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淫妻的報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李剛站在自家的後院子裡,從一扇半開的窗口向裡面張望,那是他和老婆的臥室。雖然是夏夜,蚊蟲叮咬的他全身是胞,他卻渾然的不覺,緊緊握著拳頭,雙眼如出火般,是憤怒,是羞辱。全因他所看見的窗中的一切。那本是他的臥室,他的女人。。。

張蘭一絲不掛仰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白晰的皮膚,嬌好的容顏,那在空氣中暴露的雙乳,挺立著棕色的兩隻乳頭,隨著身體的起伏顫抖著,誘惑著,張開的大腿勾著正在聯接著她下身的那個黑瘦的男人赤裸的腰部,隨著男人的抽插,而不時的向上用力抬著豐腴白白的大屁股,男人的雙手支撐在她的身側,全神貫注於她那起伏搖擺的雙乳,乾瘦的胸口還不時的滴落幾點臭汗在張蘭那香津一片的腹部,匯著她的體香,又流淌在她的床單上。。。張蘭今年三十多歲,正是女人成熟的最佳時期,而那個在她身上的男人看上去卻有六十多歲,而且十分的猥褻,在享受她成熟的肉體的時候,微張著嘴,露出滿口煙熏黃牙,嘴角還掛著口水。張蘭卻似乎享受與這樣的男人性交的快感,雖然她不自覺的扭過了頭去,實在是受不了男人口中那興奮的無所顧忌而籲出的臭氣。。。

她性感的肉體之所以讓給這樣的一個老男人享用,是因為她的報復,報復她的老公,此時正在窗外窺視的李剛。前不久,她發現李剛居然與同事王芸有婚外一夜情,事情發現在李剛與王芸一同出差的時候,對於40歲的李剛來說,與老婆結婚十年,偶有一次的外遇並不奇怪也不是太過份,事後王芸和他默許忘記,但愚蠢的是李剛竟然在自己的手機裡留下了一張與王芸做愛時的照片。張蘭並不是個守舊的女人,而且她的心底深處一直有放蕩的本性,因為在與李剛結婚前,她就與好幾個男人有過肉體的關係,而李剛卻是愣頭青一個。但婚後她還是能從一而終,只要丈夫能滿足她一天旺似一天的性慾,隨著肉體的成熟這種慾望一天強似一天,而可憐的李剛卻隨著年齡的增長,對性的要求卻是一天弱似一天,有生理的衰減,同樣的也有審美的疲勞。所以,最近幾年也就在同事王芸的身體上真正的得到過性的滿足,因為新鮮,因為刺激。

張蘭個性倔強,她只與李剛吵了一架,也沒有像別的女人一樣找第三者理論,在痛罵了李剛之後她只說了一句:「你背著我去找別的女人,我就會公開的與十個男人睡覺!」李剛怕老婆,對於這樣的威脅卻也沒有再意,誰知道今天他上夜班就接到了張蘭發的一條短信「不要臉的,現在你回來看看我在和什麼樣的男人做愛吧!這是對你的報復!」於是就有了前面的一幕,於是李剛站在自己的院子裡,看著自己的老婆正被一個猥褻的臭男人恣意的淫穢著。他沒想到老婆的報復是真實的,而且是公然的挑釁他的男人的尊嚴,他雖然感到憤怒卻也知道自己理虧,竟呆立著只是看著一切的發生而不知道應如何辦!?

