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網站偶爾會很緩慢,我們已更換了線路徹底排除了緩慢的問題,若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廣告】友站番號最齊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催眠師男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宏明一直對催眠術很有興趣,我記得他和小詹常試著催眠彼此,小詹做起
催眠也是相當有架勢,但他們似乎並沒有什麼成果,宏明在高中時曾試著要催
眠我,但結果並沒有成功。

他只是一直對我說話,但我並沒有睡著,也沒有發生任何事,我承認那種
感覺確實蠻輕鬆的,但那隻是放鬆,並不是催眠。

所以當我在生物科遇到困難,想求助宏明的時候,他向我建議催眠術讓我
感到相當的懷疑,他說只要我每個星期給他一堂課的時間,我就能夠隨時做自
我催眠,使自己讀書時更有集中力。

我一點也不相信,但看在宏明那麼熱心的樣子,我還是答應了他,在一個
星期四下午我們結束了第一堂課之後,我跟他到他的宿捨去,他要我坐在他的
床上,而他則坐在我對面的椅子,除了一張書桌和電冰箱之外,這就是這個房
間所有的東西了。

他關起了門,並關掉了燈,拉上了百葉窗。

我笑了笑,「這樣太暗了吧。」

「不會,再等一等就開始了。」他說著。

突然他打開了電腦螢幕,螢幕中出現了一堆五顏六色奇形怪狀的漩渦,我
想那是他的螢幕保護程式,由於整個室內只有螢幕這個光源,這些色彩顯得格
外耀眼,我甚至可以看到漩渦映在他的臉上。

「這是什麼?」我問。

「這是可以幫助妳放鬆的程式,我要妳輕鬆的坐在那裡,並看著螢幕,當
我想放鬆的時候,我也會使用這個程式,妳只要坐好​​,將手放在膝蓋上,輕鬆
並專心的看著螢幕。 」

我將手放在膝蓋上,然後看著螢幕,我試著專心的看著某個點,但炫目的
漩渦讓我無法辦到,就這麼過了幾分鐘,他一直沒有說話,我開始覺得煩燥,
想看看這個房間還有什麼,但宏明突然發出了聲音。

「放輕鬆,韻如,輕鬆的看著螢幕,跟著這些漩渦,妳感到自己也跟著漩
渦旋轉,感到自己不斷的被吸入,輕鬆的看著螢幕,妳會覺得很放鬆,從妳的
眼睛開始,妳全身都愈來愈放鬆了,一種溫暖而放鬆的感覺擴散到妳的全身,
看著螢幕,聽著我的聲音,然後深深的放鬆。 」

宏明的聲音非常柔和,又有一種堅定讓人不敢反抗的力量,我跟著他的聲
音,感到自己不斷的被眼前的漩渦吸入,這種感覺非常的放鬆,我開始感到自
己的眼皮愈來愈疲倦,全身都慢慢的開始使不上力,那種感覺很快的擴散到我
的脖子、我的背還有我的手腳,全身都感到溫暖而沉重。

「很快的,妳會發現妳的雙眼太疲倦了,它們會自己閉上,妳完全無法繼
續張開妳的眼睛,妳甚至無法保持清醒,除了讓自己深深的睡去外,妳什麼也
無法做,妳的雙眼真的好疲倦,深深的睡去吧。 」

我的雙眼快燒起來了,我從來不曾感到這樣的疲倦,我好想要繼續看著螢
幕,所以我不想閉上眼睛,但是我真的撐不住了,我的眼皮完全不聽指揮的閉
了起來,現在我只能聽到宏明的聲音了。

「深深的睡去,進入深沉的催眠狀態,深深的...」

接下來我什麼也不記得,我只知道我睜開了雙眼,看見宏明正微笑的看著
我,燈是開著的,電腦螢幕也關了起來,我覺得很愉快,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活
力,就好像睡了一場好覺一樣。

「妳覺得怎麼樣?」他問。

「很好啊,你什麼時候才要催眠我?」

他將手放在我的右手上面,然後說著,「記起來。」

他的聲音、電腦螢幕還有我閉上雙眼睡去的回憶突然灌進了我的腦中,雖
然其他的部份仍然是一片模糊。

「哇,你成功了!」

「當然囉,這個。」他打開手上的盒子拿出了一條金色煉子的項煉,那真
是非常的漂亮,他一將它拿出來我就感到我的眼神離不開它了,「這是要給妳
的。 」

「喔,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禮物,我們又不是...」

「妳不要誤會,這本來是我奶奶的項煉,我只是將它藉給妳,因為這可以
讓妳練習自我催眠,等妳回到宿舍後,妳只要戴上這條項煉坐在鏡子前,看著
鏡子裡的自己,並且在嘴裡不斷重複著『凝視、凝視』,就能達到自我催眠的
效果了。 」

我點點頭,收下了這條漂亮的項煉,「你什麼時候可以再催眠我?」我迫
不及待的想再體驗這種感覺。

「下個星期,這段時間妳先用這條項煉練習。」



當天晚上我戴上了那條項煉坐在鏡子前,我將房間的主燈關了起來,故意
讓房間像宏明那邊一樣暗暗的。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自覺的就將焦點放在脖子上的那條項煉,我慢慢
的念著:「凝視、凝視」,突然我感到一種不可思議的沉重壟罩我的身體,我
每念一次,就感到身體愈沉重,也愈來愈困倦,可是我甚至無法控制自己不去
念那個片語。

「凝視、凝視...」我感到自己跌落到了地板,完全的睡去。



幾天后的生物測驗的的成績明顯的進步了,從上次被宏明催眠後我只上了
一堂生物課,但是感覺真的完全不一樣了,今晚他答應要做第二次療程,我到
了他的宿舍門口,比約定的時間還早上一點。

「妳覺得我的療程有用嗎?」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幾天我覺得自己從未這樣的專心,我等今晚等好
久了。 」

「好吧,看著我的眼睛,韻如。」

我幾乎來不及思考,就立刻被他的眼神鎖住,聽著他的聲音,我感到自己
深深的陷了進去。

「凝視著我的雙眼,妳感到自己深深的、深深的被吸入,妳開始想眨眼,
每眨一次眼,妳就覺得自己愈來愈疲倦,眼皮愈來愈重,上個星期妳進入瞭如
此深沉的催眠狀態,今晚妳會更快的進入更深沉的催眠狀態,看著我的眼睛,
深深的陷入我的力量。 」

「深深的睡去吧,妳已經無法張開眼睛了,閉上雙眼,什麼也不要想,讓
我的聲音帶妳進入不可思議的催眠,妳脖子上的項煉會幫助妳更容易的被我催
眠。 」

我真的好累,完全無法抗拒他的每一句話,當他提到項煉的那一霎那,我
感到自己整個身體突然癱軟了下去,我想要掙扎,但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都不
接受我的指揮,我什麼也不能做,只是倒了下去。

