,像無
數次她喜歡的那樣,轉過了身,背朝著我,貼進了我的懷抱。正面的擁抱,我們
以前隻是在清醒狀態下會有短暫的擁抱。我習慣性的用手輕輕的圈住了她的嬌軀。
對妹妹來說,可能跟無數次的擁抱一樣,但對我來說,卻太不一樣了。

  由于之前的绮念,我那小鋼炮一直都沒有消腫。而妹妹的這一轉身,她那性
感的翹臀隻隔著一條薄薄的短褲,直接貼在了我的翹起上。而大片裸露的臀肉跟
我的肌膚相接,讓我全身起了雞皮疙瘩,而下身騰地一下,更是剛硬無比了。也
許睡夢中妹妹覺得下面有東西咯得難受,她居然輕輕地動了動她的臀部,這下子
由于我下面隻穿了一條寬松的沙灘褲,充分自由的小家夥居然隔著褲子進入了她
的臀溝!

  兩片薄薄的布料根本就阻擋不了那帶著暖意和潮意柔軟的感覺。我是過來人,
我知道那意味著什麽。聞著妹妹身上好聞的處女香,我情不自禁的輕輕動了動下
面,那感覺讓我直接崩潰了。

  妹妹在我的懷裏甜甜地睡著,可我已經渾身發燙。這時候慾望已經戰勝了一
切,我的腦子裏除了慾望其他都已經歸零了。我下面一直輕輕地前後擺動著,滾
燙的手顫抖著撫摸上了妹妹年輕美好的身體。先是裸露的肩膀,再是隔著衣服撫
摸上了腰部、背部、腹部。實在不過癮,手從已經捲到腰間的睡裙中伸了進去,
手指所及,那綢緞般的感覺實在是太令人愉悅了。逐漸手光顧了光滑緊緻的大腿,
充滿彈性的翹臀,總之全身除了隱私點已經全部光顧了一遍。

  睡夢中的妹妹也許非常喜歡這樣輕柔的撫摸,其實我們以前在一起睡,我也
是會撫摸她,隻不過那時候的撫摸都是親情的撫摸,從不涉及敏感地帶。妹妹輕
輕地嗯了一聲貼我更緊了。人得寸就想進尺,更何況在欲火焚身中的男人。我偷
偷地把下面自己的那層布料去除了,得到解放的鋼炮重新納入臀溝後,那感覺隻
讓人熱血沸騰。也許是我的錯覺,我覺得小鋼炮接觸的地方的布料似乎更濕潤了。

  我的手也不老實了,慢慢地向胸部隆起進軍,先是外圍,心一橫,直接抓向
了那柔軟的肉團。抓起那團軟肉的刹那,腦袋轟地一聲,心跳直上180。我老
婆是平胸一族,我從來沒有這樣的體驗過,更何況這是親妹妹。

  下面傳來的暖意跟濕意更重了。我一隻手在上面兩個圓潤之間不停運動,另
一隻手往下,穿過了布料,抓上了翹臀。那翹臀,圓潤,彈性十足,那手感絕對
是杠杠的。在翹臀過足癮後,我的手來到了大腿內側。在細膩中,我的手一點點
地向上運動,漸漸地靠近了那暖意和濕意的源頭。

  這時候我的心裏還殘存著一點點理智。畢竟是我的親妹妹,而且是從小寵愛
的小妹妹。這些年來,隻要有我一口喝的,絕對有她一口吃的。我妹妹超愛一種
野果,每年5月份成熟,卻隻有高山上有。我每年總是會冒著可能碰到狼的危險,
翻山越嶺給她采來。其實我自己也很喜歡吃,可我隻會挑幾個不太好的嘗嘗味道,
其他全喂她小嘴裏了,看她開心,我就欣慰。曾經有一次,妹妹非要跟我去山上,
可不小心被樹樁紮破了腳底,我背著她,硬是翻越了幾座山來到鄉衛生院給她包
紮好,又走了十幾裏地背著她回家,那年我11歲。小時候糧食緊張時,每次吃
之前我總是要關心一下這個妹妹有沒有先吃飽,然後再自己吃……

  妹妹一直沒有醒來,也許是白天玩得太累了,也許是她知道躺在自己異常熟
悉且疼愛她的哥哥懷裏,所以睡得十分放心。但睡夢中她畢竟是已經20歲的大
姑娘了,而且發育得很好,我的撫摸她是一定會有感覺的。我殘存的理智一直沒
讓我跨出最後一步,但也許我的撫摸讓她感覺到了快意,又有點不夠滿足,睡夢
中的妹妹于是又輕輕地扭了一下身體。這一扭動不要緊,我的心理防線一下子全
垮了。

  她這一扭動,上半身隨著她的扭動,我前面一直刻意避開的頂端一下子落到
了我的掌心。也許因為前面我已經將她的酥胸揉搓得夠久了,那頂端落入手掌中,
我明顯地感覺到她長大了,變硬了,原來的玉米粒現在成了小櫻桃了,而且我能
感覺到那周圍的小顆粒!而下面那隻手,因為她的扭動,本來近在咫尺的手掌,
一下子感覺到了暖暖的、軟軟的、濕濕的地方!

