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承歡胯下的猛男保姆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李鐵雄今年32歲,是個十全十美的成熟男人。太太早年去世,遺下一子。
  兒子還很小,還需要人教養照顧,原來的保姆生病回鄉。于是這回索性登廣告請個男保姆。

  待遇很優厚,應征的申請信來了一堆,李鐵雄在家里拿了一疊前后翻看–優先考慮的條件是「英俊、陽剛、肌肉型、黑皮膚、多體毛、能干耐勞」。

  搜尋之下,嘿嘿,里邊還真有個壯男!再看,附大頭照片一張,濃眉大眼、單眼皮、國字臉、嘴上還有一圈性感的黑胡須,賊英俊,該是個東北漢子。再看,嗯,27歲,未婚,大專,曾當過兵–絕對是完美人選!

  李鐵雄心口一陣熱乎乎的,呼吸加快,竟不自覺的吞了一下口水:就試一下這個!

  拿過手提心急的撥了對方的號。心砰砰的亂跳。

  「喂——」一把低沈富有磁性的男人聲音。

  「您好,您當男保姆的吧?」李鐵雄說話的時候都覺得自己很興奮。

  「對,我是高烈人」

  李鐵雄笑的眯住了眼睛,「啊,是這樣,您的材料我看過了,都很好!您方便到我這見個面嗎。」

  「行」

  「就今個晚上行嗎?」

  「行,謝謝了!」一個客客氣氣的人。

  李鐵雄挂了電話,看了一下睡在身邊的兒子。才5歲,很乖的樣子。這個保姆應該不錯!

  門鈴響起,李鐵雄氣喘籲籲從健身房跑了出來。穿著半濕的貼身小背心,碩大三角肌完美地被凸現出來。丁字褲下是兩條粗壯的大腿,腿部致密的肌肉自然地翹了起來。

  打開門,果然是哪個英俊的大胡子。雖然沒有李鐵雄180cm的驕人身高,體格也非常均稱,看得出來時個注重健身之人。

  兩個大漢初次見面,不約而同的笑了。李鐵雄兩個眼睛眯成彎彎的倒月,雪白的牙齒在沒剃光的胡渣子叢中咧了出來,笑得特別迷人。

  那個男人笑得比較含蓄,點了一下頭。不知道什麽時候,他的視線轉到了李鐵雄背心中堅硬挺拔的乳峰。眼前那雄偉的一身肌肉,也確實是他所沒有預期會見到的。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臉泛紅了。

  李鐵雄笑眯眯的說,「來,里面坐!」不由分說又拉又推的把男人接了進屋。
  中産家庭,雖然不是新房子,但也裝修的大方舒適。燈管柔和溫暖,情調特別好。

  「喲,我這一身臭汗,把您衣服髒了」。李鐵雄很誠實的說,一只手還搭在那人肩膊上。「要不您先洗個澡吧?屋里挺方便的。」

  「啊,那……」

  「別客氣,反正外頭正熱,您看您不也是一身子的汗嗎?」

  「那是,呵呵」高烈人剛毅的臉上露出羞意,但沒有明顯的不自在。

  李鐵雄說著脫下了背心,雄偉的大胸肌和完美的六塊小腹肌馬上一覽無圍。
  不等對方回話,沖口一句「走,咱一起洗!」于是大臂伸到高烈人的虎腰,推著他進浴室。

  剛一進玻璃浴室,李鐵雄馬上熱情地給高烈人脫衣。高烈人並沒有抗拒,反而十分合作,不一會兒,兩個人都赤身露體相見。高烈人全身豐厚的肌肉鼓起,到處是毛茸茸的黑毛,腋下的短毛和股溝里的肛毛更是濃密得驚人。李鐵雄想,他的大雞雞在那茂密的黑森林中打跟斗,該有多快活!

