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當著老公的面我被閨蜜的老公操了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小X是我的好姐妹,已經懷孕五、六個月了,因為她以前流過產,心裏總是
很擔心,所以我會經常去她家看她,安慰她。她公H今年四十歲了,比我和小X
大五、六歲。其實我和H很早就熟識了,在他認識小X之前,他也曾經喜歡過我,
可我那時剛剛和前夫分手,不敢再貿然輕易的接受感情,況且那時他不是單身,
所以我和他保持著距離,讓他知難而退。隨著X的出現,他淡出了我的視線,和
X慢慢好了起來。X特別喜歡他,他們的感情很好,發展的很快,我從心眼裏為
X走出痛苦,重新獲得幸福而高興和祝福。經過漫長的六年等待,他們終於邁進
了婚姻的殿堂。我為他們開心和祝福。

  我們三個一直都走的特別近,他倆在我最痛苦彷徨的時候給了我鼓勵和細心
的關懷。他們把我當成家庭的一員,對我很好很照顧。我們的友情越來越深。我
們在一起常開玩笑無所不談。H通過X知道我有一個很親密的男人,這個男人我
一直叫哥哥,我們不在一個城市,但我們總是想辦法在一起,有時我去哥哥那裏,
有時哥哥到我這裏。所以H常開我玩笑,說哎呀,大哥真有吸引力,那方面一定
厲害,小妹不管多遠都要送上門去取精。還特意把「精」咬得特別重。他一這樣
說,我就反駁他,說他是羨慕嫉妒恨,開玩笑的說他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這
時X就會笑說我們倆是一對流氓,說說話就會下道,沒個正經的。H聽X說哥哥
來過,所以他還說等下次大哥來的時候告訴他,他請大哥吃飯喝酒。他是一個很
好客的人,喜歡和朋友一起喝酒,每次他說請吃飯,我就會說沒時間,哥哥好不
容易來一次看我,我們可不想浪費時間。再說我家哥哥可喝不過你,還是給你省
點吧。他說你是我們家的小妹,我們代表娘家人表示一下誠意,請吃飯應該的。
看勝情難卻,我說好吧,等哥哥來時大家一起聚聚。

  十一月的時候,哥哥出差特意轉道來看我,我徵求了哥哥的意見,哥哥同意
和X、H一起吃飯,不過哥哥說時間不能太長,酒也要少喝,他好想好想早點進
入到我的身體裏面去。我答應了哥哥的話,通知了X,X和H來接我和哥哥。見
了面,H很熱情,說大哥好不容易來一次,又是初次見面,今天一定要好好地玩
一下。X挺著大肚子,也一起附和,說要玩好就去小紅樓溫泉度假城。我一聽,
也有點心動,那地方我去過,很有特色,即可以吃飯,又可以玩,又可以泡溫泉,
還可以在包房裏休息。哥哥這麼遠來看我,能夠這樣接待哥哥,消除旅途的疲勞,
也合我的心意。哥哥當然是無所謂了。於是我們一起來到了小紅樓溫泉度假城。
我們在一起吃飯,H點了一瓶白酒,他與哥哥每人斟了滿滿一杯,我喝的是啤酒,
X因為懷孕以水帶酒。我們邊喝邊聊,哥哥比H年紀還要大一些,但看起來卻比
H年輕得多,在我心中哥哥很帥,這也是我暗自得意想介紹哥哥給X和H見面的
原因。酒席上,H不知出於什麼目的,以我娘家人的身份,一直不停地勸哥哥喝
酒。哥哥酒量本來就不如H,加上旅途勞累,漸漸就有些招駕不住了。我一看情
況不對,趕快加入,幫哥哥擋駕,更主要的是因為哥哥和我著急回家的緣故,我
倆酒喝得有些急,H也是爽快,酒也下的同樣快。一來二去我們三個都有點暈乎
乎的。X看到我們三個喝的差不多了,就提議去泡泡溫泉,解解酒勁,她因為有
孕身體不舒服,就說她提前打車回去,H喝酒了車不能開,晚上就不要回去了,
在這開個包房住一樣。H不假思索欣然同意了。我和哥哥一看現在這個情況,也
不好堅持要回家了,雖然真想馬上就過我們的甜蜜的二人世界,也只好客隨主便。

