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加薪的代價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叫Ivy,28歲,原本隻是一個很普通的女人,于一間保險公司做行政
秘書,放工後就回家相夫教女。但丈夫的一個決定卻改變了我的一生。

  丈夫是一間誇國公司的IT部門主管,有一晚在床上他突然對我說:「老婆,
我想辭職唔做啦!」我:「你講笑呀?我哋供緊摟,得我一份糧點得呀!你知我
番工純粹是打發曰神,賺錢買花戴。」

  [ j丈夫:「我儲了一筆錢,現在經濟好轉,想出來搏一搏自己攪生意,打
工仔邊有出頭的一天呀!」

  我們討論了一會後,他就吻向我的頸項,跟著他說甚麼我也忘記了,然後就
做著夫妻應該做的事,做愛。當晚我記得他特別落力,可能是當作補償吧!

  丈夫後來果然辭去他的高薪厚職,成立了他的公司。但是很怏地他的積蓄都
花光了,他的公司仍未有甚麼氣息,連供樓的錢都沒有了!

 最後唯有向我的老闆Michael要求加人工及預支三個月的薪金以解燃
眉之急。

  當天我刻意打扮得性感及明媚一點,絲質的白色半透明貼身恤衫,不穿底衫,
隻戴了一個粉紅色的Bra,穿了一條較短的貼身半身裙,隻有約膝上5- 6吋,
一對新的黑色網紋名牌wolfxxd絲襪,3吋高尖頭高踭鞋,平時我都很少
著呢對高踭鞋,因為真的好辛苦!照一照鏡子,真的有點像丈夫電腦內那些AV
女娘的秘書打扮。

  回到公司,腦海裏一直盤算著如何對Michael說。時間一秒一秒地過,
快要到放工的時間,心裹開始焦急起來了。

  深呼吸一下,我便沖入了Michael的辦公室向他道出我的要求,Mi
chael聽了之後,沒有立刻回應。我留意到Michael的目光,正向我
的身體打量了一下,跟著便對我說讓他考慮一下。

  第二天回到公司,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辦公室,然後交了一個公文
袋給我,並對我說:「這是你加薪的第一個條件,如果你願意接納第二個條件,
就跟著裏面寫的條件去做。」

  拿著公文袋回到自己的坐位,打閈公文袋,看到裹面的東西,一時間都不知
道如何反應。我初時還以為是甚麼文件或Project要我處理。

  怎也估不到原來公文袋裏裝著的是一套性感內衣,一套黑色lacy透明內
衣。內裏還有一張紙條寫著:「如願意接納第二個條件,請換上袋裏的東西,然
後入我的辦公室。」

  我在我的位裏,足足呆了整個上午,連lunch也沒有吃。腦海裏一片混
亂,一方面盤算著甚麼是第二個條件(雖然已作了最壞的打算,但後來發生的一
連串事件,是我始料不及的),另一方面又擔心家庭的財政情況(銀行已多番來
電摧交供款)。

  快要下班了,Michaelsent了一個email給我,說:「我會
六時離開office。我知道他的這封email是暗示要我盡快作出決定。

  那一刻我的心真的亂了。

  最後我拿著公文袋入了洗手間,脫下我的恤衫、裙、bra和under
(這一脫便成為了我人生的轉淚點,令我陷入痛苦之中),換上了那套黑色la
cy透明內衣,我從來也沒有著過如此性感的內衣,我的乳房及下體就從那些黑
色lacy中透露出來,比完全的裸露,更加性感。 _我重新穿上我的恤衫及裙,
走向Michael的辦公室,入了Michael的辦公室並關上了門,我含
著淚對他說:「我願意接受第二個條件。」

  Michael:「Good!咁我叫你做的東西做了沒有?」

  我:「做了。」

  Michael:「我點知道?」

  我:「我話做了就做了啦!」「OK!Show俾我睇。」

  我知道那一刻Michael是有心為難我,我真想一巴打過去,然後罵他
賤格。但我知道我已無選擇的餘地。我把恤衫的鈕由上至下逐粒打開,然後拉開
恤衫,讓Michael看那個正穿在我身上的黑色lacybra。我那對豐
滿的乳房也同時若隱若現展露在他的眼前。

  那一刻,我眼裏已充滿了淚水,我強忍著眼淚,對他說:「看夠了沒有?」

  「那麼下面呢?」 {我:「What?」

  他的視線射向我那最隱秘的地帶。我將櫈向後移了一點,把裙腳向上拉,然
後將兩腿張開。

  我:「看見了沒有?」

  他搖一搖頭,示意我站起身,我隻好站起身,脫下我的半截裙,讓他看過飽。

  跟著他從抽櫃裹拿出一張匙咭,交了給我。我預計的事終要發生了。那是一
問位于金鍾的五星級酒店的匙咭。Michael要我穿著這套內衣,今晚八時
前到達酒店的房間。

  我整理好衣服便離開了Michael的辦公室,返回我的坐位後,我見到
Michael打了幾個電話,他的面上露出淫賤的笑容。

  我緻電丈夫說今晚約了朋友吃飯,叫他不用等我了。Michael比我早
離開辦公室,他行過我的位時,用手在我的背部輕撫並提醍我今晚的約會。

  我準時八點到了灑店,腦海裏一直盤算著即將要發生的事。打開酒店房門時,
我的手不停地抖震。Michael會在房裏面嗎?第一句話要講甚麼?還是甚
麼也不說,直接了當地除衫,躺在床上,任人魚肉?

  入到酒店房,裏面一個人也沒有。床上放著一張字條及一個公文袋,字條寫
著:「Pleasetakeoffallyourclothes,only
wearunderwear。Thenwearthestuffprepa
redforyou。Wishyouhaveanexcitednight。」

  公文袋裏裝著一個眼罩,那一刻真的很驚,但我已沒有選擇的餘地。我跟著
字條的指示去做,脫去衣服,身上隻餘下那套黑色lacy內衣,然後戴上眼罩,
靜靜地躺在床上,等待著別人享用我的身體。

  過了一會,我聽到開門的聲音,預期的事即將要發生了,將要被丈夫以外的
男根插入自己的身體。一想到這裹,眼淚就洶湧出來。

            

-------------------------------------

  我感覺到有一雙手不斷地在我身上撫摸,然後他將手移到我那一對豐滿的乳
房,不斷搓揉。他將我的bra和under脫下,然後他的口不斷地在我的乳
頭吸啜,那種感覺很難形容,但令我全身都有一種松軟的感覺,就好像當年我的
女兒吸啜母乳時的感覺。

  他想kiss我的嘴,我努力地避開,但最後都就範了,他將舌頭不斷地深
入我的嘴裏,我隻能默默地接受,甚麼也做不了,隻有眼淚不斷地流。

  接著他用身體壓著我,將他的陽具慢慢地放入我的陰道裏。我的陰戶正迎接
著丈夫以外的男根。當整條男根被我的陰戶吞噬後,他開始不斷地抽插,我也不
自覺地發出淫蕩的呀呀聲。

  突然他停下來了,我也感覺到他的男根在我的陰戶裏抽縮了一下,我相信他
是射了。他的陽具軟下來了,並慢慢地抽離我的身體。

  正當我以為告一段落的時侯,我的陰戶又被男根狠狠地撐開了。由于全無心
理準備,我不自覺地呀了一聲。這條陽具比剛才的粗和硬,力度也比之前猛。但
他在插抽了很短的時間便射了,我估是因為他忍了很耐。

  當他抽出之後,突然我被人翻轉身體,由面向天花變成面向床,跟著被拉到
床邊,上身府伏在床上,下身則跪在床邊,然後他將我的雙手反到身後,用一條
好像皮帶的東西縛著,那一刻我腦海裏實時浮現出梁X偉在色Y中用皮帶縛著湯
Z雙手那一幕。

  那一刻我很驚,因雙手被縛,連最後的反抗也不可以了,我的生命會否就此
了結,再見不到我那可愛的女兒,深愛的丈夫。

  他將陽具狠狠地插入我的陰道,它比之前的幼,但卻很長,直達我的陰道深
處,令到我覺得好痛。他不斷抽插,突然他用手扯著我那把長長的秀發,我發出
呀的一聲,頭被迫向後仰。因太痛了,眼淚下斷地從眼罩裏流出來。

  我就好似一隻正在被順服的雌馬般不斷地被抽插。幸好,他扯著我的頭髮抽
插了數十下後便射了,那一刻我覺得比死更難受。

  當他拔出後,就不斷地有陽具在我的陰道裏出出入入,我也分不清那是粗的、
幼的、長的,還是短的,也數不清我被奸淫了多少次。

  當我的意識開始模糊的時候,一切好像停頓下來了,縛著我雙手的皮帶被松
開。當我正想除開我的眼罩,看清奸淫我的人時,有人按著我的手並在我耳邊輕
聲說:「Pleasewait,letusgoawayfirst。」

  跟著我聽到開門和關門的聲音,我除去我的眼罩,酒店房內隻餘下我一個人,
在床頭櫃則有七、八個安全方位服務的包裝袋(後來我從Michael口中知道當晚
我曾經和三個男人發生性行為,至于他有沒有參與,他沒有透露,但後來發生的
事,當晚他有沒有參與也沒有關系了)。

  望一望手表,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更發現兩隻手臂近手腕處那條被皮帶縛
得紅紅的巴痕。雖然我覺得好倦,但因為不想丈夫擔心及懷疑,最終還是拖著疲
累的身體離開酒店,搭的士回家。

  回到家後,丈夫和女兒都已經睡了,我立刻跑入沖涼房,不斷地用水射向我
的下體。我覺得自己污穢不堪,好cheap。一想到剛剛發生的事,眼淚就不
由自主地流了。
02應召女郎

  由于昨晚在酒店發生的事,今天起床較平時遲了。下體仍隱隱作痛,沖沖化
了一個淡妝便回公司了。

  在上班途中,腦海裏盤算著應如何面對Michael。他會將我的事向同
事透露嗎?

  回到公司,Michael已在辦公室,他看似精神奕奕,正埋頭于案前的
工作,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似的。相反,我就有點精神恍惚,不能集中精神
工作。

  到接近午飯的時間,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辦公室。我好驚,全身發
抖。他會和我說甚麼呢?

  Michael:「昨晚辛苦妳了,妳需要的錢我已存入了妳的戶口,見妳
咁倦,下午放半日假啦!」

  就是這樣輕描淡寫,令我有點意外。

  當晚系床上,我對丈夫說:「老公,我settle咗銀行今期的供款,你
唔駛擔心啦!」

  丈夫:「妳點解有咁多錢?」

  我欺騙他說:「我儲起咗啲私己錢,同時賣咗結婚時的首飾。」

  跟著丈夫就吻向我的嘴,我想避開,因昨晚才被陌生男子錫過,覺得很污漕,
但因為不想被丈夫懷疑,我最後都是被他錫了。

  他將手伸入我的睡衣,不斷猜揉我的乳房。另一隻手則伸向我的下體,在輕
撫了幾嚇後,突然他將他的中指伸入我的陰道裏,由于太痛了,我嘗試用手捉開
他的手,但他沒有理會,還插得更入。老公,你知道我有多痛嗎?

  他的中指抽插了一會後,便柭出來了。當我以為可以松一口氣的時候,他將
兩隻手指一同插入我的陰道裏,不停地颳弄。以往他也有試過這樣對我,但我覺
得好舒服,好high,但由于昨晚的淫虐,陰戶已又紅又腫,現在就有如萭箭
穿心,痛到不斷亂叫,身體不斷扭動。

  可能是老公feel到我的陰道好幹(老公,咁痛又點會有水,我都唔en
joy),拼命的用手指抽插、颳弄,我就拼命地扭動身體,想避開他的手指。

  經過一輪的折磨後,老公終于將他的手指抽離我的陰道。他伏在我身上,將
他粗大的陰莖插入我的陰戶裏,還一插到底。

  丈夫不斷地進行活塞動作,還不斷地轉換不同的體位。丈夫在性方面,一向
都不是善男信女,我很多時都給他弄得死去活來。丈夫好像不願停下來似的,遲
遲都未射精。

  我心想著:「老公,請你快點完事吧,我真的好痛。」

  為了令丈夫快點完事,我假裝著非常enjoy,不斷發出淫蕩的聲音,強
裝著有高潮,不斷用陰道用力地吸啜著丈夫的陽根。最後他終于射了,我亦松了
一口氣。

  跟著的一個星期,一切都好像回複平靜,我如常的回公司工作,丈夫則忘于
挽救他的公司,四出找尋投資者入股他的公司。

  但我有預感平靜的日子不會維持好耐。

  平靜的曰子終要過去了,我的應召生涯也揭開序幕。

  一早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office。

  Michael:「Ivy,妳今日同我出去開會。」

  我問:「幾點呀?」

  Michael:「十二點到。」

  我:「有冇甚麼要準備?」

  Michael:「唔駛啦!」

  我心裏面開始擔心,雖然以往Michael都有和我一同出外開會,但我
總有點不安的感覺,由其發生了上次的事件後。

  到了約十二點,Michael行了出來,對我說:「行得啦!」

  我收拾好枱面的文件後,便挽著手袋行出公司。我一來行,心跳就跟著我對
高踭鞋發出的「clockclock」聲跳,越跳越快。

  落到停車埸,周圍好靜,我諗Michael都聽到我的心跳聲。

  見到Michael架BXW,就令我想起我丈夫,以前我丈夫都有一架這
品牌的汽車,但現在……一想到這裏,心就酸起來了。

  上了車,由于今天穿了條短裙,整條大腿都露了出來。我留意到Micha
el的眼光向我大腿射了一下,我下意識地拉一拉裙腳。

  (其實我呢個動作都幾多餘,我全身都給他看過了,區區一雙大腿又算甚麼
呢?可能呢個系女性的本能動作吧!)

