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兩個小幼女與小羊倌、舅舅、叔伯的風流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有一個寡婦,叫何媛寧,一個人辛苦地養活著兩個女兒,大的叫靜淑,11歲,小的叫靜賢,9歲,兩個人都長得既漂亮又可愛。

因為生在那麼偏僻的地方,又是女孩,另外母親也沒有能力,因此兩個人都沒有上過學。

這一年夏天,何媛每天都去地理乾活,從來捨不得讓兩個女兒受風吹日曬,每天去乾活時,將兩個女兒留在家裡。怕她倆出去被人欺負,每次都將院門從外面鎖上。

  靜淑和靜賢都非常淘氣,每天等母親出門後,她倆就無法無天地玩,有時脫光衣服,互相玩小穴,直到玩得精疲力盡才肯罷休。

  有一天,他們正在玩耍,聽到外面有一個男人和女人在吵架,女的說話很髒,“我操你媽。”,男人罵道“哈哈,你操我媽?你有操逼的雞吧嗎?我看我操你吧”。兩個人越吵越厲害,

後來在別人的勸說下,終於散開了。可是兩姐妹聽到說“雞吧”,都覺的很奇怪,因為她們只知道有逼,她們倆和她們的母親都有逼,可以什麼是雞吧?而且聽外面的人說只有男人才有雞吧。

從此,“雞吧”變成了她們倆思考和想象的東西了,有一天,她們倆實在是想不通了,就問她們的母親,“什麼是雞吧?是什麼樣子?是乾什麼的?”。但是卻遭到母親的一頓大罵。

  可是越是想不通,她們就越想知道。靜賢雖然小,但腦子很靈活,突然靈機一動,說“靜淑,舅舅也是男的,要不我們去他家,看看什麼是雞吧”。靜淑立即附和說“對呀,

那明天我們就去舅舅家看看,等母親回來我們就告訴她,我們明天去舅舅家,正好好久沒有去那裡了”。

  母親從地理乾活回來,她們就告訴母親,明天要去舅舅家,母親這幾天讓她倆煩死了,老是問“雞吧”的事,並且說起雞吧也勾起了母親對雞吧的思念,因此心情很煩躁,

聽她們說要去舅舅家,覺得正好讓自己騷動的心清淨一下,就同意了,不過她哪裡知道她們倆去舅舅家的真實意圖呀。

  第二天,兩個人很興奮,早早就起床了,可是母親還在睡覺,等母親起床後,做完早飯,她們吃過後,姐妹倆就想動身走,母親說“我先去地裡摘些豆角,你們給舅舅帶著”。

等到半上午的時候,母親摘了豆角從地裡回來,分別用兩個小包放在裡面,說“你們一人拿一包,這樣就不會太重了”。

兩個人拿著各自小包,蹦蹦跳跳地出發了,去舅舅家要翻過一座小山,大約有5裡地。等兩個人興奮地爬到山半腰時,覺得又累又渴。靜淑提議說,“左邊溝裡有泉水,

我們先到那個溝裡喝點水,歇一會再走”。當他們來到溝底時,發現有一個小羊倌正在那裡喝水,有些羊也在喝。小羊倌看見兩姐妹時,心裡就產生了邪念,問到:“你們是不是要喝水呀?

用我的水壺喝吧,我剛灌的”。姐妹倆正愁不知道用什麼盛水喝,現在有小羊倌的水壺,就方便多了,她們接過狂飲一氣,喝得肚子鼓鼓的,再加上已經走了好長時間,現在實在走不動了,

將水壺交給小羊倌後,就坐在一個地埂上歇息。
  小羊倌就和她們聊起天來,問“你們去哪裡呀”,靜淑說“去山後的舅舅家”,小羊倌問“去舅舅家乾什麼呀?串親戚”,靜賢覺得小羊倌為人很隨和,就槍著說“去舅舅家,一是串親戚,

二是看雞吧”。就將她們心裡的疑惑都說了出來。
  小羊倌看出兩姐妹什麼都不懂,就笑咪咪地說,“看雞吧還用跑那麼遠?我就有雞吧,你們想看嗎?
  姐妹倆一聽,都高興地拍手跳了起來,齊聲說“太好了”。這時小羊倌就靠近兩姐妹,將褲帶解開,將褲子一下子褪到腳脖子,也沒有穿內褲(那裡的風俗習慣,只有女人來例假時穿褲衩,

其他時間都不穿)。兩姐妹開始仔細觀察還軟啦吧嘰的雞吧,不是還用手摸一下,靜淑看了一會說“雞吧這麼小呀,還這麼軟”。小羊倌說“那是因為他餓了,如果他飽了,就會變大。”

靜賢說“真的?那他吃什麼呀?”
  
小羊倌說“吃你們的尿,他就飽了,也變大了”。靜淑就對靜賢說“妹子,我們就正好喝了那麼多,現在也想尿了,我們就尿一潑給他吃”,靜賢說:“好呀”。
  
可是小羊倌制止了她們要尿尿的動作,說“他只吃熱尿,你們尿出來,就涼冷了,他就不吃了”,靜賢說:“那怎麼辦呀?"
  
