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琨兒的秘密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第一次和女友琨兒做愛的時候她並沒有落紅,在我詢問時她說也不知道怎
麼回事,還發誓我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我事後上網看到說比如劇烈的運動也可能引起女人的處女膜破裂,我總算找
到了一點心理安慰。

  但有時回想起來,我在第一次見到琨兒的時候,就被她誘人的身材吸引住了


  那時的她一身白膩膩的肉,胸前兩隻大奶是我見過的女人中最大的,而她那
肥腴的翹臀更是惹火。

  早就聽人說女人的兩隻乳只有被男人經常的揉弄才能變得越來越大,而肉臀
則更需要男人不斷的肏幹才能又肥又翹。

  當我第一眼看到琨兒的時候,我就知道我長久以來的夢想終於可以在這個女
孩身上實現了。

  我自從十八歲接觸到網絡以後,就被上面描寫自己妻子或女友被別的男人肏
干的東西深深的吸引住了,並從中獲得了極大的快感。

  但是以我色大膽小的性格,讓我親自調教一個普通女孩作為自己的妻子或女
友接受其他男人的性交恐怕無能為力,因此只有希望能夠交上一個本來就有著豐
富性愛史的女孩做女友,並且娶了她。

  這樣一來,我不僅可以詢問她認識我之前被別的男人肏干的詳細經過,而且
這樣的女孩估計在和我交往甚至嫁給我後,仍然會紅杏出牆,給我戴上一頂頂的
綠帽子,如果有機會我或許還有可能親眼見到她和情夫間的激情性交,甚至加入
她們,以滿足我埋藏在心中的變態慾望。

  當我和琨兒交往後更加確定了我的想法。

  第二次約會看電影時,看到影片上的男女主角擁吻的鏡頭,我也小心翼翼的
摟住了琨兒,伸過頭去向她索吻。

  當時琨兒只是象徵性的抗拒了一下便和我吻在了一起。

  這是我二十多年來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只是一味的親吻著琨兒的雙唇。

  而琨兒則好像很熟練的將她的香舌伸了過來,我突然明白了接吻原來是這樣
,連忙把舌頭也伸了過去和琨兒糾纏在一起。

  我一邊吻著琨兒一邊變態的想:媽的,在我之前這條又香又軟的嫩舌不知道
被多少個男人叼在嘴裡吮咂過,不知我能不能排進前十名啊!想到這裡,我的雞
巴一下子暴漲起來,我拉過琨兒的小手按在上面。

  琨兒只是嬌哼了一聲並沒有把手縮回去,可也並沒有替我撫弄。

  我壯著膽子在琨兒耳邊低聲說道:「琨兒,我硬的受不了啦,你用手替我弄
弄吧。」

  琨兒聽了,輕輕打了我一拳道:「色狼,我才不弄呢!」

  說完,也不和我接吻了,轉過身子繼續看著電影,不過看樣子她並沒有生氣


  如果是一般的女孩,我肯定不敢繼續要求了,可我心裡早以認定琨兒不再是
純情少女了,於是又厚著臉皮央告道:「好琨兒,你再不幫我弄,我就要爆炸了
。」

  說完,解開褲子拉鏈,將早已漲硬的雞巴掏了出來,來過琨兒的小手握住了
雞巴桿。

  琨兒這次沒有拒絕我的要求,只是嬌聲埋怨了我一句「好討厭哦!」

  ,就開始慢慢的套弄起來。

  我見琨兒真的為我手淫起來,心中既感興奮又有些不是滋味「才第二次見面
就任我親吻,還用纖纖玉手為我擼雞巴,看來我的這個女友肯定以前在這方面積
累了很多經驗啊!」

  我又繼續和琨兒熱吻起來,琨兒的小手又軟又嫩,把我套弄的舒爽無比。

  大概只套弄了兩分鐘,我就受不了了,一面想「媽的,真丟人,這麼快就交
貨了。」

  一面低聲對琨兒說道:「琨兒,我要射了。」

  琨兒聞言,連忙將我的肉棒下壓,又大幅度的擼動了幾下,伴隨著我「啊」

  的一聲,一大股精液全都射在了前排座椅的後面。

  我半仰在那裡大口的喘著氣,心想「,琨兒你個小騷貨,沒準全身上下就連
屄裡都被男人的精液射過了,竟然把作為她男友的我的精液射在椅背上,真他媽
的。」

  琨兒低聲的對我說道:「李剛,我弄得很舒服吧?讓你這麼快就射了。」

  我聽了不禁大窘,心想也許我是玩過琨兒的男人中最快的一個了。

  本來我想射在琨兒的嫩臉上給她來一次顏射的,沒想到快感來的太快,還沒
提出要求就被她弄得射在了椅背上。

  想到顏射,又想起日本A片中,那些男優總是在高潮來臨時從女優的肉穴中
拔出雞巴,把一大灘濃稠的精液全數射在女優美麗的臉蛋上。

  「哼,琨兒以前肯定也被男人顏射過。」

  一想到琨兒被男人射的滿臉精液的淫靡畫面,我的肉棒竟然又勃起了。

  琨兒在我射精後,小手依然輕輕撫弄著我的肉棒,感覺到我的東西在怎麼短
的時間裡又硬了起來,不禁驚奇的睜大了一雙妙目。

  隨著肉棒的勃起,我的信心又回來了。

  心想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讓她替我口交。

  於是輕聲說道:「琨兒,你給我舔舔吧。」

  琨兒聽了,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面含慍色的道:「你可別太得寸進尺啊!」

  我摟著琨兒,凝視著她的雙眸,神情的說道:「琨兒,我是真的喜歡你,我
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琨兒猶豫了一下,將嬌軀又向我靠了靠,嬌聲道:「真的麼?你真的喜歡我
麼?那你將來會娶我嗎?」

