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老婆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老婆今年33歲,身高1。60米,體重54公斤,生得容貌俏麗,身材姣好,胸脯豐滿,是遠近有名的美少婦。

說起來,我與我老婆還真有緣。那是15年前的一個初秋日,天氣十分炎熱,我獨自一人出差從外地回家。因為工作的原因沒有趕上下午的班車,只好在晚上等過路車。

好不容易終於等來了一輛,卻十分擁擠,拚了老命終於擠了上去。上了車我才發現,其擁擠程度大大超乎預料,人們緊緊地相互貼在一起,別說在車上移動腳步,就是原地轉身都十分困難。車上根本沒有扶手,要想站穩,就只有扶住別人了。車子開動不久,突然一個急轉彎,我身子一偏,右手本能地抓住了一個人。

突然,我感覺抓到的地方有點不對勁:軟綿綿地一團,卻又有很好的彈性,像剛出籠的大包子。同時我的右手馬上被一隻手抓住了,憑抓我的這隻手的力度和給我的感覺,這分明是一隻女人的手,而且是年輕姑娘的手。

那麼,我的右手抓的這一團是……?我猛地一激靈:乳房!是乳房!我右手抓住的是女人的乳房!而且從抓在手中緊緊的極富彈性的感覺來看,極有可能是年輕姑娘的乳房!

她抓住了我的手,卻並沒有把我的手拿開,也沒有出聲,我心中一動,用力轉過身子,與她面對面地站著,實際上是面對面地緊緊貼在一起。

我伸出雙手,緊緊地把她抱在懷中,股股少女特有的體香直衝入鼻,簡直令我神魂飄蕩,我這可是人生第一次擁抱女人入懷。我直覺渾身燥熱,下身的玩藝也不由自主地怒挺了起來。

由於車內無燈,四週一片漆黑,根本無法看清懷中女人的面相和年齡,憑我的直覺,懷中的女人應該是一位年輕的姑娘。

她不但任我緊緊地抱著,甚至還把頭靠到了我的肩上,在我的耳邊輕輕地呼吸,吹氣如蘭。我再也忍耐不住,左手依然抱著她,右手卻輕輕地放到了她的胸前,緊緊地摀住了她的乳峰。

停了一小會兒,見她並沒有什麼反應,而是任人這麼捂著,便試著慢慢地解開了她襯衣的第一顆鈕扣……她沒有阻止我!我心中狂跳,解開了她襯衣上的其它兩顆鈕扣,隨即飛快地將手伸到她背後,解開了她的乳罩,再將她的乳罩向上一摟,伸開五指,一把就摀住了她的乳房!天哪!她的乳房真大、真高、彈性真好,摸到手裡的那種感覺真的太美妙了!我在她的兩隻乳房上輕輕地撫摸著,輕輕地揉著,搓著,在她小小的乳頭上輕輕地捏著。

她開始輕輕地呻吟了起來,屁股也開始慢慢地扭動了起來。我解開自己的上衣,將她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口上,然後,伸出右手向她的下身摸去……摸到了!

我摸到了她的陰毛!小小的一片,那麼密,那麼細,那麼柔軟。再向下摸去,我感覺我的手摸到了水裡,她的整個陰部已經全部浸在了淫液裡,三角短褲也已透濕了。

突然,車上的人開始騷動起來,終點站快到了。我飛快地替她扣好乳罩,穿好襯衣,剛剛做好這一切,車就停了,四周也變得一片光明。我將她扶正、站好,終於看到了,我差一點暈了過去:天哪!如此年輕美貌的少女!我拉著她的手,幾乎是跑著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間,「砰」地一聲關上房門,一把將她緊緊地抱住,放到了床上。

我的心劇烈地跳動,雙手顫抖著脫光了她的衣服:天哪!這是多麼美麗絕倫的肉體啊!即使是天下最偉大的雕塑家的最偉大的作品也比不過她的萬分之一!

