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空手道美少女橫死事件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悶熱的夏夜,被蟬鳴與夜色籠罩的校園裡一派寂靜.

不過,在校園的一角,還有一間屋子裡亮著燈火。

離近一點就會發現,那是空手道社的活動室,而裡面正一聲一聲的傳來呼喝。

這聲音來自在空手道場的榻榻米上那個正在一招一式演練不止的高挑女生— —

高中女子空手道冠軍,毛利蘭.

「呼!——呀!——」

蘭水靈的大眼睛直視前方,認真的揮舞著拳腳.

身著潔白道服的軀體矯健的閃動著,汗水隨著她長長秀發的甩動灑落到草蓆 之上。

馬上就是又一輪的全國大賽了,認真的蘭想努力在賽前再提高一下自己的水 平。

「呵呀——!」

蘭踢出一記高掃腿,修長的大腿、繃直的腳面、頎秀的腳趾在空氣中劃出一 道純白的軌跡.

的確是標準而且充滿了威力的一腳.

「哈……哈……」

這一擊之後,蘭俯下身喘息起來。

道服寬松的上衣前襟垂了下來,胸前隱約顯露出一道圓潤的乳溝。

原來因為天氣實在太熱,又加上只有自己一人在這裡練習,蘭索性脫掉了內 衣,在裸體上直接套上了道服。

不過,蘭做到這個程度,真是只是因為想贏比賽嗎?

還是說,她是在借助這種拚命的訓練來排解心中的什麼寂寞之情呢?

這種事情,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蘭調整好呼吸,理好道服,發現自己的乳頭燙了起來——

沒穿內衣就做出那些激烈的動作,粗布道服必然會一直刺激敏感的乳頭和下 體.

雖然專心練習的時候沒有感覺,可一旦松懈下來,刺激帶來的情欲就會逐漸 顯露了。

「啊……」

蘭有些害羞的摀住胸口,兩手不由自主得在胸前和胯間摩擦了幾下,「新一 ……」。

默念道這個名字,蘭俊俏的瓜子形臉龐上頓時浮現出寂寞的神情。

她咬了咬下唇,壓下了情欲,準備換下道服回家。

而就在這時,空手道社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蘭吃了一驚,身體自動回轉,擺好了架勢。

站在門口的是一個男子,因為站在門外的夜幕之中所以看不清面孔,只能看 出他身材很高大,而且並非自己認識的人。

「誰?」

蘭警惕的問——

這個人不是校工,校工是個矮小的老人。

「大概……」

男子慢條斯理的回答道:「是可以被稱為「壞人」的那一類人吧?」

踏著這句話的尾音,男子猛衝向了毛利蘭.

壞人!——

這個自我介紹對於蘭來說已經足夠了。

作為偵探和律師的女兒,蘭從小就被提醒、教導、警告過一次又一次對付壞 人的方法。那就是——

這一身學來自衛的武藝!

蘭出腿了,一如既往筆直的掃腿。

純白的軌跡狠狠命中男子的臉,將他向衝來的高大身軀硬生生改變了方向, 向一旁摔倒下去。

頭部受到這樣的重擊,一般人理應頓時昏迷過去。

可是,這男子並非是一般人,雖然仍不免失去平衡倒地,但他以一個漂亮的 受身就地一滾,在幾步之外穩住了身形。

這個時候,如果毛利蘭立刻轉身逃跑的話,被踢得暈頭轉向的男人是肯定無 法追上她的。

可是,蘭恰恰是個有點太過理想化的女生——

的確,之前有無數的所謂壞人被她這雙腿踢翻在地而進了警局;

的確,她跟著她父親和男朋友經歷過各種陰謀與惡行的考驗——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她應該像現在這樣站在一個明顯圖謀不軌的高大男人面 前,想要憑著一己之力將其降服。

沒必要,而且……做不到。

「真是……夠厲害的。看來我在號子裡也是蹲的太久啦……」男子捂著頭, 緩緩站了起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如果是開玩笑的話,實在太過分了!」蘭呵斥道。

「我是覺得你很漂亮,想要拉你去當偶像明星的星探……」男人撇了撇嘴。

「哈?」

蘭詫異了……

一瞬間.

