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催眠表演-第一章 淫審搜查官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不夠阿...好像少了點什麼!!」鄭天在電腦前看著a片想著。

鄭天的房間裡充斥的av女優的叫聲,10幾台電腦同時放著不同的色情片,音響都開到最大聲,每一部色情片都不是純純的香草式做愛,而是輪姦ˋ強姦ˋ綑綁...等口味略重的影片。

「不夠!!」鄭天大喊。

鄭天放下手中的陰莖,全身癱在椅子上。

沒有新的創意阿,a片裡的每一部都太平凡了阿!!

「阿!!!!!」鄭天大喊,真希望腦中的想像可以實現阿!!!鄭天煩躁的大喊。


你希望腦中的的創意可以實現?
誰?!鄭天大喊,在喊的瞬間,世界竟然一瞬間變的寧靜,只剩下自己的聲音迴盪在房間裡!

我是墮天使,鄭天只聽見聲音,卻沒看到任何人。

「墮天使?!」鄭天不禁下意識問。

是,我是墮天使,我自稱自己叫慾望,而我正是被你強大的慾望吸引而來。

「你要什麼?」鄭天問道。

我要什麼?哈哈哈哈,你這人類很有趣,這麼快就冷靜下來了,我不要什麼,我要把力量給你,你拿這這力量,去給我表演,這就是條件。

「……,你擁有力量,為甚麼不自己來?」鄭天冷靜思考。

哈哈哈哈,你這人類真的很有趣,我當天使當了太久,從天上逃下來時已經失去太多的情感,當然創意也隨之而去了,我手上徒有力量卻無從發揮。

「所以你需要我幫你使用力量,你想看看我的創意?」鄭天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不會緊張。

哈!沒錯,再說一次,你真的太有趣了,如果是你搞不好會贏。

「贏?我有敵人?」果然有其他代價,鄭天心想。

我已經這樣做了無數次,得到我的力量的到頭來都是悲慘的下場,因為都被一個政府組織抓走了,名叫「影」,他們雖然無法感知我,但是卻可以發現被我賦予力量的人,而我一次只能賦予一個人力量,所以…這剛好是一場完美的表演。

「你要我用創意用玩弄女人?還有跟影這個組織對抗?」鄭天覺得荒謬的極致,竟然生氣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沒錯,我就是要看這表演,拿去吧,承受我的力量!!

「我拒絕」鄭天大喊,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白光乍現照亮了整個房間,接著光緩緩的往鄭天集中,鄭天看著這詭異的景象,卻來不及感到驚訝,「阿!!!!!」奇異的感覺充斥鄭天讓她全身筋鑾,強烈的疼痛襲向腦袋,嘴巴張大痛的叫不出聲,四肢無法控制的僵直緊繃,快要到達無法承受時,感覺終於消退。

少年,在我將力量給你時,影一定已經感受到微弱的波動,你很快就會遇見搜查官,你要小心喔~,我很看好你。

「放屁…我不會為你辦事的」鄭天有氣無力的回答..。

哈哈哈,沒你選擇的餘地,而且你會好好謝謝我的,你就好好利用我給予你的力量吧…。

聲音慢慢變小消失,然後….a片的聲音出現了,鄭天又回到了房間裡。
夢….?

不是….,因為鄭天看到自己的手正在發光,然後慢慢消去,接著頭又一昏,睡死在床上。




醒來!!
「喝!」鄭天感覺一個極大的聲音傳進腦裡,被嚇的彈起,倒抽一口氣。

「…..」

「竟然是真的阿,我會不會幫…」鄭天沉靜後直接對慾望說。

你看窗外,我剛剛又釋放一次力量幫你把引來了,你要就催眠她,要不就乖乖被她抓去做研究巴。慾望直接打斷鄭天說道。

鄭天回頭看床邊的窗戶,看到一個黑色短髮的女人,身高大概170ˋ皮膚白皙ˋ身材比例極好ˋ胸部至少E。

現在剛好1月,天氣微冷,女人披著黑色的長髮ˋ身上穿著一件居家的純白T-SHIRT跟一件米色的薄外套ˋ和一件很短的藍色男仔褲,長度只稍微蓋住大腿的三分之一,一雙白皙性感的美腿表露無遺。

大小剛好的深黑眼睛,算挺的鼻子,粉紅色的嘴唇,孤高的臉龐加上白皙的皮膚,給人一種強勢的氣質,讓人不敢接近。

「你給我的力量是什麼? 給我細節」鄭天眼睛還盯著女人直接問。

很高傲阿!!

哈哈,我直接傳進你腦裡,現在只有基本的催眠能力,你表現很我以後會有更多更好的能力給你。
直接傳進我腦裡?鄭天不禁疑惑。

但是才剛想完,關於催眠的所有資訊就突然都知道了,就像原本就存在在腦裡。

基本催眠
在10公尺內以言語傳遞,需要觸碰的對方的身體,且以言語方式傳遞你的催眠內容,影響力程度與你的催眠力量跟被催眠者的精神狀況有關,催眠的內容越偏離被催眠者原本的思維,越需要更多時間打破被催眠者腦部的反抗。

還有你的性器官被我稍微改造過了,絕對夠用。
當然是很奇特的感覺,這不禁讓鄭天有點驚訝,不過鄭天很快的收起那份情緒。

鄭天從窗戶看出去,看見那女人腳邊有一個大紙箱且東張西望的,像是在找什麼。

「如果我直接跟他接觸然後催眠她,會失敗對巴,畢竟對方式組織裡的人,絕對有所防備,還有我之所以可以一直這麼冷靜是因為你先催眠我了,對巴?」

我就說你不一樣!! 哈哈哈,我可不會幫你,你自己看著辦吧。

鄭天閉眼思考了一下,然後直接打開窗戶,「黑~你再找什麼?」鄭天非常親切的喊道,剛剛的冷靜沉著彷彿不曾存在。

你搞神麼? 慾望從來沒看到這種情況,竟然馬上跟她接觸。

女人嚇到,肩膀不禁縮了一下,抬頭望向鄭天。

而鄭天也在那一瞬間,看到了女人靈動的眼神 - 讓鄭天更加肯定,就是她。

不過下一秒又馬上變成了驚訝,「痾…我再找便利商店,我剛剛搬到這裡,想去寄點東西,可是有點迷路,哈哈」女人不好意思的笑道,右手俏皮的抓這頭。

「喔~你好阿新鄰居,我剛好也要去便利商店寄東西,我順便帶你過去巴」鄭天大辣辣的問道,說完就馬上回身,不給對方回答的機會。

鄭天隨手搬了一箱漫畫書,走到一樓的儲藏室。

喂!  你要幹嘛?!

鄭天一語不發,拿了一罐油漆的稀釋劑和漂白水倒在手帕上,「油漆的稀釋劑和漂白水混和可以變成速效的安眠藥,我用暴力手段直接讓她暈掉,綁住在慢慢處理就好了巴,慾望」鄭天用沒有起伏的語調回應,但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嘴角邪惡的笑容。

慾望不語。

鄭天把門稍為打開一點,然後把放在地板的箱子推出去,從外面看,只看到的箱子跟鄭天的左手,其他的部分都被門擋住了。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一下嗎?」鄭天故作喘息的說。

過了兩秒,鄭天才聽到女人向前走的腳步聲,「喔好,麻煩你帶我去了,謝謝」,顯然有猶豫。

女人一到就把門拉開,拉開的瞬間馬上就被一塊布屋住口鼻,腦袋一昏,而在昏倒前只聽到。

不客氣,遊戲開始了。
慾望, 天使, 椅子, 影片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29
支持支持9
反對反對1
評分評分

