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植樹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這是一個快樂的植樹節派對,我們十五個女孩子被做為派對的娛樂帶來了。

在派對上,我們每人都受到了至少十次以上的強姦。現在派對結束了,我們主要的任務己經完成,僅僅還剩下最後一個任務:為植樹貢獻我們自己的肉體。

我順從的服從著管理員的命令,坐在地上將兩腿盡力伸直,緊緊併攏,手臂和上身向前趴下,緊緊的貼在兩條大腿上,兩隻手也盡量前伸,繞到我的腳後面緊緊的抓住我的兩隻腳腕。這樣我的雙腿被我自己緊緊的繃得筆直,就像跳水運動員的曲體姿勢。長期的鍛煉使我身體的柔韌性很好,這樣的姿勢保持一小會兒並不覺得難受,但時間長了任何人都受不了。我的大腿和屁股緊貼著被太陽曬的滾燙的土地,從我的陰道裡流出的男人們留下的精液和地上的沙土混在一起沾在我的大腿上,覺得粘呼呼的很難受。我們這十五個女孩子都被命令擺成和我一樣的樣子。一個男人拿著一瓶快乾膠水走過來,開始在我的手和手臂上、大腿上塗抹,將我的雙手和雙腳粘在一起,並將我的肚子和大腿粘上,臉部則粘在我的兩條小腿上。幾秒鐘後,我試著扭動我的身體,一點也動不了,我的四肢和身體被死死的粘成一體,僅有腳趾頭還能微微動彈。時間一長,我開始受不了了,有點喘不過氣來,腿上和後背的韌帶開始一陣陣的酸痛。出發時我就知道這是我們的最後的結束,可我沒想到我的死亡是這樣的屈辱。先是被十多個男人姦污,他們骯髒的精液現在還留在我的體內,然後又是以這樣難受的方式死去,我的心裡充滿了屈辱,噁心的我只想吐。只是由於洗腦的原因,我不能違抗男人的命令,只能無條件的服從。心裡再怎麼不願意,承受再大的痛苦,即使是讓我們去死,我們也只能默默的接受,還要表現出非常高興的、興奮的樣子。可事實上我還不知道我將怎樣死去,我還將承受更加難以想像的痛苦。不知是誰將我翻過來,脊背著地、兩腿在上仰面躺著。我試著動了兩下,由於背部不穩,我的身子翻倒。變成側面著地。透過兩腿間的縫隙,我能看到前面的情景。前面是一排十幾個土坑,所有的女孩子都被弄成像我一樣的姿勢,橫七豎八的放在坑邊,有兩個男人正在把一個女孩子豎起來,頭和腳向下放到坑裡,坑不大,女孩兒被放下後就基本填滿了,坑外面只露出一小塊兒屁股,只有大約一寸高。包括陰部和一小塊臀部。

又一個男人拉來了一車石灰,開始用一把鏟子將石灰填到女孩身邊的空隙裡。

立刻,石灰的粉塵揚起來了,坑裡的女孩發出了沉悶的咳聲,夾紮著痛苦的喊叫,很快坑就被填滿了,女孩的喊聲被壓了下去,聽不到了,只能看到她的屁股和陰部在一下一下瘋狂的抽動。我想像著她的痛苦:本來她的呼吸就不順暢,石灰又將她的口鼻堵死,同時石灰強烈的腐蝕性又在燒灼著她的眼睛、皮膚和呼吸道,被活埋的窒息正在慢慢的將她殺死。那種恐懼是任何人都無法想像的,一種難以抑制的恐懼從我的心底升了起來,我知道等一會兒我也會那樣被殺死。另一個男人拿著一棵樹苗釘走到那個被埋起來的女孩旁邊,比劃著要將樹苗插入女孩的身體裡。

樹苗釘是一個大大的釘子狀的東西,外殼由廢棄的垃圾粉碎後加入粘結劑壓制而成,大約有我的手臂那麼長,也和手臂差不多粗,直徑有6、7公分,樹種被埋藏在樹苗釘中間,插入我們的屍體裡。當我們的屍體腐爛後,和坑裡的石灰髮生中和反應生成水,將外殼浸潤融化,我們腐爛的屍體則成為樹苗上好的肥料。

