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精靈母親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艾婉兒,你是尊貴美麗的精靈公主,而埃拉岡是人類,你們在一
起是不會有幸福的。」榮德勸自己的女兒。

  艾婉兒是精靈國王榮德的女兒。她不但是最美麗的精靈,也是整個孟德誒斯
大陸最美麗的生靈。她有著天空一樣藍的的長發,海洋一樣深的眼睛,美麗的臉
龐,修長的身材,晶瑩剔透的肌膚。

  埃拉岡是人族的,也是一名游俠。他居無定所,成年累月游蕩于人族和霍比
斯族的城鎮之中,或者矮人族和精靈族的山林之間。那一年,他在精靈族的瑞文
德遇上了艾婉兒。他們相愛了。

  雖然相愛,但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很短。因為這時,隨著黑暗魔主的即將覺醒,
孟德誒斯大陸多年的平靜打破了。人魔兩族再次爆發戰爭。埃拉岡也成為人類軍
隊的統領。

  幾千年前那次與魔族的戰爭,精靈王榮德還是個王子時,跟他的父王曾與人
類國王率領精靈族和人族的戰士共同作戰。許多精靈喪失了他們寶貴的生命。如
果不是被殺死,精靈的生命是永恒的。這次戰爭,榮德不想再犧牲他的子民。他
想帶領他的子民離開孟德誒斯大陸。即使人類獲勝,這個大陸也會進入人族統治
的時代。精靈的時代已經過去。他的部下已經在遙遠的大海那邊發現了一個富饒
卻還沒開發的新大陸。榮德要率領他的精靈族遷移到那個新大陸。大部分精靈已
搬走了,現在這是最後一艘船。他再一次來到女兒身邊。

  「人類只有不到一百年的壽命。而你,可以活千年,甚至永恒。你們在一起,
即使幸福,也只是短短的幾十年。之後陪伴你的就是漫長的思念,寂寞和孤獨。

  還是跟我一起走吧,到一個新的世界。」榮德又一次勸說女兒。

  艾婉兒不是沒有想過,也曾動搖過,但對埃拉岡的愛讓這些不重要。

  「我或許會寂寞孤獨千年,但我至少有幾十年的幸福。如果我離開埃拉岡,
我會永遠也沒有幸福」。艾婉兒下定了決心留下來。精靈王榮德只好揮別女兒,
帶領他的最後一船子民航向那遙遠的新大陸。

  經過多年的苦戰,人類取得了勝利,黑暗魔主被毀滅,埃拉岡也被尊為人族
的國王。也在那一年,艾婉兒嫁給了他。

  花開花落,匆匆幾十年過去了。

  當艾婉兒跟埃拉岡結婚那一年,埃拉岡就已經四十歲了。多年的流浪生活和
多處的戰爭帶來的傷痛,縮短了他的壽命。在七十歲的時候,就去世了。留給艾
婉兒的是無盡的思念和那冰冷的石像。

  埃拉岡去世後,艾婉兒就搬出王宮,住在城外湖邊的行宮裡。她想在這遠離
王城喧囂的地方度過余生。

  艾婉兒站在陽台上扶著冰冷的欄杆,眺望前方。已是秋天,風捲起黃葉,飄
落四方。天已涼,艾婉兒只穿一襲白袍,痴迷地望著遠方的山影。過去的一幕幕
又晃過腦海。初次與埃拉岡的相遇,戰爭中的牽掛,婚後的幸福,到看著丈夫漸
漸蒼老,最後深埋黃土。只剩下無盡的思念。

  雖然已是幾十年過去,但歲月幾乎沒在艾婉兒身上留下多少痕跡。依然俏麗
和白皙的臉龐,挺直的鼻子上是深邃的雙目,天藍的長發下隱隱而顯的尖耳朵閃
動著靈氣。白袍下是修長柔軟的身體。變化最大的是尖尖淑乳更加堅挺,屁股也
更加翹圓,把白袍撐起一道優美的曲線。

  正當艾婉兒陷于迷思之中,一雙有力而溫暖的手按住了了艾婉兒的雙肩。來
人是一名少年。雖是少年,但有著寬闊的胸膛和健壯的臂膀。個子也比艾婉兒高
半頭。

  「媽咪,你又在想父親了。」少年輕聲地對艾婉兒說到。

  這名少年是艾婉兒跟埃拉岡的唯一的兒子埃維。感受著兒子手掌的溫暖,艾
婉兒轉過身來,靠在了埃維的胸膛。更多的溫暖帶給給艾婉兒一些依賴。埃維用
自己堅實的臂膀摟著了母親。母親整個身體輕輕地,卻又更緊地壓在了兒子的身
上。這給艾婉兒帶來更多的溫暖。