  他車了我去一間位于跑馬地的酒店。

  Michael:「我哋系到食lunch先。」

  到咗酒店的coffeeshop,我們order了兩份Executi
veLunch,Michael還order了兩杯紅酒。我們邊吃邊說,話
題就由工作的事情轉到當晚在酒店發生的事。

  Michael:「妳知道嗎?其實妳當晚同咗三個男人做。佢哋系公司一
個重要客戶的高級職員。」

  當時我聽到他這樣說,一點也不感到愕然,可能系我一早已feel到的關
系。

  我問:「你也有份?」

  Michael沒有正面回答,隻是笑了一嚇。

  我:「你會幫我保守呢個秘密?」

  Michael:「咁就睇嚇妳識唔識趣啦!」

  然後Michael從西裝褸袋裹取出一些東西,是酒店房的匙咭!跟著他
便向上房的升降機那邊走去。望著那張匙咭,一時間都不知如何反應,隻是覺得
好混亂,心裏面不斷互相鬥爭。

  心裏面想到,已和三個男人上過床,可能亦被Michael奸淫過了,即
使未,多一個也無所謂啦!而且我亦擔心Michael會將我在酒店發生的事
洩露出去。

  最後我都是拿起匙咭,搭升降機上了房。

  入到房,Michael正在浴室沖涼,其實我都唔知浴室裏面的人系未M
ichael。我坐咗系sofa,一動也不敢動,隻是默默地靜待我的身體再
被人玩弄。

  水聲停了,浴室走出來的人正是Michael,其實是邊個又有甚麼關系,
即將要發生的事都系一樣。他上身赤裸,下身圍著一條白色大毛巾。

  他坐系床邊,望著我說:「點呀?妳唔願意做可以離開,我可以call小
姐,唔好浪費我的時間!」

  我沉默了一會,然後低著頭說:「我願意。」

  Michael:「咩話?」

  我好大聲地說:「我話我願意呀!」

  Michael:「咁妳重唔除衫?系未要我幫妳除呀?」

  我背向他,然後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除下,最後身上隻淨下個紅色的b
ra及under。

  Michael:「Ivy,妳今日套內衣咁sexy。預咗俾我攪呀?就
著住佢啦,唔駛除啦!重有,著番對高踭鞋。」

  我跟著Michael的指示,著番對高踭鞋,準備行去Michael的
身邊。

  突然他對我說:「扒起地下!」

  我跟著他的指示扒起地下,然後他不知從那裏取出一個狗圈和狗帶。他將狗
圈戴到我的頸上,然後索緊,我差點連氣也透不過來。然後他將條狗帶扣到我的
狗圈上。

  他拉著條狗帶,將我拉到床邊,我就好似一隻母狗般扒過去。他坐在床邊,
然後拉起條狗帶,將我的頭扯到他的下體,我又怎會不知道他想怎樣。雖然我唔
想幫佢含,但他不斷扯著我的狗帶,我就好似一隻正和主人鬥力的母狗,我實在
敵不過他,他每次一拉,我都差點透不到氣。

  我將圍在他下體的毛巾揭開,張開口,將他的陽具活生生地吞入口中,不斷
吞吐。由于我以往也有幫丈夫含,所以對口交的動作並不陌生,但Michae
l所要求的,真令我吃不消,單純的吞吐動作並不能滿足他。

  他按著我的頭,要將整條陽具插入我的口裏,一直插到我的喉嚨,雖然他的
陽具並非龎然巨物,但亦令我不斷咳嗽,眼水直標。跟著一股熱流直射向我的喉
嚨裏,我唯有將它們全吞下肚裏,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吞精,好想喊出來。

  當我以為告一段落,Michael拉著我的狗帶,將我拖到床上。他躺在
床上,要我和他玩女上男下。但因為他剛剛射完,整條陽具已軟下來了,跟本就
冇足夠硬度放入我的陰戶裏。

  我唯有繼續幫他含,希望它快點硬起來。吞吐了數分鍾後,很快它便硬起來
了。估不到Michael可以這麼快回氣。

  我除了我的內褲,然後將整條陽具送入我的陰戶裏。我不斷前後上下地移動
身體,希望他可以快一點射,但直至我筋疲力盡,他仍未射。

  他將我反轉身,變成男上女下,然後拚命地插,我就像一個被用來發洩性慾
的洋娃娃般躺在床上任由抽插,最後他都射了。

  因為實在太倦了,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覺便睡著了。當我起身的時候,已經是
下午六時了,Michael已經離開,而那個狗圈仍在我的頸項,更發現在我
的手袋附近有三千元。我望著鏡子中的我,覺得自己好似雞,那一刻我喊了出來,
點解我會咁cheap!

  我拿起那三千元,好想撕碎佢,但一想到嚟緊的銀行供款,女兒的學費,我
竟將那三千元袋起了。

  我穿回衣服,便離開酒店。唔知點解,我連那個狗圈和狗帶都帶走了,可能
是唔想俾執房的人發現吧!

  第二天回到公司,一切又好像回複正常,Michael如常的工作,而他
亦有委派工作給我。

  幾天的平靜日子過去了,有一天Michael如常地叫了我入他的Off
ice。入到去,佢叫我先關上門(以往如果有啲較sensitive嘅嘢如
同事的salary叫我做,佢都會叫我先關門)。

  我問:「有甚麼嘢要做?」

  Michael:「好簡單的。」

  然後佢叫我行去佢個邊,我初時以為有甚麼東西顯示在他的noteboo
k裏,要我過去睇,點知過到去,他指一指他的下體。

  我:「系呢到?」

  Michael:「有問題嗎?」

  我猶疑了一陣。

  Michael:「唔想就算啦!我唔喜歡逼人!」

  可能我太害怕他將我的事洩露出去,我竟然跪低,拉開他褲子的拉煉,拿出
他的陽具,開始含起上來。我一路含,他就一路做枱頭的工作,又覆email,
又打電話。

  含了一陣,突然間有人敲門,那一刻我驚得冷汗直標。我實時停下來,但M
ichael卻按著我的頭要我繼續,並叫敲門的同事入嚟。

  幸好當時我是在枱底,Michael也裝作若無其事,我估同事應未有察
覺我的存在,否則我也不敢想象會有甚麼後果。那個同事和Michael傾了
幾句後便離開,聽他的聲音應該是Michael的得力助手阿Sam。

  含了約三十分鍾後,可能Michael覺得我的速度太慢,未能刺激到他
射精,他按著我的頭,用力地將他的陰莖插入我的口內,直達我的喉嚨,好辛苦,
好想喊出來,點解我會弄到如斯境地?

  跟著他射了,因我不想弄污我套suit,我將全部精液都吞進肚裏去,這
是我第ニ次吞Michael的精。當我準備企起身離開的時候,Michae
l將三千元從我的白色緊身低胸Tee領口,塞入我的乳溝內。

  我離開他的Office之後,就沖入了洗手間,不斷用水漱口。在廁格內,
我將那三千元從乳溝內拿出來,望著那些錢,我不其然飲泣起來。

  自此之後,Michael久不久便向我需索,有時借口出去開會到灑店開
房,有時就在他的Office內為他口交。每次完事後,我的銀行戶口便多了
ニ、三千元。我除了是他的私人秘書外,更成為了他隨傳隨到的私家雞。

  後來Michael的膽子越來越大。有一次我如常地做著公司啲嘢,突然
Michaelcall我,叫我攞份文件到會議室。

  入到會議室,裏面隻得Michael一個人,我一入到去,他就將我推向
會議桌,一手按著我,要我伏在枱上,一手除我的under,甚麼前戲也沒有
便將陽具插入我的體內,然後他一手扯著我的頭髮,要我望向那用來進行視像會
議的大電視,那一刻我嚇呆了,電視正播著我和他交歡的情形。

  我嘗試望向另一邊,但Michael再用力扯著我的頭髮並對我說:「妳
睇嚇妳幾賤!妳隻賤雞,我要插死妳!」

  Michael邊插邊叫,我就不斷喊著說:「唔好呀!好痛呀!」

  一輪抽插後,他終于射了。他拉番褲煉,然後他竟然將啲錢塞入我的陰道內!

  當他離開會議室後,我將啲錢從陰道裏攞番出來,全都沾滿了他的精液。

  Michael對我的需索已不限于我的辦公時問,而且開始影響到我的私
人空間。

  有一個星期日,原本我和丈夫一起食完早餐後便帶女兒到琴行學piano,
Michael突然call我,要我真空,並著上次那件半透明白裇衫上他的
屋企。

  我:「我今日唔得閑!」

  Michael:「咁算啦!妳自己知自己事!」

  我:「等等,你等我安排嚇,我轉頭call番你。」

  我欺騙丈夫公司有啲急事要處理,叫他帶女兒去學琴,我便即刻回家換衫,
途中callMichael會盡快上他的家。

  回到家,我即刻除去我的Bra及under,換上那套當曰我要求加薪的
那套衫,由于件白裇衫太透了,我整對乳房都現了出來,我唯有穿件外套便沖沖
出門口了。出到街,我總覺得途人的眼光望向我的胸部。

  終于去到Michael的家,他的屋企位于中環半山,有一塊落地大玻璃
嘅窗可以看到整個維港,甚至是我住的屋苑。

  他一開門就將我推向玻璃窗,粗暴地除下我的外套,他要我彎低身,雙手撐
著玻璃窗,跟著他便立刻插入來。痛到我差點喊了出來。他的雙手隔著那件白裇
衫,不斷地玩弄我的乳房,我的乳房被不斷地挫圓噤扁。

  透過玻璃窗,望著我的家,但下體卻不斷地被抽插,眼淚就不斷地流下來,
我的家也開始模糊不清了。

               03鋼筆

  可能是Michael已經玩厭了我,他對我的需索次數越來越少,過去三
個星期他都沒有奸淫過我。一方面我慶幸不用再受到折磨,但另一方面財政便出
現問題了,因沒有了Michael的「資助」。

  如常地,一天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Office,當我正想著是否
又是那回事時。

  他對我說:「還記得邊個是Vivian?」

  我:「Sure!」

  Vivian是公司以前一個TopSales,約六個月前resign,
而且都幾靚女,身裁又fit。

  Michael:「妳知唔知點解佢以前系TopSales?」

  我:「佢唔系……?」

  Michael:「系!」

  Michael:「妳上次系酒店serve果三個客,其實系Vivia
n嘅account,單deal準備簽約,佢就話要resign,俾佢激死!
咁啱妳嚟搵我,話等錢用,所以未搵妳代替啰。所以果啲錢妳唔駛還,系妳應得
嘅。」

  跟著Michael系抽屜裏攞出一份文件及一盒東西。Michael對
我說份文件系價值過千萬的保險合約,個客原本系Vivian,啲細節已經全
部傾好,就欠份約未簽。

  我:「你想我去簽番嚟?」

  Michael:「妳自己決定,但系如果妳肯去簽,妳會分到相當可觀的
傭金,不過妳明啦,個客當然系有啲要求啦!」

  我:「你俾我考慮嚇!」

  Michael:「咁算啦!我搵過第二個,諗住妳等錢用,先至益妳,出
面大把Sales,隨便叫一個都肯。」

  我:「等等,我去!」

  Michael將份合約及一盒東西交俾我,佢話盒東西是送俾個客做禮物。

  我到洗手間略為補補妝,便出發。個客姓楊,他的公司位于中環的國金二期
高層。到了國金樓下,個心突然跳得好快,雖然已有了心理準備,但當事情真要
發生時,仍然覺得好驚。

  楊生的公司裝修得好靚好豪華,他的秘書出來帶我到他的辦公室。估唔到他
的秘書會咁靚,還好sexy,她穿了一條窄身的短裙,是前面大腿開叉的款式,
她行路的時候,差不多整條修長的大腿都露了出來,此外,她的恤衫刻意少扣了
一粒鈕,差一點,整個乳房都被看到了。

  當我行去他的辦公室的時侯,我留意到周圍的人用很奇異的眼光望著我,對
我上下打量,有些更在竊竊私語,我就好像一件正在被人鑒賞的藝術品。直覺告
訴我,他們好像知道我即將和楊生要幹的事。

  入到楊生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很大,足足有成千尺,整個維港盡入眼簾。
辦公室內更有一張很大的sofa,莫非這就是我稍後被淩辱的地方?

