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凌辱女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早就想凌辱我的女友小莉,可惜她太保守,比如說,夏天仍穿牛仔褲,包得嚴嚴的,而不穿裙子;比如說,不敢穿性感的衣服等等。於是我被迫與網友--迷姦高手博雅一塊策劃如何去凌辱她。

博雅說有個好藥,並且曾在他的妹妹小娟身上試過幾次,這個藥小娟吃了以後意識模糊、眼前出現幻覺,你告訴小娟自己是誰她就會當你是誰,說在公園小娟就以為自己在公園。但不睡覺,屬於亢奮狀態,當然性也亢奮,只要不是她反感的人,一挑逗她就會就範,藥效要六個小時才能過去。

但是苦於沒有地方,因為在公眾的地方,不敢這樣下藥凌辱。我的要求是:安全第一,寧願不凌也要安全。湊巧今年四月份,博雅的朋友開了間KTV,說有地方,安全,於是我就開始找機會,看如何才能去鄭州找博雅。

小莉是在鄭州上的中專,正好,本週六小莉的同宿舍的同學結婚,由於她和小莉關係不錯,所以她給小莉發了請柬。小莉本來說不想去了,不過我一看是鄭州,就鼓動她一定要去,說她現在生活過得這麼好,應該向她的同學翩翩的,她也有那麼一點點的小虛榮心。所以在週五,我叫她都請了一天假,準備提前一天去鄭州,於是在週五我們開著我給她新購的寶馬往鄭州駛去了。

好車就是爽,在高速上一路超車,到鄭州後,我們找間賓館住下。當然這間賓館是我和博雅早就定好的啦!我開的是大床房,由於開車比較累,我們倆在周五晚上早早睡覺。

週五晚上,我拿著新開業的KTV的免費贈送的券,說第二天晚上到附近的一個KTV吧去唱歌吧,反正是三個小時免費的。當然,這是我和博雅和他的朋友協商的。她說好。

週六,參加婚禮,中午我喝了一點酒,她因為開車,滴酒未沾。見到了她的同宿舍的好幾個同學,她很開心。但是婚禮上新娘子太忙了,沒有太多時間照顧各位朋友包括她,不過她和同學們聊得也很開心,說到嫁給我,一臉幸福模樣。

但是她說,只有她和我人太少,她非叫上了她的宿舍的舍友小君、小曄和小琳,由於小君的男友小王也來了,因此我們一行共四女二男到了KTV。

由於計劃有變,我感覺無法行動了,於是我給博雅說了,博雅說沒事,並要我想辦法給她在酒中下藥。他說他在我們隔壁的KTV再要個包間,並說按他的計劃來。

晚上因為她得喝酒,於是我們沒有開車,把車停在賓館,打車去的KTV。我們到時,她的朋友們都已經到了。她仍是想不喝的,但是她的舍友們不可能再放過她了。因為中午時開車滴酒未沾,她的舍友們說不醉不歸:「怕什麼,反正還有護花使者呢!」其實她們不知道,我其實是想凌辱她,我是推花使者。

我們約了晚上20點到的KTV,在KTV裡,她和朋友玩得真是開心,她和她的朋友們歌聲都很好,極少喝酒的她也喝了好幾杯啤酒,說頭有點暈,臉也紅撲撲的了。唱到22點左右,中間有個女孩說去樓下有迪廳,要去看看,於是大家呼應,我說因為有包,我就留在包間裡看包吧!於是她們四女一男去樓下迪廳了。

小莉的杯中還有三分一杯酒,於是趁這會兒無人,我快速地將粉狀的迷藥往小莉的杯子裡倒進去,並搖晃盡量使之均勻。然後,我怕有味道,還專門用舌頭舔了一下酒,感覺沒什麼味道。

大約四十分鐘後,她們都回來了,小莉說是想著我一個人在這裡,怕我不開心,於是說要上來陪我,於是她們全回來了。小莉說:「樓下的迪廳是慢搖吧,好多好多人擠著呢!」於是我舉起酒杯,由於蹦迪,小莉可能比較渴,於是也舉起杯,端起她喝剩的半杯啤酒喝完了。

我心跳得很快,她終於喝下了下有迷藥的酒,但是我也不知道等會兒會發生什麼,因此我緊張的每過一分鐘看一眼她。她好像沒什麼感覺,乖乖地坐在我旁邊,繼續聽舍友唱歌。

過了五分鐘,我看到她用手揉自己的頭,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她喝醉了,有點頭暈,看東西模糊,想吐。我對她說:「要不我們先回去?」她說好。