  我們送走X後,就去了溫泉。我買了一件泳衣,他倆換上泳褲,我們下了溫
泉。泡在暖暖的溫泉水裏真是特別的舒服,在朦朦朧朧的水霧裏,看著小橋流水,
心都跟著醉了。我提議去泡紅酒浴,那是一個僅供三四個人泡的溫泉,水霧繚繞,
走進池中,一股淡淡的紅酒香味飄散開來,我們在池中閉上眼睛,享受著身體的
舒適,哥哥在水中悄悄的拉住我的手,用手指在我的手心裏輕輕的按著,癢癢的
好舒服,看著哥哥近在咫尺的身體,我好想抱緊他,貼近他。可是因為有H在旁
邊,實在是不好意思和哥哥親近。不過我和哥哥的彼此眼神裏傳遞著濃濃的欲。
我頑皮的在池裏來回的趟著水,突然腳下一滑,一個踉蹌差點滑倒,這時H剛巧
在我旁邊,一把抱住了我,我感覺到他的一隻手正好按在我的胸前,泳衣很薄,
隱約的能看到凸出的乳頭,透過泳衣能感受到他手指的力度,好象是故意輕輕地
按了一下。我受了驚嚇呆在那裏,他的手按在乳房上也沒有馬上離開,當我和H
反應過來時不約而同的都臉紅了。我偷偷斜眼看向哥哥,還好哥哥好象沒有注意
到我們的反應。我上身不敢亂動,一急之下,在水下伸出腿輕輕向霍蹬去,同時
上身向哥哥方向後仰。這樣上身倒是離開了H的範圍,可是一個意想不到的新情
況發生了,我明顯感覺到我的腳踢中的位置竟然是H的要害部位。我急忙往回收
腿,卻不料H比我反應還快,竟然一下子撈住我的小腿,不讓我收回來,甚至還
輕輕往他懷裏一帶,我明顯感覺到我的腳被緊緊地按在了他下面硬硬的東西上面。
這時哥哥看到我上身向他倒去,也向前一動摟住我,手就很自然地搭在了我的胸
脯上,我的頭順勢就靠在了哥哥的肩膀上。再看向H,竟然若無其事一樣,微閉
著雙眼,好象什麼都沒有發生,正在享受著紅酒浴一樣,水下的手一點鬆開的意
思也沒有。我心裏可擔心了,生怕哥哥發現什麼,又不敢亂動,就這樣怪異的姿
勢,上面靠著哥哥,下面一條腿被H拉著,身體僵僵的。哥哥似乎察覺到我的僵
硬,還以為我不適應這種氣氛,或者是以為我身體起反應了,因為哥哥知道我的
身體是特別敏感的類型,不要說是這樣近距離的接觸,平時我們看著,甚至是聽
著哥哥電話的聲音,我下面都會流出好多淫水來,在大街上我都可以。哥哥為了
緩解我的緊張,或者是為了安撫我的渴望,搭在我胸脯上的手開始輕輕地在我凸
出的乳頭上轉著圈圈,嘴唇也湊向我的脖子,在我的脖子上、臉頰上來回地蹭著。
我的情緒一下子被哥哥調動起來,雙手伸出去勾住哥哥的脖子,小嘴不由自主地
吻向哥哥。那邊H看到我們的動靜,也開始動作,我憑觸覺,他好象是把那個東
西從窄窄的泳褲裏掏了出來,直接用硬硬的東西在我的腳心頂著,一隻手順著我
的腳往上摸向我的小腿、大腿。

  我剛剛被哥哥安撫到柔軟的身體又僵硬起來,心裏又羞又怕,覺得H太壞太
大膽了,要知道哥哥對我的佔有欲可強了,平時雖然相隔很遠,但對我的控制簡
直比生活在身邊的人還要嚴,平時出門辦事,回家晚,哥哥都會要我發語音發照
片,證明我在幹什麼。哥哥也曾經多次說過,讓我可以在需要的時候找個男人,
甚至還說想要和另一個男人一起操我,可我根本不相信哥哥是真心的,哥哥怎麼
可能讓別的男人碰我呢?今天好不容易盼到哥哥來看我,我們早就饑渴萬分想要
一解想思之苦了,如果因為H的大膽惹到哥哥不愉快,那我想死的心都會有了。
趁著哥哥還沒有發現什麼,我要馬上脫離這種尷尬的局面,我對哥哥說,我們泡
了將近一個小時,感覺疲倦了,我們不泡了,去休息吧。哥哥可能是感覺到了我
的不自在,就點點頭,望向H。這時H鬆開了我的腿,說,好吧,今天酒喝多了,
不能泡太久,就上去吧。我的腿終於恢復了自由,不由舒緩地松了一口氣,可不
知怎麼的心裏又覺得好象失去了點什麼。

  我們三人就從溫泉出來,起身的時候,我偷偷向身邊的兩個男人下面都看了
一眼,兩個壞男人,下面都漲鼓鼓地,一點也不避諱,表情上似乎都有一股邪邪
的說不明白的意味。沖洗乾淨,去了樓上開好的包房,包房裏好寬敞氣派,讓人
尷尬的是正中間放著一張好大好大的雙人床,有2。5米。我再次看向兩個男人,
竟然都若無其事一樣,我的心跳忽然砰地加快了,竟然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好
象產生了一種說不出口的欲望,又隱隱覺得要發生什麼一樣。