當我再度恢復知覺時,竟然是在我的宿捨了。

電話響了起來。

「餵。」

「妳記得什麼嗎,韻如?」是宏明的聲音。

我認真的回想著,從他要我看他的雙眼後我就沒有任何記憶了。

「你的眼睛。」我回答道。

「還有項煉。」他說著。

突然我感到思緒好像突然被抽空了一樣,整個人跌落入另一個世界,「是
的. . . 」我在矇矓中勉強的回答著。

「韻如,睡吧。」



從那以後我的成績持續的進步著,但是我發覺自己開始冷落了朋友,大部
分的時間我都花在了課業上,除了見宏明的時間除外,我幾乎從早到晚都是在
讀書。

有天當宏明在我家的時候,瑋伶突然來訪。

我向他們介紹著彼此。

「很高興見到妳。」宏明微笑著。

瑋伶也看著他微笑著,「我常聽到她提到你,聽說她成績進步這麼多都是你
的功勞,你能不能也幫幫我啊? 」

聽到她這麼說的時候,我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忌妒,宏明是我的,他只能
幫我,但我卻看到他的眼神貪婪的在瑋伶身上游移著,老實說,瑋伶真的很漂
亮,她比我高一點,身材也比我玲瓏有致的多。

「韻如,我能表演給她看嗎?」

「當然可以啊。」我裝做無所謂的說。
直到這一刻為止,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很矜持的人,我從不做什麼特別的打
扮,也不會特別在意自己的身材,可是現在我才發現我好想為宏明展露我的身
體,又懊惱著自己比不上瑋伶。

瑋伶坐在我的床上,我坐在她旁邊,宏明則拿了張椅子坐在她的對面。

「放輕鬆,催眠是不需要努力去做的,妳所要做的只是輕鬆的聽著我的聲
音,跟著我的聲音,妳會覺得自己愈來愈放鬆,放掉全身的力量,感到全身都
不再緊繃,只要聽著我的聲音,妳覺得自己的眼皮愈來愈重,我的聲音讓妳很
平靜、很放鬆、很想睡. . . 」

我發覺自己愈來愈困,但我努力的想保持清醒,我要看著瑋伶被他催眠,
我看到瑋伶開始不斷眨著眼睛,身體也明顯的放鬆著。

幾分鐘後,她的眼睛幾乎只是半睜著,然後宏明伸出手點了下她的肩膀,
突然她就閉上眼睛,全身失去了力量躺在我的床上,我正想稱讚宏明他的催眠
術,卻發現他將手伸了過來也點了我的肩膀,然後我就突然什麼也無法思考,
再也無法張開雙眼,失去力量倒到了床上。

當我張開眼睛時,我看到瑋伶坐在床上,她緊閉著雙眼,頭無力的垂落在
胸前,她看來是那麼的放鬆,看著宏明催眠她讓我感到一陣興奮,宏明正在對
她說話,我決定靜靜的看著。

「瑋伶,妳現在被我深深的催眠著,任何時候只要妳聽到我說:『女生宿
舍,瑋伶』,妳就會立刻回到像現在一樣深沉的催眠狀態,了解嗎? 」

「是的,主人。」瑋伶的聲音單調而沒有感情,由於她垂著頭,嘴巴對著
自己的乳房,聲音格外的模糊。

聽到她稱宏明主人又讓我感到興奮,我不禁想到自己被催眠時不知道是不
是也是這樣,我有叫宏明主人嗎?如果是平常我一定會很生氣,至少感到很不
舒服,但現在我竟期盼自己有這麼做過。

「韻如,妳想我該對我的新奴隸做什麼?」

新奴隸?那代表我也是奴隸嗎?我竟感到有點高興。

我看著宏明,「讓她在看到你彈手指就不由自主的脫衣服好嗎?」不知道
為什麼,我做出這樣對不起瑋伶的建議。

宏明看著我的眼神似乎也有點吃驚,「嗯...」他想了一下,「這個主
意蠻不錯的,可是我想做些更不一樣的,妳曾經想過餵母奶給嬰兒嗎? 」

「有啊,可是我又沒懷過孕,根本分泌不出乳汁。」

「做做樣子就好了,不要擔心,脫去妳的上衣和胸罩,看看我要對瑋伶做
什麼。 」

宏明將手放在瑋伶的膝蓋上對她說話,我聽話的脫去了上衣,並解開了胸
罩,很自然的讓自己的兩顆乳房露在外面,我看到瑋伶慢慢張開了雙眼,眨了
眨眼睛,還搞不清自己在哪裡的樣子。

「瑋伶,妳是剛出生的小嬰兒,妳覺得好餓,妳想要吸奶,妳看到媽媽了
嗎?看到她的乳房了嗎? 」

瑋伶貪婪的望著我的胸部,我稍稍的移動身體,她的眼神也跟著我的乳房
晃動。

「韻如,抱住這個小嬰兒,用妳的手抱住她。」宏明突然對我說道。

我看到一個小嬰兒在我面前,她媽媽呢?她好像很餓,我應該要餵她,真
是剛好我沒有穿上衣,我用雙手緊緊的抱住她,讓她的頭湊進我的乳頭,她立
刻貪婪的吸吮了起來,我感到有點癢,還有一些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了,瑋伶,妳吃飽了,現在妳想要睡覺了,妳覺得好困,在妳媽媽的
懷抱里安心的睡去吧。 」

這個嬰兒閉上了眼睛,安心的睡著,我輕輕的晃著她。

「韻如,清醒。」

突然我懷裡抱的嬰兒變成了瑋伶,我看看四周,看到宏明不懷好意的對我
笑著,我懷中的瑋伶全身只剩下一件內褲,我上半身也赤裸著,乳頭上還沾滿
了口水。

「有趣嗎?」他問。

我用尷尬的笑容回答他。

「我將上次那個催眠的程式傳到了妳的電腦,以後妳只有用游標點兩下就
可以自己做催眠的練習了。 」

他說著又將手放到了瑋伶的膝蓋上,「妳什麼也不會記得,妳只會記得聽
著我說話,然後感到非常的輕鬆,妳會覺得我失敗了,我沒有辦法催眠妳,因
是妳是不會被催眠的那種人。 」

「但是從現在起,妳會常常來找我,因為妳仍然希望我幫妳放鬆,妳也會
常常來找韻如,妳想看看她電腦裡那個催眠的程式,當我彈手指之後,妳會張
開眼睛,但繼續留在催眠狀態中,穿上自己的衣服,當妳穿好衣服後就會完全
的清醒過來,什麼也不記得。 」

然後宏明彈了下手指,瑋伶張開了眼睛,但看起來就像個傀儡一樣,她慢
慢地撿起自己的衣服,並一件一件的穿了上去。

「妳也穿上衣服吧,這樣她才不會覺得奇怪。」宏明對我說。

我比瑋伶先穿好了衣服,然後她也穿好了衣服醒了過來。

「喔,感覺真的很輕鬆,可惜你無法催眠我。」瑋伶眨了眨眼,有點感嘆
的說著。

宏明笑著擺了襬手,「是啊,催眠韻如就容易的多,她的催眠感受度真的
很高,像是現在,她只要用脖子上的那條項煉就可以自己催眠自己。 」

我突然感到脖子上的項煉沉重起來,我低下頭想看看它,在我看到項煉的
那一瞬間,我立刻被捲入了另一個世界,宏明好像在和我說話,可是我什麼也
聽不到。

我張開眼後看到的是天花板,我發覺自己躺在床上,然後宏明和瑋伶看著
我笑著,我坐了起來,心裡想著他們不知道在我睡覺的時候做了什麼,我甚至
不太記得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我的房間。