如果你覺得伊莉做得不錯,那就不要再猶疑了。今天就贊助和支持我們,立即行動!我們需要你的一點力量喔。
點評回復使用道具檢舉
jack911

  尊貴會員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帖子93積分1045 點潛水值23783 米
串個門加好友打招呼發消息
頭香
發表於 2015-3-13 01:06 PM|只看該作者
分享使你變得更實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樂,分享是我們的動力。今天就來分享你的資訊、圖片或檔案吧。
本帖最後由 jack911 於 2015-3-13 09:15 PM 編輯


第一章  

「醒來、快醒來!!」

女人眼睛猛然睜開,發現自己坐在房間裡一張木椅子上面,沒有扶手,雙手跟椅背綁在一起,雙腳也被綁死,兩條繩子在胸部的上下,讓女人的白色T-SHIRT緊貼胸部,胸部顯得更加撩人巨大,全身的衣物都還在,只有耳後的緊急按鈕被拿走了…。

「真的有用呢,慛眠的能力甚至可以激發人體的潛能,你只花了20分鐘就醒過來了」鄭天一邊輕撫女人潔白的臉頰一邊說道。

女人不語,卻發現眼前有一全身鏡,裡面的男人每次手指輕輕的碰觸到臉頰,都會讓她全身有種酥麻的感覺。

完蛋了!!中計了。女人心想

「既然我可以在你睡夢中催眠,讓你提早醒來,那代表我可以在你睡夢期間催眠你,那…我就來試試看,我其他的暗示巴,喝…喝」鄭天發處奇怪的冷笑,像是在壓抑身體裡止不住的興奮。

「我叫鄭天,你…叫什麼名子?」鄭天突然在女人的耳邊說道,聞到了淡淡的體香味,雙手一瞬間從臉頰滑到脖子附近,然後不快不慢的來回撫摸脖子ˋ鎖骨ˋ胸部ˋ心窩,但是就還沒觸碰到胸部。

「我叫….恩…恩…」身體無法克制的扭動,女人才剛想說我不可能回答你,卻發現自己差點脫口而出,更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好敏感,這個男人在自己身上游移的雙手,每一次觸碰跟滑動,都刺激的每一根神經,上半身感受到非常強烈的酥麻,呼吸也被這強烈的感覺打亂了。

「說…說出來…」鄭天說完,用舌頭輕舔女人的右耳,雙手更快速的撫摸女人的脖子。

「恩….恩….恩….」女人依然咬緊牙根,這時鄭天突然用舌頭舔了女人的耳朵,「阿…..!,恩…..」女人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
「聲音真好聽呢…」鄭天舔著女人的臉頰邊說到。
然後站直身體手依然來回撫摸著胸口到肩膀之間的區域,「我發現,我在催眠擬時,你腦中有一塊無法被探知,那是隱幫你們弄的巴」鄭天恢復平常的口氣,不過顫抖的聲音中依然感覺出強烈的興奮。
「喝…我…不會告訴你….任何事情的」女人也以顫抖的聲音說,不過原因卻是因為太過敏感的身體,被鄭天撫摸的地方都有著如電流般的酥麻感。

「你現在當然不會說」鄭天又突然在女人敏感的耳邊說,「不過我會慢慢崩潰你,讓你自己說出來的,欲仙欲死喔~」

「在這之前,我有禮物要給你」鄭天突然開始幫女人鬆綁!!

女人感到錯愕,因為身上的繩子竟然突然變鬆了。

鄭天就繼續講了,「我在探索你的腦袋時,我發現你還有一個身在組織的姐姐,與….」鄭天故意停頓。

「被我先姦後殺的媽媽,哈哈哈哈哈哈哈」鄭天突然大聲喊道。

「什麼?」女人腦袋一片空白。

「我說…你ˋ的ˋ媽ˋ媽ˋ是ˋ我ˋ殺ˋ的。」鄭天故意再次大聲強調,眼神中充滿了瘋狂。

「是你殺的?!,不可能,不可能這麼巧,不會…」女人不再顫抖,聲音只充斥著激動。
「你看!」鄭天打斷女人,並手指著電視。


慾望,偽造一下。

「…….」慾望無語,卻依然做了。

電視浮現一名面容姣好的少婦,被鄭天抽插著,嘴巴被包著布條,眼中滿是淚痕。

女人呆滯,「不可能!!關掉,給我把電視關掉」被鬆綁的女人,轉過身就要向鄭天揮拳,

「不準動」鄭天輕鬆的說,女人的拳頭就要飛出卻完全動不了。

女人感到驚訝,但隨即被憤怒的情緒取代,「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女人憤怒到全身顫抖。

「你不可能殺死我的,你能做的….」鄭天伸出右手,「就是不停高潮,當我的小母狗,每天在我的調教下…欲仙欲死」右手輕撫著女人的臉頰。

「我永遠不可能屈服於你的,然後我還要殺了你…」女人咬牙切齒的說。

「恩,那在你告訴我真名以前,你就叫做……恩,小希,還有每一次我的話裡有叫你小母狗,你都得淫蕩的回應我的要求,聽到的了嗎? 小母狗」鄭天微笑的回應。

「是的,主人,我只淫蕩的小母狗,會盡力回應主人的任何要求。」小希突然以非常挑逗的方式說,可是兩秒後小希就恢復之前的語調,「我一定要殺了你…殺了你!!」小希惡狠狠瞪著鄭天,然後將右手弓起就要揮出。

衣服掀起來用嘴巴咬著,雙手放在頭上,禁止大幅度移動,與任何攻擊動作。

鄭天語畢,小希雙手無法克制照做。

鄭天繞到小希背後,緊緊貼著,雙手快速的撫摸小希上半身除了胸部以外的部位,小希也因為身體太過敏感,只能盡全力壓抑住淫叫,連惡毒的話都說不出口。

「你知道你的身體為甚麼這麼敏感嗎?因為催眠竟然可以改變敏感度阿,你全身的敏感到都被我調高3倍了喔,重要部位的敏調到更高喔,絕對會讓你欲仙欲死阿…呵呵」鄭天又故意靠在小希敏感的耳邊說,而小希身體無法抑制的扭動,在鄭天的胸口磨蹭,讓鄭天感受到強烈的性慾。

「我…要…殺了…你…」小希用盡全力卻只能吐出這句話。

「你就乖乖的享受巴,你真的好香阿,小希…」鄭天的手從小希的肚子慢慢的往上滑,終於慢慢的逼近胸部。

「你的胸部敏感是5倍喔,奶頭是10 倍呢,快感會強烈到無法言喻喔,好好撐住不要昏倒喔」鄭天用力一扯,將胸罩抓到胸部下方,然後開始快速的搓柔胸部,但是還沒觸碰到奶頭。

「阿….恩…恩….阿……」小希終於忍不住叫聲,開始淫叫。

「小母狗,很舒服巴…」

「是的,主人,好舒服阿…….小母狗快要撐不住了」小希淫蕩的回應,嘴角甚至留下了口水,但是說完隨即改口道,「你絕…阿…對會有…阿阿..報應的…」強烈的快感讓小希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報應來前,先讓你爽死吧」鄭天更快速用力的搓揉小希充滿彈性的胸部,「阿….阿….阿….殺了你…我…要…報仇…阿….」這次的快感強烈到連壓抑淫叫都沒辦法。

「別急喔…小希~先等你欲仙欲死再說吧」鄭天都手突然停了,然後把小希右耳的頭髮撥開,故意靠在上面輕聲說,鄭天實在很享受全身鏡裡小希的反應,無法克制的扭動身體,每一次舌尖舔到耳朵時,強烈的刺激都會讓小希無法壓抑,緊閉的嘴巴都會不禁張開呻吟。

「脫掉胸罩,雙手托住雙乳,挺胸,然後說,請主人玩弄我淫蕩的奶子」鄭天聲音顫抖的說,興奮的快要無法壓抑。

「你….!,你這渾蛋….我一定會…」小希用盡全身的力氣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是依然不能阻止,只能讓動作忽動忽停罷了,而這強烈的反抗意識,更讓鄭天興奮不已!!