瓜子臉上,五官恰到好處地排列著,渾身上下如凝脂般白晰的皮膚沒有一點瑕疵,胸脯上兩座乳峰像兩隻大號饅頭,渾圓、高聳,正中央最高處是兩粒淡紅的黃豆般的小小的乳頭,周圍環繞著一圈同樣淡紅的乳暈。雙乳以下是柔軟的一抹平川的腹部,其下面的那一小片陰毛是那樣的烏黑、濃密、柔軟,略微圈曲。

看到這一切,我全身血脈噴張,早已按捺不住,也不知怎樣顫抖著雙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一下子就壓到了她的身上。那種感覺真的令人眩暈,只覺渾身上下發燙,我的胸脯緊緊地壓著她的雙乳,她的一雙大腿也自然地分開,我的梆硬如鐵的雞公也自然地觸到了她陰毛下的肥美的陰唇。

我這是第一次啊,因此,儘管我的梆硬的雞公已經到位,儘管她的陰唇中間此時已經淫水如泉般湧出,但我的雞公卻像無頭的蒼蠅的在她的大腿間,陰毛處,陰唇上戳來戳去,就是進去不了。

她在我的身下輕輕地呻吟,慢慢地扭動,而我,則壓在她的身上急得滿頭大汗。正在瞎忙乎時,她一把捉住了我的雞公,準確地放到了她的陰道口上,輕輕地說了一聲「用力……插進去」。

我就像在黑暗中突然見到了陽光,下身猛地向前一挺,只感覺「哧」的一下,我的雞公就好像突破了一個小小的箍,全部到了一個又緊以軟、又濕又熱的地方,那種我從未體驗過的、說不出的舒適感覺隨即湧遍全身。隨著我的突入,她渾身猛地一彈,「啊」地一聲,隨即雙手緊緊地抱住了我。我腦中靈光一現:我的雞公突破的這小小的箍是她的處女膜,她是處女!我更加激動,渾身發熱,輕輕地

問道:

「痛嗎?」

「嗯,有一點。」她輕輕地點了點頭,抱著我的雙手更加用力。

「可以……插嗎?」

「嗯……你……插吧……」她嚶嚶地說。

我情慾大增,用盡全力緊緊地抱住她,雞公自然而然地在她的陰道裡快速抽插了起來。她緊緊地抱著我,隨著我的抽插,大聲地呻吟,猛烈地扭動,很快,我突覺雞公猛地一彈,雙腰一酸,「啊」地一聲,精液就像決堤的洪水,射進了

她的陰道深處……

「喂,怎麼樣?」良久,我輕輕地拍著在我懷中酣睡的她,問道。

「嗯……別吵。」她嬌柔地輕哼道。

「親愛的,醒來。」我無比溫柔。

「幹什麼嘛?」她的眼睛依然沒有睜開。

「剛才舒服嗎?」我輕輕地問。

「你壞死了,我不來了。」她伸出小拳頭在我胸脯上輕輕地擂了一下。

「親愛的,告訴我嘛,你剛才感覺怎樣。」我一手抱著她,一手在她高聳的乳房上輕輕地撫摸著。

「嗯……感覺很舒服。」

「痛嗎?」

「開始當然有點痛,人家這是第一次嘛,不過馬上就不痛了。後來,後來有點……癢癢的。 」

「你這是第幾次?快說!」她突然睜開眼晴,直直地看著我說。

「你看我剛才那找不到地方的笨手笨腳的熊樣,能是第幾次?」

「那還差不多,處女給處男。」隨即吃吃地笑了起來「連地方都找不到,還要人家幫忙,蠢死了。 」

「你敢罵我蠢,看我怎麼樣整你!」說完,雙手齊出,在她的雙乳上,胳肢窩裡,陰毛上一陣亂摸、亂揉,她哈哈大笑,在床上亂滾,同時也雙手齊出還擊,我們笑著一團,滾著一團。