就在這個瞬間,男子閃到了她的面前——

「這句話才是開玩笑的。」

通的一下,蘭覺得自己整個人被拉入到了地獄之中——

那是因為小腹被重拳猛擊而造成的巨大痛苦與窒息感。

「唔呃……」

蘭急忙後撤出幾步,胃裡一陣翻騰,終於「哇」的一聲吐出一股胃液。

「而我是要殺你的壞人這點,就不是開玩笑了。」

男子冷笑著向蘭靠近。

的確不是玩笑,蘭已經通過這劇痛完全清楚了,於是她在男子踏入范圍的剎 那以全力再度踢出她最得意的掃腿。

可這一次,以往戰無不勝的掃腿被輕易的抓住了——

並非男子在方才隱藏實力,而是因為腹部的疼痛使蘭的動作變慢,這一擊失 去了原本的威力。

一手抓住蘭無力化的踢腿,男子的另一手順著蘭的大腿直擊中了空手道女生 已經毫無防護的胯下。

「唔——!」

蘭只覺得下身一麻,支撐身體的另一只腿頓時失去了力氣,全身癱軟在地。

片刻之後,難以想像的劇痛便從下身蔓延到了全身。

在這劇痛的侵襲下,蘭根本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只能雙手摀住下身低聲呻 吟著。

看著在自己身下作出一副手淫的動作,哀鳴不止的蘭,男子的眼中閃現出駭 人的光芒。

那就如同是飢餓者見到美食、貪婪者見到財寶一般的神情。

他放下蘭的腿,專注的看著面前小美人兒的掙扎。

「唔……救命……」

蘭這時終於想到應該逃走與求救,她努力翻過身子向門口爬去。

可是,還沒爬出兩步,男子一把抓住了長發,使蘭猛的仰起頭來,露出白皙 的玉頸.

隨後,男子騎上蘭的後背,一把摟住蘭的脖子,雙腿死死環抱住蘭的小蠻腰, 身體一扭將蘭翻了過來。

男子躺在蘭的身下,一手勒住她的脖子,兩腳緊箍蘭的腰肢,如同一個巨大 的龜殼依附在蘭的身後。

蘭的雙腳使勁的踏著地面,想要鯉魚打挺的站起來,但是身後男子的重量使 這個嘗試完全徒勞;

她又想掰開男子的雙腿,但是一個纖細的女高中生無論如何武藝超群也不可 能用手掰開一個同樣習武的高大男子的雙腿吧;

最後,蘭嘗試想要再翻回去,但身後的男子完美的把握了中心,任憑蘭的腰 肢如何扭動也只能像不倒翁似的晃動幾下,絕無翻身的希望。

身材修長的蘭,此刻也就只能如同被掀翻的烏龜一樣徒勞掙扎。

「來,請去死吧。」

男子獰笑著,他一邊貪婪的嗅著蘭的發香,一邊收緊了勒住蘭脖子的臂膀。

「咯啊……」

蘭的喉嚨裡漏出窒息的哀鳴,掙扎也更加猛烈了起來。

她知道,必須依靠僅剩的這點氧氣逃脫,如果做不到的話……

做不到的話……

蘭不敢往下想了。

赤裸的雙足狠狠的蹬踏著地面,發出砰砰的悶響;

雙手也奮力的擊打纏在腰部的男子的腿,啪啪啪啪……

但是男子絲毫不為所動,他感受著蘭的掙扎,陽具隨著蘭脊背扭來扭去的摩 擦,逐漸膨脹勃起來。

蘭之前已經出了一身的汗,現在更是在驚恐的掙扎之下汗流浹背。

少女的香氣混合這汗液越發的濃鬱起來。

在因為無法呼吸而痛苦不已的蘭的身後,男子則大口大口的吸著她青春活力 的生命芬芳。

而且因為蘭努力想要抬起身子,於是後頸全部露了出來——

順著她脖子與道服後領之間空隙,潔白柔潤的玉背被男子看了個一清二楚。

「唔……小美人兒,你真的好香啊。而且竟然沒穿內衣嗎?一個人在這裡裸 體練習,你還真是夠騷的啊……」

看到小蘭的後背沒有乳罩的扣帶,完全掌握了局勢的男子在蘭的耳旁低語起 了淫褻的言辭.