小希雙手終於拖住雙乳,胸前那雪白的雙峰變得更加迷人,「請…主人..玩..弄我的..淫蕩…的…奶子..」小希惡狠狠的瞪著鄭天。

雪白的肌膚ˋ完美巨大的胸型ˋ粉紅色的奶頭被挑逗到充血直挺,最完美的是那不服輸的天使臉龐,倔強中帶有稚氣,簡直是完美的調教對象。

「沒問題」鄭天雙手輕撫小希兩邊的臉頰,然後一把頭埋在小希的脖子慢慢的舔,「恩….」小希又開始扭動,而且只能緊閉嘴巴,一說話就會變成淫叫。

「來了喔~」鄭天的雙手已非常緩慢的速度從脖子輕撫而下,慢慢的接近胸部,然後在搓揉了一下胸部上緣,「阿….」只是搓揉敏感度5倍的胸部,就已經讓小希浪聲不斷。

「阿!,阿….阿…恩…這…停…停下來..阿…」終於碰到奶頭,鄭天的十指不停的搓揉小希的奶頭,強烈的快感刺激著小希,但是因為催眠的關係,只能小幅度的扭動移動,而且還得挺胸用雙手托住雙乳,根本無法閃避這強烈快感。


「我可是殺了妳媽媽的人呢…你這樣好嗎?」鄭天故意在小希的耳邊說。

「恩….恩….阿…你這..王..八蛋…阿…」小希聽完用盡全裡咬緊牙根才稍微止住吟叫的衝動。

「喔~想忍住阿…」鄭天雙手各捏住一顆奶頭,然後用力扭動捏拉,「阿!! 阿…恩…恩…別在拉了…不..阿…」快感幾乎要剝奪了小希的意志。

「喔…你現在是在跟被殺了你媽媽的人求饒嗎?小母狗」鄭天故意問。

「畜生阿….阿…!!,我一定要…殺了你!!...阿…」強烈的不甘讓小希氣的發抖。

「我在想…就算你想說關於組織的情報…你也不能說巴…組織一定也催眠你了」鄭天把手放開了小希的奶頭,「不過沒關係,我只要慢慢崩潰你就好了,我感受的到阻止你回答的力量隨著你的意志越來越強,反之,只要你意志崩潰那天,我自然會知道我想知道的」

「現在…爬過來,幫我口交」鄭天脫下褲子,早就直挺的巨大肉棒,褲子一拉下就彈出了。
鄭天坐在地上,小希惡狠狠的看著鄭天,身體不由自主的慢慢趴下,胸前的雙峰因為趴下,形狀變得更加巨大誘人。

「王八蛋….王八蛋….」小希發自內心的咒罵,但身體還是無法控制的往前爬到了鄭天面前,可是雙手卻硬撐著地板,不讓自己把頭低下為鄭天口交。

「喔~不願意低頭幫我口交嗎?小母狗」鄭天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主人,淫蕩的我當然願意,我好想喝主人的精液」小希用非常歡快風騷的聲音說,但是兩手依然使勁撐著地板,不停抖動。
「令人佩服得意志力,竟然開始抵抗我的催眠了」鄭天由衷讚嘆,右手輕撫小希的臉龐。

「那就保持這個動作,頭抬起來,嘴巴微張,我跟你接吻時不準攻擊,不準大幅度動,只能為我顫抖!!讓我興奮!!」語畢,鄭天吻上小希,「恩….恩….」被控制的小希也只能呻吟。

鄭天的手開始不安份的撫摸小希的臉龐ˋ肩膀ˋ背部,肌膚的溫度傳來,有點熱,卻讓人發狂興奮,故意不碰到胸部,「恩…..!」敏感的肌膚忽然被刺激,讓小希的呻吟聲更加悅耳。

「好甜阿…」鄭天吻夠了,故意在小希怨恨的注視下,慢慢的舔著小希的臉龐,然後輕摸一下臉頰慢慢站起,像騎馬一樣坐到了小希的屁股上,開始由下至上慢慢的舔著小希的背,雙手依然撫摸著小希的上半身。

「喝…喝…」小希因為被催眠,嘴巴無法閉起來,呻吟聲變了,變成壓抑住淫叫的吐氣聲。

「不停的說…主人請你玩弄小母狗胸部」語畢,鄭天的手已經從肩膀慢慢往下滑向那山峰,細看可以看到那雪白的胸部上怖著淡淡得青筋,E奶因為這樣的姿勢顯得更加性感巨大,而鄭天的手就擺在快接近胸部的地方。


「恩…請…主人…完…弄小..母狗…的…胸…部….阿…!...阿….,請…喝…主…人…阿….玩…弄…停…下來…小母…狗…的…胸…阿!!!...不...住…手…,請…喝…主人…玩…阿…阿…」小希第一句剛說完,鄭天馬上使勁搓揉,渾圓的胸部被柔的有點變形,小希強烈的快感從的雙峰不停傳來,但是有沒辦法閃躲,身體依然只能扭動。

那份紐動跟不情願讓鄭天更加的興奮,兩手的大拇指跟食指都捏住充血的奶頭,不停拉扯揉擰,「阿….請…別扯阿…主…人…玩…阿…弄…」快感在小希的身體裡如炸藥般炸開,如電流般在身體裡四竄,不少唾液無法控制的從小希的嘴角留下,眼睛緊閉忍耐那無法忍受的快感。

「還不錯吧,慾望」鄭天一邊拍打著小希的屁股一邊問道。

竟然主動找我說話呢….! 哈哈,這當獎賞。

鄭天忽然感覺一股力量湧入,催眠的力量,變強了!!

催眠的力量可以在更強,我還有其他力量,你表現得越好,我就給你更多不同的能力,我很期待。

「喝….沒問題」鄭天自己都沒發現,自身的邪惡。

鄭天坐回小希面前,微笑看著怒視自己的小希。

現在,用你的嘴巴和手,幫我的老二服務,盡你全力讓我舒服,記得頭要盡可能面向我,小母狗

「好的~主人,就讓我的賤嘴幫你服務巴」小希有極其撫媚的聲音說。

語畢,小希這次完全無法抵抗,雙手直接握住鄭天的老二,舌頭不停的舔著龜頭,然後整根吸入小希口中。

小希眼睛怨毒的盯著建宇,不甘心讓眼淚佈上了眼睛,然後這卻是對SM裡面的S,至高的享受。

小希的身體卻做著跟眼神相反的事,雙手快速的套弄著鄭天的老二,嘴巴有時從陰莖下面舔到上面,有時吸著建宇的陰囊和屁眼,整根吸入時也盡可能的讓陰莖完全進入嘴巴且賣力的吸著。

強烈的快感從鄭天的下方傳來,這是以前自己打手槍實從未體驗過的爽度,鄭天讚賞的看著小希。

「給你一點獎勵」鄭天邪笑看著小希,兩手又開始騷弄小希的奶頭跟胸部,並沒有直接搓揉。

「恩…!!...恩…喝…恩…停..喝…恩…」正在幫鄭天口交的小希,無法閃躲,只能任由鄭天玩弄,充血堅挺的奶頭,變得非常敏感,在加上敏感度是原本的10倍,每次被鄭天搔弄,小希看著自己的眼神都會變得非常迷離,身體總是不由自主往上提想避開鄭天的雙手,而這只會讓鄭天更加興奮,雙手又次次跟上去搔弄,然後小希友會再次做一些沒意義的閃躲。

陰莖被強力的吸允著,快感雖著吸允聲傳來,鄭天被改造的陰莖變得更加敏感卻又持久,尤其小希那不情願卻又無法閃避快感的姿態 ; 那不經意避開自己雙手而抖動的身體 ; 那敏感觸一被我碰到就抽動閃避的樣子 ; 那即便強烈的不甘心卻又得幫我口交的表情 ; 那怒火中燒卻因為快感而迷離的眼神,都讓鄭天興奮到無法自拔!!!