「好了,別鬧了,親愛的。」

我把她抱在懷裡,輕輕地撫弄著她的雙乳。

「你是哪裡的?叫什麼名字?多大了?」

「你先告訴我。」她用一雙調皮地大眼晴看著我。

「那是。我叫阿龍,在縣政府工作,今年19歲。現在你該告訴我了吧。」

「我叫阿莉,今年18歲,在客運公司上班。」

「你剛才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今天下午我休息,到朋友家看了一下午的錄像。」

「看的什麼錄像?」

「開始是一部言情片,後來看一部戰鬥片,最後看的是……」她紅著臉,不說了。

「最後看的是什麼?」我追問。

「嗯……不告訴你。」她撒嬌。

「快告訴我嘛!」我捏住他的一個乳頭追問道。

「哎喲!好痛,快放手!」她誇張地叫了起來,「我告訴你,最後看的是一部日本的三級片。 」

「好呀!大姑娘家居然看黃色錄像。」

「你要慶幸我今天看了黃色錄像才是。」

「為什麼?」

「我要不是看了黃色錄像,會讓你這麼容易搞到手?」

「為什麼?」

「就是因為那盤日本的黃色錄像,看得我心中情慾高漲,腦海裡滿是那樣的鏡頭,在車上我還沉浸在錄像的情境裡。被你一手抓住了奶子,我才沒有拿開你的手,也才會讓你解開我的衣扣,讓你摸我的奶子,使我更加忍耐不住,才會讓你帶回來,最終被你搞到手了。

否則,我一個姑娘家,又不認識你,怎麼會讓你動手解我的衣扣、摸我的奶子?退一萬步講,在當時擠得很緊而別人又不看見的情況下,我既使讓你摸一下,也絕對不會讓你帶回來,讓你搞。 」

「看來,我還得好好地感謝那場錄像了?不然,如此美人豈不是搞不到?」

「當然。其實我也要感謝那場錄像,它不但讓我第一次嘗到了做女人的快樂,還讓我找到了你這樣的帥哥做男人。 」

「做男人?你的意思是說你願意嫁給我?」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然願意嫁給你。我把我的處女貞操都給了你,你以為我是在亂搞?」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不相信你這麼漂亮的美女願意嫁給我。

我太高興了! 」我緊緊地抱住她。

「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她輕輕地說。

「只要你願意嫁給我,別說一個條件,就是一百個、一萬個我都答應。」我爽快地說。

「真的?你真的答應我的條件?」她從我的懷裡坐起來,看著我的眼睛,認真地問。

「真的,不管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快說吧!什麼條件?」我豪氣乾雲。

「我要你答應我讓我永遠快樂。」她狡猾地望著我。

「當然!我答應你!」我原來以為是什麼十分困難的條件,原來是這個!讓自己的妻子快樂本來就是作丈夫的職責嘛!因此我十分堅決地、十分爽快地答應了。

「你答應我讓我永遠快樂是因為你愛我,對不對?」

「當然!」我不假思索。

「那你怎樣才能讓我快樂?」

「嗯……讓你幸福。」我真的不知怎樣回答。

「幸福與快樂是一起的,你等於沒有回答。」

「嗯……那……你說要怎樣才能使你快樂?」我真的不知道。

「只有當我的要求全部都得到了滿足,我才快樂。」

「哦,但是,要是我滿足不了你的要求,那怎麼辦?」我有些擔心。

「我的要求當然是你能夠做到的。比如,你讓我快樂。」

「你又回到了原處,也等於沒說。到底要怎樣才能讓你快樂,你直說吧,我會答應你。 」

「好吧。你答應我讓我做我願意做的事、我認為快樂的事,你就不要乾涉我。」

「好,我答應你。」這也不難。

「你認為你最快樂的事是什麼?」她躺在我的懷裡,將我的一隻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問我。

我看到她無比美麗的酮體,想起剛才與她交歡時欲仙欲死的快樂,不假思索

地說:

「當然是與你作愛時最快樂了!」

「對!我也是。其實,人生最快樂的事就是性愛。所以,你要讓我快樂就要讓我充分享受性愛,知道嗎。 」

「知道了,我親愛的老婆。」我年輕體壯,這點也應該沒問題,於是我在她的乳房上親了一口。

「對於女人來說,要充分享受性愛,只有一個男人是遠遠不夠的。再說,我長得這麼漂亮,肯定有許許多多的男人追求我。因此,為了你對我的承諾,為了我的快樂,我要你答應我:今後我在滿足你的前提下,我可以自由地與其它男人來往、上床。我想實驗一下,一個不是妓女的良家女人,在一生中到底能與多少男人發生多少次性關係?能不能達到五千個以上、一萬次以上?我很想試一下。

再說,據權威調查,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的女人與自己的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過性關係,更何況像我這樣美麗的女人。與其到時候不可避免地偷偷摸摸與別人搞,讓你戴綠帽子,還不如現在就與你說好,大大方方地同別人搞。

但你可以放心,儘管我與其它男人上床、作愛、交歡,那也僅只是我想快樂、想試驗我心中的那個想法而已,在愛情方面,我永遠只愛你一個。謝謝你答應我。 」

她抱住我的頭狠狠地親了一口。

「什麼?你要我答應你與別的男人上床?不行!」我大感驚訝。

「你不是說過我的什麼條件你都答應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過的話,不能反悔。再說,我在與別的男人上床之前還有兩個前提,那就是:先滿足你,在感情上只愛你一個。這還不行的話,那我們就只能拜拜了。 」說完,站了起來,嘟著嘴開始穿衣,看情形要走了。

「別別別,別這樣,」我一把拉住她,「我答應你還不行嗎?」我有些無奈。

說實話,這麼漂亮的姑娘答應嫁給我,做我的老婆,簡直是上天對我的恩賜,我怎麼能讓她離我而去?更何況她的第一夜都給了我,單

憑這一點我就應該答應她。

「親愛的,我答應你。不過,你說的今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今後就是今天以後,從明天開始。」

「你還沒有與我結婚就要與別的男人上床,這太過分了吧?」我有些生氣。

「哦,確實。」她想了想,說:

「這樣吧,我親愛的老公,從現在開始我給你一段時間的專利期,在專利期內我只屬於你一個人,只讓你一個人操。專利期過後我再開始與別人搞,好不好? 」

「好吧。」見無可挽回,我只好同意。其實,她說得有道理,像她這樣漂亮的女人沒有人追是不可能的,而要她不與別的男人發生性關係也是不可能的。與其到時候不可避免地偷偷摸摸與別人搞,,還不如現在就大大方方地同意,樂得作個人情,讓她快樂。

「那專利期多長時間?」我問。

「五年。五年以後,即在我滿23歲以後,我才開始與別的男人上床。」她重新坐到我的懷裡,繼續說:「我昨天滿18歲,三年後我滿21歲時就正式結婚,22歲時幫你生一個孩子,到23歲時孩子滿週歲,不用吃奶了,正好。我的這個計劃怎麼樣? 」她有些得意地看著我。

「只有五年時間?中間還包括懷孕、生孩子,有一年時間不能搞,實際只有四年,太短了。 」

「如果你覺得五年太短了,那就這樣吧:給你五百次專利期。五百次之內,讓你一個人操,滿五百次之後,我再給別人操,可以了吧? 」

「好,我同意。」五百次,既使平均三天搞一次,也能扎扎實實搞五年,這比第一種方案強多了。我輕輕地歎了口氣,這世界原本就不能十分完美,我想。

不答應她並不意味她就不與別的男人上床,答應她,還有個順水人情。

「再過20年,我就43歲了。」她繼續計算著,「在這20年內我要力爭睡滿五千個男人,平均每年250個,每天1個不到,這還有點少。至於20年內要讓男人操一萬次以上,平均每年500次,每個月40次,扣除5天月經期,平均每天2次都不到,這有完全沒有問題。 」她自言自語。

「每個月睡20個男人,這我想信你能做到。但平均每天要給男人操2次,你不覺得多? 」

「這還算多?你知道那些賣淫女,一天要讓男人操多少次嗎?」

「多少?」我真的不知道。

「一般每天5至10次,多的時候一天要讓男人操20次以上。」

「這麼多?」我有點不信。

「對女人來說,這算什麼?女人在性愛中,只要躺著享受就是了,並沒有你們男人那麼辛苦。而且,我們女人的東西不像你們男人的東西,操了一次就要休息幾個小時才能操第二次,我們女人的東西就可以連續作戰。 」她笑了。