  我沒想到才第二次約會琨兒就會問我會不會娶她,轉念一想「哼,她還不是
看我人長得挺精神,經濟狀況又好,而且還擔心別的男人知道了她以前的艷史不
肯要她才怎麼說。

  不過,擁有這樣的女孩不正是我一生的追求麼?」

  於是堅定的說道:「我發誓,我一定會娶你的,我的琨兒。」

  琨兒聽了,甜甜的衝我一笑道:「說話算話,不許反悔啊!那好吧,反正以
後也要給你的,今天就隨了你的願吧。」

  說完,便底下頭去,一手握住我的傢夥,也不管肉棒上還殘留著精液,張開
小嘴便含住了龜頭,用嫩舌在馬眼處挑逗了一會兒,就聳動粉頸,上上下下的吞
吐起來。

  我簡直要美到天上去了,讓琨兒這樣的極品尤物為我吹簫,這在以前真是想
都不敢想,而現在竟然變成了現實。

  我仰著頭,閉上眼睛美美的享受著琨兒的服務。

  琨兒一邊為我口交,一邊還把大量的唾液塗到我的陽具上,這樣一方面增加
了潤滑感,另外在她吞吐肉棒時還發出了「咕唧咕唧」

  的淫聲。

  我心中不禁讚歎道「我的琨兒口交技巧真好啊!簡直不輸給日本A片中那些
騷浪的女優」。

  隨即又想到這肯定是她的歷任男友調教的結果,於是收起了憐香惜玉之心,
按住琨兒的頭,開始挺動屁股,將肉棒在琨兒嘴裡猛抽猛插,直頂的琨兒「嗯嗯


  的嬌吟不已。

  電影院中沒多少觀眾,我們坐在後排,周圍的座位全都空著,因此才敢這樣
大膽的弄。

  忽然,我發現剛才坐在角落的一名三十幾歲男子悄悄走了過來,在離我和琨
兒兩個座位的地方坐了下來。

  我想他大概是見到我們在影院中就這樣胡來,認為我們都很開放,走近了近
距離看一下應該不會招致我的反對。

  哈哈,我當然不會反對啦!讓其他男人欣賞我女友的淫樣正是我長久以來夢
寐以求的事啊!於是沖那男人一笑,表示並不介意。

  那人見了,放下心來,從褲子裡掏出一根粗長的大雞巴開始手淫起來。

  這個影院的座位兩個兩個之間是沒有扶手的,可能是為了情侶摟抱方便吧。

  琨兒這時的姿勢是跪爬在座位上,埋首在我胯間為我口交,而將一個肥腴的
大肉臀衝著那個男人,因此並不能看見這時有一個中年男人在她後面一米的地方
擼動著挺硬的大雞巴。

  琨兒今天穿著一條薄薄的粉色短裙,沒穿絲襪光著兩條大白腿,小嫩腳上穿
著一雙白色帶絆露跟涼鞋。

  由於她採用的姿勢,使得本來就比較短的裙子又滑向了腰間一些,幾乎將半
個白肉臀都露了出來。

  那個男人見到眼前的美景,更是加快了手上的動作,臉上也漸漸露出好像難
過似的表情。

  我知道那種表情是男人快感的表示,忽然想起網絡上那些淩辱女友的大大們
的做法,受到了啟發,將琨兒的裙子完全撩了起來。

  天啊!琨兒今天穿的竟然是一條粉色的丁字內褲,從後面看去只有兩條細帶
,幾乎將一個膩白的大嫩肉臀毫無保留的展現在那個男人眼前。

  而包裹她令人銷魂的陰戶的,也僅僅是一塊小小的布片,幾根陰毛從布片兩
邊露出來,甚至連肥美的大陰唇也都暴露在了空氣中。

  這時,那個男人站起身,挪到了緊挨著琨兒的地方,雙眼緊緊盯著琨兒大白
臀和美私處,手上飛快的套動著。

  我一把按住琨兒右面的白臀肉揉捏起來,一邊看了中年男人一眼,又向琨兒
左邊的白臀努了努嘴。

  那男人心領神會的也伸出一隻手揉上了琨兒。

  我本來按住琨兒頭部的手也收了回來,以免讓她發現自己的身上有三隻手在
活動。

  我、琨兒、中年男人三人的淫戲持續了大約有十分鐘,那男人明顯已經到了
射精前夕,只見他站了起來,雞巴對著琨兒的白臀開始最後的套動。

  我見他想要射在琨兒身上,正想要阻止,可已經來不及了。

  黑暗中只見一股白色的液體從男人肉具的前端噴射出來,射在琨兒的下體處
,一股接一股,接連射了七八股才停止。

  琨兒突然間感覺到從自己的下體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順著大腿向下流,吐出肉
棒回頭一看,正好見到那個男人和他粗壯的肉具,驚得張大了小嘴,隨即擡頭向
我望來。