「我們覺得妳不適合當一個奴隸,因為妳實在太正經了,為了讓妳成為一
個更好的奴隸,我決定給妳一個訓練,我要妳和我們一起走出這個房間在這棟
宿舍里四處走動,每當妳遇上一個人,妳就會脫去一件身上的衣物,當妳脫光
身上的衣服後才可以回到這裡。 」

我心裡感到一陣恐慌,他真的要讓我這麼做嗎?我還在想的時候,他又繼
續說著。

「當妳在回到房間的路上,如果遇到女的,妳就會要求她撫摸妳的胸部,
如果遇到男的,妳就會要他拍一張妳全裸的相片,等你回到這里後,我會給妳
更多的任務,現在去吧。 」

我不要,我不可以在整個宿舍的人面前丟臉,這樣我以後怎麼見人,但是
我的身體卻不聽話的站了起來,並且往門的方向走了過去,我試著去抗拒,但
卻完全無法控制自己。

我遇到的第一個人是詩婷,她是這裡的學生會長,正好走出門來,我勉強
的對她微笑著,便開始脫去身上的T卹。

「妳在做什麼?」她問。

宏明從我身邊走了過去,對詩婷說著,「你好,我叫做戴宏明,我可以對
妳說明,進去說好嗎? 」

詩婷半推半就的和他走了進去,並關上了門,我很想知道宏明會對她做些
什麼,但我的腳卻自己往前走去。

我遇到的下一個人是小馬,我以前曾經很迷戀他,直到宏明再度進入我的
生命,我很想什麼也不做,但我的手卻自動的脫去了胸罩。

「妳在做什麼?」小馬問著。

「我只是服從主人的命令。」我回答。

瑋伶在一旁笑著,「她被催眠了,等等她會脫到一絲不掛的。」

「到時再帶她過來。」小馬說著,雙眼一直盯著我的乳房。
「當然...」韻琳雙手撐住床準備站起來,但是動作卻僵在那裡,怎麼
也站不起來,她愣了好一陣子,「怎麼會這樣!?」

  宏明握起韻琳的左手,讓她伸直了左手,然後在她耳邊說著,「妳的左手
變的很僵硬,變的像鐵一樣,動不了了。」接著他放開她的手,韻琳的手就這
樣直直的向前伸著。

  「好神奇啊,」韻琳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你怎麼辦到的?」

  「好玩嗎?我可以表演多一點給妳看。」

  我在一旁等著看宏明還要對她做些什麼,卻發現他將手伸了過來,然後在
我耳邊彈了一下手指,我便突然失去了知覺。

  當我醒來後,我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跪坐在地上,脖子上還套著狗鍊,我
趕緊站了起來,隨手抓起一件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擋住自己的身體,我還注意到
嘴裡有一些很奇怪的味道,我吐了吐舌頭,試著將嘴裡的東西吐掉。

  「妳怎麼了?」宏明走到了我的面前,「幹嘛這樣遮遮掩掩的,這裡又沒
有別人,沒穿衣服也是很自然的啊。」

  他的話有一種不可思議的說服力,突然間我心中的困窘全都一掃而空,我
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讓自己的胴體毫無保留的展示在他和我妹妹面前,我回到
韻琳的身邊坐下,她仍然坐在床上,左手直挺挺的向前伸著。

  「姊,妳真的不先穿上衣服嗎?」韻琳轉頭看著我,表情除了訝異外還帶
著一點擔心。

  「不用啊。」我無所謂的說著,反正這樣很舒服,這裡又沒有別人在,我
一點也不想穿上衣服。

  「妳現在相信我的催眠術了吧?」宏明對著韻琳說著。

  「當然,」韻琳說著,我看的出她感到有一點恐懼,「好了,就到此為止
吧。」

  「還沒呢,我還要讓妳體驗催眠的美妙。」

  「不用了,」韻琳急忙的說著,但宏明沒有理會她,將手伸到了她的耳朵
旁邊,「不要...」韻琳試著閃開,但她根本站不起來,在宏明彈了手指之
後,她立刻癱軟在他的懷中。

  「深深的、深深的,進入平靜的催眠世界...」宏明湊著她的耳朵旁說
著,她只是深深的睡著,臉上呈現嬰兒般的鬆弛。

  「韻琳,仔細聽我的話,」宏明引導著她進入更深的催眠之後,又開始說
著,「張開妳的雙眼,但繼續停留在催眠狀態。」

  韻琳微微的張開了眼睛,視線迷矇的沒有任何焦點,接著宏明從口袋拿出
了一枚金色的硬幣。

  「看著這枚硬幣,它具有不可思議的魔力,今後不論在什麼地方,妳正在
做什麼,只要妳一看到這枚硬幣,妳的目光就會完全被它吸引,妳會停止妳的
動作,停止妳所有的思考,而在這段時間,妳只能聽到拿著硬幣的我說的話,
我說的命令妳都會服從,我說的話妳都會覺得是事實,了解嗎?」

  「了解。」韻琳平淡的說著。

  「很好,」宏明說著,握起了硬幣,「現在當我數到三之後妳就會清醒過
來,一、二、三!」

  韻琳眨了眨眼,趕緊從宏明的懷中坐起身來,她看著自己的左手,伸展了
一下,好像很高興自己恢復了自由,接著她站了起來,順手撥了下頭髮,「我
能站起來了!」

  突然宏明將硬幣秀了出來,她的臉上立刻失去了表情,右手就這麼在半空
中停了下來。

  「當妳恢復意識後,妳會發現你完全不能移動,妳可以說話、可以轉動妳
的脖子,但妳的全身卻動彈不得,只能任由別人擺佈。」話說完,宏明又握起
了硬幣。

  韻琳眨了眨眼,表情回到了臉上,但身體仍然停留在那個奇怪的姿勢,她
皺起了眉頭,「我動不了!」

  宏明沒有理會她,倒是突然看著我,「韻如,過來跪在她前面。」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我這麼做,但我就是很自然的走了過去,恭敬的跪在
妹妹的前面。

  「妳其實一直很渴望妳妹妹的身體吧?現在脫去她的褲子,用妳的舌頭讓
她快樂。」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我不喜歡用嘴巴做這檔事,也從來都不是個同
性戀,但那一瞬間我真的很想品嘗韻琳的陰唇,我伸出手解開她褲頭的鈕釦,
接著拉下了拉鍊,看到她粉紅色的小內褲。