  在以前的兩年中,我跟我老婆認識到戀愛,陷入熱戀中後,由于我們是直奔
結婚去的,難免就有了魚水之歡。老婆也是從剛開始的不太適應到漸漸地喜歡上
了這個感覺,在戀愛的那段時間,她還是很瘋狂的。自從能達到頂峰後,她每天
至少要索取兩次。新婚旅行,有一天白天累得像狗,她都累哭了,可到了晚上還
是自己把衣服脫了坐了進去。隻是有了孩子後,母性大爆發,幾乎所有的心思全
在這個小不點上了,于是我們的做愛頻率急劇下降。在戀愛中,我們第一次讓她
達到頂點還是因為我們剛開始做了沒幾次她就出差了,結果回來那天我去車站接
她,回到集體宿舍已經晚上11點了。那時候我們一個房間住兩人以上,老婆說
去樓層公共浴室洗個澡,太晚,怕,叫我陪著她。到了浴室門口,我老老實實地
站下了,結果她看看四處無人,一把就把我拖進了浴室。在浴室裏,她把我的褲
子一把扯下,沒等我反應過來,她自己抓牢水管彎腰翹臀,一下子把我的jj納
了進去,沒等我動,就瘋狂地運動了起來,很快就咬著毛巾長長地猛哼一陣,頭
高高地揚起,臀部死死地貼著我讓我的jj深深地紮在裏面,而我也被刺激得一
瀉千裏。後來我問她,那次是為什麽這麽猴急,她說出差的第二天夢見和我做愛,
醒來後覺得逼裏癢癢的,這幾天一直有這樣的感覺。好不容易熬到回來,路上就
想著和我做愛的情景,所以早已泛濫成災。我絕對是老婆的第一個,可兩年下來,
還是積累了好多性經驗,至少各種體位不是問題,每次我堅持的時間也不是問題。

  正因為已經有這樣的經驗,我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麽,就是睡夢中的妹妹有點
性奮了。這把我最後一點殘存的理智淹沒了。我的手上下齊動,上面的手在揉搓
圓潤的同時,時不時地撥動輕撚那頂端刺刺的櫻桃。下面那隻手先是在布料外面
找到了我的硬挺,調整了一下位置,頂住了布料中心最濕最暖的凹陷,並且加快
了前後移動的頻率。然後這隻手穿過了布料,先是掠過一些並不濃密的柔毛,然
後在那鼓鼓的如一個饅頭的上面留戀啦一會兒,終于達到了那熱熱的、濕濕的、
軟軟的、滑滑的泉眼中心!

  睡夢中的妹妹呼吸漸漸開始急促起來,全身也開始發熱,皮膚更是變得粉紅,
顯得更是嬌豔。看著妹妹嬌豔欲滴的臉龐,紅紅的嘴唇微微張開著,吐出來的氣
息聞起來甜甜地,聞之欲醉。背著身,我還是禁不住努力伸過頭去在她嘴角親了
上去,舌頭沿著伸了過去,居然被她含住了,她還咂了兩下,弄得我渾身癢癢的。
我上面的手和下面的手禁不住加快了節奏和和頻率,妹妹的呼吸更緊急促,我的
手指頭忍不住就輕輕地沒入了她的泉眼中。

  妹妹的甬道是如此的緊湊和溫軟,布滿了管道的水滑滑的,我的手指頭毫不
費力地通過了點點顆粒,滑向了深處。隨著我手指頭的深入,妹妹的身體漸漸地
弓了起來,當我達到底部那塊軟肉時,妹妹急促地嗯了一聲,然後睜開了眼睛。

  睡夢中醒來的妹妹顯然沒有搞清楚狀況。身體上傳來陌生的陣陣快感,那感
覺讓她欲罷不能。而他她最親愛的哥哥此刻抱著她,居然有一隻手抓著她的從來
沒有別的男人光顧過的酥胸,另一手居然在她的處女羞羞之處,然後臀溝裏還有
一個不明棍狀頂著。而身體隨著這些手、棍的運動,陣陣快感一浪浪襲來,讓她
骨酥肉軟,每絲骨頭縫裏都癢癢的。她努力地轉過頭想了解清楚,然而,迎接她
的卻是她哥哥火熱的嘴唇和靈活的舌頭。