  水開了,蒸汽很快彌漫著浴室。李鐵雄站在高烈人后面,兩只大臂擱在他肩膀。他不知道該說什麽話,用力的呼吸著男人的氣味。

  高烈人取了一些堿液,開始擦身體,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有時候伸手到后面擦李鐵雄的臀和大腿。

  李鐵雄暗喜,于是照學不誤,抓了一把堿液,開始不安分地在高烈人身體各部位遊移,伸手捏他兩個深紅的乳頭,一圈圈溫柔地搓揉起來,乳頭不一會就堅挺起來。高烈人「嗚~ 噢」的發出低沈的叫聲,身體扭成了S形,李鐵雄正好借勢把大雞雞湊過去頂住他屁股。

  兩個男體貼到一塊,李鐵雄的大雞雞原本軟軟的挂在高烈人的股溝上,不過數秒間,已經雄抖抖的堅硬起來,順著高烈人的大腿兩側彎彎地翹向他濕軟的陽穴。

  「小高,你的屁股有一種古典美。我很喜歡!來,我給你洗干淨點。」
  李鐵雄得寸進尺,手彎到高烈人的雞雞和睾丸—原來這小夥子也憋不住了,大雞雞早就直挺挺的豎了起來,還挺堅硬的。

  李鐵雄臀向上一頂,大龜頭頂住高烈人的神秘的花心,大雞雞還真差點把他整個人托起。

  高烈人雖然是硬漢風骨,那受得如此挑逗,「啊……!啊……!」短叫兩聲,因爲重心前傾,屁股完全向李鐵雄展開歡迎之勢。李鐵雄大喜,想不到他眼光、運氣都那麽好,看來要鈎的漢子馬上就到要手了。

  「噢,小高,對不起,沒有弄疼你吧?」李鐵雄說著大鳥沖著高烈人的粉菊猛頂了兩下。

  李鐵雄第一眼就喜歡上這個男人。高烈人一身上下好肌肉,圓圓結實的小屁股翹得明顯就是引誘人強奸他,讓李鐵雄口水直流!不愧是匹可以和自己配種的好馬。他這回是拼了命,也要搞定這個壯男的。

  高烈人則有一份單純,暗地里向往激情,如今身邊的猛男對它百般挑逗,他已經魂飛魄散了。但覺的PIYAN奇癢,從未有過。

  有道是學壞容易,學好難。高烈人既然有心讓人強奸他,就只有等著被強奸的份了。

  還沒定神,這時李鐵雄彎下腰,頭夾杰在高烈人跨下,一口啄住他一個睾丸,輕咬細品,甚是陶醉,然后慢慢吐出,馬上又啜入兩顆睾丸運舌轉動口中,如此淫玩數分鍾,高烈人已經被刺激得滿身大汗,大息籲籲。

  「李大哥,……不行……」

  李鐵雄不理他,接著把高烈人的雞雞彎下伸到屁股后面,開始舌攻。

  「小高,喜歡吧?」李鐵雄含住心愛男人的大雞雞,喉嚨咕嘟咕嘟的說。
  「李大哥,啊,……好刺激……噢……」高烈人此時雙乳受制,肉棒爲囚,就連PIYAN也被李鐵雄用鼻子乘虛鑽入,哪里有本事回話。只顧啊啊啊的浪叫著。

  李鐵雄把高烈人推下仰臥在地上,淋浴的水柱直直的打在他們身上,撻撻撻的濺響。高烈人緊閉雙眼,胸口一起一伏,他知道他眼前的男人,不把他徹底淫欲一番是不會罷休的。

  李鐵雄台起他粗壯的雙腿,欣賞著那朵緊緊閉合但即將爲他怒放的野菊花。
  高烈人粉嫩的肉穴深藏在大片烏黑的肛毛之中,皺皮緊縮,一下一下的往里收縮–一個沒被操過的男人!

  李鐵雄心里明白,他今天是大賺了一筆,勾中了一個處男。情不自禁的吻高烈人的嘴唇。高烈人已經被搞得欲火焚身,張開嘴巴,任他舌奸。

  兩個人熱吻數分鍾,李鐵雄大臂一揮,將高烈人整個人倒豎沖的抱了起來。
  高烈人好像受過精密訓練似的含住了李鐵雄的大雞雞,貪婪地吸起來。李鐵雄慢慢立起身子,也含住高烈人的雞雞瘋狂的吸吮。于是兩個人成立一個站立的69,高烈人的PIYAN毫無防范地架在李鐵雄前面,完全暴露在對方侵略性的視線中。

  李鐵雄想到,家里沒有準備潤滑劑,頭一次開苞對方會很疼……于是一面口交一面抱著高烈人走進廚房:冰箱里有蜜糖和食用蘆荟!