  我見琨兒見到了在她身上射精的中年男人,又立刻向我轉過頭來,連忙閉上
雙眼,只將左眼微微睜開一條縫,注視著眼前的情景。

  琨兒彷彿埋怨的看了那男人一眼,見我依然閉著雙眼在享受,怕我見到眼前
淫穢的景象,連忙又低下頭去更賣力的為我口交起來。

  中年男人見了此情此景,對我笑了笑,手握雞巴把龜頭上殘留的精液在琨兒
的嫩臀肉上蹭乾淨。

  我見琨兒彷彿沒注意到似的仍舊埋首在吞吐我的肉棒,心想:「這個小騷貨
,讓別的男人在自己的大白屁股上蹭著精液,一邊怕自己的男友發現還在努力的
口交,真是夠淫啊!」

  我只得無奈的也向中年男人笑了笑,看著他轉身離開了。

  雖然我剛剛射過一次,但有琨兒高超的口技,又看到剛才淫靡的一幕,終於
也忍不住了,呻吟道:「琨兒,我要射了。」

  琨兒聞言,連忙吐出肉棒,嬌聲對我說:「剛才讓你把精液射在椅背上,真
是對不起,這次補償你,讓你射在這裡吧。」

  說著,轉過身去,用她的大白美臀對著我,反手握住我的肉棒,用力的擼動
起來。

  我見了,突然明白琨兒這麼做是要掩蓋剛才那個男人射在她身上的精液,這
個騷貨……剛想到這兒,腦中忽然一片空白,琨兒已經把我擼射了。

  我見自己的精液射了出去,和剛才中年男人的精液混合到了一起,生理的快
感和變態心理得到滿足的快意,使我呻吟著閉上了眼睛。

  琨兒待我射完後,擁到我的懷裡,用手從自己胯下抹出一灘精液,在我眼前
晃了晃,嬌聲說道:「好李剛,這下射在人家那裡你可滿意了吧。」

  我心想:當然滿意了,這樣的女友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啊。

  她現在就這麼會為別的男人做掩飾,以後我還不知道會被她怎麼騙呢。

  可此時我完全不感到憤怒,只是感到興奮。

  老天啊,你對我真是不錯,賜給我這樣一個女友,我每次夢想中的快感終於
可以一步步實現了。

  「老公,慢一點,你的雞雞太粗了,啊,人家的小穴受不了啦。」

  「啊,琨兒,你的穴真緊,夾得我好舒服。」

  此時,我正在自己的公寓裡和琨兒做愛,這是我們第一次做愛,而只是我們
認識2 周之內的第三次見面,琨兒就順從的答應和我上床了。

  當琨兒含羞帶怯的答應和我性交時,我除了興奮還有一絲生氣,只覺得她才
和我認識那麼短的時間就和我上床,看來和我交往之前應該也是一個很容易讓人
上手的女孩吧。

  不過不管怎樣,這是我這個處男的第一次性交,就能上了琨兒這樣的美人,
心中還是興奮佔了絕大部分。

  其實我的雞巴並不像琨兒說的那樣粗大,只是她的小屄真的很緊,所以我插
入時依然感到琨兒的屄肉緊緊箍著我的雞巴。

  「那麼緊的屄,難道她真的還是處女麼?」

  我心想。

  終於,雞巴全根插了進去,我連忙低頭一看,只見琨兒的粉屄口像個套子一
樣緊緊的箍著我的雞巴,但是並沒有見紅。

  我拔出了雞巴,看著琨兒依舊一張一合的美屄,心中不只是失落還是興奮。

  琨兒見我把雞巴拔了出來,害羞的問我道:「怎麼了老公,難道是琨兒的小
穴不好用麼?」

  「不是,只是…你為什麼沒落紅呢,你不是說你是處女麼?」

  琨兒做起來,仔細觀察著自己的粉屄,果然沒有落紅的跡象,又看了看我的
雞巴,只見上面全是自己的愛液,也沒有任何血跡。

  琨兒見狀,小嘴一扁幾乎要哭了出來,委屈的說道:「人家也不知道怎麼回
事啦,真的,老公,你要相信我啊。」

  我裝作生氣的道:「你不會是被以前的男朋友早就把苞開了吧。」

  琨兒連忙辯解道:「不是啦,老公,人家只和他們接過吻而以啊。」



「哦,原來你的初吻給別人了,還『他們』,老實說,一共有幾個人親過你
?」

  琨兒見自己說漏了嘴,沒法再隱瞞了,只得說道:「一共…一共有3 個啦
。」

  「什麼,竟然被3 個人親過,那你的處女膜是怎麼破的。」

  「對了,老公,我聽說做運動有可能會能破的,人家喜歡做柔軟體操,可能
是那時候弄的吧。

  哦,我想起來了,老公,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可不能生氣哦。」

  「什麼事,說吧。」

  「人家認識你之前經常自己手淫,有一次手淫後發現自己的手指上有淡淡的
血跡,應該是那次搞破的啦,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我聽這個解釋還算合理,說道:「好吧,就相信你吧。」

  心想:看來真相要我自己去發掘啊。

  琨兒見我相信了,立刻轉憂為喜,小手握著我的雞巴,柔聲道:「老公,來
吧,這真是人家的第一次,一會兒你插人家的時候,要懂得憐香惜玉哦。」

  我也不想再忍了,於是在琨兒小手的引導下,將龜頭對準她的屄門,用力一
頂,把雞巴全根肏了進去,並立刻開始抽插起來。

  我聽到琨兒被我插的嬌呼一聲,感到自己的雞巴被她的軟屄肉不斷的吸吮,
看著身下這個嬌喘連連的小美人,心想:真他媽爽啊,這就是肏屄麼。

  於是開始快速的挺動起來。

  這樣的活塞運動持續了一會兒,我忽然想起剛才琨兒說她被三個人親過嘴,
於是喘著粗氣說道:「琨兒,把你的舌頭伸出來。」

  琨兒不知我要做什麼,可還是聽話的將她那香滑的小嫩舌伸了出來。

  「怪不得你那天和我接吻那麼熟練,我就知道這條小舌頭已經被很多人叼在
嘴裡吮過了,媽的。」

  琨兒委屈的說道:「老公,你別生氣了,人家小穴的第一次還不是給了你麼
。」

  「那也不行,我想起來就不爽。」

  「好老公,那你要怎麼樣啊。」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說道:「你的舌頭不是被他們用嘴吮過麼,那就罰
你用舌頭給我舔屁眼,他們用嘴我就用屁眼玩你的舌頭,我就不生氣了。」