  我向楊生先打招呼:「楊生,你好。」

  楊:「哈哈!Michael果然冇介紹錯,真系靚過Vivian,不過
唔知身裁又點呢?」

  被他這突如其來的一問,我也不知道如何反應,隻是呆呆地站著,時間就好
像被凝住了一樣。

  我定一定神對楊生說:「我明白你的意思,麻煩你叫你的秘書先出去。」

  楊:「我一向都喜歡聽Eunice的意見,妳要講甚麼,做甚麼,就隨便,
唔喜歡就走!」

  我:「你……」

  我知道楊生是有心羞辱我,但事到如今,我唯有接受。我站在楊生面前,將
原本穿在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而他的秘書Eunice就用她冷豔
的目光在旁觀看。

  我一件一件地脫,直至完全赤裸,隻淨下那對我仍穿著的幼帶高踭鞋。

  楊:「哈哈!唔錯唔錯!比Vivian更fit,應大既大,應細既細。
Eunice妳覺得點?」

  Eunice:「OK啦!估唔到對breast有我咁大咁挺,系個pa
t大咗少少,接受到嘅!」

  聽到楊生的秘書對我的評價,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喊出來。

  經過一輪的指指點點後,楊生就叫我穿回衣服。心想楊生就這樣放過我?當
我滿以為事件就此了解而沾沾自喜的時侯,楊生說:「大家都肚餓啦!出去食完
lunch返嚟再傾過。」

  究竟楊生玩甚麼把戲,真是摸不著頭腦,但相信下午回來我一定不會好受。

  楊生帶了我到中環一間私人會所,他的秘書Eunice也有一起來。我以
為這隻是一餐普通的商務午饍,原來這亦是淩辱我的一部份。他們簡直當我不是
人,甚至連妓女也不如。估不到香港會有這樣的鬼地方!

  我們一入到去,那個侍應就對楊生說:「咦?楊生今日件貨(我相信是指我)
好似有啲唔同喎!?」

  楊:「哈哈!果然好眼光!試得北菇雞多,轉轉口味試嚇本地雞嘛!」

  我聽到,心裏面不禁一寒。

  奇怪地,楊生和他的秘書跟剛才的侍應入了去,而我就被另一位女侍應安排
到另一間房,更奇怪的是那一間房竟然有沐浴的設施。帶我入房的人叫我除衫沖
涼。心想莫非是做spa,但楊生無理由對我咁好,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事到如
今唯有跟指示去做,我脫去所有衣服,就往浴缸裏浸,啲沐浴液好香!令我有種
飄飄然的感覺。

  沖完涼出來後,我發覺所有的衣服都不見了!那一刻好驚。但在房裏就多了
一張很大用木做的枱,張枱的形狀就好像壽司店那些盛載魚生的木架,但在枱的
四角各有一個鋼環。

  那個女侍應叫我瞓起張枱上,雖然我有點猶疑,但還是照做。跟著她拿出一
條粗麻繩想將我的手縛在那些鋼環上,我立刻反抗並大叫:「妳想做甚麼?!」

  跟著有幾個男人沖入來按著我的手腳,令我動彈不得,然後任由那個女侍應
將我的手腳縛在那些鋼環上。最後其中一個男人將一條粗麻繩在我的乳房上下打
圈,然後縛緊,我整對乳房隨即被唧起,隆隆地漲起來!由于縛得太緊,除了痛
之外,連呼吸都有一點困難。

  這時我就好像一縧被放在砧闆上的魚,任人宰割。我心裏面好驚,乳房就隨
著我急速的呼吸一起一伏。我大叫:「你哋想點?怏啲放咗我!」

  女侍應:「妳乖乖地瞓起到,楊生食完飯就會放妳。」

  接著有一個戴著廚師帽,看似是廚師的人帶著一箱東西走了入來。他打開箱
子,然後將裏面的東西一塊一塊地放在我身上,我初時不知那些是甚麼,隻知道
好凍,後來他將一片東西放在我的乳房上,原來那些是一片片的魚生。他將那些
紅色的吞拿魚魚生放滿我的乳房。由于那些魚生好凍,我的乳頭都硬起來了。

  我差不多每寸肌膚都被鋪滿了魚生,然後他要我張開口,將一個杯狀的東西
放入我的口中,跟著就將醬油倒入杯中。

  當我以為完的時候,最難受的一刻來了。一條東西正塞入我的陰道裏,我不
知道那是甚麼,隻知道很粗。那個廚師不斷將它塞呀塞呀,直至再插不入為止,
我嘗試將它迫出來,但實在插得太深了,我隻好放棄,那種被迫著的感覺真是很
難受!

  慢慢習慣了,不知甚麼原因,我的陰道反過來不自主地不斷吸啜著那東西,
而且令我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連胸部因被粗麻繩縛著的痛楚也忘記了。

  跟著所有人都離開間房。一會兒後,楊生和Eunice便入來。

  楊生一見到我便說:「哈哈!唔錯唔錯!簡直系一件藝術品!Eunice,
妳覺得呢?」

  Eunice:「OK啦!都擺得幾靚。」

  我聽到他們這樣說,眼淚再也忍不住了,不斷地從眼窩流出來!但他們沒有
理會,還拍了幾張我的照片。

  他們一片一片地夾起鋪在我身上的魚生來吃,還點我口中的杯的醬伷,有些
醬油更滴在我的面上,但他們好像看不到似的,沒有為我抹去,當我好像一件死
物一樣!

  楊:「哈哈!果然系人間極品,鮮味的魚生加上女性微微的體溫,簡直是完
美的配搭!」

  他們邊吃邊說,話題就轉到我的肉體上。楊生用筷子「督」著我的乳房說:
「哈哈!對波好松軟,又會咁有彈性嘅!?」

  Eunce用筷子夾著我的乳頭並說:「你睇嚇佢幾硬!」跟著用筷子再大
力夾緊,雖然好痛,但因為我的口被一隻杯塞著,不能叫出來,隻能從喉嚨發出
呀呀的聲音。

  當我身上的魚生,被吃得七七八八。突然我感覺到有人從我的陰道裏拔出那
條一直塞在裏面的東西,那人是楊生!他沒有將它立刻拔出,而是拔出少少又塞
回去,來來回回數十次,並不斷扭動,我被他弄得死去活來,冷汗直標。

  最後他終于將它拔出來,而我亦看到那東西,原來是一條又粗又長的香蕉!
由于它在我的陰道太耐,整條香蕉都布滿了我的淫水,而我亦feel到我的陰
道仍不能合攏,仍然處于張開的壯態。

  楊生剝開香蕉的皮,然後叫他的秘書將我口中的杯拿出來。

  當那個杯一拿開,我即刻發狂地大叫:「你哋變態架!快啲放開我!」

  我剛講完,楊生便將整條香蕉塞入我的咀裏。

  楊:「哈哈!我哋食飽,輪到妳食啦!」

  跟著他們便離開間房,其它人就入來清理我身上食淨的魚生及口中的香蕉,
然後替我松縛,讓我到浴室沖涼清潔身體。我一路沖,眼淚就一路流。

  我沖完涼後,楊生便帶我回他的辦公室。

  我:「楊生,你都應該玩夠,可以幫我簽咗份約啦?」

  楊:「哈哈!可以可以!妳系份約簽名先。」

  我從公文袋裏取出份合約,正準備在合約上簽名,楊生叫停我。

  楊:「唔系用呢支筆簽。」

  我:「咁用邊支?」

  楊:「Michael唔系有份禮物送俾我咩?」

  我從手袋裏攞出那盒東西,交給楊生。他打開盒子,裏面原來是一支很粗的
墨水鋼筆。

  楊:「哈哈!好靚!我想妳用呢支筆簽,但系唔系用手……」

  我初初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我留意到他的眼光正望向我的下體。

  他竟然要我把那支墨水筆插入陰道裏,然後在合約上簽名!

  我:「你妄想!我唔會咁樣做!」

  楊:「OK!咁算啦!請妳走!」

  我心有不甘,就隻差這一步,既然之前已被他盡情淩辱了,這又算甚麼呢?

  我拉起我的短裙,將內褲脫下來,接過楊生手上的鋼筆,將它一點一點地抽
入我的陰道裏,那支筆又硬又冰冷。我一直塞一直塞,直至隻有小部份筆尖露出
為止。由于害怕它從陰道裏跌出來,我要用力地用陰道將它夾緊。

  我:「現在你滿意啦!」

  楊:「哈哈!WellDone!」

  楊生將一隻墨水樽放在地上,他要我蹲下點墨水,然後在合約上簽名。幾經
辛苦,我終于在合約上畫了幾筆,算是簽名吧了!

  跟著他要我瞓在地上,不斷轉動仍在我陰道裏的鋼筆,玩完轉圈就玩出出入
入。

  楊:「哈哈!估唔到有咁多水,真過癮。」

  我:「好痛呀!你要玩幾耐!」

  他一巴打過來:「收聲!我要玩幾耐就幾耐!邊到到妳出聲!」

  他發瘋地攪動支筆,就好像攪面粉一般,我給他弄得死去活來。他一路攪動
支筆,我的淫水就不斷地流。他突然將支筆抽出來,將他的陽具狠狠地抽入,我
隨即發出呀的一聲。他發狂地幹著我,我就隻靜靜地躺著,眼淚不斷地流……

  最後他射了,當他將陰莖抽出來的時候,有幾滴精液更滴在那份合約上。楊
生用那支仍濕淋淋的鋼筆在那份合約上簽名,跟著便叫我離開。

  望著那份沾上了精液的合約,心裏面很酸,但眼淚已流幹了,再也流不出來!
04章 澳門之旅

  自從那次幫Michael同楊生簽約後,每隔兩、三個月,他便會利用我,
正確點說,應該是利用我的身體去完成交易,而我亦賺取到我要的東西——金錢
.

  雖然丈夫的生意仍不見起色,但我已可買我心愛的名牌手袋,到高級餐廳吃
美味的行政午餐。

  有一天Michael叫我陪他到澳門公幹,雖然心裏面知道這不會是單純
的BusinessTrip,但是在威逼利誘下我還是答應了,但估不到Mi
chael會這樣對我……

  他交了幾袋東西給我並叫我明天要著住裏面的東西到碼頭等他。我打開袋看,
今次除了那些性感的內衣外,還有一套名牌的連身短裙,條裙的胸前是左右交疊
的設計,以及一對過膝的長Boots,鞋踭足足超過5吋高,而且是貼腳的設
計。今次條under系T- back,我一向對T- back都好反感,試過
買一條來著,很不舒服,以後再也沒有穿了,個bra是專為穿著低胸及露背衫
設計的那一款。

  望著那袋東西,正煩惱著如何處理。如果拿回家,一定被丈夫發現,到時都
不知如何向他解釋。突然我想起,我做Yoga的會所裏有一個大locker ,
我便把那幾袋東西先放在locker裏才回家。

  出發往澳門那一天,我一早便先到會所,順便做了一節Yoga及沖了個涼。
換上Michael給我那套內衣、貼身連身裙和那對長boots,由於對b
oots是貼腳的設計,size又比我平時穿的細了半個碼,幾經辛苦才能把
它穿上。照一照鏡子,自己也嚇了一跳,大半條乳溝露了出來,裙腳則隻剛好包
住我的patpat。自己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連會所的receptio
nist都問我點解著得咁sexy,我隻好笑笑口回答話今晚去ball。

  由於對boots是過膝的設計,對鞋又窄,個踭又高,著了之後,差點連
行都唔識行。而且這麼性感的打扮,走在街上一定被人指指點點,故此我決定坐
的士前往碼頭.