小羊倌說“他要自己進去吃你們的尿,你們同意嗎?”靜淑和靜賢互相看了一眼,達成一致,同時對小羊倌點了頭,然後說“我們誰先來呀?”。
  
小羊倌將他的雨衣鋪在一塊有細絨草的地上,又將他的衣服脫光了鋪在雨衣上,然後才對姐妹倆說:“你們都脫光衣服,躺在上面,讓他一個人一口地吃,吃你們第一口時,

他會咬你們一下,略微有點疼,等吃第二口時,你們就不疼了,還會很舒服”。(要知道,這個小羊倌是一個孤兒,今年19歲,現在仍然是光棍,不過他用賺的錢,搞過許多女人,

沒錢時就操母羊解決生理需要,因此可以說是花叢老手、桿插百逼了,看見這麼可愛的兩個漂亮小女孩,心裡早就興奮得不得了。
  
等兩個女孩都脫光衣服,平躺在小羊倌的衣服上,由於雨衣下面有草,感覺很舒服。他們都在等著喂小羊倌的雞吧。
  
小羊倌擠在姐妹中間,一只手一個地開始撫摩兩個女孩,女孩的乳房剛發育一點點,紅紅的乳頭,半個核桃大小的乳房,真是漂亮極了。再往下看,兩座鼓鼓的、白白的小饅頭,

夾在兩腿間,中間一條小縫,勾勒出美妙的畫面。小羊倌得意地欣賞愛撫著兩個小女孩,只是感覺自己的手太少了,眼睛太少了,恨不得長三頭六臂。
  
愛撫、撫摩、欣賞了一陣子,兩個小女孩在花叢老手小羊倌那極其富有挑逗性的攻勢下,感覺渾身舒服,但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都不自覺閉上了眼睛。
  