我們告別,但是她的舍友們不讓我們走,最後又逼著她分別和每人各喝了一杯酒,共喝了四杯。大家看她真的是搖搖晃晃的樣子,就說:「那今天就玩到這兒吧,下次有機會再聚。」於是大家也準備撤。

我們幾人一塊往外走,在走到快電梯處的時候,我說:「我有個東西忘了在包間了,既然電梯來了,你們先走吧,我和她再走,反正大家也不是順路。」於是我扶著她往回走,她說她可能是真的喝多了,感覺頭暈,看東西模糊。

我扶著她,按照計劃走到了剛才我們的包間(原計劃是如果她們不走,我就帶她去一間空的包間內呢!計劃趕不上變化),我說:「看,你喝多了,你先在這個包間等一下,我幫你去拿水。」於是扶她坐在沙發上,我走出包間。

走出後,我並沒有去買礦泉水,而是去找博雅。博雅就在我們隔壁的包間,我到他的包間一看,嚇我一跳,我原以為就兩個人呢,一看竟然是七個人!

我把博雅叫出來,說:「我下藥離現在已經二十五分鐘了,她的意識行不行啊?」博雅說:「十分鐘後她就沒有意識了。」但是為了怕她還有零星意識,第二天懷疑到我的頭上,於是我就不進去了。

博雅進了我們的包間,引導她換衣服,於是趁此機會,我也去洗手間,因為我也喝了不少啤酒。

等我從廁所結束,又專門多呆了十五分鐘左右時,終於等到博雅給我發的短信了,並說OK了,於是我去我們的KTV包間。從包間門的小窗往裡一看,沒有人,博雅和她已經不在屋內了。門後面有一個包,我打開一看,竟然是她的衣服,包括襯衣、牛仔褲、內褲、胸罩。我就知道,肯定成功換上了衣服。

這個步驟我和博雅在兩個月前就約定好了,就是在她意識不清的時候引導她換衣服,比如對她說她喝多了,吐了,需要換下衣服等等。博雅在自己的女友小娟身上試過多次,此藥極靈,且第二天大腦無記憶。

衣服換成功後,博雅領她去了隔壁的房間,即博雅的那個包間。博雅對朋友們說,這是他的朋友(我)在外面交的新女朋友,正好也在這個KTV唱歌,現在我的老婆過來了,需要她到這屋裡呆一會兒。

於是我過去博雅的包間,眼睛一亮,發現小莉正坐在博雅身邊呢,博雅摟著她。她穿著睡裙,但是不透的,因為怕萬一。這個衣服是博雅在網上買的吊帶睡裙,但裙角比較短,剛剛能遮住屁股。

我進去後,博雅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們。我說老婆忘記帶鑰匙了,她是過來取鑰匙的,現在已經走了。博雅邀請我和小莉在這屋玩,我說:「好啊,那就大家一塊玩吧!」並指著她說:「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比較開放,這會兒又喝多了。」這是我和博雅協商的遊戲之一。

於是他們讓我唱歌,我唱了一首《餓狼傳說》。唱完後,坐回來,發現原來她是坐在最邊上,博雅是從邊上數第二人,但現在,博雅是坐在最邊上了,她是在博雅和另一男人之間,博雅的左胳膊摟著她的肩,另一男人的右胳膊摟著她的腰。可能是見我朝那看,另一男人的胳膊又縮回去了。

我去到她的面前,裝作對她說話,在看她,發現她的眼睛半睜半閉,意識不清,不過我問她話,她還知道回答,只是回答的是什麼就聽不清楚了。

我對剛才摟她腰的男士說:「我的馬子漂亮吧?你也可以摸摸。」因為她穿的是睡裙,又沒有戴胸罩,胸尖略凸,於是我揪了一下她的胸尖,她「啊」的叫了一聲,手來擋,但是沒有一點勁。我把她的手拿開,掌心捂到她的胸上了。