  「姊,別這樣!」韻琳哭喊著,但我一點也沒理會她,拉下她的內褲,將
頭湊了過去。

  韻琳原本還一直叫著,但突然停止了聲音,我猜想一定是宏明又拿出了硬
幣,接著我聽到宏明的聲音,「妳的身體變的相當敏感,韻如的舔弄會讓妳很
快的到達高潮,享受從未有過的快樂。」

  「姊...」接下來韻琳又開始喊著,但聲音卻不再像之前的乞求,而更
像是嬌喘,「啊...」

  聽著韻琳的聲音,我似乎也興奮了起來,用舌頭快速的撥弄她的每個性感
地帶,她的叫聲也愈來愈高亢。

  「啊...不行了...」沒多久,她大叫了一聲,似乎到達了高潮。

  接下來宏明扶著我的肩膀,「好了,韻如,好好的休息一下。」他在我耳
邊彈了一下手指,我立刻失去力量,沉沉的睡了過去。

  接下來我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再醒來後宏明已經離開了,我有試著問
問韻琳,但她卻連被催眠過這件事都不記得,我有點高興,至少在這一點上我
是勝過她的。

  

  在那之後我有幾個月不曾見到宏明,我們都很忙,尤其是他又找到了新的
工作,再見到他是在一場大學的派對,那是亞鑫邀請我去的,而宏明則是收錢
要在那場派對中作一些催眠表演。

  亞鑫是個很不錯的男孩,可是我對他沒有意思,事實上現在除了宏明外我
對其他的男孩都沒有感覺,他的眼睛、他的聲音、他的一切都充滿了威嚴,讓
我無法自己的被他吸引。

  宏明的表演被安排在派對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那時大家多多少少都有點微
醺的狀態,我承認我也喝醉了,亞鑫一直遞酒給我要我放開一點。

  宏明走上了臨時拼湊出來的舞台,他一說話,所有的人就安靜了下來,似
乎大家對他的催眠表演都很有興趣。

  「在開始前,我要先告訴大家,催眠不是魔法,那是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
的一種自癒的力量,今晚我可能會用我的聲音幫助你放鬆,當你聽著我的聲音
你會覺得放鬆是那樣的容易,你會知道傾聽和放鬆是那麼自然,你會聽著我的
聲音,覺得很想睡覺,你會發現自己可以很容易的在我的聲音中放鬆,就這麼
深深的、深深的,將自己放鬆...」

  宏明不斷的說著類似的話語,那種熟悉的倦怠感又湧入我的身體,我想看
看四周其他人的狀況,但是我真的太累了,我不由自己的垂下了頭輕輕的靠在
身旁的亞鑫身上,朦朧中我看到他閉上了雙眼,表情完全的鬆弛著,然後我也
閉上了眼睛。

  當我再度張開眼時,看到舞台上多了一個叫做小雅的女孩,我轉頭看了看
四周,所有的人都全神貫注的看著他們。

  宏明讓她坐在一張椅子上,並拿著一個懷錶在她眼前晃動,「放輕鬆,小
雅,看著我手中的懷錶,感到妳的眼睛愈來愈疲倦,看著懷錶,好睏、好想睡
覺...」

  小雅的表情慢慢變的呆滯,宏明不斷的重覆著放鬆、沉重等的詞句,很快
的她就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然後宏明給了她一些指令,像是讓她學
小狗叫、跳脫衣舞,還讓她脫去上衣讓在場的男人摸摸她的乳頭。

  最後他叫醒小雅讓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什麼也不記得。

  他說要尋找下一個自願者,然後我看到他比著我,「這是我的一個朋友,
請上來吧,韻如。」我還在猶豫著,亞鑫卻熱烈的推我上台,我想他一定是想
看我的裸體或占我便宜才這樣的。

  我坐到了台上,有點緊張的看著眼前的人們,然後宏明也在我面前搖晃著
懷錶。

  「妳太緊張了,不要去在乎台下的人,只要看著懷錶,什麼事都不要想,
看著懷錶,輕鬆的跟著它左右擺動,妳會發現自己的呼吸跟著懷錶左右擺動的
頻率,左、右、呼、吸...什麼都不要想,妳的眼裡只剩下懷錶。」

  開始我盡量試著不去在乎台下的人,當宏明慢慢的引導我的時候,我發覺
我真的忘了台下的人,我的眼中、甚至於整個腦海裡都只剩那個懷錶,什麼也
無法在乎了。

  「妳開始愈來愈想睡,好沉重、好睏,妳覺得好累,累到完全無法張開雙
眼,保持清醒是那麼的困難,真的好累...」

  我感到雙眼愈來愈沉重,然後宏明伸出手在我耳邊彈了一下,「睡吧。」
我立刻閉上眼睛,完全失去了知覺。

  「韻如,告訴我妳記得些什麼?」

  我張開眼,什麼也弄不清楚,只覺得台下的觀眾都貪婪的望著我,「什麼
也不記得。」

  「很好,」他說著,對著台下比了個手勢,「放音樂吧。」

  我聽到音響傳出了熟悉的舞曲,然後發覺自己的腳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
我才意識到我是在跳舞,我想要停止,但我身上沒有任何一處聽我的指揮,我
轉念一想,其實跳舞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比剛剛的小雅要好的多。

  但是我卻發現自己的手正在解開上衣的鈕釦,我開始擔心了起來,慢慢的
我脫掉了上衣,台下的人們開始鼓噪了起來,我真的很想停止,但身體的舞動
卻只是愈來愈強烈,接著我又脫去了褲子,然後是胸罩,我就像是個專業的脫
衣舞孃一樣,我終於放棄了,我想在脫去內褲前,我是無法停止的。

  突然宏明做了個手勢讓音樂停止,我的動作也跟著音樂停止下來,但是我
仍然無法控制自己,我只是茫然的望著前方呆立著。

  宏明對著觀眾說道,「團體催眠。」突然台下變成一片死寂,我看到他們
的眼神都變的渙散無神。

  「深深的、深深的進入催眠狀態,我要你們看著台上的韻如,男孩們,你
們會發覺韻如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但是你們不會追求她、約她出去,或
對她做任何不禮貌的行為,因為她是屬於我的,女孩們,妳會覺得她是妳最好
的朋友,妳想成為和她一樣的人,另外,妳會很想再度感受我的催眠,你們完
全的信任我,現在除了韻如之外所有的人都清醒過來,對剛剛發生的事完全沒
有記憶。」

  台下的群眾又恢復的生氣,接著我感到宏明觸碰著我的肩膀,「韻如的項
鍊。」
一種莫名的疲倦又襲捲過來,我立刻閉上眼睛垂下了頭,我知道宏明在對
我說話,但我完全不知道他說了些什麼,接著他彈了下手指,我緩緩的張開了
眼睛。

  首先我發覺我身上什麼也沒穿,然後我發現我竟然在手淫,我的左手在陰
戶四周不斷的搓揉著,我慢慢意識到我還在台上,台下的群眾都用著淫穢的眼
神看著我,但我是那麼迫切的需要性愛,我無法停止自己,只能繼續暴露在大
家面前玩弄自己。