小羊倌來到並跪在靜淑的兩腿間,用他那早已憤怒的龜頭地在那迷人的小縫上下磨蹭著,邊磨邊往裡壓,鼓鼓的小穴不斷地變換形狀,從Φ形變成凹形,再從凹形變成Φ形,

等到感覺潤滑了,小羊倌就將他那插過百逼的龜頭停留在那柔軟的凹陷處,開始慢慢地一頂一松,小逼裂開了,象是要歡迎入侵者,小羊倌開始淺淺地用半截龜頭抽插,每抽插一下,

就深入一點,整個龜頭進去了,小羊倌感覺到前面有阻擋物,保持這種深度,又抽插了一會,感覺到小逼四周有脈動,知道靜淑有反應了,就抱住小女孩的腰,屁股用力前頃,撲嘰伴隨著
“哎呀”一聲,整個大雞吧全進去了,小羊倌感覺到靜淑全身痙攣,他就保持不動,開始撫摩靜淑的乳房,並且親吻她那柔軟的小嘴。感覺到靜淑的身體松弛了,他抽插了幾下,
看到靜淑的表情舒緩了,就拔出了雞吧。
  小羊倌對姐妹兩說:“你們看,他只吃了一個人的尿,就變大了,等吃完另一個人的尿,她就更大了。
  靜淑認為剛才的疼是值得的,心裡也感覺很舒心。靜賢剛才聽到靜淑痛苦的叫聲,心裡很害怕,就看著靜淑水:“是不是非常疼呀?”靜淑說:“剛插進去的時候,是有點疼,也很脹,
不過等他吃尿的時候,就開始舒服多了”。靜賢聽後說:“我怕”。靜淑說:“為了讓他吃飽,你就忍受一下,就象他說的,開始會咬一口,是有點疼,不過等一會就不疼了。”靜賢聽了後,
緊張的心放下了,重新平躺後,小羊倌晃動著青筋暴跳的雞吧,來到靜賢的雙腿間,跪下後,用沾滿陰液和鮮血的大龜頭,耐心的磨蹭靜賢的那可愛的小穴,同時撫摩著她的乳房。
感覺到有點潤滑了,就用手握住大桿子,從下而上地在小縫裡挑動,挑了二十多下,感覺更潤滑了,就找準那柔軟的凹陷,停在那裡,開始頂動,隨著不斷地頂動,龜頭慢慢地埋入了小逼裡,
靜賢有點緊張,用手使勁地推小羊倌,避免他的深入,小羊倌低下頭,考試親吻靜賢的嘴巴、耳朵、脖子,當感覺到靜賢推著的手松了,把握住這一重要機會,屁股使勁一頂,“撲嘰”“哎呀”,
進去了,感覺到比靜淑的小逼緊許多,箍得他的雞吧都有點疼。小羊倌為了穩定激動、想射的情緒,深深地做了幾次深呼吸,同時等待靜賢適應如請者,在此期間,
還不忘記不斷地愛撫靜賢的敏感地帶,乳房、乳頭、脖子、胳肢窩、陰部上的小豆豆。
  感覺靜賢已經適應了,他就開始緩出緩入,一下一下地抽插。看到靜賢的臉色開始紅潤了,知道她已經在享受了,這時靜淑也靠了過來,問小羊倌:“你的雞吧吃飽了嗎?我現在想尿了,
讓他進來吃吧。
  小羊倌知道她看得動情了,就拔出雞吧,對靜淑說:“你躺下,讓她爬在你身上,一個人吃一口,輪流進行。”
  靜淑聽話地躺下,小羊倌將自己割的一袋子草墊在靜淑的屁股下面,讓靜賢爬在靜淑的身上,他跪在兩姐妹四條腿中間,開始一人一下地抽插起來,姐妹倆互相擁抱著,
乳房正好相對磨蹭著,每插一下,帶動著她們的乳房就磨蹭一次,她們的呼吸開始加重了,因為體會到剛才被小羊倌親吻時的樂趣,兩姐妹的兩張遊人的小嘴,很自然地就重合在一起,
並且開始吸吮對放。小羊倌在輪流抽插的同時,將手伸到了擠扁了的乳房中間,邊抽插邊撫摩乳房,姐妹倆邊親吻。小羊倌感覺自己比神仙都快樂,看著兩具美麗的裸體,操著鮮嫩的小逼,
撫摩著遊人的乳房。
  他太激動了,開始加速了抽插,而且在每個人的小逼裡抽插十來下,才再抽插另外一個小逼,動做越來越快,呼吸越來越重,終於忍受不了了,在輪到抽插靜賢時,
他忘記了應該輪流抽插,而是在靜賢的小逼裡加速地抽插,大起大落,終於陽關被打開,一股熱精射進了靜賢的小逼裡。
  小羊倌翻身躺在衣服上,直喘氣,姐妹倆也如同棉花一樣,軟軟地疊在一起。
  不知道他們做了多長時間,反正已經是半下午了,小羊倌和姐妹倆休息了一會,小羊倌取出自己帶的乾糧,平分三份,用水壺取了些水,邊吃邊喝。
  姐妹倆已經被小羊倌征服了,一邊一個,喂乾糧的喂乾糧,喂水的喂水。小羊倌覺得自己比皇帝都幸福,和姐妹倆約好,以後有機會就讓雞吧吃尿,並且等她們長大了,
就娶她們兩個做老婆。
  等吃完,姐妹倆才想起來,不光是去舅舅家看雞吧,還要給舅舅送豆角呢,可是一找,在不遠處只有兩個空包,豆角早就讓羊吃光了。
  姐妹倆只好悻悻地穿好衣服,和小羊倌道別後,直接返回了家中。母親正在家中擀面,看到兩人回來,母親覺的奇怪,就是去了舅舅家就往回趕,現在也到不了家呀,就逼問兩人,
兩人都不說話,並且表情異樣,母親本來就因為雞吧的事情而心煩意亂,一下就火了,拿起擀面杖,就開始一人一下地打屁股,後來兩姐妹終於說出了事情的原委,母親一聽,悲痛欲絕,
天吶,怎麼辦呀,傷風敗俗呀。等到晚上時,母親將兩個熟睡的孩子勒死後埋在院子裡的葡萄架下,自己也上吊自盡了。
  (看到朋友們的評論,其實在我預料之中,被來也是準備寫續集的,是想觀察一下大家的反應,閒話少說,回歸正題)
  (其實人算不如天算,母親何媛字以為隨著她們的消亡,恥辱、傷風敗俗等都隨之消失了,她穿著平時最好的衣服,上吊了。但是事實上卻只是她自己死了,而且走的很悲涼、辛酸。
由於何媛在勒死孩子時,用的力量不是很大,導致孩子只是暫時停止呼吸,休克了。在她埋孩子時,挖的坑也不深,而且填土時也比較松散。
  經過了一段時間,首先姐姐漸漸蘇醒了,覺得身上被什麼東西壓著,而且呼吸不暢,想坐起來,就猛掙扎了一下,結果頭首先露了出來,借著明亮的月光,她發現自己在自家的葡萄架下。
同時她感覺到自己的腿部碰到一個柔軟的東西,她就用手開始刨土,一會妹妹也暴露出來了,她慌忙站起來,並且將妹妹拉起來,妹妹在姐姐的拉動下,也漸漸恢復了,睜開眼睛,
迷茫地問姐姐:“我們不是在屋子裡睡覺嗎?現在在什麼地方呀?”。姐姐說:“你看,這不是我們的葡萄架嗎?我們在自家院裡呀”。她們拍掉身上的泥土,邊向屋裡走,邊呼喚著母親,
“娘,娘”。可是沒有應答。當她們走進屋裡,點著煤油燈(那裡還沒有通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母親吊在房梁上,舌頭伸在外面,眼睛瞪得溜圓。過了好長時間,
姐姐先從震驚中恢復過來,抱著母親的雙腿,哭喊著:“娘,你怎麼不要我們了呀?娘……”。在姐姐的感染下,妹妹也抱住母親的腿和姐姐,大聲地哭喊著。