  我們三個因為喝酒又泡了溫泉,感覺特別疲乏,沒有再多聊天,就都躺在了
床上,本來我想挨著哥哥睡在邊上,可哥哥怕我亂動掉在床下,就讓我睡在他倆
中間。躺在兩個男人中間,我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總覺得今天的事怎麼都好象
被人預先安排好一樣,本來只是見個面,泡個溫泉,休息一下,然後我和哥哥回
家的,怎麼糊裏糊塗我和哥哥都喝多了,然後在溫泉裏還發生那樣的事,再然後
我怎麼就和兩個男人睡一張床上要過夜了呢?我這邊還在胡思亂想,旁邊H很快
就響起了輕微的鼾聲,哥哥看到H睡著了,就挪近我,我們面對面,再也忍不住
了。哥哥緊緊的抱住我的身體,吻住我的唇,用舌頭在我口裏攪動著,我最怕哥
哥這樣挑逗了,下面瞬間就濕漉漉的,流了好多水。我馬上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熱烈的回應著老公(當著別人面我叫哥哥,其實我們自己在一起時,我叫他老公,
他叫我寶寶,所以下面我可能一會兒叫哥哥,一會兒叫老公了),把我的舌尖在
老公嘴唇上轉圈的舔著,喉嚨裏不由自主發出呻吟聲。哥哥也控制不住了,把我
的手放到他的內褲裏面,我摸到了早就硬到不行的djb,djb上面已經有好
多水,滑滑的。哥哥在我耳邊輕聲說,寶寶,我好想要你,我的djb好想操你,
我要插進來!說著用手褪去我的褲頭,用手指玩弄著我的兩片陰唇,我的淫水瞬
間包圍了哥哥的手指。我被老公弄得興奮得好想大聲叫起來,可是又怕吵醒H,
只好拼命地壓抑,在嗓子眼裏低低地呻吟著。

  老公玩弄著我的騷穴,明顯感覺到不過癮,我知道老公想把他的DJB插進
我的小騷逼了,平時這個時候,要麼是哥哥壓到我身上,要麼是我騎到哥哥身上,
但現在怕吵醒H,我們兩個人都不敢太大動靜。這時哥哥把我的身子猛地一翻,
讓我面朝著H側躺著,屁股拱向哥哥的DJB。哥哥用一隻手從我身子下麵摟過
來,抓著我的一隻乳房,另一隻手把著我的肥屁股,我把一條腿往上抬起來,方
便哥哥插入。哥哥看我已經準備好了,把搭在我屁股上的手收回去,扶定早已又
挺又硬的DJB,噗的一聲就插進了我早已氾濫成災的小騷逼。我感覺我的小騷
逼一下子充滿了溫暖的飽漲感,又有一個多月沒有被老公的DJB插進來了,我
激動得身子都有點發抖了,原來抬著的腿放下來緊緊夾住老公的DJB。老公繼
續扶定我的屁股,DJB一下一下緩慢有力地抽插起來,因為我的淫水太多,小
騷逼很潤滑,雖然我雙腿夾得很緊,可是老公的DJB還是很順暢地抽插著。我
陶醉地緊閉著雙眼,伸手向後反摟著哥哥的大腿,幫助哥哥一下一下深深地頂進
我的花心裏,房間裏只聽到一下一下滋滋的抽插的水聲。老公臉貼著我的肥腴的
後背,抽插得越來越猛烈起來,我感覺下面的淫水越來越多,水聲越來越大,小
騷逼舒爽得都想升天了,身子不受控制地拼命地扭動著。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兩隻乳頭都在被什麼揉捏著,我一下子覺得不對勁了,
老公一隻手搭在我的屁股上,還有一隻手扳住我的肩啊。我一看,原來是H不知
什麼時候被我和哥哥吵醒了,正面紅耳赤的兩眼通紅貪婪看著我的乳房,不知什
麼時候浴服帶子滑開了,露出我潔白豐滿的乳房,兩顆小葡萄在他的手的下已經
挺挺的俏立著。原來剛才一直是H在揉捏著我的乳頭,我一下子清醒了,吃驚地
瞪大了雙眼,張開嘴巴卻又不敢叫。只看到H淫邪地笑了一下,根本不怕似的,
眼光越過我的身體看著我的身後,繼續貪婪的揉捏著。我一下子意識到了,哥哥
也看到了這一幕,怎麼辦,怎麼辦啊,我會不會失去哥哥,這兩個男人會不會發
生衝突,雖然心裏哥哥親近些,可是H是我好姐妹的老公,我們這麼多年一起,
他對我很好,不管他們哪一個,我都不想他們受到傷害。我的心裏一瞬間想到很
多,但我顯然忽視了一點,哥哥還在繼續狠狠地抽插著!哥哥沒有生氣,反而有
些興奮,djb變的更硬了,抽插得更猛烈了。H明顯已經看出哥哥沒有怪他,
膽子更大了,低下頭用嘴含住我的乳頭,輕輕的吮吸著。我下麵的xsb不爭氣
的水越流越多了……哥哥這時也不顧忌什麼了,把我的身體猛地一搬,讓我抑躺
著,一下了就跨壓在我的身體上面,大jb貪婪的狠狠的插到我的陰道裏,用力
的抽插著。我感覺到xsb裏被一根大肉棒塞滿了,裏面感覺脹脹的,好充實的
感覺。哥哥有時慢慢頂,有時又快快狠狠的頂,弄的我興奮的大聲呻吟著,這時
我感覺臉上有什麼在來回的蹭,硬硬的,熱熱的,睜開眼一看,H的djb不知
什麼時候變的好大好硬,第一次看到H的djb,和老公的一樣粗,又大又硬,
可能是X懷孕後他們沒有愛愛的緣故,大jb脹得厲害,好熱好燙。