我又對博雅說:「你也可以。」博雅對我笑笑,抱她坐到他的腿上,雙手從她的後面環著她,先是捂著她的雙胸,她的手略微掙扎,但是無力氣,就任博雅抱著了。

過了一會兒,我竟然發現,發現……博雅的左手並不是捂,而是手掌直接從吊帶中伸進去了,相信肯定摸著胸了;而右手,是在摸著她的光滑的大腿。

博雅摸了有三分鐘左右吧,然後讓她坐到博雅旁邊男士的大腿上,背對著男士,並對那個男士說:「艷遇最多三分鐘喔!然後就得傳遞給下一位男士了。」

在這裡,博雅稱為A,他旁邊的,我分別以B、C、D、E、F、G來代替吧!此時B正在如同博雅撫摸的方法一樣,也在從她的身後抱著她,一手摸她的胸,一手摸她的大腿。

三分鐘後,再傳到C。C比較狠,C的手不是從吊帶處往下摸胸,而是把她的睡裙掀起來,讓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從睡裙的裙角下面伸進雙手摸她的胸和小腹。

再過三分鐘,傳到D了,她的胳膊和手仍想掙扎,但是她的掙扎基本無效,因為力氣太小了。D也是如同C一樣的摸法。

三分鐘後,傳到E了,但才狠呢,E不是讓她背對著坐在他的腿上,而是讓小莉面對著她,把小莉的腿分開坐在他的腿上,並緊緊地抱著。雙手仍是從裙角往上摸小莉的光滑的背部,並使勁按,使小莉的胸部與他的胸部緊貼。

同時,E想辦法用嘴唇弄開小莉的嘴唇,並想法把舌頭伸進去,但小莉不配合,扭著頭,不讓她親著,不過扭得很慢,基本無力。於是他把雙腿從裙子中抽出來,用雙手捂著小莉的臉,固定著她的頭,硬是親嘴,並成功舌吻了。

這可過了五分鐘了,然後到F。F同E一樣,也是面對面緊緊地貼著,,讓小莉分開腿坐在他的大腿上。他也舌吻了小莉,同時一直在親小莉的耳朵,我知道耳朵是她的敏感地帶,他這一親,她肯定濕了。

最後是G,G直接站起來,面對著小莉摸遍了小莉的全身。

遊戲一輪過來,進階,玩第二個遊戲。

不唱歌了,放了蹦迪的音樂,隨著《眉飛色舞》、《不如跳舞》的播放,我們八個大男人圍著小莉跳舞,小莉被我們圍在中間,也在跟著音樂搖,不過搖得比較緩。我們下身都漲得鼓鼓的,用自己的下身隔著衣服去蹭她的屁股。

這個很快就結束了,然後,玩第三個遊戲,就是仍然跳舞蹦迪,但是把她的睡裙脫掉。

我對她說衣服髒了,要換衣服,隨著音樂,我輕輕地從她的身後抓住她的睡裙,慢慢向上掀,她還略配合我,手略舉起來。終於把睡裙脫掉了,她的兩個乳房不大,不過乳頭挺挺的很誘人。內褲竟然是博雅買的透明內褲,我用手一摸,陰道口濕濕的。

於是我們每人上去,分別吸了乳房。同時我們八個人由於人高馬大,擋著門口,這樣就算外人從門口的玻璃處往裡看也看不到她。我們吸得她尖叫連連,幸虧音樂聲音比較大,蓋過了。

然後,我們給她穿上吊帶睡裙,繼續進階,準備玩第四個遊戲。

第四個遊戲比較猛,就是這樣打扮帶她去樓下的迪廳喔!並將會留她自己一個人在人群中,當然我們的人在外邊看著保護她。

小莉這身火辣的打扮,我們在往樓下走的時候就吸引了不少目光。迪廳裡果然人超多,於是我們帶著小莉往人群中擠,邊往裡擠邊扭動。由於人太多,於是我和博雅帶小莉進人群中,其他人在周邊看著。

慢慢地擠到快中間了,博雅與小莉基本上是面貼面、胸罩胸地在跳舞、在扭動,但小莉的手總是想推博雅,估計是想讓他離自己遠一點。我一看,我從小莉的身後抓住她兩隻手,並朝前頂她,這樣她的胸更挺了,與博雅胸一直在摩擦,旁邊的好幾個人以羨慕的眼光看著我們。

跳了一會兒,我和博雅準備撤,慢慢我們撤回,一看小莉仍在人群中跟著音樂扭動,不過我們一撤,小莉周圍立刻擠滿了人了。

我們走遠後,發現小莉在人群中跟那個中年男人面對面扭動著身體,她白色的吊帶睡衣在舞池裡格外顯眼,就像條美女蛇扭動腰肢。估計那個中年男人有點受不了誘惑了,開始試著用手去扶小莉的小蠻腰。我怕有人看到我或博雅,他們不好發揮,於是我就和博雅去廁所。