  哭聲驚動了四鄰,他們紛紛趕來,幫著將母親解了下來。本家伯叔們張羅著母親的喪事,找棺材將母親成殮在堂屋中,趕制孝衣,設置靈堂。並且告訴正在哭泣的姐妹倆:
“你們母親死了,得通知人主(在農村裡,為了避免婦女受欺負,娘家哥哥或弟弟就是她們的人主,婦女死後,必須經人主檢查後,方可蓋棺蓋、入土為安,如果人主有疑意,就不能發喪),
你們倆天亮後就去舅舅家報喪(指告知親人死亡之事情),你們也不要太難過,你母親守寡這麼多年,拉扯你們倆也不容易,肯定是受不了啦,才走這條路”。
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母親的真實死因,以為是受不了生活的壓力才自殺的。
  姐妹倆整也未眠,守在母親的靈前。第二天天一亮,姐妹倆就穿著孝衣,趕往山後的舅舅家報喪,看到舅舅,姐妹倆淚如泉水,俗話說見舅如見娘,心中的悲痛全在這裡表達出來。
等姐妹倆漸漸平息後,舅舅就問母親的死因,姐妹倆對舅舅沒有堤防,就將具體情況講述了一遍
  舅舅聽後,沈默了一會會,才安慰道:“你們娘走了,你們也不要太自責、太難過,以後舅舅就經常去看你們,你們也經常來舅舅家,需要什麼,只要舅舅有,盡管說。”
  姐妹倆連同舅舅一起趕回家,辦理母親的喪事。
  等料理完母親的喪事後,姐妹倆在伯、叔的幫助下,也到地裡乾些力所能及的農活。有一天,姐妹倆吃過早飯,準備一起去地裡拔雜草,在去的路上,遠遠看見小羊倌趕著一群羊,
從對面慢悠悠地走過來。妹妹一看見小羊倌,猛地跑到他跟前又踢又打,還不住地說:“你還我母親,你還我母親”,還不斷地辱罵。
  姐姐比較懂事,忙過來拉住妹妹勸慰。小羊倌一看是被自己前幾天操過的倆姐妹,感覺有些迷茫,當時完事後,還約和做他老婆的,怎麼現在對自己又踢又打,還要讓自己還她母親?
小羊倌是經歷豐富的人,他知道肯定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笑著對妹妹說:“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該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呀?
  還是姐姐冷靜,將最近家中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小羊倌,小羊倌一聽,心裡可美了,心想,以後想去操她們,就直接去它們家操,比下鋪地上蓋天要舒服、痛快多了。心裡這麼想,
嘴上卻說:“都是我不好,為了讓你們看雞吧,為了讓你們喂雞吧,把你們母親害死了,以後有什麼困難,地裡有什麼活,就告訴我,羊倌的差事我也不乾了,我養活你們”。剛失去親人,
又聽到這麼暖心的話,妹妹的態度也變溫和了。在和小羊倌告別時,小羊倌說:“今晚我去你們家,看看有什麼我需要乾的,你們住在哪裡?
  姐妹倆自從母親去世後,每天天一黑就感覺害怕,夜裡也不息燈,睡覺也不安穩,聽小羊倌說晚上要去她們家,心裡也不排斥。就告訴小羊倌她們家的具體位置,然後去地裡乾活了。
晚飯後,由於天熱,倆人脫光衣服,坐在炕上,說著閒話,等待小羊倌的到來。過了一會,小羊倌就翻牆入院,來到窗戶前,輕叩窗玻璃,姐妹倆聽了,知道是小羊倌來了,
姐姐下地出去開了門,小羊倌一看,一絲不掛,興奮地急忙將門閂上後,橫腰將姐姐抱起來,一條胳膊插進屁股溝,用手托住姐姐的屁股,一條胳膊攔腰摟住,將手探出來扣住一個乳房,
邊進屋邊雙手齊動,等進屋後,將姐姐放到炕上,很麻利地將僅有的汗衫和褲子脫了下來,一根粗壯的大雞吧暴露在空氣中,隨著他的動作,上下晃動著.
  小羊倌立即爬上炕,對姐妹倆每人親了一口,還不停說:“想死我的老婆了”。因為考慮到今天時間比較寬裕,姐妹倆又不是新開苞,小羊倌決定今晚好好地玩玩這兩具美妙的臀部。
  他躺爬在平躺在炕上的兩姐妹中間,兩只手分別愛撫著兩姐妹的乳房,兩條腿分別放在兩姐妹的兩腿間,嘴巴不時地輪流親吻著兩張紅櫻桃一樣的小嘴。他的每只手輪替撫摩的兩只乳房,
每條腿不斷地磨蹭著一人的陰部。在他三管齊下的高超的挑逗下,姐妹倆的性慾望慢慢地被激發出來,臉色也越來越紅潤,呼吸漸漸地急促,眼睛越來越迷離。
小羊倌感覺到挨著陰部的腿部也有潮熱的感覺,他知道關鍵時刻到了.
  小羊倌翻過身來,平躺在炕上,他那中部已經是一柱擎天,小羊倌先讓姐姐騎跨在他身上,讓妹妹手扶大雞吧,對準姐姐的小逼眼,小羊倌看著潔白、美麗的姐姐,
雙手不斷地撫摩那晶瑩剔透的乳房。姐姐的表情越來越迷離,被小羊倌摸得渾身發軟,雙腿已經支持不住身體的重量,就聽見“撲嘰”一聲,姐姐的小穴整個套住了小羊倌的大雞吧,
同時姐姐興奮地發出“恩”的一聲。小羊倌的大雞吧正好頂在姐姐的花心上,將姐姐頂得渾身發顫,這時,小羊倌讓妹妹扶住姐姐的雙胯前後地推拉著姐姐,
姐姐的逼心被小羊倌的大雞吧龜頭來回地撥動著,更是增加了快感,陰水一下子嗤了出來,澆的小羊倌渾身一激靈,他趕快通過鼻吸口呼,做了幾次深呼吸,才抑制住射精的沖動.
  姐姐的身體越來越軟,整個身子爬在小羊倌身上,小羊倌正好親住了姐姐的嘴巴,並且不停地吸吮,用舌頭在她嘴裡攪動。同時屁股隨著妹妹推動的節奏,每往後拉時,他就挺動一次,
那樣每次雞吧都最深地插入姐姐的小逼裡。隨著時間的推移,小羊倌挺動的頻率在加快,妹妹已經掌握了頻率,隨著加快的挺動,她也加快了推拉,達到了步調一致。這時,
小羊倌讓妹妹退開,他摟住姐姐的腰,在炕上一滾,就變成了他在上面了。
  小羊倌雙手分別按在姐姐的兩個乳房上,開始大起大落地用大雞吧猛操姐姐的小逼。姐姐已經嘗到了操逼的樂趣,配合著小羊倌抽插的節奏,舒服地不斷地向上拱屁股,終於,
小羊倌猛地一插,停止不動了,一股熱精射在姐姐的逼心中,使得姐姐渾身發軟,昏迷過去。
  這時,小羊倌的雞吧慢慢軟了下來,從姐姐的逼裡滑了出來,同時一股精液從姐姐小逼口流了出來。在姐姐歇息的這個時候,小羊倌將妹妹拽過來,和他面對面躺在炕上,
親吻著妹妹那剛成型的小乳房,撫摩著妹妹那光禿禿、滑溜溜的象小饅頭一樣的小逼蓋。妹妹用手摸著小羊倌那已經軟拉巴嘰的雞吧,過了一段時間,在妹妹的撫摩下,