  被吻住的妹妹徹底暈菜了。可那親吻盡管沒搞清楚狀況,可也一樣讓人陶醉。
作為老練的哥哥我,早已知道如何去親吻了。舌頭在妹妹的口腔裏肆意活動著,
與她的嬌舌碰撞著,而妹妹本能地將舌頭與哥哥的舌頭糾纏、摩擦,體會著那快
感。

  親吻許久,畢竟扭著脖子親吻是很費勁的,但如果讓妹妹轉過身來,我的手
必須要脫離現在的位置,我怕意亂情迷的妹妹清醒過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我改
親吻妹妹的脖子和耳垂,在我輕輕含住妹妹耳垂的時候,她全身一繃緊,居然發
出來唔的一聲呻吟聲。然後,全身微微扭動,下半身尤其劇烈。原來這是她的敏
感點。我在她下面的手在她扭動的過程中,來回抽插,我已經感覺到她那裏的水
已經泛濫了!

  隨著我的手指不斷進出,妹妹突然帶著哭腔的聲音輕輕地急促的喊著:「哥
~ ,哥~ 」身體扭動得更厲害了,在拒絕中又有點逢迎。我這時候已經無法思考
了,唯一的念頭就是我要插入那個火熱的泉眼!

  我拔出了我的手指頭,在手指頭脫離妹妹甬道的刹那,她明顯的有個跟隨的
動作。她的內褲隨著扭動,早已經退到了她那圓潤的翹臀下面。我抓住了我的堅
挺,在她身後通過她的臀溝,準確地找到了她的泉眼。我在那濕滑的甬道口滑了
兩下,你已經硬如磐石的堅挺上,沾滿了她的花露,也許我滑動的時候堅挺那菇
頭滑到了她的相思豆,妹妹居然全身彈擊了兩下,更是刺激得我熟練地把堅挺固
定在泉眼的通道口上,腰部微微一用力,那堅硬破開了那狹狹暖暖的甬道,緩緩
地向深處進發!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刹那的感覺,妹妹那甬道是如此的緊湊,而且層層疊
疊,破開一層又一層,似乎永遠到不了那個盡頭。而且異常的溫暖,把我的堅挺
包裹得嚴嚴實實,嚴絲合縫的。那溫暖帶給我的全身的毛孔都舒爽的張開,渾身
起了雞皮疙瘩。

  畢竟是妹妹的第一次,我的妹妹對我是異常信任,無話不講的,我非常了解
她,雖然沒有出血,但這絕對是她的第一次。我的堅挺盡管是緩緩的深入,不可
避免的還是會給她帶來一點點痛苦。她在我插入的過程中,一直發出通並快樂著
的「……唔……」的長聲,等我終于到底的時候,她又長長地出了口氣。

  也許是那插入的痛,讓妹妹的神志瞬間恢複了一絲清明。妹妹突然明白發生
了什麽了,她開始掙紮,」哥哥~ ,哥哥~ ,不能這樣,我們不能這樣!「手也
開始往後推,身體往前要脫離我。

  欲火高熾的我這時候隻有一個念頭,我要插在這個讓我欲仙欲死的肥美甬道
裏面,絕對不能脫離!于是我一隻手緊緊地抱住妹妹的腰部,而那堅挺則似釘子
般的牢牢地紮在那舒爽的甬道裏面,另外那隻手則飛快地在妹妹的酥胸上肆意的
活動著。妹妹比我的力氣是小多了,她的掙紮剛好讓我的堅挺在她的甬道裏進進
出出。而每次的進出都會帶給妹妹一個強烈的顫動。

  隨著顫動次數的增加,妹妹的掙紮更像是迎合了。她現在變成一個完全的矛
盾體。身體帶給她的快感讓她欲罷不能,但那一絲清明卻讓她覺得這樣很不好。
于是,是掙紮還是迎合也變得模糊了起來。