  埃維一只手摟著母親的後背,另一只手摟著她的腰。薄薄的衣袍擋不住艾婉
兒白嫩肌膚的柔滑。母親的雙乳也壓在了埃維的胸膛。那是一種柔軟潤滑的接觸。

  這種接觸給埃維一種從沒有的體驗。二人的小腹也緊緊地貼在一起。母親的
每一個呼吸,帶來雙乳的輕輕的蠕動,和小腹間絲絲的摩擦。雖然母親雙臂涼涼
的,但她腹下卻散發著一股股熱氣。熱氣有如輕柔的小手,挑弄了埃維胯下的一
條不安分。埃維一個激動,摟著母親腰間的手滑落了一些,落到母親圓臀的上側,
那是一種柔軟滑膩的感覺。埃維的手按的更緊了。胯下也開始蠢蠢欲動,被母親
腹下的溫暖吸引,要向前挺起了。

  就在這時,艾婉兒輕輕地推開兒子,「咱們回屋吧。」

  埃維從小就很依賴母親。他最喜歡的事就是依偎在母親溫暖的懷抱裡聽母親
講發生在孟德誒斯大陸的許許多多的精彩故事。霍比斯人低矮的小窯洞,矮族人
靈巧的雙手和收集的財寶,精靈族的樹屋,還有父親當年的英雄事跡。當然母親
還經常教他精靈族擅長的奇妙的箭術和魔法。在埃維的眼裡,母親不僅是慈愛的,
也是美神的化身。

  隨著年齡的增長,埃維漸漸地對母親艾婉兒產生了一種別樣的情愫。擁有人
類英雄埃拉岡和最美麗的精靈公主的血統,埃維已長成一個英俊瀟灑,迷倒許多
少女的少年。但不管是端莊秀麗的大家閨秀,還是委婉溫柔的小家碧玉,埃維都
看不上眼。她們跟母親艾婉兒一比,真是天上地下的區別。母親永葆青春的艷姿
是冠絕大陸的。

  和母親在一起的時候是充滿歡笑和幸福的。但自從父親去世後母親的歡樂就
很少了,更多的時候是一個人站在陽台上,痴迷著望者遠方,思念過去。埃維看
到這一切,也很理解母親的心情。他就盡量多陪母親。一起在林中散步,一起在
前邊的湖泊裡蕩漿,甚至只是和母親一起坐在陽台上,聊幾句,或只是靜靜地坐
著。這雖然不能完全解除母親的憂傷,但至少他們在一起時,母親會感到平安,
眼神還不時地透露出愛憐。

  隨著與母親接觸的越來越多,那別樣的情愫也越來越深,也就更喜歡跟母親
在一起了。那天在陽台上與母親相擁後,埃維常常回味著與母親身體之間的摩擦
擠壓的美好感覺。雖然埃維已經繼承王位,但大部分國事有幾位顧命大臣照管,
使他有很多時間陪著母親。

  確實,當看著深愛的丈夫漸漸衰老,最後深埋黃土,艾婉兒確實悲傷無比。

  這一切正跟父親當年所憂慮的一樣。丈夫已去世,自己依然青春美麗,但伴
隨著這永恒的美麗真可能是那孤獨漫長的永生了。但多虧還有個兒子埃維。多少
有一些慰藉。兒子也一天天長大了,也越來越象他父親。而且很善解人意,經常
陪著自己。艾婉兒當然理解兒子心意,知道他想幫自己減輕憂傷。她對兒子的懂
事感到高興和溫暖。

  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已經到了吃早飯的時間,可埃維還沒出現。艾婉
兒來到埃維的房間,輕輕地推開門,走了進去。埃維還熟睡在床上。被單有一半
滑落,露出兒子健壯的胸膛。

  艾婉兒的手愛憐地摸了摸兒子英俊的臉厐。仿佛感覺到母親的愛意,埃維的
腿輕輕地動了動。更多的被單滑下了床,露出了兒子的下體。一根粗大而白皙的
玉莖現在艾婉兒的眼前,直直地向上挺著,令艾婉兒一陣炫目。上次看到兒子的
那裡,是很多年前了,而且只是一只小麻雀。現在已長成了一條巨龍,且比自己
丈夫的還要粗大。

  看著兒子的玉莖,艾婉兒兩腿間產生了一種久違的潤濕的感覺。艾婉兒情不
自禁地伸出了一只手,輕輕地拂上了兒子的玉莖,一股火熱傳入艾婉兒嬌柔的小
手,這使她兩腿間更是濕滑了,且有一種深入身心的癢。這時兒子身體又動了,
而且眼睛好像要睜開了。艾婉兒一驚,迅速收回手,並把被單覆上了兒子的身體。