年輕氣盛的小羊倌的雞吧開始蘇醒了,慢慢地勃起了,他的手與嘴也加快了愛撫與親吻的頻率。小羊倌由於看見過羊操逼前,公羊先對母羊的逼又聞又舔舔,才使得母羊同意讓公羊操,
因此,小羊倌的頭移到妹妹的逼前,伸出舌頭,開始在妹妹的逼縫裡來回地舔起來,妹妹被小羊倌舔得弓起了腰,雙手按住小羊倌的頭,希望舌頭舔得更深。小羊倌看時機差不多了,
就讓妹妹爬在炕上,將屁股高高地翹起來,小羊倌跪在妹妹的身後,先用手握著那暴怒的大雞吧,用龜頭在妹妹的逼縫裡上下地撥動,妹妹被刺激得渾身發軟,低下了腰身。
這時小羊倌將大雞吧的龜頭放進妹妹的小逼口,然後雙手扳住妹妹腰腿,使勁一頂,撲嘰一聲,一竿子插到底,妹妹感覺到逼裡面很脹,不過也很充實。小羊倌扶著妹妹的腰腿,
開始上下活動屁股,讓大雞吧頭上下挑動妹妹的逼心,妹妹舒服地直往後挺屁股,小羊倌看到妹妹慾望已經強烈起來,他就扳住妹妹腰腿,開始抽插起來,抽時只留龜頭在裡面,
插時恨不得將蛋子也插進去。只聽到劈啪劈啪的碰撞聲。小羊倌的速度越來越快,次次到底,都頂在妹妹的花心,妹妹渾身發軟,腿慢慢地塌陷,可是每一次都讓小羊倌向前一挺,
又直起來。操了一千多下,小羊倌終於猛地一挺,緊緊地摟住妹妹的腰身,大雞吧開始脈動,一波一波地射進妹妹的逼裡。這時如果不是小羊倌大雞吧挑著妹妹,她早就癱軟在炕上了。
  小羊倌左擁右抱,躺在已經昏厥的倆姐妹中間,愛撫著男人都著迷的三點,很快進入了夢鄉。次日早上天剛蒙蒙亮,小羊倌怕毀壞倆姐妹的名聲,趕緊穿好衣服,愛憐地看著熟睡的、
美麗的倆姐妹一會,在每個人臉上各親了一口,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天將大亮的時候,舅舅就趕來看兩個外甥女了。舅舅雖然知道了自己妹妹死亡的原因,但是他卻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外甥女的想法勾起了他對她們的邪念。
早上本來舅母想讓他用大雞吧犒勞一番,但是由於舅舅心裡想著兩個如鮮桃一樣的外甥女,要保持有充足的子彈,享受她們那嫩而鮮的美逼,因此才沒有理會那已經松垮的、
毛拉吧茬的舅母的肥逼,而是快速地趕到外甥女家,準備在她們起床前,好好地享受一番。
  由於小羊倌走時只是將院門關閉了,並沒有閂上。舅舅輕輕一推,門就開了,舅舅還在心裡埋怨兩外甥女的大意,嘀咕道:“要是壞人來了,那可怎麼辦”。舅舅進院後,將門閂好,
進屋後,看著兩個外甥女四腳巴叉地躺在炕上,渾身一絲不掛,舅舅看呆了,多麼漂亮的小嫩乳房呀,多麼迷人的鮮嫩的小逼呀。舅舅覺得眼睛都不夠用了,看看這個,看看那個,
應接不暇呀。;
  舅舅深深地呼吸了幾次,平息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快速地脫掉僅有的汗衫和褲子,露出了那六寸多長,一把都握不住的大雞吧,此時龜頭眼已經流出了一滴粘液
  舅舅趕快上炕,坐在兩姐妹中間,一只手照顧一個,開始在那鮮嫩的乳房上、小饅頭一樣白而美的嫩逼上不停地撫摩。並且時不時將指頭插進外甥女的嫩逼眼裡抽插著。
發現兩個外甥女的逼裡很滑溜,還有液體慢慢地滲出。舅舅也沒有多想,以為是外甥女在他的撫摩下興奮地流水了,其實是小羊殘留在姐妹逼裡的精液。
兩姐妹由於昨晚被小羊倌乾得筋疲力盡了,在舅舅不停的愛撫、摳弄下還沒有醒轉。再說舅舅的雞吧,雖然比小羊倌的短了一點,但是卻比小羊倌的雞吧粗,此時已經完全勃起了,
直直地向上撬著,尤其是龜頭,有乒乓球一樣大。舅舅先跪在靜淑(姐姐)的雙腿間,在靜淑屁股底下墊了一個枕頭,用龜頭研磨了一會靜淑的小逼,然後扶住靜淑的細腰,對準靜淑的逼眼,
一挺,噗嘰,奢大的龜頭進去了,這時舅舅感到靜淑的逼一夾,他就暫時停止不動,用帶著老繭的雙手扣在兩個乳房上,不斷地揉搓。看著靜淑那美麗的臉龐,不自覺地壓低身子,
吻住了靜淑的櫻桃小嘴。三個不同地地方被占領,靜淑被弄醒了,還以為是小羊倌在操自己,睜開朦朧的雙眼,看到是舅舅,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以為是在做夢,可是靜下心一想,
她的三個地方都被占領,而且還有感覺,不應該是做夢。這時清醒多了,躲開吻著她的舅舅的嘴巴,說:“舅舅,真的是你?你什麼時候來的?”舅舅說:“不是舅舅,你以為是誰呀?”
靜淑說:“我還以為是小羊倌呢,他昨天晚上來了,把我們都操昏了”。舅舅一聽,心想,怪不得覺得她們逼裡濕乎乎的,原來是小羊倌的騷液呀,心裡不免有些嫉妒和吃醋,自己的外甥女,
自己都捨不得動,卻讓小羊倌操了兩回,因此他不自覺地使勁一挺屁股,一插到底,只聽靜淑“啊”地一聲,雖然姐妹兩都被小羊倌操了兩回了,可是小羊倌的雞吧比舅舅的細一圈,
剛習慣了小羊倌的細雞吧,對舅舅粗壯的雞吧一時還適應不了,因此在舅舅憤怒心情下猛力地一插,才發出了叫聲.
  她的叫聲驚醒了一邊的妹妹靜賢,當靜賢看清眼前的情形,先向舅舅打招呼道:“舅舅來了?”等舅舅回應後,她就爬過來,看著舅舅和靜淑的結合部,並伸手插在結合部處,說道:
“舅舅的雞吧這麼粗呀,怪不得她受不了,如果是我,肯定會撐破的”。舅舅愛憐地摸了一下不懂事的小外甥女,說:“你們都已經被小羊倌操了兩回了,舅舅的雞吧再粗,
操你們時也沒有小羊倌第一次操你們時疼,知道嗎?不信你問問你靜淑”。靜賢說:“姐姐,是真的嗎?”靜淑說:“開始插進來是是很脹,不過現在不了。”舅舅得意地說:
“如果你們習慣了舅舅的大雞吧操你們,以後小羊倌再操你們時你們就不滿足了。”這時舅舅開始聳動著屁股,開始有節奏地抽插著靜淑的嫩逼,並讓靜賢撫摩他的卵蛋。靜賢邊撫摩邊說:
“舅舅,你的蛋比小羊倌的大多了。”舅舅聽了很得意,他知道如果自己經常用粗壯的雞吧操她們,以後她們就會忘不了自己的大雞吧。舅舅一邊心裡得意,一邊屁股聳動,
開始抽插著靜淑的嫩穴,感覺到靜淑的嫩穴裡開始有節奏地收縮,他就加快了抽插的節奏,加重了抽插的力度,可以說次次將嫩穴肉翻出來,又深深地插入,就聽見噗嗤、劈啪地音樂聲響起,
噗嗤聲是雞吧與嫩逼抽插中淫液產生的,劈啪聲是卵蛋與小屁股碰撞產生的。突然間,舅舅渾身一僵,死死地頂住靜淑的逼心,開始有律動地射擊,靜淑在那又有力有滾燙的淫液的射擊下,