  看那充滿矛盾的妹妹,我含住了她的耳垂,在她耳邊輕輕地溫柔地說:「妹
妹,哥哥很愛你。既然已經插進去了,就讓我們做一次好不好。」

  充滿矛盾妹妹聽了這句話以後,突然像洩了氣的皮球,渾身一軟,再也不掙
紮了。我見機一邊加大了手上對她小櫻桃的攻擊,一邊開始下面緩緩地抽送。

  由于充滿了愛液,妹妹的甬道盡管還是那麽緊湊狹窄,可抽送變得越來越順
暢了起來。妹妹的挺翹圓臀,彈性十足,每次插到底,她自然給彈回來,那酸爽
的感覺實在是美妙。妹妹盡管沒有掙紮也沒有迎合,但每次我抽出來送到底的時
候,她還是會有身體上的反應。而且,微微地有了呻吟聲。

  抽插了一會兒,我覺得不太過癮了,于是我把我的堅挺從妹妹狹長的甬道裏
抽了出來,抽出來的堅挺上沾滿了愛液。在抽離的一刹那,我似乎聽到了妹妹發
出的有點不舍的聲音。我輕輕地拿手撥了一下妹妹的嬌軀,妹妹似乎很有默契地
正面朝上躺在了床上。我看了一下這時候的妹妹,她的睡衣已經捲到了胸部以上,
內褲則挂在腿彎,全身的肌膚已經發紅了,臉蛋更是紅撲撲的,嬌豔欲滴。她小
嘴微張著,略顯急促地呼吸著。看到這樣的妹妹,我手一擡就把她的睡裙和內褲
輕易地脫了。看到已經全身赤裸的妹妹,我忍不住就親吻了上去。這次的親吻可
比剛才扭著身子好多了。我舌頭一伸,就進入了妹妹微張的小口中,靈敏地撲捉
到了她的粉舌。沒多少下,我明顯地感覺到妹妹的回應,她的舌頭也動了,跟我
的糾纏在了一起。我收回我的舌頭的時候,妹妹的舌頭居然跟蹤追擊,進入了我
的口腔,捉住了我的舌頭又是一番糾纏。結束了這個長吻,我從妹妹的脖子慢慢
地親吻到了她的胸部,終于如願以償地含住了她的櫻桃。在我含住櫻桃的刹那,
妹妹整個人明顯的往上一挺,過了許久才又落了回去。我的手也沒有閑著,到處
肆意,當然重點照顧的對象是她的桃花聖源。

  我手指頭娴熟地撥動著妹妹已經腫脹的相思豆,時不時地手指頭穿入那滑膩
不堪的甬道,感受著她的甬道那層層顆粒。在我的多重挑逗下,妹妹終于開始了
帶著哭腔的呻吟,身體則顫動著,扭動著,不知所措。

  我突然聽到了一句含糊的話:「哥~ ,弄進來!弄進來!」這是我們老家的
方言,意思是快插進來、插進來!我一愣,還問了一句,「什麽?」,結果妹妹
扭動的身子幾乎是哭喊者「弄進來!弄進來」

  這時候的我天塌下來都管不了,我翻身上了妹妹的嬌軀,妹妹無師自通地張
開了她那修長的美腿,那粉嫩的桃園聖地閃耀著晶瑩的光芒,那是我見過最美的
桃源聖地,哪怕後來閱盡了愛情動作片,也從來沒有被超越過。

  我剛一湊近,調整好位置,早已等在那裏的妹妹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堅挺就
往她的桃源聖地放。等我感覺已經被卡住的時候,我正往下頂,妹妹的已經急促
地往上迎湊。

  噗呲一聲,我的硬挺已經深深地紮入了妹妹身體的最深處。這時候的妹妹,
在我身下長長地「哦……」了一聲,似乎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妹妹在發出長聲後,那修長的美腿一下子牢牢地將我的腰鎖住。我的硬挺在
她狹長的甬道中無法動彈,隻能深深地紮在她的軟肉之中。

  過了一會兒,妹妹終于放松了她的美腿,她的翹臀輕輕地往上挺動著,我也
不失時機地開始了我的抽插。

  隨著抽插的慢慢加快,妹妹的呻吟由低到高,而她的臀部的挺動迎合也越來
越快。

  我一直來覺得正面的做愛是最有征服的感覺的,看著你身下的嬌軀迎合你,
你唯一的願望就是狠狠地回應她。

  到了這個時候,我都已經隻能往下砸來形容我的動作了。每次的動作,我們
的性器緊緊地磨合在一起,分開,又磨合。這時候妹妹那酥胸上的櫻桃從粉紅已
經變成了大紅,而且你都感覺她要漲開了,那不大的乳暈上小小的顆粒每顆都已
經噴薄欲出。我哪怕輕輕地掠過上面,都會帶給妹妹急劇的顫動。而下面已經不
是靠速度而是靠力量了,我們的性器結合在一起,狠狠地研磨幾下才分開。