  高烈人依依不舍的放棄了69姿勢,按李鐵雄的指示,用拌了蜜糖和蘆荟汁的手指插進自己的PIYAN里。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太心急,PIYAN竟非常緊。李鐵雄用舌頭在他肉穴周圍刺激,趁著手指滑出,一氣戳進去,希望舔松他的括約肌。高烈人一個大漢被擱在餐桌上,屁股朝天正被另外一個男人瘋狂索要,已經是一塊吞進嘴里的肥肉。

  「好了,寶貝,讓大哥操你」

  高烈人眼睛帶著焦急和期待,把自己的睾丸捋高到腹部,這樣李鐵雄可以更方便插入他。

  李鐵雄挺直身子,抹了一大把濕溜溜的滑液還有還有剛才從高烈人馬眼上取的淫液,擦在自己的大雞雞上。他用兩臂壓住高烈人V字打開的大腿,對準他的PIYAN,大龜頭猛地一頂,「嗚!!」……整支肉棒緩緩地沒入高烈人的肛門,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好像狂潮般湧遍全身,兩個男人的肉體劇烈地顫動,同時縱情地爆發出「啊……」的一聲咆哮。

  「寶貝,你PIYAN好緊啊,……你是處男?媽的,那麽緊……是不是很喜歡哥哥操你?」

  「嗚啊……!」高烈人迷迷糊糊,放聲浪叫。

  高烈人感覺李鐵雄的巨棒正由自己體內抽身而出,肛門突然非常空虛,于是「唔……」的嗚咽著,點了點頭,眼睛在激烈的快感中依然緊閉。

  李鐵雄高舉虎臀,蓄勢勁插,一記記都好像天上的墜下的霹雳火柱深深插入,撞擊陽心。

  從后面兩個人交合處的大特寫看去,李鐵雄的大鳥青根畢現,直挺挺的捅向高烈人饑渴的花心。

  高烈人明顯還真有被操的天分,此時兩腿大開,PIYAN被操得淫沫橫飛、激越淋漓,兩塊充滿彈力的大胸肌在每次抽插時大幅地躍動,迷人的小腹肌在扭動時依然堅挺如鋼,兩顆雞蛋大小的雄睾在肉棒兩邊被操的晃動不已。看著如此養眼的男人在肉欲中發情浪叫,李鐵雄看得心花怒放,干得更加凶悍有勁。高烈人則乖巧地夾緊PIYAN迎合,連連發出「噢噢噢……,」。

  男人結實有力的肉體,在肛門和肉棒激烈淫交之處,不斷發出「撲哧!撲哧!
  撲哧!「的淫糜之音,響遍整個屋子。

  此時兩人交歡正酣,淫聲浪叫不絕于耳,冷不防一把稚嫩的聲音叫道:「爸爸,你在干嘛?」

  李鐵雄扭動虎腰,回頭一看,正是自己兒子。平常已經早早歇息,今天大概大人太鬧,把他吵醒了。兒子卻若無其事,揉著眼睛走了過來。

  「爸爸,你怎不穿衣服?還有個叔叔……」

  高烈人被操的人仰馬翻,李鐵雄的強悍的大雞雞還插住他PIYAN。如今被人家的兒子撞見,臉都想不知道放哪。

  李鐵雄笑笑說:「��,這位是高叔叔,以后他就是你是你保姆叔叔了,會常住咱家的。叔叔今天剛到,腸子不舒服,爸爸正給叔叔治病。」李鐵雄說話一點不眨眼,他覺得說這樣的大話也是很有點道理的。而且他確實是一名大夫。
  「爸爸,你用雞雞給叔叔治病嗎?」兒子窮追不舍。

  李鐵雄笑笑說:「對啊,叔叔腸子疼嘛,爸爸得把叔叔治好。對吧?」說著邪邪地看了高烈人一眼,他覺得眼前的發困的男人更可愛了。這個陽剛的漢子正用最好的肉穴包裹著自己。

  「爸爸,叔叔疼嗎?」

  「剛才很疼,現在爸爸插著叔叔,他就不疼了」

  兒子還是沒有睡醒的樣子,座到綁邊一張椅子上。「那你治好叔叔給我看吧」
  「好的好的,爸爸治好叔叔。」李鐵雄用手指彈了一下高烈人大胸肌上的乳頭,眼睛充滿淫欲。

  「噢~ !嗯啊~ !……」高烈人感覺李鐵雄開始又扭動熊要,猛插他的PIYAN。PIYAN被濃密肛毛團團包圍,只露出粉嫩的一圈富有伸縮性地箍住李鐵雄的肉棒,就像經常有巨大裝甲進出的神秘基地。