「咯……啊……啊……!」

窒息與羞怒的雙重衝擊下,蘭白皙的俏臉漲得通紅.

一雙大眼睛瞪得圓圓的,似乎要噴出火來。

我不能就這麼死了!

不能!——

小蘭在窒息的痛苦與即將被殺的恐懼中振作起來。

她停下無用的多余動作,將全身的力氣集中在雙臂上,用力將一只手插進男 子手臂與自己的脖子之間.

蘭的皮膚本來就很光滑,加上出了那麼多汗水,所以即使男子用力箍筋手臂 也依然讓蘭阻擋之手插入了空隙。

之後,蘭雙臂交叉成十字,意圖運用槓桿原理將男子的手臂撬開.

蘭那雙看似纖細的手臂就竟然有著如此的力量,這是凶手始料未及的。

「唔——嗯——!」

蘭緊咬牙關,全身發力,果然使得男子施以窒息的毒手松開了一點.

珍貴的空氣一下子流入了肺裡,蘭已經開始昏沉的頭腦為止一亮。

「救命!救命啊!」

少女奮力的呼喊起來。

在這個去哪裡都能遇到殺人事件的世界,警察也是拼了命的加強巡邏戒備, 如果再喊幾聲的話,應該就有巡夜的民警前來相救了吧?

「不得了啊小美人兒……」

男子以猥褻的聲音冷笑道:「不過,我可是還有另一只手哦?」

男子說著,一把將閑置的手伸進了蘭道服的領口之中,緊緊握住了蘭翹翹的 乳房!

男子頓時感到了滿把溫香軟玉的觸感,而蘭則只覺得一股噁心討厭的刺激從 胸口襲來。

「咿呀——!不要!」

小蘭驚叫著,連忙伸手去抵擋對自己私密部位的襲擊。

可是,少女這基於羞恥心的選擇,使得她同時放棄了支撐呼吸道的槓槓,男 子的胳膊又一次緊緊壓迫住了她的氣管。

「唔呃!」

窒息感在此襲來,小蘭想要後悔已經晚了。

男子微妙的改變了鎖頸的位置,小蘭插進空隙的那只手也已經被牢牢鎖住, 成為了窒息她自己的另一道枷鎖.

「咯……咯……咿……呀……!」

蘭絕望的想要發出聲音,小小的舌頭伸出了小嘴,聲音確實一點也發不出來。

另一方面,男子的手仍在肆無忌憚的揉弄蘭的乳房:

一下子握緊,一下子撫摸,一下子按揉,最後更用手指挑逗起蘭的乳頭來。

隨著男子的威脅,蘭剛才用意志壓抑下去的性慾,竟然在這時又被挑動了起 來。

「嗯——!嗯——!」

少女皺起眉頭,緊閉眼口,想要抵抗慾望的侵襲.