  現在的情況完全超出了我的認知範圍。我承認我也幻想過被幾個男人操,或
者被男人QJ的情形,老公也會經常用那樣的情景來刺激我,我,那樣想的時候,
我也會興奮,有時甚至會產生高潮。可是幻想跟變成現實,這中間的差距太大了,
我在心理上一下子很難接受這個現實。我的第一反應是趕緊扭過頭試圖躲開在臉
上摩擦的djb,我的手也無力地想要推開蹭在我臉上的DJB,嘴裏含糊不清
地反復喊著,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可H這時很興奮,他用手扳過
我的臉,大jb在我嘴邊磨擦著,我看到一絲絲的液體從他的龜頭流出來,流到
我的臉上,涼涼滑滑的,有一些已經流到了我的嘴唇,一股騷騷鹹鹹的味道,一
下子衝擊了我的感官,老公還在下面狠狠地操著我的小騷逼,我的抗拒感竟然在
這樣從未經歷過的雙重刺激衝擊下慢慢崩潰了。在我的老公面前,另一個男人的
djb也在調戲勾引我,可我感覺自己在羞愧的同時,反倒有些渴望享受這種情
景,xsb裏的水更多了……我竟然控制不住的呻吟起來,xsb控制不住的一
陣陣蠕動。老公djb還在興奮的抽插著,他可能也體會到了xsb的變化,當
他看到H的djb的舉動時,愈加的興奮,頂的更加用力了,嘴裏叫著寶寶,我
要操死你,操死你!我感受著老公djb的猛烈撞擊,也在享受著H的挑逗。老
公的djb很是懂得寶寶小穴的刺激點在哪里,時而djb在寶寶陰道裏轉圈圈,
時而快慢並濟的刺激著我的xsb,每次插得深的時候我能感覺到老公的大龜頭
頂到了我的子宮口,把子宮口的肉肉頂的有點痛,好刺激的感覺。我最受不了的
就是這樣,我抱緊老公的腰,讓他的djb貼的很進。我扭動著我的肥屁股,似
乎忘記了還有另一個男人的存在,又似乎是故意要當著另一個男人大聲浪叫,好
老公,好哥哥,操死我,DJB操死小騷逼寶寶吧。

  我一邊浪叫著,一邊大口地呼吸著,忽然眼前一根大肉棒直接就插進了我張
開的小嘴裏,堵住了我的浪叫聲。一股騷腥味更猛烈地衝擊著我的感官,這是H
的大JB,他不滿意我一直叫著我的老公,報復一樣地把粗大腥臭的大JB深深
地插進我的喉嚨。我一下子不能適應這種異物的插入,止不住的嘔了起來,眼淚
都嗆出來了。可是H完全是不管不顧,淺淺的在我的小嘴裏抽插幾下,然後就猛
地一下子深深地堵在我的喉嚨口一動不動,直到我感覺都快要窒息死了,他才慢
慢地抽出來。我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嘔出來的黏液順著嘴角流到了我的脖子上,
腦子迷迷糊糊地有些搞不清狀況了。剛剛覺得要緩過氣來,大肉棒又插了進來。