「我相信你能連續作戰,也相信你能每天讓男人操兩次,而且並不多,但你怎麼做到? 」我大感懷疑。

「這個你就不懂了。我自有辦法。」她充滿自信。

「什麼辦法?」

「這個辦法就是:我可以同時與多個男人睡,也就是讓多個男人同時操我,這其實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輪姦。比如,同時與4個男人睡,讓4個男人輪姦我,就等於操了4次;同時與6個男人睡,讓6個男人輪姦我,就等於操了6次。如果讓他們連續操兩輪,也就是說,讓他們連續輪姦我兩次,就等於一天之內操了8次或者12次,對不對? 」她對自己的計劃很得意。

「什麼?你要同時讓4個或者6個男人輪姦你?還要連續讓他們輪姦兩輪?

你受得了? 」我十分震驚。

「當然受得了。作愛時女人並沒有男人那樣辛苦,女人只要躺著配合男人的動作、躺著享受性愛的快樂就可以了。同時與多個男人交歡,能使女人連續不斷地多次達到性高潮,使女人充分享受性愛的快樂。

當然,男人的數量並不是無止境的,人數太多了,我當然受不了。但我想,同時讓五、六個男人輪姦應該完全受得了。受得了一輪,就受得了二輪、三輪。

但一輪最多能受得了多少個男人的輪姦,八個、十個,或者更多,一天之內,可以被輪姦幾次,這就不知道了。但我肯定要試試看,我真的期望這一天能早日到來。 」

「那在今後的一二十年內,你豈不是幾乎要天天讓人輪姦?」

「怎麼啊,不行啊?你不想讓你的老婆天天快活啊?」

「行、行,只要你快活,我全依你。」我緊緊摟住她。

「謝謝你,我真的全心全意地愛你,只愛你一個。」她依偎在我的懷裡,親了我一口,繼續說:

「其實你不應該有不高興。你要知道,不管我與別的男人怎樣,我心裡只愛你一個,而且,只要你需要,我隨時隨地都可以滿足你,這兩條別的任何男人都是不可能有的。另外,當我與別的男人作愛時,你不要把我看成是你的妻子,而要把我看成是一個你認識的、你可以搞到手的漂亮少婦。

也不要認為是別的男人在輪姦你的妻子,而要認為是你的妻子在享受快樂。

另外,當我與幾個男人同時搞時,你也可以參加進來。想想看,你和幾個男人在輪姦一個你不認識的、年輕漂亮的少婦,你難道不覺得很舒服,甚至很興奮、很快活嗎? 」

「當然。」聽了她的話,我的腦海裡開始想像出這樣的場景:我與幾個男人正在輪姦一個不認識的、年輕漂亮的少婦,那個少婦在我們的輪姦下,快活地扭動、幸福地呻吟……我猛然覺得十分興奮,剛剛還軟軟的雞公已經勃然而發,硬如鋼槍了。看到懷中已經被我姦了兩次的小莉那美艷無比的裸體,我一把將其放平,迫不及待地壓了上去,「滋」的一聲,硬如鋼槍的雞公就全根插了進去。

我比先兩次更加興奮,只感到難奈的慾火在心中熊熊燃燒,而且越燒越旺,經久不息。我像一頭髮狂的公牛,壓在小莉的身上猛烈抽插著。

小莉被我的動作驚呆了,她迎合著我,屁股扭動著,口中呻吟著,斷斷續續地說:「好!你現在搞的…不是你老婆,是……你不認識的……一個年輕漂亮的……少婦,你在姦她!你是不是……覺得……很興奮、……很爽? 」

「是!真的很興奮、很爽!」

「好!我被你幹得…好爽、好舒服!……快幹!用力!幹死我!啊!……」

「好!幹死你!!」



















0.01476001739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