來到廁所一看,哇塞!居然連個空閒的地方都沒有,只好站在廁所門口等。博雅告訴我,這個藥吃了以後意識模糊、眼前出現幻覺,你告訴她自己是誰她就會當你是誰,說在公園她就以為自己在公園,但不睡覺,屬於亢奮狀態,當然性也亢奮,只要不是她反感的人,一挑逗她就會就範,全清醒至少要到第二天中午了。我心想這樣挺好,今天整個晚上的事她都不會記得。

我和博雅進廁所後,發現最裡邊有個是殘疾人專用的,博雅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說了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然後我們準備執行。

我和他出了廁所,發現小莉的周圍已經擠滿了人,小莉身後有人抱著她的腰在扭動,身上還有好多手在摸……博雅慢慢朝舞池裡邊擠過去,而我則按照計劃走出去。

你要問,出去幹嘛?當然是買保險套啊!由於我們沒有準備,博雅讓我買三盒,他想辦法把小莉帶到男洗手間殘疾人蹲位的馬桶上。這就是我們的計劃啊!

我以最快的速度出了KTV,在斜對面的一家大藥店買了三盒,就這樣一來一回,已經二十分鐘又過去了。

待我再回到舞池時,小莉已經不在舞池中間了,發現舞池裡的人也相對少了些,於是我去男洗手間。

到後我進不去,發現人滿為患,裡邊不少人,門口也有不少人。我花了好幾分鐘才擠進去,一看,博雅已經按照計劃執行了。

小莉是乖乖地按照博雅剛才跟我說的,面對著牆,手扶著殘疾人專用洗手間的支架,彎著腰,頭低著,頭髮垂下,看著很聽話的樣子。

小莉的雙腿站著,但腰部以上的上身與雙腿成將近90度的直角變著,雙手扶著殘疾人專用洗手間的支架,睡裙已經被掀到腰上,往下搭著,因為彎著腰,所以相信她的胸部會顯得比較大,但是我看不到,因為有幾隻手在她的胸部把畫面全擋著了,而博雅雙手托著她的屁股,站在她的屁股後面,和她「叭叭叭」。我一看,乖乖,竟然是不戴套套,從後面進入的。

博雅見我來了,對我說:「幸虧你來得早,要不我就要射進去了。」同時說他的朋友也在這裡邊,主要是以防有人用手機錄像什麼的,安全,要我放心。

然後博雅對大家說:「別著急,每人都有份,一個一個來。」我聽到後,抬眼一看,這麼擁擠的洗手間,竟然站了有二十多人!

博雅說:「我射了就不爽了,因為要是射了,我就沒興趣了。」男人就是這樣,性趣來時,能把龍幹了,但一旦射了,又極疲憊,就不想了。

於是博雅拔了出來,但隨著博雅拔出陰莖,立刻有個大胖子要過來佔博雅的位置。博雅說:「如果想做的,一個一個來,每人五分鐘,必須戴套。」並讓我在旁邊發套。我在發套的時候,也在看那人的陰莖。他是個胖子,不過陰莖倒是一般大小,長度約十一厘米(只是估計)。

於是那胖子把褲子褪到膝蓋,戴上套套,雙手扶著小莉的胯邊,將龜頭對著陰道,猛地一頂就要進入。結果竟然沒有進入,原來小莉的陰唇又合上了,成了一字型,他打偏了。這時旁邊的幾個人人哄地笑了一下。

於是他左手扶著小莉的胯,右手食指和中指掰開陰唇,暴露出陰道口後,再用手扶著龜頭對著陰道口,仍然猛地一頂。我聽到小莉「啊」地叫了一聲,我發現他的陰莖已經全根而入。

他快速地抽插,邊抽插邊說:「真他媽緊,小屄長得真好!」不到五分鐘,他就射進套套中了。

然後,又換第二個人、第三個人、第四個人。

在第四個人做的過程中,我就發現小莉在躲,隨著她身後的男人衝刺,她在朝前面躲,似乎是不想插那麼深。

等第四個人射精之後拔出,我發現他的的陰莖竟然有將近十六厘米!

然後,第五個人、第六個人、第……

我發現有的人在陰莖進入之後是在裡邊磨擦,上地下動,有時小莉輕聲地呻吟著,可能是舒服吧!而有的人在陰莖進入之後是大開大合,每次抽插,陰莖均完全拔出陰道,再大幅度地插抽,每次猛地進入時,小莉都「啊」的一聲,可能是有些痛吧!