  就這樣我上下兩個洞被兩個大男人無休無止地抽插著,感覺自己的身體一直
在雲端裏悠悠忽忽地飄蕩著,沒著沒落的,想要死去一樣,又好象升天了一樣。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忽然感覺上下兩個洞裏都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我的意識也
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好象靈魂也被抽空了一樣。接著一雙有力的大手摟著我的
腰把我翻了過來,變成了狗趴的姿勢,我正在恍惚中,一前一後,小嘴和小騷逼
裏又被堵得滿滿的,新的一輪衝擊又開始了。

  這時我感覺到我的小嘴裏充滿了一種熟悉的感覺和味道,我終於明白現在是
老公在操我的小嘴了。我知道老公最喜歡我裹他的DJB了。每次見面的第一次,
老公都喜歡讓寶寶先給他裹出來,老公說,因為第一次太容易射精,操小騷逼怕
不能滿足寶寶。其實他明明知道,我是那種特別敏感的人,經常老公輕輕地碰幾
下我都會來高潮,而且我的高潮會一次接著一次,根本不用怕我不能高潮。我知
道就是老公喜歡我裹他,然後喜歡讓我吞下他射出來的精液,第一次特別多特別
濃。不知道別人是什麼感覺,我從來不覺得老公的DJB髒,也不覺得有什麼腥
味,而且老公很壞,有時候故意在見之前不清洗下面,直接讓我裹,那一下子確
實會有很重的氣味,可是我一想到這是老公的DJB,是老公的氣味,我就一點
噁心的反應也沒有了,真的,剛才裹H的DJB,明明是才清洗過的,我一開始
還是有些不適應那種氣味,可是老公的再重的氣味我都不噁心,甚至很享受,我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而且我喜歡吃老公的精液,我覺得老公的精液有一種果凍般
的口感和米湯的味道,也不知道別的女人覺得男人的精液是什麼味道。

  前面我在沒有多少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被兩個男人操得迷迷糊糊,很多時候
我都是閉著眼睛沉浸在自己的感官體驗中。當我意識到這是老公的DJB時,我
一下子就習慣性地主動裹了起來,剛才一直是H在我的嘴裏抽插,現在我要主動
為老公服務,我要讓老公像以前一樣舒服,我心裏還是有點怕老公秋後算賬,責
怪我今天的失貞。我感覺老公的DJB今天格外大,格外硬,當我吐出老公DJ
B時,只看到它憤怒地高昂著,暗紅色的龜頭因為腫脹變得亮通通的,龜頭上的
小嘴都有些裂開了,凶凶的樣子。我有些心虛地一口把正對我凶凶的龜頭吞進小
嘴,施展我的百般口技討好它,伺候它。老公曾經誇我是中央音樂學院古典樂器
演奏專業畢業的高材生,其實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說我會吹簫,而且因為我們不
是一個地方的,他不瞭解我的過去,所以有時老公會半真半假的問我是不是專業
出身受過專業培訓,就是做過雞的意思吧。當然交往這幾年,老公早就慢慢瞭解
了我的經歷,知道我是一個清白的女人,經歷了一次失敗的婚姻,也先後有過幾
個男人,而且在性生活上從來不保守,總是能放開身心去享受性愛的快樂,但我
從來沒有亂搞過。越說越遠了,可能女人都有為自己表白的本能吧,還是回到眼
前。我盡心盡力地裹著老公的DJB,把老公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老公開始是跪
在我的頭前讓我裹,後來可能是累了,就坐在床上,再到後來仰面躺著,兩腿張
得開開的,我使勁俯下身子,握住老公又粗又硬的DJB,從肛門往上一點一點
舔到龜頭,再從龜頭一點一點往下舔,裹住老公的兩個蛋蛋,含在嘴裏輕緩地蠕
動著,老公舒服得嘴裏發出絲絲的聲音,偶爾還會哼幾聲,我知道老公正在美美
的享受中。

  我現在的樣子,因為上身俯得很低,跪在床上,顯得屁股撅得更高了。順便
介紹一個,我是一個身材嬌小型的女人,個子在女人中也算偏矮,長得比較豐滿,
乳房不大不小,因為沒有哺乳過,一直挺挺的,屁股肥肥的,是老公喜歡的類型,
大腿很結實,有時老公用手摳我下面時,我雙腿合攏會夾得他叫痛。配上我的身
材的是我長著一張娃娃臉,眉毛沒有經過任何修剪,整齊彎彎的,老公說我的眉
毛很美很精緻,大大的眼睛,雙眼皮,我的皮膚特別白,從小就被稱讚是那種眉
目如畫洋娃娃一樣的女孩,即便是現在我已經三十多歲了,很多不熟悉的人還把
我當作沒結婚的女孩子,再加上我的性格也是那種傻傻的純純的不做作不世故,
雖然不是那種妖豔的女人,但也是很招人喜愛的耐看的女子,用老公的話說,就
是一看到我,就想把我捧在手裏摟在懷裏好好疼愛的小寶寶。我的寶寶這個名字,
就是老公這樣給我起出來的。