被活埋的女孩兒的屁股還在痛苦的扭動著,帶動著陰部的肌肉也不停的張合抽搐著,兩片大陰唇大大的張開,露出裡面嫩紅色的小陰唇和陰道口,也在一張一合的掙扎著,好像努力的呼吸新鮮空氣。那男人將樹苗釘插在那女孩兒大張著的陰道口中,用力向下一插,樹苗釘插進了女孩子的陰道大約半尺深,又用力向下壓了幾下,壓不下去了。他轉身拿起放在地上的大錘,狠狠的砸在樹苗棒的頂端,只幾下就將樹苗棒砸進了那女孩的身體裡,僅在她的陰道外面露出了大約一寸長的一小段。幾個男人進行的很快,僅僅半個小時就將種了大約十個女孩兒。

現在,兩個男人向我走來,我的心抽緊了。我知道該輪到我了。一個男人將我翻轉過來,拉著我的腿將我移到坑邊。我用力的掙扎著,可是膠水已經將我的四肢緊緊的固定住了。我的背部和粗糙的地面摩擦著,疼得鑽心。我想我的背部肯定已經被劃破了。我大聲的喘息著,想盡量多的吸進空氣。那個男人將兩根手指插進我的陰道中,我的陰道肉條件反射的緊緊包裹住他的手指,我感覺就像被陰莖插入了一樣,一種被插入的快感合著將被殺死的恐懼感湧上了我的心頭和子宮,我一下子將一大股陰精射了出來。粘滑的陰精使他的手無法抓緊我的肉道,他又用力的把手指向陰道裡插了一下,我感覺到了陰道被極度撐大的撕裂般的痛苦。

他的手指緊緊的扣住了我的肉道,用力將我的身體向前一推,我就頭和手腳朝下,屁股朝上的滑落到坑中。腳在坑中踩到了坑底,我的腿很長,身材非常勻稱,腿比身子長出大約一尺,所以我的頭還碰不到坑底。乾燥的泥土碎石揚了起來,我大口的喘息著。我全身上下除了手指和腳趾,一點兒都動不了。我只能絕望的等著最後痛苦的結束。泥土在我的呼吸下被吹起來,又被我吸進肺裡,我開始咳嗽。

彎曲的身體使我不能順暢的呼吸和喘氣,更不能順暢的咳嗽,非常的痛苦。

隱約的我聽到剛才那個男人說:「這小妞的身材還真不錯,陰道特別有勁,你剛才怎麼沒乾她?」

另一個男人說:「這個是這些小妞裡最漂亮的一個,等一會兒埋好後我再幹她,那感覺你沒試過,比平常好得多」

我在心裡默默的罵著,想著我即將受到的痛苦和強姦,我開始哭泣。淚水順著我的眼角向我的頭頂流去。

這種曲體倒立的姿勢將是我最後的姿勢,我將這樣被活埋,死去,被奸屍,釘上樹種釘,直至最後腐爛掉。我的這種姿勢使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自己的陰部,平常我沒有注意到我的陰部是什麼樣子的,現在我快死了,我才能有時間仔細的看一下。

雖然被很多男人幹過,我的兩片大陰唇的顏色稍微有點發褐色,但還是夾得緊緊地,中間露出了鮮嫩的小陰唇,是那種淡淡的粉紅色,我知道這些都保持不了多久了,很快就都要變成那種死灰的顏色,死亡的顏色,然後就會腐爛掉,變成蚊蠅和蛆蟲的食物,樹苗的肥料,到最後什麼也不會剩下,只會剩下白骨。那個男人走到我的坑邊,向下看著我,我知道以我現在的姿勢,我的陰部完全暴露在他的視線下。他用腳踩了踩我的屁股,並把鞋尖伸進我的陰道中,用力的踩著擰著。

我剛剛調勻的呼吸又紊亂了,他把我弄疼了。我掙扎著扭動著身體,哼哼著、呻吟著,腦子裡出現了被男人幹的幻想,陰道不由自主地用力收縮想夾住他的鞋尖。

他又用力的擰了幾下,把腳抬了起來,我看到他的鞋子的前半部分在我的肉道裡擦得乾乾淨淨,上面塗滿了我的淫精,亮晶晶的,就像剛剛打過鞋油一樣。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摒住呼吸,等待著那最後時刻的到來。一大鏟石灰從我的身體和坑壁間的縫隙裡填了進來,石灰的粉末飛揚起來,鑽進了我的鼻子、嘴和眼睛裡。我用力屏住呼吸,避免吸進石灰粉末,盡力想將我的生命多延長一會兒。