在第十一個人的時候,突然小莉的腿往下一墜,站不住了,要往下滑。可能是她受不了了,因為她已經被輪姦一個小時左右了,但套套才發了十一個。

我抬頭一看,廁所裡還是滿的,更擠了。廁所中的人已經將近三十個了,做完的人也不走,也想用手摸下乳。我把手往小莉的上身伸去,也想摸下乳,結果乳沒摸到,摸到了好幾隻手。

我看她已經站不住了,就說:「這樣不行,得換下地方。」

於是博雅安排了一個人坐在馬桶上,並扶著小莉,把她放在那人腿上,這樣小莉的雙腿在那人左邊,她的膝蓋跪在地上,腰放在那人的雙腿上,胸部在那人右邊,頭往下垂著,頭髮也往下垂著,擋住了面容。但這樣小屄太低,於是他又把小莉的全身往右挪了下,讓小腹貼在那人雙腿上。

這時,下一個人已經把鞋脫了,雙腿跪在自己的鞋上,在小莉的屁股後面分開她的小屄,繼續幹開了。左邊是繼續有人在幹,右邊也有好幾個人,他們用手摸小莉的腰、胸,還有臉,甚至有人把小莉的嘴摳開,讓手指插進她的嘴中。

兩個小時過去了,套套已經發了兩盒了,還有最後一盒。我看小莉已經昏過去了,於是問博雅:「行不?」他說:「沒問題,女人下身的容納力很強的,更何況一人只幹五分鐘。」於是,我繼續發套套。一盒套套十個,她今晚要承受三十個人啊!

輪姦在繼續,小莉已經沒有任何聲音了,也不呻吟了,也不「啊」了。

……

三十個套套終於發完了,輪姦了共三個半小時左右。我原以為小莉的下身會張開比較大,有個洞,但是發現更緊了,但是陰唇腫了,陰道口也腫了,陰道口更緊了,都是紅紅的,估計是幹得太多,有點腫了。

雖然有人還想幹,不過已經無套套了,於是我們收拾了下,由博雅帶著我和小莉,還有他的六個同好,開車回賓館去。

進賓館時,小莉仍是不能走路,腿是軟的,一扶她起來,她就立刻癱到地上去,於是仍然背著她進了電梯和室內。

到室內後,我、博雅和另外博雅的六個朋友給小莉擦拭了全身,做了清潔,甚至連肛門也被一個人的中指伸進去了。他們說他們在迪廳裡只幹了一次,希望繼續幹,內射。也難得有這麼多人輪姦,於是我們又繼續遊戲,因為藥效還能再支持幾個小時。

於是小莉的兩個乳頭被兩個人同時吸吮起來了,我今晚還沒幹她呢,於是她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腿分開,我跪在她的小屄面前,雙手分開小屄,扶著龜頭,正想進入她體內時,發現竟然很難進去,是因為陰道口腫起來了,被幹得太多,紅腫得很。

我發現進不去,又用唾液濕潤了龜頭,想進去,但是仍然不行,太緊太澀。於是我用水性潤滑液塗在我的中指上,往小莉的下身插,發現可以進入,陰道比我給她開苞時還緊。

我用中指抽插了幾次,又把潤滑液塗在我的龜頭上,對準陰道口,使勁,終於進去了,好緊好緊。幹了十幾分鐘後我內射了,為啥這麼快?因為後面還有七個人等著呢!

另一個人又進入了,一進去他就說:「好緊啊!比處女還緊。」他是博雅的朋友,也是凌辱下藥的同好,開苞過近十個處女。

操了小莉有十分鐘左右,他內射了,然後一個接一個地和她「叭叭叭」,終於,我、六個同好和博雅均內射了。我們也很疲憊,發現她被輪姦的時間,即陰道含著陰莖的總時間五個小時左右。

小莉的下身全是精液,於是我們又給她進行了一次清潔。清潔時,我發現她的乳頭因為連續被吮吸了幾個小時,一直充血挺著,好像比以前更長了。另外,發現由於陰唇和陰道口都紅腫起來了,就算是把她雙腿呈大字型分開,但由於陰道口是閉合的,所以內部的精液不會流出來,於是大家給她的外陰和全身又做了清潔。

擦拭好後,大家給小莉穿上衣服。如何穿的?當然是胸罩、內褲、襯衣和牛仔褲,按順序一件一件地穿好。為何這麼穿?博雅已經告訴我原因了。你問睡衣呢?當然扔掉了。

這時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了,我們也很疲憊,於是他們就走了,我摟著小莉就睡了……一夜無話。