  現在就是我這樣一個嬌小豐滿的身體,高高撅著肥肥白嫩的屁股,相信H認
識我這麼多年,絕對想像不出我會有這樣的形象,這樣的淫蕩模樣,我明顯感覺
得到H在我的身後,摟著我的肥屁股,衝撞得越來越猛烈,一點顧惜的意思都沒
有,不時還用粗大的手狠狠地拍打我白嫩的肥屁股,發出啪啪的響聲,也不知道
別的房間是不是會聽到,我已經顧不上這些了。屁股上被拍打得麻麻木木的感覺,
傳導到全身,覺得全身都是那種麻麻酥酥的,像過電一樣。我失神間,就忘記裹
老公的DJB了。老公感覺到我的怠慢,重新起身跪了起來,抓住我的頭髮,按
住我的腦袋,狠狠地在我可憐的小嘴裏抽插起來。

  我一前一後一上一下兩個洞洞被兩個男人狠狠地抽插著,房間裏回蕩著叭叭
的水聲、幾個人粗重的呼吸聲和呻吟。從開始到現在,我已經被這兩個男人連續
猛烈抽插了快兩個小時了,覺得自己的身體都快散架了,靈魂都快要融化了。就
在我欲仙欲死的關頭,我聽到老公那熟悉的低哼,我知道老公要發射了,我打起
精神,賣力地裹住老公的DJB,忽然一股一股猛烈的熱流在我口腔深處發射,
我貪婪地裹吸著,把老公米湯味果凍般熱滾滾的精液一點不剩地吸到嘴裏,老公
的DJB裹在嘴裏一動不動,慢慢地吞咽著老公的精華。忽然我聽到後面H也發
出一聲怒吼,在一陣猛烈的撞擊後,一股熱流沖進我的小騷逼,H也射了,射在
了我的小騷逼深處,射在了他曾經追求過的女人的小騷逼裏,射在了他老婆的閨
蜜的小騷逼裏。

  我是一個對精液特別敏感的女人,可以說是有著濃濃的精液情結,兩個男人
先後在我體出滾燙的精液,發散出一種濃濃的淫穢的氣味,一下子刺激到了我的
肉體和靈魂,我幾乎是神經質般的一聲長吟,在一陣抽搐般的顫抖中癱軟在了床
上……(看了別的女性自述,第一次嘗試寫自己的經歷,中間有一些虛構的成份,
大部分是真實的,總覺得寫得不盡如人意。那天後來還發生了很多事,有些難以
啟齒,不知道我有沒有勇氣繼續寫下去。)

  下面的敍述可能會有一些不堪,我試圖讓自己客觀地寫下去,寫成什麼就是
什麼吧。

  我渾身癱軟無力地倒在床上,身子一陣陣地痙攣。我的意識還有些恍惚,也
知道是躺在兩個男人中間,明明聽得到他們窸窸窣窣的動靜,但總覺得他們離自
己很遠。

  我的胸脯還在急劇的起伏著,呼吸還是很急促,下體一股熱熱的東西緩緩地
流了出來,滑過我的大腿,但我不想動,也不想清理。

  我努力平伏自己的情緒,今天的事情太出乎我的意料,讓我始終反應不過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真的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嗎?這兩個男人都是我很親近的
人,我以後怎麼去面對他們?還有X會不會知道這件事,如果那樣我又怎麼去面
對她?我想了很多,但什麼頭緒都沒有理出來。

  「賤貨,操爽了就不管你男人了嗎?是不是操死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熟
悉的語氣傳進我的耳朵,這當然是我的哥哥,我的公,我的主人。這種對話,這
種遊戲,我們平時做過多次。這個時候,老公就是我的主人,我就是老公的小性
奴。

  我幾乎是條件反射,一下子爬了起來,像條小母狗一樣趴著,低低的回答:
「主人。」

  「賤貨,趕快爬過來,給主人清理!」老公的聲音充滿威嚴,我聽了從內心
深處充滿了愉悅。幾年來,我一直被老公這樣,知道這個時候老公與其說是要折
磨我,不如說是在獎賞我,獎賞我無窮無盡的和享受。我覺得我全身就像過電一
樣,一下子就進入了一種癡狂的狀態,我知道我的老公,我的主人,又要給我好
多好多的性福了。