快高潮了!! 鄭天左手抓起小希的頭更快速的前後移動幫自己口交,因為插的比以往都深,不停刺激著敏感的喉嚨,但是被催眠的小希當然是不能阻止的。

然後鄭天的右手開始更用力的捏著小希的奶頭,快感更瀕臨高潮,手就越用力,被調高10被敏感度且極度奮與充血的身體ˋ奶頭,被鄭天這樣用力的搓揉,小希感覺右乳頭傳來的強烈的快感,以右乳為中心,快感如電流般散開,刺激著全身。

「恩….!!!恩….恩…」ˋ「阿….阿…」小希跟鄭天的無法壓抑的呻吟。

終於爆發,鄭天推開小希,手握著陰莖,對著小希喘氣的表情射精,被顏射的小希臉上佈滿著精液,那淫穢的樣子讓鄭天的慾火完全沒有消退,只是更加興奮。

鄭天大大喘了口氣,坐了下來,欣賞著眼前被自己顏射的女人,臉上都是精液,恨到牙癢癢的表情,連續接受令人發瘋的快感,喘氣後休息的樣子。

「還不快點謝謝我這個殺人犯,賜予你臉上這麼寶貴的東西,小母狗」鄭天邪笑著,右手推著下巴稍微抬起小希的臉,直視著小希邊說道。

聽到小母狗這關鍵字,小希的表情馬上變成一個開朗淫蕩的少女,一臉陽光的笑容爬上臉龐,剛剛那被仇恨沖昏的樣子彷彿不復存在。

「謝謝主人賜予小母狗著麼珍貴的精液,能被主人顏射真的是太享受了」小希淫蕩至極的說。

語畢沒幾秒,表情又充滿著仇恨,但這正是鄭天要的。

「是嗎? 那…自己用右手狠狠的搓揉奶頭,左手把臉上的精液通通弄進嘴裡吃掉,記得要慢慢來,不要太快喔,每次吞下去前都得好好品嘗。」

小希的眼神閃過一絲驚訝,沒想到自己竟然得吞下這殺母仇人的精液,但鄭天沒給小希多少驚訝的時間,右手迅速的捏上奶頭且搓揉著,左手已經開始聚集臉上的精液。

「恩…恩…喝…喝…恩…」小希迷離恍惚的眼神中參雜著怨恨,快感陣陣傳來,強壓住讓自己不淫叫,但只能讓放蕩的淫叫變成交為收斂的「恩….」與喘氣聲。。

小希不停把臉上的精液進嘴巴裡,手上沾著的也一絲不漏慢慢的吸允著,淫蕩的動作,跟恍惚的眼神ˋ怨毒表情,形成強力對比,而這正是鄭天最享受的快感。

「好喝嗎? 小母狗」鄭天故意問。

「好喝~我最喜歡主人的精液了~」小希輕快的回應,並且把食指上的精液吃掉。
「殺了…恩…我….喝…一定要殺…」當然兩秒後又變回原本的樣子,不過話還沒說完就被鄭天打斷了。

「好啦,重頭戲開始拉~」鄭天興奮到顫抖的說道。

去陽台,背對街道,面對我,背不準離開牆壁,雙手放在欄杆上,不能離開,只能在欄杆上移動,雙腳打開,開到你的下面可以讓我好好玩弄,稍微半蹲,全身都只能做小幅度的移動,除了淫叫外,不能說出任何可能會引來救援的話。

「…….!,現在在陽台?你這王八蛋…」小希狠狠的咒罵,因為現在早上8點多,路人雖不算多,但是已經會有人來往,而這當然是鄭天要的。

雖然不情願,但是被催眠的身體當然不聽使喚的行動,不快不慢的走到陽台,作出了鄭天要求的動作。

鄭天舉著早已恢復勃起的陰莖,興奮的跟著,眼中的慾望表露無疑。

小希背部貼牆壁,雙手放在欄杆上,鄭天看著眼前雪白渾圓的巨乳,充血奶頭,雙腳張開到比肩膀寬一些,白皙修長的雙腳讓鄭天性慾直發,半蹲的身體和僅剩的藍色短牛仔褲,好像在凸顯著下面的祕密花園。

因為害羞不想直視鄭天,小希側開頭用頭髮罩住臉龐,鄭天看到後輕撫著小西的右臉邊說,「頭面向我,不準轉開,看著我」。

果不其然,小希依然惡狠狠的瞪著鄭天,但因為是室外,臉上多了份紅暈,顯得更加可愛傲驕。

鄭天突然雙手托著小希的頭,狂暴的吻著小希,接著把雙手往下移,不停玩弄小希胸部,

「恩…恩…恩….!...阿...喝…恩…」被強吻中的小希,胸部突然又被玩弄,不禁叫了出來,但是才剛叫又被鄭天吻住了嘴巴。

鄭天吻夠了,慢慢把頭伸回來,兩人的嘴唇上還拖著一條唾液,鄭天用左手慢條斯理的抹掉,右手依然隨意的摳著小希的右奶頭。

眼前的女人銳利的眼神依舊,鄭天發現小希已經可以開始壓抑住淫叫,不愧是組織出身的。

小希咬緊牙根壓抑著,接著竟然還對鄭天吐了口水。

口水不偏不移的打在鄭天的臉上,鄭天愣了愣,興奮得發抖,右手把臉上的口水輕輕抹起,塗到了小希的右奶頭上,「謝謝你喔,小母狗,正缺潤滑呢…哈哈哈」低沉的語調,卻散發出更明顯的興奮。

「主人…阿…繼續摳,好爽阿…我…還要…」淫語再出。

「想在更爽嗎?」鄭天視線移到了小希的美腿和最重要的下體,「是該進重點了..呵呵」鄭天慢慢的蹲下。

這真的是非常撩人的姿勢,雙手被強迫向後伸到欄杆上的關係,胸部正因為這樣而挺胸顯得更加巨大,且毫無遮掩或防禦,一個讓人可以肆意玩弄胸部的淫姿。

鄭天把視線由下慢慢往上移,白皙修長的雙腿慢慢的延伸,超短的藍色牛仔褲襯托著美腿,沒有贅肉的小腹,完美的腰身造就了性感的S曲線,而在如此細的腰上方卻不規則的隆起雪白的胸部,粉紅色的奶頭完美點綴,白淨的肌膚讓脖子鎖骨更加致命。

一切的景象在鄭天由下往上移時一一出現,讓人不敢相信完美的美人竟然就在自己面前,鄭天的是現最後停在小柔的臉上,小希擺著這樣害臊的姿勢,缺因為催眠不能移開視線,只能瞪著鄭天,四目相交。

鄭天不偏不宜看著小希的眼睛,右手終於離開小希奶頭,食指貼著小希的皮膚慢慢的往下滑,滑過胸部下緣接著經過肚臍,逼近了禁區。

鄭天的手放在離小希陰部上放1公分處,眼睛依然盯著欣賞小希的表情,「我不會屈服於你的…」小希厲聲說。

「恩!」鄭天說完,食指跟無名指終於開始摳弄,隔著藍色牛仔褲不停刺激著小希。

「……!,阿…阿….恩...阿…」雖然早就預料會有強烈的快感,但小希完全沒料的會這麼強烈,快感由陰唇向全身擴張衝刺,如電流般在身體裡亂竄,讓小希壓根無法克制的放浪淫叫。

鄭天欣賞著眼前的景象,人感到痛楚時會不由自主的做出動作,快感當然也會,小希的雙手被催眠不可以離開欄杆,所以小希的雙手在欄杆上慌亂的移動
,不停的換著欄杆上不同的地方抓緊,腳不能移動,背不能離開牆壁,小希跟本無法逃開快感,只能盡可能的踮起腳尖,下意識向上提想避開鄭天的手,不過當然於事無補。