但窒息的痛苦與雙乳傳來的一陣陣的酥麻刺激,很快擊潰了她的意志。

在絕望與羞怒的驅使下,少女使勁的擊打、推扳著在她雙乳上放肆不已的毒 手,啪、啪的聲音回響在寂靜的空手道場。

而在抵抗的同時,蘭的雙腿則緊貼在相互摩擦了起來。

蘭只覺得腦子裡一片混亂,眼前驚醒亂舞,而股間則傳來一陣陣麻癢的衝動, 自己小穴似乎在渴望著有什麼粗大的東西往裡狠狠的插上幾下。

這種痛苦與渴求讓小蘭再次拚命的扭起腰來,脊背也一挺一挺的,拍打著男 人的小腹。

「你這小騷貨……興奮了嗎?說來,你似乎從來沒讓你那個走哪哪死人的小 白臉情郎碰過你呢……哼哼,所以說,你真是個悶騷的女孩子啊,啊?」

「唔……哇……啊……救…………新…一……救…我……」

蘭似乎已經聽不見男子的猥褻話語了,她的表情開始松弛下來,口水沿著伸 出的舌頭從嘴角滑落。

一雙眼睛沒有焦距的望著道場的天花板。

男子趕到蘭的乳頭突然變得更硬了,心知這孩子已經產生窒息的快感,就要 不行了。

果然,蘭那只反抗的手失去了力氣,只是無力的拍打、推蹭著男子的魔爪。

一雙長腿的摩擦也緩慢了下來,漸漸伸直,無力的蹬著地面。

從領口與秀發間溢出的香氣空前濃鬱起來,隨著少女生命的喪失,她身上青 春的芬芳也一股腦的發散了。

又過了一會兒,毛利蘭的全身突然緊繃了起來:

她的小腰向上拱起,宛如一座小小的拱橋;

她的雙腿則像之前提出掃腿一般,從大腿直到腳尖,繃的筆直筆直,直挺挺 微微抬了起來;

她唯一自由的手臂向天上伸出去,纖細的手指在空中亂揮亂抓了幾下。

然後,啪嗒一聲,腰肢、雙腳和手臂,重重的癱軟在了地面。

男子趕到身上的軀體在僵硬的挺了幾下後,一下子沉了下來、軟了下來。

隨後,他聽到一陣細弱的水流低落草蓆的聲響——

毛利蘭失禁了,漏出膀胱的尿水將她心愛的潔白道服打濕的一塌糊塗.

男子再等了一會兒,方才放開手臂,從蘭的身下爬出來。

他站起身,俯視著在他面前玉體橫陳的美麗少女。

毛利蘭面龐的表情已經松弛下來,滿頭秀發凌亂的鋪散在腦後。

秀眉下,一雙大眼睛茫然的睜著,眼角還掛著兩行清淚,似乎是不明白為什 麼自己會遭此厄運,又像是不相信自己竟然就這樣死在這熟悉的道場裡.

蘭的小嘴微張,微露出小小的舌頭,口水混同從小巧鼻子中流出的鼻涕與眼 淚,將秀麗的面龐弄得邋邋遢遢,卻也顯出一派可愛的淒美來。

蘭道服的領口早被拉開了,從玉頸到前胸都露了出來。

一只梨子形的乳房也暴露在外。那如同羊脂玉一般潔白到透明的乳房上,勃 立著一顆鮮紅的乳頭.

乳頭與乳房的大小都很適中,配上蘭纖細健美的身材真是絕美。

蘭的一雙手臂,一只還放在脖子之上,一只則與身側呈九十度,直直伸在一 旁,指尖還在微微的抽搐著。

細腰之下,蘭的兩條長腿直直的伸著。

潔白的道服褲子在股間的位置一片淫濕,打濕褲子的微微泛黃的液體在草蓆 上擴散開去,不但將褲腿也一並打濕,更發出陣陣騷味——

平日裡正經認真的毛利蘭卻像一只雌鹿一樣,以自己的尿液來彰顯著自身的 性感。

看著毛利蘭這淒慘而性感的屍體,男子忍不住發自肺腑的快意與激動。

這麼漂亮的大姑娘,這麼好的武藝,如果再練上幾年,在武術界成為一個美 麗無敵的傳說也未嘗不可能。

但是現在,這嬌美的、充滿生機的花朵,已經被自己狠狠折斷、連根拔起了!

女子高中生空手道冠軍毛利蘭,已經被他親手殺了死了——

以這樣羞恥而魅惑的姿態死在了他的面前!

「好啊……現在你已經完全屬於我了……我要玩弄你,直達你徹底枯萎而被 我丟棄!」

男子獰笑著,雙手伸向了蘭束在腰間的黑帶。

「嗖」

黑帶被解開了。

男人撩開蘭的道服褂子,一片白花花的晶瑩如碧的肌膚展露在他眼前。

因為持續鍛煉而盈盈一握的蠻腰,竟然沒有什麼顯著的肌肉——

這孩子的肉體真是天生的美人坯子!