  在車上我留意到那個的士司機不斷從倒後鏡向我偷望。有一塊在右上角的,
我相信是可以看到我整條大腿,我下意識拉一拉我的裙腳,但條裙太短啦,而且
是連身的設計,一拉裙腳,胸前的肉又露出一大截,真是顧得下時,顧不到上。

  我準時到達港澳碼頭,但見唔到Michael,我在碼頭企了很耐,期間
不斷有人用奇怪的目光望向我,更離譜的是,竟然有幾個男人先後走過來問價,
估不到在港澳碼頭也有這種事發生!突然間我覺得自己真系好似一個正在企街的
妓女。

  Michael最後終於出現,他還問我剛才怎樣答那幾個男人。原來他一
早已經到了!隻是在遠處看我怎樣被人羞辱。

  我初時還以為是坐船住澳門,原來Michael包了一架直升機. 這是我
第一次坐直升機,感覺相當刺激。但更刺激的是發生在機上的事情,令我一生難
忘!

  上了飛機,Michael從袋裏攞了件小東西出來,我初時不知道那是甚
麼. 他拉高我的裙腳,伸手入我的裙裏,微微拉開我的T- back內褲,翻開
我的陰唇,然後將它迅速地塞入我的陰道裏. 我被他嚇了一跳。

  我問他那是甚麼,他回答說:「你一陣就知道。」

  跟著我感覺到在陰道裏的東西不斷地震動,而且越震越快。原來他將一粒震
蛋塞入我的陰道裏!我對他說:「你快啲將佢攞番出來!」

  Michael:「唔舒服咩?」

  我:「唔舒服!」

  我嘗試自己伸手入裙將粒震蛋攞出來。Michael立即將我的雙手反縛
在身後。此時此刻我隻可以任由那粒震蛋在我的體內劇烈地震動。

  我的丈夫也曾經想買一粒震蛋給我,他說可以增加做愛的樂趣。但我罵他變
態之後,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估不到現在會由丈夫以外的男人將它塞入我的陰
道裏.

  我不斷扭動我的下體及收縮我的陰道,希望可以將粒震蛋迫出來,但竟不自
覺地令自己進入忘我的境界裏. 連直昇機已飛抵澳門也不知道。

  Michael將我松縛後,我要他扶著才能順利落機,一來是對Boot
s的踭太高,二來那粒震蛋仍在我的陰道裏,令我舉步維艱. 再加上我有點暈的
感覺.

  到了澳門後,Michael帶了我到一間高級的葡國餐廳吃午餐。餐廳內
不是有太多客人,當我們一入到餐廳,由於我那性感的衣著及高佻的身型,立刻
成為了整間餐廳的焦點,再加上那粒仍在我陰道裏的震蛋,令我渾身不自在。我
們被安排坐在餐廳較中間的位置,附近則有數枱食客。

  Michael點完菜後,便將他的目光移向我的胸部,並問我:「你有著
那套內衣嗎?」

  我答:「有!」

  Michael:「Show嚟睇嚇。」

  我即時想起一套曾經看過的電影的一幕,還記得丈夫曾經問我,如果我是女
主角,會否這樣做,我當時好肯定地回答我的丈夫,一定唔會!

  但當這件事真的要發生時,我卻……

  我用肯定的眼光回答Michael:「黐線!我一定唔會咁做!你妄想!」

  Michael:「OK!」

  跟著我感到在陰道內的震蛋,震動頻率不斷提高。令我冷汗直標。

  我喘著氣叫Michael:「你快啲整停佢!」

  Michael:「你肯系呢到show俾我睇,我未整停佢啰!」

  我:「賤格!」

  原來Michael買這條連身裙給我是為了這個目的。其實我隻要輕輕揭
開胸前的布,整個Bra便展現在他的眼前。

  太辛苦了!那粒震蛋越震越快,我真的受不了!

  我最後都屈服了,我快速地揭開左胸前的布,並對他說:「睇到啦!」

  Michael:「Sorry,太快啦,睇唔到。」

  我:「你……」

  我隻好再做一次,今次我揭開後,沒有即時放手。

  我:「睇到啦!」

  我留意到周圍的人,都將眼光向我望過來。剛好,那個waiter將我們
order的食物奉上,他也被我的舉動嚇得目定口呆。

  Michael:「個Bra好啱身,著系你身上好靚. 」

  我:「睇夠啦?!」

  Michael:「OK!」

  Michael將震蛋的頻率調低,但仍維持在震動的狀態. 我感覺到整條
under都濕了。整頓午飯都食不知其味。

  食完lunch,我們便來到威X斯人Checkin,今次是我第一次來,
間酒店真是好靚,又夠grand!

  那個frontdesk的職員不斷對我上下打量,我覺得自己真系好似一
隻「雞」。其實我現在所做的,又和妓女有甚麼分別. 想到這裏,很想喊出來,
不知何故,我突然緊握Michael的手,並將身體靠近他,可能這能給我一
點點安全感,又或者,我想別人以為我們是情侶或夫妻。

  一入到房,Michael便對我說:「忍咗好耐,等我發洩嚇先。」

  他將我推向床,發狂地將我身上的連身裙、bra及under全都剝下來,
更快速地將那粒震蛋從我的陰道裏拉出來。

  當那粒震蛋被拉出時,我不自覺地呀了一聲。終於都可以脫離那粒震蛋的折
磨,當我以為可以松一口氣的時候,一條粗大的陽具正插入我的陰道裏,一條我
既熟識又陌生的陽具!

  Michael發狂地抽插,我被他弄得死去活來。陰道裏不斷發出唧唧的
聲音。

  突然間我的手提電話響起來。Michael將它拿來給我接聽,然後繼續
他抽插的動作。

  打來的原來是我的丈夫,我的心突然慌張起來。

  丈夫問:「老婆,到了澳門未?」

  我喘著氣回答:「到咗啦!」

  丈夫:「點解呼吸咁急促嘅?」

  我緊張地回答:「趕緊去開會嘛!」

  丈夫:「食咗飯未?」

  丈夫一連串的問候與關懷……

  這邊廂Michael的陽具不斷地在我的陰道裏進進出出,那邊廂丈夫就
不斷地道出情深款款的情話。

  但丈夫的情話其實一句也聽不入耳內,下體傳來的刺激,令我不能集中精神
和丈夫傾電話,心裏面隻想著他能快點收線,以免露出馬腳.

  我偷望了Michael一眼,他露出狡猾的微笑,還不斷加大插抽的力度。
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快要發出那淫蕩的叫床聲!

  我喘著氣對丈夫說:「我要開會啦!遲啲再call你。」

  我一收線,便立刻叫出那不由自主的叫床聲,而不久Michael亦在我
的體內射了!

  Michael伏在我的身上休息,他那堅挺的陽具仍停留在我的體內,直
至過了一會兒後,他的陽具才軟下來,然後慢慢地離開了我的身體. 他翻轉身,
叫了我去沖涼,並將一袋東西交給了我,吩咐我沖完涼後要著住裏面的衫出來,
並要化一個較為濃豔的妝. 他說因為今晚我們要參加一個隆重的宴會。

  我起床站起身,陰道裏的精液不斷沿著大腿流出,故此我趕快沖入浴室,也
沒有理會Michael給我那袋是甚麼鬼東西。

  沖完涼後,從袋裏拿出Michael給我的東西,被它嚇了我一跳。我初
時還以為又是那些甚麼的性感內衣。但今次的……

  嚴格來說這並不算是一套衫或內衣!是一件由幼皮帶組成的繩衣。我曾經在
丈夫播放給我看的AV裏,見過那些AV女郎著過類似的衣著。但當我拿著這件
繩衣時,一時間都不知如何著上。

  我硬著頭皮將它往身上套,左拉拉,右拉拉,最終都能成功穿上。那件繩衣
下面隻有一條幼帶,剛好陷入我的陰唇裏,令我很不舒服。整對乳房則被唧得高
高的。

  當我正望著鏡子,凝視著自己在繩衣包裹下的身體時. 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Michael敲著門說:「得未呀?你唔識著,我可以幫你著!」

  我緊張地回答:「得啦!化緊妝!等多一陣!」

  一路化妝,心裏面一路掙紮,就這樣著住這件繩衣行出去?不是這樣,到如
今我又可以怎樣呢?

  我行出浴室,Michael的視線立即向我望過來。

  Michael:「果然是性感尤物!估唔到咁啱身。」

  Michael向我行過來,然後叫我轉身。當我正想著他想做甚麼的時候,
他將我背部的皮帶索得更緊,我即時發出「呀!」的一聲。這一索,令我的乳房
唧得更高,顯得更加豐滿,但就令我呼吸變得有點困難,而且還有點痛。

  Michael要我穿回那對過膝長boots,然後給了我一件乾濕褸.

  我就著住這件乾濕褸,而內裏就隻有那件繩衣,跟著Michael到了酒
店賭場裏的一間貴賓廳. 我一路行,那條陷在我陰唇裏的皮帶便不斷磨擦著我的
陰唇和陰核,再加上那對緊身的長boots,令我腳步跚跚,行得很不自然,
有幾次還差點跌倒,幸好有Michael在我的身旁扶著我。

  在貴賓廳內除了那個穿著性感服裝的女荷官外,還有三個穿著老土西裝的中
年男人,一眼望落去便知道是那些大陸的暴發戶。我們一入到貴賓廳,他們的眼
光就即刻向我們投射過來。不知甚麼原因,我覺得好驚,立刻緊握著Micha
el的手。

  Michael拖著我到那三個男人的對面坐下來,當我一坐下的時候,陰
唇立刻傳來刺痛的感覺,因當我坐下的時候,那件繩衣在陰唇的位置陷得更深。
我不其然地輕輕發出了呀的一聲。

  我相信Michael是認識那三個男人的,因為當我們就坐之後,Mic
hael便和他們寒喧一番。接著他們便開始他們的賭局。

  Michael似乎是莊家和他們三個對賭,而且上落金額很大。初初Mi
chael都是有贏有輸,但慢慢形勢急轉直下,Michael連續輸了好幾
鋪. 最後Michael的籌碼差不多輸光了。

  其中一個大陸人用普通話對Michael說:「張先生,你的錢差不多輸
光了。」

  Michael想了一會然後用普通話回答:「我還有一個注碼. 」

  跟著那三個大陸人的眼光都不約而同的向我望過來。莫非Michael打
算把我當作……一想到這裏,我立刻感到很驚.

  突然Michael叫我企起身,然後對那三個大陸人說:「你們可以睇嚇
闆先。」

  Michael將我的乾濕褸衫鈕一粒一粒地解開,直至露出整件繩衣,我
就隻好呆若木雞地站著,就像一個在Boutique裏的廚窗公仔,,任人擺
佈。當我的乾濕褸被脫下之後,那個女荷官和三個大陸人都看得目定口呆。

  Michael說:「如果這鋪我輸了,她今晚就屬於你們,可以盡情地享
用;相反,如果我蠃了,你們枱上的錢就全屬於我,你們覺得如何?」

  那三個大陸人考慮了一會後,都不約而同的說:「好!」

  而我就不斷地抖震,並極希望Michael這鋪會贏,否則我……

  那個女荷官開始派牌,而我就一直站著,動也不敢動,身上就隻有那件繩衣
和腳上的那對過膝長boots。

  最後我最不想的事發生了,Michael輸了。那三個大陸人立刻向我露
出淫賤的笑容。我用很不願意的眼光望向Michael,並輕聲地對他說:
「我唔想俾佢哋咩呀!」

  雖然這已不是我第一次被人淩辱,但這三個大陸人真的令我有點倒胃的感覺
. 以往的雖不至於英俊瀟灑,但都是公司的CEO或高級職員;可是現在這三個
隻是滿有土味的暴發戶。

  但事到如今,Michael又怎會理我說甚麼呢?他為我從新披上那件乾
濕褸,就好像將一件禮物從新包上。然後將我拖到那三個大陸人那邊,將我及一
袋東西交給他們並對他們說:「袋裏的東西,可以令你們今晚玩個痛快。」

  我捉著Michael的手,不肯放開,但他狠狠地將我的手扯開,將我交
到一個年紀較大,約五十多歲,身裁略胖的手裏,他的手很粗糙。當我一想到他
的手將會在我幼嫩的肌膚上來回撫摸,就即刻感到毛骨悚然。

  那個男人急不及待地將我拖走,而另外兩個男人便緊追其後。當我們離開貴
賓廳的時侯,我回頭用懇求的眼神望向Michael,希望他可以回心轉意,
但他一眼也沒有望我,我的淚水立刻充滿了整個眼窩,眼前的景物也漠湖不清,
隻懂得跟著拖著我的男人走。

  入了昇降機,其中一個男人在我的臀部扭了一下,並說:「她很好生養!說
不定她會為我們生個肥肥白白的小孩。」

  跟著他們便在哈哈大笑。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連妓女也不如。

  一入到酒店房,他們便立刻將我的乾濕褸脫下,就好像在拆禮物般興奮,應
該說比拆禮物更加興奮.