不停抽動ˋ慌亂的雙手ˋ晃動的乳房ˋ依然不服輸的表情ˋ迷離的眼神ˋ無法克制的淫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鄭天大笑,右手掌直接貼上陰部!!更加用力且非常快速的來處碰著小希的下體,又或著說向上「提」著小希的下體。

「阿....阿...不要在...弄了阿阿阿阿阿阿...阿...」無法想像的快感直逼大腦,小希不停淫叫,而且還得一直面鄭天,一切的都被鄭天收入眼底。

「很爽巴!!哈哈!!你的下體敏感度是15倍阿,哈哈哈哈」鄭天又加快了速度。

「阿!!不...要...停...停...阿....」小希閃避的動作變得更大,淫叫毫無保留的喊著。

連續弄了1分多鐘,快感終於堆疊成了高潮,「阿阿....阿阿阿阿.......阿......」不過被調高敏感度的小希,還沒高潮前的快感就已經接近高潮了。

敏感度異於常人,高潮的淫液竟像失禁般噴出,小希的藍色牛仔褲幾乎全濕了,大量黏稠的淫液從褲管流出,一路延伸到小腿,大腿幾乎都濕了,一雙白皙美腿上流滿著淫液顯得更加淫穢ˋ更加讓人興奮。

鄭天盯著小希的下體,眼睛瞪大,多麼撩人的淫樣,白皙嬌嫩的美腿上佈滿了大量淫水,一路滴到地板上。

「呼....呼...乎....你...這...王...八...蛋...乎...我...一...定..會...殺...乎...」鄭天慢慢抬頭,看著眼前喘氣的小希,這個女神,竟然還沒有屈服!!

這實在是....

太ˋ好ˋ了!!!!

「下面都是你的淫水喔,你被殺母仇人弄到高潮拉?」鄭天故意問,還故意靠在小希敏感的耳邊輕身說,想讓小希再次抖動。

「.....你!」仇恨憤怒到極點的小希,連咒罵都忘了怎麼說。

「你的意志力真的很堅強呢...哈哈哈」興奮到顫抖的聲音,鄭天的雙手肆意的撫摸著小希滿是淫水的腳,一摸感到到細嫩的肌膚,甚至舔著小希的淫水,聞著小希參有著腥味的體香。

鄭天摸夠了,將沾滿淫水雙手故意舉到小希面前。

接著右手隨意的將淫水塗抹的在小希的胸部上,順便搔弄搓揉下小希的人間胸器,「恩....恩.....」小希眼神又變的迷離,鄭天知道,小希正感受著強烈的快感,眼神才會變這樣。

然後左手依然舉在小希面前,「舔乾淨,非常慢ˋ非常仔細的把我左手上所有的淫水舔乾淨」鄭天再次命令。

聽到這樣的要求,小希眼神中再次閃過一絲驚訝,這輩子當然沒想過得吃自己的淫水,憤恨隨即取代驚訝,「畜生…」小希再次咒罵,但在鄭天耳裡聽起來只有助興功能。

指令下完,小希也只能馬上開始舔,為了要很仔細的舔乾淨,舔得非常的慢,而每一次小希伸出舌頭正舔著鄭天的手指時,乳頭都被鄭天搔弄著,不能閉起嘴巴,因此連壓抑叫聲都做不到,不禁發出「阿…阿…」嬌媚的淫叫聲,眉頭也會皺起來,眼神也變得更加恍惚迷離。

鄭天看見這樣的景象當然更加興奮,手便更加用力拉扯或擰扭著,快感再次直衝腦袋,身體又會更加激烈的躲避,手也不由自主的在欄杆上亂動,「阿…阿…別...阿…阿…」小希叫的更加激烈,甚至不小心求饒,但動作卻還是吸允著鄭天的手指。

鄭天玩膩的胸部,手指開始慢慢往下滑,一路從肚子要接近陰部,小希敏感的身體當然感受到了,眼神隨著手指的接近漸漸變得略為驚恐。

鄭天對著小希輕笑,手指抵達,再次開始摳弄!!

「…..!,阿…阿…別摳…不要…阿…快感太…強烈了…別….阿…阿…」小希被強烈的快感沖昏了仇恨,不停求饒,剛剛被玩弄的下體,比剛剛還要敏感,感覺也更加強烈。

「我可是你的殺母仇人!!」鄭天再次大聲提醒。

「阿….阿….阿….恩…恩...阿…」聽完,小希沒能壓抑住淫叫,可是眼神卻可以看得出來她有聽到。

「想停,可以,補充上次催眠,你可以選擇就照第一次催眠。又或著依照你想的速度,你什麼時候舔完,我就停止這次摳弄」鄭天邪笑。

語畢,鄭天開始粗暴的摳弄ˋ拍打ˋ手掌直接貼著快速摩擦或「提」著,快感如海嘯直衝到小希全身,身體更激烈的閃避抖動,欄杆上的手已經沒辦法亂動,只能緊緊抓著,緊到手指都有點變白,「阿…阿…停下….阿…別在摳了…太爽…了…真的太…爽了….」淫叫聲當然也更加淫穢。

「那還不舔快點」鄭天故意提醒,小希聽完,堅持了幾秒,便馬上加速,忘我的吃著自己的淫水,「阿….我….快受…不了了…快感…真的…太強烈了…阿…」
但還是沒忘了淫叫。

才過了50幾秒小希又再次高潮,「阿…」這一次爽到連淫叫都叫不出來,更別提鄭天在小希高潮時可完全沒有停手,在那巔峰狀態更加加速,這一次絕頂絕對超乎上一次的感受,而且才短短2分多鐘,小希已經高潮兩次了。

大量的淫水再次洩出,而且這次不只淫水,還有尿,小希失禁了!

「就算高潮我也不會停手的,舔完我才會停,不過你剛剛竟然失禁,我等等得好好處罰你」鄭天稍微變慢手的速度邊說,好讓小希聽得清楚,一說完便馬上加速摳弄。

「阿…我快受不…了...了…阿…快感…真的…太...強烈了…」小希再次被強烈的快感襲擊,但組織出身的他依然沒忘了繼續舔,鄭天暗暗鬆了口氣,這代表這女人的意志還在,呵呵…,不過等等還會更爽,得給她打個強心針呢。

沒多久,小希迎向了第三次高潮,「阿…」依然爽到只叫出一聲,淫水不像前兩次噴得那麼誇張,不過這一波摳弄又把小希的腿鋪上了大量淫水,白色透明液體一路從褲管流到地板,加上失禁的尿意,地板已經積成了一小攤水。

「乎…乎….乎…」小希喘氣休息著,不過鄭天沒給她多少休息機會,「舔得很乾淨喔,而且又高潮兩次了呢,很爽巴,小希~」鄭添一邊說,左右手一邊輕浮的拉扯著小希的奶頭。

「阿…阿…你這…畜生…王….八…蛋…阿…阿…我…要…殺…」憤怒的咒罵中依然含有著無法忍耐的淫叫聲,最後一句還沒說完,就被鄭天打斷了,「不過你竟然敢在我的陽台失禁,我得好好處罰你~」鄭天說完,逕自走進房間拿起了筆電,在走回小希面前。

該下強心針了,不然我怕等等太爽這女人會撐不住阿,「這是你媽媽被我強姦的影片,你覺得我該上傳到網路上給大家看看嗎?」鄭天用手指著電腦裡的影片資料夾。

「……」小希聽完,愣了幾秒說不出話來,「不準,你敢上傳,我一定會殺了你,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不準,不可以阿!!!」小希歇斯底裡的大喊,剛剛高潮完的疲累無影無蹤。

鄭天輕笑,打開了資料夾,上傳了其中一個影片。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小希發自內心的咒罵。