  「啊,不行啦,你太壞了,老公。」

  「不行也得行,要不我就走了。」

  琨兒見我真生氣了,只得說道:「真拿你沒辦法,那好吧,人家答應你,不
過人家只給你舔三下,補償我的舌頭被三個人吮過,行了吧,壞老公。」

  我見琨兒真的同意了,便立刻仰躺到床上,取起雙腿,將屁眼露了出來。

  琨兒兩手扶著我的屁股,低下頭,伸出小嫩舌,輕輕的在我屁眼上舔了一下


  我叫道:「啊,好爽啊,再來一下。」

  琨兒聽話的又舔了一下啊。

  「舒服,你以後要經常給我舔哦。」

  琨兒笑道:「別臭美了,最後一下嘍,讓你更爽一點吧。」

  說完,將嫩舌鑽進了我的屁眼裡開始抽動,同時用手為我擼著雞巴。

  啊,這種快感是我平時手淫時根本體會不到的啊,我叫道:「啊,琨兒,別
弄了,再弄我就要射了。」

  琨兒從我屁眼裡抽出了舌頭,擡起頭,笑吟吟的看著我,說道:「老公,這
下你不生氣了吧。」

  「你怎麼那麼會舔屁眼啊,難道…」

  「討厭,不許說人家以前老給別人舔。」

  「好,不說就不說,那就快讓我接著肏。」

  琨兒順從的分開兩條大白腿,而我則立刻將雞巴插進了她的粉肉屄裡,開始
拚命的抽送。

  由於剛才被舔屁眼時差點射了,再加上琨兒的美屄又嫩又軟又會吸,我賣力
的抽插了一百多下,終於忍不住了,將所有的精液全都射了進去。

  完事後,我摟著琨兒躺在床上,琨兒嬌喘著埋怨我道:「壞老公,非不帶套
套,還射在人家裡面,害的人家還要吃避孕藥。」

  「帶套有什麼意思,我的雞巴想和你做零距離接觸嘛。」

  琨兒錘著我的胸道:「壞死了,淨說些下流話。」

  我摟著琨兒休息了幾分鐘,感到下體又硬了起來,於是一翻身將琨兒壓在身
下,笑道:「寶貝兒,再來第二回合吧。」

  …………告別處男已經3 天了,這3 天裡我幾乎是瘋狂的和琨兒性交,
足足做了15次,可遺憾的是只把琨兒幹出了2 次高潮,而且這2 次還是我
反覆提她的前男友們才達到的。

  可琨兒卻並沒有埋怨我,而是對我百依百順,這讓我心中十分感激。

  可感激歸感激,調查琨兒認識我之前有沒有被別人開過苞還是我的頭等大事


  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琨兒的筆記本電腦,沒想到立刻就發現了線索。

  筆記本的簡單密碼被我輕易的就破解了,在電腦QQ上的臨時文件夾裡,我
發現了2張照片,這個發現讓我興奮不已。

  第一張照片是一個女孩在為一個男人手淫,照片中那個男的只露出了他的那
隻大雞巴,女孩則是把美麗的臉蛋全都露了出來,而那個女孩赫然就是我的女友
—琨兒。

  照片中的琨兒正用她的嫩手擼著一根大雞巴,男人雞巴的粗大黝黑和琨兒嫩
手的嬌小白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第2 張照片則是那個男人射精的畫面,琨兒一手仍然握著大雞巴,而另一
隻手則平伸著讓男人把精液全都射在了自己白嫩的手掌上面。

  我心想,琨兒果然沒有對我說實話,這2 張照片就是最好的證明。

  照片中的那個男人除了讓琨兒為他手淫,還有沒有肏過她呢,而琨兒到底還
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呢。

  我看著照片瘋狂的手淫,心中變態的想:太好了,我的女友真的是個騷女,
她為別的男人擼大雞巴還瞞著我,我發誓一定要把她以前香艷的性史全都挖掘出
來,等著吧,哈哈。

  終於,我罪惡的射精了,我還變態的將精液全都射向了電腦屏幕上琨兒那滿
是別人精液的小手上。

  自從發現了琨兒為別人手淫的照片後,我就喜歡上了隨時隨地讓琨兒為我用
手弄,只要沒人能注意我們的動作,我就會要求琨兒為我擼雞巴,而且每次都射
在她的手掌上,看著琨兒滿手的精液,我都會變態的想像這是別的男人射在上面
的,並從想像中獲得了極大的樂趣。

  週末的一天,琨兒打來電話,說她的好姐妹靜菲晚上要請她去唱歌,而且靜
菲點名要我一起去,問我怎麼樣。

  我當然說好了,我曾經在琨兒的電腦裡見過靜菲的照片,照片中的靜菲長得
十分漂亮勾人,可由於拍照片的時候是冬天,靜菲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完全看不
到她的身材,而現在是盛夏,我終於可以近距離的欣賞靜菲的一身美肉了。

  我按照約定時間到了KTV 門口,琨兒和靜菲已經等在那裡了。

  我第一眼看到兩女頓覺眼前一亮,兩人的穿著都十分清涼,特別是靜菲簡直
可以用暴露來形容。

  只見她化著淡妝,更顯得美麗動人,上身穿著一件粉色露臍小吊帶,胸前兩
隻肥乳顫顫巍巍,誘人的玉臍露在外面。

  我聽說學校裡的一些公子哥流行用漂亮女孩兒玩臍交,就是用他們的大雞巴
在女孩兒的玉臍處摩擦射精,不知道靜菲那美麗的玉臍是否也被人肏過。

  下身穿著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超短裙,幾乎遮不住她的那個肥肉臀,沒穿絲
襪的兩條大白腿十分光嫩,粉色涼高跟鞋中是一雙白膩的小嫩腳。