  埃維本來在熟睡中。但感到一陣舒服的暖風吹上了自己的下體,也吹醒了他。

  慢慢睜開眼,埃維看到美麗的母親掙站在床前,笑盈盈看著他,臉上還帶著
一絲紅潤。埃維感到很是幸福,伸開雙臂,「媽媽,給我一個擁抱吧。」

  「這麼大了,還撒嬌。」話雖說著,艾婉兒俯下身,摟向兒子的脖子。

  就在母親俯下身時,脖子下的衣領向下敞開,順著衣領往裡,是一雙堅挺白
皙的美乳,豐滿的頂峰上是兩點嫩紅。埃維心裡一陣蕩漾,雙手摟住了母親的軟
腰,並拉向自己的懷裡。那軟軟的雙乳靠上胸膛,又一次感覺到了那美好的擠壓。

  艾婉兒就勢坐在床邊,與兒子繼續相擁著,慢慢體會那種溫馨。兒子側靠在
母親身上,下體粗大的玉莖也壓在母親的大腿側面,傳遞著一陣陣的火熱。

  那一天是美好的,歡樂的。美好歡樂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晚上,埃維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裡,在和煦的春風裡,女神安娜飄向他,
把他擁在懷裡。女神胸前是一對高聳白皙的巨乳和尖尖粉紅的乳頭。女神的美乳
慢慢地擠壓上了埃維的胸膛。埃維也緊緊地抱住了女神,下體的玉莖也翹了起來。

  女神下面有一處神秘而溫暖的所在吸引著埃維的玉莖。

  這時,女神的臉慢慢地變成母親艾婉兒的臉。但二人抱得更緊。身體互相擠
壓摩擦,玉莖也拼命地向那溫暖所在深入,最後,一陣奇妙的感覺從下體傳遍全
身,玉莖也如開閘一般,一股洪流涌了出來,埃維也喊了一聲:「媽媽。」

  那一晚,艾婉兒也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她仿佛回到新婚不久的時候,丈夫擁
抱著她,親吻著他,一雙大手抓揉著她的乳房和臀部。在相互愛撫中,兒子替代
了丈夫,挺起一根更粗大的玉莖,深深地插入了自己的花房。緊跟著是一次又一
次的深入,直到艾婉兒渾身抽搐,癱軟在床上。

  第二天,二人見面時,都有些不自然,但又有些興奮。從那天後,艾婉兒和
埃維母子二人花更多的時間呆在一起了。在林中漫步時,二人自然而然地牽起了
手。或者互相擁著眺望遠景。兩人擁抱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而且擁抱的時間也
越來越長。擁抱時,互相擠壓一下,享受著胸脯之間,腹部之間摩擦帶來的奇妙
的感覺。兩人你親我一下額頭,我親你一下臉頰。有時嘴唇還互相碰一下。兩人
對這些動作感到興奮和期望,卻又刻意把持著自己不越過那條線。

  自從埃拉岡去世後,艾婉兒平時的活動范圍很小,基本就在家裡,花園,行
宮前的湖邊和樹林裡這個小圈子裡。為了讓母親開心,埃維邀請艾婉兒一起狩獵,
順便試試他學到精靈箭術。當然,打獵是次要的。與母親一起享受大自然的風光,
讓母親開心是主要的。艾婉兒母子二人或趟徉在小溪中,或縱馬追逐著白雲,很
是愉快。一天很快就過去了。二人返回時,埃維的馬失了蹄,無法再騎了。而埃
維為了和母親盡情享受這美好時光,沒帶隨從。所以也沒有備用馬匹。

  「要不我們騎一匹馬吧」,艾婉兒對兒子說到。

  埃維聽了一怔,將目光望向馬鞍上的母親,薄薄的衣裳下,起伏玲瓏的嬌軀
美得令人炫目。尤其是豐潤的玉臀,由于坐著,在盈盈一握的細腰下向後高高撅
起,拱成一道勾魂攝魄的圓隆曲線。

  「還發什麼呆?快上馬!」,看著發呆的埃維,艾婉兒不由一聲嬌喝,伸出
白皙的秀手向埃維晃了晃。

  埃維握住那只柔軟如綿玉手,躍上馬,騎在了艾婉兒的後面,並用手扶住了
艾婉兒的細腰,觸手之處溫暖柔潤。艾婉兒輕輕一抖韁繩,縱馬向前。

  馬蹄撒開的一瞬間,艾婉兒柔軟的粉背與埃維的胸膛撞在一起,接著艾婉兒
圓滾滑膩的玉臀輕輕撩過埃維的胯間。隨著和煦的微風,艾婉兒的長發輕輕地拂
過埃維的臉,白皙晶瑩的脖頸傳來一陣陣幽香。脖子下,一對玉乳把衣服高高聳
起。埃維的心一蕩,便隨著馬兒的顛簸,直接撞在了母親美好的嬌軀上,甚至胯
間的物事還頂在了母親美妙的背臀上。在碰到前面臀部的時候,竟然惹得那團柔
軟得美肉一陣反彈,並感覺到了肥臀兒驚人的彈性和柔軟。那種銷魂的感覺讓埃
維的玉莖猛地直起,朝前面的兩團軟肉狠狠刺去,直直挑上母親深幽的臀縫上了。