  其中一個男人在我的乳房搾了一下並說:「很有彈性!」

  其餘兩個人聽了之後,都滿有好奇地把玩我的乳房,就好像小朋友正在把玩
他們的新玩具般。

  之後那個年紀較大的打開Michael給他的那袋東西,把裏面的東西取
出來。看到那件東西,我給嚇呆了,但他們卻很興奮. 是一個在口部有開口的口
枷!我曾經在丈夫播給我看的AV片見過,是一樣很恐怖的東西,估不到我即將
要親身使用!

  他們立刻幫我帶上,我試圖反抗,但合他們三人之力,最後我都是被帶上那
個口枷。被帶上那個口枷後,我的口就不能合上了。

  年紀大的要我跪低,然後將他的陽具狠狠地塞入我的口裏,一陣體臭味,立
即攻入我的鼻子裏,令我有倒胃的感覺. 我想將那條陽具吐出來,但他大力地按
著我的頭,反過來還越插越入,直達我的喉嚨。我嘗試用手推開他,但我的雙手
立刻被另外兩個人捉住。

  他們輪流捉著我的手及將陽具插入我的口裏,玩厭了我的口,便插我的陰道;
插厭了陰道,便插我的口。如是者,他們的陽具整晚不斷在我的口和陰道進進出
出,我也忘記了被奸淫了多少次,隻知道吞了很多又腥又臭的精,陰道被精液灌
得滿滿的,不斷從陰道口流番出來。

  經過整晚的奸淫後,他們也玩倦了,便放我離開. 當時已差不多零晨六點了。
我拖著彼倦的身體回到Michael的灑店房,Michael正和兩個金發
裸女系床上睡覺. 不知甚麼原因,我突然覺得很憤怒和傷心。便氣沖沖地執拾自
己的物品,獨自坐船返回香港,在船上我不斷地偷偷飲泣。
05章 禮物

  回到香港後,心情久久未能平複。向公司請了數天的病假。在這幾天假期裏,
我思前想後,決定要離開Michael .最壞的打算便是叫丈夫申請破産,申
令公援,重頭來過,有手有腳,我不相信我找不到工作!

  回到公司,我向Michael遞上辭職信,他面色一沈,然後交了一隻D
VD給我,叫我看完再作決定。其實我未看這隻DVD都知道裏面是甚麼. 但在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還是偷偷地在lunchtime看了,我很希望DVD裏
面裝著的並不是我所想的東西,可惜,理想與現實永遠是有差距的。DVD裏裝
著的是三個外籍人仕和我正在性交以及Michael上次在會議室奸淫我的片
段。

  Lunchtime之後,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辦公室。

  Michael:「睇完套DVD未?」

  我:「睇完!」

  Michael:「重打算辭職?」

  我:「你好賤格!」

  Michael:「其實你點解要辭職?因為澳門件事?」

  我一言不發,Michael跟著接著說:「I' mverysorry!
澳門件事我都唔想,其實我都好心痛,但系當時輸咗咁多錢,我都想一鋪可以番
身。」

  突然Michael走過來攬住我,我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

  Michael溫柔地在我耳邊說:「我哋合作了咁耐,我真系好唔舍得你,
希望你可以繼續留系我身邊。」

  Michael繼續攬住我,還越攬越緊,並在我的頸項上吻了一下,我整
個身體即時松軟下來,並倚在Michael的身體上,那一刻,時間好像停了
下來,四周一片寂靜,隻聽到我和Michael的心跳聲和呼吸聲。

  Michael打破沈默:「我知你丈夫的生意,遇到一啲財政問題,如果
你肯留低,我可以搵人入股你丈夫的公司。」

  聽到Michael這樣說,我的心也即是軟了下來,連澳門發生的事也忘
記得一乾二淨.

  最後我還是決定留在Michael身邊,表面上是他的秘書,暗地裏是他
的洩欲及賺錢工具。我也弄不清這是出於我對丈夫的愛,還是Michael給
予了我一份安全感。

  Michael遵守了他的承諾,找了一些人入股我丈夫的公司。當然丈夫
不知道是Michael在背後穿針引線。丈夫公司的財政問題總算暫時得到舒
緩。

  日子便是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期間也忘記了曾經和多少人上過床,當然也
包括了Michael,幸好我的對手都不是我抗拒那一類,相信是Micha
el挑選過吧了!自己尤如一個高級的應召女郎,而慢慢地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很快地,公司的周年晚宴又到了,作為秘書的我,以往也要參與籌辦的工作,
今年當然也不例外。但是今年我卻多了一個角色,令我永遠難忘,並決心離開M
ichael。

  周年晚宴當晚,我和往常一樣,悉心地打扮,務求以最美的一面示人。在晚
宴的中段,Michael突然拉我離開宴會廳.

  Michael:「Ivy,有件事要你幫手。」

  我:「甚麼事?」

  Michael:「以往,在周年晚宴我都會安排一份禮物獎勵營業額達標
的男同事。」

  我:「甚麼禮物?」

  Michael:「你覺得成班男同事,會有甚麼禮物最吸引佢哋?」

  我默不作聲,但心裏面都知道Michael所指的禮物是甚麼.

  Michael接著說:「原本我已經安排咗一名高級妓女今晚服侍我班兄
弟,點知佢臨時甩底,臨急臨忙,又搵唔到第二個。」

  我:「你唔系想搵我……」

  Michael:「系!」

  我:「我唔想。俾佢哋知道,我重點可以見人。」

  Michael:「放心!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佢哋唔會知道系你。隻系瞓
系到,俾佢哋發洩嚇。你睇,佢哋個個飲到咁醉,上到房都瞓哂啦!重邊到識做。
我夜少少,就會接你走。」

  聽Michael這樣說,心又軟了,並點頭默許.

  上到房,Michael先叫我脫去所有衣服,然後將它們收進一個大袋裏
. 接著他取出一個皮制的黑色頭套為我戴上,那個頭套隻露出眼睛、鼻孔和口,
在後面還有一把鎖,扣上後頭套就不能脫下來。

  Michael為我戴好頭套後,還在我的頸項綁了一條紅色的絲帶。他確
保頭套不會被脫下後,便帶著那個大袋離去。隻餘我一個人赤裸著身體留在灑店
房裏.

  我坐在床邊,望著鏡子中的我,淚水充滿了整個眼窩. 都忘記等了多久,房
門外傳來了嘈吵的聲音,隱約還聽到阿Sam(Michael的得力助手)的
叫囂聲。我知道我的苦難將要來臨了。

  他們開門入來,差不多超過十個人,全都是我熟識的同事。一陣陣酒氣立刻
充滿整個房間,再加上一句句極盡淫賤、羞辱的說話:「哇!咁X正!」、「佢
對波好X大!」、「今晚實插X爆佢!」、「戴X住個頭套,好有SMfeel!」
……

  他們的手不斷在我身體上撫摸,有些揸我的乳房,有些用手指插入我的陰道
裏不斷抽插。跟著他們將我的雙手反到身後,用一個手套套著,那個手套我曾經
在一套港産三級片見過,那套三級片好像叫做赤足驚魂,用來縛著梁X的那一款
手套,整對前臂都被套著。

  他們的陽具不斷在我的陰道和口腔進進出出,射完的就不斷在喝酒,大家都
漸漸進入了瘋狂的境界,而我的意識因太疲倦的關系也漸漸漠湖起來。陰道也痛
得麻木了。

  突然一陣冰涼的感覺,令我清醒過來。他們將那些飲不完的酒,往我身上倒,
然後用舌頭唎我的身體並吸啜我的乳頭,松麻的感覺令我不斷扭動身體,這更激
發了這班禽獸的獸性,繼續在我的陰道和嘴裏抽插,繼續射精,抽插、射精、再
抽插、再射精……

  最後他們將一酒插入我的陰戶,我嘗試反抗,但雙腳被他們捉著,狠狠地分
開,並將我整個人倒轉,頭向地下,然後將整支酒灌進我的陰道裏,酒不斷地湧
進我的陰道裏,而眼淚則不斷地從我的眼窩裏流出來。當他們放開我的時候,酒
就不斷從陰戶流番出來,而我的眼淚也流乾了。

  我真的太疲倦了,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突然,我感覺有人在我的脣上kiss了一下,將我從睡夢中叫醒。我張開
眼晴,那人是Michael,而房內其他人已離開了。

  Michael為我除下頭套及手套,我立刻緊抱著他,並喊起上來。

  Michael安慰著我:「對唔住,我唔知道佢哋會玩得咁癲. 」

  跟著他從衫袋裏拿出一盒東西送了給我,我打開一看,原來是一隻鑽石介子,
我相信至少有兩卡。

  喊了一會後,我便到浴室沖涼,穿回衣服後,Michael便車我回家。
回到家已經差不多早上六時了。

  Michael給了我數天假期,假期後我如常地回到公司。心裏面一直擔
心著我的男同事會否知道那一晚被淩辱的女子就是我。幸好地,一切如常,我似
乎沒有被他們認出。唯獨有一個人,阿Sam,他經常用奇怪的眼光望著我那些
敏感的部位,還有意無意之間輕拍我的肩膊,甚至乎輕撫我的背部。

  直覺告訴我,他好像知道那一晚的人就是我。終於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給
我引證了這件事,並令我決心離開Michael .

  有一晚,我原本已離開了office,但因忘記拿一些東西,故此折返。
回到公司後,所有的同事已離開了。但見到Michael的房還有燈光,心血
來潮,準備送他一場辦公室的性愛。但當我行近他的辦公室時,卻聽到他和阿S
am的對話。

  Sam:「Michael,上次真系多謝曬,Ivy真系好正。」

  Michael:「唔駛客氣,一埸兄弟,有女齊齊玩。」

  Sam:「有冇計俾我同Ivy玩多次?」

  Michael:「你條衰仔,玩上癮,我送咗佢俾你啦!」

  Sam:「你舍得咩?」

  Michael:「我Michael大把女,一個Ivy算甚麼!」

  我聽了之後,心覺得很痛,眼淚不斷湧出來,我飛奔離開office .系
街上漫無目的地行,腦海裏不斷重複著Michael和阿Sam的對話,突然
一陣汽車的響響聲把我驚醒過來。原來我差點被車撞倒。

  車內的人行了出來,原來是楊生!

  楊:「你不就是Michael的下屬?是不是Ivy?」

  我點頭並立刻喊了出來,我喊也不知道是受驚了,還是感到自己被Mich
ael出賣了。

  楊生安慰著我並把我扶到他的車裏. 楊生帶我到了一間酒店的高級餐廳吃飯。
而我竟將我和Michael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我也不知道點解我會向他講
這些東西,可能當時我隻是想找一個傾訴的對象,將我的屈辱發洩出來。

  我對楊生說我好想離開Michael,估不到楊生說他願意幫助我,條件
是我要幫他完成三件事情。我問他是甚麼事情,他隻回答稍後告訴我,如果我不
答應就算了。我心裏面都知道不會是甚麼好事,但我最後還是答應了。
第六章 日本之旅

  我答應了楊生開出的條件之後,他便向我講出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我隨傳隨
到,服待他,我一早知道總不會離開這些事情,對於今天的我,這又算得上是甚
麼,隻是服待的對象由 Michael 變成楊生吧了!

  當晚楊生便帶了我上酒店房,盡情地享用我的身體.

  楊生在他的公司開了一個私人助理的職位給我,表面是協助他處理他的私人
事務,實際上是方便他任何時候都可以淫慾我。

  有一天楊生叫了我入他的辦公室,心裏面想著又是離不開那樣的事情。十次
裏有八次,我都要被他淩辱一番才可以走出他的辦公室。幸運地不是每一次他都
會要求性交,有時隻是要求我的口為他的陽具服務,有時純粹是滿足他的手癮,
在我的身體上輕撫或搓揉我的乳房。

  今次則有點不同,我一入到楊生的辦公室,便聽到一些不堪入耳的淫蕩聲,
細聽之下,那些聲音很熟識.