「誰叫你要在我陽台尿尿呢,還有,別在喊這麼大聲了,你要我把其影片也上傳嗎?而且你是不是忘了你現在在哪裡?」鄭天一邊舔著小希的耳朵一邊說。

說完小希才意識到自己就在路邊的陽台上,而且這混賬還上傳了媽媽的影片,不過還是低語著「畜生….我要…殺…王八蛋….」,手甚至再次突破鄭天剛被強化的催眠,舉起來想要攻擊鄭天,不過舉起來沒多久,就馬上放回了欄杆上,就好像手被欄杆吸住了一樣。

「很好,太好了,哈哈哈」鄭天真心嘉許,「現在,該繼續拉,脫掉你那滿是淫水的牛仔褲與內褲,小母狗」

說完後的一秒,小希竟然沒有馬上動作,鄭天感到驚訝,意志力不但沒有削弱,反而變強了,perfect!!!,鄭天暗想。

不過一秒後,小希的手還是忽動忽停的開始了,「小母狗的下面好癢阿,主人,請主人好好玩弄我淫蕩的肉穴」脹紅的臉卻說著如此淫蕩的話,雖然意識反抗著催眠,牛仔褲很快就脫掉了,整件已經濕到在滴水的牛仔褲被隨收丟到旁邊,接下來,終於要脫掉那清純的白色內褲了。

鄭天不禁屏住氣息,看著小希的手慢慢接近內褲,兩手大拇指插進內褲兩側,就要拉下。

些許的黑色陰毛緩緩出現,紅色陰蒂充血挺立,濕潤的粉紅色陰唇微微張開,陰唇跟內褲間拉著一絲又一絲的淫液,無法掩飾的嬌羞,淫蕩程度滿分。

「好美阿,小希,你的小穴,真的好美阿…,那我們要繼續下一個階段瞜~」鄭天興奮的說著,右手輕撫著小希的臉龐。

「不管你對我做什麼…我的不會屈服的…」小希憤怒到極致,眼角流下一滴眼淚


「喔~」鄭天輕視的回道,右手慢慢的幫小希整理劉海,小溪想用手撥掉,可是一伸起來,手又像被欄乾吸住一樣被拉回去,全身依舊呈一個沒有防備的姿勢,所有私密處表露無遺。

整理完後,鄭天突然把額頭貼上小希的額頭,聲音不大不小卻充滿興奮情緒的說,「我說過會讓你不停高潮,欲ˋ仙ˋ欲ˋ死,才短短2分鐘你已經高潮兩次了,而且快感還是尋常人的好幾倍,所以阿…你想想…」



今天你得高潮幾次呢?



「滾…開…」小希用盡全力把臉側開,竟然稍微把頭微微側開了一點。

但是鄭天把上把小希的頭壓回來,「跟我接吻!!」,小希發現這次絲毫無法抵抗,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真的全心全意的在接吻,舌頭不停的跟鄭天交纏環繞,彷彿眼前是自己的情人,跟之前完全不同。

「……」最驚訝的是慾望,鄭天…他竟然自主讓催眠更進化了…

「要開始更刺激拉…一輪讓你高潮兩次!!雙手自己把陰唇扳開,還有快要高潮時要說”要去了”,現在馬上!!」鄭天離開小希的嘴巴說道,說完馬上繼續接吻。

小希的手毫無阻礙的伸向陰部,雙手壓在兩片陰唇旁,向外拉開,動作淫蕩非常。

剛剛抓著小希臉龐的右手迅速滑落,食指跟無名指直接插入,濕潤的小穴甚至噴出一兩滴淫水,「….恩!,嗯…恩…恩….」正在接吻的小希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語調中可以明顯可以感到現在正感受著多強烈的快感,隔著牛仔褲時都如此強烈,更何況現在直接觸碰。

鄭天的手,慢慢的加快…速度越來越快!! 才剛加快沒多久,小希又失禁了,淫水根尿液再次洩出,鄭天當然不會因此停下,反而更加快速,每次摳弄都會發出水擠壓的聲音,速度快到每一秒都摳弄1到2下。

鄭天吻累了,嘴巴終於離開喘氣著,「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小希卻沒有喘氣的時間,眼神慢慢變的迷離恍惚,顯然又快要高潮了。

鄭天沒休息多久,馬上朝著小希的右奶頭進攻,不停吸允著,甚至會稍微大力的咬著,左手也沒閒著,不停搓揉玩弄著左乳,3處敏感帶同時被玩弄,小希感覺身體裡充斥著快感,而且不久之後將會昇華成高潮。

「停…下…來..阿阿阿阿...阿…停…我…阿…不…」小希下意識求饒,卻爽到語無倫次了。

淫叫聲又持續了快10秒,「阿…阿…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阿阿…」小希的眼神完全變的恍惚迷離,雙腳在這時刻稍微突破了催眠,原本被催眠半蹲的身體,想要站起來提哥身體避開鄭天的手,不過鄭天不但沒有被抽離,還馬上跟上,甚至又加快了速度,「就是現在,雙手用盡全力的玩弄自己的奶頭胸部,越接近高潮ˋ越爽,你越要賣力玩弄!!」

沒有遲疑,小希的雙手馬上貼上胸部,肆意玩弄,巨乳被擠壓的的變形,奶頭也被不停拉扯,「阿阿阿……恩…恩…恩恩恩…」淫叫沒過多久嘴巴又被堵上,鄭天再次吻上。

要來了…要來了…小希心想。

「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阿阿阿…」來了!!來了!!。

小希身體不再扭動顫抖,全身肌肉都變得緊繃,雙手沒辦法再玩弄自己的胸部,只能用力向外拉著奶頭,雙腳變得有點僵直,快感直衝腦袋,腦袋變得一片空白,「恩…」只剩下一聲,剩下都變成了無聲的淫叫。

下體酥麻到無法言喻,快感真的像激流般在身體裡來回穿梭,整整持續了快10秒,潮吹的浪潮才慢慢退去,餘韻明顯還在體內,甚至慢慢增加,因為鄭天的手還是在不停摳弄著斷斷續續噴淫水的小穴,不過速度卻慢了許多,「第一次瞜…還有一次…我剛剛說要一輪讓你高潮兩次的…」鄭天貼著小希的臉說,「阿….阿…阿…」不過小希卻依然只能用淫叫回應。

「的二次開始瞜~現在就開始竭盡所能的玩弄你的巨乳,小母狗。」

雙手又開始搓揉著巨乳,而且比起上一次有多了份淫味,「阿…好爽阿…阿…阿阿阿阿阿…主人你…摳的小母…狗快….受不了….了,好爽….阿….」小希淫穢的說著,下體被鄭天摳弄的顫抖,雙手還在把玩胸部,欲求不滿的姿態就在鄭天眼前出現,如此頂級的美女,竟然真的就在自己眼前說出這樣的話,做出這樣的事,意識到這點,鄭天的手又興奮的加快了速度。

濁白的淫水流滿小希的腳,在地板匯集成了小水窪,「你的淫水把我的陽台越弄越濕阿,淫蕩的小母狗」

「阿…主人抱歉…太爽…了…根本…忍不住阿…阿阿阿阿阿...主…人…」淫蕩的話語從小希的嘴巴傳出,但是不能控制的是那截然不同的眼神,應該說故意不控制的是眼神,鄭天就是想看到那迷離恍惚中帶有著羞澀與不甘心的樣子,小希連別開都不行,因為鄭天強制自己看著他。

「停下你的動作,你不是很恨我嗎?現在我你就忍住不要高潮,不要淫叫,快要忍不住時記得老實說喔」鄭天故意放慢摳弄讓小希能清楚聽到。

「…恩…阿…阿阿…阿…畜…生…阿阿阿…」只勉強忍住了一聲,馬上又變成了淫叫,不過這次剛剛收斂些,但在鄭天眼裡卻比剛剛還要令人興奮,本來反抗的樣子就最迷人,而且這次竟然又可以稍微壓抑了,這簡直是…最完美的拷問對象阿…。