  「嗯!」艾婉兒感覺到了埃維的粗大,忍不住嬌軀一顫,不堪一聲輕吟。秀
臉不僅一紅,趕快咬緊嘴唇,忍住不再發聲。但身體一下子變得火熱,嬌軀全部
軟下來。一陣搖晃,幾乎跌落馬下。

  感覺到了母親的不穩。埃維趕緊把手臂向前伸去,然後緊緊地把母親抱在了
懷裡。隔著衣服,埃維立刻感覺到了母親整個香噴噴的嬌軀已經變得火熱起來,
整具嬌軀已經軟得沒有一絲力道。

  「媽媽,對不起!」埃維帶著有點急的喘息,湊到母親晶瑩如玉的小耳珠旁,
柔聲道。

  「沒什麼,不怪你」。艾婉兒喃喃道。聲音輕得幾乎聽不到。臉羞得更紅了。

  一時間,天地間仿佛只剩下清脆的馬蹄聲。不知不覺地,艾婉兒放慢了馬的
速度,似乎盡量享受甜膩的感覺。

  馬兒速度雖然慢了,但還是一起一伏,上下顛簸。隨著顛簸,埃維的玉莖一
下又一下地摩擦著母親的柔軟的臀部。那柔軟的感覺使巨龍變得更粗大了。又一
個顛簸,艾婉兒的美臀抬了起來,埃維玉莖一下子捅到了母親兩瓣軟臀中間那道
深幽迷人的臀溝處。艾婉兒的身體落下,把那火熱的巨大壓在了兩腿間的蜜穴下。

  又一次的顛簸讓火熱的巨莖在那心迷神醉的溝壑細細摩擦。埃維下面仿佛要
爆裂一般,在摩擦時隔著衣服仍可以清晰感到母親蜜處花瓣無比的嬌嫩火燙。

  艾婉兒的嬌軀更軟了,一陣陣嬌喘。感到下面的花蜜要滲透出來了。望著母
親嬌羞迷人的秀臉,埃維忍不住吻上去。感到了兒子火熱的嘴唇。艾婉兒情不自
禁地轉過頭,把她那火紅的嘴唇應了上來。母親的嘴唇是那麼性感,又是那麼柔
軟。埃維禁不住嘬吸母親嘴裡的甜蜜。同時舌頭也伸了進去。艾婉兒輕張軟唇,
迎接並攪動著兒子的舌頭。

  埃維的右手禁不住向上移動,按住了母親的高聳的乳房。跟著衣服揉搓起來。

  左手繼續摟著母親的細腰的同時,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小腹。似乎感覺跟著衣
服不過癮,右手伸進艾婉兒的衣服,輕輕一解,一雙潔白如玉,高聳入雲的雪球
便彈了出來,那豐滿絕美的雪球在在她無限美好的酥胸上顫巍巍的抖動,而兩粒
似鮮艷奪目的紅寶石聳立在雪球尖端。一圈漂亮粉紅色的乳暈,在潔白如玉的肌
膚襯托下,更顯得美麗奪目。那兩顆最美麗的紅寶石般紅艷的櫻桃已經因為愛撫
而充血聳立起來。埃維的大手急急地抓住母親的美乳。一陣豐潤滑膩的感覺。艾
婉兒的雙乳柔軟,卻又似抓不住,肥膩不時地從指縫之間或旁邊擠了出來。

  馬兒的顛簸繼續著。埃維巨大的玉莖接續在艾婉兒嬌潤的臀間摩擦著。艾婉
兒腹下迷人的蜜處分泌出更多的蜜液。已幾乎濕透了衣服。艾婉兒心跳越來越快,
呼吸也越來越急。最後一陣抽搐,下體也一陣噴發,全身癱軟在埃維的懷裡。

  到了王宮,艾婉兒急急忙忙地跑進了自己的臥室。

  那天後,母子二人繼續花很多時間在一起,繼續保持著母子間的歡樂。但卻
刻意回避著那次的親熱。從心裡,艾婉兒很是懷念那次感覺,也期望著發聲點什
麼,可倫理的禁錮卻使她在禁忌前躊躇不前。兒子埃維給他帶來的愉快早已把她
多年封閉的心給拉開了。那次馬背上的經歷更有如在心裡點起了一把火。雖然極
力克制著自己,但那火越燃越烈,總有一天會爆發的。