  沒多久後我終於達到了高潮,那一瞬間我很想立刻躲起來,但一種沉重而
輕鬆的感覺又湧了上來,我什麼也沒辦法做,只是呆立在舞台上。

  突然亞鑫出現在我的身邊,他色瞇瞇的伸出手撫摸著我的胸部,這時候我
恨透了自己的無能為力,我好想摑他一巴掌,但是卻完全辦不到,甚至做不出
生氣的表情,我聽到觀眾在台下的笑聲,然後宏明又說了那句話,「韻如的項
鍊。」

  當我再度醒來後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宏明仍然在台上做著表演,我發
覺亞鑫消失了,接著宏明又催眠幾個女孩後,在台上對大家鞠躬,台下則響起
熱烈的掌聲。

  因為亞鑫消失了,我開始擔心我該怎麼回家,我想宏明可能願意帶我,但
卻看到他被一群女孩子圍著,正當我打算放棄時,宏明卻注意到我,朝我走了
過來,他吻了我一下,「我猜妳需要交通工具?」

  我點點頭。

  「妳可以搭乘我的車,但我要妳今晚留在我家,還有這邊有幾個女孩也會
到我家去。」

  能和宏明相處一整個晚上是很動人的提議,所以我想也不想的同意了。

  和我們一起走的有小雅,還有兩個我不知道名字的女孩,我們一起坐上宏
明的車,準備回到他的房子,我和坐我身邊的女孩聊著,原來她叫做潔儀,是
我學校心理系四年級的學姊,她說她也有學催眠,還被學校的教授催眠過,但
是宏明的表現更是優異。

  另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叫做月吟,她是個專業的舞者,小雅則是藝術學系
的學生,她們兩個都表示之前從未接觸過催眠。

  當我們到達宏明的房子,他要我們待在客廳,然後幫我們準備了飲料,我
們開始先天南地北的聊著,雖然我知道話題終會回到催眠上,果然如此,沒多
久宏明就開始和潔儀聊起了催眠的技巧。

  宏明想要看潔儀催眠的方法,後來決定讓她催眠小雅來示範。

  宏明將房間的燈光調暗,讓小雅坐在沙發上,潔儀則坐在她對面的板凳,
開始對她說話。

  「輕鬆的聽著我的聲音,小雅,看著我的眼睛,妳會發現我的眼睛相當的
吸引妳,它就像是漩渦一樣將妳捲了進去,我要妳深深的吸一口氣,然後重重
的吐出來,和妳的壓力一起從身體排開,當妳一吐氣,全身肌肉的力量也跟著
消失了,小雅,繼續吸氣、吐氣,看著我的眼睛並深深的放鬆...」

  潔儀將手放在小雅的腿上,「妳感覺到我的觸碰,我的手是那樣的溫暖而
具有魔力,當我碰到妳的大腿,妳就覺得大腿失去了力量,當我碰到妳的手臂
時,妳的手臂就失去了力量...」

  潔儀的手遊過小雅的每一個部位,每碰到一個地方,小雅就更放鬆一些,
她的身體像是洩了氣的汽球,慢慢連坐在椅子上都有困難。

  「很好,深深的放鬆,現在我要觸碰妳最後一下,然後妳會完全的放鬆自
己,當我觸碰妳最後一下,妳會閉上眼睛,讓自己進入深深的催眠,最後的一
次碰觸...」

  潔儀靠向前去吻了下小雅的嘴唇,小雅立刻閉上眼睛,整個人倒在潔儀的
懷裡。

  「喔,妳做的很好,我都快被妳催眠了,」宏明說著,「我想妳們兩位也
是,是吧?」

  確實如此,在看著潔儀催眠小雅的過程中,我感到非常的輕鬆,這時候我
看到潔儀向月吟靠了過去,她看著她的雙眼,然後靠向前去吻了月吟一下,這
時月吟也立刻閉上了雙眼,像小雅一樣臣服在潔儀的催眠力量。

  「妳呢?」突然潔儀看著我說著,「妳也想成為我的寵物嗎?」

  我想回答,但是懾服在她的眼神下,我什麼也說不出口,接著她向我靠了
過來,用她那對柔軟的雙唇吻著我,一種放鬆的感覺立刻佔據了我,我什麼也
不知道了。
當我醒來後,我發現月吟她一絲不掛的躺在我的身邊,我坐了起來,而小
雅也在這時醒了過來,我才發現我們三人都什麼也沒穿,潔儀和宏明在前方的
座位上談話,我聽不清他們談話的內容,沒多久後,月吟也醒了過來。

  「歡迎妳們回來,」宏明露齒笑著,「很舒服吧?妳們覺得如何?」

  「很棒。」小雅回答道。

  我同意我也覺得很棒,我實在想不起還有什麼更舒服的事。

  潔儀開始說話,我發現我完全沒有辦法不去聽她說話,她的聲音就像大海
一樣,而我只能沉浸在其中,「我在妳們每個人心裡都放了一個後催眠暗示,
那是一個片語,只要聽到這個片語,妳們就會服從我所有的命令,月吟,『東
方珍珠』。」

  我轉頭看了看月吟,只見她眨了眨眼,直盯盯的望著潔儀。

  「月吟,放鬆妳全身的肌肉,妳的頭腦完全清醒著,但妳是如此的放鬆,
放鬆到完全無法移動。」

  月吟的身體失去支撐的倒了下去,她躺在床上,雙眼瞪著天花板。

  潔儀微笑著,然後看著我,「雨中之舞。」

  突然間我感覺到一種奇怪的力量注入我的心靈,我眨了眨眼,只覺得要服
從潔儀的命令。

  「韻如,我要妳看著月吟的下體。」

  我轉頭看著躺在我身邊的月吟,當我的眼神觸碰到她的雙腿之間,就再也
離不開了。

  「韻如,我要妳幫她口交,彎下身來,用妳的舌頭去舔弄她美味的陰部,
讓她快樂。」

  我不是個同性戀,但是這一瞬間,我卻感到自己無法抗拒月吟的下體給我
的誘惑,我彎下了身,伸出了舌頭舔著她的陰唇,那種感覺真的很奇妙,一種
快感竄入了我的脊髓。

  「很好,韻如,就是這樣,小雅,『機關娃娃』。」

  我看不到小雅的反應,但我想她一定也是和我們一樣眨了眨眼,等候著潔
儀的命令。

  「小雅,走到韻如身後,看看她充滿誘惑的胴體,伸出手撫摸她的乳房,
用手指逗弄她的陰核,小雅,用妳的雙手讓她達到高潮。」

  很快的我感到有人在碰觸我的身體,不知道為什麼,我從沒有這樣敏感,
我繼續舔著月吟的陰唇,感到快感不斷的衝擊著。

  「很好,奴隸們,當我數到三後妳們會一起達到高潮,而當妳高潮後,妳
會感到一陣無法抵擋的睡意,事實上妳會立刻回到催眠狀態,一、二、三。」

  我大叫了出來,無法形容的快感像電流流過我的全身,然後很快的,我感
到自己的力量和思想都被抽空了,我甚至來不及離開,就將頭埋在月吟的大腿
間,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我再度醒來時,我人在自己的宿舍裡,床邊留著宏明寫給我的紙條,要
我去聽電話留言,我按了留言鍵,第一通留言就是宏明給我的。