  我順從地向主人爬去,頭不敢抬太高,只敢用眼睛向上看著老公,露出可憐
巴巴的神情,這些都是老公教我的,我現在已經不用老公吩咐了。老公還是板著
臉,不過我總是能從中看出一絲促狹的味道。其實我一點也不怕老公,越是這時
候,我越不怕老公,可能在肉體上老公真的會狠狠的折磨我,甚至會造成我肉體
的痛苦,但我知道老公是真的很疼惜我,絕對不會真正的傷害我,老公所做的一
切,都是讓我們兩個人從肉體到靈魂都能夠徹底充分的享受性的快樂。當然我也
會很配合地服從老公,因為我的想法和老公的想法是一樣的。但是我看一些調教
的小說,把女人寫得好象沒有思想沒有靈魂的傀儡,那完全是男人們站在自己的
角度單方面的YY。反正我們不是那樣,被老公調教的過程其實是我們倆性愛的
一部分,是兩個人共同參與,共同享受。

  「主人,讓小母狗舔你的DJB吧。」我用最下賤淫蕩的語言乞求著,這也
是我們長期達成的默契,是老公最喜歡聽的,我這樣下賤的說著,陰道裏一陣陣
發麻,我很陶醉于我在老公面前的下賤。然後雙手小心的捧起老公半硬半軟的J
B,像捧著自己最心愛的寶貝,低頭張開我的小嘴,輕輕地含進去。

  「操,真他媽淫蕩,大哥你太會享受了!」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我身子猛的一顫,老公的不太硬的JB一下子從我微張的
嘴裏脫出。天啊,我才想起H還在身邊,剛才真的有些迷糊了,把這事都給忘了,
我竟然在H面前表現得那麼下賤淫蕩,太丟臉了。

  「賤貨,你發什麼呆,你早就被千人操萬人戳過了,現在裝什麼貞潔!」老
公狠狠的捏了下我的乳頭,痛的我失聲叫了起來,我一下子向後跌坐在兩個男人
面前。

  「臭老公,我沒有被千人操萬人戳過……」我不由自主地反駁,不過聲音卻
越來越小,到後面弱不可聽了。老公在調教我的時候,曾經讓我自己描述過,被
很多男人同時操,還讓我扮演過妓女的角,我並不抗拒老公這樣罵我。可是現在
H在旁邊啊,雖然H剛才也操過我了,可是我還是不能接受自己這樣在H面前沒
有面子,這樣太下賤淫蕩了,而且萬一H要是真相信這些話了,那可太丟臉了,
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賤貨,剛剛還被兩根DJB狠狠地操過,叫得那麼淫蕩,還說沒有!」