  就這樣研磨了不久,我的蛋蛋都已經濕滑不堪了,全是濺出來的愛液。突然,
妹妹又緊緊地用四肢鎖住了我,胸部的硬頂在我壯碩的胸膛上急劇地滑動,而下
面則死死地往上頂,似乎要把我的蛋蛋都嵌入身體裏面,嘴裏卻發出了一聲亢奮、
超長的啊哦……聲音。

  妹妹急促地喊著我「哥哥~ 哥哥!」然後我感覺我深深地頂在那底部軟肉上
的硬挺,被大力地甬道收縮包裹著。這樣收縮了很多下以後,妹妹開始噢噢地急
促喘氣和哭泣。

  完全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了,我的馬眼一酥,全身的每次骨頭縫都是癢癢的,
我虎吼一聲,用手托起妹妹的翹臀讓我的硬挺更加深入,突突地開始了狂亂的噴
射!

  被我火熱的噴射一激,本來已經在頂端的妹妹抱我更緊了,那美腿幾乎將我
的熊腰夾斷,抱著我背的手,已經又嵌入肉裏的感覺。嘴裏的呻吟聲也不禁加大
了幾分。

  這是我的人生中最為酣暢淋漓的一次噴射,以前沒有,以後也沒有。跟老婆
的第一次,那是水到渠成。而現在在我身下的卻是我從小最為疼愛的妹妹,一奶
同胞,而我們的性器也似乎更為嚴絲合縫,那份刺激舒爽豈是一般能比的。

  也不知道噴了多久,終于停止了,我感覺有一個世紀那麽久,我幾乎都噴虛
脫了。我身下的妹妹也是一軟,松開了糾纏我的四肢,癱在了床上。我們都覺得
腦子有點缺氧,張大嘴用最急促的頻率呼吸著。

  終于呼吸平息了下來,我艱難地擡起了身子,啵地一聲從妹妹身子裏拔了出
來。拔出來後,那精液嘩地往下流。那乳白色的精液在妹妹那粉木耳中靜靜地流
動,看起來異常的淫靡。這時候的妹妹已經一點也不想動了,我強撐起身子找到
了紙巾,仔細地先給妹妹清理幹淨,又清理了自己。

  各位可能會覺得奇怪,我咋膽子那麽大,還敢內射,要是懷上了那可不得了
了。其實這次我們出來,本來是上一批的,因為剛好算到會和妹妹的生理期沖突,
那樣不能下海太掃興了。于是我們換到了這一批,而妹妹的好朋友是昨天才走的,
這點我知道。也許因為安全,也是我從來沒有對妹妹有過性沖動哪怕隻有我們兩
人單獨睡在一個被窩裏且抱在一起而這次居然失控了的重要原因。

  而後來我們回憶起這第一次做愛,都覺得還感覺挺好的,因為都達到了頂峰。
我和我老婆是做了五六次後她出差,才第一次達到了頂峰的。我想原因肯定不外
乎一個我已經有相當的性經驗了,當然知道怎樣做。另外我也做了足夠的前戲,
加上親情的刺激。

  懶得穿衣服了,反正孩子很小還不懂事。我赤裸著抱住了同樣赤裸著軟如無
骨的妹妹。現在的妹妹很安靜,和很多次一樣靜靜地貼在我的懷裏,不一樣的是
這次我們沒有穿衣服。我又一次疑惑了,以前在大夏天,我們發育了後也沒有少
這樣抱著睡在一起,可我從來沒有沖動過,這次也許是因為我性已經覺醒了吧。

  裸露的妹妹軟軟的胸貼在我赤裸的胸膛上,很舒服,那櫻桃已經基本恢複到
玉米粒大小了。我輕輕地用手愛撫著妹妹的全身,撫摸著她光滑的脊背,輕捏著
她那彈力十足的翹臀,輕輕地掠過那性感的長腿。那是一種不帶任何性味的愛撫,
就跟無數次以往我們進行的一樣。我的嘴唇也輕輕地印在了妹妹的臉上,甚至有
點腫脹的櫻唇上,脖子上,但這也是親情的愛。

  這時候我不知道說點什麽,估計妹妹也一樣。我們的腦子都還處于混亂中,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都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我甚至想不明白以後跟妹妹如何相
處。這一壞根一插入妹妹的身體,一切都不一樣了,更何況我還在裏面大噴特噴
地。我隻能充滿愛意地撫摸安撫著我一直疼愛有加的妹妹。

  在我的撫摸下,妹妹沈沈地睡了過去,我也是。我們就這樣赤露著抱著,一
覺睡到了大天亮。














0.011170864105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