渾身一激靈,由僵硬變得癱軟,同時逼心也噴出高潮後的淫水,仿佛與舅舅對射一般。同時,靜賢摸著舅舅卵蛋的手,感覺到舅舅的蛋子向上收縮,變的緊繃,
也感覺到舅舅的雞吧更是硬如鐵一樣。
  舅舅逐漸萎縮的雞吧從靜淑逼裡滑了出來,同時伴隨著許多陰水也流出逼口,舅舅從靜淑身上翻下來,躺在旁邊。靜賢剛才就看得心動了,這時就騎在舅舅身上,用舅舅那滑溜、
松軟的雞吧,磨蹭她那光滑的小逼,時不時將舅舅雞吧的龜頭往逼裡塞一下,舅舅感覺到自己的雞吧在那溫暖、細潤的小手裡很舒服,同時感覺龜頭有時就進入一個狹小、溫暖的小洞,
舅舅邊歇息、邊享受靜賢的玩弄,不知不覺中,雞吧慢慢地恢復了活力,但是還沒有完全勃起。
  在沒有完全勃起的情況下,舅舅感覺到自己的雞吧進入了一個非常舒服的地方。靜賢自己動手,覺得可以適應這樣的粗度與硬度,就將那半軟不硬的雞吧塞到自己逼裡了。
當靜賢將雞吧塞進自己逼裡後,她就前後地磨蹭著,同時淘氣地一手一個地撚著舅舅的乳頭,她是無心地,但是卻在做著能夠激起男性慾望的動作,只感覺到舅舅渾身一緊,
他的慾望被激起了,靜賢感覺到在自己逼裡的雞吧不斷地變粗變長,一會就硬極了。由於舅舅的雞吧是在她逼裡慢慢地變大變硬地,因此她雖然覺得有些脹,但是還是可以承受的,
同時不自覺地伏下身子,爬在舅舅身上,體會舅舅雞吧在自己身體裡的感受。可是舅舅被激發起來,就不滿足這樣只是被包裹的感覺,他要發洩,他要沖擊。這時舅舅就開始向上挺動屁股,
每挺一次,雞吧就更硬、更粗、更長一點,舅舅用雙手,摟住靜賢的腰,開始大幅度地挺動,這樣挺動了數十下,舅舅就摟著靜賢的腰,借著挺動落下時,腰部一用力,坐了起來。
親著靜賢的小嘴,扶著靜賢的腰身,上下舉壓著靜賢的身體,向上舉時,就將雞吧後縮,向下壓時就猛地一挺。靜賢在她自己飛蛾撲火的舉動下,惹起舅舅的獸欲,她現在感覺到舅舅每一挺,
好象雞吧都要從嗓子眼出來一樣,不過她的小逼已經適應了舅舅的粗硬雞吧。她現在渾身發軟,如果不是舅舅的雙手扶著的她的身體,她早就癱軟了。不過現在也好不到那裡去,
嘴裡流著唾沫,兩眼朦朧,頭無力地耷拉著。舅舅這種姿勢乾了一陣,覺得自己快要達到了,就向前一匐身,讓靜賢躺在炕上,他盤腿坐在炕上,雙腳連同小腿放在靜賢屁股底下,
雞吧還停留在靜賢的小逼中,這種姿勢,大雞吧挑著小逼,下面雞吧根快挨著皮眼了,上面小逼被挑的與雞吧有一縫隙,清楚地看見逼裡那粉紅、細嫩的逼管肉。
舅舅雙手箍著靜賢的腰開始大幅度地抽插,每一抽,就將靜賢向前一推,等到龜頭要出來時,再猛地一插,同時將靜賢身體向後一拉。靜賢已經被操迷糊了,嘴裡哼哼唧唧不知道再說什麼。
這時,舅舅將小腿從屁股下抽出來,爬在靜賢那嬌小的身上,用支撐著自己的重量,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了,次次都直頂花心。房間裡發出啪嘰、啪嘰,哼哼唧唧的響聲。
舅舅在抽插了一陣後,突然使勁一頂,恨不得將蛋子也插進去,就保持這個姿勢,開始噴發了。看著被操得通紅的小逼,舅舅憐惜地撫摩著結合處,同時體會著射精後的余韻。
  舅舅的雞吧疲軟後,被靜賢緊小的美逼擠了出來,同時還擠出來許多淫液。舅舅翻身下來,躺在姐妹倆中間,三個人由於體力消耗過大,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再說姐妹倆的伯、
叔二人,此時正趕往姐妹倆的住處,本來昨天說好的,今天伯、叔二人要幫姐妹倆鋤地,可是到了地裡,卻發現姐妹倆還沒有來,二人擔心姐妹倆,怕出什麼意外,就一起返回。來到院外,
發現院門還沒有打開,就更加增加了他們的擔心。二人就從牆頭的凹處翻牆來到院中,聽到屋裡靜悄悄的,就開門進入內屋,當兩人進屋後,但是被炕上那淫糜的景象驚呆了。 炕上三人,
他們都認識,倆姐妹和她們的舅舅,不過此時都渾身赤裸,舅舅在中間,姐妹倆一邊一個,並且他們的胳膊、腿亂七八糟地交織著。倆姐妹無毛的小逼縫裡還往外流著黏液,
舅舅的雞吧耷拉在兩腿間。看到這種景象,伯、叔二人都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同時看看炕上。但他們自己感覺到,自己腿間的家夥在慢慢地變大。
  兩人不約而同地又對視了一眼,又很默契地互相點了點頭。同時伸出一只手,在舅舅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舅舅被驚醒了,睜眼一看,是倆姐妹的伯、叔,
同時發現倆姐妹和自己還都赤裸著身子,他不自覺地用手捂在雞吧上,臉上露出驚恐、尷尬的笑容,嘴裡發出:“這......這......”,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伯、叔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因為當他們看到這淫糜的一幕時,那好久埋藏在心裡的邪惡的慾望被徹底激發出來,他們早就想對侄女下手,
但沒有下手的原因一是天一黑就和各自的老婆上炕,等做完了就精疲力盡睡著了;二是怕被村裡人發現,因為這裡比較封建,對男女通奸都不能寬恕,何況這種亂倫的事情?
這也是舅舅被發現後尷尬、無地自容的原因。還是伯伯先打破了僵局(他在村裡,奸淫了許多婦女,在夏天鋤地時,他還奸淫過去地裡拔草的小女孩,只是女的不聲張,從而別人都不知曉),
他說:“這種事情如果傳出去,對誰都不好,尤其是對倆女蛙不好,我們大家都是親戚,也都是長輩,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我們就無法在村裡生活了,因此,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舅舅聽後,特別感動,一邊穿衣服,同時給倆姐妹蓋了一床單,一邊就將自己妹妹為何自殺的原因講了出來。並且說自己今天來了以後,才知道姐妹倆昨天晚上被小羊倌又操了一次。
