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農村裡的幸福男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去年農忙後的季節,天氣異常悶熱。那天恰逢村莊傳統的祭祀日,也是最重要的節日。一連五天家家戶戶都不串門,也不得耕作,只能在家誠心祭祀地神,期盼蒼天繼續保佑風調雨順。這天,我們早早起床,因為這是我在她家過的第一個祭祀日,第一天的祭祀尤為重要,全家都得沐浴熏香,晚飯也準備得異常豐盛並且要連喝五天五谷釀造的白酒。當晚午夜之後方可行房。她們母女倆從清早起來就打掃房間準備酒飯,晚飯時我自然上座。全家開始吃飯了,她母女倆的酒量嚇了我一跳,從未想過女人喝酒也那麼厲害。而我自己一向不勝酒力,何況這種自家釀造的土酒,純度極高酒興暴烈,才幾杯下肚就發覺頭重腳輕。當晚由於我還有重任要辦,也就不再勸酒,而她娘倆碰杯必乾。以前祭祀之日,但凡這些家中沒有男性的寡婦都由村中長者代為禱告。如今家中終於有了男人,而且受村民尊重的男人。丈母娘越想越高興,頻頻地和女兒舉杯。快至子夜時分,娘倆都已腳步輕浮,舌頭髮麻。而我更是頭痛欲裂,只想找個地方倒頭就睡。娘倆看時辰已到怕耽擱大事,一起將我攙扶起。我雖頭昏腦脹,也不是那種喝兩口酒就不知東西南北的人,就叫她倆放心去睡。於是母女倆分別搖搖晃晃著回到自己房間去了。
        此時的我,一口氣將一碗濃茶一飲而盡,拿瓢水洗把臉清醒一下,這才跪在供臺前學著老人們念念有詞,祈禱上天繼續賜福……簡單的儀式完成後,肚內一陣翻滾,急忙掙扎著跑到院外嘔吐。當晚的皎潔月光掛在天際,半夜的涼風襲來頓覺一陣舒爽。回到堂屋內關上門,就蹣跚著摸回房間。雖然躺在床上,但感覺身子就似漂浮在空中一樣十分難受,根本沒有睡意。聲旁的肉體因酒精的關系渾身燥熱,熱氣將胴體先前熏的檀香激發出來惹得我睡意全無。我惱怒太熱,把被子蹬到床腳,整個身子貼著妻子的後背。滾燙的屁股碰觸到肉棒,我一時沖動起來。看看早過了子時,想搖醒老婆搞一回。但身邊的肉團像根木頭似的一動不動。我只好強行脫掉她的三角叉,采用側臥姿勢把異常腫大的肉棒抹點口水放在陰道口摩擦,胸中好象有一股熱氣,不發作出來實在不舒服,於是就顧不得妻子的感受。雖然陰道內分泌的**不夠多還是強行把肉棒刺了進去。誰知這一搞,歷史就從此改寫……

        丈母娘雖然酒量好,但今天高興喝得過了量。蒙蒙朧朧中覺得有個男人翻身爬上她的床,在旁邊輾轉難眠,又把被子蹬到床腳。後來竟然動手強行脫掉她的三角叉,而且把肉棒放在自己陰道口摩擦。初時還以為是幻覺,因為這種幻覺以前也出現過,也作過和男人性交的春夢。當肉棒刺進陰道的時候,立刻感到下身一陣真實的疼痛方才醒悟:今天絕不是幻覺。那麼這個男人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寶貝女婿了。天……一想到這,渾身一震酒勁嚇醒了一半,想掙扎起來阻止,但渾身哪還有力氣。腦袋裡亂糟糟的,想出聲阻止女婿這種荒唐行為,但又不知說出來後該怎麼收場。村子裡要是知道這種不倫通奸可是要被關入豬籠沉入江底的啊……

        我迷迷糊糊側躺著,把肉棒一下一下的戳進陰道。妻子的身體左右輕微扭動,更是激起我無限欲望。想想也隔了一個星期沒有搞了。於是狠命地抽插了一二百下,汗水把身子完全浸透。本來天氣就很悶熱,現在又因酒精的作用更是燥熱難當。乾脆把妻子的身體扶起令其跪趴在床頭,自己抓住妻子的屁股在後面用勁往裡捅。眼睛已勉強適應黑暗,月光從窗戶裡灑進來,剛好照在老婆的脊梁、屁股和雙腿。不過也真的有點怪,我怎麼發揮的這麼好?有種說不清的快感!而且雙手觸摸妻子的屁股和大腿,感覺肌肉特別結實,肉棒撞擊之處極有彈性非常受用。莫非是這種土酒有催情的作用?