  「嗨,韻如,項鍊。」

  那種黑暗又吞沒了我。

  「妳喜歡和我在一起,妳不會再答應亞鑫的邀請,妳想要學習催眠,妳會
盡自己所能的去學好催眠,當妳醒過來後什麼也不會記得,妳只知道妳愛我,
妳會想盡辦法的和我在一起,韻如,醒來吧.]
「好啊。」



  他給我一灌百事可樂,我打開後喝了一口,故意用另一隻手撥弄著我的項

鍊,吸引他的注意。



  「你喜歡我的項鍊嗎?」我問。



  他有點臉紅的說著,「呃,很漂亮。」



  「還閃耀著光芒著。」



  「是啊,閃耀著。」他說著,看著我的項鍊。



  「每次我照鏡子都會發現自己盯著它看,發現自己的目光無法離開我兩個

乳房間的項鍊,閃耀著它那放鬆的、令人昏昏欲睡的光芒,很容易的,目光就

會停留在項鍊上。」



  「很...容易...」他的反應比他姊姊來的更快。



  「我想你一定很想閉上雙眼,你看起來好累、好睏,你一定很想立刻就閉

上雙眼,你很快就會閉上雙眼,進入很深很深的睡眠,當你閉上雙眼後,你會

完全的放鬆,你會繼續站著,但你可以完全的放鬆,完全的服從我,放鬆、服

從...深深的睡去。」



  他的眼皮幾乎閉了起來,呼吸也變的緩慢而均勻。



  「當我數到三之後你會閉上眼睛,深深的睡去,一、二、三。」



  他閉上雙眼,頭深深的向前垂著,呆立在原處。



  「深深的睡去,我要你從一數到一千,在你的心裡數著,當你數到一千之

後你會醒過來,然後走到客廳坐下,當你坐下後你又會立刻回到比現在更深沉

的催眠狀態,等著我的命令,現在開始數,毎個數字都讓你進入更深的催眠狀

態。」



  我又喝了一口可樂,然後離開了廚房。



  到客廳後,我的睡美人仍然維持著一樣的姿勢,我想她已經完成了我剛剛

給她的命令了,「月吟,妳現在可以聽見我的聲音了,妳感到妳的右手變的很

輕,就像手腕上綁了一大串氫氣球一樣,妳可以感受到它們,感到汽球將妳的

手慢慢舉了起來,妳的手舉愈高,妳就會更陷入更深的催眠,當妳的完全的伸

起來後,妳會完全的放鬆。」



  她的手開始慢慢的向上舉了起來,然後愈來愈快,我坐在她身邊靜靜的看

著,直到她直直的高舉著右手,「很好,妳陷入了很深的催眠狀態,妳希望有

一個能隨時讓妳回到催眠的咒語,那個咒語就是『法蘭西寶石』,但是只有我

對妳說這個片語的時候妳會立刻回到催眠狀態,準備服從我的命令,現在你會

忘記自己曾經被我催眠,當我數到三後妳就會清醒過來,忘記被催眠時發生的

事情,只有在潛意識中記得我剛剛給妳的命令,一、二、三,清醒過來。」



  月吟張開眼睛放下了手臂,然後坐直身子看著我,「對不起,妳剛剛說什

麼?」



  「我說妳剛剛去洗手間的時候我催眠了妳弟弟。」我說。



  「洗手間?」她看起來很疑惑,「催眠了我弟弟?」



  「沒錯,我也學了一點,那不用花多少時間,事實上等一下他就會來到這

裡坐下來等待我的命令。」我說明著。



  「妳真的催眠了他?真的催眠了他?就像那天...」



  「就像那天潔儀那樣,如果妳想的話我也可以催眠妳。」



  她看來很訝異,「真的嗎?」不過她接下來搖了搖頭,「不過我不想再被

催眠。」



  就在這時她弟弟走了過來,無視於我們在一張沙發上逕自坐了下來,然後

立刻閉上了眼睛,全身癱軟了下去。



  「他叫什麼名字?」我問。



  「他叫月能,」月吟說著,很好奇的看著他,「妳可以讓他像我們那天晚

上那樣?」



  「當然,月能,站起來,張開你的眼睛。」



  他服從了。



  「當我彈一下手指後你會清醒過來,你不會記得任何被催眠過的事情,但

是當你聽到我說『字母系統』時,你就會立刻回到催眠狀態,另外,只要你聽

到我說『機器人』,你就會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抗拒我和你姊姊的任何命令,直

到我再度讓你進入催眠狀態為止。」



  我彈了一下手指,他顫抖了一下,眼神立刻回復了生氣,他轉了轉眼睛,

看著我們兩個人。



  「嗨,女士們,我怎麼會在這裡?」他問。



  「不用擔心,月能,」我說,「你知道『機器人』嗎?」



  他眨了眨眼,然後我聽到月吟喘了口氣,我知道那一定是因為他回想到那

天晚上大家被潔儀催眠就是像這個樣子。



  「月能,脫去你的衣服。」我命令著。



  他很快的照做著,將衣服丟到了地上。



  「然後脫去褲子。」



  他也立刻照做著,直到他身上只剩一件四角內褲站在我們面前,我欣賞著

他的身體,很不錯的男性體魄。



  「月能,我要你勃起。」



  我的命令立刻就有了效果,他的內褲股了起來。



  「不要動,直到我碰到你的陽具,在那之前,你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看

不到,在我碰到你的陽具前,你完全不能移動。」他站在那裡,就像人型模特

兒一樣。



  「這太嚇人了。」月吟說著。



  我對她說著,「想試試嗎?」



  「命令他嗎?」



  「不是,我是要妳和他一樣,承認吧,妳也很喜歡那晚的一切。」



  「不,我才沒有。」她說。



  「這麼不老實,那只好這麼說了。」



  「什麼?」



  「法西斯寶石。」



  她訝異的看著我,但只有那麼一下子,她立刻閉上了雙眼,整個身體倒到

了沙發上,「深深的睡去,很輕鬆的進入更深沉的催眠狀態,妳是我的奴隸,

當我數到三之後,妳會再度醒來,仍然什麼都不記得,但當妳聽到我說『東方

美女』後,妳會完全無法抗拒我的命令,直到我再度讓妳進入催眠狀態,一、

二、三。¬¬¬」



  她張開了雙眼。



  「啊,真可惜,我沒有辦法催眠妳,我真的很想擁有像妳這樣的『東方美

女』。」



  她眨了兩次眼,這代表她已經是我的。



  「站起來,月吟。」我命令著,然後我碰了碰月能的陰莖,「月能,站到

你姊姊身邊。」



  他走到月吟身邊站著,我微笑的看著我的兩個奴隸,「月能,脫去你姊姊

的上衣和褲子。」

月能一轉身便抓起月吟的衣服,月吟推開他並向後退了幾步,當然月能不

會就這樣放棄,很明顯的,他比他姊姊要壯的多。



  「月吟,不要抗拒,就站在那裡,放鬆妳的脖子和手臂。」



  接著月能很輕鬆的脫去了她的T恤,讓她上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胸罩,

然後脫去她的褲子,但是他並無法將褲子從她的腳上拿開。



  「月吟,走出妳的褲子。」我命令著她。



  「妳催眠了我嗎?」她問著。



  「當然啊,很有趣吧,妳是一個很優異的受催眠者呢,現在坐回妳剛剛的

位置。」



  「妳催眠了她?」月能問著,「那我呢?」



  「當然也是啊,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奴隸。」我得意忘形的說著,卻沒發現

月吟一直看著她的弟弟,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



  「月能,你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她在做什麼?我一時無法確定這會有什麼後果,我也給了她控制月能的力

