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嗜血蜘蛛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四十個人鵝式的一致向左看,急盼著公交車能早點出現,報販影子樣的在人群中迂回,當遠處一輛公交車隱隱出現時,有些人情不自禁地向前移,似乎這樣就能看清車上的線路牌。

我比誰都急,還有十天就要結婚了,這段時間做任何事情都是急急忙忙,誰想到結婚會有那麽多事,今晚小欣卻要我陪她去那麽偏的天屋商場買服裝,說是有件很適合結婚晚宴的紅套裙。由于路線不熟,耽誤了時間,但願不會遲到。

雖是秋天卻沒有一絲寒意,淡淡的晚風在身體上留下一朵朵唇印,嘻笑的燈光五顔六色地望著人群,使人惬意而溫暖,謹慎的人已穿上了毛衣,有些人只是一件薄薄的外套。

雖已來了兩輛公交車,都不是我要坐的16路,當我的雙眼堅守著遠方時,不經意地發現了一個亮點,是一位漂亮的少--婦,首先吸引我的是她那高貴卻不冷漠的氣質,上身一件黑色緊身洋裝微微敞開,里面是暗紫色絲綢襯衫,下--身一條緊身黑皮短裙,長度恰到好處,dian部托出一條吉它般優美性--感的曲線, 細長的高--跟鞋堅定而有力地踩著人行道,雙手緊貼了副漆黑的皮手套。

她突然轉頭,目光飛速射向我,我慌忙收起目光又放到遠處的馬路上,擺出一幅什麽也沒做的樣子,當我慌亂的心跳稍稍平穩以后,頭又以不讓別人看出的速度向后轉,沒看到她,我本能的看向右后方的人行道,刹那間,整個身體疆了一下,她已並排站在我的右邊,離我只有一米遠,目光穩穩地抓住我,我再一次慌了,心跳飛快提速。

我能聞到她身上那種不濃卻很撩人的香味,她很自然的向我移了一點,猛然間我全身膨---脹,特別是下---面那GEN從不聽話的東西,我把風衣拉了拉,怕被別人看穿什麽。

16路緩緩開了過來,十幾個人已開始向前靠去,她沒有動,我很失望,也沒有動,我從沒這樣恨過一輛公交車。
大部分乘客已上了車,還有三、四個正在往上擠,等下一輛肯定要遲到,說不定小欣會氣著跑回家,她一旦生氣至少要哄上兩天才能開心,我可不想真氣她,畢竟我倆已戀愛了五年,馬上就要結婚,她又是個人見人愛的漂亮女孩,只是有點古板,這可能與她家庭教育有關,我倆雖打過無數擦邊球,但那種事卻沒真正做過,她非要留到新婚之夜,我只得遷就她,誰讓我這麽喜歡她呢。

最后一個人也要上車了,不知是想到了迷--人的小欣還是找到了責任感,我快速向車門走去。車里人多,好在還有移動的空間,我隨人流走到汽車中部,好不容易有了合適的位置,目光便迫不及待的搜尋窗外,沒看到她,回頭發現有輛23路停在后面,我心里失望到了極點,雖然知道再看她一眼也得不到什麽。

汽車緩緩移動,乘客們也隨著節奏左右搖晃,此時我只想車子快點,能早些見到小欣。

不知什麽時候背后有人靠著我,隨著汽車的晃動,dian部被后面的身體輕輕地擦著,車擠,我想。但隨著那股熟悉的香味流進我的頭腦時,我不再這麽想了。

興奮的感覺再一次回到我的身體,難道她也上來了?我迫切地想回頭,可就是不敢,也許怕碰到她的目光,也許怕見到的根本就不是她。

一只手抓住了上方的扶杆,離我的手只有二指的距離,是她沒錯,我認識這只薄皮手套,這時好象有個泵在拼命向我體內充血,只要隨著汽車的晃動就能碰到她的手,我也是這麽努力著,但手卻被粘住似的無法移動。她的身體更用力地貼著我,同時也抓住了我的手並就勢摸了一下,她的臉就靠在我的耳邊。