  靜菲見了我,對琨兒笑道:「喂,你男朋友挺帥的嘛!」

  琨兒也笑道:「你想幹嘛?可不許打他的注意哦!」

  說完,兩女都「咯咯」

  的嬌笑起來。

  我被兩女調笑的有點尷尬,於是趕忙上前對靜菲伸出手道:「你好,我叫阿
剛,很高興認識你。」

  靜菲也伸出小嫩手握住了我的手道:「你好啊,帥哥。」

  說著,偷偷用手指在我手心處輕輕撓了一下。

  我心中一動,因為我曾經聽說,如果有女人在和你握手時偷偷撓你的手心的
話,那她就是在勾引你。

  我心想:「琨兒的女友竟然第一次見面就勾引我,真是個小浪女。」

  琨兒這時說道:「好啦,我們進去吧。」

  說著,便挽著我的手臂,和靜菲一起走進了KTV。

  在大廳辦完手續,我們被服務生領到了7 號包廂,在去包廂一段狹窄的過
道的時候,服務生領著琨兒走在最前面,靜菲在中間,而我則走在最後。

  從後面正好可以欣賞到靜菲那兩條玉嫩的白腿和那個扭來扭曲的大肥臀。

  我也不只是哪來的勇氣,也許是剛才靜菲的暗示給的吧,我緊走兩步,伸手
在靜菲肥嫩的大肉臀上揉了一把。

  靜菲開始彷彿嚇了一跳,隨即轉過頭來,衝我媚媚的一笑,湊到我耳邊輕聲
道:「摸得爽麼?那你的雞巴也要給我摸哦!」

  說著,便伸手隔著褲子在我的雞巴上攥了一把。

  「天啊,這就是我在以前手淫時無數次幻想過的騷女啊,認識琨兒可真好,
要不然我怎麼能認識靜菲這個騷女呢,也許我的艷遇要不斷的來了。」

  我們幾人進了包廂,接下來當然是唱歌了,不過在這期間,趁琨兒一不注意
,靜菲就隔著褲子摸我的雞巴,而我也沒少揉摸她的大白腿和肥臀。

  這時,靜菲唱完了一首歌,輪到琨兒了。

  在琨兒正在興致勃勃點歌的時候,靜菲走到了我身邊,見我把手放在了沙發
上,便輕聲對我說道:「手別動,把中指豎起來。」

  我正在想靜菲要幹什麼,只見她走到我放手的地方,將短裙一撩,用手指將
小內褲撥到一邊,用她的嫩屄門對準我的手指,緩緩的坐了下來,等坐到底後,
靜菲輕籲了一下,輕聲說:「要是你的雞巴就更好了。」