量,那接下來會如何呢?在我還在思考的時候,她又給了月能另一個命令。



  「把她壓到椅子上,按住她的嘴巴,別讓她說話。」



  月能朝我走了過來,我想要阻止他,「機器人。」



  但是他的行動一點也沒有停止,沒有錯,現在他根本聽不到我的聲音,我

想要命令月吟讓她阻止月能的行動,但在那之前他就制住了我,他用一隻手堵

住我的嘴巴,另一隻手則抓著我的雙手。



  他比我壯太多了,我拚命的掙扎,但一點用也沒有,我看見月吟離開了客

廳,然後拿了一捆膠帶回來,她用膠帶封住我的嘴巴,月能緊緊的抓著我的雙

手,我只能坐在那裡,什麼也不能做。



  「我想妳一定學習了很多催眠的知識,真巧,我也是呢,不知道為什麼,

好像有一種力量強迫我非得這麼做不可,我正在計劃什麼時候去找妳來試試我

的催眠技術,沒想到妳會先過來,我真的不想用這麼粗暴的方法對妳,但我必

須承認妳的確很有魅力,是妳逼我要這麼做。」



  她又離開了客廳,然後拿了另一個東西回到我面前,她張開了手,一個紅

寶石的項鍊落在我的眼前,自然而然的,我的眼神就被這顆寶石所吸引,深深

的凝視著它,我心裡的一個聲音告訴我要抵抗,但那顆寶石是那樣的美麗,我

的眼神完全無法抗拒它。



  「很漂亮吧?就像妳身上的項鍊,剛剛妳用來催眠我是吧?但這個寶石比

妳的項鍊更神奇喔,它可是被施了魔法的,這種魔法可以讓人陷入深深的催眠

狀態,只要這顆寶石一出現在眼前,人們就會無法抗拒的被它的魔力所吸引,

他們被寶石的美麗所吸引,他們渴望得到它,他們不敢將視線稍微的離開這個

寶石,就像妳現在一樣。」



  我知道她要催眠我,但是我仍然無法控制我的目光,除此之外,我發現自

己也完全放棄了掙扎,事實上,我想現在就算月能放開了我,我也不會有任何

動作。



  「妳想要擁有它,就像想要擁有我一樣,我要妳將目光離開寶石,我要妳

凝視著我的身體,我幾乎半裸的身體,妳想要被我擁有,想要成為我的催眠奴

隸。」



  我看著她姣好的身軀,內心激起了莫名的欲望,那是除了在宏明身上之外

從來沒感受過的。



  「妳已經被我掌控了,深深的陷入我的催眠魔法,現在再凝視著寶石。」



  我的眼神中又只剩下那顆閃耀的紅色寶石。



  「不要...拜託妳...」我隔著膠帶模模糊糊的說著。



  「妳是想要的,妳想要被我控制,深深的、深深的,妳很快就會沉沉的睡

去,我會讓妳拿著這顆寶石,那一瞬間,妳會發現妳全身的力量和意志都被吸

進了寶石,然後當我拿走寶石,妳的一切就會被我掌控,妳會深深的陷入我的

催眠魔法,完全無法抗拒,現在張開妳的左手。」



  我張開了左手,接著她將寶石輕輕的放在我手上,我貪婪的握起了它,突

然一種神奇的感覺流竄我的全身,我感到自己的整個靈魂都被吸入了手中的寶

石。



  「張開妳的左手。」



  我服從的張開了左手,然後月吟從我手中再將寶石拿走,那一瞬間,我感

到世界迅速的轉暗,接著我甚麼也不知道了。







  我醒過來時坐在一張椅子上,宏明微笑的看著我,「我想妳輸了是吧?」

他說著。



  「什麼?」我試著要坐起身來,但是我的身體一點力量也沒有,我唯一能

控制的只有我的脖子。



  「妳和月吟那晚就被命令想要催眠彼此,而勝利的那個人會打電話給我,

讓我來這裡看看妳們的成果,現在似乎是她勝利了,不過別難過,我想妳還是

有很多機會的,看看她。」



  我再度試著坐起來,但我的身體還是無法移動。



  「啊,對不起,當我數到三之後妳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妳的身心仍然

會處於一種相當輕鬆而順從的狀況,可是妳可以自由的移動,一、二、三。」

宏明彈了一下手指。



  我坐了起來看到月吟躺在另一邊的沙發上,頭上帶著一副耳機,她緊閉著

雙眼像是熟睡了一般,可是嘴唇卻微微掀動著,不知道在唸些什麼。



  「她正在聽著我特製的帶子,幫助她進入更深的催眠,她弟弟也在房間裡

聽著一樣的帶子,」他說著,從他身邊的袋子拿出了一組隨身聽和耳機,「妳

何不也聽聽看呢?妳會喜歡的。」



  我心裡有一種想拒絕的聲音,但是我卻沒有能力去反抗,順從的戴上了耳

機,宏明按下了播放鍵,耳機裡傳出的是他的聲音。



  「歡迎收聽,這捲帶子會幫助妳放鬆,讓妳忘記煩惱,它會讓妳的人生擁

有全新的方向,妳只需要傾聽並且放鬆,它會讓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深深的

放鬆並傾聽我的聲音。」



  接著播放了一段音樂,很讓人愉快的旋律。



  「現在從一數到十,深深的放鬆...一、聆聽著音樂...二、愈來愈

放鬆...三、愈來愈睏...四...五...數下去」



  我試著想看看宏明,但眼前的一切都不斷的扭曲,我覺得全身好疲倦、好

沉重,我發現自己的嘴裡喃喃自語的數著數字,「六...七...」



  當我再度醒來時,我仍然在同一張椅子上,宏明正在對著月吟說話,她也

仍然躺在一樣的位置,宏明發現我醒了過來,對我笑了一下,然後他拍了拍月

吟的膝蓋,朝我走了過來。



  「我正在引導她進入更深的催眠,妳已經夠深了,是不是?」他問著。



  我看著我的主人,「是的。」



  「很好,告訴我妳從剛剛的帶子學到了什麼。」



  「我是一個奴隸,服從你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標,當我不在你的身邊時我仍

然是韻如,她不會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如果她知道的話也許會不高興,但是

我是你的奴隸,我存在只為了讓你快樂。」



  我的主人對我微笑著。



  「很好,奴隸,我要妳脫去全身的衣服,然後乖乖的坐著,我要再去催眠