“興奮嗎!”她這幾個字不是說出來的,是呼出來的。

沒想到這句話更加刺激了我,我差點癱進她的懷里。

一會兒,她的身體離開了我,我的身子盡量向后靠,利用車子的晃動拿屁股搜尋著,沒碰到她,但我知道她還在后面。

我提起腳跟想往后移,一個刹車,我卻踩到前方的中年男子,他啊了一聲惡狠狠地瞪著我,當他的目光越過我的肩膀時卻溫柔了就在我準備下一步行動時,一根手指自下而上順著我那兩瓣屁股的夾縫輕快地劃了一下,我的身體觸電般地抖了抖。我感覺到她在笑。

她的右腳從后面伸到我的兩腳之間,腿緩緩地頂在我的屁股上,兩手抱在我的胸前。她的腿在我股間用力地擠壓,兩手慢慢地摸著我的胸部,我盡量控制著呼吸,身體被她緊緊地纏繞著,此時覺得特別的悶,她的手慢慢的向下滑,經過肚子停在了我的下ti,我拼命的用風衣擋住她的手,慌亂地掃視周圍,好在並沒有人注意我們,車沒亮燈,只是路邊稀有的燈光偶爾劃過

她停在我那部位的手捏了一下,接著讓我不敢想象的事情發生了,她拉開了我的拉鏈,手指一點點地侵入我的內褲,我的肌膚已感到手套的柔滑,每塊肌肉情自禁地繃緊,感覺渾身在顫抖,她握住我那根東西的同時舌尖在我的耳垂飛快地掃了一下,我想噴發。

肯定是我的手機在響,我極不情願意地打開電話。

我已到天屋商場了,你在哪兒”小欣可能聽到汽車的報站聲,緊接著說,“還有一站啊,快點,我在商場門口等你。”

“噢。”我說,但我的喉嚨沒能發出聲音。

她把我那東西掏出褲子,手指前后輕輕地套著,此時我什麽也不能做,什麽也不想做,任憑全身的液體膨脹發燙,我感覺到從沒有過的興奮和陶醉。

又到站了,遠遠地看到小欣站在商場的門前,由于地勢較偏,商場周圍的平房都已關了大門,路邊也少有行人,只有商場還燈火通明。門口的強光把小欣層層地圍住, 她雙眼死死地盯著車門,用霓虹燈做成的“天屋商場”四個大字在匆忙地賽跑,使我的頭腦清醒了許多。

這是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嘛。”她肯定聽到了我的電話。

“你是下車還是跟我走?”

車門打開,到站的已開始下車。我們就站在車門口。

“要下車。”連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我的聲音。

她一把拉著我的陰jing就跟著人群往下走。車子與商場之間隔著慢車道和一個很寬的廣場,商場燈火明亮,而車站漆黑一片,小欣肯定看不清我們。

她拉著我的陰jing穿過馬路,我用衣服死命地包著下ti,賊樣的目光四處張望。


她把我帶進商場對面一個巷子,這巷子很深,空無一人。她猛然把我頂在牆上,用力撕開我的襯衫,雙手撫摸我的胸部,自信地觀察著我的表情,一會兒又用食指和大拇指輕搓我的乳--tou,見我xin--奮了起來,指尖也隨著我呼吸加重而不斷加力,右腿緩慢有力地頂向我的kua部。

當我重重哼了一聲時,她猛地拉過我,使我面向商場,從后面狠踢我的膝關節,我軟軟地趴到地上,她拉住我的頭部使我的后腦靠在她的裙子上,隨后把我的臉往她胯下按,另一只手猛拉我的頭發,一陳撕裂般的劇痛傳遍了每一根神經,同時也帶來了一種莫名的快感。

女人kua下特有的氣味包攬了我的呼吸,xing---濕的ying---水混合著我的唾液,我兩手撐著后仰的身體。她kua---部磨擦我臉的同時另一只手還搓著我的乳---tou,她的身體微側,一只腳跨過我的肩膀有力地踩在我那鐵棍般的陰---jing上。我在喘息中沸騰

她拉直我的身體,手指往我嘴里塞,我沒配合,她捏死我的鼻孔,我本能地張了嘴,一根手指在我嘴里來回抽動,陣陣皮革味流進我的鼻子,一會兒是兩根手指……

她把我的臉摁在地面,高跟鞋有力地踩在我的頭上。


“撅起屁股!”