這扇窗口當然是張蘭故意留下的,她就是要讓丈夫看見她是如何的糟蹋自己的成熟肉體,來報復他的小小出軌!她十分迎合身上的男人,盡可能的以最淫賤的姿勢來滿足他。這是她在街上隨便找的一個三輛車伕,當她勾引這個顯然是多年沒有近過女色的老車伕時,幾乎是沒有用什麼過多的語言來暗示。她把老車伕帶入自己的香閨,在那雙灰暗的眼光驚詫的注視下,一件件的脫去了自己的本就十分暴露的衣裙,然後大方的引導著那雙粗糙的,風霜雨淋的手撫弄自己豐腴的雙乳,然後又親自幫助他解開那件污糟不堪的汗衫,用自己溫軟的小手伸入男人那已然頂起的褲襠中,男人迫不及待的鬆開一條麻繩做的褲帶。張蘭看見一條黑黝黝,如老樹根般正在立起的陰莖,可笑的是居然還有點包皮過長,這讓她有些的猶豫,她翻開那包皮,露出那古銅色的龜頭,上面還沾有一層污垢,她蹲在了這個幾乎可以做她的父親的車伕老傢夥光精精枯瘦的跨前,從老傢夥的視角看去,正可見張蘭那豐滿的白臀輕輕的隨著身體晃動,讓他的陰莖又長了一寸,好多年沒有見識過女人了,何況是這樣成熟年青的肉體,他不知道為什麼,卻知道今天自己不能錯過。張蘭猶豫了一下,因為她聞到了衝鼻的臭味,那是男人下體特有的味道渾合著長年不清潔的骯髒氣息,她想讓老傢夥去洗洗,但想到唯有讓最髒最臭最猥褻的男人佔有自己才是對老公的最大報復,她終於強迫自己,伸出了香舌,先是輕輕的在那臭哄哄的龜頭馬眼上打著圈兒,一點點的添去上面的污垢,起初噁心的她想吐出來,那味道實在是太臭,太騷。但她寧願自己流出淚出,還是一口一口的吞下了老傢夥陰莖上的污垢,她抬眼看去,那臭男人正緊閉著雙眼,喘著粗氣,極端的享受她的口交技巧。她突然覺得自己體內壓抑久遠的浪性正在吞噬她的理智,不一會兒,她不再感到噁心,反而覺得刺激,陰道裡已是濕淋淋的,陰唇張合著,渴求著男人的進入。

她知道對於這樣久未親近女人的男人,剛剛接觸會很快射精。在她還沒有結婚前曾與一個小男孩發生過關係,為了得到持久,第一次時她都是盡快的讓那個男孩射出,然後再讓他進入自己體內,在男孩第二次高潮前,她也會達到高潮。所以她在把老傢夥的陰莖清理的程亮後,開始大口吞吐,果然沒有幾下。她就感到一股熱流猛然的從舌尖的馬眼湧出,那刺鼻的味道,讓她連連鬆開老傢夥的陰莖,已是硬立如鐵的老雞巴射出了灰濁的精蟲,弄得她嘴裡,臉上,頭髮上都是一灘一灘的精液。老傢夥顯然十分的受用,雖然前後不過幾分鐘,卻是他今世最美好的回憶吧。「不好意思,大閨女。射了你一臉。」老傢夥憨憨的呆笑著,發洩後的雞巴正在漸漸的縮小,但也足有尺把長的吊在跨間。一邊又笨拙的用骯髒的手去擦拭張蘭頭髮上的精液。張蘭看著那可笑齷齪的吊在老傢夥襠中的已然縮小的雞巴,剛剛挑起的性趣被打消了一半。然後男人身上那股汗臭味又撲面而來,她煩躁的打開老傢夥的手,逕直的走入了洗手間,原來就愛乾淨的她要清潔一下自己身上的污穢。老傢夥不知所措的站在床邊,不知道為何這個女人剛剛讓他上到天堂又冷面相對。只聽到裡面傳來的水聲,渾不覺自己身在何處。