  兒子好奇的盯住他爸爸的大雞雞,因爲他還沒見過那麽大的陰莖,這玩意兒真的可以治病嗎?他對他爸爸又多了一點敬佩,看著兩對雄卵高高低低地追逐,啪啪有力的撞擊,不由得伸手摸向兩個壯男的交合處,傻笑起來。

于是廚房里又一次充滿了睾丸碰撞臀肉的啪啪聲、肛門被肉棒狂插的噗噗聲、
  兩個男人的淫歡的啊啊聲、還有桌子被搖得亂晃的吱吱聲。

  「爸爸,叔叔的小屁股有好多汁啊」

  高烈人聽了羞愧難當,整個人都飛紅了。

  「對啊,叔叔的小屁股里面太多汁。爸爸得把叔叔的小屁股的抽干,很辛苦的。」

  「啊,你……」高烈人聽了覺得又氣又好笑。

  這時候李鐵雄突然俯下身,緊緊摟住高烈人,情深一吻。高烈人的PIYAN被深插的肉棒捅得深陷。

  李鐵雄開始用自己的胡渣子扎他頸、臉和耳背,然后嘴唇迅速的移到了高烈人的乳房,開始呼咬。高烈人體內每寸被操得酥麻。他簡直不相信,操他的男人是如此的精壯,完全沒有倦態。他更享受的放聲淫叫「啊,大哥,……快操我吧,我要……」

  兒子不明白什麽是「操」,他只覺得很奇怪,這個大胡子叔叔明明好好的,說有什麽病,他倒挺像是很喜歡他爸爸用大雞雞插他的樣子。

  李鐵雄說:「��,看好了,爸爸這就要把叔叔的病頂出來了!」于是從高烈人熱乎乎的肛門抽出淫棒,高烈人PIYAN插入后和李鐵雄分開,殊不習慣,「啊~ !」的慘叫一聲。

  原來李鐵雄讓他換一個騎座的做愛的姿勢。李鐵雄橫躺在餐桌上,高烈人迫不及待把PIYAN對準李鐵雄豎起的大雞雞,身體后仰,然后正支座了下去,「噢呵……噢呵……!」的浪叫。

  這一次高烈人雄偉的肌肉身段在李鐵雄兒子的面前正面展露,兩顆挺拔的深紅乳峰鮮豔欲滴,下面PIYAN正被一根瘋狂的大屌粗暴地抽插,好像已經失控的活塞般開開阖阖。滿頭大汗,這個英俊的大胡子臉竟然因爲被操而顯得更加帥氣。

  李鐵雄不愧是破肛能手,以下克上,仍然可以收放自如。高烈人已經異常滑溜的PIYAN被捅得霍霍作響,悅耳非常,勃起的大屌也被操得上下狂擺。李鐵雄的兒子從沒有見過那麽可愛的雞雞,覺得十分過瘾。

  李鐵雄一手捏玩著高烈人的乳頭,一手抓著他的雞雞和睾丸大力套弄。兩人隨著淫棒碰撞肛門的節奏,「噢~ 啊~ 噢~ 啊~ !」的浪叫……

  「啊,哥哥……再操上面一點,……啊,操我這,……啊啊……」高烈人食髓知味,用手引導李鐵雄的大屌,插他的前列腺。

  「好,寶貝,我操你哪,……寶貝,我操你爽翻了天,……你PIYAN,夾緊些……啊」

  李鐵雄一心荒淫到底,高烈人PIYAN隨即被捅得血脈沸騰,淫液洶湧而出索索激響,他大汗淋漓的臉上陶醉不已,已完全喪失了男人的尊嚴,兩手只顧在豐滿的胸肌和交合處亂摸,繼續「嗯嗯,噢……噢……」的呻吟。兩條長滿黑毛的大腿更加淫賤地打開,只見半根埋在里面的濕亮的淫棒,好像打樁機似的瘋狂往上抽插。

  「噢~ 啊~ !好棒……的屌……~ 好……爽,PIYAN……快……要脫落
了……啊……」

  高烈人終于被操得支持不住,上身彎后向下。李鐵雄讓他的頭扭過來,開始狂熱深吻,雙臂同時伸到他的堅硬的黑紅乳峰搓弄起來……于是堂堂一個威武英俊的大胡子,在一連串肌肉扭動中一面被激吻、玩奶、插穴,一面極其下賤地扭動熊腰和PIYAN迎合李鐵雄大屌的沖擊,自己堅挺的大雞雞也在驚濤駭浪中淫蕩地亂擺著,馬眼不時飛射出稀釋的JINGYE。兩個人已經完全變成了肉欲的機器。