  說完,竟然像和男人性交那樣,上上下下的聳動起來。



 我只感到自己的手指被靜菲軟嫩的屄肉緊緊包裹著,驚歎靜菲的浪屄肯定被
很多男人大粗雞巴進入過了,可依然那麼緊密。

  就這樣抽插了不到一分鐘,靜菲的嫩屄裡就流出了大量的淫水。

  靜菲湊到我跟前,氣喘籲籲的說道:「寶貝兒,我想要你的雞巴。」

  「在這兒?」

  我用手指了指仍在唱歌的琨兒,搖頭表示不行。

  「沒關係,我們把她灌醉就好了。」

  說著,將嫩屄抽離了我的手指,讓服務生拿來了兩打啤酒和骰盅。

  這時琨兒也唱完了,靜菲對她說:「琨兒,我們三個來玩骰子吧,輸了的要
喝酒哦。」

  琨兒可能是玩high了,根本沒考慮到自己酒量不行,說道:「來就來啊
,誰怕誰。」

  於是,我們三人便開始玩了起來。

  有靜菲和我的配合,琨兒不一會兒就喝了不少酒,足足有7 、8 瓶,終
於支持不住,一歪身子睡倒在了沙發上。

  靜菲過去叫了琨兒幾聲,見她沒反應,便對我媚聲說道:「搞定了,寶貝兒
,把你的雞巴給我吧。」

  我不放心,又過去推了推琨兒。

  靜菲見了說道:「放心吧,我知道琨兒,現在就是你把我肏得浪叫,她也醒
不過來了。」

  靜菲看我仍在猶豫,便一下撲了過來,說道:「寶貝兒,讓我看看,琨兒能
跟了你,你肯定有一根大雞巴。」

  說著,便拉開我褲子拉鏈,將我的雞巴掏了出來。

  等靜菲將我的雞巴握在手裡,我看她眼中明顯流露出了一絲失望,只聽靜菲
說道:「帥哥,你的雞巴不算大哦,」

  邊說邊用手用力的擼了我雞巴兩下,又露出了笑容道:「不過好硬,人家也
喜歡啦。」

  說著,將小嘴一張,一口便將我的雞巴整根的含了進去。

  我被靜菲說的有些尷尬,又聽她話中有話,便強壓住被靜菲口交的快感,問
道:「聽你剛才說的,難道琨兒找男友的條件是對方必須有一根大雞巴麼?」

  靜菲吐出口中的雞巴,說道:「人家是猜的嘛,因為她以前的男朋友雞巴都
很大啊。」

  我聽了心中一陣狂跳,心想今天沒準能瞭解到琨兒以前的性史,於是進一步
問道:「你怎麼知道的,是不是琨兒覺得被大雞巴肏得爽才這樣要求的啊?」

  「不是啦,是因為琨兒以前的男朋友都上過我,所以人家才知道他們的雞巴
大嘛。」

  「他們可是琨兒的男朋友啊,怎麼會和你搞上呢?」

  「那你還不是她的男友麼,現在不是也正用雞巴肏人家的小嘴麼。」

  「那他們也肯定都用大雞巴肏過琨兒吧?」

  「那人家怎麼知道,我只知道我眼前這根雞巴肏過她,不過它現在是我的。


  我仍不死心,繼續問道:「那你的男朋友知道了琨兒的男友上過你,會不會
為了報復把琨兒也上了啊?」

  「不會啦,人家以前的幾個男朋友都不認識琨兒啦。

  好了,別問了,人家好癢哦,快把你的雞巴肏進來吧。」

  我知道今天再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了,便決定不問了。

  但又聽到靜菲要我和她就在這裡性交,心裡真怕琨兒一會兒萬一醒過來,於
是說道:「不行啊靜菲,琨兒在旁邊我真的沒法做,要不等以後吧,我今天先用
手幫你解決吧。」

  靜菲見我態度堅決,只好道:「那好吧,反正聽琨兒說要和你一直交往下去
的,以後日子還長著呢,今天就聽你的吧。」

  說著,往沙發上一座,將兩條大白腿分開,將她那美嫩的小粉屄完全的展示
出來,說道:「來吧,帥哥,用你的手指肏我吧。」

  我依言過去,先和靜菲來了個濕吻,隨即將2 根手指並在一起插入了靜菲
的美屄。

  一經插入,靜菲立刻便低聲淫叫起來:「啊,快,用力,用力肏我,好爽…


  同時,也一把握住我的雞巴擼動起來。

  就這樣,相互的手淫持續了大約十分鐘,靜菲先被我用手指插出了高潮,幾
乎同時,我也到了最後關頭,喘著粗氣問靜菲道:「靜菲,我射哪兒啊?」

  靜菲嬌喘道:「這還需要問麼,你想往哪裡射都行。」

  哪裡都可以麼,對了,我還沒插過女人的臀眼呢,不如今天就嘗嘗靜菲臀眼
的滋味,不過她可能不同意吧,但我依舊試探著問道:「那射你屁眼裡行麼?」

  沒想到靜菲很爽快的答道:「琨兒還說你是個純情男生呢,竟然第一次見面
就想爆人家的菊花,不過既然答應了你就讓你插進來吧。」

  我見靜菲居然同意了,便立刻來到她兩腿間,手握雞巴,對準靜菲粉嫩的美
肛就往裡插。

  沒想到靜菲的肛門非常的緊,我頂了半天也沒頂進去。

  「靜菲,你的屁眼太緊了,難道之前沒被插過麼?」

  「傻瓜,那裡要是沒被開過苞能怎麼容易就被你要了麼,你用力啊,龜頭進
去就好插了。」

  我於是握緊雞巴,將龜頭使勁往裡頂,沒想到一下沒忍住,竟然就這樣射了


  「啊,靜菲,我射了。」

  說著,就用龜頭抵住靜菲的嫩肛眼,將精液全都射了出去。

  「呸,你怎麼這麼沒用啊,人家給你插你都插不了。」

  我被靜菲說的臉上一紅,辯解道:「不是啦,這是我第一次插女孩的那裡,
加上你又太緊了,所以才這樣的。」

  靜菲聽了,轉怒為喜道:「原來你還是個後庭處男啊,那你答應人家,回去
不許和琨兒玩那裡,你那裡的處男人家的小菊花要定了,嘻嘻。」

  我聽了,只得苦笑著答應,看著一旁仍在酣睡的琨兒,沒想到沒能實現她在
我面前被別人淩辱,自己竟然在她面前和眼前這個嫩屁眼上全是我精液的女孩玩
了個夠。

  我終于回來了,原本要一周的實習期5 天就技術了,這5 天我可憋壞了
,回來後一定要好好的琨兒一頓。

  但我決定先不告訴她,給她一個驚喜。

  我一進房門,便發現臥室的門緊緊關著,而且從里面還傳來女人的嬌叫聲。

  我心中一驚,難道琨兒真的趁我不在家和別的男人偷情麼,難道怎麼快就能
讓我見到琨兒被別人干的情景麼。

  我是要立刻出去等男人完琨兒離去後再回來質問她呢,還是悄悄的偷窺呢,
還是直接闖進去看看有沒有機會加入男人和我女友的性戲呢。

  正在我胡思亂想之際,臥室內突然傳來一聲嬌呼︰「啊,我要被死了,啊,
好大的雞巴。」

  這個騷貨,竟然被男人的浪叫,等等,這聲音好像不是琨兒的,而是…靜菲
!難道說有男人在用琨兒和靜菲玩雙飛麼,說不定她們的男人還不止一個呢,難
道一上來就要讓我接受那麼重口味的女友麼。

  我決定不再亂想了,我要偷偷的看一下。

  下定決心後,我悄悄的來到臥室門旁邊,把門輕輕的推開了一個縫,向里觀
看。

  里面的情景讓我又失望又興奮,失望的是里面並沒有我想象的那樣幾個男的
輪琨兒和靜菲的場面,興奮的是兩女竟然在玩女同。

  只見大床上交疊著兩具白嫩的令人驚訝的肉體,靜菲壓在琨兒上面正熱烈的
吻著她,而一根又大又粗的雙頭龍的兩端則深深的插在兩女的粉肉仳里,看來就
是這個東西搞得靜菲剛才發出浪叫的吧。