張蘭從上到下的沖洗了一遍,看著鏡中自己嬌美的面龐,白嫩的皮膚,豐腴的肉體,還有那可愛的唇部,就在剛剛讓一個自己根本看不上眼的臭男人,得到了快感。自己真的很淫賤,而這都是她的老公造成的,不是她的錯。她一邊重新往自己的身上抹著香水,盡量掩去老傢夥留下的體味,一邊又決定讓報復更加的徹底,她要完全的把自己的身體交給這個臭男人,讓他進入,和他做愛,讓他射精在自己的身體內,讓自己的老公留下永遠的恥辱!!最後她幾乎是狠狠的把香水在身體最誘人的部位灑著,狠狠的放下瓶子。幾步跨出洗手間,抖動著自己的兩隻大奶子,撲向還在發呆的同樣一絲不掛的黑瘦汗臭的老三輪車伕,倒入那以前與老公一次次交歡的大床上,香津伸入老傢夥的臭口中,激烈的舌吻著,仍老傢夥的手在自己的圓潤的肩膀,光潔的後背,豐腴的白臀上亂摸亂抓!老傢夥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挑逗,已然萎縮的陰莖開始漸漸的恢復了活力,一跳一跳的在張蘭溫軟的腹部顫動。張蘭實在受不了老傢夥的口臭,乾脆平躺在床上,張開雙臂,銷魂的眼眸直視老傢夥又一次漲大的陰莖,淫蕩的說:「來吧,我這身白肉今晚屬於你了!」老頭激動的渾身顫抖,全然忘記了與床上這個少婦的年齡差距,伏下身去,用鼻子貪婪的聞著張蘭的體香,從腳而上,一直到那一對豐滿的乳房上,看了看張蘭的嬌美的臉,那勾魂的眼中充滿了鼓勵。。。他伸出黃苔苔的舌頭,對著一隻早已勃立的的乳頭添著,張蘭微微揚起脖子看著自己那早被男人特別是老公十年來吸弄的棕色成熟的乳頭,正在老傢夥的吮弄下輕輕的彈跳著,另一隻也被老傢夥的一隻乾枯的手搓玩著,更加的硬立。老傢夥交換著吮弄,就如同是吃奶的嬰孩,不一會兒連同兩圈乳暈上全是老頭閃著油光的臭口水,張蘭在這樣的刺激下開始呻吟起來,紅唇微合,雙眼迷離,這時她才摸出枕下的手機給李剛自己的老公發了信息,她知道李剛會趕回來看這一場淫靡的好戲的。而老傢夥在她的雙乳的誘惑下,終於又一次的堅立起來。顫抖著爬上她光溜溜的身子,幾番試探後,張蘭親自握住那黑硬的陰莖,讓它插入了自己水淋淋的陰道之中。。。老傢夥剛進入她的身體時,還不太自然。張蘭挺動著腰部迎合了幾下,才又找回來年青時的感覺。特別是這個少婦毫不保留的一圈圈緊縮陰道,夾的他龜頭上快感陣陣,讓他緊緊的用手勾住女人的渾圓膀子,抽動的越來越快,越來越猛。

但張蘭顯然性經驗豐富,她不願意在老公沒看見前,這個臭男人就在她身上發洩完畢,這種年齡的男人可能禁受不住三次的高潮。所以她一邊配合老頭的抽動,一邊又放鬆自己,不時的還抓扯男人那拍打著自己陰唇的睪丸,每次都讓老傢夥感到就要高潮又緩緩回落。這樣幾次,即便兩人都投入的激烈交歡著,卻能長時間的保持。但房間裡空調雖然大開著,兩人還是很快的大汗淋漓,張蘭的體香渾著老傢夥的汗臭空氣中瀰漫著說不清的淫穢味道。老傢夥越摟越緊,張蘭大聲的叫床,一半是快感的宣洩,一半是壓迫中的喘息。而老傢夥只是一口一口的貼著張蘭的耳際吐著口氣,終於張蘭受不了那熏人窒息的味道,扶著老頭的手臂讓他支起半個身子來,卻不料看見老頭那齷齪的臉一幅享受無盡的滿足,嘴角還不自覺的流出涎液。閃著光的小眼直勾勾的盯視著她胸前隨著下體抽動而上下晃動的兩隻大奶子,不時的還用嘴去叼添其中的一隻乳頭。。也就在這個時候張蘭隱隱的聽到院子裡的腳步聲,一直到她故意留下的窗口前,她知道老公看見了這一切。於是她故意的抬高白白的大腿,彎曲著勾著老頭兒瘦小的屁股,開始大力的挺動自己的肥臀,緊緊的收縮陰道。「用力啊!老東西!不要停,抵我,射我,全部射給我!!!」她更大聲音的叫著,呻吟著。這一切都清楚的讓那個窗外她痛恨的男人看見,聽到。。。。