  「臭老公,寶寶沒有,就是沒有。」我還想再爭一爭。

  「賤貨,還敢頂嘴了。兄弟,剛才操我家寶寶小騷逼舒服嗎?」

  「舒服,太舒服了,曉萌的逼真緊,真舒服。」H的聲音聽在我耳朵裏格外
的猥褻、淫蕩。不過他還不適應叫我寶寶,所以叫的是我本來的名字。

  「兄弟,寶寶的騷逼自己會動,每天都在收縮鍛煉,平時上班的時候都沒有
耽誤過,當然很緊了。小賤貨,給你H哥欣賞一下你小騷逼收縮的樣子。」

  「壞老公,我不!」臭老公太過分了,這麼羞人的事,這是我和老公兩個人
的秘密,展示我的小騷逼,那是老公的專利,臭老公竟然這麼大方地要送給別的
男人,臭老公。

  「哦,小賤貨有了新男人,不聽主人的話了,是不是不想要主人的DJB操
你了?」老公的話與其說是威脅,不如說是。

  「要,要,要,寶寶要老公DJB操,寶寶聽主人的話。」我急忙向老公表
白。

  「好好說,你是什麼?」

  「寶寶是小騷逼、小爛逼、小婊子、小母狗,寶寶是主人的小性奴。」完了,
這些話我已經說了千遍萬遍,一說就剎不住了。

  「你是不是被千人操萬人戳的小賤貨?」

  「是。」我再也不想堅持了。

  「說清楚,你是什麼?」

  「寶寶是被千人操萬人戳的小騷逼、小爛逼、小婊子、小母狗,寶寶是主人
的小性奴。」

  「現在給我們展示一下你那被千人操萬人戳過的小爛逼。」

  「老公——嗯」,我剛剛露出一點拒絕的語氣,就聽到老公哼了一聲,把還
沒有發出的聲音又吞了回去,弱弱的一聲,「主人……」

  「還不快點!」

  我在心底哀歎一聲,看來今天老公是要寶寶徹底放縱墮落一次了。只要老公
願意,寶寶什麼都聽老公的,寶寶是老公的小性奴,寶寶真的願意當好老公的小
性奴。

  我坐在那裏,慢慢地分開雙腿,在兩個男人面前露出了我的濕漉漉的陰道,
深深地低著頭。我看到我白花花的小腹,有一點肥腴,折成了一條肉溝,我曾經
很自卑於自己有些胖的身材,可是老公卻一直說很喜歡,說就喜歡我肉嘟嘟的小
肚子,壓在上面好有感覺。從小腹往下,白白淨淨的沒有一根陰毛,我其實不是
白虎,但老公喜歡,所以今天我在老公來之前特意把陰毛颳得乾乾淨淨了,平時
我的陰毛不濃不稀,呈倒三角。我的陰道被老公形容叫饅頭逼,肉鼓鼓地中間一
間細細的縫,但因為剛剛經歷兩根大肉棒猛烈的抽插,平時閉得緊緊的肉縫已經
裂開了嘴,陰唇也腫得發亮,不過一邊肥大一邊瘦薄一些。陰道裏還在往外面滲
出一些白白亮亮的液體,不知道是H的精液還是我自己的淫水,但肯定不是老公
的精液,因為老公的精液特別濃,而且剛才是射在我嘴裏被我吞下了。我的一條
大腿的內側還有一道亮亮的痕跡,黏乎乎的感覺。

  「抬頭看著我們的DJB,用手把騷穴掰開,收縮你的小陰道口。」臭老公
要徹底羞辱我了。我也不想抗拒了,我已經體會到老公的心意,我喜歡迎合老公
的想法,老公喜歡我也喜歡。

  我用手掰開陰道的兩片肉肉,露出還有一汪淫水的小洞口。雖然經歷了剛才
的衝刺,洞口仍然窄窄小小的,這是我的驕傲,也是老公的驕傲,我猜老公今天
拿出他最心意的女人給別人分享,可能也是出於一種炫耀的心理吧,他常說這麼
好的寶寶這麼好的逼,不讓別人嘗嘗真是太浪費了。我按照老公的要求,一下一
下地收縮小洞,那一汪淫水就一股一股往外湧,往下流,我感覺已經流到我的肛
門了。

  我抬頭看向兩個男人,都靠坐在床頭,兩根大肉棒早就怒氣衝天了。我好奇
地比較了一下兩根大頭棒。老公的大肉棒細長一些,H的短粗一些,但老公的肉
棒最特別的地方是,龜頭特別大,像一朵大蘑菇,直徑遠遠超過下麵的陰莖,龜
頭下面一道很明顯的冠狀溝,每次陷進我的肉縫,就像卡在裏面一樣,特別是往
外抽的時候,颳著我的嫩肉,颳得我全身都麻酥酥的。我看著眼前的兩根大肉棒,
慢慢地全身湧起一種別樣的感覺,一種渴望開始不可抑止地滋生,好希望這兩根
大肉棒馬上填補我身體深處的空虛。

  後面發生的事情,我不想繼續寫了。我清楚地記得,這一次我是主動的,我
像一個欲求不滿的淫娃、蕩婦、騷貨,我一次次地滿足眼前的兩個男人,不管他
們提出什麼要求,我也一次次主動地向兩個男人索求,好象這是我這一生最後的
晚餐,我不想留一點點遺憾,我要榨幹榨淨這兩個男人。我真的不記得我高潮了
多少次,我也不記得這兩個男人射了多少次,反正遠遠地沒有我高潮的次數多,
我說過我本來就比別人敏感,我的高潮來得特別快,而且我會一次又一次地高潮。
我的身上到處是黏乎乎的液體,有幾個人的汗水,也有我自己的淫水,還有兩個
男人的精液,我後來再沒有吃過他們射出來的精液了,包括老公的,因為以前跟
老公溝通過,老公好象特別不願意我吃別人的精液,我的處女不是老公的,老公
希望吃精液是他的特權和專利,雖然當時我很癲狂,但我潛意識中還是有底線,
也可能是老公也有底線吧。

  那一夜我們幾乎沒有休息,嚴格說是我沒有怎麼休息,他們中間倒是輪流休
息了一會兒。這是我最瘋狂的一次性愛,也是最享受的一次性愛。我相信再也不
會發生這樣的事了。我在事後曾經很認真的問過老公:「老公,你真的願意我是
這樣下賤淫蕩的女人嗎?你真的願意和別的男人分享你的寶寶嗎?」老公盯著我
的眼,沈默了一會兒,沒有直接回答我的話,反而問了一句:「寶寶你喜歡嗎?」
我回答:「只要老公喜歡,寶寶願意為老公做一切事情。寶寶永遠都是老公的,
也許將來有一天寶寶會有別的男人,但寶寶只想屬於一個男人。」我知道這話中
間有些矛盾和不合邏輯的地方,但我相信老公明白我的意思。老公緩緩但很堅定
地說:「我明白,我永遠尊重寶寶的想法,我永遠不會做傷害寶寶的事情。」我
也明白了,其實不說這些話我也明白。
















0.012984037399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