男子盯著蘭圓而深的小肚臍,忍不住將頭埋上去又聞又舔。

小蘭的肚臍裡比其他地方散發出更濃的香氣,舔起來的味道鹹鹹的、澀澀的 ——

如同青澀果實的味道。

男子瘋狂的對蘭的肚臍舔舐了著,另兩只手則抓住蘭的褲子一個勁兒往下扒。

在這無禮粗暴的動作中蘭的下腹、胯部、大腿,逐一失去了保護,可是原來 那麼保守矜持的女孩子現在只是茫然的望著天花板,身體隨著男子的動作一晃、 一晃……

終於吸夠了蘭的肚臍,男子抬起頭來,意外的發現蘭竟然沒穿內褲,潔白的 肉鮑展露在眼前。

「小蕩婦,沒想到你竟然連內褲都沒穿?」

男子笑著,撫摸起蘭柔嫩的私處——

潔白的小丘上還沾著剛剛失禁的尿液,手感十分光滑。

小蘭也是十八歲左右的年紀,私處竟然一根毛也沒有,赫然是一個小白虎啊!

男子舔了舔沾在手上的尿水,仔細了品位了一會兒這矜持少女的騷媚。

之後,他一把將蘭的褲子整個褪了下來。

兩條順溜修長的大白腿一覽無余——

蘭這雙踢到了無數壞蛋的美腿,現在被戰勝了她的男子肆意的擺弄起來。

男子一會兒將整根大腿緊緊抱住,如同彈奏琵琶似的擺弄,一會兒又張開嘴 吮吸那十根細長整齊的腳趾。

隨著大腿的擺動,小蘭木然的搖晃著玉琢般的身子,兩只白梨肉似的乳房也 隨之果凍般的抖動著。

玩了一會兒,男子又用手指在腳心上搔動幾下,可愛的腳趾頭似乎隨之抽搐 了一下,但除此之外可憐的小蘭已經沒有任何反應了。

男人將小蘭的兩條玉腿抬來彎去,暢意的玩了個遍。

這時小蘭的身體已經漸漸的涼的下來,正因為悶熱和獸欲而燥熱難耐的男子 摸到少女已經發涼的肌膚,再也按捺不住,脫了褲子,一把緊緊抱住了小蘭的軀 體.

他伸出舌頭探進少女微張的口中,西裡咕嚕的搜颳起來;而胯下火燙的鐵棍 則一口氣插進了小蘭從沒給男人碰過的私密之穴。

濕滑的口腔、緊實的肉壁,上下同時傳來至高的快感。

男子一邊繼續攪動、嘬吸著蘭無力的舌頭,一邊挺起腰來開始狠肏起身下的 嬌軀.

正如男子預料的,蘭在死前已經因為窒息和挑逗而動情,陰道裡已經有一些 愛液分泌出來。

現在,愛液已經隨著屍體體溫的降低而變冷,對火燙的陽具來說真是最佳的 刺激!

插入的過程中,男子並沒有感到處女膜的阻擋,但這肯定是因為長期劇烈的 鍛煉使得處女膜提早破掉了。

為什麼這麼確定呢?

因為在死後也如此緊致細小的陰道本身,就足夠證明蘭無疑是個純潔的處女。

男子抓著蘭圓翹的屁股,一次次的再蘭的體內衝鋒著,並在狂吻下將快意的 吼叫全都呼進了蘭的口中。

蘭的胸膛因此開始再度起伏起來,說來著或許也算是一種人工呼吸吧。

男子乾的興起,將蘭的雙腿搭到自己肩上,又將她攔腰抱起,以更緊密的姿 勢對她繼續狂吻、奸淫。

蘭離開地面的頭顱隨著男子的抽插一點一點的,無神的雙眼在天花板與自己 的胸口之間來回掃視,滿頭長發也隨之飄舞起來,煞是好看。

蘭的體表雖然已經冰冷,但是陰道的深處仍然是溫熱的。

隨著男子抽插的深入,這殘余的溫度開始溫柔的包裹在他的陽具周圍,使他 獲得了更大的快感。

「唔!小騷貨!小美人兒!我愛死了你了!愛死你了!」

男子奮力的乾著,將蘭的身體整個抬了起來,以站立的姿勢射精了。

濁白的精液充入了小蘭尚溫暖的體內,注入了她再無可能生育的子宮之中。

隨著射精的衝動,男子將頭埋進小蘭跳動的乳房之中,一口咬住了姑娘的一 顆奶頭.