可能擡得不夠高,她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抽了兩下:“高一點。”

我再擡一點,她又抽幾下,直到滿意的高度爲止。

她先搓我兩個球,再握住那根紅腫的“鐵棒”不停地套動。

我覺得屁---yan接觸到潮濕的東西,緊接著被強行撐開,一根手指堅定地cha入我的身體,一種羞辱、憤怒的念頭湧了出來,但很快就被一股強大的快感所淹沒。我興奮的想要叫,大聲地喊叫。

她再次拉直我的身體,左手從前面玩弄我的陰---jing,右手仍在不停地抽插我的肛---men。

“看到她了嗎,她對你很信任啊,還在等你呢。”

她的嘲笑起作用了,我覺得自己是多麽無恥下賤,怎能如此對不起深愛我的小欣,她是那麽的信任我,從沒懷疑過我會跟別的女人有染,我倆平時吵的再凶也還深愛著對方,或說更本就沒恨過。

不知是我眼睛潮濕還是燈光的昏眩,此時的小欣是那麽得模糊和遙遠。

我的手機不知響了幾遍,我還是害怕接聽,也許是怕聽到小欣的聲音,不知如何面對,也許根本就是怕這一切停止,失去這種我從沒有過的感覺。

“你是自投羅網。知道我是誰嗎?我叫嗜心蜘蛛,不吃你的肉,不喝你的血,只要你的心。當你達到高---cao時,你的靈魂也就屬于了我。”她那得意放肆的笑聲

特別剌心,卻又讓我xin奮。

“想回到她身邊嗎?如果想去我可以停下,”她的臉靠得很近,

“要我停下嗎?”

我覺得自己在搖頭。

“說出來,要不要停。”口氣變得凶狠。

“不,不要。”是哀求。

“愛我嗎?”溫情之極。

“是。”完全發自內心。

我是不是比她更迷人更讓你心動?”

“……”

她猛拉起我的頭發,插進了兩根手指:“說!”

“是的,是的,是--的。”象孩童的哭聲。

她再一次笑了,象老鷹抓到獵物時的叫聲.。

小欣正走出商場的燈光,我只要一用力就能沖過去,我也下了決心要喊住她,但此時的我感到極度的乏力和無助,大腦完全喪失了支控身體的能力,貪婪地享受著身體帶來的快樂。

我一直目送小欣孤獨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悲憐的感覺從沒如此清晰,不知爲她還是爲我。

她拉倒我,一腳踩在我的臉上,使我仰面躺下,擡腿跨騎在我的胯上(勻速地坐了下來...溫暖、潮濕的感覺...吞沒了我...)快感由gui---頭閃電般地傳遍我的每一顆細胞。

我的腦中一片空白,我不敢去想,也不願去想,任憑快感肆掠著我。

她一會兒狠抓我的胸,一會兒抽打我的臉,我幾次想要she---出,都被她掐緊根部熟練地止住,但我還是擠出了一些。

一切仍在繼續,時間和空間的概念已完全從我腦中消失。

我大口大口吞食著空氣,仿佛被關在一個密閉的瓶子里。

我快樂的心痛,心髒好象被無情地擠壓著。

我極度興奮的想死,如果死也有這種感覺的話。

隨著一聲抽叫,她終于滿足地停了下來:“你還不錯。”

“起來!”她命令道。

我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疲乏地靠在牆上,她站到我的前面,叉開雙腿,腳尖向前。

“跪下!”沒有一點商量的余地。

不用她講,我兩腿疲軟的也想跪下了。

“舔我鞋子!”

我累得不想動了,她一腳踢中我的下胯,我痛得差點跳了起來。

我幾乎是半趴著吻著她的腳,開始腳汗與皮革混合的味道讓我不太適應,但很快就帶給我一種舒暢的快感,我貪婪地舔著。她用另一只高跟鞋底搓踏我的陰---jing,我再次血脈膨脹,我清楚自己離不開她了。

不知何時她一把拉起我的頭:“張開嘴!”

當我還沒明白時,一股sao--熱的液體噴向了我的頭部,緩緩流遍我的全身。

我那根不聽話的東西終于在她的鞋底爆發了,我嘗到了終極的快樂

夜更沈了,一片死亡的枯葉壓在我的胸口,爬滿全身的汗珠誓要帶走我最后一絲熱量。

望著她高高在上的身影我流出了冰心的淚水,痛苦、絕望而茫然。



















0.016793012619__us____US__us__pc