「….阿!…忍…不…著…了…我…忍不住…了…要去了….要去了….阿….」快感再次堆疊,小希在次高潮了,雖然最後一次撐的比較久,不過短短4分鐘已經潮吹了4次,而且每次高潮都持續了10秒上下。

「乎…乎…乎…」鄭天的手終於抽出來,然後將滿手的淫液抹在小希的臉上,小希憤恨的看著鄭天的動作,卻連咒罵都說不出口,只能喘氣。
「你又被你殺母仇人弄到高潮了呢…」鄭天伸出舌頭,隨意的舔著小希的臉,被催眠的小希卻避不開,「滾開!!..乎…你這…噁心的傢夥!!」不愧是組織出身,小希意志力依舊堅韌,邊喘氣邊回罵道。

「呵呵…你為甚麼被噁心的殺母仇人弄到高潮呢? 好啦,繼續,解除動作限制,像狗一樣爬進屋子裡的床上,等我指示」鄭天兩手一邊漫不經心的用指甲輕摳著小希敏感充血的奶頭,一邊說道。

「……」小希憤怒到說不出話來,雙乳還被鄭天摳著,而且身體其實還殘留著剛剛那近乎失神高潮的餘韻,一個放鬆甚至就會淡淡的呻吟,外在表露出來的不過只是死撐罷了,然而強烈的情緒也只能稍微拖延被控制的時間,沒幾秒,小希就慢慢的動作了。

鄭天測開到陽台邊,讓出路讓小希爬進屋子裡,小希不甘的趴下,動作因為反抗並不流暢,卻不知道這精神更讓神興奮。

小希慢慢爬進去,緊實的翹臀在鄭天面前晃動,濕潤微開的粉紅小穴因為動作又滲出不少淫水,跟地板連成幾條水絲,隨著小希向前爬行,不停拖移著,淫蕩不已。

明星級的女人,竟然在自己眼前向狗爬著,鄭天咬牙興奮的連拍小希的翹臀,「爬快點,淫蕩的小母狗,爬!!」

第一下拍下去,小希的小穴馬上噴出一點淫水,「阿…阿阿…主人,小穴現在太敏感了阿…阿…阿阿阿…」雖說著淫語,小希依然加快了速度,很快爬上了床。

鄭天立馬躺在小希旁邊,「69式,以緩慢的速度幫我口交,你可以自己決定速度,但是我會不停玩弄你的小穴,我什麼時候射,就什麼時候讓你休息!!」

鄭天興奮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動作,慢慢的趴到自己身上,身體感受到了小希肌膚的溫熱,小穴遮住了自己的視野,看不見的肉棒突然被一雙手輕輕握住,忽然的刺激讓鄭天更加爽快,小希開始慢慢的開始套弄,龜頭被嘴巴吸允著。

有時候慢比快更讓人有快感,鄭天享受著口交,看著眼前的穴,也要準備開始了。

食指跟無名指分別壓在一片陰唇,由上至下,來回輕輕的壓著滑著,「恩…阿…阿阿…」如同助興般,淫叫再度傳來,一兩滴淫水滴落在鄭天臉上。
「恩…恩…」酥麻的快感再次傳來,小希因為嘴裡含著龜頭,只能哼出聲音。

都是這樣的姿勢了,嘴巴當然要好好吸一番,「都還沒好好碰過你那敏感的鄧豆子呢….」鄭天邊說邊舔著陰唇。

「….!,不準….舔…畜…生…阿….」聽到鄭天的話,小希利用嘴巴離開陰莖的瞬間說著,剛剛被摳弄快感都這麼強烈了,如果陰蒂還被觸碰…

「要舔瞜~」鄭天兩指把早已充血的敏感陰蒂弄出,舌頭慢慢的向前伸,然後輕舔一下,小希身體渾身一陣,「…..恩!」強烈的刺激,讓正在吸允的小希悶哼吟叫了一大聲。
照著一樣的頻率,鄭天不停舔著,如同開關般,每次一舔,小希的身體都匯抖一下,接著淫叫一聲,「恩….阿….阿….恩…恩…」每次一被舔,酸麻的快感就會急速像身體各處擴散,正要消退時又被舔了一下,無法忍耐的快感又再次衝出。

「回答我,你還不加速嗎?我要認真了喔」鄭天故意問。

「你這畜生…絕不…」小希果然惡狠狠的回答,這….實在太棒了。

「嗯嗯嗯嗯…..阿阿…恩...恩…阿...阿阿阿阿…」語畢,小希的陰蒂被直接吸住,陰唇也被不停觸摸著,快感以跟剛剛完全不同檔次的程度傳來,無法抑制的放聲淫叫,「聽清楚,賣力點,不然我不會停」鄭天使用催眠讓小希能夠聽到,不然現在的小希根本無暇聽人說話。

才一說完,小希馬上賣力玩弄,不過有時會因為強烈的快感而恍惚變慢,之後才又慢慢加快,明顯是因為高潮了,「阿…阿…恩…停…停阿…別…吸了…阿阿阿恩恩恩…阿…」

不停的抽動,每一次吸允,小希都身體都會抽動,有時淫水會直接噴在鄭天臉上,淡淡的腥味更讓人興奮,淫叫聲不絕於耳,更重要的是那淫叫中參有著壓抑,「爽嗎?老實回答」鄭天興奮的問。

「阿…阿…恩…很…爽…阿阿阿…畜…生…」小希爽到連話都無法成句,口水從嘴角留下,略為凌亂的頭髮,這邋遢的樣子更顯的淫亂。

鄭天將手指直接插入,邊吸邊摳有點變扭,手指插入沒多久,鄭天就感覺到小希的穴又在收縮了,而且似乎比之前收縮得更厲害!!

「阿…阿…阿…要來了…阿..來了..阿阿阿阿阿阿」小希爽到全身僵直了10幾秒,鄭天在這期間還用另一隻手用力的拉扯著小希的的奶頭,如開關般,一抓到淫水噴射,略稠的透明液體噴濕了鄭天的臉。

被夾緊的無名指跟中指慢慢被鬆開,鬆開的瞬間,鄭天看著還放在穴裡的手指,幾滴淫水慢慢流出滴下。

性慾突然攀升到最高峰,鄭天忍不住了,腦袋只剩一個想法,我要幹爆這女人!!我要讓他放浪淫叫求饒!!

「停止口交!!轉過來面對我呈騎乘位,自己插入,臉要永遠要面對我,讓我可以看清楚你的每一個表情ˋ眼神,絕對不準轉開」

慾望,準備治癒她破處的傷口,我不希望有這段。

小希停止了口交,終於得到些許的喘息空間,「喝…喝…王…八…蛋…畜…生..乎…喝…」小希一邊咒罵一邊慢慢站起來,然後慢慢的轉面對鄭天。

鄭天看著眼前的女人,再次讚嘆眼前的美景,些微汗水佈在小希身上,胸前因為喘氣而不停起伏的巨乳,乳頭充血挺立著,一些頭髮被汗水黏在了小希的臉龐,臉上的表情充滿不甘卻又無法阻止接下了的劇情。

小希的大腿忽動忽停的張開,跪鄭天的下體兩側,雖然全力阻止,右手還是慢慢抓起了肉棒,對準了陰道,身體慢慢下降,就快插入時,肉棒就擺在陰道口,小希竟然抵禦了催眠。

「休想…休想…你…這畜生!!!」小希忽然怒罵,而這卻讓鄭天稍微冷靜了下來。

鄭天微笑看著小希,「沒關係,遲早會插入的,慢慢來~」鄭天慢悠悠的伸出雙手,輕碰了小希肚子的,貼著肌膚慢慢的往上滑,滑到了胸前。

鄭天不停輕撫著ˋ撥弄著ˋ輕輕的用指甲摳著奶頭ˋ捏下乳房,「恩…恩恩..恩…恩…阿…恩…」小希沒心力再咒罵,不停著壓抑著快感,可是腦袋一被快感占據,自己馬上就下降,肉棒插入都會稍微插入,肉棒就這樣在陰道口來來回回。