  面對這個極盡淫糜的肉欲場面,兒子終于有所啓發:他知道插叔叔的爸爸和被爸爸插的叔叔一定都很爽。

  看著他爸爸奮勇救人的英姿,不禁拍掌叫好。「爸爸好厲害,叔叔好流多汁啊!」他心里面,覺得叔叔被插得死去活來的樣子也很可愛。

  李鐵雄鼓足馬力,進行最后一輪密集猛攻,大屌深入對方陽心、前列腺等男歡重地,一次次詐退一次次反擊,絞、扭、推、磨,高烈人的充滿陽剛的肉體已經與他合二爲一,淫液如潮。

  終于時機已到,李鐵雄將大屌深深插入,二人精關失守已在眉睫……

  「��,看好了,爸爸給叔叔PIYAN,……打注射!!呵~ 啊……啊」
  李鐵雄高熱的JINGYE滾滾決堤而出,洶湧澎湃地灌入高烈人的肛門,溢出的欲漿一股股飛濺起來。兒子看得屏息靜氣一眼不眨,他爸爸這招太強了!
  「啊,哥哥,……爆了……我要爆了!嗚~ 啊……!」這句話兒子特別聽不明白。

  高烈人享受著肛門無比充實,體內一股熱流灌注全身,暢快莫名,PIYAN不自覺的大力一縮,前列腺被李鐵雄大雞雞的余威撞個正著,登時跨下的精庫崩潰,一瀉千里。白色的JINGYE如飛瀑般噴射而出,賤滿胸膛和桌面四周。
  兩個壯男疲累的身子扭在一起,李鐵雄十分滿意地摟住剛剛他被雞奸的壯男,又是一輪瘋狂索吻。他那根插在高烈人PIYAN里的雞雞仍未見虛軟,之前射進去的JINGYE繼續不斷滲出。

  李鐵雄第一輪淫欲剛過,總算恢複了一點理智……「��,叔叔的病還沒有完全好。爸爸接著還得爲叔叔療養呢。你先睡去吧,啊。」

  兒子看完了一場非常激情的臨床演練,完全沒有被悶著,很懂事的點點頭,臨走前說,「爸爸,下次你會再給叔叔打注射嗎?」

  李鐵雄笑笑,淫蕩的朝高烈人的屁股「噗嗤!」的頂了一下。

  「爸爸一定會的。��晚安」

  高烈人把頭扭過來,想跟孩子說晚安,發現他的睾丸正被李鐵人的兒子握住,開心地搓玩……這個叔叔的蛋蛋還挺可愛的嘛!

  「叔叔晚安!」

  孩子終于放下了魔爪,乖乖回屋里睡覺去了。

  剛剛被男人操了2個小時,英武的大胡子被操得像只剛出生的綿羊。李鐵雄把他的屁股扭了個180度,讓自己可以插著他PIYAN抱起他。兩個肉體交連的男人走上陰暗的樓梯,一步一步慢慢走向臥室。一波波「噢~ 噢~ 」的低沈的浪叫,繼續從大屋里傳出。

  高烈人的PIYAN已經被操得很滑溜了,根本就像發情的母狗般需要肉棒安慰。

  「大哥,你真厲害」他吻了李鐵雄一下。

  「你這騷貨,叫得那麽浪,我兒子都快被你勾引了」

  「人家被你你操得不行了」

  「以后我要天天操」

  「嗯,那不行。我要找女朋友」

  「我操!我是你老公!被我看上了,還想搞娘們?!」說著,李鐵雄用濃密的胡渣滓扎高烈人的俊臉,大臂使勁捏他兩塊結實的臀肉,捏出一窪窪的肉溝。
  高烈人扭著屁股咯咯笑起來,PIYAN傳來陣陣余歡。

  高烈人知道,他將成爲一個很稱職的保姆。作爲獎勵,他那渴望充實的肉穴,將在與男主人頻繁的性交和高潮中,獲得完美的操練。

  李鐵雄也知道,他不但給兒子找到一個好保姆,而且他也給自己找到一個任勞任怨任操的強壯性奴,充實他的床上生活。

  時至深夜,從大屋子睡房的露台上只有淡淡星光,隱約只見兩條赤裸的男體,繼續在陽穴和淫棒碰撞的歡愉中,忘情地躍動。






















0.016289949417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