        此時丈母娘大腦意識已基本恢復,但身體還是不太受自己指揮。一個農婦本來就沒什麼主意,現在居然被女婿狠搞。她心裡肯定十分難過。總得想點什麼辦法阻止這種荒唐事吧。可恨自己的身體偏偏和思想背道而馳,竟然開始迎合女婿的攻擊!快感一陣強過一陣,當把她的身體固定成跪姿時,自己似乎還在配合。想到這裡難受得想哭,偏偏女婿的抽插質量頗高,每次都把雞雞頂進陰道深處,在子宮口轉幾圈才退出接著又再次侵入。接近三年都沒嘗過被乾的滋味了,此時讓自己幾乎升天的居然是女婿。

        這些都是後來知道的。我只記得當時酒精隨著體熱逐漸散發,也越來越發現不對頭:一方面,今天這種快感是不同於以往任何一次,這恐怕不能用酒精助興來解釋。另一方面這具肉體可跟妻子不同,發育得相當成熟。雖然皮膚不如妻子細膩,但手感極佳。健壯的肌肉隨著我肉棒撞擊有節奏的顫抖著,有一種力量之美。此時我也猜到了七八分,只是月光只能照到眼前胴體肩膀以下的部位,看不清房間擺設。想到這,我反倒沒有恐懼。要弄清楚胴體身份才是目前該解決的。

        我咬咬牙,下定決心把眼前這具肉體翻了過來。月光還是照不到臉龐,但那肚兜……那肚兜可不是妻子的啊……??暗紅色底版邊上一圈刺繡下端呈三角形剛好遮住陰部,健美的胴體在半裸的肚兜掩映下若有若現非常性感。剛剛一直用側臥和後入式,而肚兜偏偏背後是全裸的,所以一直沒發現。當我知道胯下的胴體是丈母娘時真的倒吸一口涼氣:這算哪門子事呢?如何收場?怎麼和母女倆解釋???一連串問號湧現心頭。不愧我腦子靈活反應快。心想,這荒唐事恐怕還是得暫時接著演,否則這麼呆立著更糟。至於怎麼收場再說吧……心裡想著但也是片刻之間的事,於是我立刻又把仍聳立的肉棒插了進去,卻活生生不敢把身子趴在丈母娘身上。始終怕四目對視太難堪,於是跪坐著握住她的腳腕往上一提,架在自己肩膀上,腰間用力聳動,又開始玩弄眼前的豐滿成熟的胴體……

        丈母娘被我又把身體翻過來仰面朝上,這時她差點叫出聲來,可實在沒主意阻止,正在心慌意亂的時候,雙腿又被女婿架起,陰道再次被肉棒塞滿。那一進一出的快感迅速彌漫全身……心裡想著:女婿是不是根本沒發覺?一直還以為在乾自己的老婆呢??感覺女婿將自己的肚兜解開扔在一邊,雙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肉棒的撞擊一陣猛過一陣,突然有了主意:不如讓錯誤發生下去,不如使出渾身解數把女婿折磨得精疲力竭,乘他睡著後再想法把他弄回自己的房間……有了這主意後像放下一塊巨石,於是軀體扭動全身心投入到肉欲的浪潮中……

        我從年輕丈母娘的身體語言中也判斷出她可能酒醒了,只是尚不能猜測她的心思,既然她不揭穿,看來以後的事好辦。況且此時的她**泛濫一發不可收拾,看來也極度興奮。心想也許痛快的滿足丈母娘後可逃過一劫。當下也是全身心投入戰鬥……偏頭舔著架在肩膀上結實飽滿的長腿,下體什麼九淺一深……所有對付女人的法子都用上了。丈母娘雖把呻吟壓抑在喉頭,但身體卻極淫蕩的引誘撞擊。屁股吻合著肉棒抽插的節奏,硬是把我搞得高潮迭起。

        不過我實在沒想到,相貌並不出眾的丈母娘床上功夫居然出類拔萃!這哪裡是在玩弄女人,分明是被丈母娘玩弄嘛……本想把丈母娘搞到雲宵,哪想到自己倒敗下陣來……抽插了幾百下,精關把持不住,只好宣布投降。於是拔出肉棒射在她的雙乳上。丈母娘也被搞得精疲力竭舒服極了,也真想躺在女婿的懷抱裡睡去……但一想到大犯禁忌又嚇出一聲冷汗。只盼望我趕快睡去……哪不知我只是躺在那裡喘氣,丈母娘心中一遍一遍的求菩薩趕快把這個小冤家帶進夢鄉……她正戰戰兢兢的想著,猛然見我爬起來,把她嚇得臉朝裡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只聽見我自言自語的說要上廁所,只有這個辦法了。接著就走出房間。又過了一會聽見隔壁的房門開了又關上,此時丈母娘才長長吐了口氣:如此結局真是再好也不過了……又磨蹭了個把小時,我知道丈母娘悄悄的把我的衣褲抱回,小心的放在我們房間。踮著腳尖摸回來躺在床上後這才想起清理我留在她乳房上的精液。濃濃的混濁精液一下又把她帶進剛剛那些瘋狂的場面上……丈母娘的臉一邊熱一邊享受著作愛後的餘溫,一邊罵自己守了三年的貞操就這麼被女婿給破了。心想這事以後可千萬不能再發生了,心情煩亂之極,很久才迷迷糊糊地睡著……