  舅舅覺得呆在這裡心裡別扭,在穿好衣服後,就急忙告別了伯、叔,回家去了。其實伯、叔之所以將舅舅叫醒,就是讓他覺得有失顏面,然後趕回家,這樣對於伯、叔才有機會,
總不能當著舅舅的面奸淫自己的侄女吧。這時已經接近中午,伯、叔看了看炕上的侄女們,互相滿意而會心地對望了一眼。伯伯告訴叔叔,先回他家吃飯,等回來再享受兩個侄女
一是想讓她們休息一會,二是也給她倆帶點吃的回來,三是他們自己也補充點能量,等一會才能更盡情的奸淫倆姐妹。伯伯先走出院門,讓叔叔從裡面閂好門,然後爬牆出來,
兩個人來到伯伯家,今天正好伯伯他老婆回娘家了,孩子住校,因此家裡沒有其他人,將老婆臨走前做好的飯菜熱了一下,伯伯取出珍藏的自己泡制的鹿鞭與虎骨酒,兩個人就吃喝起來,
邊吃喝邊談論著侄女的事情,由於這酒的壯陽作用很明顯,何況又談論兩個可人侄女的風流事,不知不覺中,襠間就支起了帳篷。
  這時兩人也沒有心事喝酒了,就盛些飯菜,去侄女家了。這時兩人臉都紅撲撲的,腿間帳篷鼓鼓的,反正現在是午休時間,街上根本沒有人。等到了侄女家,為了節約時間,
也顧不得一人先進去開門,兩個人都從牆頭上跳進院裡,等進屋後,發現兩侄女還在睡覺,伯伯將侄女們身上的床單掀開,兩具潔白、美麗、赤裸的身體展現在面前。
伯、叔兩人快速地脫光衣服,分別上炕,伯伯來到靜淑旁邊,叔叔來到靜賢旁邊,伯、叔兩人都坐在炕上,分別將她們面對面抱起來,分開她們的雙腿,將那挺直的大雞吧對準小逼,
慢慢地將她們往下放,由於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姐妹倆就讓小羊倌和舅舅盡情地操了幾次,雖然小逼略微有些紅腫,但是裡面的淫液起到潤滑作用,
一會姐妹兩的小逼就將伯叔的大雞吧套住了,伯叔都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同時她們也被弄醒了,開始還以為是舅舅在操她們,睜開眼睛,看到是伯叔,都以為是在夢中。
不過那插在逼裡的肉棒的真實感告訴她們不是在夢裡,而是伯叔真的插在自己的小逼裡。
  伯叔看到她們醒了,由於喝了酒,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只是說:“你們醒了?吃點東西吧。”姐妹兩也已經很餓了,點頭同意,伯叔就讓她倆,用手摟著自己的腰,
開始用勺喂著和自己結合著的侄女,並且侄女每咽一口飯菜,小逼就夾他們雞吧一下,他們就乘機挺動一次,等兩女孩吃完後,他們就開始親吻與自己結合的侄女,同時不停地挺動。
  (在這裡說明一下,伯、叔兩人的雞吧很特別,叔叔的雞吧是分杈的,也就是各位狼友看見過的雙槍手,伯伯的雞吧是和狗雞吧差不多,兩頭細,中間粗。)。
  這時,兩女孩才開始注意到插在自己逼裡的雞吧很特別,靜淑發現,伯伯的雞吧在插入時,自己很脹,當撲嘰一聲進入後,感覺到逼口的雞吧根又很細,每插入一次,
就象狗雞吧一樣鎖在裡面,往外拔時,很費勁,也感覺到逼口撐得慌。那邊靜賢,感覺到一根雞吧插在逼裡,還感覺到有一雞吧隨著抽插,在皮眼處磨蹭,增加了舒服的快感。
  等伯叔要換姿勢時,將雞吧拔出來,姐妹倆才發現伯、叔雞吧的不同之處,伯伯的雞吧象大型的麥粒一樣,叔叔則有兩根雞吧,看到倆侄女那打量他們雞吧的好奇的神情,
伯伯突然想到一種新奇的玩法,他自己躺在炕上,叉開雙腿,先讓靜淑爬在他身上,也叉開雙腿,將大雞吧插入靜淑的逼裡,然後讓靜賢叉開雙腿爬在靜淑身上,而叔叔則在他們六條腿中間,
放了一個枕頭,跪在枕頭上,扶著那兩根雞吧,將一根抵在靜淑的皮眼上,另一根抵在靜賢的逼眼上,先慢慢地插進去一點,然後屁股猛地一挺,隨著“哎吆”、“撲嘰”的聲音,
“哎吆”聲是靜淑皮眼被插時感覺有些疼痛的叫喊聲,“撲嘰”聲則是雞吧進入皮眼和小逼發出的。兩根雞吧分別插入靜淑的皮眼和靜賢的小逼中。伯伯用手摟住上面的靜賢,免得她掉下來,
叔叔則摟著靜淑的胯部,開始有節奏地抽插起來。伯伯則隨著叔叔抽插的節奏,挺動著屁股。(啊,壯麗的性交的圖畫呀,我想沒有幾個男人想象這樣的畫面雞吧不硬的,或許有不硬的,
那肯定也不舉吧,哈哈)。
  這樣玩了一會,就開始換位,靜賢爬在伯伯身上,伯伯將雞吧頭插進去,然後摟著靜賢的腰,屁股一挺,啊,整根大雞吧都進去了,伯伯的雞吧最粗的地方比她們的胳膊還粗,
這下靜賢可遭殃了,她的逼比靜淑的小,那麼粗的大家夥一進去,就鎖在裡面了,開始是撐得疼,後來是脹得慌。再讓靜淑爬在靜賢身上,用剛才同樣的姿勢,叔叔從後面插了進來,
不過這次插的是靜淑的小逼,靜賢的屁眼。在插靜賢屁眼時,靜賢的疼痛比被小羊倌開苞時還疼。在叔叔不停地抽插,靜賢慢慢地適應了叔叔的雞吧插屁眼,她現在感覺特別奇怪,
伯伯的雞吧在她逼裡動,叔叔下面的雞吧在屁眼裡動,在適應後她感覺比和小羊倌、舅舅做時興奮。
  由於伯伯和叔叔喝了壯陽酒,因此越戰越勇,不一會,就將姐妹倆搞得渾身發軟,如泥一般。這時,伯伯提議讓叔叔躺在炕上,讓姐妹倆面對面抱著,騎在叔叔身上,
伯伯扶著叔叔的兩根雞吧,找準了姐妹倆的小逼,讓她們往下坐,當完全吃掉雞吧時,伯伯在後面摟住姐妹倆,前後地搖動,叔叔在下面真是爽死了,從來沒有插過這麼嫩的逼,
而且是雙槍同時插,他隨著伯伯的搖動,不停地挺動屁股,而且越挺越快,越挺越猛,只聽他哼唧一聲,全身變得僵硬,兩只雞吧在姐妹不同的逼裡射出了那滾燙的精液。
  這時伯伯的雞吧還硬翹翹的,看了一眼癱軟的三人,然後將姐妹從叔叔身上抱起來,他站在炕上,用雞吧找準姐妹倆的小比,一個一下地進行抽插,抽時略一彎腰,
等感覺找到一個小逼,就猛地一挺身子,伴隨著撲嘰(插時)、啵(拔時),撲嘰、啵的聲音,他也要達到高潮了,讓她們保持互相摟抱的姿勢,將她們側身放在炕上,
並在她們屁股處墊了一個枕頭,由於姐妹倆互相摟抱,她們的逼靠得很近,他就跪在後用手扶著雞吧,一個一下開始快速地抽插,剛才站著時因為看不見姐妹倆的逼眼,
所以每次都是感覺插到逼裡時才猛插,影響了抽插速度。而現在,既能看到兩個小嫩逼,又用手控制位置,因此開始快速地乾了起來,終於手不了了,將大雞吧插到靜淑的逼眼深處,
射出了他那罪惡的淫液(由於覺得自己的雞吧太粗,才沒有插姐妹倆的屁眼,等她們再長大點再插)。
  