我非常清楚這樣只能給自己增加更大的痛苦,可求生的本能還是使我盡力堅持著,忍受著……接連幾鏟又填了進來,幾乎將坑填滿了。我的頭和身體都被埋了起來,只剩下屁股和陰部還露在坑的外面。我慢慢地將空氣一點一點的從肺裡呼出去,石灰堵住了我的口鼻,只能一點點地將空氣滲進石灰中。我知道這是我的最後一口空氣了,我將再也呼吸不到甜美的空氣了。又過了幾秒鐘,就像幾個小時一樣長,我的肺開始象針扎一般的疼痛,越來越疼,幾乎要炸開了。我極力忍耐著,我知道我不能吸氣,一吸氣石灰就會進入我得鼻子和肺部。又過了幾秒鐘,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想:算了,別再讓自己受苦了,死了算了,很快一切就可以結束了。我放棄了掙扎,將肺裡的最後一絲空氣呼了出去,我知道再想吸進一絲空氣也不可能了。我想立刻死去,結束這無法忍受的痛苦,可我的身體不願死去,還在做最後的、毫無意義的掙扎。我不自覺的張大了嘴,用力的想吸入新鮮的空氣。

石灰立刻填了進來,填滿了我的鼻子、嘴和眼睛,刺激著我的眼睛和口鼻粘膜。

一絲新鮮空氣都沒有,反而是劇痛從眼睛、喉嚨、呼吸道和胸腔傳來,那是石灰燒灼我的眼睛、嘴、肺和呼吸道造成的。劇痛從肺部擴散到全身,我不自覺地試圖掙扎,但我的胳膊、大腿和上半身都被石灰緊緊埋住了,動彈不得,只有我腹部的肌肉還能動彈。我拚命的收縮我的腹肌,想在我的身體和坑壁間流出一點空隙好讓空氣進來。只有更多的石灰被吸進了我的肺。我劇烈的咳嗽起來,但我的肺裡已經沒有一絲空氣了,咳嗽只是我肺部和呼吸道裡的肌肉在劇烈的收縮痙攣。

巨大的痛苦襲擊著我的全身,更可怕的是我的神經是完好無損的,還在清晰無誤的感受著身體所經受的痛苦,感受著活埋、窒息和腐蝕的三重痛苦。我的手指緊緊地抓住我的小腿,指甲深深的刺進了我小腿上的肌肉中,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血流了出來,和石灰髮生反應,強烈的腐蝕著傷口周圍的肌肉,造成了更大的痛苦。

我努力想抓住些什麼,將我從坑中拉出來,從死亡的痛苦中拉出來。我也能清楚感覺到坑外面發生的事情,幾乎和我親眼看到的一樣清晰。一個男人在我露出地面的屁股和陰部旁邊蹲下,用手抹去灑在我的陰部的泥土和石灰,仔細地將我的大小陰唇都擦乾淨,我知道他想幹我。我能感到我陰道的肌肉在不停的抽搐著。

雖然我全身幾乎一動不能動,但窒息和死亡的痛苦使我全身的肌肉都在不停的掙扎,子宮和陰道裡分泌了大量的淫水兒,整個陰道口都是濕漉漉的。我痛苦得想,這將是我最後一次被乾了,痛苦從肉體湧上了我的心頭,巨大的恥辱使我感到更大的痛苦,同時也使我的陰道變得更加濕潤。他趴在我的屁股上,將他那已經漲的又粗又長的陰莖,對準了我的陰道,用力的插了進來。哦!我覺得一根粗大的灼熱的棍子順著我的陰道緩緩的深入,我陰道裡的肌肉用力的收縮著,試圖阻止陰莖的插入。我的陰道幾乎還像處女一樣緊密。沒想到我死之前還要被男人插入,陰道和子宮裡帶著男人骯髒的精液死去,死後陰道裡還將被插入巨大的樹苗釘,比男人最粗的陰莖還要粗許多,我將像一個婊子一樣大張著陰道死去。