        第二天,丈母娘一看到我們夫妻就心慌意亂,也許是感到十分羞愧。我知道她悄悄地觀察我。我當然要裝做似乎什麼都沒發生過,此時她才稍微心安。但晚飯時卻再也不敢喝多了,同時一直留意我會不會再像昨晚一樣喝得亂性。而我肯定今晚也不敢喝多,看來昨晚的事再也不會發生了。於是丈母娘一下子安心下來,但又有點失望似的早早就回房安歇……

        經過一個白天沒發生什麼事之後,我也算一塊石頭落了地。晚上躺在床上始終浮現出昨晚的事……肉棒無須刺激,光回想起丈母娘的豐滿成熟的肉體就高聳如雲。偏偏妻子此時又俯下身來含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本就滿腦子淫蕩的畫面此時一經刺激更是淫心大發,何不把妻子推倒在床上就狠乾起來?我發脹的肉棒撞擊老婆大小陰唇,發出「劈劈啪啪」的響聲。老婆好象很驚異自己丈夫今天的表現,抽插得十分狠近乎瘋狂。好象從未被這麼折騰過……這樣美美地乾了一會,我的腦海裡又湧現出昨天的場面:奇怪了!怎麼年紀38的丈母娘給自己帶來的快感竟超過正當妙齡的妻子???心裡煩亂得說不出一種合理解釋,我的動作越來越粗魯起來。短短時間就換了幾種姿勢。

        老婆桂花可慘了,本來就思想單純,哪裡知道丈夫想些什麼?被丈夫的肉棒撞擊得又哭又叫。我有意很大聲喘著氣,一次一次把肉棒插進陰道深處,但越插越糊塗:怎麼昨夜的景象就是揮之不去呢?越是想不通下身越是用力,桂花的嗥叫聲充斥房間,全身出汗泛紅,受不了差點昏厥過去……

        我狠命的搞、大聲的叫都是有意的,就是要讓丈母娘在另一間房間能聽到,此刻的她也許比在地獄還難受:心想,這女兒女婿是怎麼了?平時可聽不到這麼大的聲音啊???女兒的浪叫聲似乎永不停息的傳過。昨晚女婿在自己身體上蹂躪的情景又出現在腦海……那肉棒有力的抽插、直抵花心的快感……桂芝雙腿情不自禁的夾緊起來,可惜那裡空蕩蕩的毫無一物。大腿內側一陣涼意,手指一摸竟然是自己的**流淌出來……丈母娘羞得想找個地洞鉆進去。急忙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可女兒那叫床聲實在受不了,渾身燥熱。想起自己真是命苦,身體正值虎狼之年,卻在家守寡。如今身體欲火難平生不如死……正在全力抵禦欲火的時候,終於隔壁停止了叫床聲。看來女婿已經泄了。丈母娘摸了摸下體,早已潮濕一片,心裡七上八下的十分失落。本以為就此平息了,哪料身體的燥熱竟久久不能散去,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明明已經聽不見任何聲音了,心境仍是欲火焚燒。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個蕩婦……

        妻子桂花經過我狠命折騰後倒頭就沉沉睡去,有意思的是我居然還是睡不著。心裡十分煩亂,心想昨晚的事原來對自己影響那麼大啊!!過了一會,突然聽見隔壁的房門開了,明顯聽得出丈母娘小心的走到院子裡,接著院門也開了。都這麼晚了丈母娘要去哪裡?會不會出什麼事?我一時好奇起來,心裡思索著跟著去看看。轉頭看看老婆睡得很沉,於是悄悄下床,穿起衣褲滑出房間……

        天邊沒有雲彩,月光照耀下能清楚看到環境。遠遠的跟著丈母娘唯恐被發現。一直跟到村子的小河邊。只見她了停下來向四邊周看了看沒人,於是就開始脫衣服,嚇得我連忙在河邊的草叢裡臥下來,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這一看可把我驚呆了!丈母娘脫了個精光,月光照著白白的肉團顯得格外好看,丈母娘還把頭上的包布解下來,頭左右一晃動,頭髮很自然地散開來,竟然到達腳後跟足,可能有一米六七之長……



















0.016478776931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