  甘鐸大公要舉辦一次舞會,邀請信也送到了王宮。自從丈夫埃拉岡去世後,
艾婉兒就沒再參加任何公開活動。這次在埃維的懇求下,艾婉兒答應跟兒子一起
參加舞會。當二人出現時,震驚了全場。艾婉兒淡掃娥眉,輕施粉黛,藍色的秀
發垂到腰間。一身紫色長裙,只露出白皙的香肩。但修長的身材,高聳的雙乳,
細腰和圓滑的美臀構成絕美的風景線。埃維一身騎士禮服。雖然帶些稚氣,但也
英俊瀟灑。兩人站在一起,到更像姐弟倆,而不是母子倆。

  整個舞會都是艾婉兒只和兒子一起跳。艾婉兒身段婀娜,步履輕快,婆娑多
姿。在場的不管是多麼美艷的貴夫人,還是嬌俏的郡主小姐都黯然失色。

  一陣輕柔的音樂響起,眾人的舞步慢了下來。舞場周圍的蠟燭大部分也熄滅
了。舞場暗了下來,只是依稀看到一些身影。

  聽著醉人的音樂,回味著上次馬背上的感覺,埃維兩手下滑,摟住母親的腰,
並把她的身體貼向了自己。艾婉兒也情不自禁地摟住了埃維的脖子,頭靠在了兒
子的肩上。感受母親呼出的陣陣香氣,埃維低下頭,親吻著艾婉兒的耳朵和臉頰。

  艾婉兒仰起頭、努起的嘴唇應了上來。

  「嗯!唔!」艾婉兒呻吟了幾聲。兩人的嘴唇貼在了一起。

  艾婉兒的舌頭靈活如一條小蛇,一會兒舔舔兒子的嘴唇,一會兒伸進了兒子
的嘴裡輕輕地舔他的牙齒、舌頭和上顎。

  埃維一邊品嘗著母親嘴裡的甜蜜,一邊與母親的香舌一進一出,攪動起來。

  而艾婉兒則緊緊地摟著埃維的脖子。在熱吻中,埃維一只手撫摸著母親光滑
的後背,另一只手在那肥膩的圓臀上抓揉著。艾婉兒嘴一邊和兒子親吻,一邊發
出陣陣的享受聲音。摟得兒子更緊了。飽滿的胸脯在埃維的胸前摩擦。下體也僅
僅貼在一起,並輕輕摩擦著。

  隨著母親的身體越來越熱,埃維胯下的巨龍有起來了。硬硬地頂在了母親的
小腹。艾婉兒嫵媚地瞥了一眼兒子,一邊輕語道:「我的兒子長大了。「一邊伸
下一只手,握住了那條巨龍,並輕輕揉了幾下。巨龍更大了。艾婉兒用手把它向
下按了按,並稍稍抬了腳尖,巨龍就頂在艾婉兒的腹下兩腿間。埃維也屈了屈腿,
使自己的玉莖更舒服些。玉莖頂著艾婉兒柔軟光滑的薄裙,插進了艾婉兒兩腿間
的蜜穴下。

  艾婉兒又是一聲輕呼,上身更加貼緊兒子的胸膛。隨著輕柔的舞步,埃維的
玉莖在母親蜜穴出摩擦著。同時兩人繼續親吻著,四只手互相撫摸著,身子互相
擠壓著。埃維的玉莖越來越火熱。艾婉兒的下體也分泌出越來越多的蜜汁。二人
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媽媽,我們回去吧」,埃維輕聲地在母親的耳邊說道。艾婉兒點點頭。二
人就互相扶著,急急忙忙奔出公爵府,坐上馬車,趕了回去。

  一回到宮裡。二人又緊緊抱在一起,熱吻了起來。兩條靈蛇般的舌頭在對方
的口腔裡飢渴地探索、糾纏、吮吸。他們吻得是那麼的緊、那麼的久,以至于兩
人的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

  埃維一邊貪婪的吮吸著母親口腔裡多情的汁液,一邊手也在母親的胸懷裡急
切的摸索。一會兒,艾婉兒的衣衫半結,裙子上身滑落到腰間。一對圓滾滾、鼓
囊囊的雪白乳房已經露了出來。埃維一只手抓著母親柔軟的乳房,另一只手伸進
了母親胯下,摸到了一手的柔軟潤滑。頓時熊熊的欲火燎原起來。