男人的陰莖一直向下,頂到了我的子宮口,停頓了一下,又猛地用力突入了子宮的深處。

由於窒息和被活埋時泥土的壓力,我的子宮和內臟都被擠得向上移位了,他的陰莖可以一直插入我的子宮內。子宮口被撐開的痛苦一下子傳遍了我的全身,在我的整個生命中,雖然有數百次的性交,可我還從未被如此深的插入過。插入的痛苦雖然很猛烈,但遠遠比不上被活埋窒息的痛苦和在被強姦中死去的恥辱,我張大了嘴想喊,但更多的石灰又湧了進來。身體也一動不能動,只有我的陰道和子宮在不停的抽搐,並且分泌出大量的淫液,不停的刺激著他的陰莖。他開始抽插起來,巨大的刺激,緊緊地摩擦和在被強姦中活埋窒息死亡的恥辱和痛苦交織在一起,使我的陰道和子宮不自覺地緊縮著,抽搐著,痛苦和快感同時傳遍了我的全身,我的胸膛疼得快要爆炸了,我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湧向了我的大腦和陰道,頭痛的也要炸開了,陰道也漲得受不了了,似乎要從我的身體裡噴發出去,僅僅靠著那男人一次次的用力插入才頂進我的身體裡,我再也忍受不了了。那男人開始大喊大叫,插的越來越快,越來越深,越來越用力,他的陰莖越來越粗,而我的陰道也越來越緊。忽然那男人慢了下來,我知道他要射精了,就要將他腥臭的精液射在我的陰道裡、子宮裡,而我是不可能拒絕的。一股熱流猛地衝進我的陰道和子宮,然後是第二股、第三股,那男人射了。與此同時我也達到了從未有過的頂峰,我的陰道也猛然炸開了,一股淫精合著男人的精液猛地從我的陰道裡噴了出去,又一次,接著是第三次,然後就是墜落,無止境的墜入了死亡的深淵。

我清楚地看見那男人的陰莖軟軟的垂著,滴著精液,我陰部的大小陰唇則像一朵盛開的鮮花,還在不受控制的一張一合的抽搐著。我雖然死了,但我的身體還在抽動,包括我的手腳、內臟和陰道子宮等等。這是不受大腦控制的神經反射,尤其是這種極其痛苦的死亡,身體的反射會持續好長時間,有時可以達到幾十分鐘。

我對身體的感覺還和活著的時候一樣,如果有什麼不同,就是更加敏感了。

我的意識是不會真正死亡的,它會一直存在。死亡的只是大腦對身體的控制,直到意識的載體「大腦」

真正的死亡,通常是大腦形態的消失,大腦完全不存在了,比如完全腐爛掉,或被人吃掉,消化了,或被火燒成了灰燼。所以被燒死是最迅速的死法,雖然身體死亡的過程很痛苦,但幾個小時以後,意識就不存在了。

被吃掉也是比較快的,通常一兩天的時間就被消化掉了。而像我們這樣是最慢的,也是最痛苦的,我將清楚地感覺到我的身體在慢慢的腐爛,蛆蟲在身體裡爬來爬去、又痛又癢的感覺。而我們卻沒辦法指揮我們的身體移動哪怕一小條肌肉,只能被動的忍受著,體會著自己的身體被蛆蟲一點一點吃掉和身體上的肉一塊一塊爛掉的感覺,這感覺足以使一個活著的人瘋掉,而我卻沒有這樣的好運氣,因為我們的身體已經死了。樹種釘的外形分兩種,有些就像一個大釘子的形狀,外表是光滑的,可以用錘子直接砸進去。有的則是像一棵大的螺絲釘,可以用專用的工具像擰螺絲一樣擰進身體裡去的。剛才我看到的幾根都是釘子外形的,用錘子直接砸進身體裡。而給我和剩下幾個女孩準備的是螺絲釘狀的。那個男人拿著一棵螺絲狀的樹種釘來到我的坑前,雙手抓好樹種釘猛力向我大張著的陰道中插了下來,我只覺得一股大力猛然插進我的陰道,粗大的樹種釘一下子插進我的陰道一大截,劇痛從我的陰道和小肚子裡傳遍我的全身,樹種釘最細的地方也比操過我的最粗的陰莖粗大,外面的螺紋將我的大小陰唇、陰道、子宮、膀胱等等全都扎爛了。

那男人又用力向我的身體裡推了幾下,巨大的衝擊力從我的淫部直衝到我的大腦,樹苗釘外面的羅紋將我的小陰唇、大陰唇和陰蒂都帶了進去,帶進了我的陰道裡。

我的大腦實在無法想像一個陰唇和陰蒂都在陰道裡面的陰道是什麼樣子的。

陰道口被撐得大大的,緊緊的包裹著粗大的樹苗釘,就像包裹著一根粗大的陰莖。

他又拿了一個專用工具開始將樹種釘擰進我的身體,每擰一下,樹種釘就在我的身體裡轉一圈並更深入的扎進我的身體,像一顆螺絲擰進木頭裡一樣。鋒利的羅紋將我的陰道和子宮內壁劃出了一道一道的傷痕,我的陰道、子宮、大腸、小腸、腎、肝臟、胃等等內臟也相繼被破壞。撕裂陰道和攪碎內臟的痛苦交織在一起我能感覺到樹種釘在我的陰道和身體裡一下一下的轉動,長長的釘身不停的向前擰進我的身體,一路上擠開我的內臟,一直深入到我身體的最深處,最後從咽喉和嘴裡露出了尖利的螺絲。

【完】


















0.014378070831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