第二天我醒來時,一看手機,已經10點多了。由於比較累,我又躺了半個多小時後便翻身摟著她,感覺她也動了,我說:「老婆,起床了。」她迷迷糊糊地回了句:「嗯。」

過了三五分鐘,突然她「啊」了一聲,猛地坐起來,驚恐的眼睛低頭看看自己全身,發現穿著衣服呢,且是躺在我的床上。我想起博雅說的話:第二天早上她醒後,她是渾身上下依然沒有半點力氣,只想繼續躺著,但胯下有一種可怕的疼痛感,乳房也會傳來陣陣疼痛,估計感到有這種可怕的感覺後,會「啊……」的驚叫一聲,猛然坐起,竟然發現衣服依然好好地穿在自己的身上,但乳房嬌嫩的肌膚和乳頭每一次摩擦都令她更加清晰地意識到自己的胸部被侵犯了,更糟糕的是下身陰道口及陰道深處是火辣辣地刺痛!

小莉問我昨天晚上碰她沒有,我說:「沒有啊!沒見你的衣服還沒脫嗎?」我說我也喝多了,一回來就直接睡了。

她臉色一下子變得很吊滯,愣了有足足五分鐘,我問她:「怎麼了?」她搖了搖頭。我問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她趕緊說:「沒有啊!」因為她很在意自己的處女之身,並為把處女獻給我而自豪。我平時給她說的也是,我喜歡自愛的女孩,如果是非處,我肯定不娶。

我問她:「昨晚你幹嘛去了?」她想了想,很奇怪的表情,說記不起來了,印象是和同學KTV後準備走了,要喝水,就沒印象了,並說自己真的喝多了。

我對她說:「你讓我給你去找水,但是我找完水後回到KTV的包間,沒有找到你,於是我一個一個地找,在一個多小時後才找到你,你正在那個房間裡的沙發上睡覺。」

她嚇得趕緊問我:「啊?我忘了,可能是睡著了吧?」

我說:「那是個空房間,不過原來好像有人,但人已經走了,因為屋裡的東西是亂的,還有喝過的酒瓶和煙頭等。你去那屋睡覺幹嘛啊?」又說:「我見你還是醉醉的,於是扶著你打車回來了。你認識他們嗎?」

小莉說:「我沒印象啊!可能是我進去時,屋就是空的吧,所以我喝醉了,於是就躺沙發上睡了。」

小莉又問我:「當時我的衣服呢?是穿得好好的嗎?」我立刻反問她:「怎麼,你被侵犯了?」小莉嚇得趕緊說:「沒有啊!我只是問問,怕我睡時衣服亂了。」

我說:「就是,你的衣服有點亂,襯衣本來是在牛仔褲裡掖著的,後來襯衣下擺全出來了,不過衣服看起來是正常的啊!」

小莉在床上坐了有將近半個小時,我知道,因為坐著,陰道內部的精液肯定會往下流,她肯定知道自己被侵犯了,但是我猜她不敢告訴我,怕我嫌棄她。

然後她下床,腿下了床剛一站,立刻「哎呦」一聲,腿軟得站不住,我立刻起來扶著她,問她怎麼了?她說:「大腿根好痛,站不起來了。」於是我扶著她到了廁所。

小莉在廁所過了一會,我竟然聽見「嘩嘩」的水聲,我問她,她說要洗洗,我問她為何早上洗,她說是因為昨天晚上沒洗,所以今早洗了。

這一天,我們沒有出過賓館,她走路都不行,不會走路,一走就腿軟,雖然她沒好意思告訴我,但是我知道是被輪得太多了。原計劃今天回新鄉,因為第二天是星期一,但是她的腿確實走不了路(我知道其實是一走路,陰唇會有磨擦,她會痛),於是只好請假。週一時是我開車,載著她回的新鄉。

連續一周左右吧,小莉也不讓我碰她,我一碰她的乳頭,她就痛得口中發出「嘶嘶」的聲音,說可能這幾天正長乳房吧,好痛,不能碰。一碰她的下身,她也是說可能是在發育,反正不能碰。

這是2012年4月份時一次成功的凌辱,這一次,她共被輪姦了39次,五個小時左右(先是博雅,再是三十個人在舞迪廁所輪,最後是我和博雅及他的六個同好內射)。

















0.016262054443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