  埃維一把抱住母親艾婉兒,進了臥室,把母親放在床上。繼續親吻著。埃維
一邊親吻母親,一邊摸索著母親的光滑的身體,一會兒就把母親的衣服脫光。埃
維的的嘴從艾婉兒的嘴沿著光潔白皙的脖頸,移到了高高的聖潔的聖母之峰。母
親雪白的乳峰頂端,堅硬的乳頭顯的更加的紅潤且高高的聳立起來。

  艾婉兒緊閉雙眼,享受著曠別已久的異性肉體的交纏。當兒子的雙唇吻上了
自己的慾望的山峰,她的嘴裡也發出了銷魂的呻吟。而她的手也恰恰從兒子的腰
帶,解到了兒子最上面的那粒紐扣,開始肉貼肉的用她的滾燙的纖手直接愛撫兒
子健壯的胸膛。埃維一邊手在母親胸前那份神聖的領地上顫顫的漫游著。一邊用
嘴品嘗著。他每一次吸吮,母親就發出一聲低低的嗚咽。

  埃維的手向下探去。越過華潤的平原,突然,他的手一下子就濕了起來,分
明來到了一片水鄉澤國。母親寶地是那麼的濕、那麼的軟、那麼麼的富有彈性,
手指根本就沒法探清裡面。

  帶著好奇與渴望,埃維把頭移到了母親的胯下。一陣炫目,一道最美的風景
出現在眼前。在雪白豐潤的大腿間,是兩條粉紅色的陰唇。旁邊是稀疏的軟毛。

  一小縫已經開始流出晶瑩的蜜汁。埃維激動地用手輕輕地碰了碰那豐潤的陰
唇,觸手是無比的柔軟。又用手指分開那美麗的陰唇,看見在小陰唇的上方有一
個小小的肉球,便用手指在上面輕輕點了一下,母親的身子猛地一震,呻吟了一
聲。

  埃維俯下頭,親吻著母親的蜜處,吸吮著母親的蜜汁,並用舌頭挑弄那肉球。
每一次挑弄,艾婉兒都是一次呻吟。她已有點受不了兒子的舔弄,麻痹般的興奮
感擴散到她的身體之中。下腹部,更多的溫柔粘稠的液體,從蜜處溢出來了。她
不禁用雪白的雙腿夾住了兒子的頭。

  埃維的玉莖已漲得巨大。他迅速脫掉衣服,挺起玉莖頂在了艾婉兒的蜜處,
半個頭部陷入一處及其柔軟濕膩所在。感受到那是什麼,艾婉兒感到一些惶恐。

  畢竟這是倫理不容的。可有些期盼。就在那惶恐之中,埃維一用力,整個巨
龍完全插入了艾婉兒封閉多年的蜜穴之中。艾婉兒高昂地呻吟一聲。

  由于多年的封閉,艾婉兒蜜處很緊的。埃維感到自己巨大的龜頭完全被母親
溫暖潮濕的陰道包容。綿軟的陰肉層層疊疊地壓迫著他的肉棒。那裡又是那麼的
濕滑,熾熱,生似要把自己的陽具融化一樣。他拔出大部分玉莖,再深入插進去。

  每一次抽插,都感到那裡的肉的擠壓。艾婉兒的下體也挺動得十分地厲害。
隨著兒子每一次,艾婉兒都不住地把自己的下身往上湊,極力讓兒子的肉棒能夠
更加深入地插進她火熱的深處。埃維趴在母親身上,胸膛壓著那雪白的乳房,嘴
熱吻著母親的嬌唇,下面盡情地抽插。每一次母親都紋絲合縫的迎送,每一次迎
送和抽搐都能擠壓到他最舒服的所在。

  艾婉兒的身體蒸騰起來。不斷衝擊而來的刺激,帶來不斷的興奮的呻吟。兒
子的肉棒帶來無法形容的快感,那年輕強有力的撞擊使艾婉兒整個身體已變成粉
紅色。埃維也沒用什麼花樣。每一次都是猛力的衝擊。他要用他迅猛的戳入和撞
擊來填滿艾婉兒多年來蜜穴的空虛。一次次的高潮向艾婉兒襲來,她的頭在枕頭
上不住的搖擺,長發已散在枕頭,散在胸前,散在嘴裡。她的屁股不停的抬起,
放下,迎接著每一次兒子肉棒的衝擊。嘴裡也不住地呻吟著。

  隨著一次次猛烈的衝擊,艾婉兒的身體的麻痹感越來越重,呻吟聲也越來越
高昂,手也緊緊地抓住兒子的臀部。埃維似乎感覺到母親的變化,衝擊更迅猛了。

  又是再無數次有力而迅速的撞擊下,艾婉兒一聲長呼,身體一挺,一股難以
抑制的快感伴隨著熱流,從蜜穴深處衝了出來。那隨之帶到全身的奇妙感覺把艾
婉兒心靈深處多年的孤寂也被完全衝淨。