  楊生叫我望向在牆上的Plasma大電視,那一刻我呆了!那是我被 M
ichael 在會議室淩辱的片段。

  我問楊生:「你點解會有這條片?」

  楊:「哈哈!我唔系應承咗會幫你嗎?」

  我:「幫我?」

  楊:「呢張 DVD 我系 Michacl 到攞番嚟,佢系電腦的 c
opy 我啲手下都應該 delete 曬,就算未,佢都唔敢用呢條片要脅
你。」

  我:「你咁有信心 ?」

  楊:「哈哈 ! 因為佢有啲貪污證據系我手,佢唔會想為咗一個女人而坐
監,況且我大把生意俾佢做,佢都無謂要脅你。」

  跟著楊生叫了我行近他的辦公桌,要我上身伏在桌上,然後他扯起我的短裙
,扯下我的絲襪及 under,將他的陽具狠狠地插入我的陰道裏. 由於全
無前戲,陰道裏非常的乾,他插入的時候令我有一種撕裂的感覺,很痛。但相反
地,楊生就像很興奮似的,很快便射了。可能是陰道的乾渴增加了對陽具的磨擦
感。

  楊生發洩完後,竟然毫無倦態,拉上褲鏈並回到他的大班倚,繼續審閱枱上
的文件。

  我整理一下衣服,用紙巾抹掉由陰道流出的精液。在離開楊生的辦公室前,
我問他那隻 DVD 你會交給我?

  楊:「哈哈!當然啦!你幫我完成餘下的兩個條件後,我就會把它還給你。


  我問他:「你幾時會話俾我知第二個條件是甚麼?」

  楊:「哈哈!遲些你就會知。呀!不過系你接受第二個條件前,我哋董事會
的成員需要見嚇你。我哋下星期五有會,果日你準備嚇,打扮得靚啲。」

  很快便到了星期五,那天我刻意地打扮得嫵媚和性感一點,貼身的西裝外套
裏隻穿著一件白得透明的緊身小背心,一條超短的短裙,加上一對四寸高露指高
踭鞋。這對鞋是為了今天而買的,離開了 Michael 後,很久沒有著過
這麼高的高踭鞋了。

  早上我如常地做著那些無關痛癢的工作,如 filing、幫楊生 sc
hedule meeting 等。但卻心不在弦,腦海裏一直盤算著下午見
董事會成員時究竟會發生甚麼事,我天真地希望他們隻是對我評頭品足一番,又
或者最多隻是對我輕薄一下,但誰不知,他們竟然……

  到食午飯的時侯,楊生 call 我,叫我陪董事會的成員一同食 lu
nch。那一刻我好驚,立刻回想起上次被魚生放滿全身的屈辱。同上次一樣,
今次楊生的秘書 Eunice 也有一同前往。

  Eunice 著了一條銀灰色娟面的連身短裙,在腰的上部束了一條粗b
elt,令胸部顯得更加豐滿,黑色的網紋絲襪,幼踭高踭鞋,鞋踭的高度比我
的還要高。

  午飯在一間高級會所的中菜廳,楊生 book 了間房,一入到房,便見
到約十個上了年紀的中年人,應該說是老年人比較恰當,相信他們大部份都超過
五十歲. 他們的眼光即時向我和 Eunice 望過來。楊生將我逐一介紹
給各董事,而 Eunice 好像和他們很熟絡似的,和他們有說有笑。我還
留意到那班董事借機占 Eunice 的小便宜,踏她的膊頭、擁抱、攬腰,


  Eunice 像很受落似的,全無不悅之色。

  我被安排坐在兩位較年輕的董事之間,但我估他倆至少也有五十歲. Eu
nice 則被安排在兩位較年長的,相信有六十多歲,Eunice 還替他
們夾餸、添茶。突然間我覺得自己和 Eunice 好像夜總會的陪酒小姐。

  整頓午餐我也食不知味,我身邊的兩個男人不斷乘機占我的小便宜,更大膽
到在枱下摸我的大腿,甚至大腿內則,直達我的私處,我禮貌地推開他們的手,
但他們停頓了一會後,又繼續,最後我隻好放棄,任由他們在我的大腿撫摸,心
想又不會撫蝕的,避免激怒他們。

  當枱上的食物吃得七七八八後,楊生說是時候吃生果了,而他的臉上卻奇怪
地露出淫笑。他叫 waiter 清理枱上的東西並抹乾淨那個轉盆,跟著他
竟然叫我和 Eunice 扒上轉盆上。我被他的要求嚇儍了!但 Euni
ce卻乖巧地爬到轉盆上,她躺下並把雙腿打開,屈曲成 M 字型。

  我留意到 Eunice 裏面沒有穿著 under,絲襪是那種到大腿
用襪帶的款式。整個陰戶也露了出來,我還留意到她整個陰戶連一條毛發也沒有
,莫非她是有備而來,將所有陰毛都脫去了?

  楊生的眼光向我射過來,示意我快點爬到轉盆上。我跌跌碰碰地爬到枱上,
跟著Eunice 的姿態躺下,並屈起雙腿,楊生更要求我將 under 
脫下。

  我倆就像兩件正被人監賞的藝術品一樣,躺在那個轉盤上,楊生還轉動轉盤
,讓席中的每人都可一規我們的私處。

  跟著侍應拿著一大碟香蕉入來,我也估到他們想做甚麼,之前我也試過被楊
生用這東西淩辱過. 他們將香蕉插入我和 Eunice 的陰道,然後剝開
香蕉皮,再一口一口地吃,最後用口將留在陰道部份啜出來。他們非常熟練,好
像經常都這樣做似的。

  當第一條香蕉插入我的陰道時,我感到很痛,因為那個 waiter 不
是直接插入我的陰道內,而是慢慢地將香蕉轉入我的陰道裏,再加上那條香蕉表
面並不平滑,而我的陰道也非常乾涸。

  第一個食我那條香蕉的是楊生,他一口一口地吃,當他的頭開始接近我的私
處時,我下意識地將雙腿合上,剛好把楊生的頭夾住,身旁的人便合力把我的雙
腿再次分開,直至楊生將那香蕉最後的部份啜出來為止。如是者,一條一條的香
蕉插入 Eunice 和我的陰道裏讓董事們品嚐。

  他們吃完我和 Eunice 用陰道為他們獻上的香蕉後,便要求我們伏
在枱邊,那個位置剛好和 Eunice 打個對望,那班董事一個接著一個的
在我們的陰道裏抽插和射精。 Eunice 好像很 enjoy 似的。最
後我們的陰戶裏就全灌滿了這班老人家的精液。

  當我以為已經告一段落,其中一位年紀稍長的董事對那個 waiter 
說,「Vincent,你今日招呼得很好,當俾貼士你!」

  然後那位董事將他的眼光望向我。那個叫Vincent 的 waite
r立刻露出淫賤的微笑並向我行過來,他捉著我修長的雙腿,向兩面張開,掏出
他的陽具,二話不說便將它塞入我的蜜穴裏. 他不斷地抽抽插插,可能因為經
過之前那班董事的洗禮後,陰道已變得松弛,再加上董事們的精液和我的分泌,
整條陰道都變得滑溜溜的。甚至乎我也好像感覺不到他的陽具對陰道壁的磨擦。
抽插了很久也未能完事。

  周圍的人望著我和那個 waiter 在作愛,應該說在淫辱我,還不斷
為他打氣。由於我希望他能快點完事,我盡力配合他的動作,並嘗試收縮陰道令
他覺得有點緊迫的感覺,並裝出有高潮的聲音,但始終未能奏效。

  突然間他將他的陽具抽出,我以為他已經完事或放棄,誰不知,他要我爬在
地上,將陽具再次插入,把我當作一隻母狗狠狠地插。他左手大力搾養著我的乳
房,右手則扯著我的頭髮,令我的頭不得不向後昂,跟著他邊插邊叫著:「你隻
賤雞,插死你!」

  我除了發出那淫蕩的叫聲外,因為她扯著我的頭髮實在太痛了,還不斷叫著
:「好痛呀!快啲停!」淚水則不斷從眼窩裏流出來。最後他終於在我的陰道裏
射精了!一鼓暖流直射到我的陰戶深處。跟著眾人都在拍掌歡呼,除了我和 E
unice 兩個顯得一臉漠然。

  由於那些精液不斷沿大腿內則流出來,Eunice 和我便到洗手間清理
一下。在洗手間裏,Eunice 突然向我說了聲 Thank you。我
用充滿疑惑的眼神望著她。

  Eunice:「多謝你分擔了我的痛苦,我以前一個獨自承受那班人的折
磨,真的有點吃不消……」

  講到這裏,我們兩個竟然相擁而泣,一個原本我好憎恨的人,現在變了一個
最能了解我的人,那種感覺真是非筆墨能形容。

  回到辦公室,當我以為今天我應該受夠了,但這個現實的世界裏,往往都是
和期望有差距,甚所至是相反的……

  在將要放工的時候,楊生叫了我入會議室,那一刻我知道,我的苦難將要來
臨了。入到會議室,我又聽到那熟識的淫蕩聲,在牆上的電視正播著上次我被 
Michael 在會議室奸淫的片段。

  楊生叫我脫去所有衣服並爬到會議桌上,那一刻我隻好跟著他的指示去做,
乖乖的的就範,脫去所有衣服,並爬上那張大大的會議桌上。突然他們不知從那
裏拿出幾條繩子,將我的手腳分別到會議桌的四個角,令我變成一個大字型的躺
在桌子上,還將一個球體的東西塞到我的咀裏,那個東西有兩條皮帶,縛在我的
近後腦位置,令那個波波緊緊地塞在我的咀裏,不能把它吐出來,也令我不能大
叫!

  跟著那班董事一個輪著一個爬上會議桌,將他們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裏,抽
插,射精。當一個人在抽插的時候,在旁觀賞的人就用手磨擦他們的陽具維持在
興奮的壯態,有些忍不住的,就將精液射向我的臉上,弄得我滿面都是那些白色
的液體,連眼也睜不開. 他們雖然不是年青力壯,但被十多個人輪流地幹,我
真有點吃不消,由原本帶點興奮的感覺,跟著變得麻木,最後是痛的感覺,我相
信是我的陰道被他們磨損了,他們每人至少在我的陰道射了一次,部份更射了多
達數次。真估不到如此年級的老年人,精力也可以如此充沛,我還擔心他們會興
奮過度,會出事。

  我一直被他們折騰到晚上十點多,回到家裏,女兒已經睡了,丈夫問我為甚
麼這麼晚才回家又不打電話回來。我心裏面想:「老公你叫我怎樣回答你呢?如
果不是你欠人周身債,我又怎會落得如欺境地?」我隻好隨便找了個藉口說今天
公司太多工作,忘記了緻電回家。跟著自己走了入廚房煮了個即食面吃。

  吃完面,丈夫已經倒頭大睡了。在浴室裏望著手腕和腳腕上的繩痕,眼淚就
其然地落了下來,哭一方面是因為回想起剛剛被淩辱的情景,但令我更傷心的是
丈夫你為甚麼沒有留意我那些繩痕呢?

  幾天後,楊生對我說,董事們很滿意你的表現,可以委派你處理一個任務作
為你要完成的第二個條件。他將一個 file 交給了我然後對我說:「你看
一看file 裏面的文件,唔明就嚟問我啦!哈哈!其實都好簡單,你以前都
做過類似嘅嘢,應該難唔到你。我哋有一個過千億的 project 是和一
個日本財團合作,啲細節傾好曬,但系佢哋想我哋派一個人過去簽約,你咁聰明
,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我望著那個 file,那一刻我發呆了。點解!點解!這些事重覆又重覆
地發生在我的身上,何時才能擺脫這個困局呢?我很想死了便算,但每當想起家
中年幼的女兒,我又拿不出勇氣去尋死。

  我對丈夫說要到日本公幹,我初初還擔心他會懷疑,問長問短,但他隻問了
我幾時出發和回來,就再沒有追問下去了。我對他說會明早出發,約一星期後回
來,視乎工作的進度;但我心裏面卻暗想,老公你知道嗎,我可能永遠也返不到
來。

  事實上我真的不知道我會幾時回來,因為在楊生給我的 file 裏隻有
一張去程的機票,並沒有回程機票,連入住那一間酒店也不知道,楊生隻推說我
到日本後就會有安排及有人來接機.