鄭天一把將小希的頭抓過來,並在耳邊慢慢的說「很好,奶頭的敏感度,調整成15倍,喔…耳多順便調整成3倍好了」,說完,故意用舌尖慢慢舔著小希的的右耳。

「恩….你…阿…阿阿阿…」酥麻感瞬間從右耳散開,身體無法抑制的扭著ˋ顫抖著。

舔夠了,鄭天把小溪的頭稍微拉遠,不過依然在自己的眼前,「15倍的敏感度阿…」鄭天為了讓小希知道要發生什麼事,雙手故意慢慢的從頸部滑下,慢慢的接近胸部,並停在胸部上方故意還沒揉捏。

鄭天仔細的觀察著表情,幾根髮絲被香汗黏著臉龐,眉頭輕皺,眼神有點迷離但是堅定,孤高又不服輸的表情,嘴巴緊閉就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被玩弄的喘息不已。

性慾爆發,征服感佔據了鄭天的心靈,但鄭天依舊淡淡的微笑,「開始瞜~」鄭天一把抓住巨乳,左手揉著胸部,右手直接拉扯著奶頭,突然的強大快感讓小希的抵抗瞬間崩潰,在洞口的肉棒隨著小希的下降,瞬間插入到底!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無與倫比的快感爆發,由下體向全身衝擊著,快感強烈到全身一瞬間的僵硬用力,而這只是第一下的插入,連拔出都還沒有,小希就感覺被挑弄已久的陰道正在抽蓄,快要超潮了,而鄭天也知道。

「要…阿…高潮了…阿…」被鄭天催眠的小希,高潮前不得不事先宣告。

「我知道,所以我要加速了,等一下高潮時,不準壓抑淫叫」鄭天知道女生在高潮時,下體有多敏感,而他,正是要在那時候加速。

鄭天雙手擰了一下小希充血的奶頭,「阿…阿…放…手…」小希說剛說完,鄭天放開奶頭,雙手用力的拍在小希的翹臀上,然後捏住,「爽死吧,女人」鄭天性慾爆發到頂點,忍不住想看看小希等等納欲仙欲死的表情。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鄭天腎上腺素飆漲著,極速的抽差。

「阿……………….阿….停…下…我….受….不….停….阿….阿阿阿阿…阿…」鄭天第一下插入,小希馬上就衝向頂點,淫叫了一聲後,一瞬間還喊不出聲音,變成了無聲的嘶吼,過了幾秒鐘後才又繼續淫叫,跟之前無法比擬的快感襲來,每一次抽差,肉棒與陰道的每一次磨擦,那極為強烈的快感都衝擊著大腦。

鄭天看著眼前的女人,那因為催眠而不能轉開的情況,讓鄭天可以完美的看清楚眼前被征服的女人,冰山的表情終於完全崩潰,嘴角流著口水,眼神迷離,淫叫不已,「阿阿阿阿阿阿阿…..停…..阿….」小希大喊著,爽到不能自己。

整整高潮了三十幾秒,那巔峰的高潮才慢慢退去,「喝….」小希終於有時間稍微喘口氣,冰山的表情也回復了。

鄭天緩緩升起右手,用大拇指擦去了小希嘴角的口水,「爽到流口水阿,是不是很爽阿? 小母狗」鄭天故意問道,然後右手又慢慢往下滑到了奶頭上,輕輕的撫弄著。

「恩….好爽,主人你幹的我好爽阿…我想要主人繼續幹我…,王八蛋…畜生…我一定要….阿….殺…了你…」

「先讓我幹爆你吧…現在…自己扭動下體,被我的肉棒差的越爽,你就要扭動的越快,尤其高潮時,一定要加快到全速」鄭天眼睛瞪大,亢奮的說道。

「你…!」小希惡狠狠的瞪著鄭天,剛剛高潮完,陰道又更加敏感,但是,下體還是緩緩的開始了扭動。

「恩….恩….」小希極力壓抑住淫叫。

鄭天滿意的看著眼前的女人,那因為快感而迷離的眼神,讓他著迷。

「很好,現在…挺胸,讓身體呈現我最能肆意舔你胸部的姿勢」

「……」連說話都不能,,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讓小希一開口就會變成淫叫,只能盡力咬著嘴巴。

小希緩緩的挺起了胸,頭稍微的抬了起來。

鄭天直視小希眼神,兩手拍了兩下小希雪白的的屁股,然後抓住,狠狠的搖快速搖動著小希的腰,下體傳來的快感因為速度又更加強烈,被催眠的小希也只能增加速度,然後更強的快感又傳來,淫亂的循環開始了。
鄭天看著小希的嘴巴咬得更緊,想要壓抑住身體裡那些強烈的快感在身體裡流竄。

多麼…堅強!!

多麼…讓人想征服!!!

現在,嘴巴不準閉起來,至少要是微張的狀態。

「恩….恩…..阿阿…恩…」細微的低淫聲傳出,小希淫蕩的呻吟著。

這女人…忍耐力又更強了!!!

鄭天伸起雙手,輕撫著小希的臉,看著那充滿怨懟的眼神。

啪! 啪! 啪!

三個巴掌,不重不輕,但是卻充斥的挑釁。

「畜生….阿!!」鄭天抓準小希怒罵的瞬間,狠狠捏了小希極為敏感的乳頭,突如其來的快感,崩潰了小希的壓抑。

更加快了小希扭腰的速度!!

鄭天一看到小希的反應,更加興奮,雙手又揉又捏,嘴巴也靠上去用的吸允著。

「阿…阿阿阿…不要..吸…阿…」下體擺弄的速動又更加快速,快感也隨之更加強烈,高潮的水庫就要決堤,讓人發狂的快感慢慢的上升著、衝擊著。

「小母狗,很爽吧?」鄭天兩手各捏著一顆乳頭,向上提拉著。

「好爽,主人,阿阿…奶頭被捏的…阿..好…爽…」小希說著跟面孔完全反差的淫語,更讓人享受的是那被強制盯著自己的眼神,迷離卻又憤恨。

「要去了…我又要高潮了…」小希喊著,鄭天更在這時候抓住小希的屁股,快速的向上抽插,巨大的陰莖摩擦著小希陰道裡每一吋敏感的地帶,發狂的快感由陰部當中心點,衝向身體。
「阿…阿阿阿阿阿……停阿…太…強烈…阿…阿…」小希淫水噴濺,潮吹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衝擊著小希,更衝擊著鄭天的視覺饗宴,征服感讓鄭天興奮到了頂點,下體的抽插更是毫不留情。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數不盡的衝刺,被改造過的陰莖更加持久堅挺,鄭天望著小希不服輸的眼神變得更加迷離,顯然已經快要到達頂點。

腎上腺素爆發,鄭天抽插的速度又更加快速,快到讓人驚訝。

快到…讓小希爽到幾乎快要失去意識。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無聲的吶喊,下體已經停止搖動,全身僵直,身體已被極為強烈的快感支配。

大量的精液跟潮水從陰道噴濺而出,濺射到了正在高潮的餘韻中的鄭天。

鄭天望著還在餘韻漸漸消退的小希,「痾…痾….」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慢慢的傳出。

「畜…生…」小希憤恨的看著鄭天,說完這句話後,便昏倒在鄭天身上。

鄭天被突然壓著,眼神微變,感到微微的驚訝。

「慾望,有事拜託你」鄭天右手輕撫著小希的頭,順了順烏黑的秀髮。

「……」慾望沒有回應。

「下次,能不能也幫我改造下小希的身體吧~讓她可以撐久一點!!」鄭天輕快的說,右手依然慢慢的輕撫著。

遊戲,才正要開始。

















0.013413190841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