  我在門外見了這香艷的情景,心中想的是下一步要怎麼辦。

  最後,我決定闖進去,以假裝分手來要挾琨兒,她肯定不會願意的,正好靜
菲也在,要是今天能和兩女玩上雙飛,那就爽呆了。

  于是,我一下打開門,沖進了臥室,站在床邊生氣的看著兩女。

  琨兒由于是仰躺著所以先發現了我,只見她連忙推開身上的靜菲,滿臉羞怯
的望著我,諾諾的說道︰「啊,阿剛,你怎麼回來了,我…對不起。」

  而靜菲見了我則根本不當回事,反而一邊用嫩白的手指摳著自己水汪汪的粉
旁,一邊對我挑逗道︰「哎呀,阿剛,你來的正好,快用你的硬雞巴替我止止癢
吧。」

  琨兒輕打了靜菲一下道︰「你在說什麼呀靜菲,阿剛可是我的男朋友啊。」

  我沒有理會兩女的對話,而是對琨兒說︰「沒想到你竟然玩這個,你既然喜
歡女人,干脆我們分手吧。」

  琨兒聽了立刻慌張起來,哀求我道︰「不要啊,阿剛,我不要和你分手,求
求你原諒我吧。」

  靜菲見狀,也替琨兒求情道︰「好了啦,阿剛,其實兩個女生玩一玩現在也
很正常啊。

  琨兒心里還是喜歡你的,別生氣了。」

  「不行,我就是消不了氣。」

  琨兒急的帶著哭腔求我道︰「阿剛,你要怎麼都好,只是別和我分手,求求
你了。」

  我見有機可趁,便道︰「真的怎麼都行麼?」

  靜菲見縫插針的道︰「好了,既然琨兒對不起你,那你也對不起她啊。

  干脆,我讓你當著她的面我不就扯平了。」

  我見目的就要達到了,也不說話,只是看著琨兒的反應。

  琨兒見事情有了轉機,便低下頭輕輕的道︰「嗯…那好吧,那你就能原諒人
家了吧。」

  我笑了下道︰「只要你同意我靜菲,那我也不反對你們兩個互相搞。」

  靜菲見我和琨兒都同意了,便媚笑著邊脫我的衣服邊說道︰「快來呀,好人
,人家早就想被你的雞巴了。」

  我被很快的扒光了衣服,靜菲一口含住了我的雞巴,吮了幾下,讓雞巴沾滿
了她的唾液,便躺下分開兩條嫩腿,用手分開自己的美肉仳,對我說道︰「來吧
,給人家進來,讓琨兒好好看看。」

  我見琨兒呆坐在一旁,邊說道︰「琨兒,你願意讓我插她麼?」

  琨兒低低的聲音說︰「願…願意。」

  「那你把我的雞巴對準靜菲的旁祥,我好進去。」

  琨兒猶豫了一下,可還是順從的過來握住我的雞巴,將龜頭頂在了靜菲粉嫩
的旁釉上。

  我把雞巴頂住靜菲的美旁咆蒜揉了幾下,讓龜頭沾滿了她流出的淫水,然後
用力一頂,只聽「噗唧」

  一聲,雞巴已全根了進去。

  靜菲被我頂的浪叫一聲道︰「啊,好人,我終于得到你的雞巴了,快,用力
我,讓琨兒羨慕死,使勁兒吧!」

  我的雞巴插在靜菲的美旁里,只感到被嫩嫩的軟肉緊緊的包裹著,舒爽無比
,又聽了靜菲的淫詞浪語,便不再保留,伏下身,摟著她大白臀開始拼命的頂起
來。

  琨兒一開始還是在旁邊有些不知所措,但隨著靜菲和我玩得越來越開放,剛
才搞女同時還沒過去的騷勁兒又上來了,順手拿過一旁的雙頭龍,將一端插進自
己的粉肉仳里開始抽送起來,一邊抽送還一邊哀怨的看著我,好像在埋怨我不該
當著她的面弄別的女孩。

  而此時的我正得興起,哪里還顧得上琨兒的感受,索性低下頭開始對靜菲的
兩只大白肉乳又舔又吮,下體則更加賣力的抽插。

  由于靜菲的肉仳艴是異常的緊密,而且這也是我第一次干女友之外的女孩,
所以非常興奮,只插了不到五分鐘,便一泄入注了。

  靜菲見我射精了,頓時掩蓋不住失望的情緒,說道︰「討厭啦,人家還沒爽
到呢你就射了。」

  我抱歉的說道︰「對不起,我第一次搞別的女孩,所以太興奮了。」

  靜菲知道我說的是實情,轉念一想,以往上自己的男生大都是過很多女孩的
性愛高手,能和我這樣性經驗還有些青澀的男生做愛也不錯,于是又媚笑起來道
︰「沒關系的,你先休息一會兒,看我和琨兒給你表演。」

  說著,跨到琨兒身上,用自己的嫩旁將雙頭龍的另一端吞入,開始套弄起來


  我坐在一旁的床上欣賞著兩女香艷的交媾場面,一邊用手撫弄著自己的雞巴
,希望它趕快硬起來,就在這時,只聽靜菲浪叫道︰「啊,好粗的大雞巴,琨兒
,你男朋友射進去的精液都被它擠出來了。」