  感受的那股熱流,埃維的玉莖也產生了妙不可言,從沒體驗過的快感,一股
洪流也奔騰而出。埃維更用力地往裡深入,好像要把自己整個都塞進母親的幽深
蜜穴裡。每一次深入都有一次噴發。最後,埃維完全趴在了艾婉兒身上,緊緊地
抱住母親。

  這一夜注定是無眠也。初次體驗的埃維跟打開了閘門的艾婉兒一次又一次地
互相衝擊,一次又一次地進入高潮。

  從那天起,艾婉兒不再憂傷,歡樂和呻吟聲經常回蕩在艾婉兒的行宮裡。

  與兒子埃維的生活讓艾婉兒每天都沉浸在幸福快樂中。當然幸福快樂的日子
也過得很快。一百年很快就過去了。埃維已完全長大成人,也完全接管了王國的
事務。但即使最繁忙的時候,他也會抽出時間,陪伴艾婉兒。但有時也不是很近
人意。這幾天,他一直在領導軍隊,討伐魔族余孽。剛一平定完,就立馬趕回王
城,向艾婉兒的行宮奔去。

  這是風和日麗的一天。艾婉兒在花園裡賞花。埃維趕到花園時,看到一道美
麗的風景線。花園裡微風輕拂,花朵燦爛繽紛。艾婉兒一襲白裙隨風飄舞,動人
的身姿仿佛在與那花叢中的彩蝶一起共舞。

  埃維悄然走上前,一把摟住艾婉兒的細腰。感受的兒子的氣息,艾婉兒轉過
身,兩人緊緊擁抱,熱吻起來。

  「孩子,你辛苦了」,撫摸著埃維略帶風霜的臉,艾婉兒輕輕說道。

  「我們現在哪像母子,我們是很般配的夫妻嗎」。埃維回到。確實,現在從
外表看,他們確實就是一對郎才女貌的夫妻。

  歲月悠悠。可艾婉兒還是那麼年輕漂亮。歲月給她帶來的只是更高聳的雙乳,
更圓潤的美臀,以及更成熟的風姿。而埃維已長大成為成年人。臉型更加剛毅,
很像戰爭時期的埃拉岡。從外表來看,埃維比艾婉兒的年齡要更大些。

  埃維與母親相擁著一同欣賞鮮花。聞著艾婉兒身上的香氣,埃維情不自禁地
拉下了艾婉兒的上衣。母親兩個雪白圓圓的乳房立刻就呈現在了面前。這對雪白
的豐乳已被自己玩過千百遍,但每次見到還是心怦怦直跳。埃維他伸出雙手小心
的輕輕的握住了母親兩個細嫩的乳房,並輕輕的揉搓起來。艾婉兒也一樣感到心
怦怦直跳,呼吸急促,她輕輕的閉起眼睛,讓兒子任意的撫摸她的身體,感覺因
兒子的撫摸帶來的陣陣快感。

  埃維另一只手向下,伸進母親的裙子裡,摸向了腹下兩腿間。母親的蜜穴深
處已是滿手的濕滑。埃維的巨龍又膨脹了。他抬起母親的一條玉腿,從後面,一
下子捅進了母親的嫩穴。艾婉兒弓下腰,扶著一棵小樹,方便兒子更深地插入。

  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擊。花園裡再次響起了快樂的樂聲。

  花開花落,歲月匆匆,艾婉兒生命中另一個百年過去了。

  一個傍晚,已在書房裡處理半天的文件了,埃維仰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為了跟母親艾婉兒多呆在一起,埃維喜歡把公文帶到母親的行宮裡處理。這
時的埃維眼角旁已出現了皺紋,兩鬢也有些斑白。母親給他的精靈血統雖然延長
了他的壽命,但並沒有阻止歲月的蹉跎。

  正當埃維閉幕養神時,一個柔軟的嬌軀坐在了他的腿上,一只胳膊也摟住了
他的脖子。那女子正是埃維的母親艾婉兒。「累了吧,我的孩子。」艾婉兒輕輕
地咬了咬埃維的耳朵,細語道。

  埃維睜開眼,看著熟悉但依舊迷人的母親的顏容,笑著說「看看你,哪像我
的媽媽,倒更像我的女兒。」

  埃維的話是有道理的。這麼多年過去,艾婉兒仍然是修長的身材,晶瑩白皙
的皮膚,嬌艷的臉蛋。變化的是更加豐滿的雙乳,把胸衣鼓的緊緊的,幾乎破衣
而出。屁股也更是豐潤圓滑。眼睛透露出成熟嫵媚的艷光。