鮮紅的小櫻桃已經冰涼,卻依然硬梆梆的。

充滿彈性的觸感在牙齒間激蕩,男人大叫一聲,硬生生將那奶頭咬了下來。

男子大叫著,將小蘭的身體扔在了地上。啪嗒一聲,小蘭帶著茫然的神情摔 在草蓆上,殘損的雙乳來回搖晃,體內的精液也被震出了一些。

男人一口氣吞下那顆乳頭,胯下又昂然勃起起來。再次朝蘭撲去。

這次,男人用蘭涼涼的乳房夾住了自己的傢夥。

一邊揉搓,一邊抽插。

蘭已經死了,乳房的傷口裡只是微微滲出一點點血跡.

她冰涼的乳房一開始頗為硬挺,再男子又揉又乾了幾下之後逐漸的回暖軟化 了,成為了真正兩團溫香軟玉。

男人的傢夥被這若有似無的溫柔鄉包裹著,有用雙腳把蘭的頭抬起來,讓她 的小嘴就過來含住自己的龜頭.

蘭的舌頭柔柔的蹭著那紅亮的醜物,滿嘴的口水流下拉出了一條白線。

「哈哈哈!以前每人這麼玩你,以後也不會有了!你徹底是我的東西啦!」

男人大笑著,一把摟住蘭的頭,只聽嘎啦一聲——

小蘭細嫩的美頸便被殘酷的折斷了。

同時,男子在小蘭的嘴裡又一次射精。

精液從蘭的小嘴裡溢出後還在射個不停,隨著那顆螓首無力的向後垂下,又 將蘭的秀發、臉頰、甚至死不瞑目的雙眼都沾染的一片白濁。

之後,男人心滿意足的站起來。

「真是不錯,也難怪把那男人迷得對其他人都看不上呢!」

男子撿起蘭的道服擦乾淨下身,隨手將那衣服扔到了姑娘那被糟蹋的慘不忍 睹的身子上。

「對了,末了還是得給人家也留份禮物……」

男人嘟囔著,在道場的木工箱裡找出一把手鋸。

轉回來提起蘭的頭髮,朝那斷了的脖子上卡卡兩下,將美人的一顆頭顱給卸 了下來。

再將那身子再套上道服,擺了個姿勢。

之後提著蘭的滴著口水、精液和血滴,死不瞑目的首級消失在到場外的黑暗 中。

第二天,當陽光灑在道場的時候,帝丹高中的男女學生們看到了讓他們永生 難忘的震駭情景——

一個潔白美麗的無頭女子躺在道場的中央,凌亂的道服下兩只奶子仍然翹翹 的朝向上空;

她的下身則一絲不掛,坐在一灘尿液上岔開大腿,似乎等待著有人來侵犯那 光滑的、掛著乾涸精液的私處……

道服上書寫的名字是——

毛利蘭.

空手道女冠軍、高中神探的女朋友、校花……

就已這樣的姿態展露了她的死相。

在一片寂靜的圍觀中,響起了一聲拍照的聲音——

隨後,手機的攝影頭紛紛對準蘭羞恥的屍體,以「保留證據」的名義拍攝不 止。

一些圍觀的學生不自覺的流下口水,發出了粗重的喘息。

盯著那具艷屍,直到警察前來驅散。

在另一處,堆滿各種古怪儀器的實驗室中——

「多謝了。那麼按照說好的,新身份、錢以及那個藥都放到指定地點了。」

灰原哀掛上了電話。瞥了一眼的阿笠博士。

「小哀啊,沒想到你真的這麼狠。」博士說道。

「我才是沒想到博士你居然會支持。」

「怎麼說吶,我可是看好你和新一的啦。再者說……」

老博士舉起手裡的東西,慈祥的淫笑道:「我早就幻想小蘭幫我這麼做了呢 ……」

說著,他把做好防腐處理,上著淡妝、微睜雙眼的小蘭的頭顱放到胯下,將 老屌插進了小蘭的嘴裡……
















0.016108036041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