  又轉頭對我說道︰「對不起啊老公,你射在里面的精液現在被別的男人的雞
巴出來了,人家不能懷你的種了,人家要被別人下種了呢。」

  聽了靜菲這樣的淫話,我仿佛真看到了自己的女朋友讓別人出了雜種,剛剛
射精不到2 分鐘的雞巴竟然又有了反應。

  我于是撲上前去,一把捧住靜菲的大肥臀,用舌頭在她那粉嫩的肛眼上舔了
起來。

  靜菲被我舔得大白屁股一陣亂抖,嬌聲對我說道︰「啊,好人,你舔得好好
哦,人家的臀眼昨天才被2 個男生用大雞巴輪過,現在還有些痛呢,被你一舔
感覺好舒服哦。」

  琨兒則求我道︰「阿剛,你別舔她那里了,她那里經常被學校的男生們用大
雞巴,而你還用舌頭給她舔,求求你,別舔了。」

  我聽了琨兒的哀求,心想︰親愛的,你哪里知道,要是你的臀眼也經常被人
用大雞巴輪著,就是要我天天給你舔屁眼也行啊。

  想起舔屁眼,就想起上次琨兒為我做的同樣的服務,不過那次沒弄爽,不如
趁著今天的機會好好爽一次。

  于是我對琨兒說道︰「不讓我舔她也行,那你就舔我的屁眼吧。」

  說著,一翻身就做到了琨兒的臉上。

  琨兒被我的大屁股坐在臉上,幾乎喘不過起來,「唔唔」

  嬌叫著抗議。

  我把屁股稍微擡起了一點,命令道︰「快舔。」

  琨兒知道今天必須順從我,于是便乖乖的伸出香舌在我的屁眼上舔了起來,
而我則摟過靜菲,捧著她的嫩臉也開始狂舔起來,直舔得靜菲「咯咯」

  嬌笑。

  靜菲被我舔得興奮起來,也開始舔起我的臉,還用手抓住我的雞巴擼動,擼
了沒幾下,就感到我又硬了起來,便高興的叫道︰「啊,寶貝兒,你又硬了,太
好了,我們又可以了,快,快給我。」

  我立刻將靜菲翻過來,讓她伏在床上,翹起她那個大肥屁股。

  我扶正雞巴,對準縑門一插到底,開始賣力的抽送起來。

  我插了三十多下,這時琨兒也忍不住了,只見她爬過來和靜菲並排趴下,一
邊晃動著她的大白臀,一邊哀求我道︰「老公,琨兒也想要你的雞巴,求求你,
給我也插幾下吧。」

  我見琨兒的嫩旁玉水已經泛濫成災了,也動了惻隱之心,便從靜菲侵中抽出
了雞巴,說道︰「寶貝兒,看琨兒那麼可憐,我先替她止止癢。」

  靜菲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嬌媚的說道︰「你可要快點哦,人家就這樣蹶著大
臀等你回來人家。」

  我沖靜菲笑了笑,便來到琨兒身後,對她說道︰「看你今天表現還不錯,我
就如你的願吧。」

  說完,便一挺雞巴了進去。

  琨兒被我插得「嚶嚀」

  一聲,嬌呼道︰「啊,好…好舒服,還是老公的雞巴最好了,琨兒以後都聽
你的話,只要你天天插人家…啊…」

  我這時已完全不忍在折磨琨兒了,于是對她說道︰「好的,老婆,我以後每
天都你,讓你爽死。」

  「謝謝老公,人家一定好好讓你,啊,用力,用力我。」

  只聽靜菲在一旁說道︰「好啦,你們兩口子別打情罵俏了,好人,該輪到我
了吧。」

  我想今天還是應該以干靜菲為主,于是快速插了琨兒二十幾下,便拔出雞巴
,又進靜菲的玉里抽送起來。

  接下來的時間里,我靜菲幾分鐘,又去插琨兒幾十下,邊插邊想︰聽說學校
的公子哥最喜歡一次找好幾個漂亮女孩來,果然那才叫享受。

  看著眼前兩個肥白的大嫩臀,兩個水汪汪的美肉仳,自己想那個就那個,我
也仿佛找到了一點貴公子的感覺。

  最後,當我在靜菲的香唧里抽插時,我感到要堅持不住了,便叫道︰「我要
射精了,你們兩個起來,把臉湊到一起,我要顏射你們。」

  兩女聞言,立刻爬起來,將粉臉緊緊的挨在一起,四只美目盯著我,等待著
精液的滋潤。

  我用力擼動了幾下雞巴,精液便噴射而出,第一股精液射到了靜菲臉上,第
二股射給了琨兒,接下來的精液便均勻的向兩女的嫩臉掃射。

  兩女等我射完精,靜菲首先開始舔弄琨兒臉上的精液,並吃了下去,琨兒也
學著樣吃著靜菲臉上的精液。

  我見兩女爭先恐後的吃著對方臉上我射上去的精液,心中滿足極了。

  這場淫亂的性交後,我們三人休息了一會兒,靜菲離去前還約好每周末我們
三個都要這樣玩一次。

  我當然同意了,琨兒也在我的勸說下點頭答應。

  靜菲走後,我摟著琨兒躺在床上,琨兒幽怨的對我說︰「老公,今天你可玩
爽了。」

  我笑了笑說道︰「老婆,別生氣,我還是愛你的。」

  「哼,說的好聽。」

  「那好,我就來給你賠罪吧。」

  說著,將琨兒的大白臀捧起,「我也給你舔屁眼,讓你享受一下。」

  「啊,不要啊。」

  琨兒雖然口中拒絕著,但並沒有阻止我的動作。

  于是,我用舌頭一下擠進了琨兒的美肛,開始抽插起來。

  琨兒被我舔得美美的叫道︰「啊,老公,還是人家沒被開苞過的後庭花好吧
。」

  我看著琨兒粉嫩的嬌肛,心想︰你說只和以前的男友接過吻就是騙我,今天
不會也是這樣吧,要是我眼前的這個美肉肛也曾經被無數的男人的大雞巴入過,
那我才覺得夠刺激呢。

  想著想著,我的雞巴又硬了…





















0.017642974853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