  「那就讓我這個女兒好好服侍一下爹地吧」艾婉兒媚笑道。她從埃維的大腿
上跳下,俯在埃維的跨前。拉開了埃維的褲子。一只纖纖玉手掏出了一條軟蛇。

  溫暖的小手輕輕地揉捏著軟蛇,幾次揉捏之後,軟蛇變成了巨龍。艾婉兒朝
埃維媚媚一笑,用手握住巨龍,張開小嘴,含住了錚亮的龜頭。柔軟嬌嫩的舌尖
也不停地舔弄著。一陣興奮的快感襲上埃維的全身。埃維剝掉艾婉兒的上衣,露
出那雪白高聳的玉乳,開始把玩起來。

  艾婉兒嬌艷的雙唇和柔嫩的空腔被埃維的巨棒撐的。她的嘴不停地上下含了
吐,吐了含,頭也不停地搖動。小手也上下擼動巨棒其余的部分。

  巨棒更膨脹了,艾婉兒兩腿間也被分泌的蜜汁濕透了。艾婉兒松開巨棒,直
起身,撩起裙子,又跨坐在埃維的大腿上。

  她一只手扶著巨棒,頂在蜜穴處,慢慢地坐了下來。一直巨棒完全被蜜穴吞
沒。

  接著艾婉兒上半身上下起伏,套弄著巨棒。

  每一次套弄,埃維都挺身,讓巨棒更深入。

  隨著身體上下起伏,艾婉兒的長發飄灑,一雙雪白的美乳也上下晃動著。埃
維一只手一把抓住一只玉乳乳,抓揉著。並用嘴含住另一只,吸吮著乳頭。

  艾婉兒摟著埃維的脖子,看著兒子臉上的皺紋和鬢角的白發,心裡不禁升起
一絲憂慮。但那憂慮很快被下體抽插的快感衝散。兩人互相抽插著,陣陣的高昂
的呻吟聲有一次充滿房間。

  歲月悠悠,艾婉兒的又一個百年過去了。

  隨著「咣當」一聲響,一個厚厚的石板蓋住了石棺,也蓋住了埃維那蒼老的
臉。

  埃維必經不是精靈族的。他的壽命比普通人長很多,但對艾婉兒而言,是那
麼短暫。

  命運帶給了艾婉兒漫長生命和無數的快樂,但也又一次無情地拋棄了她。

  又一個所愛的人離她遠去。黃土覆蓋了石棺,只留下地面上聳立的冰冷的石
像。

  這又是秋風瑟縮的一天,黃葉紛飛。

  天也是陰沉的。艾婉兒陷入無盡的憂傷之中。「媽媽,不要傷心了。父親不
在了,但還有我呢」。說話間,一只健壯有力的胳膊摟住了艾婉兒的肩。

  說話人是一青年。他是艾婉兒跟埃維所生的兒子列恩。從列恩臉上和健壯的
胸膛依稀可以看出當年埃拉岡的影子。但列恩長得更像母親艾婉兒。身材修長,
臉型英俊。發間依稀可看到尖尖的耳朵。

  靠在列恩健壯的胸膛,感受著他的有力的臂膀。艾婉兒覺得這感覺有些熟習。

  三百年前,也是在她極度憂傷孤寂時,一雙這樣的臂膀撫慰了她,並隨後給
她帶來了無數歡樂。從那健壯的臂膀感到了安慰和希望,艾婉兒靠在列恩的身上,
和列恩一起往回走去。

  慢慢的,艾婉兒的王宮歡樂又起。

  又是花開花落,很多年過去了。不知是幾年,幾十年,還是幾百年。總之,
很多很多年過去了。

  這也是一個快樂無眠的夜晚。在一張溫暖的大床上,兩具肉體在纏綿著。其
中男的健壯,女的美艷。那嬌艷的美婦人就是艾婉兒了。經過漫長的歲月,她仍
然是嬌艷的臉蛋,纖細的腰。但那雪白的雙乳已是非常巨大,顫悠悠地晃動著。

  美臀更是肥大。整個人看起來真是一位迷倒眾生的艷婦。兩片肥大的陰唇旁
邊是些許細長的陰毛。一跟粗大的玉棒把肥美的陰唇撐起,隨著每一次抽插,陰
唇周圍流淌著晶瑩的蜜汁。一陣陣的快感讓艾婉兒不住地呻吟,「好兒子,你太
棒了」。

  媽媽太快樂了。「在一次次抽插撞擊後,兩人雙雙達到了高潮。但二人還緊
緊抱在一起」。

  半張著嬌艷欲滴的紅唇,艾婉兒嬌喘著。這時,她不禁回憶起很多年前,她
的精靈父王臨走時對她說的話和他的憂慮。

  再想想過去的歲月,看看懷裡的人,她幸福地笑了。

















0.013204097747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