李剛看見伏在老婆身上的老東西開始加快了屁股的前後擺動,他曾致能看到那黑硬的雞巴在自己老婆陰道口進進出出的情景。那自己十分熟悉的泛黑的陰唇,此時正被另一個男人的東西快速的翻動著,「哦喔!」突然一聲如同乾枯的井中出的癩蛤蟆的叫聲,從那老東西的喉結中並出,那乾瘦的屁股也突然的停止了動作,卻死死的抵在老婆的下體,而後很有節奏的一挺一挺,他明白一切都不可挽回了,老傢夥已經在老婆的體內留下了骯髒的液體。。。

張蘭顯然沒有留意到老頭會在這幾秒中的時間就在她的體內發洩了,而她還有一下才能達到高潮。老公的出現讓她有種莫名的性奮,也讓她暫時失去了對性交的控制,當感覺到陰道內一股暖流正在泊泊從老傢夥的龜頭噴射時,她的注意力馬上回歸到了下體的感覺上來,一邊抬高屁股迎接老東西的千萬條精蟲,一邊順勢拉下老頭貼緊自己,再不顧忌那強烈的體臭,主動的用手勾緊男人的後背,交叉大腳,向下用力的壓著男人的臀部,口中喃喃道,「別停,別停,,在堅持一下,堅持。。」就在那陰道內的男根開始萎縮之際,張蘭嬌聲大叫「啊。。啊。。」看著一切發生的李剛再熟悉不過這叫聲中的含義了,正是自己老婆每次和自己做愛時高潮到達的最真實表現,不同的是這一次讓她達到高潮的不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男人!而在這一瞬間,李剛崩潰了,腦中一邊空白,再沒有憤怒,再沒有羞辱。躺在床上的只是一絲不掛的男人和女人,兩具精赤的肉體。

張蘭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在老公直視下,她與另一個男人達到了性高潮。當迷離的眼神終於又可以清晰的看見香閨內的陳設時,她一把推開正伏在她豐滿的肉體上喘著臭氣的老傢夥,她並不想與這樣的男人發生關係,而現在發生了,只為了報復李剛。老頭不知所措的滑落到一邊,享受盡了美婦身體帶來的快感後,他還沒有完全的恢復,過度的體力消耗讓他幾乎虛脫在張蘭豐白的身子邊,捲曲著,畏縮下來的陰莖鑽回了黑皺的長包皮裡,只是幾點沒有流盡的濁黃色精液還掛在前端,落在了汗濕透的床單上,張蘭感到一陣噁心,而自己張開的陰唇也正在滲著剛剛接受的這髒兮兮的精蟲。她沒有聽到窗外的咆哮,她知道自己完全的打掉了丈夫的自尊,於是她依然精光著身子起來,挑釁的拉開窗簾,看見李剛呆子般的樣子冷笑兩聲,轉身扭動著大屁股進洗手間洗澡去了。好一會兒才又披著一件溥溥的浴巾出來,那老車伕還在自己的床上喘著氣,已是昏昏然欲睡的樣子。她厭惡的叫著:「老傢夥,享受夠了!該滾了!」老傢夥這才虛脫的掙扎著爬起,迷惑的看一眼窗外呆立的李剛,又一次的掃視張蘭曲線畢露香噴噴的身子,踉蹌而去。這晚足夠他在死前回憶不止了。

「滾!」張蘭對著窗口的李剛說道,「明天我還會找個兩個男人回來,想參觀的話就在這裡看好了!」然後,她猛的拉上了窗簾,關上了燈,到另一間房去睡了。李剛只聽到明天再來,口中喃喃的轉身同樣踉蹌的走了。



















0.015957832336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