月吟,當妳等我的時候,妳可以撫弄自己的胸部。」



  我很快的脫去了衣服,然後坐了回去,主人似乎離開了我,我用雙手按摩

著自己的胸部,過沒多久,主人和月吟一起走到我的身邊坐下。



  「韻如,妳看看,她也是我的性奴,就像妳一樣,當我數到三之後,妳們

會恢復自己的本性,妳們會穿好衣服,然後變成原來的自己,妳們永遠不知道

自己其實是我的奴隸,現在清醒過來吧,一、二、三。」







  我很高興自己在催眠上的精進,這些日子來,我常對自己催眠,幫助自己

放鬆和學習,我也對很多男孩使用催眠,讓自己更受歡迎,我還催眠我的父母

親,拿到更多的零用錢。



  宏明仍然常來我的家裡位我坐催眠課程,但是我並不知道我們做了什麼,

只要他一出現在我身邊,我就似乎失去了意識,每次清醒過來都是幾個小時後

的事情了。



  有一天瑋伶順道來我家玩,自從上次和她一起被宏明催眠後我們就沒再見

過面,我們在房間裡聊天,當她坐在我面前時,我發現她是那麼的可愛,我從

前就一直覺得她很漂亮,但現在卻有一種不同的感覺,我想要剝光她的衣服。



  我想要壓抑自己的慾望,但愈是如此,那種慾望就愈來愈強烈,我想要催

眠她,想讓她成為我的奴隸,我已經有很多催眠的經驗了,那不會很困難,我

只要讓她放鬆。



  我故意在房間裡放起輕鬆的音樂。



  「瑋伶,妳看起來有些緊張,沒事吧?」我問著。



  「妳知道我今天剛把報告交出去,其實我蠻擔心的,那是我熬夜才趕出來

的,我昨天一整天都坐在電腦前呢。」



  我坐在她的身邊,「轉過去,我幫妳按摩一下。」



  「好啊。」



  「把毛衣脫掉吧。」



  瑋伶沒說什麼,很自然的脫去了毛衣。



  「把T恤也脫掉吧。」
「為什麼?」她問我。



  「我是要幫妳按摩,又不是幫妳的T恤按摩,我打賭妳昨天一整天也是穿

著這件T恤吧,脫掉它會輕鬆多的,反正這邊只有我嘛,妳還怕我不成?」我

笑著。



  她也笑了笑,「好啦,好啦。」



  她脫去了T恤,我看見她穿著一件運動內衣藏住她豐滿的身材,上面還印

著耐吉的LOGO。



  我開始按摩著她的肩膀和脖子,然後在她耳邊輕輕說著:



  「輕鬆的呼吸著,隨著每次吐氣將妳的壓力吐出,妳全身的肌肉在我的按

摩下感到非常的輕鬆,妳疲倦的身體感到相當輕鬆,不只是我按摩的地方,妳

會感到妳其他的肌肉也變的愈來愈輕鬆,像是妳的眼皮,妳會發現每次眨眼後

妳的眼睛就愈來愈疲倦,妳好想閉上雙眼,讓自己完全的放鬆,深深的閉上眼

睛吧,享受這種完全的放鬆。」



  我感到她的身體愈來愈放鬆,她的呼吸緩慢而均勻,她的頭也隨著我的按

摩搖晃著,我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我想她現在一定是很勉強的張開雙眼。



  「只要閉上妳疲倦的雙眼,妳就可以完全的放鬆了,將所有的壓力拋到九

霄雲外,感覺我的觸摸,放鬆、完全的放鬆,閉上妳的雙眼,深深的放鬆。」



  我想她一定閉上了眼睛,因為她垂下了頭,身體也完全的失去力量,如果

不是我扶著她,她一定會直接倒到床上。



  「瑋伶,妳現在被我深深的催眠著,我要妳坐好並張開妳的眼睛,但是仍

然處於深深的催眠之中。」



  她挺直了身體,然後我放開了她,她的雙眼呆滯的直視著前方,身體像是

娃娃一樣一動也不動。



  「瑋伶,當我彈一下手指後妳會清醒過來,當妳醒來後,妳會對我完全的

信任,妳會覺得我說的話都不會是錯的、都不會是不好的,妳會答應我對妳說

的任何話,妳會相信那都是妳想要的。」我說完,然後彈了一下手指。



  她的表情突然回復了生氣。



  「妳覺得怎麼樣?」我問著。



  「喔,很棒,真的很棒。」



  「瑋伶,將妳全身的衣物都脫去吧。」



  她點了點頭,然後解開了胸罩的釦子,接著脫去了她的運動褲和粉紅色的

內褲,最後卸下她的手錶和戒指,一絲不掛的站在我的面前。



  「瑋伶,妳曾經幫女人口交過嗎?」



  「沒有。」她說。



  我躺了下來,「脫去我的褲子和內褲,我幫妳上一課。」



  她很快的服從著,但在她脫去我的內褲後,突然傳來了敲門的聲音,那是

很特殊的敲門聲,讓我感覺不得不放下身邊的一切,非得開門不可。



  站在門外的是宏明,他看見赤裸的瑋伶,還有裸露著下半身的我,接著他

走了進來關上了門。



  「韻如,妳催眠了瑋伶嗎?」他問著。



  「是的。」我承認。



  「妳催眠了我?」瑋伶訝異的問著。



  「是的,瑋伶,我催眠了妳,不過妳也覺得很快樂。」



  「是啊,沒錯。」



  「而且妳覺得很睏,現在就閉上雙眼好好的睡去吧。」我說。



  「嗯。¬」她應了一聲,然後就閉上雙眼重重的倒在地板上睡了過去。



  「喔,我想她一定多了幾處瘀青。」宏明看著她說著。



  「你想怎麼樣?」我問他。



  「怎麼樣?」



  「你想送我到警察局嗎?我想這也算是強暴。」



  「是沒錯,」他用著一種很特殊的聲音說著,「但是我現在並不在乎這種

事情,韻如,妳也不必在乎。」他用手劃過我的眼前。



  「是的,我不在乎。」



  「妳會讓瑋伶從催眠狀態中清醒過來。」他又用手劃過我的眼前。



  「當然,我會叫醒瑋伶,」沒錯,瑋伶不該再被我催眠了,「瑋伶,我要

妳完全的從我的催眠狀態清醒過來。」



  瑋伶張開眼睛坐在底板上,「我怎麼會脫光了衣服?宏明,你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宏明也用手劃過她的眼前,「妳什麼都不用擔心。」



  「我什麼都不擔心。」瑋伶重複的說著。

















0.0139849185944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