  那一晚我輾轉反側不能入睡,望著身邊熟睡的丈夫,眼淚就不由自主地流了
下來。

  由於是乘坐早機的關系,那一天我很早便要出發往機埸。女兒還在熟睡中,
我在女自覺上吻了一下,說了聲再見後便拖著行李步出門口。

  飛機越接近日本,心裏不安的情緒便越加劇烈。一出機埸,便看見一名穿著
黑色西裝的男子,舉著寫上了我公司名的紙牌。我行上前用簡單的英語對她說我
應該是你要等的人。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便帶領我上了一架七人車,車上隨了司機外,還
有兩個同樣穿著黑西裝的男子。我被安排坐在後排那兩個男子中間. 我一上車
,他們就將車窗的簾子拉上,然後將我的雙手反縛到身後,再為我帶上眼罩。那
一刻我很驚,雖然已作了最壞的打算,但我還想有機會見到我的女兒,我的丈夫


  跟著他們將我的腿向左右拉開,我嘗試將它合上,但當他們意識到希望反抗
的時侯,他們不由紛說,便,我不想長留在日本。巴打到我的面上,我被這突如
其來的一巴掌嚇呆了。也隻好乖乖地就範,任由他們將我那雙修長的美腿分開.
我感覺到他們用一些類似 cutter 的東西,將我的襪褲近私處剪開,然
後將一些東西塞入我的陰道裏. 是跳蛋!而且不隻一粒,他們不斷地塞入跳蛋
,我也忘記了有多少粒,隻感覺到陰道裏漲漲的。

  我還記得曾被 Michael 用這東西折磨過,很難受,簡直是痛不欲
生。

  今次還不隻是一粒,而是一堆。當他們開著那些跳蛋,除了感到非常難受外
,還聽到那些跳蛋在我的陰道內互相碰撞的聲音。

  也不知道坐了車多久,隻知道我整條內褲都濕透了,連我坐的位置也濕淋淋
的。

  車終於停了,似乎已到達目的地。突然我感到有隻手伸入我的短裙裏,當我
正想著他要做甚麼的時候,突然一陣刺痛來自我的陰道口,我不其然發出「呀!
」的一聲。他竟然一次過將那堆跳蛋從我的陰道內抽出來!隨了陰道口那陣撕裂
的感覺外,陰道內空空的,有一種很空虛的感覺.

  由於雙眼仍被眼罩蓋著,我並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那種不安的感覺,令我
身體不斷地「打冷震」。他們像挾持犯人般,帶領我行了一段路,途中還好像乘
搭了升降機.

  最後他們將我的手松縛及除去眼罩,一時間雙眼未能適應,也攪不清這是一
個怎麼樣的地方,隻隱約看見有幾個人影。當中某人用不太純正的英語對我說:
「Welcome you arrive Japan!」而我的眼睛也漸漸
能看清周圍的環境,那是一間闊大的辦公室,房內有大約十多個穿著著西裝的中
年男子,其中一個則坐在我前面的一張大班椅上,相信他就是用英語對我說話的
人。

  跟著那個坐在大班椅的男子站起身,走到我的身後,當我還正想著他要幹甚
麼的時候,他一手將我按在他的辦公桌上,一手扯下我那已破爛的襪褲,以及內
褲。

  然後將他的陽具狠狠地插入我的陰道裏!由於不久前才被那堆跳蛋折騰過,
陰道內非常濕潤,故此雖然他的陽具比常人粗壯,但很輕易就可以深深地插入我
的陰道裏. 我真的被太多人插過了,在這刻還可以分辨男人陽具的大小,真是
可笑。

  他的插入令我之前陰道內的空虛感消失了,我竟然希望他的陽具一直停留在
我的陰道裏,今天的我竟然下賤到如斯境地,丈夫,我對不起你!想到這裏,眼
窩內便充滿了淚水。他抽插了一會後,便將他的陽具抽出我的體外,正當我猜度
著他是不是已經完事,一陣刺痛從我的肛門傳過來。他竟然將他的陽具插入我那
從未開發的處女地裏!這是我第一次進行肛交,那種撕裂的痛苦真是非筆墨能形
容。

  眼淚不斷地從我的眼窩湧出來。

  他在我的肛門內不斷抽插,直至一股暖流直射進我的肛門裏. 跟著房內的
男人將他們的陽具在我的陰道、口以及肛門內抽插。同一時間我身上所有的洞都
充塞著一條條的陽具。他們不斷地在我的陰道裏、口裏、肛門裏、面上和乳房上
射精。

  那個畫面就好像身在人間煉獄般。

  不斷的抽插及痛苦,令我的意識慢慢模糊了,最後我亦昏倒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覺身處在一間密室裏,密室裝修得美輪美奐,甚麼設備
都有,不單有浴室和洗手間,連化妝枱也有,化妝枱上還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名牌
化妝品及護膚品,全都是新未開封的。

  而我身上的精液已清洗得一乾二淨,還有一陣鮮花的香味。在我身上是一件
極之性感的紫色 see through 睡衣。

  由於密室連一個窗也沒有,也沒有時鍾,而我手腕上的手表也不見了。我也
不知道究竟現在是甚麼時間,也分不出是日與夜。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突然在門外傳來一些聲音,是他們派人送來食物,食物
的味道也不錯. 真可笑,在這個時候還有心情欣賞食物的味道。但不是這樣又
可以怎樣呢?用膳完畢後,我坐在床上,不知不覺便睡著了,可能是太疲倦的關
系.

  突然我感到有一些很重的東西壓著我,差點令我透不過氣來。我張開雙眼,
原來是一個大肥佬正壓在我的身上,出於自然的反應,我想將他推開,但發覺我
的手和腳卻被縛在床的四個角,成一個大字型,動彈不得。同時我更發現他的陽
具正在我的陰道裏不停地抽插,我想努力反抗,但無奈……

  如是者,我不斷地和不同人做愛,應該說被不同的人淩辱,有時他們會要求
我換上不同類型的服裝,甚麼 OL、護士、空姐、餐廳待應的制服都穿過無數
次;

  但穿得最多的郤是旗袍,又或者是中國式的肚兜。 我就好似一個妓女不停
地接客,而事實上,我原來真的被他們當作妓女!

  有一次,有一個外表斯斯文文的男子「光顧」我,他年約二十多歲. 他和
其他男子有點不同。通常他們一見我,就會立刻在我的身上不斷撫摸、搓揉,然
後要我為他們口交,再將他們的陽具插入,抽插,射精,有些就要事後,我用口
為他們清潔剛剛射完精的陰莖;都很公式化。

  但這位年輕男子,卻先用不太純正的普通話和我交談了一會,我已很久沒有
和人交談了,差點連話也不會講.

  他問我:「你是從中國來嘛?」

  我答他我是從香港來的,他聽到好像不太相信他的耳朵,覺得非常驚訝!

  他問我為甚麼要來日本做妓女;那一刻我知道我真的被他們當作妓女。他還
對我說,我的收費並不便宜,差不多是他半個月的薪金。我用不太純熟的普通話
向他解釋了我為何來到日本,我一路說,眼淚就不停地洶湧出來。他立刻用雙手
擁抱著我,我很久也沒有感受過這種感覺啦!覺得很溫馨和好有安全感。

  過了一會,我問他:「你不是付了錢要和我性交嗎?」

  他點頭,然後將我躺在床上,將我身上旗袍的鈕扣一粒一粒地解開. 他也
脫去衣服,然後就壓在我身上,輕吻我的頸項、乳房,我很久也未感受過如此的
舒服和快感。他將他的陽具溫柔地放入我的陰道裏,慢慢地扭動,真的很舒服,
我用雙手緊緊地抱緊著他,並不斷地發出喘息的聲音。他將他的抽插速度不斷地
加快,而我也感受到我的陰道不由自主地收縮. 正當我投入在這溫馨浪漫的時
刻,感覺到大家都要進入高潮之際,突然在門外傳來急速的腳步聲,數名穿著西
裝的男子從門外沖了入來,將正伏在我身上,仍在努力地抽插的年輕男子拉了出
去,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行動嚇得呆了,跟著在門外傳來數嚇槍聲。那一刻,我整
個人都呆了,眼淚不斷地從眼窩流出來。

  跟著那幾名男子走入來將我的手縛起並把我吊起來,直至隻有我的腳尖能剛
剛點到地上。他們用皮鞭不斷在我的身上抽打。每一下的抽打,都在我的身上留
下一條深深的鞭痕,每一下的抽打,亦令我發出痛苦的慘叫聲。我不斷扭動身體
,嘗試避開他們打在我敏感的部位上。他們越打越烈,但我的叫聲卻越叫越微弱
,直至我再沒有氣力發出一點點的聲音。

  他們見我再放有反應,便將我解下來。然後將他們的陽具一個輪一個地插入
我的陰道甚至肛門裏,插抽、射精。跟著房沒陸續有人入來加入奸淫我的行列,
我也數不清有多少人,隻記得當他們將他們的精液射在我身上由鞭打做成的傷口
時好痛,真的好痛!

  他們發洩過後,又一個一個地離開房間,直至最後所有人都離開了。一切又
回複平靜,隻剩下我獨留在房間內,滿身都是精液,陰道和肛門還不斷有精液流
出來。我到浴室清潔我那污穢不堪的身體,當水滴在我的鞭痕上時,那種刺痛真
是非筆墨能形容,好比我女兒出生時那份陣痛。

  自此之後,他們安排給我的「客人」都較以往的粗暴,有些甚至有性虐的傾
向:有要縛起我鞭打的,又或把我用繩縛出各式各樣的姿勢,更甚者,用一些電
激的用具刺激我的乳頭及陰核,弄得我滿身傷痕。相信這是他們對我的懲戒。

  日子一日複一曰有,我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少日又或是多少星期,也算不清
楚我被多少人奸污過.

  有一天,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走入來,他們將我的手反縛在身後,還為
我帶上眼罩。初時我還以為他們又是那些要淩虐我的客人,原本他們來將我押送
到另一個地方。當我的眼罩被揭開後,我發覺自己身在剛抵達日本時,那一間被
人淩辱的辦公室,那個將我肛門開苞的男子亦和上一次一樣坐在他的大班椅上。

  他用不太純正的英語對我說:「Thank you for your 
contribution,you can leave。」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他們會讓我離開,我問:「Really?」

  他肯定地回答:「Yes!」

  我問他那份合約簽了沒有?

  他猶疑了一會然後對我說:「Don't worry,we will 
sign it!」

  跟著他在他的手下耳邊悄悄地說了一番話,像下達甚麼指示似的。他們為我
重新戴上眼罩,然後將我帶到另一個地召喚。感覺是,在他沿樓梯向下走到一些
地下室,他們將我放在一張類似看牙醫時用的椅子上,然後將我的雙手用皮帶綁
在椅子上,再將我的雙腿擡高,向左右分開,分別綁在兩個支架上。我整個陰戶
即將展現在他們眼前,因為他們正用剪刀將我的內褲剪開.

  他們拿走我的內褲後,我感覺到他們用一些類似剃須膏的東西塗滿我整個陰
戶,跟著我感覺到有一片冷而鋒利的刀片正在我的三角地帶慢慢地向下颳,我下
意識地立立刻反抗並狂叫,不斷扭動身體. 他們走過來將我按住,然後有人在
我的手臂上注射了一些藥物,不消數分鍾我便昏倒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覺身處在一架飛機內,機艙很細,沒有其他乘客,相信
是一架私人飛機,而我的行李亦放在機艙內。我感到下體的三角地帶隱隱作痛,
便跑往冼手間看過究竟。我給我看到的東西嚇呆了!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
所有的陰毛都被剃去了,而在三角地帶上有一個圖案,好像是一間公司的 lo
go,在 logo 旁還有一個簽名!我用水努力地嘗試將那個圖案及簽名擦
去,但那是用紋身的方法畫上去,任我用甚麼方法也擦不掉。

  我隻好返回坐位上,正擔心飛機要載我到那,那提示乘客綁上畫全帶的警示
燈突然亮著,我立刻扣上安全帶並向窗外看。那一刻,我的眼淚立刻洶湧出來;
香港!我眼前看到的是香港的維多尼亞港及IFC,我終於回來了!