       伯、叔兩人由於喝了藥酒,體力恢復地也快,他們兩一下午不知插了多少次,反正姐妹倆逼眼、屁眼流出的白色液體就沒有停過。等快到晚上時,大家都很勞累了,叔叔就回家了,
伯伯回家拿了些吃的,與姐妹倆吃過後,就摟抱在一起睡覺了。
  
       後來,姐妹倆就成了四個人的性夥伴,由於伯、叔經常去姐妹倆的地裡幫助乾活,有時乘附近沒有人時,就在玉米地乾上一炮,姐妹倆在四個人的澆灌下,越來越女人味,乳房也開始變大了,屁股也豐滿了,連小逼都比以前鼓了。

       到後來,四個人都知道了彼此的情況,有時碰到時,就一起玩,小羊倌說通了伯、叔,就象倒插門一樣住進了姐妹家,幫著姐妹倆乾農活,晚上則盡情地享受姐妹倆那迷人的臀體,每次四人碰到一起時,伯伯就從家裡拿些藥酒,四人喝了後就開始奸淫姐妹倆,一年後,姐妹倆先後生了孩子,靜淑生了個男孩,叫群生,靜賢生了個女孩,叫群茵(淫),至於誰是爹,沒有人知道。
  
        再後來,他們奸淫完倆姐妹的同時,教小群生操小群茵,看著沒有毛的小雞吧操沒有毛的小逼,四個人更是誰性起誰就操倆姐妹。
















0.018787145614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