                第七章

  到達機場後,我看一看機場裏顯示屏所顯示的日期,原來我在日本已逗留了
差不多三個星期,亦即是說我足足被人淩虐了三個星期,真不知道為甚麼我可以
忍受得到。

  正當我盤算如何向丈夫解釋連續三個星期毫無音訊,在入境大堂我看見一張
熟識的面孔,是Eunice ,她那高挑的身裁,在人群中很容易便能認出來
。她看見我即向我揮手,示意我走到她身邊。當我走到她身邊時,我立即擁著她
哭起上來。

  她不斷安慰我並說:「無事了,無事了,辛苦曬。」還遞上紙巾讓我抹眼淚
. 哭了一會後,心情回複平靜,她便對我說:「我們先返office,因楊
生想見一見你。」

  由於我擔心丈夫和女兒會掛念著我,便對她說我想先緻電回家報平安。Eu
nice對我說:「Don『t worry,你系日本的期間,我已幫你向他
們報平安了,我騙說你的 mobile phone 壞了以及公事煩忙,所
以沒有緻電回家,也對他們說你今晚會返屋企。」我聽了之後,總算令我便放下
心頭大石。

  回到公司,Eunice 便帶了我入楊生的辦公室,楊生一見到我便對我
說:「哈哈!Ivy,welcome you back! 工作順利嗎?好
像瘦了。」我強忍著眼淚,默不作聲。楊生露出猥瑣的笑容說:「那份合約簽了
沒有?」

  我回答他說:「簽了!」

  他續問:「簽了在那裏?」然後我留意到他的目光向我的私處望過來。我當
然明白他的意思。我輕咬一嚇下唇,然後就在楊生和Eunice的目光下脫去
我的半截裙和內褲。Eunice 被眼前的東西嚇得呆了,相反地,楊生則非
常欣賞我陰戶上的紋身,不斷地說:「哈哈!真靚!Fantastic!Be
autiful!」還伸出手在我的紋身上撫摸。那一刻我感到無比的屈辱,眼
淚不斷地從眼窩流出來。

  楊生更拿出相機,說要拍下照片作存檔之用。他要求我擺出各式各樣淫蕩的
姿勢讓他拍照,他每影一張,我就好像被刀割一樣痛。拍完照片後,我以為終於
可以回家見我的女兒、見我的丈夫。當我準備穿回我的衣服,楊生突然叫我躺在
他的辦公桌上,張開雙腿;因我實在太疲倦了,隻想一切盡快結束,我隻好乖乖
地爬上他的辦公桌,將雙腿分開並屈曲成「M」字型,直至整個陰戶都展露在楊
生和Eunice 面前。楊生急不及待地將他硬如鐵棒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內
瘋狂地抽插,直至射精。

  楊生將他的陽具抽出,示意Eunice 走去他的身邊,Eunice 
乖乖地跪低,然後將楊生的陽具含在嘴裏,為它清潔。接著他更叫 Eunic

  用口吸啜正從我陰道裏流出來的精液;我感到很嘔心,而且心裏很難受,好
像連累了她。滿足完楊生的獸慾後,他終於肯放我回家。

  Eunice 陪我乘的士回家,在車上我對她說:「對唔住,連累了你。


  她擰擰頭並說:「怎會呢?應該是我向你說對不起,如果不是有你,今次去
日本的一定是我。」

  回到家裏,女兒已經睡著了。看見她睡得甜甜的樣子,那一刻,之前遇到的
苦難都一掃而空。突然有人從身後緊緊地抱著我,是我深愛的丈夫!他吻向我的
頸項,手不斷地猜揉我的乳房。我當然知道他想做甚麼啦!但是……我害怕他會
見到我私處上的紋身,而且我剛被楊生在我的陰道內射精,雖然被Eunice
啜去了大部份,裏面還滿是濕淋淋的,我仍感覺到有部份從陰道裏流出來。我溫
柔地推開他並說:「老公,我覺得好倦,想先沖個熱水浴先。」

  但丈夫好像聽不到我說甚麼似的,雙手繼續在我的身上不斷撫摸。正當我想
再次推開他的時候,他突然將我的雙手拉到身後,然後不知從那裏拿出一條皮帶
,將我的雙手反縛在身後,他將皮帶索得很緊,令我覺得很痛。因怕吵醒女兒,
我不斷輕聲地說:「唔好!唔好!」

  但他好像一隻野獸般,毫不理會我說甚麼,將我推向牆,脫去我的內褲,從
我身後把他粗大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裏. 他不斷抽插,還在我耳邊說:「還說
唔好,你裏面全都濕了。」

  那一刻我哭了,老公,你知道嗎?那些是別人的精液呀!他站在我身後不斷
地抽插,雙手就不停地搓揉我的乳房,我不單毫無快感,更覺得自己好像正被人
強奸。他射精後,我說很痛,要他立刻為我松縛. 當他解開縛著我雙手的皮帶
後,因害怕她見到我陰戶上的紋身,我飛快地跑往洗手間. 當我沖完涼出來,
他已倒頭大睡了。望著熟睡中的丈夫及掛在牆上的結婚照,眼淚又不繼地從眼窩
中流出來。


         第八章 中東瘋狂之旅(Part1)

  第二天,一切又回複平靜,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我如常地回到楊生的
公司,做著那些毫不重要的工作。日子一天複一天,楊生可能已玩厭了我,已很
少要求我為他「服務」。而幸運地,我重新長出的陰毛也把我陰戶上的紋身掩蓋
了。

  當我以為一齊苦難已舍我已去;一天,楊生突然叫我入他的辦公室。

  他對我說:「我想你替公司參加一個拍賣會。」

  我還以為是幫公司競投甚麼東西回來,估不到……這是我要替楊生完成的最
後一項工作。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早上,我吻別我的女兒和丈夫,便獨自上路前往機場,今
次的目的地是中東一個最近掘起,非常富庶的國家。

  落了機後,在入境大堂便見有人舉著一個寫了我公司名的紙牌,我拉著行李
走向那人並對他說:「I『m the one you』re waitin
gfor。」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後,便帶領我上了一架旅遊巴,嚇了我一跳,旅遊巴上
有來自不同國籍的女性,而且頸上都戴了頸圈,頸圈上還有一個號碼牌。

  我上了車後亦被人套上了一個頸圈,那人對我說:「Your numbe
ris 5959!」

  這組數字令我聯想到「母狗、母狗」又或「唔夠、唔夠」,心裏面不禁發出
一陣冷笑。

  其實到這刻我也不知道會有甚麼事發生在我的身上,但經過上次在日本的經
曆後,不論發生甚麼事,我也不再害怕了,但萬萬想不到世間上會有如斯瘋狂和
變態的事,並發生在我身上!

  過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後,我和其他約二十多名女性被帶到沙漠中一座金碧
輝煌的建築物,尤如一座沙漠中的皇宮.

  我們各自被帶到一間房間,每人都獲安排兩位女侍從打點一切,突然覺得自
己就像一位公主般。

  入房後,那兩位女侍從將我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脫下來,並把我的行李及證件
收藏起來。在房內有一個很大的浴池,她們為我放水及調教水溫,又在水裏灑上
花瓣,還點上香薰; 一切一切就好像夢幻之中。

  沐浴完畢後,她倆為我全身塗抹一種類似潤膚油的東西,那種油的香味令我
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同時令我的皮膚很緊緻,看上去很有光澤。

  她們為我重新戴上頸圈,並遞上一盤美味的食物,估不到在這裏也可以吃到
如斯美味的中國菜。

  由於經過一輪的舟車勞動,再加上相信是香薰的影響,吃過晚飯後很快便睡
著了。當晚發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見自己不斷和不同的人做愛,甚至自己主動
地替男人口交,要他們狠狠地插我,不能忍受陰道內空空的,要無時無刻有東西
插著才感到舒服。

  第二天醒來,覺得周身酸軟,還感到下體有點兒疼痛,正當我努力地回想昨
晚是夢還是真的時侯,那兩位女侍便入來替我梳洗。梳洗完畢後,她們又為我全
身搽上潤膚油,但今次的和昨晚的香味有點不同,同時,搽了之後,乳頭及下體
都有種灼熱的感覺.

  跟著她們為我穿上一件由皮帶做成的繩衣,款式和那次Michael在澳
門為我穿上的類似,但手工較仔細,穿上身更加性感誘人,一對乳房顯得特別飽
滿、腰枝顯得更纖幼、雙腿顯得更修長; 而且是連上了一條很粗壯的假陽具,
當我穿上這件繩衣後,那條陽具便深深地插入我的陰道裏並開始緩緩地轉動。當
她們為我插入那條假陽具時,由於實在太粗了,我不自覺地發出「呀……」的一
聲。

  她們更為我 set 頭及化了一個豔麗的妝容。望著鏡中的自己,不單沒
有感到恥辱,反而覺得自己野豔動人。再加上我體內那條轉動中的假陽具,令我
保持著亢奮的狀態,乳頭堅挺,肌膚白裏透紅,更令我成為男人眼中的性感尤物


  她們為我安排了一對5寸高長茼貼身靴,穿上去就顯得整個人更加修長. 
她們為我戴上眼罩後,就帶領我離開我的房間,而我的惡夢亦隨之而開始……

  行了一會兒後,感覺自己好像踏上了一個小舞台便停了下來,雖然路程很短
,但對我而言,就好像經曆了十萬裏長征!

  接著,我感到有人將我的雙手提起並用一些東西扣著,然後是雙腳被分開,
分別被縛在兩側,我相信當時自己就像一個「x」字地被縛著。他們縛我的時候
,我並沒有反抗,因我已作了最壞的打算——任人魚肉!

  當他們將我的眼罩除開時,因強光的關系,一時間看不清周圍的環境。當我
能看清周圍時,發現一個玻璃罩正從上而下的將我罩著。而我則身處一間很大及
金碧輝煌的宴會廳裏,之前和我一齊坐車到來的女性也和我一樣被罩在玻璃罩內
,四肢被扣在一個「X」字形的架上,她們有些像我一樣處之泰然,有些則表現
得非常惶恐,有些甚至不斷在抽泣。在每個玻璃罩前都有一個名牌,上面隱約看
見寫上一些我們這批「展品」的資料如國籍、膚色、三圍數字等。而在名牌旁邊
則有一個顯示屏,正播放著一些性愛片段,莫非我昨晚的並不是夢?

  當我正思考這個問題時,宴會廳的門突然打開,一班為數百多名的男性便緩
緩進入宴會廳裏,他們有不同的國藉,但全都戴上面具。

  當全部人都進入宴會廳後,燈光突然熄滅,然後一道光射向舞台上一名穿著
整齊禮服的男子。由於我在玻璃罩內,聽不清楚那像司儀的男子在說甚麼,跟著
宴會廳的燈光從新亮起,隻見到眾人在歡呼拍掌! 然後像參觀美術館般欣賞在
玻璃罩內被縛著的美女,當然也包括了我。

  一會兒後,燈光再次暗起來。今次的一道光則射向其中一個玻璃罩,司儀又
再次出現,隱約聽見他說甚麼 Auction start,接著就見到那些
參觀者輪流地舉牌,相信是經過一輪競投後,那個玻璃罩昇起,而罩內的女人就
被那班「買家」帶走。我們這班女人就這樣一個一個地被拍賣,然後被帶走。

  很快便輪到那道光束射向我,令我看不清周圍環境,隻隱約見到不斷有牌舉
起,競投像很激烈似的,不知何故,有一種很自滿的感覺.

  接著光束熄滅,原先罩著我的玻璃罩緩緩升起,工作人員將我從架上放了下
來,然後便見到一群人向我瘋湧而來,相信他們就是競投我獲勝的人士,但為何
會是一班呢?

  當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其中一人拿出一條繩子,正確點來說應該是一
條狗帶! 扣在我的頸圈上,要我扒在地上。突然感到從缸門傳來一陣刺痛,我
擰轉頭一看,發現他們將一條像狗尾巴的東西插在我的缸門裏! 我就像一條母
狗一樣被拖離宴會廳並帶進另一間房間,他們沿途不斷拍掌歡呼。

  入到房間,他們立刻脫掉身上的衣服,瘋狂地將他們的陽具插入我身上所有
的孔穴裏. 當眾人發洩完畢後,他們就將我拖進一個狗籠裏,那個狗籠很小,
隻能剛好容納我的身體. 他們將我條狗帶索短並縛在籠的頂部,雙手和雙腳則
分縛在籠的兩邊,令我一直保持著像一頭狗的姿勢。

  然後他們就在旁邊的一張大餐枱用膳,他們有說有笑,但聽不出是甚麼語言
,但從他們的外形看,再加上他們那粗壯的陽具,應該似是歐洲人仕。

  在他們進食途中,當他們慶之所緻,就會走過來將陽具隔著籠插進我的嘴或
陰道裏. 有時他們又會將一些像腸仔、香蕉甚至酒樽來取代他們的陽具。



















0.019833087921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